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花颜帝翎寒小说by桃夭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来源:WXB 作者:桃夭 时间:2020-03-25 17:28:08 主角:花颜帝翎寒

花颜帝翎寒小说by桃夭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殿下在上神偷王妃乖一点花颜帝翎寒

殿下在上神偷王妃乖一点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004 诅咒你

花颜听到他的话,倒抽一口凉气,眼中全是愤怒的火焰,这金面男怎的这般没品,实在是让她心生厌恶,穿的倒是人模狗样,今日躲开这一劫,它日必偷得他裤衩都不剩。

黑衣卫听到面具男子的话,却恭着身子并不敢动。

“怎么?没听到我的话?”

那男子声音一厉,数百名黑衣卫虎躯一震,“属下等遵命!”

黑压压的人影,数百只眼睛全部盯在花颜的身上,然后冷肃着面孔面无表情的朝着花颜靠近。

“嘿,相信我,你们只要动我一根汗毛,都要落个尸首分家的下场,没瞧见你们家主子口是心非吗?”

花颜妖孽一笑,像九尾妖狐。

黑衣卫齐齐顿住。

当真是被花颜一句话给唬住了。

主子的命令不敢违抗,可也都怕死啊。

“沐安颜,你简直不自量力。”

那金面男似是气极,一挥手,“上。”

黑衣卫齐齐上前,花颜眼珠子转动,这金面男果真是个心狠的,莫不是今日真要折在这里?落在这金面男手里,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了,这男子浑身上下就两字,残虐!

怎么办?

寒风泠泠,冷不过花颜的眼神。

金面男端坐在宝马之上,像一个王者,他在等待自己的臣服。

所以……

还是在意的,这个金面男由爱生恨,爱之深,恨之切,他爱那个叫沐安颜的女子,所以恨她怀了别人的孩子……

瞬间,花颜就脑补了一出爱恨情仇大戏。

下一刻,花颜的脸陡然抬起,原本还是冷然的脸瞬间泪水盈盈,我见犹怜,她本是极魅的女子,这会儿身躯微微颤抖,一副怕极了又不屈服的模样,演绎的淋漓尽致,任是冰川男,怕是也要心软三分。

“你,真要这么做?”

忽的,花颜出声,语气悲凉,仿佛被伤透了心,这情绪转换的那是相当的快且自然,丝毫没有尴尬之色。

哦,对了。

花颜小时候的愿望是做一名演员,进军好莱坞,得个奥斯卡。

奈何上天没给她这个机会,让她做了一名神偷。

所以,此时戏精本色,分分钟上线。

那金面男果然一怔,似是没想到一向刚强的女子竟露出这般娇媚柔弱的模样,可瞥见她怀中孩子,心肠再次冷硬,“沐安颜,你也知道怕了,在你跟别的男子苟且的那一刻,你就该想到后果。”

金面男冷声说道,一身狂怒。

花颜哪里知道他口中的男子是谁,说多错多,只是瞪大一双眼,悲愤、不甘,绝对的演技派,“可是,我是被迫的啊……”

这话落下,瞬间泪如雨下。

“我爱的是你,一直是你,可是他强迫了我,我又不敢告诉你,而且你知道吗?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啊,我自知自己清白不在,无颜苟活于世,但是这个孩子请你善待他。”

花颜眼中的泪珠一串接着一串的落下,配上绝望的话,让人心揪。

花颜将一个受了侮辱,却又刚强的女子演绎的入木三分,无比让人动容。

泪水朦胧间,花颜去看那金面男,却见他周身气息更冷了,竟是丝毫没有被自己感动,且更怒了,接着就听他咬牙切齿的道,“沐安颜,你是脑子让驴踢了吧,这般蠢话也说的出来,要不是本君从未碰过你,还真被你给骗了,没想到沐大小姐竟然如此有演戏的天赋。”

嘎?

听到金面男的话,花颜一愣,啥?金面男没碰过沐安颜?

蠢!

既没碰过,哪来的孩子,这戏演过了,都怪自己擅加台词!

花颜把戏被人拆穿,也不尴尬,泪珠还挂在睫毛上,抹了一把,脸上的娇弱悲苦瞬间收敛,冷哼了一声看向金面男,“不是男人,难怪被戴了绿帽子。”

“你说什么?”

便是这一句话彻底激怒了那金面男。

声音冰锋十里,怒气直冲九霄。

金面男一个翻身从宝马上落了下来,大步的走向花颜,眼中的杀意铺天盖地。

“沐安颜,你找死。”

手持金弓,三支羽箭,嗖嗖嗖,直逼花颜,花颜一个侧翻,险险夺过,而人已经站在了悬崖峭壁之上。

黑衣卫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一把甩了金弓,大步的走向花颜,宛如阎罗王索命。

金面男慢慢靠近,花颜心脏跳的极快,眼前的所有黑衣卫她都不放在眼中,只有眼前的金面男才是她最大的威胁。

终于,他站定在花颜的眼前,忽的伸出手,一把扣住了花颜的咽喉。

近了距离,花颜看的清楚,面具下他的双眼猩红,泛出森冷残虐的光芒,“沐安颜,本君真是对你太纵容了,死实在是太便宜你,本君决定,将你扔入军营,充当军妓,将这个孽种扔入乱葬岗,野狗啃食。”

“王八蛋。”

花颜一声怒骂。

一直藏在襁褓下的手猛然刺向金面男的裆部,“想我死,本姑娘让你终身不举。”

出手快很准。

这一刻,花颜准备了良久,匕首一直藏着,只等待这一击。

“沐、安、颜,你、找、死。”

金面男下意识的往后一闪,脸已经黑沉如墨,那可是男人最重要的地方,反手挥出一掌,狠辣无比,目标正是花颜胸口的小小婴孩,这一掌下去,孩子必然殒命。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花颜猛地背转过身子,生生的承受了这一掌。

而她的身躯也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飞向了那万丈悬崖。

本以为的急速坠落却没有,而是衣袖被扯住了。

孩子的哭声响起,风声在呼啸。

她的毡帽落下,发丝散开,狂乱的飞舞。

她的身体吊在悬崖之外,男子在悬崖边上居高临下,扯住了她的衣袖,“沐安颜,你想这么死,没那么容易。”

花颜仰头看着那金面男,如此情形,脸上毫无惧色,眉眼是刀一样的冰冷,嘴角却带着妖孽的笑,下一刻,只见悬在半空中的花颜手腕一动,一条金线自腕上手镯中射出,直接将她单手抱住的孩子给绑在胸前。

转手,匕首对着金面男的手背就狠狠的刺了上去,鲜血飞溅,伤口狰狞。

“沐、安、颜。”

金面男咬牙恨声喊她的名字,如此伤痛之下,竟还是没有松开手,仍是紧紧的扯着花颜的袖口。

花颜的眼被风雪迷的睁不开,心里却是震撼,这男子好强的毅力,手背被匕首刺伤,竟还是不松手,可见此人心狠手辣的程度,若是落在他的手中,还有活路?

她抬眼,似看到男子阴冷残虐的光芒,心下一凌,咬牙开口,“王八蛋,本姑娘一生最爱金子,但从今日,我与一切金色势不两立。

本姑娘诅咒你,一辈子硬、不、起、来!”

寒风呼啸,白雪飘飞。

花颜右手匕首抬起,猛地挥向衣袖,嘶啦一声,衣袖碎裂,身躯急速坠落,下坠前入目的是金面男子不可置信的眸光……

005 四年后

四年后-

空山寂寂,艳阳高照,六月的天甚是炎热,知了叫的人心下烦躁。

大周第一峡谷,翠峰谷,绵延万里,人烟罕迹。

此时一辆驴车路过,悠哉悠哉的,并不急切,倒像是在欣赏沿路的风景,在看那赶车人,竟然是一名才四五岁的孩童,那小孩长的粉雕玉琢,端的是眉清目秀,很是可爱,尤其是一双眼睛,晶亮的像是琉璃一般,炯炯有神。

在看那驴车车厢内,一女子正斜斜的靠在软塌上,姿态慵懒,腿边靠着一只小狼狗,眼前小桌子上摆放着数样点心和水果,很是享受。

“把东西交出来,可饶你不死。”

忽的,一道厉呵声传来,在这寂静的山谷尤其的响亮。

“娘亲,前面好像有人打架……”

那小孩清清脆脆的开口,声音乖巧乖巧的。

车厢内的女子眼睛都没睁开,捻一颗葡萄扔进嘴里,“继续走,娘亲不是教过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打他们的,我们走我们的。”

“嗯呐……”

驴车继续前行,转过弯,果然就瞧见,前方空地四五个黑衣人倒在地上,而此时一名红衣男子正被八个黑衣人包围,他身形不稳,面色苍白,显然有伤在身。

“江子皓,你中了五毒散,坚持不了多久了,还不如乖乖的将东西交出来,本首领可赐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放屁,废话这么多。”

那红衣男子眉眼一厉,整个人忽的冲天而起,手中的剑在空中挽出数十道剑花,无形的气力朝周围扩散,八个黑衣人顿时倒下六个,而那红衣男子也身形不稳,摔倒在地。

“九重玄力果然名不虚传,只可惜你已经撑不住了,哈哈哈。”

那领头的黑衣人哈哈大笑,露在外面的双眼闪烁着狠辣与兴奋的光芒。

江子皓仰躺在地上,头顶之上艳阳高照,他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气力正在慢慢消失,可恨啊,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百年灵药,竟然被人截胡,也怪他大意了,竟中了对方的五毒散,以至于浑身玄力流失,身受重伤,如今已是强弩之盾。

黑衣人的剑已经举过头顶,泛出森冷的光,他要死了吗……

只可惜怀中的‘千年岁岁莲’是那人的解毒圣药,如今却是不能交给他了。

杀气冲天,利剑已至。

却忽的,一辆驴车转过峡谷弯道,哒哒哒的走来。

举着刀的黑衣人一愣,就连江子皓也费力的转过头来。

一瞬间三人的视线都落在那驴车之上,俱是一惊,赶车的竟然是这么个小不点?而且拉车的竟然是一头黑白相间色的小毛驴?

这荒郊野岭的,这组合,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老大。”

另一个黑衣人开口。

“杀。”

那黑衣首领开口。

另一人当即提刀上前,一脸狠辣。

“不过是路人,何必乱杀无辜?”

江子皓目赤欲裂,恨声开口,却被那黑衣首领一脚踢在头上,“死到临头,还敢多管闲事。”-

“娘亲,有人要杀我们。”

眼瞧着那黑衣人拿着砍刀走近,赶车的那孩童勒住驴车,眨着眼脆声开口,脸上竟是没有丝毫惧色,只让人叹一声,不知者不畏。

“唔……是哪个不长眼的?”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马车的纱帘被掀开,露出女子的脸……

五官精致,眉目倾城,灿若朝霞,恍如神妃仙子。

她穿了一身白色的露肩长纱裙,似羽毛般轻柔,肌肤胜雪,莹白如玉,墨发长披,一双眸子轻轻上挑,三分慵懒,三分妩媚,樱唇柳眉鹅蛋脸,似画中走出的狐妖,好看的让人灵魂出窍。

那黑衣杀手也没想到马车内竟是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

拿着刀,整个人都愣在原地,继而眼睛通红,激动的浑身颤抖,转身便看向他的老大,“老大,美人!”

荒郊野岭,有美人兮……

那黑衣首领也是双眼冒着绿光,竟是迫不及待的朝着马车走来,双手竟还在解裤子,“杀了小的,上了女的,老子活了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美的,睡起来肯定带味,哈哈哈。”

“你想干什么?”

马车上的女子眸光慵懒,整个人好似没有骨头般依靠在马车边缘上,她眯着眼,俏生生的问道,因为天气炎热,露出嫩白如莲藕一般的手臂,而那皓白手腕上还缠着一颗金色的珠子,肌肤如玉,耀耀生辉,更看的眼前的黑衣人眼冒绿光。

“美人,让哥哥好好疼你。”

那黑衣人大吼一声,便朝着女子扑了上去。

江子皓深深的闭上眼,不忍再看这女子与小孩的下场,却突的耳边传来一声惨叫,他刷的一下睁开眼,只瞧见那冲向马车的黑衣首领一个脚步踉跄,直接踩在了一块石头上,轰的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而他手中的大刀好巧不巧的穿透了他的胸口,顿时鲜血染了一地。

只见他睁大了眼,一幅死不瞑目的样子。

这一变故简直惊呆了江子皓,黑衣首领被一块石头绊倒?又被自己手中的刀给干掉了?有没有搞错,这个黑衣首领可是一个突破七重玄力的高手啊。

这什么情况?

而震惊中的最后一名黑衣人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老大。”

他大吼一声,提刀就冲了上来,目标正是那驾着驴车的小孩儿。

“快跑。”

江子皓大喊,只可惜他身不能动。

可下一刻,他的声音就卡在了喉咙之中,只听嗷呜一声,那拉着车的毛驴一声粗嘎的叫,前蹄扬起,一个旋风毛驴踢,直接踢到了那黑衣人的下巴上,顿时就将他给踢飞了出去,轰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上,而他的头正好磕在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鲜血溢了满地,那黑衣人抽搐了三两下,然后不动了。

此时的江子皓眼都直了……

这女子和小孩运气也太好了点,最后一个黑衣人被毛驴踢死了?不,是踢飞了,又正好磕在了石头上?江子皓简直以为自己做了个梦。

“唔,娘亲,他们都死了……”

那小孩眨巴着眼,开口道,眼中似有怜悯。

马车上女子这个时候跳到了地面上,走到那两个黑衣人眼前踢了踢,动作随意,姿态懒懒,“哎,好可怜,还真死了,怎么那么倒霉呢。”

江子皓就听到那女子轻声开口。

这美丽女子竟是这孩子的娘亲?这般美丽,宛如误入凡间的仙女,只可惜已是他人妇,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遗憾。

“元宝,那我们就继续赶路吧。”

于是江子皓听到那女子开口,身子一转,走向驴车。

于是他愣了……

这母子两人不管他吗?他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躺在这里,他们竟然谁都不搭理?

006 腹黑母子俩

“咳咳……”

江子皓重伤之下,咳嗽出声,总算是引起了那小孩的注意。

那孩子滴溜溜的转着眼睛,看了江子皓一眼,“娘亲,那这个人呢?”

女子眼睛没抬,用手扇着风,这天实在是太热了。

没错,这女子便是四年前坠崖的花颜,那孩童便是当年襁褓中的婴儿,如今四年已过,这孩子如今五岁,花颜给他起个名字,沐念辰,小名元宝。

“元宝,出谷的时候,娘亲都怎么教你的?莫要多管闲事,你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咱们孤儿寡母的,一定要注意防范,所以就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花颜摆摆手,被太阳晒的烦躁,语气淡淡,口气慵懒。

仰躺在地上的江子皓听到花颜的话,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这姑娘怎么能见死不救?

“姑娘,在下是好人,遭奸人暗算,才受此重伤,望姑娘相救。”

他忍着发晕的脑袋,忙的开口。

这个时候,他瞧见那女子转过眼,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微微上挑的眉眼,透着妖娆的艳色,只见她微微一笑,“这位公子,你被奸人暗算,又不是被我暗算,跟我有什么关系?”

江子皓被怼的一噎,好似一盆凉水从天而降。

这姑娘家的怎么这么难说话,一张俊脸顿时憋的通红。

可此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除了眼前这姑娘,还真没人能救他,这母子二人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姑娘,在下乃大周帝都江将军之子江子皓,在下身上有令牌可以作证,绝不是什么坏人,若姑娘能将在下送往大周江家,我江子皓必有重谢。”

江子皓急切的开口,却没瞧见他话音落下,那倚靠在马车边上的花颜眉毛一动。

大周帝国大将军之子。

记忆似乎回到了四年前,那个叫沐安颜的女子,在她的眼前生生化骨,消失在原地,她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从此,你就是大周贵族汝南王之女。’

花颜眨眨眼,从记忆中挣脱,这一次她带着这个孩子出谷,就是为了前往大周汝南王府,认祖归宗。

转头看向那江子皓,脸上神色莫测,她在谷中呆了四年,消息闭塞,竟是一出谷就遇到了大周帝都的将军之子,倒也是缘分,尤其这男子还说,有重谢……

重谢啊。

呵呵。

“唔,大周国将军之子?真的好巧啊,我们也是去往大周帝都呢。”

“真的?那我们真的是太有缘分了。”

江子皓听到花颜的话,当即激动的不得了,可惜他中了五毒散,身子不能动,只能躺在地上,转动眼珠子。

于是他看到花颜迈着婀娜的步子走到他的眼前,而后蹲下了身子。

一双芊芊玉手抚上了他的腰际……

呼。

江子皓喷出一口热气,身体瞬间紧绷,一张脸当即就涨的通红,这这这……这姑娘是要做什么?

“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唔,还真是将军之子。”

江子皓才刚开口,便听到花颜开口,系在腰间的腰牌被取了下来,放在眼前打量,江子皓即将出口的话顿时就憋了回去,丫的,他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以为这姑娘是要劫色呢。

呸呸呸,果然想多了。

“这位公子,你中了五毒散,我这边有抑制你毒性的丹药,你可要?”

听到花颜的话,江子皓抬起眼,顿时就撞入眼前女子闪着光的眼睛里。

江子皓恍惚了一下,只觉得心脏砰砰跳的厉害。

“要,要的。”

“万金一颗,要吗?”

“要,要的。”

江子皓点头,像被人下了降头。

于是,下一刻江子皓的嘴巴被人掰开,一颗白色的药丸顿时滑入口中,入口即化,清清凉凉。

下一刻,江子皓便感觉到自己僵硬的四肢可以动了,而他迟钝了半晌的脑袋也恢复了清明,顿时一个机灵,“姑,姑娘,你刚才说多少钱一颗?”

“一万金。”

花颜毫不客气的开口。

“你,你这是敲诈啊。”

江子皓瞪大眼,一万金一颗?开什么玩笑,他攒了这么多年的小金库也不过就是个几万金,他吃了一粒抑制五毒散的解药,需要一万金?

什么仙女?

这分明就是个妖女,刚才把他给迷惑了。

“怎么,要反悔吗?”

花颜的眼神淡淡的落在江子皓的身上,看的他一个激灵,他现在浑身虚软,是需要这姑娘的驴车载他前行的,怎么可为了那区区一万金得罪了眼前这人。

“不反悔。”

江子皓摆手,硬着头皮道。

花颜点点头,看着眼前这红衣男子,眉目俊朗,眉眼上挑,模样倒是俊俏。

“娘亲,小花载着我们两个人已经很累了,若是在驮着这位叔叔,我怕咱们走不到帝都呢。”

这个时候,一直待在旁边的元宝上前一步,脆声声的开口。

小花便是那头小毛炉的名字。

“对哦,小花才四个月,身子骨还弱,驮着我们三个人怕是要超重。”

花颜摸着下巴,一脸愁容。

江子皓有些尴尬了,看了一眼名叫小花的毛驴,想到刚才它一脚踢死了一个黑衣杀手,这样彪悍的一头毛驴,驮不动他们三人?

可看那母子两人纠结的模样,他心下也是忐忑,他浑身无力,又无法行走,于是略忐忑开口,“那怎么办?”

话落,就见那小朋友抬起手,睁着一双葡萄样的大眼睛,“叔叔,你可以给银子,这样前面有客栈的话,可以给小花买补给。”

元宝小朋友说的一脸诚恳。

江子皓完全拒绝不了,忙点头,“没问题,叔叔有的是银子,叔叔给小花买补给,要多少。”

“叔叔不用多,那就一万金吧。”

噗……

江子皓又一口老血喷出。

一万金?买补给?这是一头神驴吧!

“怎么了,叔叔不愿意吗?如果叔叔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我和娘亲要赶路了。”

元宝小朋友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江子皓算是看明白了,这母子两个这是讹上他了啊,女的妖于形,小的妖于魂,都不是善茬。

“愿意,叔叔愿意。”

江子皓那是一个咬牙切齿。

“好的,叔叔真是个好人,那就请叔叔立下字据吧。”

007 不要跟陌生人说话

小元宝腼腆一笑,当即从身上背的布包中拿出纸笔,递到江子皓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纸笔,江子皓一脸的生无可恋,这小孩子长得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当真腹黑,竟是连写字据的纸笔都准备好了,他的两万金就这么没了?

江子皓觉得他的心在滴血。

咬牙切齿的签了字据,手脚并用的爬上驴车,爬进车厢里,半句话也不想说,他的钱啊,小金库啊,这次出来寻药,真的是亏大了啊,等回去了,定要找那人要出这两万金。

“你们母子这么讹我,不怕我回了帝都之后找你们算账吗?”

江子皓靠在车厢上,恢复了些精气神,瞪着眼看向眼前的女子。

这驴车从外面瞧着车厢不大,可内里却是别有洞天,车厢内壁构造的极好,纯实木打造,铺着凉席,中央摆放着小桌子,桌子上放着各种点心和水果,而桌子下面竟还放着一小盆冰,冰盆之外团着一只白色的宠物,只露出肥胖短小的身体,目测应该是一只小白狗。

“呵呵……”

江子皓话音落下,就听到花颜笑了两声,他眯眼看向眼前的女子,真真是极美,举手投足都带着魅人的气息,他自认生于帝都,见过美人无数,却无一女子能有此般妖华,就连号称大周第一美人的楚流霜也难以企及,少了三分味道。

“笑什么?”

他问,撇开眼,不去看眼前的花颜,总觉得会被迷惑。

“银货两讫,这是交易最公平的方式,否则我救你性命,这是大恩,你为了这恩情想要以身相许怎么办?你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咳咳。

江子皓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子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以身相许?他吗?

这姑娘也太自恋了吧!他就算是对她有那么三分欣赏,可她毕竟已为人妇了啊。

而且自己还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这是被嫌弃了?

“姑娘,你想多了吧。”

江子皓撇开脸,捂着胸口,吭哧吭哧的喘气,一幅被震到的模样。

“那也说不准,毕竟像我这般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女子不多。”

江子皓,“……。”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也太自恋了吧-

“娘亲,坐好了,要起程了。”

此时,驴车外面传来元宝的声音。

花颜坐直身体,懒洋洋道,“恩。”

只听元宝驾的一声,小毛驴笃笃笃的跑动起来,朝着大周帝都的方向。

江子皓坐在马车上,帘子被撩起,看着元宝瘦弱的身板驾着小毛驴,心里便开始不舒服了,他们两个大人坐在车厢里避暑,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驾车?心中微恼,看向花颜的目光便带了打量。

“你儿子这么小,你让他驾车,你却坐在里面享受,你是后娘吧。”

他道。

花颜闭着眼睛假寐,听到他的话睁开眼,挑了挑眉毛,这家伙还真是猜对了,她可不就是后娘?

花颜还未开口,那驾着驴车的元宝就转过头来,瞪了一眼江子皓,“这位叔叔,你话怎么那么多呢?娘亲是元宝的亲娘亲,才不是后娘呢。”

江子皓被元宝一怼,当即就是一噎。

得?他又多管闲事了,这里外不是人了不是?

“我这不是心疼你。”

江子皓瞪眼,冲着元宝的背影说到。

元宝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话都不想说了,只是转头看向自家娘亲,开口道,“娘亲,离这位叔叔远点哦,笨会传染的。”

江子皓,“……。”

花颜笑眯眯的点点头,“儿砸,娘亲知道了,天太热了,吃个苹果。”

说着从眼前的小桌子上拿了一个红苹果递给元宝,小家伙笑眯眯的接过来,咔嚓一口,甜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咕咚。

江子皓口水泛滥,眨着眼睛看向面前的小桌子,“这位姑娘,苹果可否给在下一个?”

花颜凉凉的抬起眼,“不行,这苹果有个别名叫聪明果,不适合笨人吃。”

江子皓气的差点一个仰倒,这母子两个一唱一和的怼他,有意思吗?当即一声冷哼,不就是一个苹果?不吃就不吃,可耳边咔嚓咔嚓吃苹果的声音让他心烦意乱且口渴的厉害,可此时又拉不下脸求苹果。

瞧着元宝头上的汗珠,撇了撇嘴道,“喂,小家伙,这么热的天,你娘在车厢里吃苹果,你在外面驾车,你心里不难受啊?”

听到江子皓的话,花颜抬了抬眼,这个姓江的,还会挑拨离间呢。

可他着实是挑拨错了人。

果然话音刚落下,就听到元宝稚嫩的声音响起,“叔叔,你看起来就有点笨,实际证明你确实笨,这种话都说得出来,难怪会中埋伏,连五毒散那劣质毒药都能中招。

你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就不要乱说话。”

江子皓就被元宝小朋友给一顿嘲笑加教训,听到元宝的话,江子皓那脸色瞬间赤橙红绿,他中了五毒散这件事,确实是奇耻大辱,如今被一个五岁小孩奚落,真是面子里子都没有了。

“小家伙,你知道什么,五毒散无色无味,随风就能飘散,刚才那帮人可是杀手,凶狠诡诈,叔叔是不小心才中了招的。”

江子皓为自己辩解道。

“叔叔,五毒散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它是五种毒虫所研制而成,味腥,性烈,遇水则融,遇风则散,你是被人将毒下到了饭菜里面吧。”

听到元宝的话,江子皓顿时直起了身子,一双眸子当即深了,落在小元宝身上的目光带着探究与打量。

是的,他的贴身小童被人要挟,所以将五毒散放在了他随身喝的水里面,可是这小娃娃怎的知道?本以为他是之前听到那杀手喊话了,如今竟是将五毒散的药性以及下毒方法都随口说了出来。

他下意识的看向花颜,“你懂毒?”

花颜摇摇头,“我不懂,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没有玄力,也不懂什么五毒散。”

可这会儿江子皓却是不信了,看向花颜和目光的目光已经警惕,身子不由得坐直了,只觉得这母女两个处处透着危险。

大脑快速转动,这荒郊野岭的,这母子二人怎会出现在那里?

008 盗千岁莲

而且那两个杀手冲向二人的时候,都那么倒霉的死了。

越想越觉得可疑,江子皓甚至觉得这母子二人怕也是杀手组织派来抢夺他的东西的。

他是极力忍住才没有摸向自己的胸口,那里放着他辛辛苦苦得来的千岁莲。

“姑娘,你们孤儿寡母的从哪里来,又要到帝都去找谁啊?若为大户,我江子皓生于帝都,应该会认识。”

江子皓警惕的神情和紧绷的身躯都被花颜看在眼中。

她微微勾了一下唇角,也没搭理他。

“小门小户,江公子未必知道。”

花颜换了个姿势,闭上眼睛假寐,明显的不想在同江子皓说话。

江子皓也看出花颜不想搭理他,摸了摸鼻子,冲着马车外面的元宝道,“小家伙,你怎么那么厉害,对五毒散知道的那么清楚啊。”

“我在书上看到的啊。”

元宝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这样啊,那你挺厉害,你从小看了不少书吧。”

江子皓又问。

“元宝,出门之前,娘怎么跟你说的?”

元宝刚要开口,就听到花颜喊了一声。

小家伙吐了吐舌头,“娘亲说了,不要跟陌生人多说话。”

江子皓,“……!”

这一路上,无论江子皓在说什么话,这母子二人是再也没有搭理他一句。

江子皓知道自己警惕和怀疑的态度得罪了花颜,索性也闭了嘴,不去自讨没趣。

大周帝都路途甚远,根据这驴车的行走速度,最快也要三天,可他怀中的‘千岁莲’却是等不得了,而且跟这个妖狐一般的女子待在一个车厢内,一句话不说,他都要闷死了。

“前面有个小镇,姑娘把我放下吧,我会寻一匹马自行回去,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两万金的酬金,姑娘只需拿着借据到将军府去取就好。”

“好。”

花颜点点头,也不做挽留。

江子皓心里愤愤的,这女人果真不是个好的,他都不坐驴车了,这母子两人也没说少收点钱。

“相逢即是有缘,在下已经告知姑娘姓名,可否问一下姑娘芳名,说不定他日帝都还会再见。”

临下驴车之前,江子皓拱手问道。

这会儿,花颜睁开眼,看一眼江子皓,勾唇一笑,“想知道我芳名啊?”

江子皓被花颜那一笑晃得脑袋一懵,忙咬住舌尖,让自己清醒,心里却更加警惕,心道,这女人莫不是在对他用美人计?为何她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他就觉得脑袋发懵,心跳加速,而且浑身无力?

呵……

幸亏他定力好,否则还真把持不住,他问这女人的姓名也是为了方便日后查她。

“江某唐突了。”

江子皓道,话音落下便见花颜笑眯眯的道。

“女子闺名,哪里能随便告知,那是只有未来夫君才有的权利,我都说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花颜一席话,说的江子皓面红耳赤,也发觉自己唐突了。

下一刻,却忽听花颜开口,“小女子,姓郝,单名一个梅字,来自的大周帝都郝家,江公子若不嫌弃,可去府上喝杯茶。”

这话算是缓解了江子皓的尴尬,他忙的拱手,“原来是郝姑娘,一定,一定。”

心里却疑惑,郝家?他是没听过,想必不是什么大户。

花颜点了点头,一脸无辜。

此时江子皓从驴车上跳下来,身躯似一个不稳,一下子倒向花颜,花颜眸光轻轻一闪,出手扶了他一把,这才让他站稳,而江子皓的手不着痕迹的略过花颜的腰间,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郝姑娘,抱歉,余毒未清,身体还未恢复,遂刚才没有站稳,冒犯了。”

“无碍。”

花颜道。

“那就后会有期。”

“嗯。”

江子皓寒暄完毕,瞧见旁边的元宝笑的一脸天真无邪,又可爱的冲着他挥挥手,顿时觉得自己太小人之心了,这母子二人看起来坦坦荡荡,看来跟那两个黑衣人确实没有关系,是他想多了。

握了握手掌,那里有他刚从花颜身上拽下来的一枚玉佩,以便核实身份所用。

“叔叔再见。”

元宝冲着江子皓挥了挥手。

“小朋友,再见。”

江子皓尴尴尬尬的笑了一下,也挥了挥手,这才转身离开,最后也没将偷得花颜的那枚玉佩还回去。

直到他的身影淡出了两人的视线,元宝才嘻嘻的笑出声来,“娘亲,这个叔叔真的好蠢啊,郝姑娘,郝梅,好姑娘,好美……”

花颜走到元宝眼前,轻轻的弹了一下他的额头,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宠溺,“就你鬼精灵,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花颜蹲下身子,在元宝的面前打了个响指,手中顿时出现一个木盒。

“娘亲,是什么啊?”

元宝问。

花颜神秘一笑,紧接着将盒子开口。

“哇……”

只见水晶盒子之内,一朵洁白中带着粉蕊的七瓣莲花安静的绽放,清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嫩蕊之上凝聚的水珠,透亮欲滴。

“千年岁岁莲。”

小元宝惊呼出声,震惊的看向花颜。

花颜眉眼含笑,点点头,狐狸眼星光点点,“怎么样,娘亲厉害吧?”

“厉害,厉害,娘亲从哪里得来的?”

元宝眨眼问,随即小脑袋一转,“莫不是刚才那位江叔叔的?”

花颜点头,“儿子,你真聪明,就是那姓江的。”

“娘亲,是那个叔叔给你的吗?”

元宝问。

他在前面驾车,车厢内放生了什么事他不知道的,看到眼前这朵岁莲自然而然以为是花颜买来的。

花颜眸光闪了闪,她是神偷之事,元宝并不知道,她也没打算多说,便点了点头,“是呢,他感激咱们母子二人的救命之恩,所以送给娘亲的。”

“这样啊,那个江叔叔还真是大方,都已经写了两万金的欠条了,还送给咱们一朵岁莲,这岁莲花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灵药呢。”

听到元宝的话,花颜眯了下眼,她虽是神偷,却也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所谓盗亦有道,所以她不偷无辜之人,不偷老弱病残。

而这江子皓却是坏了她的规矩,她救他一命,载他一程,他付两万金的酬劳,银货两讫。

可这人偏不识好歹,挑拨她跟元宝的关系,这是其一,其二是他在问了自己姓名之后,竟借着摔倒之际,盗取她的随身玉佩。

这犯了她的大忌。

所以,礼尚往来了,他偷自己的玉佩,那她盗他怀中岁莲,公平,虽然她那玉佩是在经过上个集市的时候随手在路边摊买的。

“儿子,快吃吧,这东西放不了多长时间……”

殿下在上神偷王妃乖一点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殿下在上神偷王妃乖一点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殿下在上神偷王妃乖一点全部精彩内容

殿下在上神偷王妃乖一点花颜帝翎寒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