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杭悠奕简幻枫小说-农门医女有点田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暁筱萧 时间:2020-03-26 13:55:48 主角:杭悠奕简幻枫

杭悠奕简幻枫小说-农门医女有点田免费阅读

农门医女有点田杭悠奕简幻枫

杭悠奕简幻枫小说农门医女有点田推荐章节

农门医女有点田 第4章 心满意足

杭悠奕从布坊的试衣处出来,那男子眼底满是不甘,又不能光天化日之下明抢孩子,只能躲到了一个角落里,悄悄窥视着杭悠奕母子的动静。

简竹松看着穿新衣服的杭悠奕,眼里好像被映衬出了一点光彩。

杭悠奕穿着青色的袄裙,布料和设计都是一般,不过这也是简竹松印象里,杭悠奕唯一一次穿新的衣服。

卖衣服的自然是各种夸赞,不过说杭悠奕漂亮的话倒也真不假。

这个身体原主可谓是娇小玲珑,脸蛋更是精致,双眸似水,柔情动人,看上去怯怯懦懦的样子,更难免不让人心生爱意和保护欲。

也难怪当寡妇那么多年,流言蜚语多到离谱了。

杭悠奕倒也爽快,给了钱就带着简竹松离开,继续逛集市。

刚刚的男子见了,也鬼鬼祟祟地跟了上去。

杭悠奕刚到这里,忍不住四处张望。

这集市给杭悠奕从未有过的新鲜感,和杭悠奕所在时代的超市不同,每个老板都是真心实意地热情,叫卖声不绝于耳。

各种糖果面人,玩具面具,油盐酱醋,也可谓应有尽有。

杭悠奕一边看着集市上的物品,一边注意着简竹松的神情。

无意间见他朝着卖糖人的摊子上看了一眼,便开口问道:“想要糖果吗?”

简竹松面无表情:“不想。”

杭悠奕又怎么可能不懂这小家伙的心思,再怎么冷漠的小孩,都无法抵抗糖果的诱-惑。

于是转身朝糖人铺子走去,简竹松愣了一下,自然也跟了上去。

谁知这时候,一个人影飞速赶来,先是撞了简竹松一下,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他怀里的大白菜。

小家伙一愣,本能地就追了上去。

杭悠奕一转身的功夫,不想简竹松就没了踪影,登时就慌了神。

人常说小孩子要不错眼睛的看着,真是诚不欺我!

“简竹松?”

杭悠奕再也顾不得糖人,四下张望,呼喊着简竹松的名字,可是周围哪还有简竹松的影子?

……

简竹松此时却是追着那个影子到了一个没人的小巷里。

接着一眨眼的瞬间,人影便没有了,只有大白菜被扔在了地上。

简竹松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抱起大白菜,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莫名地涌上心头。

简竹松本能地后退一步,想要转身离开小巷,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转身一看,身后的这个男人,正是刚刚跟他搭话的男子!

男子目露凶光,嘴角牵起得逞的笑容,上下打量着简竹松,可谓是心满意足。

眼前这个好看的孩子,简直就是行走的银票啊!

简竹松自知大事不好,立刻就想逃。

可是男子哪会让到嘴的鸭子跑掉,一把把他拉了回来,顺便还捂住了他的嘴。

杭悠奕一边喊着简竹松的名字,一边注意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她已经打听了几个路人,简竹松并没有被人强行掳走,那定是有人用了什么办法,让简竹松自己走了。

但是简竹松又绝不是那种会随便和人走的孩子,所以一定是出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状况!

杭悠奕密切地寻找着各种线索,果真就发现了地上的一些零碎的白菜叶子。

不消说,这就是简竹松离开的原因!

有人抢了他的白菜!

杭悠奕随着白菜和地上勉强能看出的孩童脚印,朝小巷里飞奔而去。

“干!你个兔崽子,竟然敢咬老子的手!”

男人哀嚎着呼痛,鲜血从指缝中流出。

疼痛让他的面容愈发狰狞,下一秒钟他扬起手,狠狠地甩了简竹松一记耳光。

简竹松直接被他扇飞了出去,连人带白菜倒在不远处的地上,半边脸都是肿的,嘴角也渗出了血迹。

男人却没有放过他,再次冲上来拎起他的衣领,左右开弓,又是几个重重的耳光,打在简竹松的脸上。

简竹松眼冒金星,却依然没哭没闹,只是紧紧抱着大白菜,一双黝黑的眼珠紧紧地盯着男人。

不知怎地,那双眸渗透出的冰冷的寒意,居然让男人略微怂了一瞬。

为了掩饰心底的不安,男人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小杂种,要不是看你长得好看,能卖个高价钱,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接着又狠狠地推搡了简竹松一下,就想把他强行拽走。

谁知他刚扭过头,简竹松就朝着他裸露的胳膊上,再次狠狠咬了下去。

“啊!”

男人一松手,接着便是暴跳如雷。

他从未见过如此难缠的孩子,此刻怒发冲冠,只想狠狠的打他,大不了不打脸,大不了打个手脚骨折低卖点价钱!

“你这个不识抬举的小崽子,老子非打到你服不可!”

男人高高地扬起拳头,可是还没等砸到可爱的身体上,便觉得手臂被巨大的力量罩住,下一秒下巴挨了一击重拳,清醒过来时,人已经飞出去了两米远。

嘴里满是腥甜的血味,男人嘴中吐出一个东西,原来是自己的牙。

等他看清打飞他的人时,本就剧痛的头更加晕眩了。

打他的……居然是个女人?

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而且这女人身姿娇弱,根本不是五大三粗的男人婆啊!

这般瘦小的身体,怎么会有如此强的爆发力……

此刻的杭悠奕,就像是天神一般,出现在简竹松的身前。

简竹松的眼底明显有东西在闪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杭悠奕却没有细看,只关注他的伤势。

还好,只是被打肿了脸而已。

并无大碍。

幸好找到了,不然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原主!

见简竹松只是皮外伤,杭悠奕收回视线,朝男人的方向走去。

“你……你……娘……”

话音未落,一个“的”字还没有说完,杭悠奕便又是一个大耳光招呼到他的脸上,男子又是一颗牙吐了出来,整个脸跟血葫芦似的,看上去惨不忍睹。

“别浪费力气叫娘了,今天就是叫爸爸,本小姐也不会放过你!”

杭悠奕在现代的时候,因为身手好,功夫高强,又是冰山美人,人送绰号大小姐,经过多年沉淀,已成为众多狠角色闻风丧胆的称号。

农门医女有点田 第5章 一层冷汗

每次杭悠奕说出“本小姐”三个字,通常就有人该魂飞魄散了。

男子虽不知道这些,却也感觉这个女人气质不凡,身上凶恶的气息极重,镜像是地狱爬出的修罗。

太阳热辣辣地烤在地上,他的脊背却密密麻麻地布了一层冷汗。

杭悠奕怎么可能认不出他就是刚刚在布衣坊外面,站在简竹松身边的男人?

原来是盯上了简竹松,看来人贩子这个东西,古往今来都是灭之不绝。

可惜今天落在她手里,便是他好运到头了。

杭悠奕前世杀人如麻,自然不介意多一条人命债,整抬手准备了结男人,忽然想起简竹松还在她身后,用漆黑的眼睛看着这一幕。

叹了口气,杭悠奕只能收回手来。

总不能当着小孩的面杀人……

“想活命么?”

杭悠奕面露微笑,明眸皓齿,可是现在在男人的眼中,她就是那索命的恶鬼,配上这仙女一般的颜值,反而感觉更加恐怖。

恶鬼……哦不,仙女姐姐刚刚说什么?

活命?

想,当然想啊!

“仙女姐姐,我再也不敢了,您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男人的头砰砰砰地磕在地上,跟脑袋不是自己的似的,看上去特别虔诚。

“让我放过你可以。

”杭悠奕依旧是可怖的笑容,“不过有条件。”

男人继续磕头:“只要仙女姐姐放过我,就是让我吃屎我也愿意!”

“我不要你吃屎,我只要你去闹市人最多的地方,大喊自己是卖小孩的人贩子便可以,至于众人是把你绑了送官,还是现场打死,就看你的造化了。”

男人闻言,面色如土,只对杭悠奕连声道歉求饶。

“这这这,不行,我错了,仙女大人,我错了,请您高抬贵手……”

送官?怎么可能?

这里的人对人贩子,哪个不是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剥?

“行不行我不管,大家会不会打死你我也不确定,但我确定你不按我说的做,我会让你死的比生吞活剥更惨。

至于你错了这样的话,留着去官府或者下地狱忏悔时说吧。”

见男子还是满不情愿,杭悠奕眼波流转。

“不过,看你这么为难,我帮帮你也好。”

……

于是这一天,集市上出现了震惊十里八乡的新奇景象:

一个人高马大的粗汉子,左右脸上分别鲜血淋漓地刻着“人贩子,卖小孩”几个字。

一边连滚带爬一边哀嚎自己是卖小孩的,请大家原谅他并且把他送官。

在场有眼睛尖利的,真就发现自己的孩子就是这个男人拐走的!

当下怎么可能控制的住,一个人带头,一群人冲过去拳打脚踢,杭悠奕和简竹松的眼前,很快就没有了汉子的踪影。

杭悠奕拍拍手,准备带简竹松走,重新去给他买糖人。

可是一转头,却看见简竹松站在原地不动。

“简竹松,你怎么了?跟娘走啊。”

简竹松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杭悠奕。

半晌才说道:“……你不是我娘亲。

你是谁?”

“……”

这小鬼,还挺机灵。

不过也正常,小孩子本就敏感,就她这个表现,简竹松不发现不对劲才奇怪。

但杭悠奕是什么人,好歹是特工出身,说谎编身份那叫一个拿手,何况对方还是个小孩子。

分分钟就给自己编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简竹松,是不是娘亲突然变得厉害了,你就觉得不是你娘亲了?”

简竹松紧紧盯着杭悠奕点点头。

杭悠奕蹲下来。

“小傻瓜,我就是娘亲。

娘亲在你出生之前,其实一直很厉害的,只是你爹爹在战场上出事以后……娘亲就……娘亲就……”

杭悠奕说着,眼圈就开始泛红,但是还表现的很是隐忍的模样。

看的出,简竹松有些动摇了。

“娘亲就像生病了一样,什么都做不了,每天只想哭,娘亲控制不住自己……

杭悠奕的声音开始哽咽。

“这几年,让你受苦了。

不过现在娘亲的病已经好了,以后一定不会像之前那样哭哭啼啼了,会和简竹松一起快乐的生活,好不好?”

简竹松依旧有些疑惑,不过在杭悠奕声情并茂的“痛苦倾诉”下已经信了大半。

反而用小手摸了摸杭悠奕的头发,小声说道:“娘亲不哭了,好。”

这回杭悠奕鼻子是真的酸了。

多好多乖的娃娃,竟与她有场奇缘,也算是上天注定。

杭悠奕站起身,牵着简竹松的手想要离开巷子,却意外地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

可惜——并不是好的气息。

而是——鲜血的味道。

杭悠奕长期与死亡为舞,如何能不对这种味道敏感?何况她已经清晰地感觉到,身后有武器的金属寒光。

“谁?”

杭悠奕猛地转过身体,浑身血肉绷紧,做好了迎接战斗的准备。

“好个厉害的女人。”

胡同深处,一个男子缓缓走出。

他身材修长,一身玄衣,金纹华贵,气场强烈。

容貌被金色的面具遮掩,只能勉强看见面部少许白皙的肌肤,和下巴优美的弧度。

刚刚这里发生的一切,显然都没有逃过这个男人的眼睛。

杭悠奕本以为是人贩子的同伙,可此时感受该人穿衣打扮和气质都非比寻常,必然不是人贩子不说,而且估计非富即贵。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她可不想惹麻烦。

简竹松拉了一下杭悠奕的手,杭悠奕瞬间回过神来,就要带简竹松快步离开。

“夫人,请留步。”

留你个头啊。

杭悠奕听到身后男子的声音,脚步反而加快了。

声音倒是挺好听,如果不是男版乔碧萝,就一定是个美男子。

然而她绝不能被迷惑,必须快点带简竹松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

杭悠奕猛地停住脚步。

男子身形稳定地站在她身前。

他是鬼吗?动作这么快,跟飘得一样……单从速度这一点看,就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对手!

“夫人既有身手,不如顺手帮在下一个小忙。”

不知为何,杭悠奕总觉得,这个男人在隐忍着什么。

农门医女有点田 第6章 华衣公子

那就更不能帮他了。

突然出现的男人,潜伏在暗处的男人,貌似有秘密的男人。

除非额头上贴着男主两个字,否则就是典型的反派boss啊。

杭悠奕可不能助纣为虐。

“我拒绝。

”杭悠奕声音冷淡。

虽然看不全男子的容貌,却能看到他如墨的深眸。

他的声音淡然而平静:

“拒绝与否,此时怕是由不得夫人。”

“呵呵,那就试试!”说罢,向空气中撒了一包白色粉末,抱着小包子撒腿就跑。

杭悠奕此时可不敢拿乔,虽然这副身体还不足以将前世的本事发挥十足。

但依旧刻到骨头里的逃亡知识,杭悠奕还是非常熟悉的。

出了七扭八拐的巷子,杭悠奕赶忙将身体隐藏入深山之中。

凭借着对森林最敏锐的嗅觉,快速将自己隐藏在大树叉之上。

这里才是她的主场,高耸入云的大树才是她最宝贵的保护色。

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

树下的华服男子此时也紧追了上来,带着一脸的白色粉末,眼睛里流出的泪水打湿了面粉。

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顺便清洗了脸上的白色粉末。

在这茂密的森林里显得有些狰狞,仿佛是从眼睛里滴落的不是泪水,而是血水一样。

“启禀王……”一名侍卫在周围搜了很久,没有发现那个妇人,于是回来跟他王爷回报情况。

可刚一开口就被自家王爷的样貌吓了一跳,可到底是训练有素的暗卫,很快稳定了心神,继续道,“王爷,刚刚那个个小娘子,貌似逃跑了。”

“一群废物,连个女人都能从你们眼皮子底下逃走,要你们有何用。

”华服男子冷哼一声,一甩衣袖,抬脚将对面的暗卫踢到在地上。

脸上厚重的白粉随着男子狰狞的面部动作,不断往下掉渣,看上去就像一只正在蜕皮的怪物。

“王爷恕罪……”对面暗卫立刻跪在地上,弯下腰向眼前这个男人请罪。

另一个似是师爷一样地位存在的小厮从后面快步走了过来,“王爷,切勿动怒。

”走进看到男子狰狞的脸庞也吓了一跳,咽了口口水继续开口道,“王……王爷,切莫因小失大,你以后独揽大权的时候,什么样子的美女小的都给您送到床上,只是眼下那人还只是重伤,并未找到他的尸体,我怕……”

“怕什么怕,我能算计他两次,就能算计他第三次。

”丢了美人,又搞得一身狼狈的男子自是没啥好语气。

“可……”王爷啊,虽然你算计了他两次,但是人家两次都翻身了啊如何,您就不怕他死灰复燃?

可这样的话,让他一个下人如何直接了当的开口,只好委婉的道,“王爷英明神武,心机了得,实乃不可多得的人才啊,只是您不觉得若是可以鞭他的尸体,岂不更解气?”

男人听了一通彩虹屁,也有些飘飘然,顺着男人的意思往回走去。

就在他们离开不足百米,小包子简竹松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树杈上享受着斑驳照射进来的点点阳光。

谁知衣角恰好勾到一个的干树枝,“咔嚓——”一声,树枝拍打着树杈,簌簌落下。

“谁?”华服男子敏锐的感觉到后面的动静,一转头。

刚就在脚下,看到的也只是头顶,并未发现男子有多可怕,如今映入眼帘的恰好是那张“皲裂”的白色脸庞,像是从地下爬出的恶鬼,还不断地掉皮。

杭悠奕一个现代人,看过的鬼片比这恐怖的多得多,自然也不怕,但小包子简竹松一下子就吓傻了。

一股热流瞬间顺着腿,流到树杈上,接二连三地又滚落到地面。

尿骚味儿随风刮到华服男子的鼻孔里,自恋如他,还以为小包子是被他的气势吓尿了呢,得意洋洋的开口道,“还不赶紧把那个小娘们给本王抓住!”

说罢,四个护卫变向着杭悠奕奔来。

杭悠奕暗叫一声不好,抱着小包子就向上爬去,然后抓着摇摆的树枝,用身体的重量让树杈不断往护卫身边倒去。

几个护卫悠哉地往前走,等着大树弯下来,顺便抓住那个狡猾的女人。

就连华服男子嘴角都扬起的一抹弧度,似是在看一个即将到手的猎物。

就在大树叉弯腰离地面只有两米,侍卫有些托大没有伸手起抓人——

“嗖——”地一下。

树杈被反弹回去,娘家在空中适时地开口,“拜拜了您那。”

空留一群懵逼的侍卫在风中凌乱。

“哈哈……”华服男子似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大笑起来,“小东西,落到老子手里,有你好看。”

并没有再去追那个女人,带着侍卫往回走了,突然他觉得这么有趣的女人若是死了,着实可惜,顾动了些许恻隐之心。

空中杭悠奕将小包子包裹在身前,调整好角度,尽力减少摩擦阻力,企图飞的更远。

只有飞的更远,才有更多的希望逃离那里。

杭悠奕带着简竹松像个猴子一般在森林里快速穿梭者,就连简竹松都一直咬紧了下唇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因为他知道,逃,一线生机……

阳光随着他们奔波的脚步逐渐西移,杭悠奕也逐渐力竭。

终于,她停了下来,用手掌扣住地表,微眯着眼睛,感受着地面的震动。

周围,貌似没有猛兽出没,那帮人也没有追过来。

突然的放松,让杭悠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简竹松此时也脚软腿软地靠在她身上。

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噜……”乱叫起来。

风一吹过,一股血腥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杭悠奕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下意识将简竹松拦在身后。

不足百米之处,一头老虎躺在地上,血从老虎的颈部喷涌而出。

本来杭悠奕以一个特工的本能来说,肯定不会吃一只死了的动物的,因为怕有毒,可奈何又不放心简竹松一个人留在此处,所以她大着胆子向老虎走去。

在杭悠奕的眼中只看到了一团老虎肉,可简竹松的眼中——

“喂,醒一醒,醒醒……”

农门医女有点田 第7章 救个男人

小包子拽着妈妈的衣角看到老虎身边躺着的男人,上前一步蹲下,轻轻地拍打着男人的脸颊。

杭悠奕用眼光斜扫过去,这才看到一个昏迷在地上的男人。

男人唇角紫黑,不是吃多了桑葚果子就是中毒很深,显然,这个男人是后者。

身上浑身都是伤,顺着他的足迹一路过来,连路面都变成了鲜红色,他身上的血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凝固了。

男人的旁边躺着一只被打死的老虎,但显然男人身上的伤,不仅仅是老虎留下的,更多的是刀剑所伤。

此时,躺在地上的男人已经气息微弱了,杭悠奕第一反应就是此人一定是个麻烦,需要尽快离开才是。

所以割了块儿老虎身上最嫩的肉,拉着简竹松的裤脚就要离开。

“娘亲。

”善良的简竹松脚步顿住,幽怨地眼神不满地看着她,似是控诉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但看在杭悠奕的眼中,却直接把他所有的情绪都忽略掉了,只看得一个萌到爆的可爱小包子,不要钱似的朝她卖萌,一向对萌物没有抵抗力的她,无奈地捏了捏鼻梁,“想救?”

“嗯。

”简竹松点头如捣蒜,眼里噙着控诉的泪水,闪的杭悠奕脸最后一点不愿都消失了,但还是好心的提醒道,

“此人嘴唇紫黑,中毒已深,显然有人给他下毒;肩胛骨的伤,窄而深,血却是红的,显然追杀他的跟下毒的不是同一人;而且衣角挂的杂草有的已经干黄,有的却新鲜,显然他被人追杀很久了。

而且他腿上、胳膊的伤是老虎爪子留下的,一个在中毒、重伤之后,还能比老虎还厉害的人,你确定要救?”

杭悠奕刚穿过来,身上带着上辈子做特工时候跟队友分析事情的口吻娓娓道来。

话听到小简竹松心里,却害怕的哆嗦,也有些后悔,刚刚不该多管闲事,可……

小家伙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救我!”男人突然青筋暴起,双目猩红地朝杭悠奕看了一眼,手朝她伸了过来,停在半空中,双眸中闪烁着强烈的不甘!

那种眼神杭悠奕突然想起上辈子临死前的那道火光。

那时的她肯定也迸发出那样不甘的眼神,祈求他人可以伸出援助之手。

可,没人救她。

再睁开眼睛,她等来的却是穿越到这个穷山僻壤。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她不想去回忆。

“娘亲,救他。

”简竹松拉了她的衣角,一脸坚定的道。

“好。

”杭悠奕摸了摸他的脑袋微笑道。

男人似听到了他们的决定,停在半空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哎,你……”杭悠奕快速准确地掐了他的人中,打了他的脸,“姐,我想救的人,还没有救不活的,你要挺住,不能砸了姐的招牌!”

男人似失血过多,也可能是毒发了,或者体力都透支,总之是没有一点反应。

也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久了,根据他的体温来看,只怕体内的血液也快要凉了。

虽然杭悠奕逃在深山,但也辨别的了方位,很快,她就用竹藤外加树枝做成了一个简易的排子。

咬了咬牙,用力把老虎拖了上去,男人压着老虎也仰面躺在排子上面。

杭悠奕慢慢地拖着两坨肉往回村子那边走去。

好在杭悠奕家里比较殷实的时候,在村子南边起了个大瓦房,所以,她拖着一个男人回来,整个村子的人并不知情。

“松儿,快去帮娘亲开门。”

半个时辰之后,杭悠奕拖着男人终于到了家门口,男人很重,老虎更重,这可真是累死她这副弱不禁风的小身板了。

一天的逃亡生涯,她本来走就已经很费劲了,再拖着两坨沉得要死的肉,实在累得她自己都快挂了。

嘎吱!

“娘亲……”

松儿听话的把门打开,脸上因为终于看到家而挂上的喜悦,可当杭悠奕脱了男人衣衫的时候,脸色瞬间变成了惊吓。

“松儿别怕,你是男子汉了,男子汉就什么都不怕哦。

”杭悠奕看着身上伤的几乎没有一块儿好肉的男子,摸了摸简竹松的头开口道,拖着男人进了屋。

简竹松听着娘亲鼓励的话语,主动去了厨房,往灶火里加了很多柴火,烧了很多开水,放进盆里,端到男人跟前。

“哎哟,你可真够沉的,累死宝宝了。”

杭悠奕看了一眼被她扔在床上的男人,再用手砸着自己累酸了的胳膊,整个人都跟累瘫痪了一样。

“遇到你是姐的不幸,但你遇到姐,是你三生有幸,我就不客气的取点诊金了。”

看着男子腰间挂着的荷包,杭悠奕觉得很眼熟,但是也没想起来,将荷包里的银元宝套了个干净,剩了点碎银子,杭悠奕皱了皱眉头,表示这样皱皱巴巴的银子实在太丑,就放了回去,重新挂在男人腰间。

看着手中的元宝,杭悠奕看着觉得胖乎乎的十分可爱,完全把元宝当成了一个纯粹的艺术品来欣赏,嘴里还时不时嘟念着,“元宝呢,这要穿回去,一定会让瑶儿他们羡慕死。”

好不容易扛回来,可不能让他在她屋里死了。

杭悠奕收了人家诊金,找了一块干净的布,洗完,再用开水烫了一遍,才给男人清理伤口。

杭悠奕上辈子可没少受伤,更是会很多应急处理方案,处理些简单的伤口倒也得心应手,可纵然如此,当看到他满身伤痕的时候,杭悠奕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这得是受了多少的伤啊?”

松儿端着木盆,乖乖的站在一旁不说话,眼睛里显露着她在看到那些伤口的时候的恐惧。

杭悠奕一回头就看到简竹松咬着唇瓣瑟瑟发抖,心里顿时了然,开口道,“松儿,再帮娘烧火些水可以吗,顺便换身衣服,清理一下自己,娘亲现在现在要照顾病人。”

松儿非常懂事儿的点了点头,乖乖的换了衣服,去厨房了。

杭悠奕两指搭上男人的脉搏,中毒,但死不了,却要一辈子受心绞痛;受伤,失血过多导致的昏迷,看来杀他之人并不想他中毒死去,而是想亲手解决了他。

农门医女有点田 第8章 你…找死

一边嘴角扬起的诡异弧度,冷哼一声,“哼,多大的仇能让你的仇人就算不能亲手解决了你,也要让你日夜受剜心之苦。”

杭悠奕不是不能治,只是以前特工时候,一般用的都是成品药,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制药,不是没学过,只是用得少。

作为特工的基本课程,中医、西医、制药相对应的知识,教授也交了不少。

但……

仅仅是教了而已!

不是杭悠奕学会的知识都还给了老师,相反,她是品学兼优的优等生,但是——

现代社会,哪哪儿都是高楼大厦,地上都铺着柏油路面,地上连根毛都没有,更别提什么采草药为自己疗伤了。

所以,目前为止,仅仅纸上谈过兵而已!

“娘亲,你是在担心这个叔叔吗?”松儿见她很久没有说话,就小声的问道。

“嗯,叔叔的伤很重,娘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来。”

松儿摇了摇嘴唇,没有接话。

杭悠奕跪坐在地上,弄了一个加了一些盐和糖的碗,把男人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抬高了头,动作粗鲁地掰开男子的下巴,强行将盐糖水灌进了他的嘴里。

此时她有些心虚,希望能有点用,毕竟这不是现代,没有葡萄糖和生理盐水,就只能这样了。

紧接着,杭悠奕将刚刚擦拭男人身体的毛巾,团成球强硬地塞到了男人嘴里,定了定神,把男人重新平躺放在地上,伸手褪去他的所有衣衫,漏出血呼啦的肉肉。

杭悠奕整整换了三盆水,才把男人身上的伤口,和脸上擦干净。

看到那张四四方方,满是刚毅的脸,杭悠奕有些意外,“想不到这个男人还长得挺好看的。”

男人身上的伤看起来很多,大多都只是被老虎抓的,只有一道在肩膀上的伤口比较深,是利剑所赐予的,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感染发炎的。

可家里根本没有药,这该怎么办?

算了,杭悠奕再次配了一碗高浓度的盐水,反复清洗了男人的伤口,伤口大的地方还用手揉搓着反复冲洗干净,伸手把衣服上别着的针线取了下来。

男人一直没有动,但是紧握的双拳跟额上渗出的汗水出卖了他忍受的有多痛苦。

杭悠奕二话没说,一把将针完成弓子,照着男人伤口扎了下去,顺着伤口另一侧又拔了出来,用线打上死结之后又开始扎第二针……

男人感觉到杭悠奕的动作冷哼一声,瞬间清醒过来。

抓住时机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趁着杭悠奕准备施针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反应杭悠奕的手腕就被人从后面紧紧扣住!

一把掏出塞在嘴里的布,警惕地开口道:“谁派你来的?”

她下意识要挣脱,可白天逃亡生涯已经将她的体力用尽,加上对方力量实在太大,不仅没有挣脱开,反而被其反手压在身上。

她开口叫道:“放开姐!”

一个翻转,杭悠奕整个人转了过来,仰面平躺在地上,撞入眼帘的是一双英俊却冰冷的双眸。

她还没还得及仔细端详,男人再次扣紧了她手腕,另一只手锁死死则住她的咽喉,释放出周身的冰冷气息:“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杭悠奕被禁锢的不能动弹,心里暗骂了一句,好心喂了狗。

此刻的那个男人完全不像是一个重伤之人,身上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犹如神邸般让人不忍直视。

男子见杭悠奕闭口不答,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更用力地锁住她的咽喉:“说话!”

“姐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咳咳……”杭悠奕觉得自己的氧气越来越稀薄,几乎要昏厥。

男人微微蹙眉没有接话,紧紧地盯着她,似乎是在思索她说话的真实性,手上的力度微微减轻了些。

“我们没有恶意的,你要相信我。

”杭悠奕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放低了姿态求饶道。

男人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双眸迅速释放彻骨的寒气,冷哼一声,“你刚还想给我扎针,那叫救我?”

见她不说话,男人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冷漠地开口道:“你是来杀我的,谁派你来的?”

杭悠奕翻了一个白眼,怒吼了一声,“你肩膀上的伤口深可见骨,我不给你缝上,伤口怎么愈合,而且我想杀你,刚你昏迷的时候我有的是机会下手解决了你,还用等你醒?”

杭悠奕在现代也是特工界的翘楚,谁见了她不是客客气气的,也养成了一些骄纵的性格,这脾气一上来,脸自己都害怕。

“你……找死!”男人再度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哼!”

这回杭悠奕也不在坐以待毙,用手往他胳膊里的伤口扣了进去……

本就满身伤口、失血过多的男人,伤口再度被人撕裂,钻心的疼瞬间席卷四肢百骸,桎梏杭悠奕的手也疼的颤抖。

杭悠奕见时机差不多了,一脚踹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就你现在这软脚虾的样子,能吓唬得了谁?”

男人刚刚的动作已经用了身体最后一丝力气,听到女孩这么猖狂的声音,眼神空洞的看向天空。

“要不是姐心眼好救了你,你早跟阎王肩并肩,一起飞上天了!”

杭悠奕霸气的开口道,再次取下,身上别着的针线。

要缝合伤口,就要高度认真了,眼下没有麻药,于是眼睛眨也不眨直接给男人来了一针。

男人瞬间动弹不得,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女人,嘴角微抿,莫名地,他竟然觉得这个女人很熟悉。

农门医女有点田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农门医女有点田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农门医女有点田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