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柳晴秦少寒小说-今生缘此生尽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春雷炮 时间:2020-03-26 13:17:56 主角:柳晴秦少寒

柳晴秦少寒小说-今生缘此生尽免费阅读

今生缘此生尽柳晴秦少寒

柳晴秦少寒小说今生缘此生尽推荐章节

今生缘此生尽 第4章 给她道歉

柳晴疼的眉头紧皱。

匆匆而来的秦少寒,将白薇搂在怀中,柔声安慰道:“薇儿没事,本王在不必担心!”

“少寒,柳晴姐姐她……是不是还在记恨我?”白薇缩在秦少寒怀中,哭的梨花带雨,哀声道:“都怪我不好,惹姐姐不高兴。

若是我死了就好了,也不会让姐姐如此难过!”

“怎么会,薇儿别乱想。”

男子轻声细语,安慰着怀中女子。

柳晴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人。

男俊女俏,真真是般配极了。

刺的她,眼睛发疼。

秦少寒此时的脸色极为温柔,但看向她的目光,却冰寒无情。

柳晴心口一疼,如同被利刃劈开。

“明知薇儿身体不好,你居然还不肯放过她!”秦少寒面露厌恶,话里仿佛淬了毒,如同一支支利箭,全都扎在她心上。

“柳晴,你真是恶毒至极!”

——“明知薇儿身体不好……”

——“恶毒至极!”

他冷声的质问,一句句扎在柳晴的心上,鲜血淋漓。

脑海中那人厌恶的神情,更是将她打入地狱,浑身冰寒。

“我没有!”她艰难的站起来,脸色苍白似雪。

似乎一阵轻风便能将她吹倒。

她直视秦少寒,手拢在袖中,遮住那些血痕。

一脸的倔强。

“秦少寒,我问心无愧,绝没做过任何不妥之事!”

白薇瞬间泪如雨下,颤抖着说道:“不怪柳晴姐姐,都怪我。

若是我死了便好了。

为何非拖着这个残破之躯苟延残喘。”

争执引来众人,花园本就与男宾所在不远,连带女客也过来了。

大家见此情形,再加上秦少寒的连声质问,便以为柳晴欺负了白薇。

更何况白薇娇弱美丽,本就让人心生怜惜。

再加上她此时脸色苍白凄楚,整个摇摇欲坠。

更加让人误会。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鄙夷,低声指责柳晴仗势欺人。

秦少寒将人搂在怀里,连声安慰。

神色柔和,只是抬头的瞬间,脸色瞬间变得冰冷,眼中满是厌恶。

他看着柳晴,冷声道:“这与你有何关系,不过是有人为人歹毒。”

“师妹!”听到院中有争执,苏叶急急赶来。

生怕柳晴吃亏,拨开人群,走到柳晴身边,问道:“可有受伤?”

忽然他目光一凝,看到她袖上的血迹。

脸色一变,急忙道:“快随我来,我让人给你包扎一下。”

说完,赶忙让丫鬟上前扶着柳晴。

心口一阵阵抽痛,柳晴已经没有力气再与人争辩。

便让丫鬟扶着自己,身影踉跄的随苏叶离开。

此时,秦少寒才注意到她不舒服。

看到她手上那抹红色,眸中幽芒闪过。

只是看到她身旁男子,一脸的关心与心疼。

忍不住怒气翻涌。

“柳晴,本王何时准你离开?”秦少寒突然出声,冷冷道:“你必须给薇儿道歉!”

身形一滞,柳晴眼眶干涩。

心痛的连泪都没有。

她回首,望着他冰冷的神情,还有他怀中那哭的楚楚可怜的女人。

死寂了半晌,她才道:“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

声音飘忽,轻的好似一阵风便能吹走。

秦少寒和苏叶同时眉头一皱,眼中神色不明。

白薇埋首在秦少寒怀中,敛起嘴边得意的笑容。

柳晴看向身边的苏叶,满怀歉意的说道:“师兄,今日搅了你的庆功宴,真是不好意思。

只是师妹还有些事,便要先行离开了。”

“师妹……”

“师兄,让我走吧。

”柳晴眼中满是恳求,苏叶眸光一闪,点头应了。

柳晴无视在场众人眼光,身体挺直,强撑着满身不适。

带着自己千穿百孔的心,一步步离开苏府。

她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突然间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

一辆马车横冲直撞的朝她冲过来。

此时她浑身无力,根本无法躲开。

而那车夫更是一脸惊恐,周围行人一阵慌乱,尖叫声响起……

今生缘此生尽 第5章 你是本王的王妃

一辆马车横冲直撞的朝她冲过来。

此时她浑身无力,根本无法躲开。

而那车夫更是一脸惊恐,周围行人一阵慌乱,尖叫声响起……

----------------------

然而,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车夫终于将发疯的马拉住。

堪堪停在柳晴面前。

劫后余生,柳晴心脏剧烈跳动,脸色如雪一般。

看到差点伤到人,车夫连忙下来。

见到是一弱女子更是不好意思。

连忙询问,要不要送她去医馆?

只是柳晴还不待人家说完,便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不知道在街上游逛的多久,柳晴浑身无力,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好不容易回到柳府。

只是她刚到门口,还未进门,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待她再次醒来,天已经大亮。

“醒了?”

身边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柳晴一惊,抬眸看去,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在这?”

这时候,他难道不是应该陪在白薇身边吗,居然会守着她?

秦少寒的脸上胡子拉碴,有些不修边幅。

跟他平时相差甚远。

“你得了风寒。”

柳晴后知后觉,想到这几日一直不舒服,浑身无力。

还以为是蛊毒的作用。

想来是风寒了。

她撑床想半坐起来。

一用力,便传来一阵疼痛。

这才想起,手还受着伤。

连忙将手收起来。

她现在已经不觉得头晕了,想来病已经好了吧。

“柳晴,你为何现在变得这么心狠手辣?”秦少寒双眸幽深,里面似暗藏了无数情绪。

柳晴双眼直视他,眸光清澈明朗,“我在你眼里,什么时候不毒辣?”

闻言,秦少寒一时间气笑了。

忍着满身怒气,冷声道:“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可惜你不该去害她!”

柳晴面色瞬间变冷,“她有什么好,值得你如此倾心相待。

她这种人死了最好。

省的祸害别人!”

“柳晴!”秦少寒厉声斥责,目光冰冷的看着她,冷声道:“本王警告你,不要耍什么手段!白薇若是出了什么事,本王要你好看!”

“你想怎么样?”柳晴抬头眼神平静,轻笑道:“难不成你要为了她,送我去死?”

“你可以试试,看本王会不会!”

闻言,柳晴神色渐渐变的平静,眸中有什么东西在黯然消失。

沉默良久,柳晴轻声问道:“她有什么能让你如此喜欢?”

室内一片寂静,许久没有声音。

柳晴倏然问道:“秦少寒,我没想到你的眼睛这么瞎。”

这是在骂他吧?

秦少寒斥道:“柳晴,你在发什么疯?”

她却不在乎他的斥责,“你若喜欢这种女人。

我为你寻上一个如何?”

语气真挚,目光坦然。

秦少寒在她眼中寻不到半分虚假。

心中倏地生出一股怒气,他的双眸紧紧盯着柳晴,“有胆,你再说一遍!”

“我说,由臣妾为王爷寻一些温柔聪慧的女子入门如何?那白薇着实不好,不适合你。”

秦少寒倏然靠近,手钳住柳晴下巴,强迫她抬头。

恶狠狠道:“柳晴,你再这样胡言乱语,小心哪天本王就弄死你!”

余后几天,柳晴再未见过秦少寒,也不知是不是那日太过气恼。

在柳府呆了五天,柳晴才起程回了王府。

今日并不是休沐的日子,按理秦少寒应该在处理朝政的事情。

但今日回来时,他还在府内。

他坐在房内,手上拿着一本书。

不时浅饮一口茶。

看到柳晴嘲讽道:“王妃居然回来了,真是稀奇!”

柳晴脚步一顿,轻声问道:“王爷今日不用去宫里吗?”

“王妃这话有意思,你五日不归。

不知道的还以为本王多委屈你!”

柳晴神色一敛,垂眸道:“王爷这话严重了。”

翻书的手一顿,秦少寒双眸看向柳晴,语气森然,“怎么,本王说不对?身为王妃,居然数日不归,你岂有将本王放在眼中!”

柳晴神色淡然,轻声道:“本妃身子不适,多住些日子也无妨。

王爷若有事交于管家也可。”

“嗤……柳晴,你要搞清楚,你是本王的王妃!王府才是你家,身为出嫁妇人。

居然在外家呆如此之久,你让外人如何看待本王!”

“我……”

今生缘此生尽 第6章 她与我何关

“你不必说了!”秦少寒不耐烦的打断柳晴的话,一脸的暴躁。

“你要时刻记得你自己的身份!”他拂袖而去,空中传来他的声音,“柳府,以后你还是少回去!”

柳晴望着他的背影,眼中水雾弥漫。

这人,还真是冷漠无情。

用过午膳,柳晴便去了医馆。

前两日杜若差人传话,说为她配了些新药。

她蛊毒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了。

杜若将药放到她手中,眼中满是心疼。

忍不住劝道:“晴儿,你的身子……”

她又如何不知,柳晴垂眸掩住眼中泪水,强颜欢笑道:“杜若姐姐,我没事的。”

杜若瞬间红了双眼,第一次怨恨苍天,想问问苍天为何如此不公,明明是如此善良之人!却这般红颜薄命。

“杜若姐姐,多谢你一直为我压制蛊毒。

只是这事,不必再让别人知道了。”

杜若又是心疼,又是吃惊,哭泣道:“若我医术再高些,你也不必忍受这蛊毒之痛。

晴儿,你该告诉秦少寒,他……”

“不过徒曾伤悲。

”柳晴垂眸,让人辨不清她眼中神色,“你也别说出去,此事,你我知晓就好了。”

说了又有何用,他喜欢白薇,而她没有证据证明这毒是白薇下的,且这蛊毒根本无解……

便是他知道了又如何,也不过是再多添几个伤心人罢了,虽然,他未必会为她难过……

柳晴离开医馆,回到府内便看到皇帝的贴身太监。

说是皇帝要见她。

柳晴带着满头雾水,随太监一起入宫。

……

午时,秦少寒正在大理寺查案,突然听到公公前来传召。

听到皇帝口谕,秦少寒面沉如水。

不发一言的随公公离开。

御书房内。

秦少寒看着苍老的皇帝,低声唤了一声,“父皇!”

然而,许久之后一道声音才响起。

“眨眼间就过了许久。

”皇帝感慨道。

目光落在秦少寒身上,眼里带着点点欣慰。

“你已经长这么大了,与晴儿也成婚四年了。

你们打算何时要个孩子?”

闻言,秦少寒眉头一皱,淡然道:“未有打算!”

皇帝目光凌厉的看向秦少寒,“与你一般大的男子,早就儿女成群了。”

秦少寒面色一冷:“儿臣不想。”

“胡闹!堂堂皇子岂能没有子嗣!”皇帝猛的一拍桌子,面色瞬间阴沉。

秦少寒面无表情,“皇子又如何,难不成父皇还要硬逼儿臣不成!”

“你是想气死朕么,子嗣事关国运,岂能让你如此儿戏。”

闻言,秦少寒冷笑一声,嗤笑道:“父皇,当初儿臣的婚事不也如此儿戏吗?”

“你这是在记恨朕?”皇帝本就说一不二,一再被秦少寒顶撞,此时也被气的不行。

天子岂能一再让人反驳。

皇帝大声斥责道:“晴儿哪里不好,你非看上那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秦少寒沉默不语,皇帝一下子勃然大怒,“朕立马派人去杀了她!”

在皇帝心中,儿子岂有不好的。

不好的都是别人教的。

强势霸道的语气,一下子激起秦少寒内心的愤怒,他沉着脸目光阴沉,“父皇,她若死了,这王爷儿臣不做也罢!”

“混账!”皇帝气的脸色涨红,厉声斥责:“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父皇!你这样做,让晴儿如何自处!”

面对皇帝怒气,秦少寒一步不退,冷声道:“她与我何关!”

皇帝捂着胸口,不停的咳嗽,他指着秦少寒,大声质问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这样对的起柳将军吗?”

“我有何错!”秦少寒冷笑一声,“儿臣一开始就拒绝了,是她一意孤行,是她非要缠着儿臣,现在不过是自作自受!”

“好!好!你还真是朕的好儿子!”皇帝气急,直接将桌上茶杯朝秦少寒扔过去。

秦少寒不闪不避,直接被扔个正着。

额头瞬间渗出血迹。

今生缘此生尽 第7章 她说,对不起

“父皇!”柳晴突然闯进来,看到秦少寒额头上的伤,满眼心疼。

她看向皇帝,柔声说道:“父皇,有什么事好好说。”

皇帝看着许久不见的柳晴,也难得收敛脾气,未追罚她擅闯承乾殿之责。

柳晴看向秦少寒,“少寒,疼不疼?我去给你叫御医吧。”

“不用你假惺惺!”秦少寒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柳晴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小心翼翼不敢触碰。

“儿臣告退!”秦少寒硬邦邦的说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两人错身之际,柳晴轻声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我曾经自以为是。

对不起,我的一意孤行。

我真不知,原来你那么厌恶我……

他脚步未停,她耳边传来一阵嗤笑。

似乎在嘲笑她的言不由衷。

柳晴垂眸,掩住眼中悲伤,再次抬头,脸上表情已无一丝错漏,恭敬的朝皇帝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看着这两人,不似夫妻,更像仇人。

皇帝忍不住叹气,问道:“晴儿,是不是很苦?”

这两个孩子,也不知为何会弄成这样。

或许,他当初真的不该强行下旨。

柳晴垂眸,低声道:“父皇,儿臣心甘情愿。”

柳晴如此,皇帝也不能说什么,只是更心疼她。

本来想问问子嗣之事,现在看来……怕是不能了。

柳晴拜会了皇帝,然后转身也出了皇宫。

想到秦少寒额头上的伤,柳晴有些不放心。

但想来那人最近也不会见她。

更不会让她上药。

想了想,便派人去给白薇传话。

让她给秦少寒上一下药。

如果,他非白薇不可,那么成全他,又有何不可。

许久,传话之人才回来。

带来那人一纸书信。

“这下,你知道王爷他爱的是谁了吧!”

信上全是那人的炫耀之言,眼前似乎浮现那人得意洋洋的笑脸,柳晴忍不住叹气。

得知他受伤,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担心,而是跟她炫耀。

她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回到王府没多久,本以为最近不会见的人,不知道为何也匆匆而归。

对着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教训。

柳晴心口隐隐作痛,不想与他争辩。

她强忍着不适,轻声道:“对不起。”

所有的怒气被包容,仿佛落入海中,惊不起半分波浪。

秦少寒一时间愣住了。

他目光审视的看向她,“你在耍什么把戏?”

柳晴轻柔的笑了笑,“我能有什么把戏,只是不想再吵了而已。

因为很累。”

她望着他,“天天吵架,我也很累的。”

秦少寒神情淡然,对她的说辞,不置可否,“说吧,你又想做什么?”

她笑了笑,眼眸清澈,“我只是想和你成为一对夫妻。

不用很久,只要给我一点点时间就好。

我会努力的。”

秦少寒定定的凝视她,似乎想将她整个人看透。

随后意味不明的嗤笑一声,道:“你凭什么认为,本王会答应你?”

她身形一顿,故作镇定的说道:“这样子大家都好啊。

夫妻和顺,琴瑟和鸣多好!而且父皇也开心啊。”

“别白日做梦了!”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冰冷无情,恍若毒针,密密麻麻扎在她的心上,“你这样心狠手辣之人,没资格拥有幸福!”

说完,他拂袖离开。

一如之前四年,那样!冷漠决然,只留给她一个背影,没有一丝留恋。

之后的日子,柳晴再也没见过秦少寒。

身子却越发不适。

无奈之下,柳晴便将王府之事,全部交给了管家同沈嬷嬷。

今日,刚用完午膳,便有人前来传话——杜若让她去医馆一趟。

想起最近精力越发不济,心痛的也越来越密集。

柳晴沉默良久,才换了身衣裳出府。

她在医馆门口站了许久,才走了进去。

杜若看到她又红了眼眶,忍不住哭了许久,这次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柳晴的心猛地往下沉,杜若的表情,无一不在说明她病的严重。

只是她仍强撑着笑颜,耐心安慰杜若许久。

出了医馆,柳晴也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脑中一遍遍的重复着杜若的话——

“晴儿,你的蛊毒发作的越发频繁了。”

“药石无医,只怕很快就要……”

今生缘此生尽 第8章 你为何没有一点愧疚

“药石无医,只怕很快就要……”

---------------

柳晴就如同一个行尸走肉,脑海一片空白。

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

突然间被人撞到,手臂一痛,霎时间回神,“姑娘,你没事吧?”撞到人的大娘问道。

“没事。

”柳晴继续愣愣的往前走!

一个孩子突然跑过来,手里拿了一个香囊,“姐姐,有人托我将这个交给你。”

柳晴拿起来,鼻尖传来一股香味,与那人身上一模一样,打开香囊,发现里面有一个地址,柳晴决定前去赴约。

她按照约定来了白薇所在的宅院,这所宅院还是秦少寒的私宅,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处处透着江南水乡的精致。

下人将柳晴带往府内荷花池旁的亭子,凉亭里白薇正在泡茶,水雾蒸腾,让人辨不清她的神色。

柳晴站着,神色冷淡,“你找我来,有何事?”

白薇浅饮一口茶水,惬意的米起双眸,语调慵懒。

“你觉得我为何找你?”

“秦少寒?”柳晴仔细想想,问道:“白薇,你对我,一点也不觉得羞愧吗?”

白薇抬起双眸,目光冰凉,“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该退位让贤,我不信你没察觉到少寒对你的厌恶。”

柳晴闻言一愣,她怎么可能没察觉,只是不舍得放弃。

想到自己的蛊毒,她垂眸低声道:“白薇,你我谈一个交易如何。

我可以退出,但你能好好爱他吗?”

“交易?”白薇语带诧异,神情嘲讽,“柳晴,你是不是还没认清楚自己的处境?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柳晴身板挺直,神情坚韧,清冷道:“凭我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

“呵……”白薇嘲讽一笑,眼底带着轻蔑,“你也就只有这个可骄傲的了,少寒怎么对你又怎么对我,我想你应该一清二楚。

柳晴,霸占一个不喜欢你的人。

值得吗?”

“你只需回答我,行还是不行。

”柳晴神色平淡,眼底平静无波。

“柳晴!”白薇倏然站起,整个人变得十分激动,不知是嫉恨还是气愤,“你为什么不生气,我最讨厌你这副样子了。”

“你看,这个园子是他特意为我修的,这里一草一木无一不是他亲手安排的,我们经常在这里吟诗作对,游湖赏景。

为了我的病症他遍访名医,我生病他彻夜……”

“够了!”白薇越说越多,柳晴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最终忍不住出言打断。

“你也会发怒?我以为你会一直端着这副样子?”

白薇嘴角勾起,眼底带着愉悦。

人渐渐靠近柳晴,看到不远处,那匆匆而来的男子。

她轻声说道:“柳晴,四年前我能将少寒抢走,四年后的今天我依旧可以。

你说,少寒会不会选择你?”

说完,她惊叫一声,跌入水中。

柳晴震惊的无法言语,看到她眼底带着笑意,心底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薇儿!”

一道声音传来,接着一道风拂过,噗通一声巨响跳入水中。

看到来人,柳晴忍不住瞪大双眸,眼底带着不敢置信。

“薇儿,薇儿……”秦少寒将人从水里抱出来,满脸焦急的呼唤着。

“柳晴,她有什么事,本王让你好看!将她带上。

”秦少寒抱着白薇往卧房走去,途中还不忘吩咐下人找大夫。

从头到尾除了那一句话外,都不曾看她一眼。

柳晴瞬间如坠冰窖。

仆人来往匆匆,秦少寒守在白薇床前,握着她的手,一刻不曾放开。

柳晴待在一旁一言不发,只是心似被针扎一般,密密麻麻的疼。

大夫被请来,诊治之后摇头,“这位姑娘身子太差了,以后必须用好药小心养着,否则寿命有损。”

大夫走后,秦少寒目光冰冷的看着她,“柳晴,你怎么那么恶毒,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薇儿,你是不是不将本王的话放在心中!”

“我没有。

”柳晴紧抿着唇,眼神倔强。

秦少寒怒气冲冲,大声道:“你什么意思,莫非本王还冤枉你不成?”

“不是我,你爱信不信。

”说完,柳晴转身就走。

秦少寒疾步上前,一把拉住柳晴的手腕,恶狠狠道:“本王许你走了吗?你必须给本王在这里守着,等薇儿苏醒。”

柳晴抬头,眼中满是怒火,“凭什么?”

“就凭你,将她推入荷花池。

”秦少寒疾言厉色,“你居然没有一点愧疚?”

柳晴蛊毒发作,此时已经心痛如绞。

不顾秦少寒的阻拦,强行离开。

柳晴的反抗,让秦少寒暴怒,立即下令侍卫将她拦下。

她额头发汗,脸色苍白不已,被侍卫团团围住……

今生缘此生尽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今生缘此生尽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今生缘此生尽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