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厉远钧苏晚晴小说-相思晚晴天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水木 时间:2020-03-26 10:42:18 主角:厉远钧苏晚晴

厉远钧苏晚晴小说-相思晚晴天免费阅读

相思晚晴天厉远钧苏晚晴

厉远钧苏晚晴小说相思晚晴天推荐章节

相思晚晴天 第四章 这么精彩的戏,不能只有一个观众

苏晚晴回到房间,意外发现苏媚盈也在,她似乎在翻找什么东西,见她突然出现,神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

“你在我房里干嘛?”苏晚晴走进去。

苏媚盈往后退了退,双手背在身后,仿佛藏着什么东西。

“把手伸出来。

”苏晚晴往前逼近。

根据前世的经验,她房间里总会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虫子,或者少一些必要的书籍资料,只怪自己当初太笨,没能看出苏媚盈这些拙劣的手段。

“你想多了吧,”苏媚盈张开掌心,里面是一支钢笔。

“我的钢笔没墨水了,借你的用用。

”苏媚盈笑了笑,转身离开。

苏晚晴走到桌子前,抓起水杯,刚准备倒杯水,忽然觉着不对。

她去运动之前,分明清清楚楚记得,水杯是空的,这会儿怎么满满当当倒满了水?

借着灯光,苏晚晴仔细盯着透明玻璃杯,在杯底发现了一些粉末状的不明沉淀物,她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目光缓缓在房间里搜寻,终于在正对床的方向,找到了一枚隐藏摄像头。

食指微微叩动桌面,苏晚晴拿定主意,唇角微弯。

夜半。

苏家一片寂静。

苏媚盈从浴室出来,随意端起桌上的水喝下肚,随即不怀好意地坐上床,靠着墙壁,想要听取对面的声音。

凌晨一点,她找来的人,应该已经到了。

苏家楼下,苏晚晴戴着口罩,双手环胸,安静地靠着墙。

几名鬼鬼祟祟的男人从后门进来,正打算往楼上溜去,苏晚晴拦住了他们。

“各位大哥,你们是苏小姐请来的吧?”

月光下,三个油头粉面的男人齐齐点头。

“跟我来,苏小姐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苏晚晴带着这群男人上了楼,不动声色地推开一间房门,“她就在里面,你们可以进去了。”

三个男人鱼贯而入,苏晚晴利落地关门反锁,将钥匙随手丢到了窗外的草丛中。

“你们怎么跑到我房间里来了?”突如其来地被闯入,苏媚盈有些惊慌,嚯地起身。

男人们彼此对视一眼,微微愣住,“电话联系我们,说要找鸭的人,不就是苏小姐你吗?”

“是我没错,可你们要伺候的,是隔壁房间的人,快出去!”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走到门边,拉了拉门,发现门从外面被反锁了。

“苏小姐,这我们也不出去啊。

”其中一个小白脸嘀咕了一声。

没人回应。

空气中响起的,反而是一声忍耐的喘息声。

小白脸齐齐回头,忽然全都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苏媚盈脸色酡红,一双眼睛含着媚意,伸手解开自己的睡裙。

“好热。

”苏媚盈喃喃自语,无法控制地扭动着身体。

男人们都是魅色酒吧的鸭子,久经欢场,一看就知道,她喝了药,药效发作了。

“大哥,她刚刚不会是跟我们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吧?”

“对啊,我看我们要伺候的人就是她吧?”

“别废话,她都用眼神勾搭咱们了,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三个男人走到苏媚盈面前,毫不犹豫地开始解裤腰带。

苏媚盈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惊恐,“不,你们弄错了,你们住手。”

“苏小姐,我们的技术你放心,绝对能够让你心满意足。

”一个男人露出油腻的笑容,伸手就将苏媚盈抱起来,丢到了床上。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会叫人打断你们的腿!”她呼吸急促,眼神里带着哀求。

“哈哈,这种调情方式不错,你们还站着干什么?一起上啊!”

其他两个早就难耐的男人,也同时扑上了苏媚盈。

隔着一扇门,房间里不停地传出哀求声,苏晚晴听得分明,唇角浮起漠然笑意。

上一世,在那个比监狱还要恐怖的精神病院里,苏媚盈是怎么对她的?先喂药,再派人轮着来。

今晚,她不过是原样奉还而已。

只不过,这么精彩的表演,只有她一个观众,未必也太不尽兴了。

苏晚晴慢慢俯身,将一个音箱放在苏媚盈门口。

很快,女人和男人交织的喘息声,传遍整个苏家,污言秽语夹杂其中,挑逗声,哀求声,急促到令人遐想的频繁声响,吵醒了苏家上下。

“这是怎么回事?”苏致远被吵醒,披着衣服走出卧房,邱雅芳也紧随其后。

佣人们纷纷苏醒,全都神色茫然地看向楼上。

大家刚要上楼查看动静,别墅外传来突兀的门铃声。

苏致远皱眉,“去开门。”

“哗啦啦——”

一大群身穿制服的警察涌了进来,为首的男人掏出证件,神色严肃,“警察扫黄,请问谁是苏媚盈?”

邱雅芳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你找我家媚盈干什么?这么晚了,她当然在睡觉。”

“睡觉?她自己一个人?”警察忽然冷笑挥手,示意身边的人集体冲上楼。

“你们干什么?”邱雅芳急了,试图阻止他们。

“雅芳,你怎么能阻挡警察办案?让他们去查,要是误会,我一定要投诉到他们丢工作为止!”苏致远脸色铁青地说。

话虽如此,可苏致远联想到刚刚的声音,也不放心,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上了楼,警察用力撞开门,大伙儿鱼贯而入,看清眼前的场面,全都惊呆了。

尽管外面已经来了人,可床上的三男一女却仍旧陶醉在自己的运动中,仍旧机械地按照频率运动着。

苏媚盈浑身一丝不挂,媚态横生,闭着眼睛,被三个肤色白皙的男人包围,脸上带着一抹陶醉的神情。

男人们趴在她身上,跟一群聚在一起啃骨头的野狗似的,在她身上制造出青紫色的痕迹。

邱雅芳看得肝胆俱裂,眼看就要发出一声惨叫,隔壁房门开了,穿着睡衣的苏晚晴伸了个懒腰,睡眼惺忪地拨开人群。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吵成这样?”

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辣眼睛,苏晚晴十分后悔自己在此时登场,她惊呼一声,双手捂脸,不忘发挥群众演员的敬业精神,念完最后一句台词,“我不是在做梦吧?”

邱雅芳受到刺激太大,双腿一软,当着众人的面晕厥了过去。

此时那三个男人终于抬起头,注意到了闯进来的警察,大家狼狈地从床上爬下来,慌慌张张地穿衣服。

警察神色一冷,“把他们统统给我抓起来!”

相思晚晴天 第五章 跌下神坛

苏媚盈药效没退,仍旧神情妩媚地在床上扭动,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受折辱的这一幕,早已被所有人看到。

纵然现在,苏致远也被刺激到不轻,很想晕过去,可他还是强撑着精神,指挥佣人们帮苏媚盈保留最后一丝体面。

“晚晴,快帮媚盈把衣服穿上,把她抱走!”

苏晚晴用力点头,“爸,我这就去拿衣服。”

她飞快地走到苏媚盈的衣橱旁,慢悠悠放下动作。

警察的声音严厉地传进她耳里,“苏先生,这三位男士是魅色酒吧从事非法色·情活动的人员,苏小姐知法犯法,我们必须带她回警局,给予一定的处罚。”

才晕厥不久的邱雅芳悠悠醒来,忽然哭着抱住苏致远的腿,“致远,我们一直把媚盈当成淑女来培养,她是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一定是有人陷害她。”

苏致远从来没有受过那么大羞辱,让这么多人外人,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跟其他男人一起……

这对于爱面子的他来说,无异于是沉重的打击,此刻见邱雅芳试图替苏媚盈说话,他恼怒之下,一脚重重踹到她身上,怒斥道:“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你没有管教好女儿,到现在还敢丢人现眼!”

邱雅芳不甘心地咬唇,十几年来,她在苏家伏低做小地伺候苏致远,就是为了把苏媚盈抚养成上等人,等着待价而沽的一天,可现在,苏媚盈不仅从淑女的神坛上跌下去了,甚至跌到了淤泥里。

眼看女儿的这一辈子算是毁了,邱雅芳把所有的怨恨集中到了那三个小白脸身上,她尖叫着抓住他们,“是不是你们强迫媚盈?一定是这样!”

小白脸被吓坏了,纷纷摆手否认。

“夫人,是苏小姐邀请我们来你家伺候她的,她还给我们转了一大笔钱作为报酬,不信你可以查我们的账户。”

“我也可以作证,我手机上还有苏小姐给我们打电话的录音!”

围观的佣人们心中震惊,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互相交换的眼神早已说明一切:没想到二小姐竟然是这种放荡的女人。

苏晚晴唇角微勾,看戏看到现在,差不多是她出场了,她随手拽了一件大衣走出来,把苏媚盈紧紧裹住。

警察们不顾邱雅芳的哀求和哭诉,把苏媚盈和小白脸全都带走。

邱雅芳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哭着转过头拉住苏致远,“致远,媚盈以后还要嫁人的,现在事情闹这么大,你不能不管她!”

“嫁人?之前那个房地产商陈老板的儿子来找我们家结亲,你看不上人家,现在,怕是人家看不上我们。

”苏致远疲惫地按了按太阳穴,一夜之间,仿佛苍老了十岁。

苏晚晴贴心地端来一碗雪梨银耳汤,吴妈刚一炖好,她就送来给苏致远了。

“爸,这件事对媚盈的声誉影响,的确很大,眼下我们能做的,就是从内部消除影响,至于警察那边,应该不会随意透露媚盈的新闻。

”她坐在苏致远身边,柔声出主意。

苏致远满脸欣赏地看着苏晚晴,以前他虽然疼爱苏晚晴,可那是一种本能的,父亲对女儿的疼爱,但最近,苏晚晴的种种贴心表现,令他作为父亲的那杆天平,已经彻底倾斜向了苏晚晴这边。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做?”

苏晚晴莞尔一笑,“留下信得过的老人,辞退家里其他佣人,换一批新人进来,这样一来,没人敢在咱们眼皮子底下议论,媚盈也不需要面对难堪。”

邱雅芳心中一沉,立刻阻止,“不行!就算辞退他们,他们也会出去乱说!”

苏晚晴自然知道邱雅芳反对的原因,自从母亲去世之后,邱雅芳在苏家苦心经营十几年,这里面有不少佣人,都是她的得力心腹,曾经苏晚晴一天之内吃了什么,做过什么,她都能通过这些佣人,无孔不入地渗透她的生活,知道得一清二楚。

但现在,苏晚晴绝不会给她窥探自己生活的任何机会。

“阿姨,这你倒不用担心,我们可以跟被辞退的佣人签订保密合约,更何况,只要他们继续在这个圈子里混,就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毕竟他们还要继续找工作,有哪个主人愿意收一个喜欢泄露前雇主隐私的人呢?”

苏晚晴不卑不亢地从容应对。

苏致远点了点头,拍了拍她的手,“你说得对,这件事就由你来负责。”

他疲惫地起身,有些无力地起身去休息。

邱雅芳目光阴狠地盯着苏晚晴,“是你报的警?”

苏晚晴一脸委屈,“阿姨,我还只是个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

邱雅芳气得用力攥紧掌心,恨不得冲上去挠破苏晚晴的脸。

翌日,苏晚晴坐在课堂上,洪芷烟紧跟着坐过来。

“晚晴,你之前不是有一套漂亮的登山装吗,能不能借我穿一次?”

苏晚晴瞥了她一眼,她是有一套,上一世她把这套登山装借给洪芷烟,事后她表达了很喜欢的意思之后,苏晚晴就送给了她。

“登山社的活动又开始报名了?”她淡淡地问。

洪芷烟点了点头,又轻声说:“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这种既粗鲁又很累活动,毕竟登山社那些男生们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人,你肯定不会参加,所以我才跟你借的。”

苏晚晴唇角微微扯了扯,“要不,你也别参加了吧,毕竟听起来,确实不是什么好活动。”

洪芷烟急急道:“那怎么行?登山社活动的第一名是有奖金的,你也知道,我家境贫困,还欠你钱……”

她自言自语了许久,等抬头一看,发现眼前空荡荡,苏晚晴已经不在她面前了。

苏晚晴毫不犹豫地进入登山社的活动室,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报名,结束完报名,又悠悠然离开。

以前是她傻,觉得这些累死累活的活动,不去也罢,可现在想想,登山社既然能成为S大最厉害的社团活动,一定有其过人之处,否则苏媚盈和洪芷烟也不至于年年报名参加。

隔了几天,苏晚晴在学校里,终于见到了苏媚盈,联想到昨天晚上,邱雅芳给苏致远做的满桌好菜,苏晚晴就知道,苏致远一定花了不少钱把她保出来。

相思晚晴天 第六章 你要对我负责

苏媚盈身边站着登山社的社长柏风——一个家庭富有,自负得很的男孩儿。

柏风喜欢苏媚盈,这在学校是公开的秘密。

苏晚晴弯腰,从自动贩售机里拿到酸奶,刚起身,柏风已经到了她跟前。

“苏晚晴,你什么时候对登山社的活动感兴趣了?”他笑着问,眼神里有着挑衅。

苏晚晴躲避开他的咄咄逼人,垂下眸子想绕路,毕竟以前的苏晚晴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苏媚盈见到苏晚晴,心里恨意弥漫,只有她知道,那晚她清白不再,全都是苏晚晴干的好事,可她不敢,也不能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此刻她快步上前,咬着牙,脸上则带着古怪的笑,“姐姐,登山社的活动不适合你,你从没参加过,万一体力不济,拖累我们,那就糟糕了。”

“你怎么知道我体力不行?”苏晚晴抬眸看她。

苏媚盈笑了笑,“很简单,公告全校,就说你跟我要在体育馆跟打一场网球赛,你赢了,我们就让你加入登山社的活动。”

苏媚盈是学校女子网球队的队长,无论是技术层面,还是体力方面,都要强过苏晚晴。

苏晚晴眼睛眨也不眨地回答:“好,我答应你。”

苏媚盈有些意外,随即冷笑着看向她,“下午三点,学校网球场见。”

苏家两姐妹要打网球赛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只不过,传着传着,这消息就有些不对了。

“听说苏晚晴和苏媚盈是为了柏风争风吃醋,才要打比赛的?”

“我还听说,苏晚晴偷偷跟柏风表白,谁知道柏风喜欢苏媚盈,结果狠狠拒绝了她呢。”

“天啊,苏晚晴这也太丢脸了吧?”

学生们一边议论,一边从校董事长门前经过。

伫立在窗边,双手插着裤袋的男人,闻言微微抬眸,幽深的眸光里闪过些微波澜。

苏晚晴?

他未来的“女朋友”?

她倒是很博爱。

他薄唇微扬,只是那抹笑意,看上去倒是不怎么愉悦。

“厉总,抱歉让您久等了。

”S大校长吴韬出现在厉远钧面前,恭敬地与他握手。

厉老爷子曾经毕业于S大,今年不仅赞助了登山社活动,甚至给S大捐助了一栋价值上亿的全自动化图书馆,吴韬深知,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很有可能是厉家下一任继承人,他不敢轻慢。

厉远钧眸光淡然,“听说这次登山社的路线会是南苑北峰?”

“对,这条路线我记得当年厉老爷子在校时,也曾亲自登上去过。

”吴韬笑着说,“厉总,刚好趁着这次的机会,您也可以亲自重走一遍厉老爷子的路线。”

厉远钧薄唇微翕,“那就麻烦吴校长安排了。”

“这几天,还请厉总安心住在明珠庄园里,眼下虽然是冬天,但校园雪景不错,值得一看。

”吴韬卖力介绍,恨不得把这尊大佛供在S大,让他一辈子别走了。

厉远钧抬眸看向窗外,的确是很美的雪景。

网球场里,里三层外三层,熙熙攘攘全都是同学。

林斯年温润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触及到他眼神的女生全都面红耳赤,一个个娇羞不已。

“医学院的林学长也来了,他好像在看我。”

林斯年过滤掉这些窃窃私语,终于看到了坐在场边系鞋带的苏晚晴,他做实验来迟了,此时只能尽快走到她身边,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哇噻!快看,林学长好像喜欢苏晚晴!”

“呜呜我的心要碎了!”

“学长,你怎么来了?”苏晚晴有些意外。

林斯年俯身,目光里含着忧虑,“你能行吗?”

苏晚晴心里其实也没底,不过,正好可以检测一下这段时间她的体能训练成果如何。

“应该没问题。

”她灿然一笑。

林斯年被她的露齿一笑弄得有些恍惚,他低声道:“我教你几个小技巧,你注意别被球砸到。”

他低低嘱咐了几句,那边,苏媚盈已经上场了,柏风带着登山社的一群人为她大力喊加油。

苏晚晴伸展了一下四肢,走到网球场前,与苏媚盈隔着网,四目相对。

苏媚盈眼神里带着狠意,一副要当场教训她的模样。

苏晚晴不敢轻敌,紧紧盯着球的方向。

“快看,媚盈发球了!”人群中有人惊呼。

那球速度极快,裹挟着风声,直接朝着苏晚晴的面门方向飞来。

苏晚晴早有预料,闪身避开,挥舞球拍,那球又原样飞了回去。

观众席中爆发出欢呼声,谁都没有想到,苏晚晴竟然能把球打回去!

苏媚盈眼神阴了几分,没想到她竟然能侥幸接到球,她冷冷盯着苏晚晴的腿,又一球飞了过去。

林斯年生怕那球会砸到苏晚晴的腿,神情紧张地盯着场内,直到她机灵地躲开,他才松了口气。

比赛逐渐进入到黏着状态,两人比分似乎一直持平,苏媚盈虽然技巧好,但体力似乎有些不支,而苏晚晴知道,想要赢比赛,只能靠着体力把她拖垮。

所有人全都精神集中地盯着最后一球,丝毫没有注意到网球场内,多出了一个人。

苏媚盈最后一球飞来时,苏晚晴正要接,眼角余光瞥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她怔住了,忽然跟中了邪似的,停止了动作。

“晚晴!”林斯年紧张地起身,眼看着那球朝着苏晚晴的后脑勺而去。

“厉远钧……”苏晚晴呆呆喊着场边那人的名字。

那人眸光幽幽,忽然动作极快地纵身上前,长臂一伸,将苏晚晴拉进怀里,抬手将她脑袋护在怀里,转身挡住。

“嘭”的一声重响,网球击中男人结实的后背,缓缓落了地。

“厉先生!”保安和工作人员齐齐冲了出来,将两人团团围住。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大家伸着脑袋,纷纷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烈阳,退下。

”见自己的随身保镖要将苏晚晴拉开,厉远钧沉声命令。

烈阳瞥了苏晚晴一眼,收起了眼里的凛冽。

苏晚晴抬起头来,怔怔看着厉远钧俊美的脸,明明她已经重生到这一世,可依旧是他先保护了她。

无视四周涌上来的人,她忽然不管不顾地踮起脚,用力跳到他身上,紧紧抱住了他。

“我不管!既然你救了我,你就要对我负责!”

相思晚晴天 第七章 老是轻薄厉家长孙

“我不管!既然你救了我,你就要对我负责!”

-------------------

众人哗然。

谁也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谁,但看长相和气质,也知道他绝对身份不一般。

林斯年从人群中走出来,难得皱眉地盯着苏晚晴,“晚晴,快下来。”

苏晚晴反而将厉远钧抱得更紧了,嘴里连声喊着:“不放!反正他救了我,我已经决定要以身相许!”

一向面无表情的烈阳,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痕,他按捺不住地上前,“少爷,让我把她……”

“下去!”厉远钧眸光冷彻。

所有知道厉远钧身份的人,全都战战兢兢,心里大骂这女学生胆大包天,竟连厉远钧也敢轻薄。

厉远钧神情平静地盯着苏晚晴,“你打算抱到什么时候。”

苏晚晴歪着头想了想,笑意渐渐灿烂,“你承认我是你女朋友,我就下来。”

苏媚盈本想借着这场网球赛,报复苏晚晴,没想到这会儿,她被这么帅的一个人救了,还成了现场焦点。

她心里嫉妒,冲到苏晚晴面前,假惺惺地笑了,“姐姐,我刚刚听到有人骂你不知廉耻,这么多人看着,你还是给苏家留点颜面吧。”

厉远钧听出了苏媚盈话里的敌意,看来,他这位“女朋友”的妹妹,跟她关系不怎么样。

“保安来了!”人群外有人惊呼。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苏晚晴见厉远钧面无表情,心里有些懊恼。

虽说前世他很爱她,爱到可以放弃生命,可这一世,他们还不太熟,她对他的表白是不是太快了?

她有些沮丧地从厉远钧身上准备下来,手腕忽然被他铁钳一样的手,紧紧扣住。

“不是说,要做我女朋友吗?”

此话一出,烈阳身子晃了晃,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不是厉远钧的风格。

林斯年紧紧抿着唇,满脸愕然。

苏媚盈紧紧握紧拳头,神情渐渐扭曲。

唯独苏晚晴眉眼弯起一抹明朗的弧度,她快乐地从他身上跳下来,眼睛亮亮地看着他,“说话算话。”

话音未落,厉远钧已经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冰冷的薄唇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人群中有人发出花痴的尖叫声,差点引发骚乱。

厉远钧松开她,淡淡开口,“记住了,从今天开始,你男朋友,是厉远钧。”

“厉远钧”三个字一出口,无异于往人群里丢进了一个巨型炸弹,短暂的死寂之后,所有人爆发出不敢置信的尖叫声。

“厉家的长孙厉远钧?怎么可能?”

“苏晚晴运气也太好了吧?就这样都能钓到绝世金龟婿?”

四周的议论声,令苏媚盈的心情瞬间跌到谷底,苏晚晴都钓到厉远钧当男朋友了,这场比赛是输是赢,她能不能去登山社的活动,又有什么重要?

“媚盈,你别生气,只要我在学校一天,苏晚晴就永远也参加不了登山社的活动。

”柏风走到她身旁,讨好地拍着胸脯。

苏媚盈盯着厉远钧带着苏晚晴走远,没好气地冲他吼,“一个破登山活动,有什么好提起的?”

柏风一时呆住,“可你以前不是这样说的。”

苏媚盈烦躁地转身,像赶苍蝇一样地挥了挥手离开。

明珠庄园是屹立在S大的高级别墅群,一般用来迎接与S大关系密切的政商名流等客人,厉远钧最近暂住在这里,他喜欢安静,刚好明珠庄园靠近南苑北峰,符合他的生活习惯。

壁炉上的火苗不停跳动,映照得苏晚晴的脸红彤彤的,实际上,她是因为害羞才这样。

厉远钧微微俯身,替她脱掉鞋袜,正在检查她脚腕的扭伤状况,见她脚背肿了一片,他拿来消炎止痛的药,打算替她擦拭。

苏晚晴下意识地想要把脚缩回来,他是厉远钧,哪怕是上一世,他也从没弯腰替她擦过药。

“远钧,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讪笑着说。

厉远钧动作微微一滞,自从父母在他小时候双双去世之后,除了爷爷之外,他已经很久没有从其他人嘴里,听到被人这样叫名字了。

这女人,进入他女朋友角色的状态,倒是适应得挺快。

他不动声色地握住她雪白圆润的脚,放到自己膝上,指腹轻轻按揉着已经肿了的地方,苏晚晴痛得差点叫出来。

“忍着点。

”他淡淡说。

苏晚晴乖巧地咬着唇没吭声,一双潋滟的眸子始终紧紧盯着他,怎么也看不够。

厉远钧性子虽然高冷,可对她不乏温柔,他是厉家长孙,做事雷厉风行,自有他的手段,厉老爷子也喜欢他。

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前世的自己竟对他视而不见,反而对不择手段的厉兆南死心塌地,当时的她一定是中邪了。

“好了。

”厉远钧松开手。

苏晚晴飞快地套上鞋袜,起身背起书包,“我还有课要上,那我先走了。”

他忽然拽住她,将一只手机递给她。

苏晚晴愣住,不明其意。

“男朋友送你的礼物。

”他轻描淡写地说。

苏晚晴心里闪过一抹甜蜜,她接过手机,往前跑了几步,忽然又回过头,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回见。

”她眼睛弯成了一抹月牙。

烈阳藏在暗处用力握拳,又亲?这女人怎么老轻薄他家主子?

好不容易等苏晚晴离开,烈阳立刻从暗处冲了出来,“少爷,这女人老这么缠着你也不是办法,我这就去……”

“由着她。

”厉远钧语气简短。

烈阳以为自己听错了,由着她?少爷的意思是,就算她轻薄他,他也认了?

额,少爷变了……

苏晚晴脚步轻快地回到教室,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自己放在课桌上的书,被人撕成了一页一页,她放在桌上的外套,被扔在了地上,看上面密布的脚印,怎么说也得有不下十个人踩过。

“谁干的?”她渐渐平静下来,嫣然笑着环顾四周。

这么点小学生的伎俩,就想打倒她?未必也太小瞧她了。

洪芷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怯生生地扯了扯苏晚晴的衣服,“晚晴,你快别说了,算了吧。”

算了?洪芷烟嘴上说算了,心里不知道有多痛快呢,说不定这件事就是她找人干的。

她不动声色地垂下眸子,捡起那件脏衣服,伸手摸了一下口袋,脸色忽然变了。

“我放在口袋里的两万块钱怎么不见了?”

相思晚晴天 第八章 道貌岸然的家伙

苏晚晴本来就是诈一诈大家,这会儿她这么一嚷嚷,其他人全都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在围观,唯独洪芷烟神情有几分不自然。

“两万块钱?晚晴,你是不是记错了?”

“没记错,这两万是我爸给我的零花钱,我顺手就放兜里了,衣服掉到地上倒是没事,钱没了可就糟糕了。

”苏晚晴懊恼地说。

洪芷烟目光闪烁,“既然这么严重,那我们还是赶快让同学们帮忙找一下吧。”

苏晚晴拉住她,“还是直接报警吧!让警察调取监控看一下,是谁动了我的衣服,不就知道是谁偷了我的钱吗?”

洪芷烟的脸色立刻白了。

苏晚晴装模作样地拿出手机,刚要报警,洪芷烟忽然抓住了她的胳膊,“晚晴,你肯定记错了,这衣服的口袋里明明没有钱!”

这会儿,四周围观的同学越来越多,大家全都叽叽喳喳地议论。

“芷烟,你怎么知道苏晚晴的口袋里没钱?该不是这衣服是你动的吧?”

“她跟苏晚晴平时最亲密,再说了,她家里不是穷吗,她最有可能偷钱了。”

大家东一句西一句地议论,洪芷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苏晚晴垂下眸子,唇角浮起一抹冷笑,她弯腰拿起衣服,扔进了垃圾桶,抬眸扫向在场所有人。

“我知道,撕我的书,踩我衣服的人,就在你们这群人当中,原本我可以报警抓你们,但我选择给你们一次机会,再有下次,就别怪我当众撕开你们脸上虚伪的面具。”

苏晚晴抓起书包,挤开人群离开,教室里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有人冲她背影高喊了一句,“苏晚晴,一夜之间,你变帅气了!”

她苦笑一声,不是一夜,是一世。

走出教室不久,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人匆匆赶来,“苏晚晴,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的,金教授。

”苏晚晴平静地说。

金伟是S大新闻系的系主任,平时靠着幽默的授课方式,和儒雅的外表,吸引了不少女学生爱慕,就连系外有些女学生,也都争抢着要上金伟的选修课。

金伟大概也知道这点,无数次在不同课堂上强调,他很爱他的妻子和孩子,再加上时常有人偶遇,金伟带着妻子在校园内散步的恩爱景象,所以,这位系主任的风评一直都很好。

苏晚晴知道,他最近正准备申请新闻学院的副院长,一旦申请上,那可真是平步青云了。

办公室里,她不卑不亢地看着他,“主任找我有事?”

金伟扶了扶眼镜,笑着说:“是这样的,星光电视台已经开始招实习生了,这次名额有限,你作为成绩最好的学生,当然榜上有名,你对班级熟悉,再推荐一些其他同学,给我一个名单。”

在全国,星光电视台都算是最受欢迎的一个重点平台,无论是新闻、影视或者广告资源,都十分丰富。

苏晚晴前世曾在星光电视台断断续续实习了一年,后来因为没多大事业心,加上她被厉兆南所迷惑,一心想要嫁给他,就彻底断送了自己的新闻记者之路。

“好的,主任,我明天就把名单提交上来。

”她平静地说。

金伟点了点头,忽然又提醒了一句,“对了,衡量标准除了学业成绩之外,也要看性格,不要总挑一些闷葫芦,选几个会说话,能看眼色的。”

苏晚晴答应了一声,走出办公室,随即冷笑起来。

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当年就因为她看不惯他跟苏媚盈举止亲密,去院长那里投诉了他,没想到后来,他就在他的课上,故意为难她,各种给她打低分,害得她差点没能毕业。

现在想想,当时她眼里所以为的骚扰,根本就是他跟苏媚盈两厢情愿,也难怪金伟会一直针对她了。

翌日,苏晚晴就将名单提交上去,金伟一目十行地看完,明显是感到不满意的。

“晚晴,我昨天吩咐你的要领,你怎么就没记住呢?”

“主任,一切都是按照你的要求选的呀,你看刘锐,他成绩不错,又聪慧乐观,还有张欣,平时对待同学和师长,一直都很热心……”

见她滔滔不绝,金伟终于忍不住提点,“我看苏媚盈就不错,更何况,她是你妹妹,你这么优秀,她也差不到哪里去。”

狐狸尾巴终于藏不住了。

苏晚晴笑了笑,“媚盈期中考挂了两科,恐怕不太符合。”

金伟脸色沉了沉,没再说话。

电话铃声响起,趁着金伟接电话的功夫,苏晚晴趁机把手里的监听器和微型监控摄像头,藏在了窗台的盆栽里。

布置好一切,她若无其事地退出来。

走廊上,聚集了一大批同学,全都仰着头在看公告栏上的通知。

“登山社的名单发布了?”

“果然都是我们学校的高富帅和白富美啊。”

大家一面感叹,一面议论。

一个身影出现在面前,挡住了苏晚晴的去路。

她抬起头,有些惊讶,“学长?”

林斯年微笑着看她,“恭喜你,可以如愿以偿去参加登山社活动了。”

苏晚晴愣了一下,不对呀,苏媚盈竟然没从中作祟?

“晚晴,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林斯年和苏晚晴走到僻静的地方,他有些迟疑地看着她。

苏晚晴笑着说:“学长是想问厉远钧的事吧,学长,我是真心喜欢他,我打定主意,以后是要嫁他的。”

前世,林斯年为她牺牲太多,这一世,苏晚晴想要让林斯年找到对的人,开开心心过自己的人生。

林斯年仿佛明白了什么,有些失落,但仍旧露出温和的笑意,“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开心,学长都会支持你。”

两人相视而笑,冷不丁一个雪球朝着两人砸来。

苏晚晴眼疾手快地上前,挡在了林斯年面前,雪球砸在她身上,生疼生疼的。

几个吊儿郎当的家伙,很快走到了苏晚晴面前。

苏晚晴认识他们,学校里著名的几个小混混,抽烟喝酒打架抢劫,什么都干,少管所的常客,洪芷烟就经常跟着他们这群人鬼混。

相思晚晴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相思晚晴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相思晚晴天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