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林浅浅司徒冷小说-爹地接好萌宝来啦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豆豆也疯狂 时间:2020-03-26 12:12:33 主角:林浅浅司徒冷

林浅浅司徒冷小说-爹地接好萌宝来啦免费阅读

爹地接好萌宝来啦!林浅浅司徒冷

林浅浅司徒冷小说爹地接好萌宝来啦!推荐章节

爹地接好萌宝来啦! 第四章 调查

林浅浅坐在房间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客厅中司徒冷的手机响了。

“是我。

”这是司徒冷的声音。

林浅浅精神一振,悄悄站在门边听墙角。

“查到了么?”司徒冷的语气很是不善,也对,被设计了一场车祸,想必他现在非常生气才对。

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司徒冷的气好像稍微消了一点。

“我现在很安全,但是在你们处理干净之前,我暂时不会回去,对了,给我调查一个人。

”司徒冷的声音突然压低,林浅浅听不清他究竟说了什么,但是既然这个家伙现在在自己家里,搞不好就是来调查自己身份的吧。

但是这么一调查,会不会……林浅浅心里开始打鼓,当时自己是被下了药绑过去的,应该,不会查到自己的身上吧。

在她仍旧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光,林浅浅下意识的抬头看,正好对上了司徒冷的目光。

她下意识的转开了眼神,往后退了一步。

“出去。”

司徒冷的声音依旧冰凉的不带感情,林浅浅打了个寒噤,等到回到客厅才反应过来,这明明是自己家,为什么自己堂堂一个女主人会被别人赶出门。

但是她坐在沙发上,觉得自己也不敢对司徒冷说“不”。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了,再加上自己那么心虚,果然完全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林浅浅把自己的脑袋埋进臂弯,假装是一只鸵鸟,心里不断的暗示。

“他不会认出我,他不会认出我,他不会认出我。”

反反复复念叨了十几遍,林浅浅的心情才稍微平复了一点,她一把攥住司徒冷仍在桌子上的卡片,用这是抚养费来洗脑自己,感觉已经可以理直气壮的花里面的钱了。

“妈妈?”洛洛的小脑袋再次从门里探了出来,他似乎确定了现在外面是安全的。

“洛洛,来妈妈这。

”林浅浅勉强挂着笑容,朝洛洛张开了双臂。

洛洛蹭蹭蹭的小步跑了过来,钻进林浅浅的怀抱,然后抬起头看她。

“妈妈,那个叔叔好吓人啊。

”他的声音软软糯糯的。

林浅浅有些无奈的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着的大门,轻轻拍了拍洛洛。

“乖,他就在咱们家暂时住几天,过几天就走了。”

洛洛乖巧的应了一声,“嗯,但是总觉得这个叔叔长得很眼熟。”

眼熟?林浅浅一时间懵了,为什么洛洛会觉得他长得眼熟,难道洛洛之前也见过这个家伙?

不对,洛洛每天上下学都是自己接送的,肯定是没有机会碰见这位的,难道……

林浅浅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难道连洛洛都感觉自己长得跟司徒冷很像?按理说这么小的孩子不应该啊,可是,以洛洛的智商水平,也不能按照一般小孩子的程度来判断。

“好啦,时间不早了,赶紧休息去吧。

”林浅浅头大的安抚洛洛睡觉,自己则瘫在沙发上发呆。

今天真的是玄幻的一天啊,她现在还没有司徒冷就住在自己背后那个房间的真实感,但是沙发上尚且存留着的温度告诉林浅浅,这一切都是真的。

“啊啊啊,怎么办啊。

”林浅浅仰头望天,天花板上稍微有点掉墙皮,大概是楼上那一家的地板又渗水了吧。

她的思维转瞬之间就跑偏了。

而此时,躺在安静的小房间之中的司徒冷睁开了眼睛,平静的望着客厅的位置。

看来,那个女人已经相信了。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与平时的冷笑并不相同,这抹笑容带着少有的温度,让这张原本冰冷的面容开始有了一丝温度。

手机屏幕微微亮了起来,来自助理的回信到了。

“总裁,您让我调查的东西已经调查清楚了,林洛确实是您的孩子,我们已经将DNA进行比对,结果已经发送至您的邮箱,请您查收,林浅浅女士的工作地点也已经调查清楚,具体资料已经一通发送至您的邮箱。”

手机屏幕上白底黑字清晰的显示着,司徒冷的嘴角勾起了更好看的弧度。

显然,门外的林浅浅并不知道正在发生的这一切,她还在思考如何让司徒冷不要发现自己的身份,谁知道,自己早已经被这位商业帝国的总裁紧紧攥在了鼓掌之中。

司徒冷查看着邮箱里的文件,洛洛的亲子鉴定报告上清晰的写着99.9%,很好,看来自己的那一眼并没有看错。

他回忆起那天见到洛洛时的样子。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大厦楼下正在举办一场活动,司徒冷带着助理从楼下路过,无意间看见了站在台上接受采访的孩子,他远远看了一眼,就怔楞在了那里。

因为,那个孩子跟小时候的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四年前的那个夜晚,一个陌生的女人就那么被送上了他的床,彼时他被自己的未婚妻陷害,正在狼狈地时候,所以没有顾得上去看那个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但是隐约记得,那是个学生打扮的小姑娘,细细瘦瘦,在自己的身下迷迷糊糊的哭出了声。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听到这个孩子因为至少很高,获得了某个奖项,而在仔细打量之后,他越发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这个孩子的左眼,在眼角处跟自己有一个相同的痕迹,据说,这是司徒家的遗传。

难道是那一次……司徒冷的心中产生了一种猜想,于是他立刻授意自己的助理,让他去调查这个孩子的身世,在拿到他是单亲家庭,母亲25岁这个结果之后,他几乎已经认定了,这个孩子,就是他司徒冷的。

于是,在亲子鉴定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他就选择了假造一次车祸,接近这对看上去有些小心排外的母子。

从林浅浅有意无意显示出的慌乱来看,她应该是认识自己的,只是,似乎很怕被自己认出来。

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

司徒冷将手机放在一边,转头看这间布置简单的屋子。

爹地接好萌宝来啦! 第五章 试探

很显然,这间屋子平时是没有人住的,但是还是被主人好好地布置过,壁纸是温馨的暖色调,似乎来自女主人的喜好,床上铺着的床单是米黄色的,虽然样式简单,但是透着温馨的味道,可见此地的女主人是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

林浅浅一个人带着孩子并且将孩子养到这么大,却还能将生活打理地井井有条,这让司徒冷在心中对她的评价提高了不少。

其实在面对林浅浅的时候,司徒冷是带有一丝愧疚感的,因为他经过调查早就已经知道,那个女大学生也是个无辜的受害者,因为一个任性的女人,被迫承受了原本不应该承受的东西,但是司徒冷一直没有试图去寻找过这个人,因为他认为那个人大概也不希望被他找到。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仅仅是一次意外,她就有了自己的孩子,而且还将他生了下来。

想到洛洛可爱的模样,司徒冷心中就有些后悔,早知道应该早点找到这个女人的下落,这样或许就能早一点见到自己的孩子了。

翌日,林浅浅迷迷糊糊的醒来,才发觉自己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真的是,昨天晚上胡思乱想那么久,结果直接睡过去了,她慌乱间看了一眼客厅的钟表,还好,时间还算早,虽然今天是周六,但是她还是要加班赶完手头的文案,洛洛也不是第一次独自在家里过周末了,只要留好便条就没有问题,中午唐辰会过来给洛洛做饭的。

林浅浅把便条贴在了冰箱上,自己简单的梳洗之后就出门了,一直到了公司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等等,好像那个男人还住在自己的家里。

林浅浅按电梯的手突然石化了,她好像干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那就是把洛洛和司徒冷,都留在了家里。

完蛋了。

林浅浅现在恨不得能够直接奔回家里去,但是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好吧,显然她已经回不去了。

但愿在中午唐辰到来之前,洛洛就安静的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不要跟那位起什么冲突吧,或者是,那位冷面总裁不要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就好。

林浅浅站在电梯里默默祈祷,希望今天回家之后还能看见一个完好的洛洛。

只是中午唐辰到林家看见的,又是另外一幅画面了。

他很想拍一张照片给林浅浅看,但是司徒冷的神色让他不太好掏出手机。

“看来司徒先生的伤恢复的很快。

”唐辰保持着镇定,他看着洛洛在司徒冷的臂弯里露出笑容,觉得自己今天开门的姿势可能不太对。

“叔叔,你来啦,洛洛早就饿了。

”洛洛看见唐辰,从司徒冷的怀里钻了出来,眼巴巴的站在唐辰面前,满脸都写着“饿”字。

唐辰叹了一口气,蹲下身,“洛洛今天想吃什么?”

他发觉司徒冷的目光正紧紧锁定在自己的身上,想起了昨天的猜测,他在心中已经形成了某种可能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世界还真是魔幻啊。

唐辰露出苦笑,目光从司徒冷的身上扫过,没错,洛洛是跟这个男人长得非常像,尤其是左边眼角,那个像泪痣一样的痕迹几乎是一模一样。

林浅浅啊林浅浅,你到底都隐瞒了我什么呢?

“叔叔,洛洛今天想喝皮蛋瘦肉粥。

”洛洛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唐辰的走神,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还是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事实上,从今天早上开始,洛洛就觉得今天是奇怪的一天,因为昨天那个看起来有点凶的叔叔意外地对自己非常的好,不但早上帮自己打开了牛奶,还给自己讲一些很奇怪的故事。

虽然他讲故事的水平非常差劲,但是洛洛还是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亲切的感觉,就像是在妈妈的身边一样,这种感觉就连在唐辰叔叔那里都没有感觉到过。

“好,叔叔去给你做。

”唐辰认命的进了厨房,而司徒冷一直一言不发,似乎并不想跟他说话。

而他进了厨房之后,就听见了司徒冷和洛洛说话的声音。

“我们接着将刚刚的故事吧。

”这是司徒冷说话的声音。

唐辰感觉自己的脊背僵硬了一下,随机一股凉气从他的尾骨一路往上,窜上了大脑。

司徒冷,在给,洛洛,讲故事?

他一时反应不过来,居然就愣在了那里。

直到眼前的粥发出了糊味,他才反映了过来,赶忙亡羊补牢锅里的粥。

好在,这锅粥算是救了回来。

唐辰一边继续心不在焉的煮着粥,一边听着司徒冷的故事,平心而论,司徒冷不是一个适合讲故事的人,尤其是给小孩子讲故事,好在洛洛也不是一般的小孩子,居然听他的商战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眼中甚至露出了崇拜的眼神。

算了,他们两个开心就好,唐辰叹了一口气,听林浅浅在电话里面的意思,司徒冷大概是准备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这位空降来的总裁究竟想要干什么。

林浅浅还叮嘱他帮忙试探一下这位总裁大人,但是他现在觉得自己根本无从下手。

当他端着午饭来到餐桌前时,洛洛已经可以面带笑容的跟司徒冷聊天了,感情似乎进展的非常快,唐辰沉默了一会,还是决定试探一下这位的来意。

“司徒先生,林小姐让我问您,您在家里住的还习惯么?”他尽量将话说的委婉。

“想问什么,直接问吧。

”司徒冷并没有理会他话里的试探。

但是他这么一说,唐辰反而不知道应该怎么问下去了。

“所以你处心积虑接近浅浅,究竟是为什么?”唐辰索性不再跟他绕弯子,他是不相信堂堂总裁会以这么狼狈的方式出现在背街小巷中,仔细思考之后就会发现这其中的刻意。

司徒冷微微抬眼,扫了一眼唐辰。

“不要告诉我是林浅浅看出来的。

”他的声音非常平静。

爹地接好萌宝来啦! 第六章 和我出去

唐辰的心中涌上一股无名火,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能摆出一副高位者的架势。

“那和我的问题无关吧?”唐辰发现自己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冰冷,他意识到这样不对,于是他补充道“浅浅她是个很乐观努力的人,我只希望她的生活能够快乐顺利,不希望一些来历不明的麻烦让她痛苦……”

司徒冷看着他没有作声。

半晌后,他开口了

“你的问题,其实并不需要我回答。”

唐辰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看向他,司徒冷平静的端过了自己的午餐,唐辰从他轻描淡写的眉眼中读不出任何情绪。

并不需要他回答,的确。

林浅浅独自一人带大的林洛,过去他们似乎从来没有提起过有关这孩子父亲的事情。

答案不是已经显而易见了吗?

洛洛的小勺子敲在卡通小瓷碗的碗边儿上,小男孩冲着唐辰露出笑容“叔叔再来一碗!”

唐辰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胸腔中的滋味像是浸在了一片苦水中。

林浅浅下班回家时唐辰已经不在了,沙发里坐着正在盯着电视新闻看的司徒冷。

听见有人进门的声音男人也是依旧目不斜视,完美的侧脸被电子光镀上一层银白的光辉。

林浅浅见他没有在看自己,竟是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见到这个人时总是这样心里没底。

明明这么多年来是这样的恨他,而如今遇到这样的事情居然会这样手足无措,拿他没辙。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换下鞋子准备进卧室去看看洛洛。

这个臭男人也好,公司今天出问题的几个企划也好……她的心真是无比疲惫。

她摸上门把手,听到了屋里洛洛可爱的哼歌声。

正打算推门进去时,林浅浅很敏锐的听到了身后的动静。

她猛地转过身,惊异的看着已经站了起来,穿上了拖鞋的司徒冷。

如果她现在手中有武器的话,按这个架势她一定已经对准男人了。

司徒冷愣在了原地,半响,才发出了一声轻笑。

“你做什么?”他语气中带着无奈,而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已经多久没有用过这么放松的声音了。

司徒冷看着双手背在身后,估计是抓着门把手的林浅浅,突然觉得她这副警惕的样子,像极了自己曾看过的纪录片里,被摄像机拍到的兔子。

眼睛睁得大大的,耳朵竖得高高的,弱小又可怜的样子。

“你才是做什么啊,突然站起来,吓我一跳。”

好像还很怕他啊?这个女人……

司徒冷换上了自己一贯的面无表情,朝她走进了一步。

他还没想好下一句话的内容,林浅浅直接开门进屋关门一气呵成,司徒冷似乎还听到了门被锁上的轻响。

“妈妈?怎么了,你和司徒叔叔吵架了吗?”洛洛从学习桌前跑了过来,皱着眉看着她惊魂未定的脸。

林浅浅眨着眼,坐在地板上死死的靠着门板,像是劫后余生般重重的喘了口气。

怎么回事啊这个司徒冷……为什么这么可怕啊!!!

林浅浅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捉住了洛洛的小肩膀,满脸担心的问道“儿子,外面那个叔叔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啊?”洛洛眯起眼,露出了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

“司徒叔叔人很好哦,他上午一直在陪我玩,还给我讲了许多特别有趣的故事。

妈妈,你知道嘛?叔叔说他想要带我去他家房子里住噢。

他说他家是咱们家的十倍大呢!”

林浅浅像是原地石化了一样,保持着刚才忧心忡忡的表情僵住了。

然后洛洛就看到妈妈的眼睛亮亮的,豆大的眼泪像珍珠一样从里面滚了下来。

小男孩彻底慌了,他赶紧伸出小小的手臂抱住了自己孩子气的母亲,安抚性的摸着她的头。

“我是肯定不会去的啦!!!我还要一直陪着妈妈呢,才不会和什么奇怪的叔叔乱跑!不要哭啦。”

林浅浅用力的抱住了自己儿子。

轻声呜咽着洛洛不许和他走之类的话。

直到敲门声响了起来,母子俩才结束了煽情的相互依偎。

林浅浅抽了抽酸涩的鼻子,抹干净泪花,做了几次深呼吸之后才打开了房门。

司徒冷皱着眉,看着林浅浅红红的眼角和鼻尖,把西装外套口袋里的纸巾递给了她。

林浅浅一脸莫名的接了过来,和旁边的洛洛对视了一眼。

洛洛朝她做了几个手势,凭借着对儿子的了解,林浅浅看懂了小男孩的意思。

林洛比划着——妈妈别怕,他敢欺负你,我就敢欺负他!林浅浅被这可爱的举动逗到了,笑着揉了揉儿子的头。

回了一个手势——嗯!妈妈相信你!

“别打哑语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是一枚手榴弹,把俩人快乐的气氛炸了个干净。

“收拾一下,和我出去。”

出去?林浅浅心下一惊,男人语气中带着笃定和不容拒绝。

但林浅浅却难得硬着头皮回绝了他。

按他的意思不可能是只有男人和林浅浅出门把洛洛自己留在家。

那么尽管有自己跟着,但是让这个未知善恶的男人和洛洛一起她还是没法放心。

而偏偏这时,林浅浅的肚子很不懂气氛的发出了一声饿叫,在电视已经关闭了的客厅里,听着格外真切。

她的脸立刻变成了一颗番茄,似乎头顶上还冒着热气。

该死该死该死,饿一会又不会怎么样,干嘛要在这个时候叫啊!

司徒冷发出了一声嗤笑,嘲讽中带着一丝同情,同情中带着许多丝愉快。

如果她不用面对司徒家的怒火,她真想狠狠的抽在男人的后脑勺上,最好把他抽昏过去,这样就能直接扔垃圾堆里了。

“和我出去。”

男人带笑的声音再次响起。

接着他回过头,眼睛里带着怜悯和博爱。

“我带你们去吃点好的。

爹地接好萌宝来啦! 第七章 共处

由于总裁大人处在特殊情况,没得车开,也没得人接。

所以只好开着林浅浅的车上路。

洛洛看着盯着车窗外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林浅浅,又看向似乎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实际上已经被唇角上扬的0.05厘米弧度暴露了心情很好的司徒冷。

突然想感叹一声他才小学,他好累。

车子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一片灯火辉煌的商业广场出现在了视野中。

林浅浅知道这里,她之前在公司曾经陪着几个上头的大人物来过。

但也仅仅就是那么一两次而已。

一盏盏复古做旧的欧式路灯从窗外掠过,巨大的天然岩石上刻着的名字彰显着这里的尊贵。

“MARS商贸花园”

林浅浅坐在车后座,拉着洛洛的手,看向后视镜中映着的那人好看的眉眼。

心中突然泛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司徒冷开着她的车没有表现出任何生疏,甚至连林浅浅预想中的不屑都没有出现。

也是,他身上天生带着最顶层捕猎者的光环,那种自信的神态和从容的风度是深刻到他骨子里的东西。

就算是开着辆二手的拖拉机,估计这人也能开出兰博基尼的感觉。

泊好车后,司徒冷带他们二人来到了一栋造型奇特的大厦里,坐电梯直达顶层后林浅浅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是一家西餐厅,装修风格充满了意式风情,宽敞明亮的室内流淌着高雅的爵士乐声,不远处的小型秀台上,身着雪白长裙的美丽女性正在弹着钢琴。

四周没有墙壁,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面琉璃色的半透明玻璃。

洛洛拽了拽林浅浅的衣角,林浅浅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对对优雅的男女正在相互牵挽舞动着。

直到她感觉到一道针刺般的目光,才猛地回过神,转回了头。

司徒冷的眼神很是玩味。

“你也想跳吗?”他问。

洛洛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林浅浅慌乱的摇了摇头。

“那就赶快跟过来。”

林浅浅牵着洛洛加快步子跟了过去。

一张靠窗的四人餐桌。

司徒冷轻车熟路的说了一堆林浅浅听不懂的菜名,看着她一脸的诧异,沉声道“这里我常来,东西味道不错。”

司徒冷好看的手把玩着一只斟着酒液的高脚杯,然后杯沿轻搭唇边,薄唇轻启,喉结滚动。

林浅浅看着他这一串动作,突然有些无措。

“晚餐而已,随意一点”司徒冷道。

林浅浅看着捧着一杯果汁喝的正开心的洛洛,犹豫着支吾了半天。

“这里,会不会很贵啊?”

她问了,问完就后悔了。

因为她看到了司徒冷迟疑了片刻的表情,像是在思考贵是什么概念,贵的标准是什么。

然后就笑着摆了摆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好吧。

是她傻了。

丰盛的晚宴,全是林浅浅没见过的高级西餐。

司徒冷用餐的动作非常优雅,尤其是在面对着这些个菜时,如果他不是在吃着一盘绿色的恐怖蜗牛,林浅浅承认这个画面堪称唯美。

“在公司的时候遇到什么事了吗?”司徒冷开口

她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回家的时候顶着张苦瓜脸。”

……

林浅浅对自己的眼睛和记忆产生了怀疑,她明明记得那个时候这人正盯着电视看的津津有味来着?

“没什么……”林浅浅不想把在公司的负面情绪带到家里,没想到下意识露出的神色还是被他察觉到了。

果然是大人物吗……光是在这方面就……

“我闲着无聊。

”司徒冷说“信我的话,我可以帮你看看那几个企划,有思路就帮帮你。”

林浅浅惊讶“你怎么知道是企划?”

“知道一个和自己同居的女人的基本情报,对我来说,你认为很难吗?”

林浅浅彻底没话说了。

司徒冷,商业界的天纵奇才,和自己本该就应是仰望和被仰望的关系而已,却被交错的命运使坏,如今这个百年难得的天才,巨商,主动说要帮自己看企划什么的。

这回报,自己要如何给得起呢?这样下去,她对他那团复杂如乱麻的感情不就是更加没有理清的头绪了吗?更何况如果不是那晚,她根本不会和他有交集,如果不是因为那晚,因为那晚,那个晚上……

是啊,说白了,不都是因为那晚吗?

“不用了,谢谢。”

司徒冷刀叉移动的速度慢了一刻,接着也没再说什么。

回去的路上,洛洛已经蜷在林浅浅怀里睡着了。

依然是男人专注的开车,她看着窗外出神。

车子行驶进高速公路大桥下,一道黑白分明的阴影投在隧道口。

林浅浅的心揪着沉了一下。

如果要是没再见的话,就好了。

这样想着的她不知何时也陷入了睡眠。

睁开眼时,林浅浅正躺在自家卧室柔软的床上,她看着闹钟上指针的位置想着时间还早刚想躺下时,却像是被冰水迎面浇来似的,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屋子……不是自己借给司徒冷住的吗?????

确认了自己身边没有那个男人后,她稍微松了口气,但依然保持着八分警惕的下了床。

推门离开卧室,司徒冷睡在沙发上的身影进入了眼中。

男人身上盖着一条浅绿色的毯子,林浅浅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自己家什么时候多出一条这样的毯子了???走近一看她才发现,这是自己的浴巾。

……

怕不是个傻子吧!浴巾和睡毯都分不出来!果然这种有钱大公子都是些生活难以自理的巨型婴儿吗?也为难他好不容易才翻出这个了……

她看着他安静的睡颜。

只有一贯早起的洛洛躲在门后看到了她当时的表情。

无奈又温柔的浅笑,像是照在男人侧脸上的一束阳光。

早熟的小男孩抿嘴无声的乐了,快乐的躺回到床上打算难得赖个床,睡个回笼觉。

爹地接好萌宝来啦! 第八章 选

早熟的小男孩抿嘴无声的乐了,快乐的躺回到床上打算难得赖个床,睡个回笼觉。

-----------------------

生活总是喜欢在各处为你制造小插曲,而他们大多数是些走音的烂调。

比如说出错的企划,比如说司徒冷这个人。

但有一些林浅浅也分不出好坏,比如说现在——

她捧着电脑坐在沙发上正冥思苦想着,因为资金上致命的错误这次的企划明显已经没救了。

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拖延这三天,然后编一个比较能让老板不发那么大火的理由来填补自己的失败。

“啊……好痛苦。

”林浅浅无意识的呻吟出声

一旁的司徒冷假装路过,在她身后停住,轻咳了两声。

林浅浅心里烦的慌,祈祷着这位大佬赶紧走吧。

没想到司徒冷不但没有走的意思,反而还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林浅浅看了他一眼,朝一边挪了挪。

司徒冷一脸高冷的凑了过去。

总裁……你人设快崩了……

要不干脆换个房间弄吧。

林浅浅这样打算着。

刚想起身,就被司徒冷捉住了手腕。

男人盯着她,向屏幕方向扬了扬头。

“?”

司徒冷伸手点了点电脑屏幕,指尖停留的位置是企划书上股东的名字。

什么啊……是想说什么呢?

林浅浅盯着股东的名字出神。

这家伙,应该是在给自己提示吧?不然总不会是无聊到来找自己麻烦了啊。

林浅浅思考之际,司徒冷抿着咖啡斜眼看她。

时间过去了一会儿,林浅浅显然是已经想不出什么了,一双大眼睛变得绝望而无神。

终于,她转过头看向了司徒冷。

男人挑眉,这是要向自己低头了吗?

没想到,林浅浅投来的视线中燃着明亮的火焰,像是在说我不会认输的,既然你能想出来,我肯定也能想出来!

司徒冷突然觉得这人简直太有意思了。

中午时司徒冷接了一通助理打来的工作汇报。

电话挂掉后,他开始思考最近时间的安排。

被一声卧室方向传来的闷响打断了思路。

他急忙赶过去后,发现林浅浅正抱着一个写满了数字的笔记本躺在地上。

林浅浅觉得那一瞬间她的开心程度简直像是一颗炸裂开的原子弹。

以至于脚下用力过猛蹬倒了椅子。

她转过头对上了司徒冷冰冷的视线。

啊……她的福公来了……

剩下的几份原本毫无头绪的企划,也在司徒冷旁敲侧击的提示下逐一击破。

她踏着轻快且游刃有余的步子走进老板办公室时,老板那钦佩的目光和那些天花乱坠的夸奖词简直快让她飘飘然了。

在没人看到的方向,她悄悄吐了吐舌。

其实不是我的功劳啦……

“进展还顺利吗?”

司徒冷面无表情的看她

林浅浅一边忙着帮洛洛系上校服的领结一边回答道“托你的福,非常顺利了。”

打理好洛洛后她直起腰,满脸都写着有话要说。

“有话就说。

”司徒冷道

“你……”林浅浅停顿了一下“为什么要帮我?”

司徒冷依然没有任何情绪出现在脸上,他深深的换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开了。

“我的卡你又不要,就当付房租了。”

林浅浅开着车行驶在公路上,心事重重。

洛洛一路看着妈妈的表情,没说话。

最后下车时,他才在跑进校门之前说了一句“总觉得妈妈和司徒叔叔之间的气氛变了呢。

不可怕了。”

林浅浅觉得心中的一片阴霾突然就亮了一小部分。

她看着洛洛跑进学校小小的身影,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这点。

是啊,她对司徒冷的警惕和棱角好像在慢慢融化似的。

第一天那种压得她快要溺死一般的感觉,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知不觉间司徒冷在林浅浅家已经住了快三星期了,而他们的生活居然也能称得上和谐。

期间唐辰会时不时来他们家里做几顿饭吃,而司徒冷这位大总裁居然会称赞人家饭菜做得好吃。

虽然说的时候是顶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让称赞听起来像是冷嘲热讽一样。

林浅浅不知道对于当年的事,司徒冷是否清楚。

她觉得就凭这个男人的手段,估计事情早就兜不住了。

但是从司徒冷的表现上来看,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和亲生儿子离散了四年的爹。

林浅浅陷入了怀疑和不安,不知道还好,如果知道的话,事情就会变得难办了吧?

有几次她甚至想直接找司徒冷问出来,但每当对上他那张阴森的脸时,她就会哑然无声,只留下一句打扰了便转身离去。

这一切被司徒冷看在眼里,他只当无事发生,因为他知道时机未到。

盛夏将至。

一天傍晚,林浅浅看到了一封躺在茶几上的金封信函。

现在的宣传单都这么下血本了吗?她疑惑。

走近一看上面居然有三个花体字,而那字符正是自己的名字。

怎么回事?林浅浅刚拿起信封放在手中端详,就看见卧室里走出来的司徒冷,穿着一身灰色的家居服,端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司徒家舞会的邀请函,愿意赏个脸吗?”冰冷的语气和快冻上的表情,林浅浅觉得他现在更适合说“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谢谢,我……不用了。”

什么舞会啊,那种场合要她去,还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

林浅浅嘴角抽搐

司徒冷的轻哼了一声,接着举起手机调出了一个和某人的聊天记录,找到一条对方发来的语音播放了出来。

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声音响起“真的非常感谢司徒家对鄙公司的照顾,林浅浅还有许多不足之处,希望司徒先生能够多多指正才是……”

她缓慢的咬住了下唇,露出了一个非常纠结的表情。

没错说话的人正是她的老板。

林浅浅觉得事情可以变得更糟。

于是司徒冷果然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去,直升部门总监,工资翻倍。

不去,你第二天就会收拾东西走人。”

他的表情非常认真,没有任何一点玩笑成分在。

“选。”

林浅浅欲哭无泪。

选?这不是送命题吗?

“洛洛怎么办……

“洛洛在唐辰那儿。”

最后一块大石也压了下来,林浅浅的心中挥洒下泪雨。

“升职加薪……”

爹地接好萌宝来啦!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爹地接好萌宝来啦!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爹地接好萌宝来啦!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