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陆淮左唐苏小说-迟来的深情比草轻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素年 时间:2020-03-26 11:49:52 主角:陆淮左唐苏

陆淮左唐苏小说-迟来的深情比草轻免费阅读

迟来的深情比草轻陆淮左唐苏

陆淮左唐苏小说迟来的深情比草轻推荐章节

迟来的深情比草轻 第4章 他嫌脏!

“给念念输血!”

陆淮左的视线,如同冰刃一般从唐苏脸上划过,“至于那个野种,早该死了!”

早就已经体验过陆淮左的心狠,但这一刻,他面无表情地碾灭小深活下去的希望,唐苏的心口还是会遏制不住发冷。

她冷得牙齿都控制不住打颤,她声嘶力竭嘶吼,“阿左,你不能这么做!小深他真的是你的孩子!我这辈子只有过你一个男人,他不可能是别人的种!”

“阿左,你若是不救小深,你一定会后悔!”

“这辈子只有过我一个男人?”陆淮左眸光幽邃,却阴沉得没有半点儿的光亮,微挑的眉梢,带着薄凉的讥诮。

“唐苏,我亲眼看到你和景灏上床,是谁给了你脸,让你说你只有我一个男人?!”

“我没有!阿左,你相信我!我没跟景灏上床!”

“呵!”陆淮左笑,眉眼间的戾气,却如同潮水一般翻涌开来,“一个脏到骨子里的女人,还不遗余力在我面前装纯,唐苏,你恶心不恶心?!”

唐苏,你恶心不恶心……

陆淮左这话,真的很伤人,可现在,唐苏顾不上那么多,她只想让小深活。

她转身,用力抓住医生的手请求,“医生,求求你给小深输血!你们不给他输血,他会死的!他才只有三岁半,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大好人生,他不能死,他不能死……”

想到了些什么,唐苏连忙对陆淮左说道,“阿左,林念念是装的!她故意撞完我们之后,她还对我笑了,她笑得那么得意,那么猖狂,她根本就没有受伤!阿左,林念念就是故意想要害死我们的小深,你不能上了她的当!”

“阿左,求求你,别抢走小深的血好不好?那是小深的命啊!”

“唐苏,你简直无药可救!”

陆淮左不再理会唐苏,他冷声对着医生命令道,“去救念念!若念念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们所有人陪葬!”

“是,陆三少。

”医生不敢得罪陆淮左,她慌忙安排下去,给林念念输血。

“不!医生,你们不能把血给林念念!求求你们救救小琛,求求你们救救他……”唐苏死死地抓住医生的手,她直接跪在了地上,“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小琛,求求你们……”

“唐小姐,抱歉!”医生一点点将唐苏的手掰开,轻轻叹息了一声,还是吩咐助手将血包送去林念念所在的急救室。

看着医生决绝离去的背影,唐苏眸中仅存的一点儿光芒都尽数熄灭,去救林念念,那就意味着,她的小深,得死!

看到面前的陆淮左,唐苏脑中灵光一闪,她激动地攥住他的大手,“阿左,你也是熊猫血!你去给小深输血!求求你给小深输血好不好?”

“给那个野种输血?”陆淮左那张矜贵冷傲的俊脸上,没有半分的温情,“我嫌脏!”

“阿左,你若是不愿意给小深输血,你可以给林念念输血,让小深用医院的血……”

陆淮左粗鲁地甩开唐苏的手,一身冷寂恍若来自十八层地狱的索命修罗,“唐苏,我就是要那个野种死!”

唐苏,我就是要那个野种死……

唐苏颓然倒在地上,是谁在她耳边低语过,他说,苏苏,给我生个孩子吧。

我会让我们的孩子成为世界上第二幸福的人。

那时候的唐苏,还是天真无忧的小姑娘,她笑得娇羞又烂漫,为什么不是第一幸福?

他吻过她的耳垂,温柔缱绻,因为,第一幸福的人,是我的苏苏啊!

唐苏仓皇地擦去眼角的泪水,她没能成为世界上第一幸福的人,他们的孩子,连命都快没了,又哪来的幸福?

阿左,你对我的承诺,终究成了戏言。

唐苏僵硬地站起身来,瞥到自己身上渐渐变得干涸的血迹,她顿时眸光大亮。

迟来的深情比草轻 第5章 他杀了她的孩子!

她也是熊猫血!

她也可以救小深!

她是胃癌晚期,血液质量不好,但癌症一般不会通过血液传播,再加上一些加工处理环节,让癌细胞也不大可能继续存活,她还是可以给小深输血的!

只是这次输血,会加速她的死亡。

唐苏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消失已久的灿烂笑容,只要小深能够活下来,就算是她顷刻死,也是好的。

看着自己的血液,一点点被从血管中抽出,唐苏心中前所未有的满足,她的小深,有救了!

唐苏血献得及时,小深的性命,总算是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她身体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再加上一口气献了1000多毫升的血,最终昏死了过去。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

迷迷糊糊之中,她感觉到有人紧紧地攥住了她的手,还一声一声唤她苏苏。

他的声音,如最初的最初一般温柔,还带着令她心悸的怜惜,仿佛他们没有经历过诸多波折与误会,还是那对生死相依的小情侣。

唐苏睁开眼睛,她以为她能看到朝思暮想那人,没想到站在她病床面前,笑意阴森的人,是林念念。

那些温柔,果真,只是她的清梦一场。

她和林念念,孽缘颇深。

林念念是她父母收养的孤儿,三年前,林念念找回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林霄,苏茶茶,一跃成为海城最大的豪门之一林家的掌上明珠,荣光万丈。

也是这个林念念,四年前,绑架了世界上最好的奶奶,用奶奶的性命威胁她离开陆淮左。

最终,她妥协了,林念念依旧残忍地杀死了奶奶,还伙同景灏将她关到了那座不见天日的牢笼。

无边恨意涌上心头,唐苏冷冷开口,“林念念,你来做什么?!”

“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

林念念笑得一脸的扭曲,那张美艳的脸瞬间狰狞如魔,“唐苏,你怀孕了。”

“什么?”唐苏不敢置信地抚摸着她的小腹,她生小深受了太多苦,身体严重受损,医生说过,她以后再想怀孕很难,没想到她还能再怀上他的孩子。

重度地中海贫血想要恢复健康,几乎是痴人说梦,但若用她二胎的脐带血,给小深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却是能够根治他的病的。

想到小深再不用承受病痛的折磨,能和正常的孩子一般嬉笑玩耍,唐苏的唇角,控制不住上扬。

她还没有开心三秒,林念念阴恻恻的声音又在空气中响起,“不过,淮左已经打掉了那个孽种!”

“林念念,你说什么?!”唐苏目赤欲裂,她死死地抓着小腹,“你说我的孩子怎么了?!”

“唐苏,我说,你肚子里的那个孽种,已经死了!唐言深的病,谁都救不了,他就乖乖等死吧!”

“我不相信!我要去问阿左!我不信他会打掉我们的孩子!”

林念念一把按住妄图挣扎起身的唐苏,她勾唇一笑,猖狂恶毒,“唐苏,你知道为什么淮左要杀死你的孩子么?”

不等唐苏问出口,林念念又冷笑着开口,“因为……我说,我的孩子死了,我很难过。

淮左舍不得我难过,所以,他就杀了你的孩子,给我的孩子陪葬!”

想到在听到医生说唐苏过量献血导致流产时,陆淮左那瞬间疼痛到破碎的眸光,林念念恨得整张脸彻底扭曲。

她之前趁陆淮左醉酒,伪装出两人发生关系的假象,还碰瓷说怀了他的孩子,她假装流产的时候,他那冰雕一般的冷漠神情都没有半分波动,唐苏凭什么这么让他牵肠挂肚!

恨意扭曲成了一只魔鬼,林念念却笑得越发温柔,“唐苏,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胃癌晚期很爽吧?你知道你还能活几天么?”

迟来的深情比草轻 第6章 只有不到一个月的命

“不到一个月!”

“唐苏,医生说,你最多也就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说,就你这残躯病体,你能拿什么跟我争?!”

不到一个月?!

在得知自己是胃癌晚期后,唐苏就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但听到林念念说她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还是不由得惊了惊。

上次检查,医生还说她大概有半年的时间,她没想到她的身体竟然衰败得这般快。

见唐苏脸色如此难看,林念念心中总算是舒坦了一些。

“唐苏,你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那么大的胎儿,已经基本成型,连胎心都有了,你说,生生把他钳碎、杀死,他会不会很疼?”

“怎么会不疼呢!看到你孩子被钳碎的血淋淋的模样,我都觉得疼!哦,唐苏,忘了告诉你,你的孩子,已经能辨出男女了,那是个短命的小姑娘,可惜,最终被我拿去喂了狗!”

“我一直觉得唐言深就已经够短命的了,没想到你女儿,比那个病秧子还要短命!淮左,这是亲手要了你两个孩子的命呢!”

“而他会这么做,都是为了让我开心!唐苏,我是害死你两个孩子的罪魁祸首呢!眼睁睁地看着你的两个孩子死得惨不忍睹,我真……开心!”

喂了狗?!

听着林念念这幸灾乐祸的恶毒语言,唐苏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

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力气,她竟然从病床上一跃而起,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林念念的脸上。

林念念显然没有想到唐苏敢打她,她直接被她给打懵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唐苏已经拽住了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狠狠地往墙上撞。

“唐苏,你疯了!你快点儿放开我!”林念念失声尖叫,她想要挣开唐苏,但这一刻的唐苏跟回光返照似的,力气大得出奇,一时之间,她竟是挣不开。

“林念念,你害死了我的女儿,你夺走了小深活下去唯一的希望,我要杀了你!”

唐苏此时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她的心中脑中回荡着的只有一句话,她的女儿喂了狗……喂了狗……

她血红着一双眸,只想让她的杀子仇人付出代价。

“啊!!!唐苏,你这个疯子,你给我住手!”

唐苏手上猛一用力,竟是一把狠狠地将林念念按在了地上,她骑在她身上,没有章法地撕打她,拿着她的脑袋狠狠地往地上撞,眨眼之间,地上就已经泛起了一大片血花。

“林念念,你该死!你真该死!”

唐苏猛地一拽林念念的长发,一大把头发,竟是生生地被她给拽了下来。

唐苏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恨不能,吃她肉,喝她血!她已经残忍地杀死了奶奶,现在,她又毁了她两个孩子,她必须要她付出代价!

“淮左,救我!救我!”

陆淮左快速冲进来,他一把将唐苏从林念念身上拽起,粗鲁地将她摔在地上,“唐苏,你疯了是不是?!”

看到一身冷凝,小心翼翼地将林念念护在怀中的陆淮左,唐苏的心中,忽而说不出的委屈。

思绪翻涌,她忍不住想起,刚知道她怀孕的时候,那么清冷自持的他,欢喜得像个二傻子。

他抱着她,不停地傻笑,苏苏,我们有女儿了!

她亦是笑得一脸的幸福,为什么是女儿啊?或许是儿子呢!

他却是笃定无比地说道,不!是女儿!儿子太丑了!我想要个像我的苏苏一样漂亮的小公主。

现在,他们的小公主终于来了,可他却亲手杀死了她,她的尸体,还被拿去喂了狗!

眼泪,刹那间就已经将唐苏的视线模糊,她哽咽着开口,“阿左,为什么要杀死我们的女儿?!”

迟来的深情比草轻 第7章 跪下!向念念道歉!

眼泪,刹那间就已经将唐苏的视线模糊,她哽咽着开口,“阿左,为什么要杀死我们的女儿?!”

-------------------------

陆淮左心口一窒,但是看到怀中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林念念,以及想到唐苏故意开车撞人的恶毒,他的心又瞬间寒得千里冰封。

“怎么,你杀死了我和念念的孩子,还想你肚子里的孽种活?唐苏,你未免想得太美!”

唐苏的情绪彻底崩溃,“阿左,那不是孽种,那是我们的女儿,你的亲骨肉!”

“唐苏,你心如蛇蝎,你一次伤害念念,你肚子里的,就算是我的亲骨肉,也别想活!你生的孩子,我嫌脏!”

唐苏的心疼得一寸寸碎裂,忽而之间,她就没有了继续质问他的力气。

难怪,他要那么决绝地杀死他们的孩子,原来,他是嫌脏啊!

“淮左,好疼……”林念念可怜兮兮地皱巴着小脸,“我听说姐姐昏倒了,我想来看看她,没想到……”

“念念,我不会让你白白被人欺负!”陆淮左看向林念念的时候,温柔得令人心悸,看向唐苏的时候,只剩下了刺骨的寒。

“唐苏,跪下!”

“什么?”唐苏控制不住惊呼出声,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陆淮左会让她下跪。

“跪下!向念念道歉!”

“我不跪!”唐苏倔强开口,“我没有错,为什么要向林念念下跪?!”

“淮左,我没事的,姐姐只是刚经历了丧子之痛有些难过,她拿我出气,我没关系的,我真的没关系。

”林念念乖巧懂事开口,“淮左,求求你,别生姐姐的气了好不好?我身上的伤口不疼的,真的,一点儿都不疼……”

“唐苏,跪下!”陆淮左冷冰冰威胁道,“否则,我现在就让唐言深那个野种滚出医院!”

唐苏心里清楚,陆淮左不是跟她闹着玩儿的,以他的势力,若是他出手横加干涉,海城的医院,都不敢收小深!

他这是,用小深的命,来威胁她向林念念跪地求饶呵!

唐苏不甘心让林念念那么得意,但想到小深明明难受得小脸都寻不到一丝一毫的血色,还总是冲着她甜甜而笑,安慰她说别为他难过,他真的不疼的。

她终究是曲了双腿,卑微地跪在林念念面前。

陆淮左表情一僵,本就冷硬如寒山落雪的脸,更是沉得可怕。

她竟然真的跪了!

是了,她为了那个野种,向来都是不要脸的!

林念念几乎压不住唇角的笑意,她用力掐了自己一把,才娇娇弱弱地说道,“淮左,你就别为难姐姐了,姐姐也知道错了,她会好好照顾我的。”

陆淮左凉凉地将视线从唐苏脸上收回,“嗯,这个女人本就喜欢犯贱,她刚好可以为你当牛做马,倒是省下请护工的钱了!”

因了陆淮左这句话,唐苏还真成了林念念的专属佣人。

林念念吵着要喝排骨汤,唐苏拖着疼痛的身子,就去厨房为她煮了一大锅的排骨汤。

她就算是伺候一只狗,也是不愿意伺候林念念的,但陆淮左捏住了她的七寸,她只能咬着牙忍耐。

排骨汤端上餐桌,林念念没有喝,而是端起那一大碗排骨汤,狠狠地往她自己的手背上浇去。

做完这一切后,林念念对着病房门口的方向歇斯底里惨叫,“淮左,救命!姐姐要烫死我!”

唐苏直接被林念念这不要命的自虐方式给惊呆了,反应过来之后,她知道,她这是又被陷害了,陆淮左不会饶了她!

反正接下来她肯定不会好过,倒不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这坏人做到底!

“林念念,你不是喜欢装柔弱装可怜么?!今天我让你装个够!”

唐苏猛地端起还剩了一多半汤汁的大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毫不客气地泼到了林念念脸上。

迟来的深情比草轻 第8章 杀了苏茶茶的人,是唐苏!

“啊啊啊!!!”

林念念瞬间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她用力捂住脸,可不管她怎么用力,她脸上的疼痛,都是有增无减。

“啪!”

一巴掌狠狠甩在唐苏脸上,她苍白的小脸直接被打歪,唇角,鲜血横流,她不觉得疼,只是觉得好笑。

她爱的男人,真是个瞎子呢!

“我的脸!”林念念脸上红肿一片,看上去分外可怖,她疼得牙齿都在打颤,“淮左哥哥,好疼,好疼……我睁不开眼睛了!我的眼睛好像瞎了!”

“念念,我不会让你有事!”

陆淮左轻柔地将林念念打横抱起,就直接去办公室找医生,走到门口,他忽然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唐苏,一字一句开口。

“唐苏,你最好祈祷念念安然无忧,否则,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呵!”

唐苏低低地自嘲的笑,失去腹中孩子,小深彻底断了生路,她已经生不如死了,她倒要看看,他还能怎么让她生不如死!

所幸排骨汤已经在锅里凉了一会儿,林念念没有毁容,也没有变成瞎子。

但被热汤浇到,再加上之前她被唐苏胖揍留在脸上的那些伤,她此时看上去,要多么凄惨就有多么凄惨。

林夫人,也就是苏茶茶听说了林念念的事情,都顾不上等林霄,就十万火急往医院赶。

她刚想推开门进林念念的病房,就听到里面有说话声。

病房的门虚掩着,轻轻推开一条门缝,她就能清晰地看到,此时唐苏的母亲沈淑慧,正攥着林念念的手一个劲儿地掉眼泪。

“念念,你要是有什么事,可让妈怎么活啊!”

“妈,你不用担心我,淮左会保护我,这次他不会放过唐苏那个贱人!”

沈淑慧抹了一把眼泪,“唐苏那个贱人真是太过分了,她这么对我的心肝宝贝儿,我也饶不了她!”

苏茶茶刚要推门而入,听了沈淑慧的话,她抬起的脚不由一僵。

她也是母亲,她知道作为一位母亲,有多爱自己的孩子。

她不敢想,一位母亲,会称呼自己的亲生女儿为贱人!

她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劲,紧接着,她又听到沈淑慧说道,“念念,你说,要是你的身份败露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林念念一脸的笃定,“妈,你放心,医生说了,唐苏那个贱人顶多也就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等那个贱人死了,谁都不会知道,她才是真正的林家千金!”

“真的?那个贱人真快死了?”沈淑慧狂喜,“那个贱人早该死了!”

“哐!”

苏茶茶手中的包重重砸落在地上,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今天会无意间撞破这么大一个秘密。

林念念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唐苏才是她的亲生女儿!

听到门口的声音,沈淑慧和林念念的视线不约而同地往那边看去,看到苏茶茶,她俩皆是脸色大变。

“妈……”

因为太过震惊,苏茶茶全身都控制不住发颤,她推开门进去,“念念,刚刚你说的是真的吗?!”

林念念压下心底的惊慌,“妈,什么真的假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念念,你不是我的女儿,唐苏才是我的亲生女儿对不对?!”苏茶茶冷冷地盯着沈淑慧,“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骗我!”

确定苏茶茶已经都听到了之后,林念念忽而就冷静了下来。

她眸光冷然地环视了一周,这VIP病房最大的好处,就是安静,而她所在的楼层,又是被陆淮左包下了整层的,就算是死个人,也不会有人察觉。

林念念从床上起身,她的声音中,带着诡异的温柔,“妈,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妈,你怎么能连你的亲生女儿都不相信!”

看到林念念步步逼近,苏茶茶意识到了些什么,她转身就要离开,谁知,沈淑慧却已经提前关死了房门。

苏茶茶手腕受过伤,手上使不出力气,林念念轻而易举就钳制住了她,将她的脑袋,往墙上狠狠地撞。

在她奄奄一息的时候,林念念手中变戏法似地出现了一把刀子,“妈,所有的秘密,就随着你,一起长眠于地下吧!哦,还有啊,你要记住,杀了你的人不是我,是唐苏!”

说着,她卯足了全身的力气,就将手中的刀子狠狠地往她的胸口扎去,一下又一下。

沈淑慧死死地捂着苏茶茶的嘴,就算是她想求救,也喊不出声来。

她只能绝望地、不甘地一点点闭上了眼睛。

在苏茶茶身上扎了三四刀,林念念才放开了手中的刀子。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杀人,但毕竟喊了苏茶茶那么久的妈,她的手控制不住有些发抖。

她颤抖着伸出手,去探她的鼻息,“妈,她好像没气了!妈,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把唐苏骗过来!”

迟来的深情比草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迟来的深情比草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迟来的深情比草轻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