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沈肴厉少承小说-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妖妖肴肴 时间:2020-03-26 12:51:00 主角:沈肴厉少承

沈肴厉少承小说-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免费阅读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沈肴厉少承

沈肴厉少承小说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推荐章节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 第4章:演完了,你可以滚

“据了解,本市重大新闻,下周三是沈氏集团千金与厉家大公子的订婚之日,厉家与沈家的结合,将最为万众瞩目。

据悉知,沈氏集团千金沈梦然是娱乐圈新晋玉女,排有超高人气,而厉家大公子厉少承现但任LBC总裁一职……”

沈肴拿过摇控器一按,换台,“这种没营养的东西,不适合我儿子看。”

沈梦然要结婚的事,她略有耳闻。

只是她没有想到,跟沈梦然结婚的居然不是韩烨。

当年他们不是爱得死去活来么。

小奶包笑着摇着脑袋,“不不不,妈咪,听说厉总好有钱,好棒哦。”

“你怎么知道?”说着她眼神朝乔田田瞄去,意思:

你教坏我儿子?

乔田田冤啊,拿手指着杂志上的大字,又是厉少订婚消息。

沈肴扶额,头疼。

儿子三岁起背三字经,各种唐诗百首,识字工夫一流。

“妈咪,电视里说了的呀,哎,可惜他要订婚了,不能做我爹爹多好哇。

”小奶包一副失望的表情。

这……

绝壁是亲儿子么?

分分钟要卖娘的节奏啊。

“睡觉去。”

小奶包跳下沙发,抬起小手,放在额前,敬礼:“遵命,妈咪大人。”

言落便蹦哒着跑进了房间。

“这个LBC总裁,不丑就眼瞎,沈梦然那种白莲花也看得对眼,肯定是个老头子,没脑子的那种。

要不然就是身残智障,不能人道。

”乔田田嘴炮工夫一流,被她骂上,可以三天三夜骂不完。

沈肴明眸闪过一丝戾气。

父亲失踪,母亲逼得跳楼,而她流离失所,四处飘落,拿着仅剩的钱财出国。

呵……

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沈梦然遭到报应,给死去的母亲下跪认错。

可惜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

沈梦然不但没受到惩罚,反而在娱乐圈混得风声云起,成为时下最当红的新晋玉女掌门人。

而其父母更是厚颜无耻,抢了她家的家产占为已有。

总有一天,等她强大了,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这也是她回国的原因。

“兴许,王八看绿豆,对眼的很。”

乔田田笑得诡异,“什么新晋玉女,要不是靠着厉家这棵金大树,就沈梦然那鳖三脚的演技看了都呕。

……肴肴,四年前她抢你老公,你就去抢她老公?”

“你以为是抢白菜。

”沈肴无奈扶额。

“肴肴,说真的,你就没想过再找一个吗?”乔田田认真脸。

沈肴眉心一蹙:“想过,可我现在只想好好抚养我儿子,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乔田田眼神有些复杂,她知道这些年追求沈肴的人不少,可大多听到她有个儿子,人早跑没了。

到底是没几个男人,愿意养没有血源关系的儿子。

……

接了个电话,沈肴赶去阮氏公司。

地下停车库。

车内的沈梦然一眼便扫到那身影,瞳孔收缩。

她没有死?

她回来了?

施施然的走了过去,沈梦然撕唇一笑:“姐姐,好久不见啊。”

穿着白色复古纱裙的女人,优雅又高贵,眉间透着女人成熟的妩媚。

她承认,沈肴比四年前更美了,可那又怎样,还不是下等人。

沈肴抬眸,冷眼看着,一副看白莲花作的表情,她第一次来公司,并不想跟白莲花扯。

嫌恶心。

“哎呀,姐姐,四年不见,你过的可还好啊,我爸妈可都还惦记你一人在外,生怕你过得不好,想着可以把你接回沈家呢。

”沈梦然一副失舍的语气,内心却骄傲不以。

以前沈肴是大家掌心的明珠,现在她沈梦然才是沈家的掌上明珠。

如今她还是厉少的未婚妻。

真是会演戏,假惺惺。

难怪做了演员。

沈肴冷冷的回:“演完了,你可以滚!”

这里又没人,她装个毛啊装。

沈梦然嘴角微抽,抬眸看见遍布停车上的监控器,脸色秒变,波眸含泪:“姐姐,你这么凶我干什么?我爸妈是真的很想念你啊,每天都惦记着你当年的收留之恩,想着报答呢。”

以德报怨,到是你们一家人的德性。

沈肴冷嗤,“好啊,你们不是要报答我吗,那就把沈氏赠送给我!”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 第5章:准妹夫成了顶头上司

沈肴冷嗤,“好啊,你们不是要报答我吗,那就把沈氏赠送给我!”

------------------------

“……”

没料到她竟然会这么说的沈梦然,当场怔了怔。

“怎么,舍不得?”沈肴挑眉,神色淡然:“除此之外,我不接受任何的报答!”

她怎么会不知道沈梦然在炫耀。

不过,沈氏,她迟早要拿回来,总不能,留给害死妈妈的人?

沈梦然一副委屈脸,“姐姐,我是好心帮你,你怎么能……”

话还没说完,见沈肴转身离去,她一急拉着沈肴的手,下一秒,就朝地上倒去,一副可怜惜惜的模样,沈肴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刚走二步,突然想到什么,把包一拉开……

沈梦然,你不是喜欢装么?

这下让你装个够吧。

乍一看一条软软的小白蛇,悠悠的朝她爬过来,嘴里还不停的吐了吐信,沈梦然吓得立即跳了起来。

“啊啊啊……蛇蛇蛇……这里有蛇……救命啊……救命啊……”

狂奔的过程中,沈梦然突地脚下一崴,整个人四脚朝天的摔倒在地上,吃痛得爬不起来。

五官拧在一起,再看看四周的监控,波眸一滴一滴的泪流了出来。

她一定要拿着这段监控去找厉少,让他开除沈肴这个贱人!

刚进电梯的沈肴,听到杀猪般的惨叫声,嘴角微扬。

只是可惜了,她在某宝淘的九块九仿真玩具,本来是拍给她儿子玩的,没想到用在了白莲花身上。

不过看刚才的效果,真是谁用谁知道。

……

办公室内等候多时的阮总,见到沈肴忙赔笑道:“沈小姐,抱歉,刚刚接到消息,阮氏集团被LBC收购了,现在LBC总裁正在清点各部门人员,所以我才这么急得把你叫过来的。”

“没事的阮总,我能斗胆问一句,为什么要卖掉公司?”沈肴微笑着问,内心不解的是,每个公司的创始都有他人一生的心血,而且这么大的公司,怎么说卖就卖?

阮总低头叹气:“你常年在国外,国内的商业很多不清楚,LBC家大业大,被他们瞧上的公司,还真没有脱手的,近几年,LBC总裁更是手段残忍,专衡霸道,壕无人性……”

他不这么说,总不能告诉别人,是一次醉酒后,他爆粗口辱骂了厉总和她的未婚妻吧?

沈肴微微诧异。

她自小在京都长大,对于厉家也略有耳闻。

全球富豪榜前五的厉家,不仅有波天的富贵,更是在商业界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家族。

四年前,她记得爸爸与厉家合作过一次。

不过在众多的合作商中,与厉家来讲,怕是海底捞针,微不足道。

来到总裁办公室。

望着那三个大字:厉少承——

沈肴有片刻的眩晕。

未来堂妹夫竟然是她现在的准上司。

这其中滋味,只能个自体会。

不,四年前妈妈去世,沈梦然就不是她堂妹。

现在,她只想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

门口站着身穿蓝色西装的徐杰,朝她点了点头,道:“沈小姐,请。”

“谢谢。”

沈肴回以礼貌微笑,深吸一口气,便敲门而进。

若大的办公室装璜奢华华贵。

豪华的办公桌上端放着一杯咖啡,男人西装革履的坐在那,骨节明分的手在审批着文件。

“坐。”

他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冷的说了一个字,却明显透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沈肴走到沙发上坐下。

他就是厉少承?

眼不瞎,身不残。

不丑,也不老啊。

他没抬头,只一个侧脸便足够惊艳了。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 第6章:她竟然放蛇咬我

办公室陷入一片死寂,良久后,啪的一声,他关上文件,抬眸过来。

男人刀削般冷硬的妖脸,深海似的眸,薄唇绯红的微抿,矜贵且绅士的坐在椅子上。

简直是天怒人怨的五官……

而沈肴更惊的是他的脸……

眼睛鼻子嘴巴,特么的那神情,就像是她儿子的阔大版!

他不会是……?

不会不可能,一定是像的地方太多,她才想的多。

天下那有那么巧的事啊。

“你就是沈肴!”厉少承声线淡凉,一副生人勿进的气场。

沈肴站起来,公式化的微笑,伸出手,“厉总,好。”

男人并没有伸手,睥睨着她,打量一翻后开口:“你有什么能力担任首席设计师?”

毕竟女人才二十六岁,年纪轻轻还没有任何背景就夺得巴黎设计赛的冠军。

谁信?

沈肴淡然的收回手,却没有被拒绝的半点尴尬,镇定道:“厉总要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大可以开除我啊。”

刚才听阮总的意思,沈肴就觉的这厉总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果然,要靠背景拼爹,我还用得着给你打工?

厉少承深眸微眯,寒气骤起。

从来没有女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这个女人,很好!

“……你被开除了!”

沈肴:“???”

这种随随便便买白菜的上司。

不做也罢,即然如此,沈肴也没有再呆下去的意思了,她最讨厌这种上司。

没准以后入职把她往死里整。

“那就谢谢厉总放我一条生路,感谢。

”沈肴笑得灿烂,毫不留情的转身就走。

她被开除了,却还笑?

她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巴着进LBC么?

厉少承瞳仁微缩,倾靠着等沈肴再次回来,女人不都这个套路么?

就像刚才车祸碰瓷的一样。

果然沈肴刚走到门口,再次折了回来,对她耸肩一笑,“抱歉,我是来拿包的。”

并不是回来求他的?

刹那间厉少承感觉好像是自己被她开了一样,压底的火气顿时上来,“站住!”

他缓缓而来,仔细打量起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谁给你的胆,这样说话的?”

“妈给的,有意见?”沈肴冷回,眼前男人的身高给她一种危险的压抑感。

器张霸道。

下一秒,厉少承手臂一撑,沈肴以为他架势挥拳揍人,下意识的闭了下眼,再睁眼,便是男人放大俊邪的脸。

男人保持着壁咚的姿势,不过女人却以为他……

怎么滴?

嘴说不过,要动手了?

近距离下,女人的淡淡栀子花香袭来,竟然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要知道,他一像不喜欢太亲近女人。

“我们以前见过……?”

什么老掉牙的套路。

沈肴冷眼一扫:“厉总,不会撩妹就不要硬撩。”

还见过,呵。

他怎么不说:女人,你长得像我孩子他妈呢。

她竟然会以为他在撩她。

开什么国际玩笑,向来都是别人追他。

厉少承眉峰怒意滋生,正要说话,沈肴便瞧见了那只全球唯一的一块手表,猛地打断他的手,把他推开,“人渣,不就是开除吗,你现在请老娘来,老娘还不干了!”

她掏出包里的钞票,甩在他俊逸的脸上:“再见,哦,不是……再也不见!”

是见过,刚才在大马路上,撞她车尾的人,就是这货色。

真是冤家路窄。

厉少承被劈头盖脸的钞票打了个猝不及防,脸色阴沉的很,他活了二十八年,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般!

门缝外的徐杰飘了一眼里面的厉少承,差点就尖叫出声,看着沈肴潇洒的背影,内心给她点了个蜡烛。

这女人是火药做的?

很好!

她死定了!

几分钟后,门外的徐杰再次掉了眼珠子似的看着沈梦然扭着小腰,一副哭哭啼啼十足委屈的模样,冲进了办公室里。

沈梦然忽视一地的钞票,哭诉道:“少承,刚才在停车库,我被人欺负了。”

厉少承朝徐杰使了个眼色,转身坐在沙发上。

“呜呜……少承,我姐她推我,你看,我的脚到现在还肿了呢。

”她靠着厉少承坐了过去,想扑进他怀里,结果男人一个冰眸扫过来,她吓得不敢越界。

抬起脚,给他看。

厉少承面色阴沉,“你不是说你没有姐姐吗?”

沈梦然一怔:“……堂姐。”

“你上次说你堂姐不是四年前出车祸死了么?”厉少承对沈梦然没有什么好感,只不过是遵照奶奶的意思娶她。

厉老夫人年岁已高,只想临走前,看到厉家孙儿,便给厉少承指了门亲事,希望他早生贵子。

沈梦然心一虚,更是梨花带泪:“那是……那是四年前我们都以为她出车祸死了,谁知道她没有死还躲起来了,呜呜,我堂姐这人一向小肚鸡肠,心肠歹毒,就是见不得我比她好。

少承,她……她……她竟然放蛇咬我……”

“咬那了?”厉少承问,蹙了蹙眉,竟然有人敢在LBC放蛇,她是不想活了。

沈梦然娇嗔:“唔……还好人家跑得快,没咬到,少承,她就在这里上班,你一定要把她开除掉。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 第7章:敢欺负我妈咪,宝宝哭死他去

“老大,是这条蛇吗?”徐杰一手拿着笔记本,一手提着一条白蛇。

沈梦然见状又尖叫了一声,显然余惊未消。

厉少承看着那条以假乱真的软萌白蛇时,朝徐杰招了招手,笔记本放在桌子上,打开,只见监控里有两个女人的身影。

女人妙曼的身影跟沈梦然站在一起,怎么看沈梦然都像是成了垃圾。

她明眸生辉,优雅淡然,高贵的气质,像是从骨子里透了出来,霸气。

一如刚才……

是她——

厉少承眉心一紧,目光像是看猎物一般的盯着,“徐杰,通知人事部,明天叫她来上班!”

沈梦然:“……”

徐杰:“……”

老大,刚才是您把她开除了的啊!!!

“去办!”厉少承冷声命令,不容置喙。

“是、是、是……”徐杰一脑萌逼的走出,老大,是不是有受虐狂?

通常遇到这种女人,她是不用走出公司的,而是直接给扔出去的。

沈梦然如大梦初醒,咬着牙说:“少承,是我听错了吗?你不用顾及我的面子,把她留下来的,她人太坏了,还是把她开除……”

厉少承冷冷的回她:“我做事,要你管!”

“可是她放蛇咬我,你也不管吗?你也知道人家最怕蛇的了。

”沈梦然娇气又委屈的说,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是男人看了都心疼不以。

她自认为演戏满分,却不料,男人拿起那条白蛇,揽入怀,手一下又一下的按抚着,像是在驯一条不乖的狮子。

“你眼瞎么?假的也看不出?”

“假?假的?”沈梦然如一铁棍猛得敲下,耳畔嗡嗡作响。

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就算这样,那她也太可恶了,明明知道我怕蛇,还故意要吓我,少承,这种人绝对不能留在LBC任职啊。”

厉少承幽深的眸子一扫,沈梦然立即哑声,“三岁孩童都不怕,你的意思是你连三岁孩童都不如?”

沈梦然神色尴尬,继又不甘地道:“那她推我摔倒了,你没看见吗?”

“明明就你自己穿太高的高根鞋。

”厉少承捏着小白蛇,慢悠悠说,思绪早跑到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身上。

简直快被气死的沈梦然,咬着唇,跺了跺脚,脚疼得她连连衰叫。

门外的徐杰听到后,不禁感慨,厉总是眼瞎了么?

明明是沈小姐推的,他却说是沈梦然的高根鞋太高,自个儿摔倒的。

明明刚才沈梦然叫他开除,他却叫她明天来上班?

难道是刚才老大被钞票砸傻了?

“徐杰,带她去看病!”厉少承。

徐杰弯腰:“请,有病是得治。”

沈梦然:“你!……”

要不是有厉少承在,沈梦然一定会破口大骂,要不是和她乖巧大方得体的人设不一样,她一定骂死这狗腿。

一个打工的,竟然敢说她有病!

……

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沈肴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

“妈咪,新上司帅么?”小奶包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不帅,恶心的我晚饭都不用吃了。

”沈肴口不对心说。

实际,那男人长得一张想入非非的脸。

小奶包明显叹气:“哎,我还想着他帅给我当爹爹呢……丑的让妈咪都不用吃饭了,那还是算了吧。”

儿子,能不能别分分钟要卖娘啊。

“肴肴,肴肴,到底阮总这么急叫你过去什么事啊?”乔田田急吼的声音传来。

沈肴掏了掏耳朵,说:“回家再说。”

“好。”

一回到家,沈肴就把今天奇葩事件,一一讲给乔田田听,她一拍桌子道:“肴肴,做得好,真是黑连花配白连花,绝对的渣渣。

肴肴,下次见到他,一定要踢掉他老二,让他断子绝孙!”

“妈咪带上我,敢欺负我妈咪,宝宝哭死他去!”小奶包一副小大人模样,一心护妈咪。

宝贝,这是孟姜女哭长城啊喂。

沈肴笑得苦,“好好。”

正在做饭的沈肴,手机响了,她看都没看,接下:“喂。”

“沈小姐吗?你好,我是徐杰,明天来LBC报到吧。”

“徐助啊,抱歉,我已经被开除了,你刚才没看见?”沈肴还有些奇怪,厉少承和他身边的人,怎么都是瞎子?

徐杰很无奈,他当然知道,“厉总叫你明天来上班,你没有被开除,相反,你要是不来上班,旷工一天,五万。”

厉少劳动法了解下。

沈肴明眸微眯,“哦,那好,告诉你们厉总,现在我把他开除了。”

“也不行,合同你签了一年的,如果违约,你需要付一个亿的违约金。”

泥马!

厉少承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 第8章:她被耍了?

她要有一个亿还用得着给你打工。

这种权势滔天的人物,必定有渠道,跟他打官司,那是分分碾压完,连渣都没有。

这件事上,沈肴服软。

“叫你明天去上班?怎么说我可以看见传说中的厉总了?”乔田田一副万年没见帅哥的表情。

沈肴敲了她一记头:“刚才你不是还问候他祖宗三代?”

“是哦,乔田田,你要是敢出卖我妈咪?我第一个哭死你去。

”小奶包摸着下巴,审视着她。

乔田田嘿嘿的笑:“放心,不会不会……不过传说厉少承真的好帅啊,少女心目中的男神啊。”

“是吗是吗,那我考虑考虑,他能不能当我爹爹……”

有这种队友,沈肴好想一头撞死。

第二天,沈肴起了个大早,画了个职业淡妆,抿了抿口红。

“妈咪好漂亮哦,加油,看好你哦。

”小奶包笑嘻嘻,竖起大母指。

乌云般的心情顿时闪掉,沈肴甜甜一笑,勾了勾小奶包的鼻子道:“谢谢宝贝,真是妈咪的小甜心。”

再在精雕细琢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不,我是妈咪的小奶狗。

”小奶包认真脸。

乔田田一副受伤的表情:“哎,彩虹屁太响,我要走远点。”

沈肴开车载着二人去了LBC总部大厦。

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气势恢宏,雄伟壮观。

“哇,好高好大,好漂亮啊……”一副农村进三炮的乔田田,瞪大了一双眼睛。

带着太阳帽,小奶包穿着一身白色英伦装,俊俏如同童话中走出的小王子,“这么多人,我要找个帅爹爹喽……”

沈肴:“……”

儿砸!!!

“沈小姐,随我来,你的办公室在楼上……”等候多久的徐杰带着她们来到了办公室。

还算宽敞的办公室内应有尽有,沈肴把乔田田和小奶包安放在办公室就被徐杰叫了出去。

徐杰一副自求多福的神情看着她:“沈小姐你的薪水待遇没变,可你的职位现在是总裁秘书,嗯,也可以这么说,你现在是身兼两职……”

身兼两职??

“可以选择不干么?”沈肴问。

徐杰摇头,后又故作凝重说:“可以……拿一亿来,走人。”

你鸭的,闭嘴!

“咚咚……”

沈肴敲门,淡冷的五官谧静如水。

她穿着白色衬衫,肤白凝脂,黑色的鱼尾裙,更是衬的一双腿白皙修长,形动间带着的矜贵气质,令人俯视不敢高攀。

厉少承睨了她一眼,瞳仁沉了沉,随后一副帝王般的资态,头都没抬的说:“去倒杯咖啡。”

万般不愿中,沈肴还是去倒了杯咖啡来,“厉总,咖啡。”

他抬头望了一眼,喝都没喝就说:“太烫了。”

好。

沈肴端走,弄了杯凉的来。

“太凉了。”

沈肴端走,再次弄了杯不温不凉的来。

秦秘书弯腰正垂头在给厉少承看一份资料,见沈肴端了一杯咖啡来,眼神里满满高傲的俯视她。

哼,新来的设计师,竟然敢抢她的工作。

那张淡雅如栀的脸,看着就心烦。

这女人肯定是想勾引厉总。

秦秘书轻轻一噌,沈肴一个重心不稳,整个身体朝厉少承扑了过去,而手中的咖啡,好死不死的洒了他一脸。

刀削般俊逸的五官,流淌着咖啡汁,一滴一滴的顺着廷在他的白色衬衫下,厉少承此刻的脸,铁青铁青。

到不是因为咖啡,而是那个该死的女人,小手正放在他的小\/腹上。

沈肴呆滞的看着他的脸,虽然送咖啡的过程中,她想过泼他一脸,可为了工作,还是不想惹麻烦,忍了下来。

可眼下……

什么鬼?

“哈,厉总,对不起,对不起。”

她似乎忘记了什么,还保持着姿势,在笑。

厉少承深眸微眯,散发的冷气,足与令人结霜,怒吼:“起来!!!”

该死的女人,身上那么香。

竟让他有片刻的慌神。

“哦……”沈肴这才反映过来,忙爬了起来,结果,刚才好像崴脚了,整个人,整个身体,又朝他扑了过去……

“呃?……”沈肴。

“嘶……”厉少承。

“啊……”秦秘书。

几乎同时发出的声音,而落在秦秘书眼里的是,沈肴那贱人的手落在了厉总的皮带之下,整个人都像502一样粘在厉总的身上。

场面太辣眼睛了,就好像花季少女,强撩小哥哥一样,哦,不,他是披着人皮的大魔王。

厉少承的老二受害,他毫不怜香惜玉的把沈肴一把推开,命令道:“出去!”

莫名有些脸红的沈肴,慢慢爬起来,拐着脚,不好意思的走。

“你、你站住!”厉少承咬牙切齿地说,

“秦秘书,你出去!”

秦秘书心不甘,咬了咬唇,“……是总裁。”

经过沈肴时,恶眼一扫,沈肴的眸底闪过一丝暗沉,她当然知道刚才拌倒她的是秦秘书。

站在门口的沈肴,慢悠悠的伸出脚,给了秦秘书一脚,只见她毫无防奋的,摔了个狗吃屎。

“啊……”

沈肴顺手把门一关,彭的一声,与外隔绝。

任外面狗哭嚎叫,与她无关。

厉少承暗沉着脸,伸出手,撑在墙边。

壁咚!

沈肴不停的眨眼,凝视着他。

男人的眼神像是要生吞活剥了她。

快来人啊,厉总要吃人了。

“嗯……这笔账,这么算?”他故意压低声线,听起来令人惊悚。

不颤而粟。

飘了眼他衣服领口的咖啡汁,沈肴说:“进口哥伦比亚手工制作的醇咖啡一包一万块,我赔给你。”

他们很近,近到气息交缠。

“我说的不是咖啡!”厉少承瞳仁微缩,脸色更是深沉,收回手,他开始一个一个解开衬衫的扣子……

靠!

她看到什么了?

八块腹肌,歆羡的人鱼线……

这少儿不宜的画面。

下一秒,沈肴忙拿手捂脸,“你……你干什么?”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