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许你一笑倾城祁晓筠陆堇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祁晓筠 时间:2020-03-26 11:23:45 主角:祁晓筠陆堇

许你一笑倾城祁晓筠陆堇结局完整全文

许你一笑倾城祁晓筠陆堇

祁晓筠小说作品《许你一笑倾城》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一口毙命

陆堇彦十分的淡定,“放心,她不会说的。”

“你就这么确定?”祁晓筠的心卡在嗓子眼。

他耸了耸肩,脸上是有恃无恐的笃定,“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但祁晓筠还是很担心,“我下去看看。”她一口气跑下了楼,躲在楼梯的拐角处偷窥。

钱安安正站在陆堇钰的身旁,神情里还有几分难以掩饰的阴郁。

陆堇钰殷勤的倒了一杯茶递给她,“俗话说得好,鱼配鱼,虾配虾,乌龟配王八,陆堇钰和那个女人,一个瘫,一个丑,简直就是绝配。”

钱安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在她眼里,陆堇钰就是个备胎,如果陆堇彦真的好不了了,才会考虑他。

“哪里配,我一点都没看出来。堇彦可讨厌那个丑八怪了,一看到她,就想吐,如果她不是来冲喜的,他早就把她掐死了。”

要说出陆堇彦和丑八怪在秀恩爱,岂不是打了她的脸?她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陆堇彦喜欢的人,只能是她。

陆堇钰哼哧了一声:“结婚证都领了,讨厌也没用,你就不要再惦记他了,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只有我。”

钱安安把杯子里的茶一口饮尽,转身朝外走去。

她绝不允许绊脚石一直存在。

楼梯口,祁晓筠松了口气,回到阁楼,朝陆堇彦做了一个鬼脸,“看来你挺了解她的,你是不是担心自己好不了了,才故意气她走的?”

陆堇彦深黑的冰眸在暮光里幽幽的闪烁,看起来格外的高深莫测。

“你杀了谁?”

话锋转移的太快,她愣了一会才启口:“我没杀人,是我堂姐杀得。她和祁东收买证人,伪造证物,陷害我,让我当了替罪羊。我没钱没势,请不起律师,连辩护的机会都没有。”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愤怒,还有无奈。

在监狱的三年,让她变得更加坚韧,祁东一家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总有一天,要加倍偿还。

陆堇彦的目光透过窗户,落到了外面不知名的角落,声音似乎也从那里传来,变得异常低沉,“判了几年?”

“无期。”她垂下了眸子,浓密的长睫毛在眼睑投下了一道凄迷的阴影。

“是小妈帮你出来的?”

“嗯。”

“你要不听话,就会被送回去?”

祁晓筠点点头,陆夫人找医生,为她开了一张患有遗传性重度抑郁症的证明,让她得以申请到保外就医。

如果她不听话,她随时可以让医生开具康复证明,把她踢回监狱。

陆堇彦的眸色逐渐加深了,仿佛被窗外的夜色晕染了一般,“你为什么还要帮我,不怕吗?”

“怕。”她咬了下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是在刀尖上行走,但她不甘心一直任人宰割,这条命再卑贱,也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得给自己多找一条活路呀,如果哪天你东山再起了,我就是股肱之臣。你不会忍心看着我被送回监狱,会想办法替我翻案的,对不对?”

陆堇彦露出了一点难以察觉的嘲弄之色,就知道她打得是这个如意算盘。

这个女人脑子还行,可以为他所用,但一定要防备,谨防她倒戈。

晚上,祁晓筠给他泡澡药浴,然后做按摩。

“你是不是经常有酸麻的感觉,那是因为你腿上有很多的硬疙瘩,等全都揉散了,酸麻感都会消失了。”

她莞尔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虽然命运坎坷,但她还是很爱笑。

因为生活已经够苦了,如果还扳着一张苦瓜脸的话,岂不是雪上添霜?

微笑是对自己的鼓励。

陆堇彦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未置一词,一张俊美的脸就像万年不化的冰山,冷漠而深沉。

祁晓筠已经习惯了他的高冷。

他们是各取所需,不可能有丝毫的感情。

而且感情对她而言,是不切实际的奢望,一个连命都保不住的人,哪有闲情逸致去幻想粉红色的泡泡?

给他按摩完之后,她就躺到了沙发上。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也没有电视,两人都睡得很早。

陆堇彦几乎不主动跟她说话,很多时候,她都有种错觉,这个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可能,她从一出生,就注定这辈子是要孤独一生的吧,连个能说贴心话的人都不会有。

第二天。

吃完早餐之后,祁晓筠给陆堇彦削了一个苹果。

初升的阳光从窗户洒落进来,给寒冷的阁楼添了几分暖意。

她放下水果刀,去开窗户。

虽然外面寒风凛冽,但每天还是要开窗呼吸新鲜空气。

就在她推开窗户的刹那间,一条褐色的大蛇探出脑袋来。

它的身体盘旋在窗外的花枝上,嘴里吐着毒芯子,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虎视眈眈。

祁晓筠吓呆了,一时间不知所措。

怎么会有蛇爬上来,有毒吗?

陆堇彦也看到了,他一眼就辨认出这是一条有剧毒的蛇,而且有很强的攻击性,“别动!”

祁晓筠哪里敢动,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仿佛石头一般,话也不敢说。

毒蛇张开了大嘴,似乎饥饿无比,绝对不会放过面前的猎物。

第11章 请君入瓮

就在它发动攻击的刹那间,陆堇彦抓起桌上的水果刀飞掷过去,一道银光闪过,水果刀扎穿了蛇的七寸,快、狠、准!

毒蛇从花枝上摔落下去,在平台上神经性的抽搐了几下,不再动弹了。

祁晓筠长长的松了口气。

陆堇彦的身手再次令她惊叹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百步穿杨吧?

她赶紧关上了窗户,免得它还有同伴钻进来。

“寒冬腊月的,蛇不应该在冬眠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叫东部棕蛇,是澳大利亚特有的毒蛇,攻击性很强,被咬之后,几分钟就会毒发生亡。”陆堇彦极为凝肃的说。

祁晓筠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如果不是本土的蛇,那就是有人故意放得了。

“有人要杀我们?是陆夫人吗?”

陆堇彦的瞳眸加深了,犹如两汪漆黑的古潭,阴黯而犀利,“她要动手,何必搞得这么麻烦?”

“那会是谁?”祁晓筠的眉端覆上了一片疑云。

她初来乍到,对一切都不了解,自然推测不了太多。

陆堇彦沉默了,片许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诡谲的冷弧……

中午,祁晓筠炖了一锅好汤,香气扑鼻。

“今天,我搞到了一点野味,跟大家一起分享。”

佣人们和管家对视了一眼,没有动。

他们都听管家的,管家不动,谁也不敢动。

祁晓筠拿起碗,给他们一人盛了一份,然后自己先喝了一口,“太鲜了,你们赶紧尝尝,这可是难得的野味。”

管家见她喝了,就微微一笑:“既然是少奶奶的美意,我们就尝尝吧。”

他授意后,佣人们开动了。

汤非常的鲜美,他们喝了个低朝天,把肉也吃光了。

“少奶奶,你这到底是什么野味,这么鲜?”厨子忍不住的问道。

祁晓筠打开脚边的黑色塑料袋,把水果刀插着的大蛇头拿了出来,扔到了桌子上,“就是这玩意。”

女佣阿竹和阿兰吓得尖叫了起来,而阿梅,脸色一片惨白,连嘴唇也失去了颜色,“少奶奶,你给我们吃得是蛇肉?”

“蛇肉可是难得的美味。”祁晓筠砸了砸嘴,似乎还在回味中。

管家竭力保持着镇定,沉声问道:“少奶奶,这个时候,蛇不是都在冬眠吗?这条蛇,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这可不是我弄得,是它自己爬上来的。今天早上,我一开窗,这家伙就窜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嘴要咬我,我举起水果刀狠狠的扎向它的七寸,它扭来扭去,扭了几下,就死翘翘了。”

祁晓筠的语气慢慢悠悠的,喝了口汤,又继续道:“我们本地的蛇确实都冬眠了,但这家伙不是本地的,是从澳洲来的,是澳洲三大毒蛇之一,要是被它咬了,几分钟就必死无疑。”

阿竹一听,吓得哭了起来,她是三个佣人中,胆子最小的,“我们吃了它,是不是也会中毒?”

祁晓筠笑了笑,“放心吧,蛇的毒素都在头上,肉是没有毒的,越毒的蛇,肉质就越鲜嫩。”

管家幽幽的瞅了她一眼,“看来少奶奶对蛇挺了解的,还能辨认出是本地蛇,还是外国蛇?”

祁晓筠握起水果刀,举着蛇头在空中挥舞了几下,“你说它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难不成是因为澳洲大火,它漂洋过海,逃到了我们阳城,又穿过高楼大厦,来到了我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宅子里?”

她的言外之意,管家岂能听不明白,“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祁晓筠把蛇头放进了塑料袋中,“我决定了,把这东西晾在窗台上,做成标本,等老夫人和夫人来的时候,给她们好好瞧瞧。”说完,她提起塑料袋,走出了餐厅。

管家阴郁的扫了餐桌一眼,咬着牙吐了句:“吃完饭,都到书房来。”

整个下午,祁晓筠都在编筐子,黄昏时,终于编好了。

她把蛇头放了进去,挂在窗台上。

“这东西可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啊。”

陆堇彦望着筐子,眸色逐渐加深,仿佛被暮色晕染了一般。

“编得还行。”

他语气淡淡的,像一阵冷风,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祁晓筠只当是对自己的夸奖。

“人不可貌相嘛,虽然我长得其貌不扬,但还算是心灵手巧。”

陆堇彦微微勾了下嘴角,不知道是认同,还是嘲弄。

她当作是前者,做人还是要有点乐观精神,多往好得一面想。

午夜时分。

阁楼里黑暗而寂静。

一个黑影从楼梯口闪了出去,通过平台绕到了后面的窗户前,悄悄的取走了筐子。

早上,祁晓筠拉开窗帘,望着空空如也的窗台,冷笑一声,“筐子果然被人偷走了。”

“依计行事。”陆堇彦嘴角勾起了一抹诡谲的冷弧。

第12章 全身溃烂

祁晓筠拿起铁锅和锅铲,站到二楼的楼梯口,使劲的敲打起来,哐哐哐!

“不好啦,房子里进贼啦——”

管家和厨子先开门跑了出来,然后是阿竹和阿兰。

“贼在哪里,偷了什么东西?”管家问道。

祁晓筠耸了耸肩,“你们丢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的蛇头被人偷走了。”

管家让众人四处查看,很快他们就回来了,什么都没丢。

祁晓筠摸着下巴,露出了困惑之色,“难道那贼是专门来偷蛇头的,他要蛇头有什么用?”

“少奶奶,你确定是贼吗?没准是野猫叼走了也说不定。”厨子说道。

“我确定及肯定,昨天晚上,我看到一个人影在窗户前晃动,但因为太冷了,我懒得起床,就没管。”

祁晓筠说着,朝前走了几步,站到了阿梅的房间门口,她到这会都没出来呢。

“其实啊,一个蛇头丢了没什么,我是担心会死人。我把蛇头挂在窗台上,是怕那蛇还有同伙,想把它们都吸引过来,消灭干净。我在筐子上涂了毒液,蛇一碰到就会当场毙命,而人呢,会在四十八小时后死亡。先是皮肤起红疹,奇痒无比,然后溃烂流脓,疼痛到死。”

她刻意拔高了声音,让关在房间里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阿竹吓得抱住了胳膊,“那小偷估计已经进医院了。”

祁晓筠摊了摊手:“医生又不是万能的,等他们研究出解毒的方案来,那人早就死翘翘了。”

她话音未落,旁边的房门就被拉开了,阿梅惊恐的跑了出来,“给我解药,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她的手上长满了红疹,恐怖无比。

祁晓筠冷笑一声,陆堇彦这招请君入瓮太厉害了,一下子就把使坏的杂碎揪出来了。

“原来是你偷的,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你偷蛇头干什么?”

阿梅使劲的挠了挠手,她快痒死了,一晚上都没睡,“你把它挂在窗台上太吓人了,我在院子里看着害怕,才会偷偷取下来。”

祁晓筠哈哈大笑,“你在院子里还能看到阁楼的窗台,骗谁呢?”

阁楼前后都是大平台,还种了花树,在下面是看不到阁楼窗户的。

管家皱起了眉头,脸色变得极为阴沉,“阿梅,你在搞什么鬼?”

阿梅瑟缩了下,没有说话。

祁晓筠就替她说:“我看这条蛇就是她放的吧,她担心我把这事告诉老夫人和夫人,就把它偷走,想要毁尸灭迹。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呢,要是少爷被咬死了,我们这一屋子的人都要被老夫人剥皮抽筋,挫骨扬灰,她还能有活路吗?”

管家瞪了阿梅一眼,“真是你做的?”

阿梅打了个哆嗦,哭了起来,“我没想害少爷,这蛇我是买来自己吃的。我最近风湿病犯了,在我老家,大家都吃蛇肉治风湿,我就托朋友买了条蛇。我一直把它系在黑布袋子里,不知道它是怎么跑出来的。我不知道这蛇有毒,我那朋友也不知道,他被卖蛇的诓骗了。我怕事情闹大,老夫人会把我赶走,才去偷蛇头的。”

管家的嘴角抽动了下,扬起手,一巴掌朝她扇了过去,“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昨天在书房,他专门问了她,她矢口否认,今天出事才说,还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阿梅哭得更凶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管家把目光转向祁晓筠,赔上笑脸,“少奶奶,这件事确实是阿梅太不小心了,好在没有酿成大错,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她一回,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他担心的不是阿梅被赶走,而是他和阿梅的歼情被捅出来,必须要让祁晓筠息事宁人才行。

祁晓筠低哼了一声:“说实话,她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想诓我,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看在管家你的份上,我愿意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希望你能好好的管教她,昨天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了。”

她说着,瞟了阿梅一眼,目光犀利而凛冽,这是无声的警告。

管家暗中松了口气,这个女人还算识相。

此刻,阿梅心里想得只有解药,“给我药。”

“自己买点艾草洗洗,再抹上炉甘石,过两天就好了。”祁晓筠丢下话,上了楼。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毒药,后山有棵漆树,筐子是用漆树的树枝编的,漆树酸会引发过敏,阿梅手上的疹子就是过敏所致。

阁楼里,陆堇彦正坐在窗前喝茶,面无表情。

祁晓筠坐到他身旁,抓起茶杯,咕噜噜喝了个底朝天,“这事是阿梅做的,八成是我撞到她和管家的歼情,她怕我说出去,想要杀我灭口。我们应该借这个机会把她赶走才对,你为什么让我放过她?”

这一切都是他们事先合计好的。

不过,陆堇彦让她不要痛打落水狗,暂且放她一马。

他晃动了下手中的杯子,茶水清澈见底,就仿佛他深邃的眼睛,早已窥视到了黑暗深处的秘密。

“事情没这么简单,她不是主谋。”

“什么?”祁晓筠惊愕。

“她没有能力策划这么复杂的事,不过是被人当枪使,我们要顺藤摸瓜,把背后的主使揪出来。”陆堇彦的眸色逐渐加深了,犹如千年的古潭,望不到底。

祁晓筠柳眉微蹙,一个陆夫人就够难应付的了,还来个隐藏的Boss,简直就是危机四伏。

陆堇彦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神色骤然一冷,“你要怕了,后悔还来得及。”

她幽然一笑,云淡风轻,“我烂命一条,有什么可怕的,而且从来得第一天,我就决定好了,跟你抱团取暖。”

她心里很清楚,陆夫人为了控制她,绝对不会帮她洗脱冤屈,跟着她,一辈子都要顶着杀人犯的罪名,一辈子都要像傀儡一样被操控。

眼前之人才是真正能给她希望,让她以后能堂堂正正活着的人。

陆堇彦的表情平和了一些,倘若她倒戈,他绝不会手下留情,因为她知道的太多了。

“明天奶奶会来,准备一下。”

许你一笑倾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许你一笑倾城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许你一笑倾城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