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顾凌然孟晓风小说-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月邸 时间:2020-03-26 14:01:29 主角:顾凌然孟晓风

顾凌然孟晓风小说-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免费阅读

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顾凌然孟晓风

顾凌然孟晓风小说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推荐章节

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 第4章 她想把孩子打掉

“你怀了我的孩子?”顾凌然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检测单上面清楚写着怀孕周期等等,他只需要轻轻一推算,就知道怎么回事。

男人目光冷淡而又深沉的目光射向孟晓风,瞧着她满脸纠结躲闪的小脸,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这个孩子,要留下。”

“凭什么?”孟晓风一下子站起身,似乎被对方冷淡的目光看的窝火:“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我还这么小,凭什么又要给你生孩子?”

顾凌然原本就冷淡的目光,顿时多了一层冷意,他捏着手里的检测单,眉头慢慢皱了起来:就凭我是孩子的爸爸。

孟晓风对眼前这个男人没有多少好感,对于一个睡了自己并且态度还这么冷漠的人,她态度如果好了那才是有毛病。

“这位先生,我想你应该是搞错意思了,那个晚上只是一场误会,孩子我不会留下的,我还小,将来还要继续念学,更何况这个孩子是在意外之下来到的,就算生下来能怎么样?跟我我颠沛流离?我自己都勉强养我我自己,你让我怎么又去养一个孩子?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孩子将来,留下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

顾凌然觉得她想的特别简单,忍不住冷哼一声,“那这位小姐,容许我提醒你一声,孩子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想要打掉,也要看我同不同意。

这个孩子不能打掉,跟我作对,你没有半分胜算。”

“……”孟晓风突然觉得眼眶发酸,是啊,眼前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而她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拿什么跟他争?

未来的路太难走,一下子打击到了眼前这个刚出社会的少女。

顾凌然低头看着她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模样,觉得她态度已经软化,淡淡的加了句:“你生下孩子,不管是钱,还是别的条件,尽管提。”

他调差过这个叫做孟晓风的少女,似乎过得并不好,上次的游轮事件也是被她继妹给设计陷害的,对于自己把人家小姑娘给睡了,甚至弄出孩子这件事,他觉得自己应该帮她完成一个心愿。

原本以为这个少女会让他帮忙对付她的养母和妹妹,没想到……

她倔强而又坚定:“我不要钱,也不需要条件,我不会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生孩子,我的人生还没开始,凭什么由你说了算?如果你再强迫我给你生孩子,我就去告你!”

顾凌然有点诧异,这个女孩明明现在处境十分不好,她非常需要他的帮助,可她却无动于衷?

她似乎比他想象中的有意思,他点头:“你很有勇气。”

顿了顿,他的语气一冷,十分犀利的指出:“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有权利决定他的一切,但是你的勇气能给你带来什么?面对强权的无奈?无法控制的懦弱?还是已经连一个律师都请不起的地步?单凭你一个连自己生活都毫无保障的少女,拿什么告我?”

“……”孟晓风沉默了,愣愣的样子看起来甚至有点可怜。

男人见缝插针:“不如我给你安排一个住处,还会派人照顾你,没有你的养母和继妹打扰,也没有任何危险,你只管安心养胎,等孩子生下来,你我在商量剩下的事。”

良久孟晓风没有说话,他也不急,耐心的等待着。

说实话,孟晓风被他打击的特别难受,眼眶发红,明明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可她还是很坚持:“我不会把他生下来。”

说完她抬起头,对上了男人那双深沉冷淡的黑眸。

原本以为男人会动怒,会继续跟她纠葛,却没想到,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既然你这么不情愿,我也不再强人所难。”

孟晓风十分意外,满脸诧异的看过去,刚准备说话,又听他说道:“这样吧,总归这个孩子你不打算要了,我带你去见郝医生,他是这家医院妇产科最优秀的大夫,我跟他有些交情,一切费用我来承担,毕竟是我让你成了现在这样。”

孟晓风想了想自己兜里仅有的五十块钱,终是点了点头。

可是,心里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如果她活得不是这么窝囊失败,也许也不会要打掉孩子,应该也能给孩子美好生活吧,而不是这样……

孟晓风背过身去,悄悄抹了一把眼角,紧接着,一抹白色绣着兰花的手帕出现在眼前。

“走吧,我带你去。”

不等她反应,他率先转身大步离开,孟晓风抿着小嘴犹豫了下,才跟了上去。

顾凌然带着孟晓风刚从医院开车离开,后脚便从拐歪处出现一个坐着轮椅的美丽女人,她穿着病号服,看起来脸色苍白,娇弱无力,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一双楚楚动人的眸子充满了不可置信。

刚刚他们的话,她一字不差的听到了!

接着,她便捂着嘴,泪流满面。

很快,另外一个身姿修长,面容俊朗的男人出现在了她身后,见女子哭泣,连忙上前,焦急问道:“天雪,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程天雪在他转身之前抓住了他的手,默默摇头:“我没事哥,我就是觉得……觉得肚子不舒服,可能缓一会就好了。”

程天阳瞅着自家捧在手里的宝贝妹子,明明难过的要命,却还要勉强微笑来安慰自己,不由心中更加难受:“都怪哥没本事,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还不是没找到能够匹配你的肾源,要不然也不会叫你吃这么多苦!”

程天雪虚弱的笑了笑:“真的没事了哥哥,匹配的肾源又不是大白菜,有钱就能买到,医生说需要达到百分之90以上的肾源才能跟我匹配,我不着急哥哥,你别太担心。”

眼瞅着他还很自责,她连忙摇了摇头:“我累了哥,你推我回去休息吧。”

程天阳点头,一边推着妹妹往回走,一边不经意的问道:“天雪,顾凌然怎么还没回来?不是出去打个电话吗?这么久?真是没责任心,亏得他还是你未婚夫,如果不是你非他不嫁,哥哥能给你挑个更好的男人!”

听着耳边程天阳的牢骚,程天雪缓缓垂下眼帘未语,抓着轮椅两边的手指却是僵硬的发白。

身为A市垄断房地产业的程家,在A市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存在,能跟程家联姻的顾家,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两家一直交好,顾家媳妇又是程家旁支,直到顾凌然跟程天雪订婚,关系才亲上加亲。

但程天雪心里清楚,顾凌然并不爱她,甚至连喜欢也说不上。

说出去都没人信,订婚这么久的两个人,连手都没牵过!

程天雪从小就喜欢顾凌然,喜欢了十多年了,如果不是顾凌然对她一直冷冷淡淡,她也不会棋走险招,在游轮上设计给他下了药。

本想借此机会生米煮成熟饭,可没想到,她精心所做的一切,却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别看她从小病弱,可世家小姐所有的骄傲她半点也不少,如何能甘心?

想到这,她便忍不住死死的咬住下唇,满目愤恨,原本苍白美丽的小脸也因此而显示出几分狰狞。

半响,她拨通了一个电话:“程叔,帮我查一个人。

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 第5章 匿名爆料。

寸金寸土的别墅区。

这个房子很大,精致奢华的装修,价格昂贵的摆设,佣人阿姨伺候的也十分专业,人品素养都是极好,布置的饭菜尽是营养餐。

正常人面对这样的情景应该会做梦都笑醒吧?

而孟晓风却是气红了一张小脸,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男人留下的支票。

这个混蛋……

大骗子!

说什么带她去见郝医生?

稀里糊涂的把她带到了他的私人别墅不说,甚至还吩咐冯姨不让她出门,真的是太过分了……

尤其是对方还一脸淡然的留下这张支票?

做什么?

买她肚子里的孩子吗?

混蛋!

孟晓风气的拿起空头支票就撕烂了,她不解气的举起柜子上的花瓶,刚要狠狠砸下去,转念一想,这东西这么贵,砸毁了太可惜,便一脸郁闷的又放了回去。

最后,她站在那里狠狠跺脚,绕着茶几狠狠转了三圈才气喘吁吁的坐了回去。

那个男人跑的倒是快,把她仍在这里不管了?

她深呼吸了下,心想不急,明天他应该会出现吧?

可是一连一个半月,顾凌然都没出现,孟晓风从最初的心烦意乱,到慢慢冷静下来。

甚至偶尔还有这种小日子也挺不错的荒唐念头?

万恶的惬意,万恶的美食,万恶的慈眉善目的冯姨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可怜她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第一次过这种享受奢华的生活居然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那狗男人已经好久没出现了,而她好像也习惯了冯姨照顾。

没办法,她被困在这里,冯姨把她看的很紧,总不能跟冯姨这个对她好的人动手吧?

而且就算动手,看看自己瘦弱的体格,再看看体胖腰粗的冯姨,对比一下,她很快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冯姨不但不让她出门,还连个指甲剪刀都不让她接触,唯恐任何危险物品导致她流产。

她还没狠心到自己杀死自己的孩子。

医院打胎是一回事,自己动手又是另一回事了……

可是,就在她过得浑然忘我时候,她的同学兼室友钱丽丽给她打电话来了,语气焦急,“晓风你快上校园论坛,出大事了!你的照片被挂在了论坛上,听说影响了校园风气,学校打算要把你开除呢!”

孟晓风顿时一惊,连忙坐起身用手机打开熟悉的网址。

上面是一个匿名人开的帖子:【绝对爆料:清纯女校花缠上50岁老富豪,疑似买卖交易】

紧接着后面有几张她的不雅照片,全是王总强迫抱着她,撕扯她衣服的情景。

底下的评论疯狂涌动。

【这不是咱们的校花吗?太令人吃惊了。

【真不要脸,呕死了!】

【听说是个成绩特别好的好学生,怎么这样啊,真是丢学校的脸……】

【套着清纯人设,居然做这种下作事,恶心!!!】

孟晓风脑袋轰的一声。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做的……

曹蓉母女这是要想毁了她!

这样下去她就完了!

不行,她要去学校解释清楚。

孟晓风连忙站起身,拎起自己的小包打算去学校澄清,可还没走到门口,就差点撞到了迎面而来的男人。

她双眼一亮,好家伙,狗男人终于露面了?

“发生了什么事?”顾凌然穿着高级的西装革履,神色淡漠,一副刚从会议上下来的精英模样。

他见少女面色苍白,眼眶发红,死死抿着唇瓣,显然被什么刺激到了。

孟晓风眼神一冷,顾不得学校的事情,全被眼前的男人引走了愤怒。

她捏着手机的指间越发的用力,恨恨的瞪着他,眼神都要喷火了。

“顾先生,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大人物会言而有信,而不是一个把我骗到这个地方囚禁我的小人。”

“还舍得打掉孩子吗?”男人没有回答她的指责,而是轻飘飘的来了这么一句。

倒是孟晓风愣住了,竟意外的没有像之前那样果断的点头。

顾凌然看出了她的迟疑,面无表情的抬手松了松领带。

原本一丝不苟的领口被他扯出几分凌乱感,让他看起来少了几分严谨,多了几分随意的帅气。

孟晓风抿了抿嘴,抬头看着他:“不管怎样,你把我关在这里就是你的不对,你这是犯法你知道吗?”

顾凌然不以为然的扫了她一眼,见她这几天过的面色红润中气十足的,冷笑:“你不也很享受吗?”

“……”孟晓风被他噎了一下,竟意外的无法反驳。

她心底死死暗骂这这个臭男人,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顾凌然朝着自己的书房走过去,背对着她,边走边说:“你其实已经想要留下孩子了。”

他的语气很笃定,似乎比孟晓风自己还要了解她。

她仿佛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样,瞬间涨红了脸,快步跟了上去:“谁说的?明明是你把我关在这里不让出去。”

把公文包放在桌案上,顾凌然突然转过身,目光深深盯着她,突然,他默不作声的伸手,把她手里的手机抽了出来,眼睛落在还未关闭的论坛页面上,瞬间了然。

“还我的手机。

”孟晓风伸手去抢,可男人个子太高,她够了半天没拿到,不禁气的脸都鼓起来了:“顾先生,我要出门,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你不能再把我关着了。”

“冯姨,你带她上楼休息。

”男人压根没理会她的要求,轻描淡写的语气断绝了她的念头。

孟晓风猛地抬头,根本不愿意:“我一定要出去!”

顿了顿,在男人越发冰冷的目光下,她开始解释:“我休学半年了,奖学金和保送名额原本定好的是我,这件事如果我不解释清楚,那我以后……”

以后她就全完了,不管是学业还是人生,都彻底完了。

想到这,孟晓风只觉得心头发酸,眼眶也越来越红,仿佛下一刻就要落下泪珠子来。

仿佛是不想自己的懦弱被别人看到,她偏过了头。

顾凌然头一次见这小姑娘露出这么无助的神情,哪怕之前游轮上发生那一晚后,她也不曾这么难过。

可见这件事对她打击确实很大。

他犹豫了下,用一种十分僵硬甚至是不习惯的动作,抬手摸了摸少女的头顶,声音虽略微有些不自然,可依旧冷淡:“你即便去了学校,能说清吗?结果对于你来说只会更坏。”

孟晓风一愣,抬头看向男人。

他的眼睛看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修饰,也没有夺人眼球的浓密,淡淡的.但是细看之下,他的眼睛如湖水般清澈见底、如皓月般皎洁明亮。

她不傻,听得出他暗指的意思,她只顾着着急去解释去澄清,可恰恰忘了,她告诉所有人这一切都是养母和妹妹做的?杜飞媛平时在学校里塑造了一个好姐妹形象,校园里谁不知道自己有个温柔体贴的‘好妹妹’?

她贸然开口,有谁会信?

就连她自己当初不也认为杜飞媛是个好人吗?

还那个所谓的王总给她澄清?别闹了,不落井下石就算是高抬贵手了。

养母和杜飞媛恐怕也早就料到这一点,才有恃无恐的害她。

想通了这一点,孟晓风整个人像是突然间失去所有力气一样,像个落败的鸟儿,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转过身,失魂落魄的上楼梯,也没有再看一眼楼下的男人。

看着少女离开的纤弱背影,顾凌然原本冷淡深沉的眸子划过一抹微光,他回到了书房,打开手机拨通了助理电话。

“boss,您吩咐。”

“给我备约一中校长下午喝茶,对了……还有王国柱那个人,我要在三天内看到他破产的消息。”

“……是,boss,我马上办理。

”虽不知这个王国柱这个倒霉鬼哪里惹到了总裁大人,助理刘金并没有多想,毕竟老板思维诡谲,从来不是他们这种小人物能揣摩的。

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 第6章 我叫顾凌然,不叫顾先生

“先生,孟小姐晚饭没有吃,连口水都没喝。

”冯姨虽然是被请来照顾孟晓风,毕竟相处了差不多一个月,也是真心喜欢这个可爱少女。

从中午开始到晚上,她闭门不出,一直黯然着神色,看的冯姨很不忍心。

晚上回来一直处理公务的顾凌然这才放下手里的工作,摘下眼镜,捏了捏酸软的鼻梁,低声道:“你去忙吧,我来处理。

他把冯姨早就热了好几次的皮蛋瘦肉粥接过来,迈着长腿上了楼。

门半开着,孟晓风坐在窗边发呆,侧脸在微光映衬下有种说不出的唯美。

“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不应该虐待我的孩子。

”男人冷淡清凌对的嗓音传过来,孟晓风下意识站起身转过头,看到了那碗她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

她知道,这是冯姨为她准备的。

男人语气中的指责让她觉得心虚,连忙接过碗来小声的吃了一口,仰头看向他,下意识道歉:“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刚说完她就觉得不对劲,明明是他对不起她,凭什么她要道歉?

轻哼了一声,她撇过头不想看他。

顾凌然来到她身边,同她并肩站着,淡淡的看着窗外面的花圃,嗓音一如既往的冷淡,仿佛不带任何情绪:“我不希望你因为某些事情造成困扰,这会影响胎儿发育,如果有下次,我会禁止你所有的网络,不会让你踏出这里一步。”

原本就有些不爽的孟晓风,听这话顿时就怒了,不可思议瞪大双眼:“你……你怎么这么过分?我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难道还不允许我难过?”

本来被禁止在这个地方就已经很过分了,现在还要断她的网络?

“为什么没报警?”

“什么?”

突然转变的话题让她懵了一下。

“你被我关在别墅里,明明有机会报警。”

“没有为什么。”

“你怕对么。”

孟晓风垂下眼睛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怕,不是她不想报警,而是一旦报警,恐怕连她怀孕的事情都藏不住,她想要隐瞒的都藏不住了……

顾凌然冷冷转过头,面无表情睨着她:“你现在怀着我的孩子,安心养胎,等生下他,以后不管你去做什么我都不会插手。”

意思就是若不是为了孩子,他才懒得理会她。

“那孩子生下来以后呢?你会带走?我以后是不是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能这么说的孟晓风,其实打胎的念头早已经迟疑了,可还是觉的有些不甘。

男人也明白她的心之所想,给了她一颗定心丸:“孩子自然是我养着,但你不会离开,你依然是他的母亲,随时可以见他。”

她双手环抱住双腿,下巴枕在膝盖上,落寞又无奈:“我没有选择权不是么。”

顾凌然淡淡的看着她:“不,你有。”

她双眼一亮,连忙问道:“真的?”

男人似乎是笑了下,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仿佛之前的笑是个幻觉,“你的选择就是养胎。”

他耍她?

孟晓风被噎了一下,有气发不出,有理没法说,只能气呼呼的瞪着眼睛,像个炸毛的小猫咪,奶凶奶凶的:“就你会骗人!”

顾凌然觉得她这副生动模样颇为好笑,不由得偏过脸,嘴角牵起一抹很淡的孤度。

当孟晓风看到后,却是气的脸更红了。

什么啊,明明一个冷的很冰块的一个男人,居然还会取笑她?

他看起来也不像是缺女人的男人,为什么一定要执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她突然间又意识到什么,不由得抬头问道:“顾先生,我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

低眸扫过少女那张迟疑的小脸,他点头:“可以。”

孟晓风想了一下,才道:“你结婚了吗?”似乎又觉得这个问题太过不合适,她紧忙又为自己解释:“额,是、是这样的,您别误会,我只是觉得……觉得你如果结婚了,那我……我岂不是……”

后面的她不好意思说出口,有些为难。

顾凌然没看懂她的意思,眉梢一挑:“我结婚怎样,没结婚又怎么样?”

孟晓风犹豫了下,终于鼓起勇气把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如果你结婚了,那我……那我不就成了小三了吗?这个孩子也会是私生子,我……我觉得这样很不好。”

没错,这个男人一看就是豪门大老板类型的,她来之前忽略了这一点,直到上午被论坛上的各种言语侮辱才猛然意识到,这个社会舆论太过吓人。

她……不想背上这种不好的名声。

顾凌然一双深沉的黑眸对上少女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的话,反倒是让她立刻担心起来。

“如果你结婚了,那我觉得我还是自己带孩子比较好。

”孟晓风在他的沉默中心沉了下去。

下一刻,男人冷漠的话又让她无语了:“第一,我没结婚。

第二,你我之间没感情,你算什么小三?”

只说没结婚,以及惯性讽刺了她一句,其他的男人显然不会多言。

孟晓风被他嘲讽的十分气恼,可又不能解释什么,咬着牙瞪他:“顾先生,虽然因为游轮那晚是个意外,但公开的讲,像您这样的人物,一般情况是不愿意在外面留下孩子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我生下这个孩子?”

她这话听起来像是恭维夸奖顾凌然,实际上却给他戴了高帽,好让他明白这样做其实是不对的。

哪怕到现在,她还是在试图让他放过她。

顾凌然自然都懂,没有理会她,直接迈开长腿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扔下一句冷淡至极的话:“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养胎,其余不需要你多想,还有,我叫顾凌然,不叫顾先生。”

“……”

孟晓风嘴角一抽,这个顾先生还真的冷淡的可以,认识他这么多天了,没见他开心过。

每次都是一副例行公事,对待她就像长官对待士兵一样,有钱人都这么奇葩吗?

正想着,电话来了。

接通后,孟晓风一听那边的声音,当即诧异道:“你是校长?”

校长怎么会给她这样一个小人物打算花?

听明来意后,只见孟晓风神色一下子惊喜起来,连连谢了好久才挂断电话。

她紧握着手机激动不已,恨不得原地蹦三圈!

难道真的是老天都在帮她?

原本她还担心学校的事情,没想到居然被校长查出了真相,知道了她养母和妹妹的事,还了她一个清白不说,连奖学金和保送名额都给她留着?

这真的是……太好了!!!

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 第7章 顾先生很贴心

孟晓风那边开心的不行,杜飞媛母女这边却是气急败坏。

“到底怎么回事啊!学校不是已经决定开除那个小贱人了吗?怎么好端端的又变了!学校怎么也出尔反尔的!”

曹蓉在房间里来回渡步,气的抓了抓满头乱发,一副想不通的愤怒样子。

杜飞媛坐在沙发上,撑着眉头,脸色也不是很好:“妈你别转了行不行?我眼睛都要花了!”

“闺女,学校不会查到我们头上吧?”

“不会,我在网吧发的帖子。”

曹蓉连忙挨着闺女坐下,“那接下来怎么办?小贱人走了狗屎运被她躲了过去,咱们还怎么找她?说来也邪门,她一个小丫头还藏到天上去了?连高霖老房子都没有,怎么也找不到!”

杜飞媛沉思了一下,扯着嘴角冷笑:“躲?她身上没钱,孤零零的一个人还能躲到哪里?我就不信,还不能逼出她来。”

曹蓉一听,杜飞媛一向聪明,以为她又有办法了,当即双眼一亮:“女儿你有主意了?”

“暂时没有。

”杜飞媛懊恼的哼了哼:“我就不信她还能藏到天上去?”说着,她拿起手机翻了翻朋友圈,突然在一个群里发现了一条信息。

杜飞媛脸色顿时一变,声音都变调了:“王老居然破产了?这不可能!”

随着她大呼小叫的,曹蓉也伸着脖子看过去:“怎么回事啊闺女?”

杜飞媛没有理会曹蓉,而是死死盯着群里的那些信息以及对话,过了一会,她才皱眉说道:“难道真的是孟晓风贴上了哪个大人物?要不然怎么解释王老破产的事情呢?总不能是巧合吧!”

曹蓉一听,当下气的跳脚;“什么?那小贱人这么好命?”

“不一定,我只是猜测。

”杜飞媛不敢肯定,不过还是觉得很蹊跷,怎么就这么巧合呢,先是学校的事情莫名其妙解决了,而后又是王老板遭殃。

这一切,不都跟孟晓飞有关系吗?

凭借着孟晓飞自己,她可不信对方有那么大能耐,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人帮她。

话又说回来了,对方会不会查到她头上?

想到自己可能会被报复,杜飞媛心都沉了。

瞧着闺女黑着脸色想事情,曹蓉一时间也不敢吭声,怕打扰了她,毕竟这些年都是杜飞媛拿主意,闺女可是她的主心骨啊。

就在母女俩沉默之时,一通陌生号码打到了杜飞媛的电话,她不耐烦的接通:“喂?”

“你们再找孟晓风吧。

”对方是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声音。

杜飞媛立刻对曹蓉做了一个禁声手势,提着警惕之心问道:“你是谁?你什么意思?”

对方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另外说道:“我知道她在哪,还知道她跟一个富贵男人在一起,你想知道吗?”

杜飞媛跟曹蓉对视了一眼,她开口:“我想知道。”

“很好,xx街来找我吧。

”对方说完就挂断了,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当面说。

……

另外一边的城郊别墅内,孟晓风被冯姨照顾的,从前在曹蓉那边面黄肌肉的小脸,早就在最近的好饭好菜滋养下,又白又嫩。

她本身就容貌精致,柳眉杏眼,红唇白皮,头发又黑又亮,长到腰际,加上洋溢着青春气息,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清纯唯美的仙气儿,比之前在一中做校花时还要鲜活。

实在是快要憋出毛病了,孟晓风只好找点事情做,弯着腰给花圃浇水,因为顾凌然不准她离开别墅,整个小脸都纠结的不行。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精英男人走了过来,很有礼貌的对她打招呼:“孟小姐,你好,我是顾总的助理刘金。”

孟晓风停下来,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眼镜男,见他西装革履,笑容得体,“你好,请问你有事吗?”

顾凌然的助理?

光是一个助理气质就这么高大上?

那顾凌然到底究竟是什么人啊?

这还是她头一次对那个男人身份起了好奇心。

刘金指客气的笑了笑,挥后面跟着来的人把一摞子书放到了书房内,对着满眼惊奇的孟晓风解释道:“是这样的,boss让我给您准备了各方面的学习资料,相信您一定会很喜欢。”

给她送书?孟晓风嘴角一抽,抬脚进了房间,可当她翻了翻那些些书籍一看,顿时眼前一亮,小脸明媚如春,看起来欢喜极了:“这些都是高考的复习资料?”

刘金双手交叠在身前,微笑点头:“是的,孟小姐您慢慢看,我就不打扰了。”

直到离开老远他才忍不住拍了拍小心脏,嘴上不住的惊叹,“怪不得boss这么上心,原来长得这么漂亮啊,没想到一向不近女色的老板也会金屋藏娇啊。”

想着,心里偷偷笑了。

冯姨在厨房做饭,孟晓风站在书架前,翻了好一会,小嘴忍不住嘟囔:“他干嘛要给我买这些书啊。

我是不会因为这样就原谅他。”

口中虽这样说,但她眼里对书的光亮却是偏不了人的。

前几天,她只不过提了一下奖学金和大学保送的事情,没想到顾凌然心思细腻到这种地步?

他怎么知道她生完孩子后会去继续上学?

那个男人性格虽然不讨人喜欢,但他的这种举动,真的是……让她无法拒绝。

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 第8章 未婚妻哥哥上门质问

刘金回到公司,顾大boss正坐在电脑前开视频会议,直到半个小时后结束,刘金才紧忙给他端了一杯咖啡。

“送过去了?”

刘金直到老板的意思,点头回答:“孟小姐很喜欢。”

顾凌然眯起眼看向窗外,似乎能够想象出小姑娘眉眼含笑的模样有多可爱,他喝了口咖啡,低头开始翻阅起桌上的会议资料。

这时,一个挺拔俊朗的青年从外面推门而入,脸上还带着明显的怒意,上来直接质问:“顾凌然,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刘金在自家老板的意示下退出办公室,随后顾凌然才不紧不慢的抬起头,淡淡开口:“这里是顾氏荣昌集团,而非程家,程大公子要闹,也要看地方。”

一听这话,程天阳脸色更不好了,但是碍于顾凌然这个人的权威,还是忍下了半分火气,压着嗓子开口:“天雪身体不好,在医院一直苦苦等你,你忙到抽不出时间去看她?她可是你的未婚妻!”

“下午我会过去。

”顾凌然话虽这么说,可脸上的神色依旧冷淡的过分,仿佛别人口中的未婚妻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程天阳一见他这副不冷不热的态度,就气的牙痒痒,他真恨不得上前给他几拳,打破对方淡然的面具,他真的很想看看这个男人究竟会不会有别的表情!

“顾凌然,天雪跟你订婚好几年了,你们青梅竹马,你明知道她那么喜欢你,一定要伤她的心吗?天雪身体从小就不好,这么多年身体一直在衰竭,至今还未找到匹配的肾源,你可别忘了,是天雪小时候不顾自己身体跳下水去救你,甚至发高烧差点死掉!你有点良心吧,如果你把她气出个好歹来,我程天阳一辈子都被不会放过你!”

程天雪是他小小疼爱的妹妹,他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凭什么被别的男人践踏?哪怕是高高在上的顾家掌权人也不行!

瞧着眼前气红了脸的男人,顾凌然面色依然不变。

他双手放在桌前,十指交叉,坐着的脊背又直又挺,仿佛融入骨子里面的军姿一样,面色虽然冷淡,但是语气却十分强硬:“程天阳,我想你不是不清楚,正因令妹有恩于我,两家才联姻的不是么?若不是因此,你觉得A市城东的地皮会在你程家手上?甚至两年前程家股市往下跌的时候,我可能会冷眼旁观,你看不出这一切都我的诚意吗?”

程天阳沉默了一瞬。

眼前这个男人太过强大,自从顾凌然继承顾家产业以来,以最短时间,把走下坡路的顾氏企业以刚硬雷霆手段起死回生。

程家能跟顾家联姻,也是因为天雪救过他,再加上程家主厚着脸皮求来的。

说起来程家算是高攀了。

可即使这样,天雪还是兴奋不已,非他不嫁。

况且,当初如果没有顾凌然帮持,程家局面早就一团糟了,哪里还有如今的昌荣富丽?

于公于私,程天阳都不应该针对他。

就算他有胆子针对,也没那个本事。

顾凌然又冷又硬,谁还敢动他分毫?

别说动他,就连生意场上别人都无法从他手里讨半分便宜!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程天阳思前想后想了半天,才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口的不甘,沉声道:“别再让我妹妹失望。”

临走时房门被他用力关上,可见心里有多憋屈。

“啧啧啧~~又把人家程大公子气走了?”

随着房门一开一合,进来个穿着紫色衬衣,紧身牛仔裤的骚包青年。

他眨巴了一下桃花眼,甩了下刘海,笑的不怀好意:“我说顾大总裁,听说你最近可把人家程大小姐冷落坏了呢。”

骚包男人毫不客气的坐到了顾凌然对面,翘着二郎腿。

这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整天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顾凌然淡淡扫了对方,不以为然的开口:“邵青宇,如果你喜欢,我把程大小姐未婚夫的名头让给你。”

邵青宇连忙摆手,俊美的脸上写满了尴尬,“哎哎哎……闹归闹,别拿我的清白开玩笑啊,像我这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美男子,可受不了程天雪那个娇娇弱弱的林黛玉。”

接着,他眼珠子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倾身上前,伸着脖子小声询问:“顾大总裁,我听说……你私底下养了一个小美人儿?”

顾凌然从百忙之中抬起头,深沉的黑眸划过一抹冷意:“又是从哪听说的?”

邵青宇微微张着嘴巴,紧紧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才不敢置信的咽了口吐沫:“不会吧?你玩真的?你不是不喜欢玩养着那一套吗?自从你高中初恋黄了之后,你可没正眼看过任何一个女人啊,怎么突然间玩起这个了呢?”

顾凌然觉得对方的话很难听,他这个发小,说话简直越来越离谱了,不由眉头一皱,当下冷了脸:“别胡说。”

“那就是没有了?”

“……”

见他不说话,邵青宇瞬间明白了,猛地拍了一下额头:“艾玛,你真的金屋藏娇了?不会是为故意气你那个初恋女神柴月故意这么做的吧?唉,陈昊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柴月也一直单身,你为什么就不能够继续跟她续前缘呢?还把人家丢在美国开公司,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柴月吗?”

顾凌然脸色慢慢的下沉,眸子里的深邃越加骇人。

察觉他周身的气势明显变得冰冷,仿佛连周围空气都被染上了他的冷意,直教邵青宇打了一个机灵,这才忍不住从椅子上跳起来,连连求饶:“算了算了……我不提她行吧?真是的,每次提到柴月你都这样,谁让我怕你呢!懒得管你金屋藏娇的破事儿。”

话虽这么说,可邵青宇并未打消心思,他离开办公室后,直接找上了刘金,刘金知道做自家老板跟邵家的二公子从小感情好,把顾凌然与孟晓风之间的事情三言两语告诉了他。

邵青宇听完后,摸着下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凌然这家伙居然也会对女人心软?按着他的性子早就应把那个女人打发掉了,没想到却偷偷把人藏了起来?我真的很好奇如果程家知道这个事儿会怎样?”

眼见邵青宇露出不怀好意的嘿嘿笑,刘金抹了把头上的汗,暗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事了?

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一胎双宝娇妻甜又撩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