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神鉴秘术丁海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马丽 时间:2020-03-26 11:18:25 主角:丁海

神鉴秘术丁海结局完整全文

神鉴秘术丁海

马丽小说作品《神鉴秘术》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骗子报复

丁海淡然的摆摆手,劝慰老陈不要多想,马有失蹄人有失手,一次上当算不了什么。

老陈以前一直金宝斋总店效力,以哪里的实力,很少有人敢去招摇撞骗,看不破骗局也是情有可原。

以前老陈一直觉得,丁海或许和胡家有亲戚关系,所以胡家才会拉着他合伙开店。

经过这件事,老陈发现丁海还是有两把刷子,渐渐收起了对他的小觑之心。

临近傍晚,店里还是没有几个客人,丁海打算再等一会,关门回家休息。

“咣当!”

突然,店里的大门被人踢开,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涌进店里。

看着这些来意不善的年轻人,丁海心里“咯噔”一跳,麻烦果然来了……

如他所料不错,这群人应该是和童跃进一伙的。

目的嘛……自然是要报仇!

几名混混冲进店里,二话不说动手打砸桌椅板凳。

老陈吓了一跳,马上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报警电话打完,老陈紧张的告诉丁海,警察最快也要五分钟才能到。

为了避免出现危险,老陈建议先离开这里,反正古董都上了保险,出现损伤保险公司会赔的。

“不能走!”

丁海断然拒绝了老陈的提议,今天要是跑了,以后就没办法在云岭街立足了!

除此之外,丁海大部分家当都投在了这间店,绝对不会任人欺负!

随即,丁海拎着柜台里面的铁质高脚凳,一马当先的冲入了人群。

混混人数虽多,但都是一群欺软怕硬之徒,面对气势凶猛的丁海,一时间也奈他不得。

丁海双手挥舞着高脚凳,狠狠砸向一名混混的脑袋,只见此人应声倒地,痛苦的大吼大叫。

紧接着,丁海将高脚凳丢向另外一名混混,握紧双拳与他们近身肉搏。

丁海很少打架,却不代表他不会打架!

要想震慑这群混混,就要表现的比他们还不要命!

余下的几名混混谁也没想到,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丁海打起架来这么厉害,吓得他们连连后退。

丁海迅速冲到一名狠狠身前,抓起他的头发,使用膝盖猛踢面门。

“啊!”

混混被打的鬼哭狼嚎,嘴里和鼻子同时流出鲜血。

“小子,去死吧!”

丁海顺着眼角的余光,发现一名混混想要偷袭,马上抬手右手手肘,狠狠撞击对方胸口。

“嗷……”

听着同伴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剩下的几名混混怒向心头起!

他们收了童跃进五千块钱教训丁海,如今反被丁海教训,简直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回过神的众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对着丁海施暴。

丁海强忍着疼痛,专盯着自己身下的那名混混打!

躲在柜台下面的老陈看着浑身颤抖,心里埋怨着丁海年少冲动。

东西被砸了有保险公司,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糟了……

不大一会,丁海被打的头破血流,大脑的意识也是逐渐模糊,双拳却是不停的向下挥舞。

“嗡嗡嗡……”

远处的街道响起警铃声,围攻丁海的混混同时停手,转身就朝门口跑。

“不许走!”

浑身上下如同血人的丁海竟然站了起来,拎着半截破碎的椅子腿,打向后面的一名混混。

担心被警察抓住的混混无心再战,竟然忘了对丁海还击。

丁海双眼迸发着仇恨的目光,悍不畏死的猛冲猛打。

不大的前厅乱作一团,丁海先于混混冲到门口,挥舞凳子打的几人抱头鼠窜。

“大哥,这小子疯了!”

一名混混被吓得胆战心惊,头一次看到不怕死的主。

混混头子也傻了眼,瞅着丁海的架势,分明就是想要杀人……

“嘭!”

混混头子愣神的一瞬间,丁海手中的椅子已经飞到了他的头上。

此刻,站在门口的丁海如同一尊杀神,震慑的其余混混无人敢动。

警察及时赶到,逮捕了所有闹事的混混,紧急将丁海送到医院救治。

医院内,经过医生的包扎,丁海并无大碍,随行而来的警察,也开始对他进行口供询问。

“姓童的,老子不整的你七荤八素,就跟你一个姓!”

丁海嘴里回答着警察的询问,大脑飞速的运转想着报仇的方法。

询问丁海的一名中年警察见他心不在焉,厉声说道:“丁海,警方询问口供是为了及早破案,你不许有任何的隐瞒!”

“警官先生,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要举报!”

瞬间,丁海就想好了办法,说出打砸的混混是受人雇佣,而雇佣他们的人,则是一名诈骗犯。

“诈骗犯?”

中年警察大为震惊,本以为是件寻常的治安案件,没想到会牵扯出诈骗。

“丁海,你确定主谋是诈骗犯?”

“警官先生,我可是上过大学的,知道信口胡说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丁海夸张的抬手发誓,自己说的没有半句虚言,提醒警察马上去找童跃进,以防他见势不妙逃走。

中年警察听得半信半疑,虚报警情可不是闹着玩的,丁海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想到这里,中年警察点点头,说道:“你详细的给我说明一下,如果是真的,警方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丁海闻言大喜,详细的描述童跃进的长相,还说他很可能还在云岭街。

中年警察听完全部的消息,当即打电话召集部下,以拉网的方式在云岭街抓捕童跃进。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留守医院的中年警察接到电话,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丁先生,犯罪嫌疑人已经抓住了,多谢你的配合。”

“抓到就好。”

丁海心里也松了口气,利用警方抓住童跃进,也算是报了仇。

丁海受的只是皮外伤,医生却不肯放他马上离开,要求他住院观察一晚,确定没事才能离开。

第二天早上,丁海交付费用,缠着一身绷带离开了医院。

店里已被老陈雇来的人打扫干净,今天可以如常的营业。

看到受伤的丁海进来,老陈关切的说道:“老板,你的伤还没好,怎么不在医院多住几天呢?”

“一点皮外伤,早就没事了。”

丁海笑着摆摆手,医院的消毒水味道,他闻着就闹心。

两人正在说话,门外又走进一人,问道:“请问你们这里,可以鉴定古董吗?”

第11章 家门不幸

“当然可以。”

丁海和老陈同时回头,见到进来的是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

眼镜男手里捧着一个带着红布的玩意,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怕有人抢走。

丁海招呼眼镜男坐下,老陈取来放大镜和小手电,问道:“先生贵姓,不知何物想让我们鉴定?”

“我叫陈晨,手里有件唐三彩,想看你们帮我看看是真是假?”

陈晨轻轻的揭开红布,露出一只三十公分高,形似骏马的彩釉陶器。

唐三彩是流行于盛唐时期的彩釉陶器,民间流传极广,不过其中稂莠不齐,没有出色的鉴别本事,是很难分辨真伪的。

陈晨手中的唐三彩样式古朴,做工和画工也很符合唐代的审美观,看上去到不像是假货。

老陈接过自己这位本家手中的古董,专心致志的使用工具观察上面的做工。

看了二十多分钟,老陈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这件唐三彩不论和做工和涂彩,都很符合唐代彩釉陶器的特点,唯独是上面的土腥味太淡了,不像是流传千年的陶瓷珍品。

如果是在总店,遇到拿捏不稳的东西,老陈还可以找别的鉴定师一起商量,可是这间分店,却没有任何人能帮他一同掌眼。

老陈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陈晨有些着急,问道:“老师傅,你到底能不能看出来啊?”

丁海见状赶忙打着圆场,笑呵呵的说道:“陈先生,买这件唐三彩,您花了不少钱吧?”

“这是当然。”

陈晨自得的说道:“为了买下这尊唐三彩,我可是花了将近一百六十万!”

丁海点点头,又问道:“陈先生,请恕我冒昧,既然您花了一百六十万买这尊唐三彩,为何当时没有鉴定呢?”

“这个……”

陈晨面色变得有些不自然,欲言又止的样子,弄得丁海以为又遇到了假货。

过了一会,陈晨叹了口气,黯然的说道:“家门不幸啊!”

说罢,陈晨好像打开了话匣子,用着愤恨的语气说起发生在这尊唐三彩上面的事情。

陈晨是做生意的,虽说生意不大,每年也能有个几百万的进账,而他最大的爱好,也就是收藏古董。

当初买这尊唐三彩的时候,陈晨就找过专家鉴定,确定唐三彩是真的。

但就在几天之前,陈晨邀请了几位古董名家来家里做客,一名专家竟然说他的一件藏品是假的。

陈晨当即就火了,不忿的与专家争论,可是经过其他几名专家鉴定,的确是假的。

这一下,陈晨彻底蒙了,为了保护家里的古董,他花费重金购置了最先进的防盗系统,绝不可能是小偷所为。

既然不是小偷,陈晨能想到的那就是内贼!

陈晨老婆几年前去世,家里只有他和儿子陈强。

提到自己这个儿子,陈晨颤抖的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怒骂道:“这个逆子偷拿我的古董出去炫耀,被人掉包都不知道!”

听到事情的经过,老陈放下放大镜,不解的说道:“陈先生,既然你说是被人掉包,那还鉴定个什么劲?”

“我也只是猜测,没有确凿的证据。”

陈晨猛吸一口香烟,苦涩的说道:“我平时忙于生意,对于犬子管教较少,他私下结交了许多的狐朋狗友,其中有一个还是我们家附近的小流氓。”

陈强把古董偷出去拿给他的朋友炫耀,回来就变成假的了,陈晨担心最值钱的唐三彩也被人掉包,特地拿到这里鉴定。

至于说为什么不找他的朋友鉴定,归根结底还是不想家丑外扬……

“明白了。”

丁海点点头,鉴定真货他不一定在行,辨别假货还是手到擒来的。

“陈先生,鉴定真假没问题,可就算鉴定出是假货,你还能告自己的儿子不成?”

老陈已经先入为主的认定唐三彩是假的了,就是不知道陈晨能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其实我也就是图个心安,世上哪有老子告儿子的。”

陈晨也认为唐三彩被人掉包了,可毕竟是一百六十万买来的,换成是谁心里都过不去这个坎。

“好吧,我替你鉴定。”

丁海接过老陈手里的唐三彩,放到近前仔细闻着上面的味道。

片刻后,丁海摇头说道:“陈先生,东西是假货。”

“哎……”

陈晨站起来丢下手里的烟蒂,神情痛苦而又低落。

一百六十万是他半年的纯利润,这就样打了水漂……

老陈没想到丁海鉴定的这么快,犹豫着说道:“老板,要不再让我看看?”

“不用看了,是假货无疑。”

丁海摆手说道:“唐三彩的主要功效是当冥器使用,所以绝大部分唐三彩都是陪葬品,不论土多久,上面坟土的土腥味是消弭不掉的,造假仿的再像,也仿造不出千年坟土的土腥味。”

听到丁海所言,老陈诧异的连连点头,他刚才拿捏不准,也是因为这件东西的土腥味太浅了。

说完这番话,丁海又用不屑的语气说道:“造假之人的本事太差了,想要仿造唐三彩,起码要找个老坟,把假货放进去埋上半年,以此达到鱼目混珠的效果,就算最后让人看出来,那也是许久以后的事情了。”

陈晨和老陈都听傻了,丁海怎么对造假这么熟悉?

临来之前,老陈可没听春兰和胡老说过,丁海懂得古玩鉴定啊……

“逆子,你真是要活活气死我!”

暴怒的陈晨抓起假的唐三彩就要摔,丁海眼疾手快的将他拦住。

“老板,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火头上的陈晨气的满脸通红,急着砸掉赝品发泄心中怒气。

“陈先生,你就不想把真货拿回来?”

丁海冷不丁的一句还,令得陈晨呆立在原地。

老陈茫然不解的看着丁海,也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丁海伸手将家的唐三彩抢下,淡淡的说道:“陈先生,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找回真货,你看怎么样?”

“真的吗?”

陈晨难以置信的盯着丁海,他和丁海非亲非故,对方为什么要帮助自己?

第12章 客串侦探

“当然是真的,不过嘛……”

丁海卖了个关子,笑道:“陈老板,你是个商人,讲究在商言商,我帮你找回真品可以,但你需要支付二十万的劳务费。”

“没问题!”

听到丁海要钱,陈晨爽快的答应。

这年头哪有那么多活雷锋,如果丁海不要钱,他甚至怀疑对方别有所图。

丁海要钱办事,反倒让他觉得可信!

老陈哭笑不得看着的丁海,这位小老板还真是有意思,竟把自己当成了侦探……

按照老陈的想法,他是不希望丁海去的,万一惹出什么麻烦,恐怕会牵连到店里。

望着欲言又止的老陈,丁海淡然的说道:“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可是……”

老陈忧心忡忡的说道:“老板,凡事还是三思而行的好,万一……”

后面的话老陈没有再说,意思却是在提醒丁海,千万别再惹祸上身。

昨天一群混混打砸店铺,已经将他的老命吓得半死,这回再出麻烦,老陈辞职的心都有了。

丁海明白老陈的犹豫,可是店铺开业这么久,除了开业当天靠着胡家的面子有点收入,其余几日都是分文没有入账。

就是胡家不在意,丁海心里也不好意思。

反正现在闲的也是闲的,如果能趁此机会赚取二十万酬劳,正好缓解店铺只出不入的尴尬局面。

丁海费劲口舌,总算是安抚了老陈。

随后,丁海走到门口关上店门,说出了他的计划。

丁海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反客为主!

陈晨回家后,找机会夸奖他儿子陈强,说唐三彩本来就是假的,鉴定之后变成真的。

除此之外,陈晨还要极尽能事的嘲讽陈强的那个朋友是个傻帽,把真货当成假货还给自己。

总之,一定要让陈强相信,他们家占了天大的便宜。

以陈强爱炫耀的性格,事情一定会传到他那个混混朋友耳中,到了那个时候,大戏才正式拉开!

陈晨听得似懂非懂,忍不住问道:“老板,这个办法真的可行吗?”

“当然。”

丁海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继续说道:“消息传到你儿子朋友耳中,那个人必定会见财起意,拿着真货回来互换,之后的事情不用我在教你了吧?”

“明白了,你的意思是等到那个流氓拿真货回来掉包,在将他一网打尽?”

陈晨很快就明白了丁海的用意,亏他能想出这种以假乱真的方法。

丁海微微一笑,补充道:“陈老板,办法很老套,但是有用。”

“可是……”

陈晨还是有些捏不准,试探着问道:“如果那个人不肯来,我又该如何是好?”

“很简单,跟他比耐心。”

丁海指着陈晨手中的赝品说道:“回去以后,你将这件唐三彩寸步不离的放在身边,就算是你儿子都不能让他摸。”

“好,我这就回去准备,如果真的能找回唐三彩,二十万劳务费我一定双手奉上。”

陈晨现在也是没办法,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想法,告辞离开回家准备。

过了一会,老陈走到丁海身旁,不解的说道:“老板,你就不怕陈晨不回来?”

“他不会不回来的,这件事涉及他儿子,要是不想家丑外扬,就一定会把酬劳送回来的。”

丁海也不做过多解释,让老陈过几天看好戏。

办法就像丁海说的,的确很老套,但是却能抓住人心。

偷换陈晨唐三彩的流氓必然是个利欲熏心之徒,眼睛里面只有钱,就算知道事情有古怪,为了拿到真的唐三彩,他也一定会铤而走险。

其实,不论任何的骗局,都是在于把握人心。

如果受骗者心里没有贪欲,在复杂的骗局他们也不会上当。

就像制造假古董一样,同样也是利用买主急于捡漏的贪心,假的也会被人当成真的。

一天之内,老陈对于丁海的感官刷新多次。

一个毛头小子,年岁不大就成为金宝斋的合伙人,懂得各种造假的学问,又把人心拿捏的这么准,到底是在哪学的这些?

虽然老陈现在满腹疑窦,却也识趣的没有多问,静候几天之后的结果。

几天的时间悄然而过,周一一早,陈晨满面喜色的来到店里,爽快的拿出二十万支票。

根据陈晨的描述,事情的发展和丁海预料的一模一样,陈强的那个朋友听到传闻,真的带着着另一尊唐三彩上门,当场就被陈晨抓住。

紧接着,陈晨通过道上的朋友,狠狠教训了这个混蛋,重新拿回了属于他的古董。

寒暄许久之后,陈晨方才告辞离开。

看着桌上的支票,老陈对于丁海真是心服口服,以往的不屑早就烟消云散。

“嘀嘀嘀……”

这时,丁海的手机响了。

“喂,哪位?”

“丁大师,恭喜发财啊。”

听到电话里传来李老头猥琐的声音,丁海淡然笑道:“好久不见了,你最近去哪骗人了?”

“丁大师,老头子可是好人,从来不骗人。”

李大国厚着脸皮呵呵发笑,嘴里说着各种恭维的话。

“行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不知道谁啊。”

丁海懒得和李大头绕圈子,开门见山问他打电话的缘由。

“呵呵……”

李老头用着神秘兮兮的声音说道:“丁大师,老头子遇到一个发财的天赐良机,现在就缺二十万启动资金,您有没有兴趣入一股啊?”

“发财?还天赐良机?”

丁海听后也产生了些许兴趣,问道:“什么发财的机会,说来听听?”

“丁大师,老头子前段时间躲债……哦不,回家探亲的时候,遇到一个败家子。”

说着,李大国天花乱坠的向丁海描述他遇到的发财机会。

一个星期前,李大国回到郊区的老家,恰巧碰到一户人家正在出售家当。

常年混迹云岭街,李大国对于古董文玩也是颇有见识,一眼就认出其中有一件明朝的红木桌子。

紧接着,李大国借故与主家攀谈套话,很快得知这家人以前是开古董店的,最近遇到点麻烦事,想要把家里剩下的老物件出手。

“不用再说了!”

丁海沉声打断了李大国的话,问道:“把你的位置发给我,我现在就过去!”

神鉴秘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神鉴秘术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神鉴秘术小说全文

神鉴秘术丁海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