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夏彤骆利川小说-骆先生甜妻携宝归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天丸子 时间:2020-03-26 10:14:39 主角:夏彤骆利川

夏彤骆利川小说-骆先生甜妻携宝归免费阅读

骆先生甜妻携宝归夏彤骆利川

夏彤骆利川小说骆先生甜妻携宝归推荐章节

骆先生甜妻携宝归 第4章 欠下巨债

刚走出门口,听到身后男人那磁性的嗓音:“夏彤?”

-------------------

“抱歉,你认识我?”

长得再好看,对夏彤来说也是个陌生的雄性生物,她搜刮了脑海里所有的记忆,确实是不认识这个男人。

男人的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是有些玩味。

夏彤甚至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些笑意。

大概自己是太久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有些疯了。

“妈咪,叔叔人很好,还给我买了酸奶。

”夏嘉宁举着手里的酸奶,邀功似得晃了晃。

夏彤意识到可能是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透露了自己的名字,松了一口气,再次对着骆利川点点头:“真是麻烦了,酸奶多少钱,我把钱给你吧。”

她说着,就从包里把钱掏出来,五十块的钱刚掏出来一半,听到骆利川说:“十万。”

“……”

夏彤抬起头看向骆利川,咬牙切齿的把五十块零钱塞回了钱包里。

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是个趁火打劫的骗子。

“先生,虽然我很感激你,但是我不代表我就是个傻子。”

骆利川看向夏嘉宁,眼中的玩味更甚,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皮鞋,十万。”

上面还有一块显眼的白色酸奶,好像已经凝结了。

夏彤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黑,变来变去的。

真是有趣。

向晨在一旁看着,知道骆利川说的价格不假,但是还是对骆利川的行径不能苟同,这明显是借着酸奶调戏夏彤!

“那个……我给你擦干净可以吗?”

“不可以,脏了的东西,我从来不会再用。”

骆利川扫了一眼向晨,向晨内心翻了个白眼,还是跟着附和道:“夏小姐,这是意大利限量的手工皮鞋,不能洗不能擦,弄上了酸奶,可以说完全废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

夏彤看了看夏嘉宁,悄悄的对骆利川打眼色:“先生,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好吗?”

这里还是保安室,旁边还有一个兴致勃勃听八卦的工作人员。

骆利川抬脚往外走,夏彤把儿子推给向晨,自己赶紧跟上。

走到门外一个僻静处,夏彤把自己的姿态低到尘埃里,特别没有骨气:“先生,除了赔钱,还有别的解决办法吗?我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得很艰难。”

“有啊。”

骆利川的声音平淡,没有丝毫的起伏,却听得夏彤心里七上八下的。

“什么办法?”

“今晚,刺桐里大酒店,来找我。”

骆利川丢下这句话,直接就走了,根本不给夏彤骂人的机会。

走之前,还让向晨转达了一句:“你可以去查查我们骆总的身份,要是就这么跑路,就算找到天涯海角,也会把你给抓回来。”

夏彤简直要被夏嘉宁这个熊孩子给玩死了,回国第一天就欠下了十万块的巨债!也不知道现在卖孩子还来不来得及。

车上,骆利川正在和向晨说话。

“骆总,你是说,这个夏小姐就是五年前你让我找的那个夏小姐?”

“恩。”

虽然她的脸出落得越发妩媚,但是她的声音和她锁骨上的那一颗小痣,骆利川可记得清清楚楚。

那一晚的销魂蚀骨,他一辈子都记得。

骆先生甜妻携宝归 第5章 谁的孩子?

夏彤垂头丧气,刚回国的激动让这件事给打击的彻底,她不过就是转了个身,夏嘉宁就能跑出去闯下这么大的祸。

真是个冤家。

可是面对这么可爱的儿子,夏彤舍不得责怪,听夏嘉宁说饿,立刻带他去餐厅里吃饭,却没想到,又碰到个冤家。

“请问……彤彤!真的是你!”

邱真真捂住了嘴巴,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邱真真是邱琪轩的妹妹,以前夏家和邱家是邻居,家里也交好,四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

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夏彤直接被江辰送出国,谁也没有告诉。

这些年,不只是夏家人一直在找夏彤,邱家两兄妹也不遗余力的在找人。

邱真真看见夏彤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眼花认错人,才想着走上前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夏彤。

“真真,坐吧。”

相对于邱真真的激动,夏彤的反应就要淡然许多。

这次回国,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A市就那么大,难免会碰到几个熟人,她也没有打算要隐姓埋名的过一辈子。

邱真真喝了口热茶,稳定了情绪,才看见夏彤身边一直坐着一个小男孩,初次见面,她也被夏嘉宁的样貌给震惊。

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好看的小男孩,不同于孩子的天真,他的眼神冷冰冰的,模样又精致,给人一种养尊处优的小王子的感觉。

“彤彤,这个是你朋友的孩子吗?”

“他是我儿子,夏嘉宁。

宁宁,这是真真阿姨,给阿姨问好。

”夏彤很淡定的说完,教夏嘉宁问好。

夏嘉宁从小跟着夏彤,国语说的很好,只是说的慢,带了点外国口音:“真真阿姨好,我叫夏嘉宁。”

邱真真已经变了脸色:“彤彤,你结婚了吗?”

夏彤摇头:“我没有,当年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这个孩子,是琪轩哥哥的。”

邱真真脸上的血色褪尽,呢.喃一声:“不可能。”

夏彤一愣:“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我是在国外随便找了个男人生的,回来骗你们吗?”

夏彤有种被羞辱的感觉,那晚上的事情,是她此生最大的伤口,也是她此生唯一一次,在那之后,她也没有再和任何男人亲近过。

邱真真赶紧摇头:“彤彤,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当初夏俊辰找夏彤借种的事情,邱琪轩也牵扯其中,邱真真也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但是,那晚上,邱琪轩到了指定的房间,并没有见到夏彤。

“那天晚上,你确定见到的人是我哥哥吗?”

邱真真这话,彻底的惹恼了夏彤。

她腾地一下站起来,拉着夏嘉宁就走。

邱真真赶紧跟了出来,到了大街上,夏彤回头看她,眼睛已经红了:“我这次回国,不是要别人来负责的,我的儿子我自己养,嘉宁不是任何人的,他是我一个人的孩子。”

邱真真也跟着急了:“彤彤,你走之后我和哥哥大吵了一架,但是他说,那晚他在酒店根本没有见到你!”

“够了!我这次回国根本没有打算要琪轩哥负责任,你们不用急着推脱,儿子我自己会好好抚养长大,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夏彤说完,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车子疾驰而去。

邱真真在原地急的跳脚,赶紧打给了邱琪轩:“哥,我刚刚碰到了彤彤了……哪个彤彤,还能是哪个彤彤,就是你找了五年的那个彤彤,但是我把她气走了……呜呜呜,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了。

骆先生甜妻携宝归 第6章 壮士断腕

坐在出租车上,想起当年的事情,夏彤难免伤神,眼中泛起了泪光。

“妈咪,你别哭,我会赶快长大保护你的。

”夏嘉宁比同龄的孩子更加乖巧懂事,这让夏彤也感到了欣慰。

车子停在一座环境优美的小区外,这是夏彤提前委托江辰为她租好的公寓,两室一厅的房子,住两个人搓搓有余,家具齐全,只是还缺一些必需品,夏彤带着夏嘉宁去了一趟超市,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了。

正当她开始做饭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刺桐里,0808。”

夏彤一看见刺桐里三个人,脑子还懵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头发都炸了。

那个冷冰冰的骆总!到底是谁?

夏彤赶紧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姓骆的,关于骆利川的新闻立刻跳了出来。

A市最成功的企业家,年仅30岁却身家过百亿,目前任昌盛集团总裁兼亚洲投资协会会长。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非常不得了的男人。

夏彤差点摔了手机,忍不住看向夏嘉宁:“臭小子!”

夏嘉宁茫然的抬起头:“怎么了妈咪?”

夏彤悲痛的摇头:“你知不知道,你可能要变成孤儿了……”

骆利川约她去酒店,很可能是要让她去夜店当坐台小姐偿还债务,那她宁愿去死。

夏彤把夏嘉宁委托给了江辰,自己穿上了一身长衣长裤,带着壮士断腕的心情,来到了刺桐里。

夏彤计划好了,要是骆利川强迫她卖身,那她就当场撞死在酒店的柱子上,死也要死个轰轰烈烈,至于儿子……就留着继续祸害江辰吧。

到了房间门口,夏彤硬着头皮敲门,门内却没有丝毫的动静,她拧了一下门把手,发现房门没锁。

门被打开一条缝,夏彤刚刚把头伸过去,一只手猛地从门内伸出来,抓住了夏彤把她拽了进去。

夏彤被拽的一个踉跄,猛地被抵在了坚硬的墙壁上。

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把她包围,夏彤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骆利川。

他只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露出大半结实的胸肌,发尾还有水滴顺着脖颈往下,暧昧又性感。

夏彤的心跳慢了一拍,紧接着就像打鼓一样,疯狂的跳动起来。

“骆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你说呢?”

骆利川眉目微挑,薄唇轻抿,就连眼角下的红痣都点缀出一丝妖冶的冰冷。

夏彤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整个人打横抱起,扔在了豪华大床上。

夏彤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骆利川已经朝她压下来,他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野蛮霸道的侵占她,堵住了她所有的话语。

一开始的惶恐过后,熟悉的感觉在她脑中闪过,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也是被人这样野蛮的侵占,那个人是邱琪轩。

就在夏彤愣神的功夫,骆利川停了下来,他撑在上方,打量着她的衣服,眼中似乎有些嫌弃。

夏彤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特意选了一件最丑的长袖,果然起到了作用。

可是,骆利川轻声笑了一下,用一种性感而低沉的嗓音说了一句:“有趣。”

他的手往下探去,千钧一发之际,夏彤抓住了他的手,眼中已经有了泪光:“骆先生,请你立刻放开我,你这是强迫。”

骆利川原本并不打算停下来,可是触碰到夏彤时,才发现夏彤在抖,抖得很厉害,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

他双眉皱起,紧紧的盯着夏彤的双眼:“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从下午的初次见面到现在,夏彤都用一种完全陌生的眼神看着他,骆利川以为她是在欲擒故纵,可是现在看来,夏彤是真的不认识他。

那当初的那一晚,她又为何会出现在他房里?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夏彤没有办法思考,趁着骆利川停下来的空当,她推开他拔腿就跑。

这样的地方,再待下去可能会被吃的骨头渣都不剩。

骆先生甜妻携宝归 第7章 挫败感

夏彤上了出租车,才敢放肆的哭出来,出租车司机听到哭声,回头看她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关心道:“姑娘,你是不是受欺负了?要不要报警?”

夏彤抱紧了手臂,摇了摇头。

报了警能怎么说,她还欠着人家十万块,也是她自己跑来酒店见他的,没有证据只会被当做敲诈而已。

夏彤回到小区后,打了个电话给江辰,让夏嘉宁先在他那里住一晚,明天再去接回来,她也庆幸没有让儿子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

夏彤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和骆利川这样的男人有瓜葛,却没想到夏嘉宁发高烧送去医院的时候,她再次碰见了骆利川。

两个人在走廊里相遇,没办法躲。

骆利川让向晨先去处理骆母住院的手续,自己挡在了夏彤的面前。

“怎么了?”

夏彤还记得那一晚他的禽兽举动,看到他整个人就慌得不行,垂着眉眼想绕开他,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说话!”

他冷冰冰的语调有了起伏,是生气了。

夏彤抬起头,情绪也上来了:“骆先生,麻烦你不要在医院里动手动脚,否则我叫人了。”

骆利川松开手,露出个无奈的眼神。

他很少在女人身上感觉到挫败,夏彤却两次拒绝了他。

明明五年前的那一晚,是她哭着求他帮忙的。

“来医院做什么?”

“我儿子病了,来看病。

”夏彤不想被他纠缠,说完这句话就大步走开了,好像骆利川随时会追上来一样。

骆利川看着她的背影,眼中的冰冷多了一分。

他与夏彤这样的女人,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过是五年前的一夜,他找过她一段时间,可是现在看来,她不过是被人陷害了。

双方本就不该再有交集。

夏彤回到病房的时候,夏嘉宁正在和隔壁床的一个小朋友聊天,那是个卷发的小女孩,因为心脏问题,长期都在医院里住着。

两个小家伙说说笑笑,让夏彤心里的阴霾驱散了许多,也把骆利川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就在夏彤逗着小朋友玩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了病房,他穿着西装,却掩盖不住一身的颓败之气。

夏嘉宁最先注意到这个男人,被男人脸上的热切给吓到,夏嘉宁小声的叫了一声:“妈咪,那个叔叔一直盯着你……”

夏彤一回头,看见了夏俊辰。

夏俊辰看见真的是夏彤,激动地差点落泪:“彤彤,真的是你,那天真真给我打电话说在外面见到了你,我还以为她在骗我,这些年,你到底去哪儿了?!”

夏俊辰说着就冲上来,紧紧的抱住了夏彤。

面对夏俊辰,夏彤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她想拥抱他,却又为当年的事情怨恨他,一时间百感交集。

害怕影响到孩子,夏彤把夏俊辰带出了病房。

两个人站在花园里,夏彤总算是镇定下来,对夏俊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俊辰也冷静了许多,只是看到小公主一样的妹妹长成了大人,他眼中还是有热泪:“爸得了脑血栓,住院一段时间了。”

“什么?!”

这些年,她与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夏家在这几年里已经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夏俊辰轻轻摇了摇头。

看着夏俊辰下巴上的胡茬,夏彤忍不住说道:“这些年,家里怎么样?”

“你走之后,公司的股票大跌,你嫂子勾搭了别的男人,把公司给收购了。

这些年,家里过得很不好,我们到处找你,爸就是前两年太操劳了了,才得了这个病……”

听着夏俊辰的话,夏彤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

夏俊辰继续说:“彤彤,当初的事情是哥哥做的不对,我也得到了惩罚,你现在回来了,原谅我好不好?你去看看爸爸妈妈,他们真的很想你。”

想到年迈的父母,夏彤软下了心肠:“好,我这两天有空就去见他们。”

夏俊辰立刻道:“你现在没空吗?”

夏彤摇头:“我儿子生病了,我要陪他。”

“儿子?是刚刚那个小男孩吗?他是……”夏俊辰的表情有些微妙,和邱真真的表情如出一辙,这让夏彤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邱琪轩到底跟你们说了什么?这个孩子确实是那一晚怀上的,我还会在国外随便生个孩子来骗你们不成?!”

不远处的门后,向晨手里拿着一大堆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和玩具,把这段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没有上前打扰,而是转身走向了病房。

骆先生甜妻携宝归 第8章 退回礼物

夏彤气冲冲回到病房时,发现夏嘉宁的床头上摆满了吃的和玩具,夏嘉宁正和那个小女孩在玩一个小火车。

夏彤问:“宁宁,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夏嘉宁仰着小脸,一脸骄傲:“叔叔送的啊!”

“哪个叔叔?”

“就是那天在机场的漂亮叔叔旁边那个叔叔啊……”夏嘉宁晃了晃小脑袋,一时间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给向晨。

而夏彤却立刻明白了他的话。

现在莫名其妙送东西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欠着他钱吗?!

夏彤本就在气头上,于是把矛头指向了骆利川,把所有的东西拿上走出了病房,向护士们打听骆利川实在是太容易了,他在医院里就像个移动的电源,走到哪里都在发电。

很快,夏彤就来到了骆利川母亲的病房门口。

见到门口有个人影,骆母以为是骆利川:“进来吧。”

听到声音,夏彤有些尴尬,她推门进去,把一堆东西放在地上:“伯,伯母,我来找骆先生……”

看到漂亮的夏彤,骆母的眼睛都亮了。

这些年,她可是为了骆利川的婚姻大事操了不少心,可是骆利川对哪个女人都保持距离,每个被介绍和他相亲的女人都是哭着跑走的,可从来没见过还有女人敢来找他的。

骆母喜笑颜开的说道:“快进来坐,人来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夏彤更尴尬了,赶紧解释:“这些东西不是我的,是骆先生找人送给我儿子的,我不敢收,就给他送回来。”

她一说完,骆母的眼神就黯淡下来:“你有儿子了吗?”

夏彤点点头:“恩,已经四岁了。”

骆母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这么大了……可惜了……那你把东西放下吧。”

虽然很希望骆利川能找个女人,但是已经有儿子的还是算了吧。

夏彤不理解骆母的态度转变,听说可以了,就把东西放下转身走出了病房。

等到骆利川出去一趟回来,就看见了夏彤送回来的东西。

骆母还在念叨:“那么漂亮一个姑娘,可真看不出来儿子都四岁了,可惜啊可惜……”

而骆利川看着那一堆被人退回来的东西,眼神冷到起冰碴子,对夏彤仅剩的那一点念想,也彻底的断送了。

夏嘉宁在医院住了一天,身体就好了,夏彤计划着把人带回去,临走之前,她把夏嘉宁放在病房里,自己来到了三楼的病房,打算见一见久未见面的父母。

虽然之前已经准备了很久,但是来到了病房门口,夏彤的心里还是打鼓一般,她听到病房里,妈妈正在说话,还是那个温柔的女声,只是听起来老了许多。

夏彤敲了敲房门,夏母来开门,一看见门口是夏彤,先是愣了几秒钟,然后疯了一样大哭起来,抱着夏彤哭喊道:“彤彤,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你哥哥跟我们说,我还不相信,真的是你啊……”

夏彤忍住哭声,拍着母亲的后背:“我回来了,我来看你们了,别哭了妈……”

她话音刚落,病房里却突然传来一声杯子砸碎的声音,伴随着夏父沙哑的叫骂声:“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骆先生甜妻携宝归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骆先生甜妻携宝归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骆先生甜妻携宝归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