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宁予安顾展眉小说-报答平生未展眉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明珠 时间:2020-03-26 13:50:22 主角:宁予安顾展眉

宁予安顾展眉小说-报答平生未展眉免费阅读

报答平生未展眉宁予安顾展眉

宁予安顾展眉小说报答平生未展眉推荐章节

报答平生未展眉 第4章 外边有人

苏妙语在将军府住下,说过公务繁忙的宁予安,却时常回到府中与苏妙语用膳。

他们用膳的次数,比顾展眉与宁予安成婚五年以来都要多,她几乎已经忘记上一次他们一起用膳到底是什么时候了,他总是说军中事务繁忙,以到了最后,所以也就不回来了,也没有半句话。

顾展眉在院子中散步,听到少女银铃般的笑声,顾展眉望了过去,只见凉亭中,自己的丈夫和另外一个女子有说有笑。

看着宁予安脸上的笑容,顾展眉几乎看痴了,自成亲以来,她从未见他笑过。

原来她是如此这般的折磨着他,让他五年来每日都活在痛苦当中,这五年来,她原来这么的自私,只顾自己能否待在他的身边,却忽略了他的感受。

如果这次,她再以死让他难过,只为了能让他抱她一次,也是何其的自私。

秀青看不过去,不忿的说:“夫人,你就当真看得过去,那个女人天天这么缠着将军?!”

顾展眉摇了摇头,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中。

顾展眉不去找苏妙语,苏妙语却是肆无忌惮的来找她,得意洋洋,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秀青生怕她再次动手,立马护在了顾展眉的面前。

苏妙语朝着顾展眉露出了讥讽的笑意:“我告诉你,顾展眉,你今日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从我姐姐手上抢来的,我会一样一样替我姐姐夺回来的!”

顾展眉微微一笑:“你要夺便夺,无论是将军也好,还是将军夫人这个头衔也好,我都不在乎了。”

她命不久矣,只想在最后的时间中多看几眼将军也就满足了,他的余生,本应该幸福的,而不是被她所耽误。

顾展眉的话让苏妙语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了讽刺的笑容:“怕不是外边有人了,所以才这般的无所谓。”

秀青向来极为维护自家夫人,听了苏妙语的话,狠狠瞪向她:“你口无遮掩,诬陷我家夫人是何居……,将、将军……?!”话说到了一半,秀青看到了门外边脸色阴沉的宁予安。

宁予安脸色铁青,带着戾气的走进了屋内,冷冰冰的扫了一眼顾展眉。

顾展眉被他看了一眼,脚步微微退了一步,心中有些忐忑,那眼神让她心底发寒。

他难不成误会她欺负苏妙语了?

“姐、姐夫……”苏妙语声音有些忐忑,生怕刚刚刁钻的样子给他看到了。

宁予安闻声,看向苏妙语,表情瞬间缓和,眼神带着温柔:“妙语,若是无事的话,往后不要来这见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闻言,苏妙语瞬间松了一口气,对宁予安甜甜一笑:“姐夫,妙语知道了。”

看着苏妙语做作的模样,顾展眉只觉得反感,但也无话可说,只怕这做作在宁予安的眼里,可爱得紧。

心中一阵苦涩。

宁予安:“妙语你先回去。”

苏妙语嗯了一声,然后得意的看了一眼顾展眉才离开。

随即对秀青说,“你也退下。”

秀青原本想说什么,却被顾展眉制止,只好退下。

房中瞬间只剩下顾展眉和宁予安,温度一下子降到了最低,宁予安看着顾展眉的眼神,冰冷至极。

报答平生未展眉 第5章 秀青被罚

房中瞬间只剩下顾展眉和宁予安,温度一下子降到了最低,宁予安看着顾展眉的眼神,冰冷至极。

------------

宁予安冷冰冷的吐出一句话:“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顾展眉笑得凄凉,“将军你放心,我不会欺负苏姑娘的。”

宁予安眼眸微微一眯,寒意四溢:“我说的是你在外边的名声。”

顾展眉微微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转念一想,忽然想起了刚刚苏妙语的话,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你竟因一句随意的诬蔑,而怀疑我?”

宁予安冷笑了一声,笑得阴鸷:“不管我对你有没有感情,你嫁给了我,若你做出一点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不管什么救命之恩,我定教你后悔!”

顾展眉脸色一白,眼睛渐渐的被水雾所覆盖,声音略微哽咽,“将军,在你的心底,妾身难道就这么的不值得信任吗?”

宁予安脸色冷若冰霜,“我谁都不信,只相信我自己亲眼看到的,所以你最好给我安分守己。”

说完这句话,宁予安一眼也不曾瞧她,直接离开她所居住的院子。

宁予安离开之后,顾展眉捂着胸口,“咳咳咳……”猛烈的咳嗽出了声。

秀青闻声进来,只见顾展眉忽然吐了一口血,忙跑了过去:“夫人!”

宁予安从院子里出来,回到书房之中,心腹武安来报。

“将军,前段时间抓到的刺客,属下调查出来,是和五年前刺杀王爷的是同一个组织的人。”

宁予安坐桌案后,看着兵书,问:“可有查出主谋。”

武安微微的摇了摇头:“虽然未查出主谋,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两次刺杀并不是同一个人指使的,属下调查中还发现了一件比较可疑的事情,此事和夫人有关,不知道当不当讲。”

宁予安抬起眼眸看向武安,眼眸一眯:“说。”

“是,属下调查中从刺客的身上截取出一份名单,名单上为买凶杀人的名字,上边记载了夫人的名字。

”说着,武安呈上了一份名单,放到了宁予安的桌面上。

“属下斗胆怀疑,五年前刺杀的事情……或许和夫人有关。”

宁予安脸色顿时一沉,拿起名单一看,刹那间,深潭般的眸色沉了下去,目色阴鹜渗着寒意。

蓦地把名单往桌案上一拍,厉声道:“给我查,彻彻底底的查清楚。”

武安低头:“那夫人那边?”

“派人监视她,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来报。”

武安低着头,眼中一闪而过的算计,“属下现在就去安排。”

武安退出书房后,宁予安把那手中的名单揉成了团,狠狠的扔到了地上。

“顾展眉,五年前的事情最好与你无关。”

话音刚落,外边传来了秀青的叫喊的声音:“将军!夫人昏倒了,你快去看看她!”

闻言,宁予安眼眸一寒,顾展眉又在搞什么鬼!

从书房中走出来,阴冷的看向顾展眉身边的婢女,厉声道:“将军府岂容你一个小小婢女喧哗,来人,杖责二十!”

报答平生未展眉 第6章 诬蔑

顾展眉昏迷了整整两日,醒过来的时候,是小翠守在她的身旁,未见秀青,便问:“秀青呢?”

小翠哭哭嗒嗒的说:“秀青姐姐去与将军说夫人病了,将军什么也不问,直接让人杖责了二十大板子。”

闻言,顾展眉蓦地从榻上坐起:“你说什么,将军让人杖责了二十大板秀青?!”

小翠点头:“现在秀青姐姐还躺在榻上,昏迷不醒。”

“扶我起来,我要去看秀青!”

小翠把顾展眉扶了起来,到了秀青的房中,看到昏迷不醒的秀青,顾展眉顿时泪如雨下。

“秀青,我对不起你。

”秀青从小伴随她长大,她对秀青早就超越了主仆之情。

看着秀青昏迷不醒的模样,顾展眉第一次怨宁予安,他厌烦她,为何要牵连其他人?

若是她不在了,宁予安若真的续弦苏妙语,秀青,小翠他们怎么办,这些丫鬟都是她出嫁之时从家里带来的,以苏妙语的性子,当上了将军夫人后,定然不会善待他们。

摸了摸秀青昏睡中的脸,便越发的觉得,她想要在死后让宁予安挂念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了身边的这些旧人在她死后能得到好的安排,顾展眉决意把卖身契还给他们,再把他们带离将军府。

顾展眉去找了宁予安,远远看去,他此时正在花园之中与苏妙语有说有笑,不知怎的,苏妙语忽然踮起脚尖靠近了他,似乎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而他并未推开她。

看到这一幕她的手脚像是麻木了,好像有一把尖锐的刀直戳进她的心里,五脏六腑都在发痛。

她的爱即使很卑微,可却容许不得第三个人插足,除非她亲自放手。

不知道苏妙语说了什么,宁予安随之向顾展眉看过来,只是脸上写满了不悦。

顾展眉咬着唇,压抑住咳嗽的冲动,和身旁的小翠说:“你去把将军单独请来,说我有事与他商量。”

半响,宁予安面容冷峻地走了过来,问:“顾展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顾展眉深呼了一口气,说:“将军,我们和离吧。”

咋听闻这话,宁予安眸光一寒,随之扫向她,压低了声音,嗓音如同夹带着冰霜一般,“顾展眉你又在胡闹什么,想要为你那婢女讨回公道,还是与我欲擒故纵?”

顾展眉摇了摇头:“都不是,只是我累了,不想让这错误的夫妻关系再继续维持下去了。”

闻言,宁予安心中一怒,伸出手掐住顾展眉的脸,力气之大,让顾展眉的脸变了形状。

顾展眉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以往他从未对她出过手!

宁予安那双绿眸冷若寒潭,让人心惊,冷声道,“顾展眉我告诉你,不是你想开始就开始,你想结束就结束的,这一切都由我说了算。”

目光直直的往他那双冰冷的眼睛看去,眼眶逐渐的红了,被他掐住了脸,故而艰难的说:“可我就是想要结束了。”

宁予安的双眸变得猩红,忽然冷笑了一声:“只怕,你是想要和外边的人双宿双栖吧。”

顾展眉蓦地睁大了双眸:“你休要胡说!”

报答平生未展眉 第7章 改变主意

她深爱他已经整整七年了,他却对她这份感情竟因为旁人的一句话而产生的怀疑!

宁予安甩开她的脸,脸色一片阴霾。

顾展眉皮肤本就白嫩,被宁予安这么用力的一掐,脸颊一片红,隐约有浮肿的迹象,还有些疼痛,但她却没有露出半点痛苦的模样,却是悲伤的看着他,眼眸之中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

“若是与我和离,再娶一个让将军合心意的,不是很好吗?”她的声音很轻很轻,似乎不再在意他对她是否还有感情,心灰意冷。

宁予安看到她脸颊上的红,再看到她那心灰意冷的眼神,顿时心生烦躁,用最冷硬的声音威胁道:“我的决定岂容你左右得了,若是让我知道你背叛了我,我定然不饶你。”

说着,黑着一张脸甩袖离开。

看着宁予安离开的背影,顾展眉的眼神黯然,四年了,她依旧没有捂热他的心,他的心还是一如当年那般冰冷。

一直以来只有她执迷不悟吧,或许她早就应该离开他的,

苏妙语把刚刚宁予安对顾展眉发怒的一幕全然收于目中,勾起嘴角,笑的得意,在顾展眉准备离开的时候,她走了过来。

“将军夫人?”随即轻哼了一声,笑得讥讽,“你抢了这个位置,可惜呀,却得不到我姐夫一点好。

而我却能轻而易举地得到这种好。”

顾展眉不理会她,直接走开。

看着顾展眉的背影,苏妙语笑意变得阴险,眼中透露着嫉妒。

顾展眉啊顾展眉,你很快就会栽到我的手中,凭什么你就可以高枕无忧,锦衣玉食的享受这一切,我就得看别人的脸色才能有一口吃的。

苏家父母不在的那段时间,苏妙语寄住在舅舅的家,舅母尖酸刻薄,她处处要看眼神行事,她心生不甘,才会和将军府的人搭上线,让人委婉的在宁予安的耳边提起她的事情。

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宁予安一听到她的事情,就立马派人把她接到了将军府。

她不仅仅想要衣食无忧,她更想一世荣华,荣华富贵。

沈素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到了秀青房内,在她的身旁坐下。

昏迷中的秀青非常的不安定,眼泪从眼角忽然慌乱的伸出了手,“夫人,救救奴婢!”

一声尖叫,让顾展眉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含泪的握住了她的手。

“秀青,你放心,我会活到安顿好你们的。

”话才刚说完,顾展眉捂住嘴猛烈的咳嗽。

帕子拿开后,才发现帕子上都是血,随即把帕子揉成了团,紧紧的握成了团。

一定要在她不在了之前把一切都安排好,不管是他和她这么多年的错误的夫妻关系也好,还是秀青小翠她们好,都会得到妥善的安排。

帮秀青盖好被子后,顾展眉站了起来,往屋外走,“小翠,帮我准备笔墨。

报答平生未展眉 第8章 误会

顾展眉写好了信之后,让小翠带去刘府,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皆被人监视着。

武安把自己所看到的禀告宁予安:“属下亲眼看着夫人的女婢把信件送到了刘侍郎的府上。”

宁予安的脸色瞬间一沉。

刘侍郎,刘源谏,顾展眉的表哥,顾展眉未嫁给她之前,这刘源谏一直在追求着顾展眉,还曾向沈老将军提过亲。

宁予安的眸色冰冷至极,放在腿上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顾展眉,你最好没有与他人有染。

“继续盯着夫人,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立即向我禀告。”

“是,将军。”

武安退出了书房,宁予安的目光停留在摇曳的火芯上,眼眸微微一眯,杀意咋现。

刘源谏吗,呵。

顾展眉写信给自己的表哥,便是想请他帮自己最后一个忙,让他安顿好秀青他们。

很快,刘源谏给顾展眉回了信,与她说,若是方便的话,在外边见上一面。

顾展眉也修书一封回了他,约定了时间,在安若寺约定见面。

嫁给宁予安之后她几乎没有出过门,与世隔绝了,天天都待在将军府的后宅之后,对于向自己提过亲的表哥,她更是避嫌,除了给外祖母过寿拜年之中匆匆见过几面外,他们这四年来从未说过一句话。

连着数日都没有和宁予安单独见过面,也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所以到了约定的那日,顾展眉没有和任何人交代过,直接去了安若寺。

禅房中,刘源谏见到顾展眉,微微一愣:“你怎会瘦成了这副模样,脸色还那么的差,可是宁予安那人对你不好?”

顾展眉微微的摇了摇头:“表哥,此次展眉寻你,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刘源谏点头:“无论何事,只要能帮得上你,表哥都会帮你。”

看着顾展眉苍白的脸色,刘源谏很是心疼,即便她嫁的不是自己,可是他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之间的亲情是无法割舍得了的。

“表哥,我……或许会离开将军府,离开汴京城,我想把秀青和小翠他们托付与你,让他们有一份可以糊口的活计。”

闻言,刘源谏一怔:“你要离开汴京,为什么?”

顾展眉微微一笑:“想要看看这外边的山水,想要看看出了汴京城外的地方到底有多广阔。”

她为自己寻找了一个借口,哪怕死后无人上香,她也不想让旁人为她担心。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而且刘源谏也泾渭分明,心如明镜,一眼就看出了顾展眉的不对劲,问:“展眉,告诉表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我听闻宁予安把前未婚妻的妹妹接到了将军府上,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不然你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要离开将军府,离开汴京城?!”

顾展眉摇头,时间越是接近一个月,她的身体就愈发不如之前了,忽然一阵眩晕袭来,她身子一晃,眼看就要晕倒,刘源谏心中一紧,在她摔到之前立即上前扶住了她。

“你告诉我,你到底怎……”

刘源谏还未说完一句话,禅房的门忽然猛的被人踢开了,随后出现了几个百姓装扮的男人,随后宁予安一脸渗人的出现在禅房的门口,双眼尽是杀意。

抬起手,一下一下的鼓着掌,带着杀人的目光扫了一眼两人,“偷人竟然偷到了寺庙中来,顾展眉你真有能耐。

报答平生未展眉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报答平生未展眉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报答平生未展眉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