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夏瑾汐沈行止小说-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小喵不吃鱼 时间:2020-03-26 12:56:28 主角:夏瑾汐沈行止

夏瑾汐沈行止小说-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免费阅读

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夏瑾汐沈行止

夏瑾汐沈行止小说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推荐章节

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 第四章 委屈你了

就像她记忆中的那样,夏依依一跑过来,便以一副防卫的姿态站到了她身前。

与此同时,她还不住的向众人道歉:“对不起,大家,真是对不起!是我姐姐没有控制住脾气,冲撞到你们了……她从小在乡下长大,所以性格比较耿直,脾气也有些暴躁,请你们看在我的面子上千万不要和她计较!我在这里替她向你们道歉了!”

说完之后,她还连连向众人鞠躬致歉,任谁看了都是一副为了姐姐委屈求全的样子。

上辈子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夏瑾汐被感动的不行。

她觉得这个领养的妹妹虽然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真心实意的对自己好,为此,她事后还在母亲面前说了不少感激的话,使得母亲越发将夏依依当做亲生女儿看待。

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现在,她发现,夏依依看似在帮她求情,但实际上却是不问青红皂白的便将双方冲突的原因归咎到了她的身上,而且她的每一句话都在暗指她为人粗鄙无知,性格暴躁。

这么看来……虽然上辈子的夏依依确实狼心狗肺,但最后落得那般下场,大部分的原因也怪当初的自己蠢吧?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夏瑾汐没有像上辈子一样一言不发,而是站在夏依依身后,冷冷的道:“夏依依,我有说过要你替我道歉吗?”

夏依依正在她找来刁难夏瑾汐的人面前作秀做的起劲儿,冷不防听到身后传来这么一句,整个人都愣住了。

几秒钟之后,她才转过身,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夏瑾汐:“姐姐……你刚刚说什么?”她没听错吧?

“我说,我没有要求过你帮我道歉。

”夏瑾汐直视着夏依依的眼睛,“而且我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你连前因后果都不知道,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替我道歉,是你生性讨好人习惯了,还是你就想直接把错误归咎在我头上,让我连个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听她这么一说,夏依依心里猛地一沉。

她避开夏瑾汐那几乎可以直刺入心底的目光,一脸委屈的道:“姐姐,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而且丹丹和小雪是我的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你也不能就这么动手打人啊!”

“哦?你亲眼看见我打她们了?”夏瑾汐挑眉道。

夏依依隐隐觉得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但还是点了点头:“是的……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姐姐,这里和你原来生活的环境不一样,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尽量克制,绝对不能像以前一样,脾气上来就动手打人了……”

这个夏依依,不愧是上辈子以一己之力弄垮整个夏家的人!

不过是轻轻松松的几句话,就把她的形象从“脾气冲动”变成了动不动就发火打人的躁狂症患者,栽赃的手段简直是炉火纯青!

可惜,这辈子夏瑾汐却不惯她这个毛病!

她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自己是说“我没有随便打人的习惯”还是保持沉默,都无异于默认了对方的说法,于是干脆忽略这个话题。

她迅速抓住对方话里的漏洞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既然看见了我动手打她们俩,自然也应该看见是黄丹先要动手打我的,你不问她动手的原因,反而认为是我先挑衅?再说了……”

她状似无意的瞟了夏依依一眼:“你既然看到这么多,说明你早就在附近了,那刚刚你为什么不出来,非要在这个时候突然跑出来替我‘道歉’?”

这个死村姑,之前不是还傻乎乎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精明了?!!

夏依依被她这一眼看得心头猛地一跳,随后一脸委屈的道:“姐姐,你的意思是我故意躲在这里看热闹吗?你误会我了。

我确实在刚刚就已经来了没错,但当时正好你们起了冲突,我是被吓得一时没反应过来,才来晚了……”

“原来是这样啊……”

夏瑾汐点了点头,看上去像是接受了她的解释:“那是我误会你了,不好意思。”

说完之后,她转头对一旁的杨雪等人道:“你们都看见了吧,依依她心疼我这个姐姐,说愿意替我向你们赔罪。

既然这样,你们想要报仇也好,想要打我出气也好,直接冲她招呼就行了!”

她看着被自己这番话惊呆了的众人,缓缓勾起了唇角:“我话放在这里,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今天,以后再想翻旧账可是没门儿的!”

说完之后,她还拍了拍夏依依的肩膀,一脸感动的道:“依依,真是委屈你了,我会一直记得你的好的……”

谁他妈的要你记得我的好啊?!!

反应过来的夏依依差点气疯了——

这个夏瑾汐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自己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她还真的想要让自己替她挨揍?!!

见夏瑾汐说完就要离开,夏依依彻底慌了:“夏瑾汐……不,姐、姐姐,你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

“哦?那是什么意思?”

夏瑾汐回过头,眼带探究的看着她:“难道你想说……你刚刚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真的想要替我‘道歉’?”

夏依依被她的眼神看的头皮发紧,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夏瑾汐见状点点头,像是自言自语的道:“好吧,我知道了,是我让你为难了。

你放心,等回家之后,我就跟妈说,让她以后不要老是把我丢给你,毕竟你没有义务给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姐姐收拾烂摊子……”

见她说完后便要转身离开,夏依依脑海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终于“叭”的一声断了——

不!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更不能让她回去跟母亲告状!

否则的话,她这段日子苦心经营出来的形象毁于一旦不说,于秀婉很可能会因为自己没有照顾好她的女儿把自己赶出夏家!!

她虽然不是于秀婉的亲生女儿,好歹也在夏家生活了这么多年,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夏家的!!

于是,夏依依想也不想的追上去,一把拉住了夏瑾汐的胳膊。

在碰触到对方的一瞬间,她心中突然升起了恶念,手上的动作也改拉为推,一把将对方推向了泳池!

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 第五章 再遇沈行止

夏依依没有想到的是,夏瑾汐早已料到了她会有此举动。

在感受到推力的一瞬间,她非但没有反抗,反而顺势拉住了夏依依的胳膊,把她一起拽下了泳池!

本来夏依依是会游泳的,就算掉下去也没什么,可是夏瑾汐暗中用了巧劲,在落下去的瞬间转了个身,让自己处于上方,直直的用身体把夏依依整个人压进了水中!

夏瑾汐虽然很瘦,但毕竟是个大活人,她的体重加上两人下落的冲力,直接把夏依依砸进了泳池底部,结结实实的呛了一大口水!!

对于夏依依来说,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在落水的过程中,夏瑾汐一直死死抱着她!

也不知道对方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会水,反正在两人挣扎的时候,十次里有八次都是夏瑾汐借着换气的功夫把她的头硬生生的往水里按!

这种情况别说是会水了,就连游泳运动员来了也要抓瞎!不过几个来回,夏依依就觉得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岸上的众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直到有人喊了一声“要出人命了”,她们才反应过来,纷纷四散着找人求救。

紧要关头,沈一帆终于出现了。

他高喊了一句“叫医生过来”,然后便一个猛子扎进了泳池里。

他先摘下了挂在泳池边的救生圈扔给了夏瑾汐,然后捞起昏迷中的夏依依,满脸焦急的抱着她往岸边游去,期间再也没有回头看过被扔在身后的夏瑾汐一眼。

其实,这辈子的夏瑾汐是会游泳的。

上辈子在这里溺水过后,她便患上了轻微的恐水症。

为了克服自己的恐惧,她找了个游泳教练,硬生生的在游泳馆里泡了一个夏天,才算是学会了游泳,也摆脱了对水的恐惧。

只是她没忘记,自己刚刚可是以“溺水挣扎”为借口把夏依依搞成真溺水的,于是,她便扒着游泳圈,脚下有一下没一下的踩着水,慢悠悠的往岸边划去。

等她上岸的时候,岸边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人群中间的沈一帆正面色铁青的推开家庭医生,亲自上阵给昏迷中的夏依依做人工呼吸。

啧啧,男人的占有欲啊……

见他这幅做派,夏瑾汐忍不住在心中冷笑:就冲沈一帆这个做派,不用说,两个这个时候八成是已经有了猫腻了。

自己上辈子怎么就像瞎了眼一样的没看出来呢?

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地上的两人身上,夏瑾汐开始悄悄的后退,然后她一闪身,躲进了泳池旁边的小花园中。

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借着草木的遮掩,坐在了一旁的长椅上。

直到此时,她才放任自己眼中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恨意与疯狂——

拉夏依依下水的一瞬间,她没有想太多,只想要以牙还牙,让对方也尝尝溺水的滋味。

可当她把对方的头按进水中的时候,眼前浮现的却是对方冲自己耀武扬威时的嘴脸,还有弟弟满身是血躺在地上的惨状!

所以,有那么一瞬间,她是真的想要杀了夏依依的。

如果不是沈一帆来得及时,只怕此时的夏依依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夏瑾汐仰起头,对着天空深呼吸,努力平复心中的杀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回到过去,但她相信,老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绝对不是为了让她当杀人犯的!

而且,夏依依身为夏家的养女,却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就这么让她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这辈子,她不仅不会让夏依依得逞,还要把自己上辈子经历过的痛苦和绝望连本带利的都让她尝个遍!!

毕竟日子还长着呢……一切都来得及!

就在夏瑾汐心中的戾气一点点消散的时候,一个带着点厌恶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谁准你到这里来的?”

一瞬间,夏瑾汐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被冻结了。

这个声音是……沈行止!!

她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毫不意外的看见沈行止正坐在不远处的轮椅上看着自己,与此同时,她耳边又响起了上辈子夏依依说过的话——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你们的新婚之夜一帆在我床上,那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沈行止那个瘸子!!”

“你说我不要脸,那你呢?怀了别人的孩子,你又好到哪里去?!!”

沈行止原本只是想赶走花园的闯入者,见夏瑾汐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便笃定的开口道:“你认识我。”

看着他淡然的样子,夏瑾汐忍不住咬紧了牙关——

是!我认识你!

我不但认识你,我还想狠狠的揍你一顿,再顺便问问你,上辈子为什么会对我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好在夏瑾汐也只是想想。

毕竟再怎么样她也不能拿这辈子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去质问对方,不然的话,只怕她继“冲动易怒”之后,还要再加上一条“身怀妄想症”的名声了。

这么想着,夏瑾汐站起身,冲沈行止点了点头:“是的,我认识您,毕竟有谁会不认识大名鼎鼎的沈行止沈三爷呢?”

她说这话倒也不是故意恭维,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沈家真正的掌权者不是沈老爷子,更不是他的长子,而是他排行第三的儿子、沈一帆的小叔沈行止!

上辈子她听沈一帆说过,沈行止在腿没出车祸之前,就是个手段果决,六亲不认的狠角色。

他趁着沈老爷子生病的时候掌握沈氏大权,排除异己,弄得公司上下人人自危、寒颤度日!

而他残疾了之后,脾气更是阴晴不定,行事也越发的狠厉,手段也越发的诡谲,凡是得罪他的人,无一例外都被他弄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可即便是这样,他仍旧是人人佩服的商业奇才。

在掌握公司之后,他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便将沈氏从普通的上市公司发展成如今的跨国集团,取代了夏家曾经的地位,成为了现在的领头巨擘!

因此,在一切都还没发生之前,夏瑾汐不想得罪这个据说是地狱级别的男人。

可问题是,即便心里再怎么清楚,她也还是很难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于是,在说话的时候,便不自觉的将这种怨气带了出来。

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 第六章 恶魔还是流氓

沈行止一向以眼光毒辣著称,又怎么会看不住面前的女孩心中对自己怀有怨气?

他原本以为,对方是哪个自己搞垮的家族企业的亲戚,可谁知搜遍了记忆,却没能找到对的上号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沈一帆的声音:“瑾汐!你在哪里?你还好吧?听见的话就回答我一下!!”

是沈一帆!!

夏瑾汐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他不是陪在夏依依身边吗?跑到这儿来做什么?

此时的她并不是很想见到沈一帆——刚才在泳池里也就算了,现在要是再见到对方,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第一时间冲上去动手!

虽然想想很爽,但她还不想真的让自己落下个“躁狂症早期患者”的名声!

眼看着沈一帆便要找到这里,夏瑾汐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她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对沈行止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身子一矮,便躲进了旁边的矮木丛后面。

几乎是同一时间,沈一帆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小路上。

原本的他脸上带着焦急和不耐的表情,可当他看到面前的人是沈行止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一样,脚下也下意识的立正站好,恭恭敬敬的对着沈行止叫了一声:“小叔。”

沈行止不愧被外面的人传为没有感情的恶魔,即使是在面对自己侄子的时候,他的态度也并没有缓和多少。

他没有理会沈一帆的招呼,而是先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这才开口道:“我不是说过,没事不要来这里?你过来干什么?”

凭心而论,沈行止的眼睛长得很好看,可是他的眼神却太过于深邃,让人根本无从窥探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而且,他在看人的时候,目光中总带着那么一丝凌厉,凡是被他盯住的人,都觉得如芒在背,丝毫不敢在他面前耍任何花样。

沈一帆自然也不例外。

他被沈行止这一眼看得几乎腿软,一连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让空白的大脑稍稍转动,结结巴巴的道:“是依依……依依她溺水了,我要带她去医院,所以才想跟瑾汐说一声……对不起,小叔,我不是故意扰您清净的。”

“想去医院就去!大呼小叫的干什么?”沈行止依旧面无表情,可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不耐烦,“这里没有其他人,赶紧走吧。”

即便被沈行止像赶苍蝇一样的驱赶,沈一帆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他低着头,恭恭敬敬的对面前的人再说了一次“打扰了”,然后动作迅速的转身开溜。

那架势,就好像后面有狗在追一样!!

直到沈一帆的脚步声消失,夏瑾汐才从矮木丛后走了出来。

她刚刚虽然打手势让沈行止帮忙,但其实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指望。

只是没想到的是,对方非但没有暴露她的行踪,还帮她赶走了过来寻人的沈一帆。

这就有点纠结了……

凭良心说,夏瑾汐依旧不喜欢沈行止,但一想到不管怎样,人家毕竟帮了自己的忙,她便冲对方点点头,表示感谢:“谢谢你,沈先生。”

沈行止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

他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几秒钟之后,才开口道:“夏瑾汐?你是夏家刚找回没多久的那个亲生女儿?”

他的声音清冷,仿佛碎玉落盘,同时还带着那么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和审视。

夏瑾汐无心与沈行止多纠缠,面对他的询问,她语气平静的道:“是,我刚回家没多久。”

出乎她意料的是,她话音刚落,沈行止便再次开口道:“既然回家没多久,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实在没事的话就多看看书,也好过你这样四处乱跑,让人看了碍眼!”

本来,夏瑾汐对沈行止的好感值就是负数,此时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新仇旧怨涌上心头——

他沈行止这是在嫌弃谁呢?!她在不在家待着关他什么事?

最可气的是,他还好意思说她碍眼!

这么嫌弃有种上辈子别睡她啊!这会儿在这里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教训谁呢?!

一想到上辈子沈行止做过的事情,夏瑾汐心里的火就蹭蹭的往上冒。

她索性也不装了,直接了当的嘲讽道:“沈先生日理万机,我在哪里待着就不劳您费心了,更何况,今天并不是我想要来沈家的,而是您的好侄子给我下的请柬,您要是觉得我碍了您的眼,可以找他算账去,跟我这个外人可没有什么关系!”

说完之后,她后退一步,对沈行止道:“不管怎么样,谢谢您之前的帮忙,很抱歉无意中闯入了您的私人空间,那我就先走一步,不在这里碍您的眼了!!”

说完之后,她也不管沈行止的反应,便径自转身打算离开。

可刚一转身,便感觉到身后有个物体挟着风声向她飞来!

卧槽!这个沈行止该不会是被自己的态度激怒,所以想要动手打人了吧?

夏瑾汐急忙转身,下一秒,怀里便多了一个轻薄柔软的物体。

她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抱着的竟然是叶行止一直搭在腿上的毯子,上面不仅有淡淡的檀木香味,还有带着它原本的主人的体温。

所以他是因为不满意自己的态度,所以打算用毯子呼死自己吗?

就在夏瑾汐感到疑惑的时候,轮椅上的沈行止则开口道:“我记得夏家夫妻性格都挺温和,没想到生出来的女儿却是火爆脾气。”

他用右手食指轻轻敲了敲轮椅扶手,漫不经心的道:“你喜欢去哪里我确实管不着,也没兴趣知道,但身为沈家的主人,我不能看着客人这么一身打扮到人多的地方去!”

她这打扮怎么了?

夏瑾汐一愣,顺着沈行止的话低头往自己身上一看,顿时发现自己的衣服因为湿了的缘故紧紧贴在身上,在它的勾勒下,无论是她饱满的双峰还是腰间的曲线都显得越发的窈窕有致!

夏瑾汐这才明白沈行止扔给她毯子的用意,她再也顾不得其他,而是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毯子遮住身体。

“谢谢沈先生。”

她忽视脸上泛起的热意,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对沈行止道:“为了表示谢意,我多嘴提醒您一句,请来的客人对其他客人主动挑衅,是主人家管理的疏忽,也是客人没有把主人放在眼里。

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我这一身狼狈的样子了。

您觉得呢?沈先生?”

说完,她再不给沈行止说话的机会,头也不回的往花园外走去。

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 第七章 野生夏瑾汐

夏瑾汐前脚刚走,一个约莫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便出现在了小路的另一头。

他走到沈行止面前,态度恭敬的叫了一声“三爷”,然后静静的站在了沈行止身后。

沈行止像是没有感觉到年轻人的到来一样。

他看着夏瑾汐消失的方向好一会儿,才沉声道:“阿冬,等会儿你去问问,今天沈一帆的宴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叫阿冬的青年不明白,一向不爱管闲事的主人,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了侄少爷宴会的事情,但得了吩咐的他还是郑重的点头道:“是的,三爷,我等会儿就去问个清楚。”

沈行止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他想起夏瑾汐之前的表现,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在见到自己的一瞬间,夏瑾汐先是吃惊,然后整个人便对着自己呈现出防卫性的姿态。

起初,他并没有把对方的表现放在心上,毕竟那些所谓的豪门千金在见到他的时候,十个当中有九个都吓得腿软——

对于这一点,他心里还是非常有数的,并且十分的引以为傲!

毕竟女人这种生物实在是太麻烦了,能离他远点自然再好不过!

可让他不解的是,在仔细分辨过后,他发现夏瑾汐对于自己并没有惊惧,有的只是发自内心的抵触和淡的令人几乎无法察觉的怨怼。

在那之后,更是对他针锋相对、火力全开!

那架势……就好像他曾经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般!!

“三爷?您在想什么?”见沈行止许久没有回应,阿冬忍不住有些担心的开口道,“刚我离开您身边的时候,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什么大事。

”沈行止脑海中浮现出某人气鼓鼓的用眼睛瞪着自己的样子,心情颇为愉快的道,“刚刚碰到一只掉进泳池的小兔子,后来跑掉了。”

“小兔子?”阿冬愣了愣,“是侄少爷养的吗?”

他这么一说,沈行止想起了沈一帆找人的时候,夏瑾汐那慌忙躲起来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回答道:“不是他养的,是野生的。”

阿冬实在是无法理解自己主人在说什么,但是他能看得出来,沈行止现在的心情不错,于是便道:“三爷,时间差不多了,该回房间吃药了。”

沈行止点了点头,拒绝了阿冬的帮忙,自己操控着轮椅往花园深处走去。

转弯前,他瞥了一眼夏瑾汐消失的方向,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夏瑾汐是吧?

小丫头,我记住你了!

……

夏瑾汐并不知道沈行止已经惦记上了自己,还把她比作野生的兔子。

她一边在心里暗骂对方不管哪辈子都是个厚颜无耻的流氓,一边快步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再次回到泳池边,她发现之前乱糟糟的众人已经各自散去,只剩下被她打了两个耳光的杨雪依旧站在原地。

夏瑾汐没心情搭理杨雪,便假装没看见对方,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谁知杨雪一见到她便满脸严肃的道:“夏依依已经走了。”

夏瑾汐:!!走了???

她一脸诧异的看着杨雪:“什么时候的事情?之前从游泳池里捞出来的时候不是还活着吗?怎么突然就没了?”

而且听沈一帆和沈行止说话时候的语气,也不像是出了人命的样子啊!

这也太突然了吧?

杨雪足足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夏瑾汐的意思。

她顿时气得够呛:“你这个女人有毛病啊?夏依依是你妹妹,你能不能盼她点好?”

夏瑾汐真是不明白杨雪的脑回路,她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我盼着她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我们家的人!”

杨雪被她怼的哑口无言,忍不住争辩道:“你家的事的确和我没关系,但是我和依依是朋友,你害她落水,事后还一点关心的表现都没有,我身为朋友,难道就不应该为她讨个公道?!!”

公道?!呵……

夏瑾汐冷笑:“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说公道?杨雪,你当我不知道吗?外面那些关于我的负面的传闻,都是你和你的姐妹们传出去的!你干这种缺德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公道’这两个字?”

她看着想要辩解的杨雪,抢先一步道:“你也不用说你没做过,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你我心里都有数。

你口口声声说你和夏依依是好朋友,可是她真的有把你当做朋友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杨雪脸色难看的反问道。

“你说呢?”夏瑾汐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你也不想想,她要是真把你当朋友,会让你去诋毁我的名声,然后自己出面澄清?会让你当众为难我,然后自己出面装好人?她一次又一次的利用你,用你的恶名成就了她自己的名声,她这么做,真的有把你当做朋友?”

杨雪被夏瑾汐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哑口无言,最后,她铁青着脸色道:“我们的事情不用你管,我只想知道,是谁告诉你我在外面到处散播有关你的谣言的?”

“你说呢?”夏瑾汐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我才回夏家几天?又能认识几个人?是谁告诉我的还用问吗?”

是夏依依那个贱人!!

“好啊……她真是好算计……”杨雪咬紧牙关,狠狠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夏瑾汐没理会她的反应,而是自顾自的往外走。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停下脚步,低声在杨雪耳边道:“其实咱们原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却为了她一再找我麻烦,可结果呢?你成了我眼中的恶人,她却白得了一个维护姐妹的名声,你又何苦枉作小人呢?”

“而且,你是不是忘了,我就算再怎么不好也是夏家的亲生女儿,你这么把我往死里得罪,有没有想过怎么跟两边的大人交代呢?”

说完之后,她扔下面色惨白的杨雪,扬长而去——

其实,有件事情她没有说实话,那就是杨雪在外面诋毁她的消息并不是夏依依告诉她的,而是她上辈子无意中得知的。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杨雪终究还是做了不是吗?

再说,她夏依依不就是仗着朋友多,想要提前败坏她的名声,把她的路给封死吗?

她倒要看看,当那些所谓的“朋友”全都不买她的帐、甚至反目成仇的时候,她夏依依还能翻起什么浪来!!

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 第八章 母亲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夏瑾汐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待在沈家的必要。

可当她给司机打电话的时候,才得知沈一帆送夏依依去医院用的竟然是夏家的车!

看来,这两个人是一点都没把她这个大活人放在眼里啊!!

就在夏瑾汐暗自冷笑的时候,一个青年男人朝她走了过来。

青年男人说自己叫阿冬,是沈行止派来的,还说沈行止知道夏瑾汐的车被开走了,所以特地让他开车送对方回家。

说实话,夏瑾汐是发自内心的不想接受沈行止的“好意”。

但她现在的情况是,朋友一个没有,仇人倒有一堆,想找人借车根本就是做梦。

而且,阿东就是沈家的人,越过他向沈家借车又闲的太过矫情……

算了!没什么好纠结的!

反正毯子都披了,也不差再用一下车了,大不了以后找机会还他这个人情就是了。

这么想着,夏瑾汐便接受了阿东的好意,让他把自己送回了家。

站在自家别墅的门口,夏瑾汐紧张的心脏怦怦直跳——

上辈子父母死后,夏依依便以怕触景生情为由,卖掉了自家的别墅,等她出狱之后,屋主不知道已经换过了几轮,根本就没有机会再踏进这所房子。

因此,对于家里的其他人来说,她或许只是出去了一小会儿。

但是对于她来说,却整整隔了两辈子、漫长的十五年!!

夏瑾汐深吸了一口气,稍稍缓解了因为紧张而引起的呼吸困难。

她抬起手,缓慢而又坚定的推开了那扇对于她来说关闭了整整十五年的大门。

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夏瑾汐一步步的往里面走。

当她看到客厅沙发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带着颤抖的叫了一声:“妈……”

于秀婉正低头翻着一本画册,听见她的声音也没有抬头,只是有些纳闷的道:“瑾汐?你不是去沈家参加聚会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面对母亲的询问,夏瑾汐想要开口说话。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她试了几次,都只是嘴唇颤抖着,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

见迟迟得不到回答,于秀婉便有些诧异的回头看去,这一看,顿时被吓了一跳,赶紧起身来到夏瑾汐身边。

“瑾汐?你不是去参加宴会了吗?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一边检查夏瑾汐有没有受伤,一边不住的问道:“瑾汐,你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见母亲目光中满满的全是自己,语气中也满是担忧,夏瑾汐从重生起一直绷着的弦终于松了下来。

她颤抖着叫了一声“妈”,然后一把搂住于秀婉的肩膀,开始嚎啕大哭。

那架势,仿佛要一股脑的把上辈子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通通发泄出来一般!

于秀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想要问个清楚,却害怕刺激到女儿。

最后索性什么也不问,就这样抱着夏瑾汐,任由她靠在自己肩头,哭的声嘶力竭,哭的撕心裂肺!

发泄的差不多了,夏瑾汐才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母亲,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妈,对不起,我没控制住情绪,让你担心了……”

于秀婉没有说话,她只是牵着女儿的手,将她领到沙发旁。

待两人坐下之后,她才抬起手,一边温柔的帮夏瑾汐整理落在额前的碎发,一边柔声道:“瑾汐,你是我的孩子,在我面前,你可以尽情展现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是子女的权利,也是父母的快乐。

所以答应我,无论到什么时候,你都不要觉得麻烦妈妈,或者是为了这种事情跟妈妈说对不起,记住了吗?”

夏瑾汐看着神色认真的于秀婉,忍不住鼻子一酸,轻轻点了点头。

只是她的手还是紧紧的抓着于秀婉右手的两根手指,生怕她跑了一样的不肯放开。

见她这幅样子,于秀婉更加担心了。

她放缓了声音,像是怕吓到夏瑾汐一样轻声道:“瑾汐,你能不能告诉妈妈,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哭成这样,还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看着母亲像是呵护什么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对待自己,夏瑾汐鼻子一酸,又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其实上辈子找回父母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总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总是担心父母会因为曾经穷苦的生活环境而嫌弃自己,所以,在和亲生父母相处的时候,她总是小心翼翼,哪怕是在外面受了天大的委屈,回家也不肯多说一个字,生怕对方会因为觉得自己事情多而感到厌烦!

可是,看着这样的于秀婉,夏瑾汐突然就不想再像上辈子那么“懂事”了。

她觉得于秀婉说得对,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是不能用“麻烦”来形容的。

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不跟父母说的话,还能找谁呢?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夏瑾汐便顺从自己的心意,像上辈子一直想做,却一直没能做到的那样,轻轻靠在于秀婉的肩头。

她带着点鼻音的、小小声的对于秀婉道:“妈……宴会上的那些女孩嘲笑我,说我是山鸡变凤凰,还说我就算穿再贵的衣服都是村姑,让我离她们远点,免得伤了他们的眼睛……”

“谁?!谁说的?!”

还没等她说完,于秀婉就怒了。

她像只护着自家崽崽的母狮子一样,整个人都处于炸毛的状态:“现在这些孩子,真是越来越缺少管教了!一个个年纪轻轻的竟然说出这种过分的话来,这要是不好好管教的话,以后还得了?”

一想到女儿在宴会上孤零零的被人奚落的场景,于秀婉觉得自己的心都揪起来了。

她一把将夏瑾汐搂进了怀里,连声道:“我的瑾汐又聪明又漂亮,是妈妈的心肝宝贝,是夏家的小公主,才不是她们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相信妈妈的话,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

说完之后,她又埋怨道:“依依这孩子也是,出门的时候我不是说过让她好好照顾你吗?现在你弄成这样,她人呢?跑到哪里去了?”

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娇妻愤怒值爆表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