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腹黑侯爷来种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小半半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小半半 时间:2020-03-25 13:27:48 主角:田欢顾长水

《腹黑侯爷来种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小半半大结局

腹黑侯爷来种田田欢顾长水

腹黑侯爷来种田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冷不防他主动开口和她说话,田欢吓了一跳。

但马上反应过来,她脸上就浮现出一抹羞涩的笑。“我好好对你,那以后你也好好对我,好不好?”

跳跃的灯光下,居高临下看着她春水盈盈的眸子,就那么瞬也不瞬的盯着他,顾长水心跳莫名开始加速。

“我肯定对你好。”他定定点头。

田欢顿时笑得甜甜的,也用心的给他把两只脚都给仔仔细细按了个遍。                          

正好这时候水也有些凉了,她就让顾长水把脚拿出来,擦干了。她再往盆里添点热水,自己也泡了个脚。

等把脚泡得暖烘烘的,她也挪出脚擦干了。顾长水就把泡脚水倒了,然后熄了灯,拿起田欢的小包袱,带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房间。房间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一张硬板床、一个简易的衣柜外,就没有其他的了。

顾长水把包袱放在衣柜顶上,就对她点头。“很晚了,睡吧!”

“哦,好。”田欢连忙点头,就见这个男人已经自顾自的躺了上去。

她不过犹豫一下,就脱了外头的衣裳,然后也躺上去。

好在这个屋子虽然简陋,床单被罩也都洗得发白了,但被褥里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汗臭熏天,反倒还透着一股干爽的阳光的味道。

昨晚上她还和娘亲睡在一起,结果到了今天,她就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家里,进了一个陌生的房间,身边还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尤其想到,现在他们是夫妻了,今晚上……应该可以算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吧?

那么他们……

田欢心口又莫名一缩,她开始紧张了。

但她还没来得及紧张多久,就听到身边已经传来一阵均匀沉稳的呼吸声。

顾长水,她的新婚夫婿,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还真是个傻子!

田欢哭笑不得,不过这样也好。直到现在她都还没从给表姐代嫁这个事情里回过神来,要是现在就让她和这个男人肌肤相亲,她绝对接受不能。

知道他睡着了,她的一颗心就慢慢放宽了。

不知不觉,睡意渐渐侵袭上来,她也闭上眼坠入了沉沉的梦乡。

但田欢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睡熟后没多久,那个原本早该陷入沉睡中的男人却猛地睁开了眼。

清亮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将身边这个就算睡着了也还眉心微拧的小女人仔细看了又看。好一会,他伸出粗糙的手指头在她脸上轻戳了记,就嘴角一勾:“挺软的。”

然后他才又闭上眼,心满意足的睡了。

本以为到了新地方,自己会辗转难眠,说不定还会做噩梦。可到头来,田欢发现她这一觉睡得还不错!

一大早,当院子里的公鸡开始打鸣的时候,她还懒洋洋的不想睁开眼。

好暖和,好舒服。她好久没有觉得被窝里这么舒服了,舒服到她想继续呆在床上偷点懒,过一会再起床。

不过,马上她就察觉到不对——

她明明记得舅妈给她们母女俩房间里用的被窝是表姐用剩下的,虽然她放在太阳底下晒了好几天,但用了多年的棉被还是有些板结发硬,根本没那么松软暖和啊!可为什么现在……

紧跟着,昨天在唐家、以及顾家发生的一幕幕迅速涌入脑海,她想起来了!

她都已经嫁人了!

田欢吓得赶紧睁开眼,马上她又被眼前这张放大的面孔给吓得一个激灵。

不过好在她记得这张脸就是她的新婚夫婿的,所以她没有叫出声,而是悄悄将圈在她肩上的胳膊给推开,然后赶紧掀开被子跳下床。

然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刚才她是不是靠在这个男人怀里的?不然,她怎么会觉得这么舒服这么暖和?

田欢脸上顿时腾地一下烧红一片。

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男人慢慢睁开了眼。

他慢慢坐起身,看看眼前的田欢,再看看外头的天色,就默默的起床开始穿衣服。

田欢见状,她赶紧脸红红的去将床铺收拾了。

等她收拾好,顾长水的衣服也穿好,然后直接出门去。

他不在正好。田欢赶紧将衣柜上的包袱拿下来,打开拿出一套自己往日穿的旧衣裳,胡乱穿在身上,再把头发给挽了个简单的螺髻,就也出去了。

等她走到外头的时候,就见顾长水正拿着扫把在扫地。

田欢顿一顿,就转身进了厨房。

顾家比唐家家境要殷氏得多。所以现在厨房里米面应有尽有,盆里甚至还有小半盆发好的面!

田欢就将面揉了,蒸了一锅大馒头。她再在厨房里找一圈,找到了一根萝卜,半只卤鸡,她将萝卜削皮切成细丝,拌上盐,再浇上一点香油,撒上葱花,一份爽脆清香的凉拌萝卜丝就做好了;再把卤鸡切块,菜籽油下锅稍稍热一下,浇在肉片上,鸡肉顿时迸发出一股浓香,肉皮的颜色也变得鲜亮鲜亮的,无比勾人食欲。

菜刚做好,就有人推开房门跑了出来。

“今早上吃什么?闻着好香好香,我饿了!”

田欢就连忙将菜给端出去,顾长水也已经过来把厨房里的饭桌搬到外头院子里。放下菜,这时候屉上的馒头也蒸好了,田欢再把馒头捡出来装了一大碗端出去。

当顾长杰发现端出来早饭的人是田欢的时候,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笑着点头:“新媳妇进门就是不一样,这手脚够勤快的。不过你进了我们顾家,以后吃穿不愁,还顿顿有肉,就冲着这么好的日子你也得勤快点。”

说着,他就一屁股坐下,主动拿起一个馒头掰开了,挑挑拣拣选了几块没骨头的鸡肉夹进去,然后大口啃了起来。

“爹娘还没过来呢,你怎么就先吃上了?”田欢见状,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从小家里人教导给她的规矩就是:人不齐不能动筷子。尤其长辈不来,小辈就得乖乖坐在那里等着!

结果现在,顾安和姜氏都还没影呢,顾家这个最小的孩子怎么就开动了?

听到她的话,顾长杰对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嘴里吃饭的动作也没停过。

姜氏这时候也出来了。听田欢这什么说,她立马眼珠子一瞪:“我儿读书辛苦,一会吃了饭他还得去上学呢!他饿了就让他先吃,我们晚点吃没关系!”

说着,她还一脸慈爱的看着儿子:“难得我儿一大早胃口这么好。你快吃吧吃吧,想吃多少吃多少。” 

紧跟着,两个小姑子顾花枝顾花月也出来了。

顾花枝阴阳怪气的笑个不停:“新媳妇进门就是不一样,大清早的就开始管教小弟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家已经大嫂当家了呢!”

 

第五章

田欢眉头微皱。“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小叔既然打算走读书这条路,那该有的规矩还是得早点遵守起来才好。”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家没规矩?”小姑子顾花月才刚出闺房门,一听这话立马冲到她跟前,尖细的嗓音刺得人耳朵疼。

田欢顿时也被激起了脾气。“难道不是吗?先圣人有云:夫风化者,自上而行于下者也,自先而施于后者也。是以父不慈则子不孝,兄不友则弟不恭,夫不义则妇不顺矣。父慈而子逆,兄友而弟傲,夫义而妇陵,则天之凶民,乃刑戮之所摄,非训导之所移也。一个家族想要发展壮大,那就必须有规矩可循。你们看外头那些世家大族,哪个家里没有规矩?而长幼有序,父慈子孝,这是最根本的。咱们家要是连这点规矩都守不了,就别指望靠着小弟考中功名后飞黄腾达了。怕是他连功名都没考上,就因为不会做人得罪了贵人,被人给对付了!”

一通话,说得顾家上下全部哑口无言。

倒不是他们不想反驳,而是田欢出口成章,佶屈聱牙的几句话甩出来,他们听都听不懂,那又从何反驳起?

而且田欢毕竟也算是长在大户人家里的,就算现在落魄了,可一旦和人吵架,她并不和乡野泼妇一般一个劲的拔高嗓音抢占话语权,而是把大道理信手拈来,掷地有声的和他们摆事实讲道理。

明明只是平稳柔和的音调,可是听在耳朵里,却仿佛黄钟大吕,震得人脑子里都嗡嗡作响。

这就是大户人家小姐的教养吗?

脑子里不约而同的浮现出这个想法,姜氏、顾花枝顾花月母女几个都莫名自惭形秽,羞赧得缩了缩脖子。

就连顾长杰拿着馒头的手也一顿,他默默的把手里的东西给放下了。

这个时候,顾家的一家之主顾安才披着衣服出来了。

看看院子里的状况,他清清嗓子:“早饭好了?那吃饭吧!”

姜氏几个才找到了台阶下。一群人赶紧各自找到位置坐下。顾长水也拉上田欢的手:“走,吃饭。”

就拉着她在八仙桌最下手的位置坐下了。

这顿饭,一家人都吃得异常沉默。不过顾长水都老老实实的,没有再想吃什么拿什么,姜氏母女几个也没有叽叽喳喳的,吵得他脑壳疼。

顾安坐在上首,他对饭桌上的这个规矩很满意。所以等放下筷子,他就沉声吩咐下去:“既然决定让杰哥儿读书考功名了,那以后咱们家里的规矩是该立起来才对。水哥儿媳妇,你有空给拟一个章程出来,越快越好。”

“是,我知道了。”田欢赶紧起身行礼。

顾花枝顾花月姐妹俩听了,她们双双脸色一变,眼睛里就带上了几分不服气。

只是当着顾安的面,她们不敢说什么,只能悄悄的瞪了田欢好几眼。

田欢发现了,却只当做什么都没看到。顾花枝姐妹见状,她们就更气得不行。

姜氏现在也满肚子冒酸水呢!

本来以为顾长水是给家里找了个劳力回来。可怎么现在一看,这新媳妇厉害得很,才刚来第二天就把自家男人的心都给笼络住了!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她赶紧捏着嗓子喊:“水哥儿,你去地里看看,把草给拔了,别让鸟雀吃了谷子。看完地你就回来榨油,桶里的油可不多了!”

“好。”

顾长水连忙答应,就扛起锄头,再对田欢点头。“走,看地去。”

“嗯。”田欢点点头。正好,她也借此机会好好了解一下顾家的具体情况。

说起来也是可笑。一般女孩子就算在出嫁前不知道夫婿长得什么样,但至少夫婿的家境如何,她还是一清二楚 的。而她……一直到现在,都对她的这个夫婿、以及他的家庭两眼一抹黑。

不过,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那么想那么多也没用。现在她只能抓紧时间,把所有需要摸清楚的消息都摸清楚,然后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

而且……走出顾家大门,看着走在前头领路的那个男人宽厚的背影,她又不禁嘴角勾起。

不管怎么说,有他做依靠,她的日子不会太难过。是吧?

正当她盯着男人后背看的时候,前头的顾长水突然转过头。

田欢顿时一阵心肝儿乱跳,她连忙低下头。

看着她这么羞涩的小媳妇模样,顾长水眼底一抹柔情涌动。他低声问她:“累吗?要不要我背你?”

“不用不用。昨天是不认识路,也的确太远了,所以需要你背。不过以后,脚下的路我就得自己走了。”田欢连忙摆手。

听到这话,顾长水目光微深。他盯着她看了会,才转回头:“那好,你跟着我,别走丢了。”

“好。”田欢乖巧点头。

两个人出了村子,再往前头走上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顾家的田地边上。

顾家有油坊,那可是甘水村里数得上名号的大户。可想而知,他们名下的地也不少,竟然有四五百亩呢!而且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良田!

现在这些地里大都种着稻子。

如今时间已经进了秋天,地里的稻子都抽穗了,穗子上的谷子也长得十分饱满。再等长上半个月,谷子变得金黄,就到了收割的时候。

现在这个时候,地面都干了,野草没多少,倒是许多麻雀小鸟什么的都爱来地里偷谷子吃。

当他们过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一群麻雀在地里吃谷子。一边吃,还一边叽叽喳喳的,存在感极强。

顾长水看到了,他立马捡起一块石头,朝着麻雀那边扔了过去。

扑通一声响,石子落在雀群正中央,一群麻雀立马振翅高飞,眨眼就飞得远远的。

他的准头可真厉害!田欢见状,她忍不住心里暗叹。

顾长水却没有看她,而是迈步朝刚才麻雀聚集的地方走去。

他一马当先走在前头。当田欢一路小跑着赶到的时候,就见他手里已经拎上了两只麻雀。男人古铜色的脸上朝她漾开了一抹无比灿烂的笑花:“咱们有肉吃了!

 

第六章

呃……

坐在田埂上,田欢看着顾长水捡来一堆枯枝,在田埂上生了一堆火,再把麻雀拔了毛在小水沟里洗干净,然后架在上头烤熟。

最后,当他把其中一只烤得金黄酥脆的麻雀分给她的时候,她才终于反应过来。

“你平时也是这么过的吗?”拿着烤好的麻雀,田欢小声问。

“嗯。”顾长水点头,一边大口大口吃着麻雀,“家里吃不饱,我就经常出来找吃的。有时候打鸟,有时候去树上掏鸟蛋,或者捉兔子。那些都捉不到的话,就去河里抓鱼。反正只要好好找,肯定饿不着!”

田欢莞尔。

原来他这副壮实的身板就是这么吃出来的!

这个男人还挺知道变通的嘛!那她就放心了。

一只麻雀吃下肚,顾长水把火堆给灭了,然后就拿着刚才宰杀麻雀的小刀去河边洗了洗。洗干净了,他却没有把刀子收起来,而是拿出怀里的皂角,把河水当镜子,开始刮胡子了!

等胡子刮完,他再把头发仔仔细细的梳理一下。等再回头的时候,田欢都被眼前所见给惊呆了。

眼前这个眉目疏朗,俊挺有型的男人,竟然就是昨天那个粗糙不堪的村汉吗?

虽然眼角肉粉色的疤痕依然十分明显,但这却更给他增添了几分威猛的男子汉气概。

“怎么样,是不是比昨天好看点了?”马上,这个男人轻声问她。

田欢点头:“你昨天要是这副模样去唐家,表姐或许就不会拒绝得那么强烈了。”

“我要的妻子,不会是那种只看脸面的肤浅女子。”顾长水却回答。

田欢一愣,她马上想到了。“你是故意的!”

故意以那副尊荣去试探唐如意,让唐如意毫不犹豫的选择退婚。

所以说,他根本不是随便有个媳妇就行的人。不合他心意的姑娘,他才不会娶进家门!

顾长水点头。“是。”

这么说的话,那她不是……

想到这里,田欢脸上有些发烧。

看着她白嫩的脸颊上飞上两朵红云,整个人就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山桃花,粉粉嫩嫩的,娇羞动人得很。顾长水喉结上下移动一下,他就别开头:“对了,爹今天交代给你的事情你先别忙着做。”

“啊?为什么?”

“再等两天看看。”顾长水只道。

“哦。”田欢连忙点头。

虽然才认识短短两天时间,可是这个夫婿就已经一再的刷新了她对他的认知。现在,她心里的那种感觉越发强烈——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他绝对值得依靠!

交代完了这个,顾长水就站起身,这才带着她将顾家的田地都巡视一圈,把看到的草都给锄了,再将地里的麻雀都给赶到一边去,然后两个人才回去家里。

这么出来转上一圈,半天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随着相处的时间渐渐变长,两个人之间的了解慢慢加深,一开始萦绕在小夫妻中间尴尬的氛围不知不觉消失不见,两个人的话也越说越多,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进展吧!田欢心里渐渐开始雀跃。

只是,这份雀跃在她跨进顾家大门的时候被敲击得烟消云散。

“娘,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不过枝姐儿,你从哪弄到的这身衣裳?我记得你没这条裙子啊!”

“我从大哥房里翻出来的!”

“还有这支银簪子,也是我们翻出来的!”

……

听到院子里姜氏母女几个的对话,田欢心头就浮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连忙加快脚步走进们,她定睛一看,就见顾花枝身上披着她昨天穿的那件大红的嫁衣,顾花月头发上插戴的赫然就是她娘给她的陪嫁——她娘唯一留在身边的一支银簪子!

轰!

田欢顿时心头火起。

她大步走过去,一把将银簪子从顾花月头上拔下来,也把顾花枝按住,胡乱的把衣服给扒了下来。

“哎哎哎,你干什么呀?”

顾花枝姐妹俩被她一通折腾,全都不高兴的叫唤起来。

姜氏更是板起脸:“水哥儿媳妇,你干什么呢?才刚进门第二天就对小姑子动手动脚,你就是这么做嫂子的?你赶紧给枝姐儿月姐儿赔礼认错!”

“她们偷跑进我的房间,翻我的东西,还穿我的衣裳偷我的簪子,难道不该她们向我赔礼认错吗?”田欢沉声问。

“我去你们房间怎么了?顾长水的房间我们什么时候不能去?他房里有多少东西我一清二楚!他这条命都是我爷爷捡回来的,这些年他的吃喝也都是我们家供的,他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你是他媳妇,那你的也都是我们的!我们拿来那还是瞧得起你!”顾花枝大叫。

顾花月用力点头。“就是!实话告诉你,我们今天就是专门去找你的嫁妆的!结果没想到你娘家那么小气,什么好东西都没陪,也就这一件衣裳还有这支簪子还能看。既然这样,那这两样就都是我们的了!”

说完,她就把手朝田欢跟前一伸。“给我。”

田欢气得身体开始微微发抖。

“不给。”

突然间,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如果不是这是一个低沉的男音,她都要以为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田欢还没来得及回头,婆婆姜氏就气得大骂:“顾长水,你那两只眼睛长着干什么的,充窟窿眼出气的吗?你媳妇欺负你妹妹,你没看到啊?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你就该赶紧给我抽她两巴掌,让她涨涨教训!”

“娘,这是她的嫁妆,那就是她的东西。咱们连聘礼都没给,就没资格要求她把嫁妆交出来。”顾长水一字一顿的说。

“好啊你小子,你反了是不是?”姜氏立马眼睛都瞪圆了,“新媳妇才刚进门呢,你就娶了媳妇忘了娘了?我倒是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厉害,才刚进门就开始挑拨离间!”

“娘,这种女人咱们家可不能要。不然她迟早要把咱们好好的家给搅散了!顾长水,你赶紧把她给休了,赶回去!”顾花枝大喊。

“对,人赶回去,衣裳和簪子得留下!”顾花月也跟着喊。

田欢双手抱紧了衣裳和簪子。

这两样东西不仅仅只是她的陪嫁,更是她身份地位的象征。要是刚来这里,她的一切就都被这些人给剥夺了,那必定会留给这些人她好欺负的印象,以后他们欺负起她来就更肆无忌惮了!

她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腹黑侯爷来种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腹黑侯爷来种田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腹黑侯爷来种田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