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道门老九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道门老九 时间:2020-03-25 13:23:27 主角:李叮当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道门老九大结局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李叮当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一路上我都在拼命思考,但是始终想不通,明叔在我爷爷身边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唯一能肯定的是,他对我没有恶意。

还有,他既然那么有信心判断青羊樽的真假,可见他绝不是一个律师这么简单,我真怀疑他是一个土夫子!

但明叔是好是坏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现在是骑虎难下,就是死也要把青羊樽搞到手!

回到铺子之后,我泡了杯茶,让自己稍微平静一下,然后拿起那些资料仔细看起来。

爷爷画的青羊樽,虽然只是用铅笔勾勒的,但是乍一看上去那种表达感还是十分立体,哪怕是一个门外汉,都知道这东西价值连城。

我浏览起那些资料,但翻来翻去,并没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砰砰砰!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巨大的拍门声,把我吓了一大跳,透过门缝看到是胖子拖着个很大的行李箱站在门口。

“效率可以啊胖子!”

我赶紧拉开门,最近有点神经敏感,老是觉得放高利贷的会杀上门来。

“废话,这种大事没我胖爷镇着怎么能成?而且潘家园也不好混了,只能捣鼓点假货卖给外国佬,呆着也是浪费时间。”

胖子乒乒乓乓地拖着那个大行李箱走进来。

“赶紧收拾好,跟我出趟门,我总觉得爷爷的老房子里会有线索。”

我吩咐完之后,和胖子在周围随便吃了碗面条,就打车到了郊外。

爷爷在郊外有一栋老房子,他发疯以后每天就躲在这栋老房子里喝酒画画。附近还有一个鬼气森森的墓地,说实话如果不是有胖子陪着,我一个人晚上是绝对不敢来的。

在附近的位置停了车,司机打死也不肯再往前开了,因为前面就是那块墓地,那地方发生过不少抢劫的事儿。

“我说师傅,你他娘的在墓地把我们放下来,等下我们撞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赔的起吗?今个你要是不开车,胖爷劈了你。”

胖子见司机要赶人,顿时火大了。

“师傅,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让我们怎么过去。这样吧!你把我们送到目的地,等会儿我们办完事还坐你的车,多加二十块钱。”

我赶紧在一旁唱个红脸。

“成,不过可别耽搁得太久。”司机的脸色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答应了。

毕竟现在回头不可能带到客,还得倒贴油钱。

一路开过去,路过那片墓地的时候,胖子说叮当你爷爷真会挑地方,这鬼地方我在车上都看得发毛,人怎么住得下去?

我说胖子你别废话,有钱人的生活你懂个屎,这叫回归乡村。

五分钟之后,我们终于到了爷爷的老房子,那是一栋三层高的砖头屋,外面爬满了爬山虎,大门的地方还有一张大封条。

因为我爷爷的遗产现在算是一个冻结状态,所以这屋子已经给法院封起来了。

的士司机一脸狐疑地看着我,我拿出了钥匙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这是我爷爷的房子,我过来拿点东西。”

说完我打开了门,胖子从包里拿出了个应急灯打开,这才跟进去。

“喂,你们两个快点啊!”的士司机在门口大声喊道。

一进屋,我们就被一股浓烈的灰尘味道给呛得闭过气去,胖子说:叮当你这没良心的孙子,没事儿也不来打扫打扫,说不定哪天你爷爷回魂要睡个觉什么的,这乱糟糟的怎么睡。

“赶紧给老子干正事儿,这屋子可不小,快找找看有什么线索。”我听的火冒三丈,胖子在潘家园历练了两年,我以为人会沉稳许多,没想到还是这么不靠谱。

“得得得,我从三楼开始搜,你从一楼开始,等下我们二楼集合。”胖子从包里拿出另一个应急灯给我。

我拿着应急灯开始搜索起来,客厅、卫生间、厕所、仓库这些一遍遍地过了,这里的家具在我爷爷去世后已经被拉走卖掉,所以偌大的屋子显得空荡荡的,有什么东西的话我绝对能够一眼看出来。

我找遍了一楼,屋子里除了灰尘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突然间,我听到了胖子叫了一声,那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尤为刺耳。

我吓了一跳,赶紧提着灯咣咣咣冲上三楼,一上去看到胖子撅着个屁股蹲在地上。

我踢了一下胖子的屁股说:“你他娘的什么情况?”

胖子脸色有些发白,哆哆嗦嗦地指着一个角落,我连忙把灯照过去,那场景立马让我头皮都炸了。

在三楼的角落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个一个的死人牌位,中间还搁着一个六七寸的阎王像,那场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而且这会我才发现,地上有一层厚厚的纸灰,好像是拜祭的时候烧元宝留下的。

“不就是几个牌位吗?有什么好怕的,赶紧看看什么发现。”我强装镇定。

“李叮当,你这爷爷究竟是什么人,不会是神经病吧?你看这些牌位上全都写着一个日期,连姓名也没有,这三五十个牌位放在这里,就是观音菩萨来了,也得给阴气吓跑。我们赶紧走吧!这栋房子压根就是一座公墓,肯定没别的东西。”

胖子哆哆嗦嗦地说道。

我连忙说道别急,我拿起一个牌位,吹了一下看着上面的字迹,1980年4月1号,卒。

“这个日子不会是你爷爷当年去倒斗的时候吧?”胖子问道。

“不对啊,日期不对。奇怪了,我爷爷好像没跟我说过这个日期的事情,他在上蔡县盗李斯墓,应该是1960年那会儿。”

我皱着眉头,觉得十分怪异。

整个三楼都是密封的,连一扇窗户都没有,屋子里蔓延着一股浓郁的纸灰气息,在里面呆着鼻子难受。我见实在没什么东西,就和胖子下了二楼。

等到了二楼,我和胖子发现还有更让人发毛的东西!整个二楼堆满了花圈,纸扎的童男童女,元宝,还有招魂幡一类的东西。

胖子颤抖着声音说道:“叮当,你爷爷是专门做死人生意的吧?怎么堆了这么多鬼东西,这屋子还能住人吗?”

我心头也有些发虚,不过还是强撑着一口气说道:“赶紧找线索,这些东西说不定是故意扰乱我们视线的。”

我和胖子把二楼翻了个底朝天,但是依旧是没什么发现,我不死心地把那些花圈元宝什么的都撕开来仔细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有关李斯墓的线索。

“完了叮当,你还是赶紧跑路吧!就你爷爷留下的那几张破画,我们上哪找这个大斗去。”

胖子累的够呛,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有些心烦意乱,随后点了根烟抽搭几口,然后仔细回忆起来,我爷爷过古稀那会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呆在家里,一直到他生活没有办法自理才搬回市里跟我一起住。

这个屋子是他唯一可能留下线索的地方,如果他真的想要李家子孙找到青羊樽的话……

“哎呀!挖槽,疼死老子了,这二楼楼顶怎么这么低啊!”

身后胖子传来的惨叫把我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胖子的话让我突然抓住了什么,我冲着胖子大喊:“胖子快上三楼,这屋子他娘的肯定有夹层!”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和胖子忙活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终于在三楼的地板上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夹层。

在那狭小的夹层里,我摸出了一口黑色的小箱子。

我强行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把手放在箱子的锁扣上,就要打开!

 

第五章

“叮当,先等等,咱们是不是被人盯上了?”

胖子突然脸色凝重地拦住了我,然后低声跟我说有人,这家伙自从我们进来后就在屋子里晃悠。

我心里一惊,一个人顿时涌进我脑海里,知道我来这里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明叔。

“胖子把家伙抄出来,我们先回去!”

我抓住小箱子,胖子从屁股后面拽出一把尼泊尔军刀,警惕的下了楼,不过一直等我们坐车回古董铺子,都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胖子,你会不会是眼瞎看错了,或者是流浪汉什么的?”

回到铺子里,我这边也松了口气。

胖子摇了摇头说:老子又不是神仙,哪里清楚。

我把桌子清空,然后双手有些颤抖地打开了那个黑色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叠纸张。

胖子抓过一张地图,他脸上顿时一阵狂喜:“叮当,是了是了,大斗的位置就在这儿,都标出来了。”

我强忍着内心的欢呼的冲动,跟胖子说别急,然后夺过那地图。

这是一张河南上蔡县的手工地图,每个点都十分详细,还有一些用铅笔画的线条,似乎是我爷爷倒斗的路线。不过上面有一个血红色的大叉,让我有些不安,这是在向我警告什么吗?

我接着翻阅起其他的东西,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陈旧的笔记本,上面写了很多没有联系的事情,我皱着眉头读了一遍。

李斯之心,何其疯狂!他是要让多少人给他陪葬?

二进李斯墓,我害死了所有人。

线索永远埋在地下。

我是罪人,要给死去的人赎罪。

永远别进那个地方!

而在笔记本的最后一页,夹着一张黑白相片,这是一张十多个人的合影,坐在最中间的正是我爷爷,笑得很开心,顶着一个大草帽。

明叔坐在我爷爷左边,斯斯文文的,戴着一个圆框眼镜。一个不认识的大胡子坐在我爷爷右边,板着一张死脸,唯一的特点就是右手少了个大拇指。

我心里涌起了惊涛骇浪,这个笔记本里蕴含的信息量让我有些胆颤心惊。

我没想到,爷爷当年第一次倒斗失败之后,居然又组织人进行了第二次挖掘。而且从他那笔记本上的信息来看,他们第二次倒斗之行甚至比第一次还要惨烈!

以至于让我爷爷回来之后彻底疯了,甚至在老屋子里天天拜祭那些死去的人,我顿时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第一次我爷爷他们去倒斗的时候,遇到了数十只锁在墙壁里的黑煞,第二次他们去的时候又遇到了什么?

而且,我发现了一个矛盾点,我爷爷语句之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应该是不想让人再进墓,但是他为什么临终前会留下这样的遗嘱?

“叮当,这一单要做的话光我们两个肯定不行。”胖子看到那张相片,突然脸色变得很不好。

还没等我说话,胖子就指着坐在我爷爷右边的那个大胡子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当年湖北一带赫赫有名的土夫子曹四指,右手少了个大拇指,却能在粽子棺里夹出殉葬品。现在潘家园还有人记得他,他都搞不定的土坑,我们去那就是送死!”

我沉默了好久这才说道:“胖子,我是欠了一屁股的债没办法,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得往下跳,你自己要考虑清楚。”

胖子说考虑个屎,老子都从潘家园收摊了,你要敢抛下老子,非把你得活劈了不成。

我有些感动,知道胖子拿我当兄弟。

我和胖子认识其实很简单,当时胖子整了一个只值二十五的青花瓷瓶,卖人家两万五,被人发现追着砍了三条街,鬼哭狼嚎的。看胖子给人打的快不行了,我就拿钱帮胖子摆平了这件事。胖子老是说,对我来说只是一笔小钱,可对他来说却是一条命。

我问胖子:“我这边有个人选,胖子你还认识什么能人不?最好懂墓的,但是有点,心太黑的绝对不能要,这个斗要是泄漏了风声,恐怕我们汤都没得喝。”

“我倒是认识一个好手,道上人称他陈驼子,在潘家园也算是个颇有信誉的人物。这人望气的功夫不错,最重要的是精通很多个朝代的文献,按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他看不懂的东西。”胖子说道。

“好,这个是必须的,还得有几个好手来。”

我皱着眉头道,想到我爷爷当年遇到的黑煞,心里头就一阵发毛。

“好,那我明天就回潘家园一趟,物色几个硬杆子,到时候我们就在这边集合,你趁着这两天多研究一下,那份战国拓本绝对不一般,说不定你一个发现就能救大家一条命!”

“行,胖子你尽快回来,我老是觉得那个明叔不对劲。不管了,如果到时候不行,咱们就自己把青羊樽给处理了,这个东西看样子就值钱!”我说道。

这一个晚上我老是觉得心神不宁的,我和胖子在老房子遇到的人影会不会就是明叔?毕竟只有他知道我会去那栋老房子。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想得心烦,我干脆去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胖子就去潘家园那边召人了,我犹豫再三,在心里罗列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找一个人,我只知道他叫王援朝,是一个参加过对越反击战的军人,而且肯定很缺钱。他曾经在我这古董铺子卖过他父亲给他留下的手表,我也因此认识他。

离我那家古董铺子几条街的一个破房子里,我叩了叩门,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推门走了出来,他面无表情地问我:“李叮当,找我有什么事?”

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狼,之前的组织起来的话也不知道从何出口。

屋子里散发出一股浓郁的中药味道,也不知道他在给谁煎药。

“你有没有办法弄到武器?”

我一咬牙开口道,顿时就看到了面前这汉子眼中的杀机,我毫不怀疑这个家伙会把我脑袋拧成麻花。

“别急,听我说,有一单生意,事成之后有二十万,甚至更多,不过危险性很高。”

我一口气说了出来。

“二十万?”王援朝的脸色变了一下。

我果然没猜错,王援朝肯定很缺钱。

我大约能猜测到王援朝的性格,所以直接挑明说:“你别急着给我回复,我直接跟你说吧,这次要下一个大墓,而且成功几率不到百分之五十。”

说完后我转身就走,古董街里鱼龙混杂,比王援朝狠的大有人在,但我只信王援朝。

因为我曾听说,王援朝当兵的那会儿,杀了八十多个越南人,军功章都挂满了胸口。要不是在侦查时为了救一个战友放弃了任务,使部队遭受了重大的损失,早升连长了。

这样的人,起码不用担心在背后捅你一刀。

 

第六章

到了晚上的时候,王援朝果然来找我了:“可以搞到两只54式手枪,AK的话五把之内都可以弄到,杀伤力不成问题,就是装弹慢。”

“那就要两只54式手枪,两把AK,炸药包你能搞么,到时候说不定要用上。”我想了下说道。

“三万元,炸药包我可以自己做,买到火药就行。”

“好,你先联系好人,我明天把钱给你。”我一咬牙说道。

“李叮当,如果这事儿成了,但我回不来,就把我那份送回家,不然会有人找你的。”王援朝在门口突然对我说道。

“放心吧,要是能成,我还在乎这点钱。”我哑然失笑。

王援朝走后我狠下心来,又变卖了铺子里的所有古董,这一次行动要是成不了,我估计就真倾家荡产了!

接下来一天的时间,我就在铺子里研究起那些资料来,地图上有几个地方的标记我不是很明白,这只能在路上再继续研究了。

胖子那边的速度也很快,第三天我刚吃过午饭,胖子就已经在我铺子外面,身后还跟着个满嘴大黄牙的驼背中年人,走过来的时候我差点给一阵烟味熏晕过去,这他妈就是个烟筒子啊。

“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陈驼子。”胖子冲我点了点头。

“鄙人姓陈,叫我老陈就得。”

陈驼子冲我笑道,也没有开口询问这一次的目标。

“王援朝那边估计准备得差不多了,再晚点我们随便拾掇点东西就马上出发。”我说道。

“要得,娃子是得谨慎,有批游窜的土夫子前个月在天津给逮到,不到两天马上就给毙了,现在打击‘地下鼠’口号很严。”

陈驼子点了点头。

陈驼子似乎很了解道上的一些事,跟我和胖子侃侃而谈,扯些有的没的。

一直到了晚上十点过后,我和胖子各背着个不起眼的包,便前往和王援朝汇合的地方,那是一条很久之前就废弃的土路,各种杂草横生,而且这条土路可以一直出武汉,去到上蔡县。

王援朝找到的车是一辆很旧的面包车,那些枪械炸药包就扔在一张帆布下面。

“可以啊,兄弟,这种时候还能弄到54式手枪。妈的还有炸药包,你他娘的这炸药包绑得结实不?别等下在车上给颠炸了。”

胖子爱不释手地摸着那两把54式手枪。

王援朝没有理胖子,他跟胖子其实也不算熟。

“现在枪械没收得太厉害了,这玩意都可以当作镇帮之宝咯。”陈驼子拿起那把AK47说道。

胖子说这些货色太满意了,这就是遇到粽子,咱起码也有了还手之力。

陈驼子连呸了两声,让胖子滚犊子。

“娃子,咱到底去哪儿倒斗?现在可以说了吧,大家好合计合计。”陈驼子试探地问我。

“上蔡县哨子村,我们这一次的目标就在那边。”我看着手里的那张地图,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

“哨子村!”

陈驼子的脸色猛地一变。

“哨子村怎么了?”我不动声色地问道。

“你要早说是哨子村,说不得咱得重新考虑一下了。那里是个鬼村,现在根本就没人敢去那地儿。”陈驼子道。

鬼村?

我和胖子都不明白什么意思。

陈驼子打了个烟,边吐圈子边说了起来。

“差不多二十年前,哨子村就变了,之前是起码是个正常的村庄,该种地的种地,该干嘛的干嘛。但是从那时候起,村子里的青壮年身体就不行了,别说种地,就是下床都喘气,到后来就跟个肺痨鬼一样,整个村子里的人唰唰死了一半。剩下的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说这种地方谁敢去?”

“是不是有什么传染病啊,日本鬼子当年不是弄过细菌炸弹,给村民挖出来了。”胖子在一旁问道。

“狗屎细菌,日本鬼子都给打走多少年了?而且当时还有一件怪事,北京那边派了两个医生想把病人带回去检查,不过才开出村子没多久,病人就死了,那两个医生回北京没过多久也相继暴毙!后来政府就不管了,再加上哨子村太偏僻,干脆就把这地方从县级地图上抹去了。”

陈驼子说的入神,给烟嘴子烫了一下才把精神拉回来。

“这事儿当时道上的人都知道的,后来有人说这村子风水不好,给人挖了不好的东西出来,全村的人这才遭到了诅咒。”

“扯,接着扯,胖爷也是混道上的,怎么我就没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胖子一脸怀疑。

“去,不听算了。”陈驼子气得转过身去。

我这会儿的脸色有些惨白,而且还有丝丝冷汗冒出来,陈驼子说二十年前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在爷爷老房子里看到的那些牌位,上面的时间不是刚好对上吗?

难不成我爷爷拜祭的,正是哨子村的村民?

想到这里,我反而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我爷爷虽然做的是古董的行生,但是他信佛,如果不是搞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我很难想象我爷爷会在老房子里买那么多死人的东西。

第一次他们挖掘这座墓的时候,就遇到了黑煞。

第二次他们又挖出了什么东西,才会让整个队伍损失惨重,甚至波及到了哨子村的无辜村民?

我心中突然产生了莫大的恐惧!

就在这时,正在开车的王援朝突然一脚踩上刹车,让我的脑袋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

哪怕是软软的垫子,我额头也鼓起了一个大包。

“有人拦路,抄好家伙。”王援朝低声说道。

我心里一紧,赶紧摸了一把54式手枪跳下车,趁着车大灯我看清了,拦路的是一个脸色漠然的年轻人,年纪跟我差不多。

我感觉有些怪异,这个人长得很秀气,两道剑眉,皮肤白的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穿着一件黑色鲨鱼皮冲锋衣,背个小包,完全不像是来打劫的,反而像是登山的驴友。

王援朝拉开了车门,然后走下去和这个人对峙着。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王援朝很紧张,身体甚至微微发抖,似乎很忌惮这个年轻人!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