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景宁慕红绡小说-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云树 时间:2020-03-26 11:38:47 主角:景宁慕红绡

景宁慕红绡小说-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免费阅读

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景宁慕红绡

景宁慕红绡小说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推荐章节

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 第4章 再次相遇

慕红绡从小到大最喜欢和她作对,以前没少找她麻烦。

景宁这会儿没心思和她纠缠,从包里掏出几张钞票叫了买单。

慕红绡却跨步上前,拦住她的去路。

“走什么啊?来,给我瞧瞧,今天是送的是套呢还是油呢!” 她说着,伸手就去夺她的包包。

景宁后退一步,冷眼看着她。

“慕红绡,别太过分!” “过分?哈哈……”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景宁!你还当你是我哥的女朋友呢?你们都分手了!你现在屁都不是,拽什么呀?” 景宁绷着脸,面无表情。

慕红绡挥了挥手,“你们去!给我把她的包抢下来!” “光看包包有什么意思?她不是卖睛趣佣品的吗?这么晚了还出来送货,谁知道送的是东西还是人呢?” “就是,不过我看她这副死板的样子也没人会要她,不如咱们先扒了她的衣服检查一下,万一找到什么证据呢?可不就帮你哥洗清冤屈了吗?” 慕红绡眼睛一亮,“对!就是这样。

” 几个人摩拳擦掌的上前,景宁脸色一变。

趁她们没防备,调头就跑。

她毕竟还是喝多了,脚步踉跄,也分不清方向,迷迷糊糊看到门上有WC两个字,拔腿就冲了进去。

厕所里顿时响起一声,“卧槽!” 里面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正在抽烟,另一个在上厕所,看到她闯进来,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景宁也是第一次撞见这样的场面,懵了两秒,紧接着也明白过来自己走错了,满脸涨红。

“对、对不起,我走错了!” 她跌跌撞撞的就要退出去,外面却传来慕红绡的声音。

“跑哪儿去了?人呢?” “明明看她往这边跑了,怎么不见了?” “肯定在厕所里!走!进去找!” 景宁脸色微变,抬头看向对面,隐约觉得那个抽烟的人有些眼熟。

“先生,我、我能不能在这里躲一会儿?” 虽是难以启齿的请求,可为了不被慕红绡抓住,她也认了。

陆景深面无表情,冷淡的目光扫过旁边手忙脚乱提裤子的苏牧,“出去!” 苏牧吓得心肝儿颤颤,闻言如获大赦,连忙溜了。

景宁觉得脑袋有些晕,下意识想要伸手扶住什么,脚下却突然一软,整个人往前栽去。

她头皮一紧,下意识闭上眼睛。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发生,一条修长有力的手臂伸出,将她捞了起来。

她猛然撞进男人怀里,原本就晕的脑袋顿时更晕了,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去。

陆景深只能扔了烟,两手并用才将她捞起来,看着她醉成一瘫烂泥的样子,眉心微皱。

“景宁,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景宁听到对方喊她的名字,意识到对方认识她,有些疑惑。

“你认识我?” 陆景深目光平静,疏淡的眉目里几乎看不出他的情绪。

半响,才凉薄的扯了扯唇角。

“不认识!” …… 景宁被陆景深从酒吧里抱了出来。

她搂着男人的脖子,醉醺醺的脸上染着一抹酡红,双眼微阖,醉得不轻。

陆景深将她放在后座,自己也坐了上去。

苏牧开车,恭敬的问道:“总裁,去哪儿?” “陆园。

” “是!” 车子行驶在深夜寂静的大道上,景宁醉得难受,闭着眼靠在窗子上,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

她喝醉了有个特点,那就是不吵不闹,只会睡觉。

这也直接导致了她连自己的处境都没有发现,更遑论察觉身边还有个男人。

意识昏昏沉沉,脑袋里也是模糊一片,隐隐泛着酒后的疼痛。

就在这时,包里的手机嗡嗡响了起来。

她皱了皱眉,伸手在包里掏了几下,终于将手机掏出来,按下按听。

“喂?” “景宁,我听红绡说,你在丽华酒吧跟一个男人走了?” 是慕彦泽。

她睁开眼睛,迷蒙的目光里泛着一层水雾,“怎么?她向你告状了?” 慕彦泽语气冷沉,“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随意糟蹋自己,酒吧那是什么地方?你怎么能……” 景宁没心情听他继续说下去,不耐烦的打断,“你想表达什么?” “你在什么地方?我派人来接你。

” “景小雅允许你这样做么?” “小雅没你想的那么坏,她一直把你当成她的亲姐姐,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她会是最难过的那个人。

” 景宁嗤笑了一声。

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无耻的人。

景小雅真是不断刷新她的下限。

“那她一定没告诉你,半个小时前她才给我打了电话,炫耀她终于抢到了我的男朋友,还拿肚子里的孩子来示威吧!” 慕彦泽想也不想便道:“不可能!” 景宁讽刺的笑了一下。

慕彦泽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渐渐有些不耐烦。

“景宁,你到底想怎么样?从开始到现在,小雅从未说过你一句坏话,知道你在酒吧,立马就叫我打电话给你,怕你出事,可你呢? 你却一而再再二三的用恶意来揣测她,我承认,有些事是我们不对,可你难道就没有半点错误? 你总是仗着自己出身比她好,三番两次的欺负她,每次我有应酬让你陪我去,你都推三阻四,我让你不要再做那个生意了,你却跟我扯什么行业不分贵贱? 景宁,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也要面子的,总不能让人家知道我女朋友是个卖睛趣佣品的吧! 你从来都只考虑你自己的想法,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事到如今还要去怪别人?” 景宁气得浑身发抖。

她从来没有想过,慕彦泽竟然是这么想的。

她欺负景小雅? 她不肯陪他去应酬? 她卖睛趣佣品丢了他的脸? 她眼眸腥红,片刻,忽然低声笑了起来,笑得无比讽刺。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好!很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不会原谅你们的,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

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 第5章 及时止损

说完,直接掐断了电话。

车里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

景宁无力的靠在车窗上,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夜景,眼眶泛红。

慕彦泽的话还言犹在耳,她却只觉可笑。

曾经有多少次,景小雅背着家里人欺负她,她都默不作声的忍了,原以为可以换来一些平静,却不料对方变本加厉。

她不是天生软弱的人,忍让不行自然就学会了反击,这在慕彦泽的眼里,就成了她欺负景小雅? 她被赶出景家,整个晋城的人都知道她是景家不要的女儿,慕老夫人对她更是不喜。

为了不让他为难,她处处避让,尽量不出现在公众面前,在他眼里就成了推三阻四不肯陪他应酬? 还有卖睛趣佣品…… 若不是出了那件事,若不是因为景家的自私和偏心,她至于前途尽毁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一切,到头来竟然都成了她的错?! 景宁闭了闭眼,只觉无尽的悲凉和可笑。

旁边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为了这种男人伤心,值得吗?” 她微微一愣,转头望去,迷蒙模糊的视线中,一身清贵的男人坐在那里,脊背挺直,眉目冷峻。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上了一个男人的车,这人刚才在酒吧里还帮了她。

有外人在场,她也不好再露出落魄的样子,抹去脸上的眼泪,“谁说我在为他伤心?” 陆景深挑眉看向她,目光落在她还有些泛红的美眸上。

景宁解释,“我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自己。

” 为了自己那被荒废的……欺骗的六年青春。

陆景深认同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投资失败的时候,最好的应对方法是什么吗?” “什么?” “及时止损。

” 菲薄的唇轻轻吐出四个字,令她心尖一颤。

她转头看向他,昏暗的灯光下,男人身姿挺拔,灯光在他的侧脸打上一层阴影,越发显得五官深邃立体,清冷尊贵。

她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看的男人,慕彦泽就属于好看的那一种。

可是和眼前的男人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

就好比星辰不能与日月同辉,眼前的男人太过耀眼,像九天之上翱翔的雄鹰,气场强大,尊贵不可一世。

更遑论他还有一张足以令所有女人激动到尖叫的脸。

她心头微动,一个荒唐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

盯着他清俊的侧脸,咽了口唾沫,“我知道了。

” 顿了顿,忽然问道:“那你对睛趣佣品怎么看?” 陆景深拢了拢眉,“很正常的行业,就和其他行业一样,没什么特殊的看法。

” 景宁幽幽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意里含着七分醉意,三分清醒,美眸如秋水盈盈,语调轻浅,“我也这么认为。

” 鼻尖突然袭来一丝冷香,陆景深微微偏头,就看到她忽然坐直了身子,整个上半身朝他倾了过来。

“那你觉得我美吗?” 陆景深脊背一僵。

眼前的女人无疑是美的。

不仅美,还美得性感,美得惊艳。

尽管她今天只穿了一件简单寻常的米色外套,内搭白色小吊带,可还是阻挡不了那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清贵冷艳。

他的心里忽然闪过一句话: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

喉结滚动了一下,没说话。

片刻,方才不自在的“嗯”了一声。

景宁又凑过去一些,娇艳的红唇几乎要凑到他耳边,自以为用了很小的声音问道:“那如果我想睡你,你愿意给我睡吗?” “噗——!” 正在开车的苏牧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下一秒,就感觉到背后冷冽如刀的目光。

他连忙收住笑容,顺便将车厢中间的挡板默默升了起来。

陆景深这才回头看向身边的女人。

他微微眯了眯眼,眼底有暗光浮动,“睡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确定?” 景宁呵呵一笑,“钱?我有。

” 她说着,从包里掏出钱夹,将里面所有的红钞票都拿了出来。

“你数数,如果不够,我们还可以转账。

” 陆景深这才发现,她刚才说的话不是开玩笑,她是认真的。

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他揉了揉眉心。

“今晚是不是无论谁坐在这儿,你都准备睡他?” 景宁摇了摇头。

她忽然呵呵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我才不会那么笨,睡你是因为你长得太帅了,他们不是瞧不起我吗?我就要找个比他更好更帅的,我气死他们!” 陆景深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答案。

他有些哭笑不得,显然不准备把她的话当真。

就在这时,车子突然一个急刹。

景宁本就喝得醉醺醺的,随着惯力猛冲出去,要不是陆景深眼疾手快将她一把捞回来,非得摔出去不可。

他面色一沉,“怎么回事?” 苏牧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对不起总裁,到陆园了。

” “你回去吧!” “是!” 前面传来车门关上的声音,陆景深回头看向怀里的女人,见她醉眼迷蒙,清丽的脸上染着两片酡红,不由皱了皱眉。

“我们到了,下车吧!” 然而身上的女人却没有动,靠在他怀里,仰望着他尊贵桀骜的脸。

那张脸禁欲,冷淡,嘴唇却偏偏生得薄而性感,一张一合,充满了诱人的蛊惑。

酒精作祟,冲动上脑。

她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一个微凉的吻印了上去。

陆景深脊背一僵,瞳孔紧缩,下一秒,唇上的柔软便离开了。

景宁看着他僵怔的样子,咯咯笑了起来。

“帅哥,你的嘴真甜。

” 陆景深:“……” 强忍着将她丢下车的冲动,他沉声道:“松手!” 景宁没有动,眨了眨眼睛,看着他英俊冷沉的样子,眼圈突然就泛了红。

“你是不是也嫌我死板,不温柔,没情趣,所以才不肯给我睡?” 陆景深紧绷着下颔,“不是。

” “那你为什么不肯答应我?” 她好像突然委屈起来,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滚在苍白如玉的脸上,像一颗颗晶莹的宝石。

他的心莫名的狠狠一紧。

女人的眼泪仿佛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很快便沾湿了他的衣襟。

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 第6章 持证上岗

他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良久,终究轻叹一声,放柔了语气,“松手,我送你上去休息。”

“不要。”

她死死搂着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胸口,像是溺水的人抱着最后一块浮木。

六年时间,慕彦泽从来不肯碰她,以前她还傻乎乎的以为他是尊重自己,爱护自己。

现在才知道,他不过是嫌弃她的死板无趣,在他眼里,自己除了一身皮囊,甚至与男人没有区别。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的自尊就被狠狠刺痛。

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她抱着他,再次吻上他柔软的唇。

这一次,不再似刚才那样蜻蜓点水,她含住他的唇瓣,轻轻的研磨舔舐,浓密如墨扇般的睫毛轻颤着,拂过他脸上的肌肤,微微发痒。

陆景深的整个身体都僵直起来。

脑袋里紧绷的弦一根根断裂。

天人交战过后,他到底还是败下阵来,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呼吸微沉,“景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景宁松开他的唇,下巴痛得呜咽一声,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眸子控诉的望着他,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鹿。

她理直气壮的道:“我知道,我在睡你!”

陆景深直接被她给气笑了。

他眸光幽暗,嗓音低沉得可怕。

“你确定?”

她茫然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满足你。”

陆园二楼。

卧室的门被“砰”一声撞开,他将她放在床上,密密麻麻的吻一路向下,衣服散落一地。

她轻哼一声,全身燥热,脑袋昏沉一片,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耳边传来男人迷幻的声音,“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还要不要睡我?”

她意识模糊的点了点头。

陆景深拉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一份文件。

“那好,先签了这个。”

景宁醉眼迷蒙的看了一眼,“什么?”

“持证上岗是一个男人对心仪的女人最基本的尊重。”

她茫然的看着他,没太明白他的意思,但酒精作祟下还是迷迷糊糊的签了。

看着纸上那两个清秀的小字,陆景深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唇,将文件放回抽屉里,再次重重吻上她的唇。

一室旖旎。

……

翌日,景宁是被痛醒的。

身上酸得不行,像被几辆卡车辗压过似的,哪哪儿都痛。

她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只觉口干舌燥。

看到床头放了一杯水,想也没想,拿起来就喝了下去。

一杯温水入腹,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昨晚模糊的记忆渐渐回笼。

她揉了揉脑袋,隐约记得自己和一个男人上了车,在慕彦泽和景小雅接连两个电话的刺激下,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景宁心里一惊,猛地掀开被子。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当看到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亲紫吻痕,还是忍不住有些抓狂。

啊——!怎么会这样?

她郁闷的抓了抓头发,就在这时,突然“咔擦”一声。

她吓了一跳,连忙拉过被子将自己捂住。

“谁?”

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身材修长的男人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进来。

景宁瞳孔狠狠一缩。

饶是对昨晚的记忆再模糊,也隐约记得自己睡过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陆景深今天穿了一套黑色西装,挺括的白色衬衫,纽扣一丝不苟的扣到最上面一颗,眉目英挺,气质冷峻,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高冷气场。

他的手上拿着一套女士衣服,看到她醒了,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

将衣服放在床头,淡声道:“换好衣服就下楼吃饭。”

景宁“诶”了一声,将他叫住。

“那个……昨晚……”

陆景深背对着她,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声音却依旧淡漠凉薄。

“下来再说。”

说完,径自走了出去,还很绅士的替她带上了门。

景宁怔了半响,突然倒在床上,抓过枕头蒙住脑袋,无声尖叫。

虽然她对昨晚的记忆有些模糊,但还没有完全断片,零零散散的记忆拼凑起来,大约也知道自己对人家做了什么。

啊——!太丢人了!

心里再后悔也没办法让时间重来,她抓狂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颓丧的拿起衣服进了浴室。

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青紫吻痕,又是一阵面红耳赤。

好不容易洗完澡,她换好衣服下楼,就看到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客厅很大,和楼上的卧室一样,都是黑白的现代简约风格,奢华而内敛,侧面的落地窗大开着,微风吹过,带来几丝冷意。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他回过头来,当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女人时,瞳孔中闪过一抹惊艳。

景宁身上穿着他拿上来的黑色衬衫式及膝长裙,领口微敞,脖子上配了根黑色系带,配上她高挑匀称的身材,简约又不失性感。

他的眼眸深了一下,起身,往餐厅走去。

景宁只好跟上,步入餐厅时,总算跟上了他的步伐。

“先生,昨天晚上的事……实在对不住,我喝醉了。”

陆景深拉开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坐到另一端,淡声道:“没关系。”

顿了顿,又接了一句,“反正是我应尽的义务。”

“嘎?”

景宁有些懵,还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个男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走到陆景深的面前,恭敬的将两个红色小本子递上,“总裁,东西办好了。”

陆景深“嗯”了一声,伸手接过,翻开看了看,然后将其中一本随手递给了对面的景宁。

“看看。”

景宁一愣,下意识觉得这红本本有点眼熟,怎么那么像……

心头突地一跳,她连忙接过,当看到本本上面那两个清晰醒目的名字,还有那张红色寸照的时候,忍不住瞪大了瞳孔。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陆景深淡淡瞥了她一眼。

相比于她的震惊,他显得淡定许多,将手上的结婚证放到一边,沉声道:“自己签过的东西,忘了?”

景宁双目圆瞪,“我签什么了?”

“呵!”似乎早料到她的反应,陆景深指手轻点了点桌面,苏牧立马将一份文件递了过来。

景宁接过一看,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大字,结婚申请书。

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 第7章 直接结婚

她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结婚?我们?这、这不可能!昨天晚上我喝醉了,这文件根本不算数!” 陆景深目光凉凉的看着她,冷笑。

“想睡人家的时候说签字就签字,现在提起裤子就不想承认了?” 景宁:“……” “呵!” 他又冷笑了一声,带着一丝讥诮。

景宁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半天才憋出一句,“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能全怪我呢?” 她一个姑娘家,他要是不同意,她还能强上不成? 却不料,下一秒,某人就直接解开了自己的衬衫扣子。

“知道你不会承认,还好留下了证据。

” 景宁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松开的两颗纽扣下,露出精致的锁骨,下方隐约布满了暧昧的吻痕和抓痕。

可见昨晚有多激烈! 她有一种想要捂脸逃走的冲动! 强上一时爽,醒来火葬场! 在男人殷切的提醒下,她总算记起昨晚自己有多热情,脸瞬间涨红得像两颗熟透的番茄。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这样吧!你看你需要多少补偿,我都答应你,可是这个婚……可不可以不结?” 陆景深眸光凉凉的瞥她一眼,眼底隐隐泛出森寒的冷意。

“补偿?好啊!苏牧。

” “在。

” 苏牧上前,手上拿着一个IPAD,手指在上面划了几下,然后将IPAD放在景宁面前。

“景小姐,这是上个月新出的福布斯全球单身富豪榜,最新的消息是有人愿意出三百亿只求和总裁一夜春宵,您可以参考一下。

” 景宁吓得张大了嘴。

目光扫过IPAD,上面男人的照片矜贵冷傲,凌厉的目光像是从屏幕里射出来,要将她射穿。

她不由咽了口唾沫。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要补偿,就要出三百亿?” “是的。

” 景宁突然有了一种被仙人跳的感觉。

她狐疑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人有些面熟,瞳孔猛然一缩。

再低头看向IPAD上和结婚证上的名字。

陆……景……深…… 陆景深???!!! 卧槽!卧槽! 景宁只觉头顶有一片草泥马奔过,差别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她就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居然是他? 陆氏财阀继承人,陆氏集团总裁,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常驻嘉宾,传说他的身家富可敌国,背景更是神秘难测。

前几年他创下的安宁国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崛起,短短两年之内就占据了国内文娱行业的半壁江山,简直称得上是奇迹。

她一时沉默下来。

先前还觉得三百亿太贵,现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不得不说,有些人就是值这个价。

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换个方式补偿?” 对面的男人微微挑眉,目光有些冷淡。

“嗯?” “三百亿……我的确付不起。

” “那就没什么好商量的了。

” 他明显已经有些不悦,一个眼神,苏牧便立马上前将桌上的文件收起来,恭敬的退了下去。

景宁张嘴,还想再说什么,触到对方冷锐的目光,吓得立马闭了嘴。

陆景深冷声道:“我给你三天时间,把过去的一切断清楚,三天后我会派人去接你,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 景宁欲哭无泪。

知道反抗已经无用,只能改口:“可不可以再多几天?” 陆景深冷眼看着她,讥诮一笑。

“呵!” 景宁:“……” …… 从陆园出来,苏牧正在门口等她。

院子里停着一辆银灰色的玛莎拉蒂,苏牧将车门打开,恭敬的道:“景小姐,我送您回去。

” 景宁朝他干巴巴的笑了笑,“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好。

” “这是总裁的意思。

” 她脸上的笑容一僵,美眸耷拉下来,最终,还是上了车。

景宁居住的地方是市中心的一座便携式公寓,房子不大,一室一厅,虽然空间小了点,但胜在路段好,交通方便,而且一个人住也已足够。

回到自己的小窝,她将自己摔进沙发里,脑袋放空。

昨晚到今天,刺激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她凭着本能应付,没时间想太多,直到此刻完全放松下来,方才感到几丝疲惫。

拿过旁边矮几上的电脑,打开,在百度里输入“陆景深”三个字。

跳出来的一大堆信息,让她的心越发冷凉。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非凡,但再次从网页上看到他的那些资料,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确认过眼神,是惹不起的人! 先不提他那些尊贵的身份,就凭他个人所代表的权势和财富,都足以令人望而生畏。

这样的男人,要娶她? 想想都觉得荒诞。

不过转念一想,她倒也没什么怕的,如今的她一无所有,就算有什么算计,她一个光脚的还怕穿鞋的? 而且不是还有三天时间么? 三天过后,说不定人家后悔了也有可能!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通了这一点,景宁便没有再继续纠结。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于是她便换了身衣服,直接出门去店里。

店铺就在市中心,出门走五分钟就好,连车都不用开。

那是她两年前租下来的一个小店面,里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成人商品。

因为她要工作的关系,没时间看店,所以从店铺开张的时候便雇了个店员,自己只是有空的时候过来巡视一下。

但店员前两天有事请假了,所以便只能由她自己过来照看着。

虽说慕彦泽一直瞧不起这个行业,但她觉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她不偷不抢不犯法,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哪里就低人一等了? 而且,虽然这个行业有时候是有些不方便,但无疑也是暴利的。

这几年,她就靠着卖这个,买了自己的房子,还攒下不少存款。

她如今什么都没了,钱自然成了最重要的东西。

而且既然已经和慕彦泽分手,那她只怕也不能再在慕氏手下工作,得另想出路才行。

想到这里,景宁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 第8章 公布婚约

而另一边,景家。

客厅里坐满了人,老太太王雪梅,父亲景啸德,母亲余透莲,还有慕彦泽的妹妹慕红绡以及几个景小雅的好朋友全部都在。

景小雅和慕彦泽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气氛有些沉闷。

“小雅姐,照我说,你就是太好欺负了!你和我哥是两情相悦,她怎么还有脸做出这种事情?明知道你的身份有多敏感,还敢报警抓你,这不是明摆着想毁了你吗?”

“就是,而且她前脚才和慕少分手,后脚就跟一个男人在酒吧里鬼混,说明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小雅,你吃亏就吃亏在你是公众人物,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在讨论你的事儿,说什么你勾引慕少,被慕少的未婚妻抓奸在床,还说什么吸毒,这分明就是没有的事,你得赶紧想个办法解决才行。”

“对呀!景宁报警就是没安好心,你可不能真被她给压下去了!”

景小雅楚楚可怜的望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王雪梅,一张素白的小脸轻而易举的流露出几分脆弱和伤心。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姐姐她非得这么做,我总不能真和她硬来,毕竟我们是一家人,真的闹起来,还不是让奶奶和爸妈为难。”

王雪梅闻言,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景啸德却怒声道:“我为什么难?你把她当姐姐,你问问她有把你当妹妹看吗?”

“叔叔,这件事说起来也不怪她……是我做得不对。”

慕彦泽皱了皱眉,平静的开口。

景小雅连忙说道:“不,错的是我,如果我不爱上阿泽哥哥,姐姐她也不会……”

“小雅,我不是那个意思。”

慕彦泽拦住她,沉声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早点跟她说清楚,不应该因为心有不忍怕伤害到她就一直拖着,现在害得你受委屈,是我没有处理好。”

景小雅顿时一阵感动,感激的望着他,“阿泽哥哥……”

“咳!”

一声轻咳,王雪梅的脸上带上几分笑容,看着慕彦泽。

“慕少,现在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网上那些舆论你也看了,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不可能了,对于目前的情况,你有什么想法?”

慕彦泽面色微沉,景小雅悄然握紧手指,显得有些紧张。

“老夫人,您放心,我不会让小雅继续受委屈的,回去以后我马上让人发声明,公布我和小雅的关系。”

王雪梅面色一喜。

余秀莲和景啸德也顿时兴奋起来,唯有景小雅,柔弱的眼眸里露出一丝担忧。

“可是外面的人都知道你身上是有婚约的,他们会相信我们吗?”

慕彦泽握住她的手,解释道:“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我有婚约,却没几个人知道我的未婚妻是谁,所以我只要和他们说,婚约本来就是和你定的,你就是我的未婚妻,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说什么了。”

景小雅这才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只是下一秒,又皱了皱眉。

“可姐姐那边……”

“这你放心!你姐姐那边我来说。”

王雪梅开口,语气带着上位多年以来培养成的威严。

“慕少也不需要在网上公布,免得再生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后天不是小雅的生日吗?到时候办个宴会,请几家记者,就在生日当天公布就好。”

慕彦泽点了点头,“好,一切都听老夫人的。”

“这事你也回去和你父母商量一下,毕竟关系到婚姻大事,总不好私自作主。”

“您放心,这事他们已经同意了,我爸妈也很喜欢小雅。”

“那就好。

”王雪梅的脸上总算露出一抹欣慰,“中午留下来一起吃个便饭吧!”

慕彦泽起身,“不用了老夫人,我公司还有事需要处理,下次再上门叨扰。”

“慕少年轻有为,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留了。”

王雪梅看向坐在旁边的景小雅,“小雅,你送送慕少。”

景小雅乖巧的站起身来,“是。”

一直目送着景小雅和慕彦泽出了门,王雪梅的脸色才沉下来。

敛去刚才的笑容,她目光威严的看向坐在左边的景啸德,沉声道:“给你那个冷心肠的女儿打个电话,叫她今晚回来一趟。”

景啸德连忙答应,“是。”

……

景宁在电话里和人将事情谈妥以后,就挂了电话。

不料刚挂断,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她微微一愣,看着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那两个字,眉心微微拢起。

瞬间连吃饭的胃口都少了很多。

她接起来,语气冷淡,“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

景啸德咆哮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过来,景宁忍不住将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些。

最后,索性直接放到桌子上,按了免提。

“有事吗?”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她耷拉了一下眼皮,淡淡答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还敢说!回国了也不通知一声,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还有没有这个家?”

景宁讥诮的勾起唇角,“景先生,如果我记得没错,当初我回国的时候,好像给你打过一个电话吧。”

景啸德一滞。

片刻,不确定的问道:“什么时候打的?我怎么不记得?”

景宁轻嘲的牵了牵唇。

自从景小雅回到这个家,景啸德就一直不怎么把她放在心上,她不是不知道。

只是没想到,竟然漠视到这个地步,连她回来时曾给他打过电话都忘了。

更可笑的是现在居然跑来质问她回来为什么不通知他一声?

景啸德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有些尴尬。

“行了,这两年公司拓宽业务,我整天忙得焦头烂额,可能忘了。

你作为女儿,就不能体谅体谅你父亲?回来这么久,也不回家里看看,像什么话!”

景宁懒得和他在这里掰扯,冷淡的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景啸德被她冷冰冰的语气激起怒气,但想到她那性子,终究还是将怒气压了下去。

硬邦邦的说了一句,“你奶奶叫你今晚回来吃饭!”

“不去。”

“什么话?你好歹也是景家的人,叫你回来吃顿饭怎么了?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去请你不成?”

景宁冷冷勾唇,“逢年过节都不记得叫我回家的人,突然间叫我回家吃饭,我怕饭里放了老鼠药,被毒死。

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非要成婚总裁你很烦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