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小说免费阅读 许清颜季凉城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来源:WXB 作者:七月 时间:2020-03-25 17:44:41 主角:许清颜季凉城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小说免费阅读 许清颜季凉城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许清颜季凉城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一再施压

餐厅外,许清颜低头看着手心里放着的银行卡,又扭脸看了看季凉城。

“季凉城,这个给我做什么?”

“拿着,明天报仇。”

季凉城说的意味深长,许清颜眨眨眼睛,脑子里存在的问号,并没有因此消减。

刚刚季凉城在最后和辛蕊说的话她没听到,所以在这件事上,前后她串联不起来。

许清颜拧着眉,想着不管怎么说,先把卡凑合收了,低头一看,手上空荡荡的,肩膀上也什么都没背,人在当场就傻了。

她猛地站住脚,心口狂跳。

顾不得什么其他,也没心思去考虑季凉城,她转过身,撒腿往回跑。

她现在想的,全部都是她的手包。

当然,包其实不是重点,重点是那里面放着的东西。

她心里很恼,尽管在她真的有很想将那个包扔了,但到底这个决定,她还没下,再说,扔也不是这个扔法。

这要是被谁捡了去,那可怎么办好?

“颜颜。”

男人寡淡凉薄的调子,在许清颜身后幽幽响起。

许清颜听见了,她脚下稍顿了一秒,“我包落下了,我得去拿。”

“一个包丢就丢了,我给你买新的,嗯?”

这并不是新旧的问题。

她不想浪费时间解释,抬脚继续跑起来。

在她身后的男人,脸色有一瞬间的可怕。

季凉城邪肆的扬了扬唇角,动作自然的从林易手上接过小巧的女士手包。

伸出手指,在手包上玩味的摸了摸。

他黑色的瞳仁里,翻涌着汹涌的波涛。

林易有点不太懂的看着季凉城,搞不清他这一波操作是什么意思。

按理,他应该叫住她的。

许清颜白跑一趟,不过几分钟,她以为不会丢的。

可事实上,她在之前呆过的位子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翻腾了好久,始终一无所获。

不死心的,她还去到前台,想问问看有没有服务员捡着,结果……依旧让她失望。

包丢了,她心里忐忑,却不得不正式的面对这个问题。

辛蕊拿走了么?

很不美丽的猜测,让许清颜的心像是硬生生的被人用手攥住。

她心思沉重的走回去,两腮因为想着心事,一鼓一鼓的。

“许小姐。”

许清颜耷拉着脑袋,听着林易的声音,慢慢抬头。

在她和季凉城分开的位置,现在已经没了季凉城的身影。

她咬咬下唇,“他呢?”

林易的表情凝滞一秒,很快变得公事公办,让人看不出一点错漏,“公司有事,季总先回去了,这是您的包。”

许清颜已经费了很大的心力去接受手包丢失的事实,眼下,峰回路转,她以为遗失的包,这会又再度出现在她眼前。

她没法说清这种复杂的感觉,但她很确定,她没有喜悦。

她觉得老天有点太捉弄她了,她都有在想,既然丢了,那就干脆这么着。

刚好,她也不用为了这事纠结,她就权当这是上天的意思。

结果,呵,心理建树做了那么多,现在全白费了。

许清颜迟迟没接,林易思维活络,他以为许清颜在这件事上有所察觉,细心的继续发声。

季凉城在这件事上对他没有任何交代,他现在做的,全部出于他单方面的揣测。

“这是刚刚保镖送过来的,可能您回去的时候,跟他错过了。”

许清颜小扇子一样的睫毛颤了下,她知道林易是误会她多了心。

天知道,她现在压根没有想那些的心思。

她默默的伸出左手,五根指头很紧的抓住手包。

“我送您回去。”

林易又上前一步,低声提议。

“好。”

--

公寓里,清清冷冷。

许清颜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手包里存放着那两件东西拿出来。

她快步进入卧室,眼睛在房间里四下扫了一圈。

最终,视线聚焦在她的梳妆台。

她和季凉城一直同房睡着,真要谈藏个什么东西,不大容易。

许清颜心慌的拿出首饰盒,拉开盒体上的最末一处抽屉。

分明房间,乃至于整个公寓,就只有她自己。

可最贼心虚的,她就是有种甩脱不掉的紧张感。

她将药瓶和针孔摄影机都塞进抽屉最里端,又不大放心的拿了些耳环,项链,一股脑的堆在抽屉边上。

做好这一切,她怦怦乱跳的心,安了一点。

“嗡嗡。”

震动的手机,又吓的许清颜不轻。

她白了下脸,在意识到只是电话响后,伸手抚了抚胸口。

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她很熟悉。

许家的座机。

许清颜心里清楚,眼下小一天的时间都快过去了,她还没能解决许家项目的事,许父许母该是都沉不住气了。

她有心不接,但到底挨不过她自己心里那关。

许家虽然没有对她多好,但曾经也是好过,而且养恩终究比生恩大。

同一出生就将她丢掉的亲生父母比,许家对她,算好的了。

许清颜垂着眼睛,默默的想着,将电话拿到耳边,按下接听。

“颜颜,项目的事,怎么样了?”

没有意外,许母开门见山说的果然就是项目的事。

许清颜回想着季凉城在办公室跟她说的话,她犹豫的缓声开口。

“季凉城他说停掉项目是因为项目本身有问题,要你们自己找他聊。”

“他知道项目有问题?”

许母的声音变得紧张,许清颜一听这话,心脏急速下沉。

“妈,你和爸真的在项目上动手脚了?那是要出人命的大事,钱不是这么赚的。”

许母对许清颜的劝告好像没听到,“颜颜,你给我抓紧了,这几天必须把那事解决了,尽快给我消息。”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许清颜听着耳边传来的忙音咬住下唇,就着号码重新回拨。

她很紧张,大是大非面前,她还不糊涂。

“还打过来做什么?有这时间,抓紧做我让你做的事。”

许母那边接通,劈头盖脸对许清颜就是不耐烦的责问,丝毫不给许清颜说话的机会,她在那头又一次终止了通话。

第10章 醉酒

许清颜背脊挺直的站在卧室,她捏着电话,好久都没动一下,她的心愈发沉了。

她很清楚,许家的事,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

或许,家里现在这样给她施压,还不惜使用阴毒的手段,也有这方面因素。

他们想要的,越来越多,变得越来越贪心了。

她烦恼的伸手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手指勾带中,把头皮带的很疼。

可置身在当下的乱局,她真的不知道她到底该怎么做。

晚九点。

许清颜第N次翻看手机,季凉城一直没有动静,放在以前,这个时间他若是不回来,至少他会给她消息,知会她一声。

但在今天……

许清颜心事重重的呼了口气,她耐不住这种看似没有止境的等待,抬手按下季凉城的电话。

“许小姐。”

意料之外,电话那端出现的是林易的声音。

许清颜愣了下,将电话从耳朵边移开,眼睛确认的重新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

这是季凉城的电话,没错的。

“许小姐?”

林易没等到许清颜的动静,追问的开口。

“嗯,是我。”

许清颜在电话这端点头,然后沉默。

她是想问,季凉城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电话现在不是他自己接。

不过,她相信这些不用她再多细问,林易那边也会主动跟她说。

至少现在的他,显现出来的,就是这种意向。

“许小姐,今天可能需要您备一些解酒汤,季总今天有个应酬,他喝多了。”

喝多了?

许清颜愣住,这种事在季凉城身上是很少见的。

以他的身份,地位,但凡他不愿意的事,谁敢让他做?

“许小姐,你在听么?”

“好,我知道了,那你们还要多久回来?”

许清颜从沙发上站起来,下厨她是会的,只是不太精。

平日里她的吃食,都由陈姨在做。

陈姨不在这住,她主要负责她的午餐和晚餐。

至于早餐,说出来也许不会有人信,但事实上,的的确确都是季凉城每天亲手在做。

他大多数会西式的,比较简单,面包夹片,牛奶,火腿。

偶尔,他有兴致,又或者时间充裕,他会做中式的,熬粥和小菜。

真的赶时间,来不及做什么的话,他会让林易买好双人份的早餐,再给他们送过来。

现在要她动手下厨,她最先考虑的是要怎么做,然后便是食材。

她快速用手机百度了下,再拉开冰箱柜门,解酒汤的食材,非常残酷的,冰箱里一样没有。

她憋了瘪嘴,不想再耽搁时间,转身蹬蹬蹬跑上楼,快速换了件衣服。

超市离这不远,她抢些时间,应该可以赶在季凉城回来之前把解酒汤做好。

许清颜掐着手机,确认的又看了遍时间。

现在距离林易说的回来时间,大概还有四十多分钟。

风风火火的买好东西,电梯里,许清颜意外的跟林易和季凉城撞了个正着。

他们提前了。

彼时,这是许清颜脑子里闪过的唯一念头。

“许小姐。”

林易看着许清颜手里拎着的白色塑料袋,脸上闪过一抹错愕。

季凉城的人,脸色发白。

他看起来是有意识的,大概是累了,眼睛阖在一起。

身体大半靠在林易身上,借着力。

“你们回来的比我想的早了,家里食材不够。”

许清颜淡淡的开腔解释,右手又往前举了下,同林易做着展示。

林易没说什么,以他一个季凉城特助的身份,他本身就不可能说的太多。

“季总今晚可能要靠你多照顾了。”

“唔,我应该的。”

许清颜应的自然,电梯到了,她走在前面快着手脚用钥匙开门。

“林易,你把他扶到沙发上,其余的我自己可以。”

季凉城始终不说话,他极静的听着许清颜和林易的对话,在听到小女人说到那句应该,菲薄凉漠的唇瓣上扬起一个讽刺入骨的弧度。

应该?

她若心里真的能有这种自觉,那就好了。

他想,在这件事情上,她还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她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她到底是谁的人,是属于谁的,她应该对谁保有绝对的忠诚。

她的那个家庭,呵,她若真的还要去相信,那么她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玄关处,门板关合的声音响起来。

林易走了。

许清颜将手上买的食材搁在厨房,洗洗手,很快折回到季凉城身边。

“季凉城。”

她试探的小声叫他。

“那我帮你松下衣服?”

小女人舔舔唇,得不到他回应,只能自己做主。

她靠近他,一条腿半跪到沙发上。

男人脖颈间本就被扯的松垮的领带被她抽出去,衬衫顶端的扣子,也被她小心的连着解了四五颗。

他蜜色的肌肤和着线条好看的锁骨齐露出来,结合他现在微醺的样子,让他看起来特别的野性。

许清颜心思有点飘,她没法否认,这一瞬,她被男人的颜值倾倒。

第11章 毒药,也喝

许清颜伸手想触碰男人的脸颊,只差几毫米的距离,阖着双目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被吓了一跳,心虚的把手缩回来。

“季凉城,你还好么?”

男人有点冰冷的视线在她脸上停顿一秒,许清颜静静的等着他回应,但……什么都没说,他又重新闭起了眼睛。

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起来疲惫的很。

许清颜平了平躁动的心情,“那你在这等一会,我去给你煮汤,嗯?食材我已经买好了。”

季凉城仍旧不说话。

许清颜努努嘴,起身将手心里还缠着的领带搁到边上,抬脚步子很快的奔进厨房。

醒酒汤么?

季凉城闭着眼睛,揉动眉心的手滑放在大腿上。

他思虑着,食指曲起一道弧度,而后一下下在西装裤上敲击。

她包里的那点子东西,他早在餐厅,支走她的时候,他就已经看的一清二楚了。

他很好奇,她真若动手的话,到底会选择怎样的时间点。

会是现在么?

呵,他不否认,这会是个好机会。

要知道,她下厨的机会,可比他要少的多。

季凉城心口发闷,从白天发现她的秘密开始,这股子不爽闷气,就在他的周身来来回.回的游走。

她心急火燎,不管不顾都要冲回餐厅拿包的样子,没玩没了的在他脑子里盘旋。

他重新坐直身体,抬手从茶几下摸出烟。

许清颜从厨房端着醒酒汤出来,抬头,看见在沙发坐的挺直的男人。

她明显愣住,然后加快步子走过去。

烟雾缭绕,季凉城抽的很凶。

许清颜搁下汤碗,注意到茶几上已经有了五六个烟头。

“季凉城,公司有难处了么?”

她压着调子,小心的问他。

不过,就这种可能性,她其实并不太信。

季氏的产业,遍布世界各地,要说被谁撼动了龙头位置,哪里可能?

男人勾唇,朝她看过来。

大概觉得她这问话没有丁点含金量,他没理会,下颌向茶几上的汤碗点了点,“给我熬的?”

“嗯,温度我试过,现在喝刚好。”

许清颜点点头,也没坚持对他的事刨根究底,伸手把汤碗朝他的方面推了推。

“滋……”

男人抬手,将吸了半截的烟怼到烟灰缸里。

小女人撇撇嘴,想着,他刚刚可没这么多讲究,还不是把烟头扔的到处都是。

“这解酒汤,能喝?”

他突然的问题,让她摸不着头脑。

她费解的重新抬眼看他,“季凉城,你指的是什么?”

在这一刻,许清颜的心是清澈透明的。

她真的什么都没想,但一个转念后,她的心咯噔一下,脸色瞬间不那么好看,也不再自然。

她忽然不安又心虚,惶恐的在想,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颜颜,在想什么?”

男人发凉的指尖,钳住许清颜的下巴,发着力,将她的下颌往上抬。

小女人的瞳仁在客厅的光影中晃了晃,“没想什么了,季凉城,你说的话有点奇怪。”

她的脸色不太自然的白了,骨子里的倔强涌上来,他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他不可能知道,而且,她还什么都没做,她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心虚。

也许他刚刚只是调侃的随口一说,对,应该就是这样。

她只要保持平常心,平常对待就好。

“你是信不过我么?我都说了,温度可以,我的厨艺虽然及不上你,但也没有多差。”

她甩甩头,闪开他的手。

“呵。”

促狭的笑,自男人两片薄唇溢出来。

季凉城垂眸,第一次正视的看着茶几上的汤碗,修长好看的手指伸过去。

的确温度适中,拿在手上,并不会有灼热的不适感。

男人的脸色,看着有点郑重,“确定要我喝?”

许清颜心底那种不自在的感觉又来了,他的眼睛,就像是要看到她心里,穿透她的灵魂和伪装。

她讪讪的挤出笑,“是啊,不然我熬了做什么?”

“嗯,就是毒药,只要是你给我的,颜颜,我都会喝。”

“……”

这话说的许清颜心乱,她低下头不吭气了。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