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夜离宸云染染小说-天降谐妃很嚣张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清茶 时间:2020-03-26 10:25:39 主角:夜离宸云染染

夜离宸云染染小说-天降谐妃很嚣张免费阅读

天降谐妃很嚣张夜离宸云染染

夜离宸云染染小说天降谐妃很嚣张推荐章节

天降谐妃很嚣张 第四章 威胁

这么一拉,他用的力气不小,云染染借着巧劲上来,脚下却一滑,很没形象的爬到了软榻上。

夜离宸倒也没有出声嘲讽她,只是低低的笑着。

云染染觉得很没面子,坐在那里没有再出声。

“殿下,路途远,怕是颠簸,坐稳了!”惜风在外头喊了一声,便开始赶路。

云染染原本的想象很美好,她想着在马车里养养精神,小憩一会儿,但是没过多久,却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极了。

她觉得不妙,在现代的时候自己是不晕车的,可是现在似乎……

“夜离……”宸字还没有说出口,她便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夜离宸心中一惊,已经来不及躲开,被她吐了一身。

“云染染!”他有很严重的洁癖,向来见不得脏东西的,如今被吐了一身,脸黑的能滴出墨来。

云染染眼泪汪汪的说不出话来,夜离宸也问不出个什么,黑着脸叫惜风:“停车!”

惜风停下来,夜离宸便直接走了出去:“把她给爷揪出来!”

惜风一看自家太子爷袍子上的污迹,心中有了个底,去暗箱中拿出一身雪白的袍子。

而倒霉催的云染染就被拉了下来。

由于是俯身吐的,她的袍子并未沾染上半点污渍。

几个侍卫将马车收拾了一番,才没有了异味。

夜离宸的脸色依旧不好,上了马车,并没有半点让云染染上来的意思。

惜风得意的看了眼着急的云染染:“得嘞,您就慢慢走吧!”

说完马车便开始缓缓走了起来。

“夜离宸你个没良心的,我又不是故意的!”云染染在意识到自己要被抛下的时候,小跑几步上前拍着马车:“你让我上去!”

真是个变态,云染染咬牙,要是这时候被丢下了,冰天雪地的肯定会冻死的!

“你,你要不要治病了!”见那厮毫不心软,云染染继续威胁:“没有我你的病可是治不好的!”

里面继续沉默,云染染这会儿体力不支,跟不上马车的速度,站在原地,手捧成一个喇叭的形状,大声的喊:“夜离宸,夜离宸,你个混蛋!”

夜离宸只觉得她的声音吵的耳朵疼,原本他也没有打算把云染染丢在这里不管,只是想让她长个教训。

“停下,把她给爷拎回来!”

惜风倒是诧异,不过还是叫人去做了。

云染染重新被扔了回来,夜离宸没有看她一眼。

这么着,她反而有些愧疚,毕竟是自己吐了夜离宸一身。

“我错了。”

不得不说,吐出来之后,云染染觉得自己的身心都舒适了,低着头向他道歉。

夜离宸阖着眸子,心里仍然觉得有些恶心:“闭嘴!”

“真的,我不是故意的,你这么英俊非凡英明神武的,就不同我计较了吧?”

夜离宸还没有回她的话,外面马车突然急剧的停下,一片嘈杂的声音。

“保护殿下!”听的外面惜风一声命令。

云染染心中猫抓一样的好奇,掀开了马车上的帘子,看到外面惜风带着一群人和另外一群黑衣人厮杀。

外头打起来了,云染染扭头,看见夜离宸像没事人似的,悠然的坐着。

“外面打起来了。

”她好奇的看着夜离宸。

“嗯。

”那厮极其高冷的发出了一个鼻音。

他个正主都不担心,云染染也没那心思替他着急,反正自己有不死之身呢,怎么受伤也轮不到自己。

想着,她随手拿起盘子里摆的精致的果子啃了一口,别说,还挺好吃。

“马车里热,大氅先脱了吧。

”夜离宸起身,将马车前面的帘子拉开,外头的景象便看的一清二楚。

未等云染染反应,他的身躯就压了过来。

“喂,你干嘛!”

云染染面对美男没有什么抵抗的能力,不过现在心中还是精光,他不会想在这时候干些什么吧!

夜离宸轻撤嘴角,一笑,便是万千风华,柔声说道:“听话。”

云染染只觉得脸颊烫的厉害,睁大杏眼看他。

夜离宸帮她脱下了大氅,又笑到:“染染帮我个忙可好?”

“好……”

云染染已经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哪里知道自己在干嘛,讷讷的答应了,就一下被夜离宸扔下了马车。

“惜风,所有兄弟都要平安回府!”

云染染不偏不倚,正好挡在惜风的身前,那刺客用尽全力刺过来,云染染却是没有一点事情。

惜风趁机一剑刺入那个黑衣人的心脏处,利落的把他踹开:“小心!”

云染染糊里糊涂的被扔下去,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又被扔到另一个人面前,小腿上挨了一下。

“夜离宸你个挨千刀的!我饶不了你!”云染染这算是清楚了,方才夜离宸对自己用美男计,是想利用自己当人肉盾牌来着!

她明白了,却不能抽身出去,刚喊完就又被踹了出去。

不出一刻钟,所有的刺客都被斩杀,地上一片尸体和血迹。

云染染气喘吁吁的从地上爬起来,她的造型可算不上好看,灰头土脸的,袍子也破了不少口子。

“多谢云姑娘。

”惜风抱拳过来,面上也还算诚恳。

这次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要是没有云染染在,肯定多少会有人受伤。

“罢了罢了,我总会向你讨要这个人情的。

”云染染摆摆手,踩着凳子重新上了马车。

这原本就不是惜风的主意,自己为难他也没有必要,况且自己承了他的人情,以后也好办事不是?

她进了马车,看见的是夜离宸仍旧没事人一样的吃着果子,见了她也是懒洋洋的,丝毫没有心虚。

“夜离宸,你还有人性吗?”云染染见他是这样的态度,更加恼火。

“嗯?”夜离宸这才慵懒的看她,神色似乎是在奇怪她为什么这么生气。

几乎是一瞬间,云染染拿起方才桌上的小刀,架在了他的脖颈处:“你以为我真的只能听你的话吗?”

天降谐妃很嚣张 第五章 嚣张郡主

这把刀不大,但是脖子这样脆弱的地方,一点伤害便可以致命的。

夜离宸神色一紧,看着她,这次是真的把小野猫惹急了。

“分明是你应了我的……”他故作委屈,身子稍微往后仰,以免云染染真的一时激动对自己下手。

“我!”云染染的脸色一变,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被夜离宸的美色迷惑了才答应的。

“唉,是我多想了,我对你的话唯命是从,想着你应了便不会生气的。

”夜离宸冲着她眨眨眼,一脸无辜。

云染染怎么会不知道这厮是装的,他此时看着是一只羊,但是骨子里却是披着羊皮的狼!

夜离宸乘胜追击:“我向你赔不是,你也不应再提了。”

毕竟自己这样利用了她,好在并未损失一兵一卒,赔罪也就一句话的事。

云染染被他一番话呛的说不出来什么,谁让自己昏了头,竟然答应了,如今不愿意也是没话可说。

她放下小刀,坐在那儿,夜离宸笑眯眯的,体贴的为她披上大氅:“别冻着了。”

云染染这才回过味儿来,感情他方才哄着自己脱下大氅,就是怕外面刀剑无眼,把这什么珍贵的皮毛划破!

可是自己已经放过了这件事,再提岂不是显得婆婆妈妈的,云染染只得心中生气。

半晌,外头的路被清理好,马车缓缓行驶,云染染看着外头的景物只觉得无趣,问道:“你这么好贵的身份,竟然还有人妄想取你性命?”

没想提到这茬,夜离宸的眸子暗了暗,不过掩饰的很好:“总有那些不要命的人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云染染觉得无趣,又觉得夜离宸似乎有什么不想说的,也懒得追着问。

马车走了大约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地方。

云染染换了一身大红色的袍子,虽然不会吐了,可也不太好受,立即披着那厮的大氅,兴冲冲的下了马车。

眼前的宫殿奢靡至极,红墙宫瓦,正中间的牌子上端正的写着“太子府”三个大字,自是别有气派。

两旁站着侍卫,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迎夜离宸回来,府门敞着。

只是外头不知怎么停着一个轿撵,云染染懒得理会,自己先走了进去。

太子府正中央的庭院也是华丽,许多长青松伫立着,这冷天,也有寒梅傲雪而立。

“好土豪!”云染染啧啧的感叹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一个女子坐在那儿,身周围着一堆宫人,那些人皆是战战兢兢的,在那女子前面的人跪着。

只看一眼,云染染就知道她不好惹,悄悄走上前,躲在一棵树的后头。

那女子穿着水红色的宫装,发髻上插着一朵并蒂海棠,看着倒是十分娇俏,只不过那斜挑着眉的样子可着实不让人喜欢。

下头跪着一个小丫鬟,样貌倒也清秀,她的眼眶红着,小心的将手中的茶盏举着,战战兢兢的低着头。

“你个大胆刁奴,竟敢妄图烫伤我!”女子指着她,皱着眉头。

“你个不中用的!”女子身后的奴婢见状用力的将那个婢女手中的茶盏打掉,茶水看着还是滚烫的,溅了那个婢女一身,在这寒冬升起连绵的雾气。

“奴婢不敢了,郡主放了奴婢吧……”青芜只是不断的掉着泪珠子,却不敢有一句怨言。

她们这些做奴婢的,生来就是要被主子磋磨的,这下是自己运气不好,也没法子。

“上去掌嘴五十,看她还长不长记性!”

郡主冷冷的看着青芜,一旁跪着的奴婢们都低着头,这位是郡主,他们也救不下青芜。

偏生太子爷和郡主是青梅竹马的,即使郡主巴着爷,爷不喜她,也不是奴婢们能说的,这不,青芜有几分姿色,就被磋磨了。

“是,主子。”

郡主边儿上的那个大丫鬟出来,看着便是要掌嘴青芜。

云染染终于站不住脚了,掌嘴五十是什么概念,五十个嘴巴子!这打完了,多美的一张皮子怕都是毁了,况且这个丫鬟还是个小美人,实在是可惜。

“住手!”她上前抓着那个大丫鬟的手,而后直接拉着青芜站了起来,转身安慰她:“别怕,我自会护着你。”

大丫鬟的力气再大,毕竟也是足不出户的弱女子,这会儿还真就奈何不了云染染,脸看着都气成了猪肝色。

“你是什么人?郡主再此,也敢造次!”

谁都没想半路窜出来一个人,独孤娇蹙眉看她,却见云染染披着夜离宸的大氅:“宸哥哥的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

这会儿夜离宸走到了离这里不近不远的地方,也没有叫人来,看着她们说话。

云染染一听就明白了,这郡主怕不是对夜离宸有意思,一口一个宸哥哥的。

不过这些奴婢怕她,云染染可没有兴趣哄着这个娇滴滴的郡主,松开了拉着青芜的手:“美人儿可还好?”

她忘了自己还是个男人的打扮,青芜抬头看见一个俊公子,眉目含笑的看着自己,当即就脸红了,往后躲了躲:

“这些事公子,不应管,再给自己身上惹了不是……”

云染染听了,只是觉得这个姑娘心地真的不错,自己处境艰难倒是还在担心别人,当即放了话:“你自是不必担心,我不会叫别人欺负了你去。”

“你竟然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夜离娇自小便是被娇生惯养的,还从未被人这样下过面子,刷的站起了身:“你和宸哥哥是什么关系,要是不说,我当即就要了你的狗命!”

云染染打心底里看不起这样嚣张跋扈,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也不甘示弱,论吵架她还没怕过谁!

“我说你看着倒也不错,怎么性子这么跋扈,小爷也是你能动的,整日打打杀杀的,不知道夜离宸和你的性子都是怎么这么差的!”

“你,你大胆!”

那郡主果然是和云染染想的差不多,是个草包,只是气冲冲的看着自己,也说不出个三七二十一来。

云染染抬起下巴不屑道:“欺负小女子算什么本事!”

那个小刀是用来削果子的皮的,夜离宸的嘴刁,所以时常备着一个,不想现在让她拿着了。

天降谐妃很嚣张 第六章 救人

“她不过是个奴才,我就是让她去死,她也得感恩戴德!府里养她这么多年,不是为了让她冲撞主子的。

”夜离娇冷哼一声,朝着青芜勾了勾手。

“你可想好了,你要是乖乖过来受了五十巴掌,今天我就放了你。

要是不过来,可就不是受巴掌能解决的了。”

青芜听见夜离娇这么说,也知道自己就算躲在这个公子后面也无济于事,她有的是办法惩罚自己。

说不定连性命都保不住,就是连累这位公子,夜离娇肯定也记恨他了。

青芜叹了一口气,又把眼里的泪水往回压了压,提着裙子就准备过去。

“放心,有小爷在,她不敢动你的。

”云染染赶紧拉住青芜的手。

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单纯,人家叫她过去她就过去。

云染染挑了挑眉,咂咂嘴,突然一笑。

“你笑什么?”

“笑你蠢啊。

”云染染一边说着一边很刻意的把斗篷裹了裹,果不其然,夜离娇的怒气更盛,眉头都绞在了一起。

“你,你……”

云染染就看着夜离娇只能用手指着自己却说不出什么话,娇小姐就是娇小姐骂人都想不出来词。

“我说,你这么凶,又长的不好看,声音也不好听。

知道为什么夜离宸不喜欢你嘛?女孩子要可爱一点才招人。”

云染染说到可爱的时候还对着青芜眨眨眼,弄的青芜羞的慌忙低下了头。

“你胡说!宸哥哥很喜欢我的!”夜离娇最听不得谁说宸哥哥不喜欢自己这种话了。

她和宸哥哥青梅竹马,以后肯定也是要成亲的,然后幸福一辈子。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不仅披着宸哥哥的大氅,还敢在这里咒她,真是不可饶恕。

“青竹,青雪,你们俩去给我抓住他!”

云染染就看见夜离娇身边的两个女子面目狰狞的朝着自己扑过来。

赶忙后退一步,还不忘拉着青芜。

青竹给青雪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分开来,一左一右向云染染逼近,目光凶狠。

“哎呦,我好怕啊~”云染染捏着嗓子,语气可全然没有害怕的意味。

转身拍了拍青芜的手,示意她乖乖待到旁边,青芜虽然很担心,但是也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添乱,就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云染染对青竹青雪做了个鬼脸,就拖着大氅跑了起来,两个侍女也不甘示弱,三个人就绕着夜离娇开始跑圈。

“停,咱们暂停一下。

”云染染已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旁边的青芜脸都累的通红。

青竹和青雪也是喘着大气,但是还是不忘主子的任务,强撑着一人抓了云染染的一只胳膊。

夜离娇昂着头走到云染染跟前,用手绢揩了揩嘴角,嗤笑一声

“你跑啊,怎么不跑了?你也配披着宸哥哥的大氅!青竹青雪,把大氅从他身上给我扒下来!”

云染染趁着青竹青雪松手,灵活的转个身就躲开了两个侍女的手,你说扒我衣服我就乖乖的让你扒,哪儿来那么大面子。

“丑八怪!想扒小爷的衣裳,你也得抓的住小爷吧。”

夜离娇气的直跺脚,手里的帕子被揉的皱皱巴巴的。

“你们都是死人啊,他都放肆成什么样了,都准备收拾东西被赶出太子府吗?”

夜离娇对着周围的侍卫大喊,要不是还有心里还有一点点作为郡主的矜持,估计她都要亲自上手去抓云染染了。

周围的侍卫哪儿得罪这个小祖宗呀,全都慌慌忙忙的围着云染染,一个院子就那么大点儿,能跑的出口都被堵了个完全。

云染染虽然说是有点小聪明,但是和身上有功夫的侍卫还是不能比,没跑两步就被捉住了。

云染染不停地扭着身体,奈何力量实在太小根本无济于事。

心里暗叹一声,还是自己疏忽了,毕竟这里是古代,这下玩砸了,人没救到,还把自己赔进去。

云染染看着夜离娇走过来,对着自己耳朵轻轻飘飘的说:

“你居然敢骂我,还敢诅咒我和宸哥哥,那我今天就先割了你的舌头,看你以后还怎么说话!”

夜离娇提着裙子,娉娉婷婷的走到院落中间,对着满园的侍卫侍女,傲气十足的开口:

“此人出言不逊,公然辱骂本郡主,今天要是不惩处他,有失我皇家尊严。

本郡主也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人,不会要其性命。

既然他喜欢骂人,那就拖下去割了他的舌头,让他一辈子也别说话了!”

“郡主,这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笨手笨脚的烫到了您,这一切和这位公子没有关系!您不是要掌奴婢的嘴吗?您就罚奴婢好了,求您放过这位公子吧!”

青芜咚的一声就跪在了夜离娇面前,不停地磕头,脸上也早已经挂满了泪水。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公子是为了救自己,却偏偏惹上这位主子。

青芜心里既害怕又感动,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就怕再激怒了郡主。

“青芜,你起来,小爷没事儿的。

”云染染倒是想自己把青芜扶起来,奈何两边的侍卫抓的特别紧,根本动弹不了。

青芜哪里听的进去云染染的话,只当他是为了安慰自己,越发感动,头也磕的越发的重。

本来就是冰天雪地的,一张清秀的小脸被冻的通红,额头上也磕出了血印,看的云染染是万分的心疼。

“丑八怪,你想割小爷的舌头,小爷才不怕你,就怕你割不动小爷的舌头,吓到你。

青芜你起来,她奈何不了我,不用你求情,你就老老实实给小爷站在那儿,别是不是人的都跪。”

青芜抽着鼻子,脸上都是泪痕,一时间还无法明白云染染是什么意思。

又看着云染染冲自己笑,心稍微定了定,说不定公子是太子的客人,所以才不怕郡主的责罚吧。

青芜抽抽搭搭的站到了旁边,心里还是很不放心,不知道太子现在在哪里,能不能赶回来救上公子。

周围的人看着云染染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敢辱骂郡主,当真是不想要命了。

天降谐妃很嚣张 第七章 有话好好说

“青竹,你去把本郡主那把红菱拿来!”

青竹低头应了一声就快步走开了,再回来手里就多了一把匕首。

那匕首通体都是金色的,套上嵌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夜离娇拔开匕首,一道寒光闪过。

云染染被刺的眯了一下眼睛。

我类个乖乖,这郡主玩真的啊,看着就疼啊,她不会真的要割我的舌头吧。

这么一把刀真的是可惜了,割什么不好啊,偏要割人。

“那个,美女,有话好好说嘛,动刀子什么多不和谐啊。”

云染染瞬间狗腿,面子什么的又不能当止疼剂吃,该服软时还是得服软。

刀子割到谁身上谁才知道疼。

“现在知道求饶晚了!”

夜离娇想捏着云染染的脸,逼她把舌头伸出来,云染染就疯狂的摇头,疯狂的抖动着身体。

“那个郡主,你不是喜欢你宸哥哥的大氅吗?我脱给你啊。

”求你不要挥着匕首了,很吓人了。

被你们发现割不掉我的舌头更吓人啊。

“哼,等我割了你的舌头自会让人扒了大氅。

你还是不要挣扎了,乖乖把舌头伸出来,省的再受其他的苦楚!”

夜离娇甩了甩有些累了的手,又把匕首用手绢擦了擦。

这可是她十岁生辰的时候,宸哥哥给送的礼物。

她永远记得那天青竹把它拿给自己时,那份喜悦的心情。

那是宸哥哥第一次送自己礼物,也是最后一次,不过她相信,宸哥哥心里是有自己的,不然也不会送给自己这么贵重又好看的礼物。

不过今天要用它来割一个贱人的舌头了,毕竟从他卑贱的嘴里居然说出了宸哥哥不喜欢自己的话,真的是不可饶恕。

所以今天就要用宸哥哥送的礼物来告诉他,宸哥哥永远都是属于自己的。

“把她的嘴给我掰开!”夜离娇指挥着其余的侍卫,既然这个贱人不愿意自己伸舌头,总是有办法让他就范的。

“公子……”

青芜没想到事情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又想跪下向郡主请罪,可目光触到云染染略微带怒的眼神便停住了。

公子,怕是不想看到她再给郡主下跪了吧,这是公子用血换来的尊严,青芜也得给公子争口气。

等到太子来了,就是死也要在太子面前给公子讨一个公道。

夜离娇根本没有心思再去看一个小丫鬟在干嘛,她现在只想割了云染染的舌头泄愤,看着侍卫狠狠地捏着云染染的脸,她就觉得开心。

“不伸舌头是吧”

夜离娇也不恼了,直接在云染染脸上划了一刀。

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伤口?夜离娇不信邪,又狠狠地划了一刀,还是没有伤口。

云染染在心里直骂娘,疼死小爷了,这娇滴滴的郡主手劲这么大的嘛,真的好疼呐,皇天在上,小爷以后再不得罪女人了,你赶紧叫人收了这个郡主吧。

夜离娇不可置信的在云染染脸上划了一刀又一刀,还是半分伤口都没有。

旁边的侍卫都有点急了,这皇家的郡主是这么温柔的吗,拿如此锋利的匕首都划不动一道伤口出来。

不过这公子戏也是真足,明明都没受什么伤,还表现出一副疼的不行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

“你,去把她舌头给我割了!”夜离娇当然知道这匕首有多锋利,心里虽然有些奇怪,但愤怒还是占了上风,这些侍卫可比她有办法多了,总是有人能割下她的舌头的。

旁边的侍卫早就等不及了,小心翼翼的接过夜离娇手里的匕首,隐隐还有一丝兴奋。

“郡主,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有话咱们还是好好说行不行,你也伤不到我,何必呢?”云染染受不了了,之前给夜离宸挡了剑,现在还要被人拿匕首割,得亏自己是不死之身,换普通人这都死几次了。

夜离娇连话都懒的跟她说,摆摆手,侍卫就把云染染压下去了。

“大哥,咱俩无冤无仇,你就放过我吧,之后我会报答你的。

”云染染一看脱离了夜离娇默视线,心思也活跃过来了,搞不定那个暴躁女人,还可以试试不苟言笑的侍卫小哥哥嘛,怎么说自己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啊。

“公子,你就不要废话了,你得罪的可是郡主,今天不割了你的舌头,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你也放过我们吧,不要挣扎了,痛快点你也少瘦点罪。”

云染染心一横,你们要割那就割吧,能割下来算你们厉害,不就是疼点儿,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云染染嘴一张,就把舌头伸出来了。

本来云染染的肤色就白,偏生嘴又生的鲜红,现下伸出娇小的舌头,虽然是男人的装扮还是有些魅惑的意味。

侍卫心下一软,这公子长的还挺俊俏,真的是可惜了,侍卫把手接在云染染的下巴下面,突然就也狠不下心去割这一刀,就闭着眼轻轻划了一刀,本想着舌头娇嫩这下子应该就会直接掉在手上,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有东西落在手上。

睁眼一看,云染染的舌头还是好好的,连滴血都没有。

侍卫咽了咽口水,又是一刀划下,这次重了点,云染染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疼的冷汗直冒。

“你们怎么回事,就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夜离娇等了半天也没看到侍卫带着云染染的舌头来复命,忍不住走过去想看看怎么回事。

到了才发现拿匕首的那个侍卫脸色有点苍白,竟然是有点害怕的神色。

“没用的东西,你来!”

另一个侍卫接过匕首,也是为了在郡主面前表现,要是一次办的好了,说不定能得一大笔赏钱。

这个侍卫对着云染染的舌头直接就砍了下去,一点儿也没想过怜香惜玉。

不过结局还是一样,云染染的舌头半点伤口也没有!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一点儿伤口都没有!侍卫拿刀的手都开始颤抖了,他当然知道自己使了多大劲。

这也太奇怪了,他……他不是普通的人啊……

院子里看到这一幕的人脸色都有点发白,这人到底是谁,不会是妖怪吧,不然怎么可能不受一点儿伤呢。

天降谐妃很嚣张 第八章 妖人

院子里看到这一幕的人脸色都有点发白,这人到底是谁,不会是妖怪吧,不然怎么可能不受一点儿伤呢。

-----------------

趁着众人都在发愣,云染染轻轻一挣侍卫就松手了,恨不得离她二里地。

云染染赶紧转了转了舌头,感受了一下舌头还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嘴里,才松了口气。

真是疼死了,就不能把痛觉神经也给屏蔽掉吗,每次都得疼个半死。

这下好了,这些人也觉出不对劲了,本来都答应那个太子要低调行事了,结果现在恐怕是难以低调了。

“你,你不是人!”夜离娇有点害怕了,可还是不愿意就这么放过云染染。

如果她真的是妖人,那就更不能让她待在太子府了,万一她伤害到了宸哥哥怎么办。

“怎么说话呢,你才不是人,你全家都不是人!”云染染对着夜离娇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古人就是愚昧!

“美人儿,小爷就说没事儿吧,下次别动不动就跪呀,磕头之类了,疼坏了吧。

”云染染用手轻轻抚这青芜额头上的红印,这姑娘可真实诚,磕的太重了。

青芜哪里被人这样对待过,对方还是一个俊俏的小公子,脸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冻的,反正红的发艳。

周围的侍女侍卫都悄悄的移开了脚步,尽量离云染染远一点再远一点。

青竹和青雪也是跟在夜离娇身后,头都快埋在胸里了,祈祷着夜离娇可千万不要让自己再去抓云染染了。

“你是妖人,是来祸害人间的!若是今天放过了你,明天还不知道多少人要死在你的手上。

你们还不快去杀了他,难道你们想放走他,然后让他为祸人间吗?!”

夜离娇明明自己就害怕的发抖,还正气凌然的指挥着院里的侍卫,想让他们去杀了云染染。

侍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动。

刚才可都看见了,云染染被划了那么刀一点儿伤口没有。

没人知道他有没有别的本领,若是他生气了,说不定这一院子的人都得死。

“你们怎么还不动手?这次,谁要是能杀了他,我不仅会让皇上给他加官进爵,而且还会赏他黄金万两。

这也是为了我国子民的安全。

他只有一个人,你们怕什么?”

夜离娇越说越自信,好像云染染已经是个死人了。

对呀他只有一个人,就算他真的是妖人,这么多侍卫还打不多一个人吗?重金之下无懦夫,她就不相信这些侍卫会不动心。

云染染也发现这些侍卫有些蠢蠢欲动了,手都默默放到了刀柄上,这个郡主这个时候怎么突然聪明起来了。

还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被没人砍一下,不起也要脱层皮。

“你说话也要负责任,我可不是什么妖人。

不然你刚刚还能割我的舌头?我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云染染故意说的很大声,然后关注着周围侍卫的表情。

果然有一部分又放下了手,但还是有一部分人紧握着刀柄。

云染染也知道,自己的体质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而消除误会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除掉这个误会,还有那个郡主开的条件也的确是诱人,肯定还是有人愿意冒险。

云染染定定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抖了抖大氅。

大氅?

“你们看好了,这可是你们太子的大氅,如果我真的是妖人,你们太子会把他的大氅给我披着吗?”果然,还是太子的名讳好用,背靠大树好乘凉啊,认识个太子也不算太坏。

“是啊,郡主,这位公子,看着也不像坏人,今天还是算了吧。

”青竹突然出声,也不敢看夜离娇的眼睛。

她知道违背郡主肯定要受很大的惩罚那也好多去和那位不知身份的公子对抗要好,人嘛总是害怕未知的事物。

“对啊,郡主今天就算了吧,天色也不早了,咱们先回吧。

”青雪也加入了劝说的阵营。

夜离娇没想到最先退缩的居然是跟了自己十几年的贴身丫鬟,本来被恐惧压下去的怒火又翻腾了上来,直接一巴掌扇到了青竹的脸上。

“你胆子大了,居然敢拿我的主意了?还有你们,今天不杀了他,你们也别想着好好走出这个院子!”

但是,没有人行动,大家都一脸为难的看着夜离娇。

一边是尊贵的郡主,一边是和太子有关系的神秘的公子,得罪哪边都不行。

夜离娇看着侍卫们都站在原地,心里气不过就伸手去拧青竹身上的肉。

“你个贱婢,我养你就是为了让你来气我的吗?”青竹忍着痛,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就怕这位郡主气不过到时候受更多的苦。

云染染是看不过这个郡主的作风,懂不懂就要掌嘴,拧肉的。

她是郡主她尊贵,那些奴才奴婢就不是人了。

虽然这青竹也不算多可爱,但她也看不下去就这么

被这个郡主欺负。

“喂,你不是要杀我吗,干嘛把气撒到不相干的人身上,有本事你自己来啊!”云染染知道激将法很蠢,可一时也想不到其他的什么办法了。

夜离娇一听这话,挥着匕首就要去砍云染染,青雪赶紧抱住夜离娇,心都要跳出来了,这位祖宗可不敢出事儿啊。

“郡主,您要冷静啊,我们一起去找太子,万一您要是被他伤到,太子得多么伤心啊。”

青雪好说歹说,才终于让夜离娇平静下来,慢慢拿走了她手里的匕首收好。

“郡主,今天咱们就先回去吧,下次再来寻太子殿下讲这个事情,好不好?”青雪柔声细语的,就等着夜离娇答应,然后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可能,今天我一定要抓住他,然后告诉宸哥哥他是妖人,让宸哥哥杀了他!”

她才不会放任这么一个奇怪的人跟在宸哥哥身边,要是被他伤到宸哥哥怎么办!这些侍卫都是废物!还是得自己来,宸哥哥才知道自己对他是多么的好。

青雪还没反应过来,夜离娇就已经抽出离她最近的侍卫的佩刀,直接就砍到了云染染的脖子上,还是没有伤口。

周围人的议论声更大了,云染染只能听见“不是普通人,可能真的是妖人之类的。”

得,这下子是真的解释不清了。

天降谐妃很嚣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天降谐妃很嚣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天降谐妃很嚣张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