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赵南笙厉少爵小说-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敲罗打节 时间:2020-03-26 11:21:42 主角:赵南笙厉少爵

赵南笙厉少爵小说-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免费阅读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赵南笙厉少爵

赵南笙厉少爵小说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推荐章节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 第4章:赵家有一个千金就够了

我暗暗换了一口气,克制着内心的疑惑与震惊。

“不可能,那么高的悬崖,摔下去肯定死了,就算没死,那肯定也残了,而且都一年过去了,你提这事干什么。”

从刚才陈淑琴的话中可以知道,我被赵南茜囚禁的事,她根本不知道。

“我这不是担心吗,万一她回来了让厉家发现……”

担心什么?

厉家发现什么?

自己的女儿平安归来,为什么让陈淑琴这么害怕?

她一句话让我满肚子疑惑,难道当初赵南茜囚禁我并非是因为嫉恨这么简单,而跟厉家有关?

可在做‘赵南茜’之前,我跟厉家人无半点关系。

我正想听陈淑琴接下来会说什么,她却忽然顿住,话锋一转,说:“这也许就是她的命,谁让她非要去攀岩,还要拉着你,幸亏你没事,否则这不是要妈的命吗。”

原来,赵南茜当年对外说的是我要去攀岩,出了事故,那也是咎由自取。

可同样都是女儿,哪怕不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那也是自己的骨血,为什么区别如此大?

明明没有找到尸体,却这么不了了之?

我故意问:“妈,你说如果哪天赵南笙真的活着回来了,怎么办?”

“赵家就只有你一个千金,就算她哪天活着回来,也不能挡了你的路。

”陈淑琴握着我的手,叹息说:“其它的就只怪她命薄。”

我知道陈淑琴与我不亲近,哪怕赵家将我找回去,也一直没有对外公布我的身份,知道赵家还有一个女儿的人很少,可亲耳听到自己的母亲说出这样的话,还是剜心一样的疼。

在陈淑琴心中,我如此的微不足道。

她握着我的手很温暖,目光很温柔,正如此,才更如一把削尖的利刃扎进心口,痛不言喻。

我看着陈淑琴,心里淌着血,脸上却笑着说:“妈,你对我真好。”

这话无比讽刺。

陈淑琴一点也没听出这话背后的意思,她笑得更为高兴:“你是妈的女儿,妈不对你好对谁好,对了,你跟厉少爵的关系近来缓和些没有?”

“还是老样子。

”我抽回手,敷衍着回答。

“你有个孩子傍身,这厉家少夫人的位置你是坐稳了,至于男人在外的逢场作戏,也就不重要,玩腻了,终归是要回到家里来的。”

陈淑琴并没有起疑,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目送着陈淑琴离去的背影,我忽然有些害怕去寻找真相,是赵南茜一人操作?还是整个赵家都知情,只不过是选择牺牲我?

凉薄的亲情,残酷的事实,细思极恐,让人不寒而栗。

阮晴天离婚了。

她自愿净身出户,孩子的抚养权也没有争取,搬出了邵家,在外租了一间房,在画廊找了一份工作谋生。

看着她跟邵臻撇得如此干净,我心里十分心疼。

北城的天更冷了。

我找不到孩子的下落,私家侦探那边也一点消息没有,有人在暗中阻挠调查,当年负责尸检的人嘴巴十分严,半字不透。

显然,是陈淑琴封了口。

我站在阳台眺望着远方,正走神时,阮晴天的短信发了过来,让我去参观画廊。

我答应了她,打车去了画廊。

到的时候,她正在忙,招呼着让我随意逛逛,这都是新来的一批画作。

我让她忙自己的,不用管我。

我在画廊随意走走看看,忽然,一副山水画猝不及防的映入眼眸。

这山水画……

我在画前怔住,目光紧紧地,酸涩的盯着右下角的小字,那是一个‘秦’字,我就这么看着,眼泪静默的流淌下来。

我颤着手触摸那一个字,心口骤然疼的不能呼吸。

【南笙,你怎么了?”】阮晴天过来扯了扯我的胳膊,比划着手势,担忧地问我。

“是、是他、是他……”我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又兴奋的握住她的肩膀,语无伦次:“是、是他,晴天,是他,这画是他画的,你看这个字,是他写的,我认得他的笔迹,秦天明还活着,他还活着。”

我拉着阮晴天去看画作右下角的小字,她蹙着眉,神色更为担忧地宽慰我:【南笙,你是太想他了,这不是他的画,一年前他就死了啊,怎么会是他画的呢。

画作上有日期,是上个月画的。

一个死了一年的人,怎么还会死而复生呢?

一年前,赵南茜纵火,秦天明以为我在里面,他冲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

那个能为我豁出性命的男人,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我情绪激动,坚定地说:“不,是他,真的是他,我认得这个字,只有他才会用这种方式写这个字,你看‘秦’字的这一笔,这是他的习惯,我曾还笑话过他,这真的是他,你相信我。”

这幅山水画让我坚信秦天明还活着。

阮晴天劝不住我,如果不找到这幅画的作家确认,我定不会死心,她帮忙在画廊替我打听,最后拿到这幅画主人的地址。

当天我就迫不及待按着地址找去了。

那是北城最偏的郊区。

我站在破旧的出租房门前,看着过道垃圾桶里废弃的原料与画作,我竟不敢敲那道门。

那每一张画的右下角都有一个‘秦’字,是他的笔迹。

我缓缓地蹲下来,捡起废弃的画作,静默的流泪。

“谁在外面?”

那是一道粗粝的嗓音。

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

我仰头,目光怔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滚落。

他穿着廉价的毛衣,身上系着一条沾满原料的围裙,脸上带着口罩,就那样出现在我面前。

我们四目对视,哪怕他只露出两只眼睛,我也一眼认出了他。

我从未想过,我们还能再相逢。

那一刻,任何语言也无法形容我心中的喜悦。

“天、天明……”

秦天明眸中闪过一抹惊诧,转瞬成厌恶与恨意,却并没有一丝欣喜。

“赵南茜,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将我当成了赵南茜。

我晃着身子站起来,看着他,眼泪模糊了视线,我仰着笑,一步步朝他走近,我试图伸手去触摸他,感受那一份真实。

我要确认,这不是一个梦,他真的活着,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

我的手刚触碰到他脸上的口罩,他瞳孔骤缩,仿佛受到了重击,猛地朝后退了一步:“你、你是……南笙?”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 第5章:原来一切都弄错了

“是我。

”我的声音早已哽咽:“天明,是我,南笙。”

秦天明见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欣喜,反而踉跄着退回了出租房:“你、你认错人了。”

他慌忙的关上门。

嘭!

我整个人傻愣在原地,眼泪也忽然停止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我怎么可能认错。

他就是秦天明。

他也认出了我,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用力拍打着门:“天明,你开门啊,我不会认错人的,我是南笙,你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不肯见我。

无论我怎么叫喊,怎么敲门,里面始终无动于衷,一点动静都没有。

秦天明的反应就像一盆凉水,浇灭了我刚才所有欢喜。

“天明,你开门呐!”我无力地坐在地上,天早已经暗了下来,漆黑的过道让我想起在酒窖里的日子,恐惧趁虚而入,我瑟缩在门角。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声音已经沙哑了,身后的门忽然又开了,我像只被人遗弃的可怜猫儿,将自己蜷缩着,双眼红肿的望着他,讷讷地问:“秦天明,你说过不会丢下我,为什么连你也不要我了。”

秦天明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那双眸子好冷漠,再不复以前的温柔。

就连声音也那样冷。

“你回去吧,别再来了。”

他双手紧紧的抠着门框,似乎在压制着什么。

我流着泪,望着他:“你让我回哪里去?我没有家了,以前你说,你在哪里,我的家就在哪里,秦天明,你当真不要我了吗?”

他闭上眼睛,不再看我:“你爱回哪里就回哪里,总之别待在这里。”

他冷漠的言语将我心底的委屈全都刺了出来。

我倏地站了起来,紧拽着他的手臂,泣不成声:“秦天明,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啊,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知道我这一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我……”

当他摘下脸上的口罩,露出一张满是烧伤疤痕的脸,整个世界都仿佛在一瞬间沉寂了下来。

我满目震惊。

我不得不承认,第一眼,我被那狰狞的疤痕吓到了。

秦天明冷嗤了一声:“吓到了?你是不是也觉得很丑陋?”

我疯狂摇头,满脸泪水,第一眼是害怕,可此时只剩下心疼。

“是那场大火留下的?”我哽咽道:“对不起,对不起……”

那场大火,毁了秦天明的脸,也毁了他的嗓子。

他语气依然那样冷漠:“没什么对不起的,你走吧。”

他的冷漠让我慌了,怕了。

他不问我为什么‘死而复生’,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也不问我这一年去了哪里,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全然不关心。

“天明,别赶我走,我只剩下你了。

”我紧抓着他的手,恳求道。

他冷冷地甩开我,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你是在可怜我,同情我吗?我告诉你,当年我冲进火场并不是为了救你,我以为南茜在里面。”

“南茜?”

他看着我,语气那样淡,话却如刺刀扎人。

他说:“南笙,我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我爱的人是南茜,我在这里也是为了躲南茜,我不想她看见我这个样子,你听明白了吗。”

“不、不是……”我不相信,秦天明怎么会爱赵南茜:“你是骗我的对吧,生日那天我们……”在一起了,还有了孩子。

后面的话还未出口,秦天明接下来一句话,让我如坠冰窖。

他残忍地说:“那晚我一直跟南茜在一起。”

他的话像一枚炸弹,砰地一声在我脑袋里炸开了。

我试图从他狰狞的疤痕下找出一丝蛛丝马迹,他一定是在说谎骗我,那晚我们明明在一起啊。

我锁住他的目光,追寻着,直到整颗心坠入深渊。

他没有说谎。

嘭!

门再一次被关上。

我忽然想起被囚禁在酒窖里,赵南茜向我炫耀的那一番话,还有那一段她跟秦天明在一起的视频,我一直以为那段视频是她合成的,她就是想证明秦天明爱的是她,想抢走我唯一拥有的。

可原来她并没有骗我,她真跟秦天明在一起了。

秦天明爱的人真的是她。

为了让赵南茜有更好的归宿,他选择躲在这里。

而我却自作多情。

那我在酒窖里受的那一年折磨又算什么?

赵南茜拥有整个赵家人对她的宠爱,更有厉少夫人这个令人羡慕的头衔,如今又告诉我,连秦天明爱的人都是她。

那我呢?

我一无所有。

我摸了摸这张脸,明明是同一张脸,却有着天差地别的境遇。

真是可悲。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回的梨园。

佣人们都已经休息,整个别墅黑漆漆的。

我四肢冰凉,嘴唇也被冻的发紫,我摸索着进了浴室,将自己埋进温热的浴缸,可我却感觉不到暖,有的只是刺骨的冷。

若说赵南茜对我一年的囚禁,对我所做的一切摧毁了原来的赵南笙,那么刚才,秦天明的话就让我彻底万劫不复。

在酒窖里的那一年,我靠着肚子里孩子的支撑,熬了过来,那时我以为秦天明不在了,孩子是秦天明留给我最后的礼物,我必须把孩子生下来,那是他生命的延续。

从酒窖逃出来后,我也一直寻找孩子,孩子是我活在这个世上最后的支撑点。

可今天我才知道,当初的想法多么可笑。

那晚不是他,那个孩子,也不是他的。

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涌上来,我再也支撑不住,失声痛哭。

我喝了不少厉少爵珍藏的洋酒,将自己灌的烂醉。

厉少爵回来的时候,我只裹着一条浴巾,像一个疯子一样披头散发躺在地上,怀里还抱着喝了一半的洋酒,满地都是空酒瓶子。

我整张脸烧得厉害,胃里更是一阵阵绞痛。

厉少爵沉着一张脸,快步走了过来,夺走我怀里的酒瓶子,将我扶起来,十分生气的呵斥道:“你这又是玩什么新招数。”

或许是喝了酒,我倒是不怕厉少爵了。

我打了一个酒嗝,目光迷离的看着他,一把抓着他的衣领,凑近了看,他长得真的好看。

他的眉毛跟秦天明好像。

秦天明,秦天明……

想到那个人,我心口一阵抽痛,十分难受。

我抢过酒瓶猛灌了一口,呛得我连连咳嗽,开始发酒疯,又哭又笑:“我就是个失败者,厉少爵,你也是个失败者,我爱的人不爱我,你娶回来的老婆也不爱你,算来,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我觉得我们应该喝一个,来,干杯。”

不知是不是眼花,厉少爵的脸色好像更冷了,眸光里似乎蕴藏着一团火光。

我笑着伸手抚上他的眉头,宽慰他:“别伤心,你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有钱,想要什么女人没有,我就不一样了,我什么都没有,没有人爱我,就连他也不要我了。”

厉少爵一把抓住我的手,脸色难看的吓人:“他是谁?”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 第6章:厉少爵的初恋

“他是……呕……”

胃里顿时翻江倒海,一个没忍住,吐了厉少爵一身,我依稀看到,他的脸色黑如锅底,大有一种掐死我的气势。

我像一滩烂泥躺在地上,脑袋昏沉得厉害,胃也绞痛得厉害,我捂着胃部,眯着眼睛问他:“厉少爵,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娶赵南茜呢?”

在我看来,厉少爵娶赵南茜,就是一种想不开的行为。

迷迷糊糊中,我好似听到厉少爵咬牙切齿的声音:“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当初你可是口口声声说爱我爱到死去活来,非我不嫁。”

“放屁。

”我摇了摇昏沉的脑袋,双手无力的抓着他的衣襟,醉得胡言乱语,早没了警惕:“我才不爱你,你算什么,我怎么会爱你,你这人真是搞笑。”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我说……”胃部似打结一样疼,我再也站不住,浑身冒虚汗,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胃出血。

睁开眼时,只感觉头痛欲裂,嘴里渴得要命,满嘴的酒味,自己闻着都熏人。

“二嫂,你醒了。”

我没想到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竟是厉幽兰。

我揉着昏沉的脑袋坐起来,想要给自己倒杯水喝,厉幽兰很有眼力见:“二嫂,你要喝水啊,我给你倒,你躺着。”

昏倒前的记忆断断续续涌入脑海。

我记得好像吐了厉少爵一身,至于别的就断片了。

“幽兰,你二哥哪去了?”我有些心虚的问。

阮晴天曾说我喝醉了酒就会胡言乱语,祖上十八代恨不得都跟别人说一遍。

所以我极少喝酒。

昨晚谁知厉少爵会忽然回来。

也不知道有没有胡言乱语说漏嘴。

“二哥去公司了,最近公司正筹备一个大的收购计划,挺忙的,这才让我过来。

”厉幽兰倒了水给我,在床沿坐下来,欲言又止:“二嫂,你已经是厉少夫人,有些事你也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二哥在外应酬,难免需要逢场作戏,有一两个红颜知己也正常,你把自己搞成这样又是何必呢,只会更惹得二哥讨厌,你嫁进厉家这么久以来,一哭二闹,就差上吊了,可你哪次成功了?”

“呃?”

我愣了一下,厉幽兰以为我是因为厉少爵才喝成胃出血?

厉幽兰又说:“这次也难怪你反应这么大,毕竟刘菲菲曾跟我二哥有过一段,她这次回来就是冲二哥来的,说不定你这少夫人的位置还真保不住。”

刘菲菲是谁?

厉幽兰这语气,怎么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看来赵南茜在厉家也不是很受待见,与厉少爵的关系,也并非外界传言那般恩爱。

豪门婚姻的真真假假,全靠作秀。

我不知道以前的赵南茜因为勾引厉少爵做过怎样的蠢事,就算现在解释,也无人信,只能默认。

我捧着喝了一大口水,觉得嘴巴里好受了,才细细看了厉幽兰一眼,笑道:“你说得对,是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知足。”

这次轮到厉幽兰愣了愣,她大概没想到我这次如此听教。

若真是赵南茜,以她的性格,自然听不进去,我太了解赵南茜了,她认定的人,想要的东西,别人休想染指。

厉幽兰蹙了蹙眉,有些不信地问我:“你真想通了?”

“想通了。

”我又不是赵南茜,干嘛在乎厉少爵在外寻花问柳?我笑盈盈地说:“男人在外打拼,是挺辛苦的,作为女人,就应该给以理解,而且你二哥这么优秀,就算没有厉家的背景,凭着那张脸,不知多少女人愿意倒贴呢,如果你二哥真看上谁了,这厉少夫人的位置我也可以拱手相让。”

厉幽兰瞠目结舌,以一种我大约中邪了的惊讶表情看着我。

就在这时,厉少爵冷冽的嗓音从门口幽幽传来。

“厉少夫人可真是大度。”

那语气,讽刺意味十足,脸色就像谁欠了他八百万似的。

“二哥。

”厉幽兰见厉少爵来了,立马找了个借口溜走了:“我约了朋友逛街,就不打扰你们了。”

她这是怕殃及池鱼。

厉幽兰走后,病房里就只剩下我跟厉少爵,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刚才从厉幽兰口中我得知一个重要信息,厉少爵厌恶赵南茜,心中住着一抹白月光,两个人的婚姻岌岌可危。

那我为何不再添一把火?

权当是赵南茜偿还的一点利息。

厉少爵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面无表情,难辨喜怒,我坦然的迎上他清冷的目光:“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

“以退为进?”厉少爵冷嗤一声,单手撑着床头,深邃的眸光凝视着我:“这次倒学聪明了些,赵南茜,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只要你安分守己,这厉少夫人的位置就还是你,否则,就别怪我无情。”

从厉少爵的眼神里看得出,他是当真厌恶赵南茜。

我巴不得厉少爵无情,提出离婚都无所谓。

我坐起来,一副想通了,十分善解人意的说:“竟然你这么讨厌我,那我们离婚吧,对谁都是一种解脱。”

“离婚?”厉少爵眸色骤变,鹰隼般的眸子冷锐得吓人,他一把钳住我的手腕:“你想去找那个人?”

我有点懵逼。

‘那个人’是谁?

难道赵南茜背着厉少爵在外有人?

不管有没有,我可不能承认,去替赵南茜承受厉少爵的怒火。

手腕被捏得生疼,我挣扎了一下,徒劳无功,我暗暗吸了一口气,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嫁给你这么久了,就如幽兰说的,我一哭二闹就差上吊了都没法讨的你欢心,你讨厌我,心里另有其人,我想通了,想成全你。”

厉少爵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眸子里含着一抹我看不明白的光芒,那张俊逸的脸缓缓地朝我靠近,目光在我身上探索,让我后背发凉,身子不自主的朝后仰,心里虚的不敢正视他的目光。

“赵南茜,你变了。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 第7章:找到赵南茜的日记本

我心里咯噔一声,心跳得非常快。

我只顾着破坏赵南茜与厉少爵的婚姻,却忽略了忽然如此大的转变必定会引起厉少爵的怀疑。

如果适得其反,那就得不偿失了。

厉少爵那双眸子太过冷锐,只是一个眼神,便让人不寒而栗,任何谎言无所遁形。

我强压着心里对他的恐惧,挤出一抹笑来,迅速勾住他的脖子,学着赵南茜嗲嗲的声音撒娇:“老公,我开玩笑的,你这么帅,这么好,我哪里舍得把你拱手让人,除非我脑子被驴踢了。”

既然厉少爵厌恶赵南茜,那肯定十分反感赵南茜的触碰,我心一横豁出去了,闭上眼睛,把嘴凑上去。

此时我仿佛赵南茜附身。

果然,厉少爵反应特别大,十分用力的将我推开了,脸色冷得骇人,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赵、南、茜。”

这咬牙切齿的,如果我不是女人,肯定得挨揍。

我倒在床上,将戏演到底,故作委屈,眼圈微红的望着他,娇柔的喊了声:“老公。”

差点没把自己恶心死。

厉少爵看我的目光果然十分厌恶,冷沉着一张脸,用力擦了擦左脸,刚才我的嘴唇不小心碰到了。

就这么一点触碰都让他如此厌恶,看来那天晚上他之所以跑到我房里来是因为酒精的关系。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这话果然不虚。

厉少爵怒指着我:“赵南……”

“茜茜,茜茜。”

他话还没说完,陈淑琴就来了,应该是得知我胃出血,这才匆忙的赶了过来,肩膀上还落着几片雪花。

陈淑琴越过厉少爵,冲到床边,心疼的拉着我的手:“茜茜啊,你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你说你这孩子,喝这么多酒做什么,多伤身体啊,你可才生了孩子不久啊。”

陈淑琴应该早就来了,也是故意提到孩子,目的就是利用孩子打亲情牌,果然,一听到孩子,厉少爵的面色有所缓和。

陈淑琴转过头对厉少爵笑说:“女婿啊,茜茜的身子弱,我也想她了,想带她回赵家住几天,你看如何?”

陈淑琴好似也有点怵厉少爵,语气带着讨好。

厉少爵刚被我恶心到了,自然不想见到我,语气淡淡的点了头:“恩,正好让她冷静冷静。”

陈淑琴在这,厉少爵也没有多待,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见人走了,我悬着的心彻底松了下来,这才发现,手心后背全是冷汗。

“茜茜,刚才厉少爵没伤着你吧。

”陈淑琴担忧的检查我的手,看到我的手被捏红了,心疼的不行,气愤道:“这厉少爵真的是越来越不顾忌了,好歹你也是赵家千金,替他们厉家生了个女儿,他怎么能这么欺负人。”

如果厉少爵在这,陈淑琴断不敢以这种口吻说话。

我将手抽回来,敛了表情,不冷不热的说:“我没事,你去办理出院手续吧。”

“好,妈马上就去,你先休息一会儿。”

等人一走,病房里就只剩下我一人,我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心里五味杂陈。

自从做了‘赵南茜’,我一直不敢回赵家,就怕被发现端倪,可要弄清一些事,还是必须回赵家一趟。

办理好出院手续,赵家的车子就在医院门口等着。

上车后,为了不听陈淑琴的唠叨,我闭眼假寐。

等再睁开眼,已经到了赵家。

阔别了一年多,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赵南茜’的身份回来。

陈淑琴招呼着佣人将东西拿进去,又让厨房里炖汤给我补补,让我上楼去休息,生怕我累着了。

我的房间与赵南茜的挨着,回到这里,我忘记了自己现在是‘赵南茜’,习惯性的朝自己以前的房间走。

推开房间门,看到里面陈列满了昂贵的衣服包包,完全就是一个大衣橱,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佣人小娟路过,我叫住她问:“这房间怎么变成这样了,里面原来的东西呢?”

小娟一脸茫然:“小姐,这房间一直都是这样的啊,自从大小姐……”

佣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急忙改口:“南笙小姐去世后,你就将她的房间改成了衣橱,里面的东西都被你扔了啊。”

赵南茜从不让人称呼我为大小姐,哪怕我‘死了’,佣人也不敢如此称呼。

我跟赵南茜流着一样的血,在赵家,却只有一位大小姐,那就是赵南茜。

“你去忙吧。

”我挥手让小娟去忙。

趁着陈淑琴在厨房里交代佣人炖汤,我将赵家上下逛了一遍。

这个我曾生活过一年的地方,却再也找不到一点有关我的东西,全被赵南茜给扔了。

我曾养的大金毛也被送走。

挂在客厅的那张全家福也没有我,看着不禁有点讽刺,仿佛,赵南笙这个人从未存在过。

父亲赵建国很忙,晚饭只有我跟陈淑琴一起吃。

我实在没有胃口,匆忙吃了两口就找借口回了房间。

自然,我只能回赵南茜的房间。

赵南茜是赵家公主,就连房间也布置的十分梦幻。

我无意翻动赵南茜的东西,从浴室出来,我打开衣橱找衣服,一拉开衣橱,看到里面各式各样的情趣内衣与用品,有些惊讶。

我用食指勾起一件黑色丁字裤。

赵南茜可真会玩。

目光无意间瞥见角落有一本黑色日记本。

我鬼使神差的拿来打开一看,里面大部分写的都是诅咒我的话,还有一些对秦天明的情话。

原来,赵南茜对秦天明一见钟情,知道我跟秦天明认识,知道我喜欢秦天明,更加激发她想要把秦天明抢到手的决心。

她更是在日记本里写下,曾跟秦天明有过的缠绵细节。

日期正是我们共同生日的那一天。

秦天明没有骗我,他们真在一起了。

字里行间都透着得意,也能想象两人当时多么疯狂。

那天,秦天明明明约了我……

一种被背叛欺骗的恨意爬上心头,我紧紧地捏着日记本,指节发白。

我翻到日记本最后一页。

我有些讶异,这一页被撕掉了,残缺的纸张上只有寥寥几个字。

‘怀孕’‘嫁入厉家’。

赵南茜还真跟厉少爵在婚前就发生关系有了孩子?

我看了眼日期。

这篇日记是在秦天明出事后写的。

那个时候赵南茜就已经怀孕了,而从囡囡的出生时间来看……

莫非……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 第8章:你们都忘了赵南笙了吗

囡囡是秦天明与赵南茜的女儿?

赵南茜拿孩子冒充,嫁入厉家?

我被脑海里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可能。

我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豪门最注重血脉,孩子生下后必定会做亲子鉴定。

我肯定是狗血剧看多了,不然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茜茜,你在做什么呢。”

身后冷不丁冒出一道声音,吓得手里的日记本差点掉了。

我回头一看,是赵建国。

他比一年前看上去老了许多。

我立马甩掉脑海里大胆的想法,见赵建国走进来,我将日记本放回原位,迅速关上衣橱。

“爸,你怎么没睡。”

“路过你房间,见你房间灯亮着,就进来看看。

”赵建国责备道:“我听你妈说,你胃出血住院了,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若有个三长两短,让爸跟你妈怎么办。”

看似责备的语气,却含着浓浓的父爱。

一个女儿。

只有赵南茜是赵家的女儿,赵南笙呢?

“爸,我最近常梦到姐姐。

”我看着赵建国,试探性地问:“你说姐姐会不会没有死?”

“你姐姐?”赵建国恍惚了一下,似乎才想起自己曾还有个大女儿,他的神色里染上哀痛,愧疚道:“南笙流落在外二十年,受了不少苦,爸还没来得及补偿她,她就出事了,若不是法医给出的尸检报告,说那是你姐姐,我到现在有时候都还不相信南笙就这么没了。”

说着,赵建国眼圈有点湿润。

我松了一口气,不管他心里的愧疚有多少,至少,从他的反应来看,尸检报告作假的事,他并不知道。

当年我回到赵家,极少见到赵建国,他很忙,不停的出差,全国各地到处飞,根本没有时间培养父女亲情。

“爸,你坐吧。

”我给他倒了一杯水。

赵建国有些受宠若惊地看了我一眼,赵南茜被捧在手心里宠惯了,一向只有别人给她端茶递水。

仗着父母给的宠爱,她只会索取,从不付出。

我忽略赵建国的目光,试探性地说:“爸,或许姐姐真的没死,当年那具尸体面目全非,根本辨不出来,法医弄错了也不一定。”

我是故意的,陈淑琴有瞒天过海之计,我在赵建国心里埋下一粒怀疑的种子,他若真在乎我的生死,就一定会去验证。

哪怕最后的结果不尽人意,却能敲打陈淑琴,让陈淑琴睡不着觉。

赵建国端着水杯忽然沉默了下来,拇指摩挲着杯壁。

听到自己的女儿可能没死,他第一反应竟是沉默。

这有些不寻常。

我顿时猜不透他的心思,又怕自己太过冒进,引起赵建国的怀疑,只能跟着沉默。

忽然,赵建国将水杯放在桌上,起身说:“茜茜,你早点休息,爸还有点事没有处理,去一趟书房。”

“好的,爸,你也别忙的太晚了,注意身体,早点休息。”

赵建国有些慌急的离开了,生怕我再多说什么似的。

我目送着赵建国离开,紧抿着唇,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思虑几秒之后,我走出房间,来到书房门外。

陈淑琴也在书房里。

陈淑琴惊讶的尖锐声传出来:“茜茜真这么说了?”

“我觉得茜茜这次回来有些不一样。”

这是怀疑我了?

“哪里不一样?”陈淑琴说:“可能是在厉家受了委屈,厉少爵不待见茜茜,外面又养女人,搁谁心里好受,若不是当初厉家亲自来提亲,我才不把茜茜嫁过去。”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头发长见识短,茜茜与南笙水火不容,南笙出事这么久,你有听她提起过南笙半个字?”

“这个确实没有,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之前茜茜也提起过南笙会活着回来,建国,你说会不会……”

陈淑琴的声音里透着恐惧,后面的声音也没了。

我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也再没有声音。

我怕被发现,悄然回了房间。

翌日。

陈淑琴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养胃的早晨,我下楼时,赵建国在客厅打电话,听内容,是工作上的事情。

“茜茜,快来吃早饭了。

”陈淑琴笑着冲我说,神色如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来了。”

我看了眼赵建国,朝饭厅走。

一坐下,陈淑琴就将热牛奶鸡蛋放我面前:“茜茜,快吃啊,看你这黑眼圈,吃完了妈带你去做SPA,女人一定要好好保养自己知道吗。”

“我有事,约了朋友。

”我一点都不想跟陈淑琴相处,随便找了个借口。

“多跟朋友聚聚也好。

”陈淑琴拿出一张银行卡给我:“喜欢什么就尽管买,只要你开心就好。”

捏着银行卡,感受着陈淑琴的溺爱,想起曾经她对我的种种漠视,更觉得自己可怜。

赵建国打完电话过来吃饭,说:“茜茜,你还是尽早回厉家。”

陈淑琴一听不高兴了:“女儿才回来住一天,你就让她走,赵建国,你什么意思。”

“我也舍不得茜茜,希望她多住几天,可她现在毕竟是厉家的人,又刚生了孩子没多久,一直待在娘家,这让别人怎么看?”

陈淑琴也知道这个理,找不到反驳的话。

我乖巧的说:“知道了爸,我今天就回去。”

吃过早饭后,我开着赵南茜的车子出去了,红色的玛莎拉蒂,十分拉风。

可偌大的城市,我竟发现自己无处可去,不知不觉中,车子竟在秦天明所住的出租房前停下来。

我坐在车里,想到秦天明绝情的话,赵南茜在日记本里记载的他们如何缠绵的细节,我连下车的勇气都没有。

秦天明不爱我,这是事实。

再找上门,不过是自取其辱。

不知在车里坐了多久,正打算离开时,秦天明忽然闯进视线里。

他依然戴着口罩,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背上背着一块画板还有画筒。

见他目光朝这边看过来,我立马低下头。

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时,秦天明已经走远,在路边拦出租车。

看着他坐上出租车,我鬼使神差的启动车子跟了上去。

跟了一路,眼看着秦天明进入一处高档会所,我紧跟着进去,却跟丢了,怎么都找不到人。

我正东张西望,肩膀上忽然搭上来一只手,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整颗心跟着一颤。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