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小说在线阅读完本主角白伊林凡

来源:zzy 作者:醉清风 时间:2020-03-25 12:55:47 主角:白伊林凡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小说在线阅读完本主角白伊林凡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白伊林凡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

林凡将这条信息编辑完成,而后群发了出去。

他的眼眸之中,浮现出浓浓的复杂之色。

三年了。

为了报恩,他从全球暗黑世界归来,入赘白家已经整整三年时间,而在这三年之中,他因为没钱,没势,没有工作,受尽了周围人的白眼和嘲讽。

给白家人当牛做马,轻则骂,动则打,对于曾经的暗黑帝王林凡来说,他已经彻底受够了。

而现在,他终于做下了这个艰难的决定。

叮!叮!叮!

就在这时,一道道短信提示音传来。

林凡打开手机,顿时看到上面多了一条条信息:

商业罗琳阿姨:“小凡,阿姨终于等到你这句话了,从今天开始,环球集团旗下,位于非洲赛比亚的八个油田,划到你私人名下,另外,环球集团将无偿出让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到你名下。

你将成为环球集团新一任董事长,实际控股人,环球集团位于华夏境内的所有产业和人员,都任由你全权调配,无需通知集团。”

地下玫瑰阿姨:“凡,你终于做出这个决定了!我们血狱等待你王者归来,等待太久了,我马上通知炎黄分部,你将成为炎黄地下的王!”

军界霓凰阿姨:“小家伙,你终于开窍了!做什么上门女婿,不如来做军界的战神,今天开始,炎黄军部将授予你炎黄军座头衔!从此,你就是炎黄军界的林座!”

“……”

这一条条信息的内容,绝对堪称惊世骇俗,但是林凡看到之后,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丝毫意外和惊喜。

反而,他的眼眸之中,泛着一丝丝浓浓的复杂:

“三年了,原本我只是想要报答当年那个小女孩的一个馒头救命之恩!可是现实的残酷,人们的势利,却让我不得不再做那个暗黑帝王!”

呼!

林凡轻轻吐出一个烟圈,烟雾缭绕之间,竟然形成了一个骷髅图案,缓缓消散。

让这一刻的林凡,显得异常的神秘和诡异。

只是就在这时。

当他手里的烟蒂,刚刚扔落在地,顿时从身后的别墅之中,传来一道喝骂声:

“林凡,你又死哪去了,快进来帮我们把洗脚水倒掉!”

听到这话,林凡的身体一僵,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当下,潇洒的踩灭烟头,缓缓走进别墅之内。

顿时看到自己的岳母沈玉梅和妻子白伊正坐在沙发上,刚刚泡完脚。

见到林凡走进了,岳母沈玉梅顿时仿佛见了老鼠的猫一般,浑身炸毛,怒声骂道:

“哼!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竟然还跑出去偷懒,地也没拖,衣服也没洗,我们白家养你这个废物是干什么吃的?”

“快点,把我们娘俩的洗脚水倒了!”

对于岳母沈玉梅的恶劣态度,林凡早已经习惯,他的面色平静的出奇,当下端起两盆水,便欲向着洗手间走去。

窝囊!

怯懦!

看着自己丈夫这副模样,妻子白伊心中一阵不忍,她想要帮助林凡反驳什么。

可是话语还没有出口,顿时电视机上,一则插播新闻,响彻起来。

“现在播报一则重要新闻:

米国最新消息,掌控全球经济百分之七十的环球集团正式对外宣布,上个月刚刚从非洲赛比亚收购的八个油田,将无偿转让给一名华夏青年。

另外,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同样无偿赠送给那名华夏青年。”

嘶!

当看到这则新闻播出之后,无论是岳母沈玉梅,还是妻子白伊,尽数倒吸一口凉气。

八个油田?

那价值要数百亿之多。

最为恐怖的,却是环球集团的百分之五十一股权,那绝对已经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了。

即便是在全球,也绝对是超级大佬级的存在。

岳母沈玉梅和妻子白伊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华夏青年,才能无偿获得如此之多的财富,简直难以想象。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重大新闻:炎黄军部召开发布会,从今日开始,军座之位将再添一人!名为——林座!从此我炎黄,将拥有四大军座!”

什么!

这一则消息,又是让沈玉梅母女吓了一跳。

军座,乃是炎黄历史上,最为崇高的将军头衔,每一个人都是万人敌,统御一方,外拒强敌,更是所有炎黄子民心中的神灵偶像。

而现在,竟然再添一人,足可见那位林座的恐怖之处。

这一刻。

岳母沈玉梅的脸上,充斥着无边的羡艳之情:

“一个掌控了全球最为庞大的经济财阀环球集团,成为环球新主人!一个成为新一代军座,制霸一方,受万人敬仰!唉,人家是林座,我家的废物女婿也姓林,但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说着,岳母沈玉梅的目光,不由落在端着洗脚水的林凡身上,顿时脸上的怒火越来越浓:

“哼!林凡,你看看!同样是人,同样姓林,人家是什么人物,你是什么废物!天天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东西,我白家要你有什么用!”

沈玉梅话语异常刻薄。

听到这话,林凡不但没有恼怒,反而嘴角那一丝淡淡的笑意,越发玩味。

他很期待,若是有一天。

自己这个尖酸刻薄的丈母娘知道,她嘴里的林座是他,她嘴里的首富是他,那脸上的表情将会多么精彩。

当下!

林凡淡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端着洗脚水,向着洗手间走去。

看着林凡的背影,白伊的俏脸之上,同样浮现出一丝丝复杂和不甘。

毕竟同样是男人。

那个神秘的华夏青年,已经掌控了环球集团这个巨无霸,那个林座更是震惊炎黄,成为四大军座之一。

而林凡呢?

竟然还在吃软饭,天天靠她这个老婆养活,混吃等死。

这一天一地的差距,简直悬殊的无法对比。

想到这里。

白伊的心头,异常烦躁,没好气的对着林凡喊道:

“林凡,赶紧倒了洗脚水,换身衣服,一会陪我去参加同学会!”

同学会?

林凡微微一怔,结婚三年来,这还是白伊第一次要带自己参加聚会。

“好!”

林凡答应的极为干脆。

三年来!

他原本想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报答白伊当年一个馒头的救命之恩。

结果,带给她的却是别人的嘲笑和无尽的羞辱。

而现在!

林凡再次成为了那个世界的王,他会让以前嘲笑白伊的人闭上嘴巴,让那些羞辱白伊的人,献上膝盖。

当下,林凡进入卫生间,将洗脚水倒掉,这才走进了自己房间。

很快,换了一身休闲装出来。

只是,当白伊和沈玉梅看到林凡的衣着之后,母女二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林凡,你是不是故意给白伊去丢人的?你这套衣服,是三年前的。像一件破烂一样,这样穿出去,我们白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这个废物,真是丢人!”

沈玉梅的脸上,充满了嫌弃。

就连白伊这一刻心头也很不开心,皱眉劝道:

“林凡,这件衣服太旧了!你重新换一套吧!”

嗯?

林凡听到这母女二人的抱怨,微微一怔,而后伸了伸胳膊,疑惑的说道:

“我觉得挺好的啊!这件衣服穿着最舒服,而且我平时,都舍不得穿,只有重要场合最为适合!”

什么?

林凡的话语,简直让沈玉梅和白伊气疯了。

这小子脑袋有问题吧?

三年前的破衣服,他竟然敢说寻常舍不得穿,重要场合才适合?

当下,白伊气得俏脸通红一片,气哼哼的说道:

“好!你愿意穿就穿吧!到时候要是在全班老同学们面前丢人,你可别怨我。哼!”

说完,白伊气得站起身来,拿起一个手提包,便向着外面走去。

丢人?

林凡摸了摸鼻子,嘴角一翘。

他这件衣服,可是意大利最顶级的服装设计师佩莱·卡瑟琳耗费三年时间的最杰出作品。

全球私人订制,仅此一件,市价上亿。

当初便有无数全球巨孽枭雄,花费重金,想要购买,直到后来听说,这件衣服是卡瑟琳要送给自己的礼物,这才纷纷惊惧退走,打消了念头。

当下林凡不由摇了摇头,紧跟着白伊向着门外走去:

“我们现在去哪?”

“盛世会所!”白伊看都没看林凡一眼,径直走出了房门。

盛世会所?

林凡一怔,若是他没有记错,这应该是环球集团在炎黄很小很小的一个产业吧?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一个馒头的血恩!

白家车库里,共有三辆车。

一辆奔驰S600,一辆玛莎拉蒂,以及一辆林凡买菜骑得破旧电动车。

寻常时分,白伊这个美女总裁出门,习惯了开着奔驰S600,不高调却有内涵。

只是,就在白伊刚要打开车门,坐到驾驶座的位置时,却被一只大手一把拦住。

嗯?

白伊一怔,疑惑的看向林凡。

“今天我来开吧!”林凡微微一笑,在白伊诧异的目光之中,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

“你会开车吗?”白伊愣住了。

自从他们结婚的三年来,她从未见过林凡开车,寻常出门,这家伙几乎都是骑着电动车。

甚至,林凡的驾驶证,她都从未见过。

这……

“一会你就知道了!”林凡没有解释,微微一笑,系上了安全带。

看到这幕,白伊虽然内心疑惑,但是没有拒绝,转身坐到了副驾驶座的位置。

不知为何!

白伊这一刻发现,林凡似乎变了很多。

以前的林凡,显得唯唯诺诺,胆小甚微,而现在的林凡嘴角始终挂着一抹自信的笑容,仿佛万事皆在掌控。

都说自信的男人最帅,而此刻在白伊眼里,这一面貌的林凡,确实……有些帅。

当车门关闭!

让白伊诧异的是,林凡竟然没有发动汽车,反而他的眼眸之中,浮现出一抹怀缅和莫明的惆怅:

“白伊,你还记得白记馒头铺吗?”

嗯?

白伊一怔。

她自然记得,在她小的时候,父母和爷爷一族关系不合,他们一家三口被爷爷驱逐出了白家,只能靠开了一家馒头铺维持生计,她又怎能忘记。

只是,她不明白,林凡为何提起这个。

看着白伊的模样,林凡的脑海之中,不由出现一个流着鼻涕,扎着马尾的小女孩画面。

那是十年前。

在他十三岁的时候,他那位魔鬼师父给他颁布了一道格杀令,追踪一个神秘组织的巨凶大佬,来到了炎黄境内。

那一战!

小林凡足足击毙那个神秘组织三十二名金牌杀手,最终和那个巨凶大佬的终极一战中,虽然将对方成功杀死,自己却也身受重伤,性命垂危。

那还是凌晨时分。

江市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空无一人,只有一家馒头铺,有着光亮。

那一刻,林凡一路爬着,想要离开。

猩红的鲜血,将街道的地面,生生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饥饿、疼痛、疲倦,在不断摧残着他的神经。

可就在他几乎坚持不住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正是,小白伊!

“小哥哥,你饿了吗?给,这是我家刚刚出锅的大馒头,你吃吧!”

林凡永远记得,小白伊的笑容,如此的甜美,仿佛一颗糖果,甜到了骨子里。

正是那一个馒头,让小林凡恢复了一些气力,奇迹般的绝处逢生。

他离开了炎黄!

完成了师父的终极任务,以十三岁的年龄,成为全球暗黑界的新王!

可是!

哪怕他在国外叱咤风云,所向披靡,却依旧忘不掉小白伊,忘不掉那一颗带血的馒头。

“林凡,你怎么了?”白伊这一刻秀眉微皱。

她感应到,林凡的身上竟然散发着一种哀伤和眷恋,那种神秘气息,让她甚至怀疑眼前这个人,还是不是和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废物丈夫。

“没什么,我们走吧!”

林凡深吸一口气,将脑海中的往事封锁起来,而后发动汽车,离开了白家。

街道之上,车来车往,络绎不绝。

但是白伊发现,林凡的驾驶技术,娴熟至极,整辆汽车不但没有一丝的颠簸,甚至车速奇快,在一辆辆车流之中,不断的穿行超越。

白伊美眸之中的诧异,越来越浓。

她这才明白,自己这个废物丈夫,原来并非一无是处。

只是!

她根本不知道,林凡驾驶的奔驰,不但平稳而又快速,甚至躲避过了一个又一个摄像头。

每当进入摄像范围之内!

奔驰的车牌,要么被前车挡住,要么被后车挡住,亦或者钻入了摄像死角。

本能!

这便是林凡的本能,在这三年中,他之所以没有开过一次车,便是在一直掩饰自己的本能。

而现在,只要林凡想,那么这天底下,根本不可能有一个摄像头,可以拍到他。

奔驰在白伊的诧异之中,快速而行。

只是!

当他们刚刚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白伊刚要开口询问,林凡什么时候学的开车之时。

林凡的耳朵一抖,面色大变:

“小心!”

说着这话!

林凡猛然一打方向盘,整辆奔驰发出一道‘吱嘎嘎’的声响,几乎瞬息之间,便窜到了旁边的车道。

与此同时!

嗡!

后面一辆兰博基尼,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嘶鸣,狠狠冲到了奔驰之前停留的位置,划出一道长长的车痕。

好险!

只差零点几秒。

若是林凡反应稍慢一分,那么他们必定被那辆兰博基尼,狠狠撞中。

以兰博基尼的恐怖冲力,这辆奔驰以及车内的二人,必定被碾成肉泥。

但是即便如此!

白伊也被这一变故,吓得俏脸煞白如纸,冷汗哗啦啦流淌了下来。

这还不止。

更让林凡面色难看的是,那辆兰博基尼上,坐着两名青年,似乎因为没有撞中奔驰轿车,脸上尽数浮现一抹诧异。

紧接着,二人对着奔驰车,便是猖狂大笑起来:

“吆!这不是江市第一美女总裁白伊吗?怎么样?下来陪我们哥们玩玩啊!”

“是啊,啧啧,不愧是江市第一美女总裁,这脸袋真特么的俊!来吧,我们哥俩会好好伺候你的,保证让你爽歪歪!”

污言秽语!

此刻,这两名青年看着奔驰车内的白伊,满脸的邪恶和猥琐。

“徐子恒!张天!”

而一旁的白伊,则是看到这两名青年后,俏脸瞬间煞白一片。

她可是知道,徐子恒乃是江市三大龙头企业天龙集团的大少爷,一个超级纨绔二代。

而张天,更是江市那位权势滔天的会长独子。

这二人被称为江市两大恶少。

之前,他们二人便苦苦追求过自己,却被自己一而再的拒绝,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这还不止。

徐子恒的目光一转,看向驾驶座上的林凡,不由微微一怔,紧接着脸上浮现浓浓的嗤笑:

“哈哈哈……白伊,这位便是你的废物老公吧?咦,据传他一无是处,没有想到还会开车,真是不一般,哈哈……”

徐子恒的话语之中,充斥着嘲讽意味。

而一旁的张天,也爆笑出声:

“白伊,你究竟怎么看上他的?没工作,没相貌,没本事!莫非他是器大活好?哈哈……”

这两位大少的眼底,充斥着嫉妒和鄙夷。

在他们眼里,白伊这种女神,只有自己这种公子哥才能配得上,而现在,显然白伊这朵鲜花,插到了林凡这坨牛粪上。

听到这一句句羞辱的话语,一丝冷芒,在林凡的眼眸闪烁而过。

尚未等他说话,旁边的白伊赶紧对着林凡劝道:

“林凡,快走!不要理他们!”

白伊俏脸煞白,神色之中充斥着担忧。

显然,得罪不起这两位恶少。

看到这幕,林凡只能点了点头,在看到绿灯亮起,瞬间踩下油门,奔驰轿车一窜而出,向前行驶。

只是,他们想走,但是兰博基尼上的徐子恒和张天,怎肯罢休。

“咦?在本少面前,还想跑?白痴!”

话语一落!

徐子恒冷笑一声,顿时猛踩油门,兰博基尼仿佛一道离弦之箭,发出一道咆哮轰鸣,向着前方的奔驰,飞快追去。

他可是超跑俱乐部的主力成员,在江市业余赛车圈内,更是数一数二的赛车手。

尤其加上这台进口改装的兰博基尼,想要追上一个废物赘婿开的奔驰,简直轻而易举。

嗡!

几乎眨眼之间,兰博基尼和奔驰越来越近。

百米!

五十!

三十!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终极BOSS——林凡!

看到兰博基尼,马上要追上自己的车后!

白伊俏脸难看到了极点,急的冷汗直流:

“怎么办?那个徐子恒据说,赛车技术一流,我们肯定跑不掉了!”

只是林凡看了一眼后视镜,则是嘴角浮现一抹浓浓的不屑:

“坐稳了!”

淡淡的三个字,让白伊微微一怔。

什么?

在她尚未明白过来的时候,只见林凡的脚掌,将油门一踩到底。

嗡!!!

奔驰车车身一震,发动机爆出一道沉闷轰鸣之音,犹如一头狂暴的野兽,骤然提升了速度。

不仅如此。

更让白伊愕然的是,车速从80提到了120,再到140、180、200……

要知道,这可是在市中心的大街上。

周围车流横行,车速到了120,已经极为危险。

可现在!

整辆奔驰轿车,如飞一般在马路之上穿梭,一辆又一辆轿车,被狠狠甩在身后。

尤其恐怖的是,林凡驾驶着奔驰车,或左、或右、或加速、或转弯……

犹如一条飞快的游鱼,在车流横行之中,飞速疾驰。

白伊整个人的脑袋都懵了。

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飞了起来一般,有一种飞在云端的恍惚错觉。

不仅是她!

后面的徐子恒二人,也彻底懵了。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兰博基尼提速起来,竟然和奔驰的距离越来越远。

五十米!

一百米!

二百米!

尤其。

那奔驰车,在一辆辆车流之中,犹如闪电一般窜行,让他们都一阵心惊肉跳。

“子恒哥,快!追上他!别让这小子跑了啊!”张天急的满头大汗。

若是被一个废物甩掉,那么他们两个超跑俱乐部主力的颜面,便彻底丢的一干二净,成为所有人嘴里的笑话。

滴答!

滴答!

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徐子恒的额头流淌下来。

他已经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车速保持在150左右,但是即便是如此,那擦肩而过的一辆辆车辆,依旧将他吓得冷汗淋漓。

“玛的!这个疯子怎么开的这么快,这特么简直找死!”

徐子恒眼皮狂跳,神色之中充斥着浓浓的难以置信。

毕竟在车流之中,急速赛车,太过考验一个人的反应速度。

就算是职业赛车手,也很难开的180以上,一不小心很可能车毁人亡。

而前面那个疯子,绝对开到了二百之上,这特么……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而就在徐子恒的内心,几乎绝望的时候。

他却是愕然的发现,前面的奔驰车,速度竟然慢慢减慢了下来。

“子恒哥!那个废物不行了!快,追上他!撞死他们!”

张天狂喜至极。

他虽然不明白,前方的林凡为何将车速减慢,但这绝对是他们二人挽回颜面,教训那个废物的最佳机会。

“好!”徐子恒同样狂喜。

脚掌再次一踩,兰博基尼便发出惊天的咆哮之声,对着奔驰车,狠狠冲撞而去!

这一刻!

前方奔驰车内,白伊更是心急如焚,对着林凡娇斥道:

“林凡,快开啊!我们马上要被追上了,你这是做什么!”

白伊的脑袋完全处于宕机状态。

她发现,林凡开的车,越来越慢。

更可怕的是,后面的兰博基尼竟然带着一种狂暴的冲击力,向着奔驰车,狠狠撞击而来,更是吓得面如死灰!

完了!

白伊的内心彻底绝望了。

按照这兰博基尼的冲势,怕是整个奔驰轿车都会被撞成一堆烂铁,而她和林凡怕是在劫难逃。

嗡!

后面的发动机轰鸣,越来越近,几乎瞬息之间,便冲撞到了奔驰轿车的后尾。

“撞吧!哈哈哈……”

徐子恒二人的嘴角,泛着浓浓的狞笑,仿佛已经看到,奔驰轿车变成一堆烂铁一般。

只是就在这时!

轰!

一道轰鸣之音响彻,徐子恒和张天二人脸上的狞笑,瞬间僵住了。

因为他们看到,前方的奔驰车,竟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骤然漂移了起来。

整个车身,足足旋转了九十度。

兰博基尼,一撞而空。

更为可怖的是,漂移之中的奔驰车尾,对着兰博基尼的前头,轻轻一碰。

整辆兰博基尼,仿佛被一个撬杆扫中一般,整辆车竟然凌空飞了起来,而后对着路边的石坛,狠狠撞上。

嘭!

巨大的冲撞声响彻,兰博基尼的前头车身,瞬间凹陷了下来。

车身爆碎,零件飞溅。

整辆兰博基尼化为一滩铁泥。

奔驰轿车上。

白伊整个人完全懵了。

她看着报废的兰博基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才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彻底完了。

但是做梦都想不到,林凡驾驶着汽车,仿佛原地漂移一般,旋转九十度。

这简直比职业赛车手,操作都要风骚精湛。

尤其,车尾一碰之下,仿佛撬杆一般,让兰博基尼横飞出去,更是惊掉了她的下巴。

不过!

“不好!林凡,那徐子恒可是天龙集团的大少,而张天更是会长的独子!你这么对付他们,他们一定会报复!”

白伊想到这里,一张俏脸刷的一下,惨白如纸,神色之中,浮现出浓浓的惊恐。

只是听到这话!

林凡毫不在意,只是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

“放心!没事的!”

没事?

白伊差点被气哭了。

一下子得罪两大恶少,怎么可能没事。

……

就在奔驰车刚刚离开!

那辆兰博基尼的凹扁车门,瞬间掉了下来,两道身影狼狈不堪的从车内爬了出来。

正是徐子恒和张天。

两大恶少看着撞成一堆废铁的兰博基尼,二人的冷汗,哗啦啦从额头流淌下来。

好险!

若非兰博基尼的防护装置非凡,他们二人怕是早就被撞成一堆肉泥了。

“混蛋!!!”

徐子恒满脸狰狞,他堂堂大少,栽在一个废物赘婿的手里,让他简直发狂。

“子恒哥,我现在就联系我表哥,一定要将这个混蛋找出来!”张天同样满脸的怨毒愤恨。

当下,拿出手机,便拨打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张天可是知道,自己的表哥乃是主管交通的大人物。

让他调查一下,林凡二人的去向,简直易如反掌。

只是!

当电话扣下,张天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见了鬼的神色,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嗯?

这一幕,让徐子恒一愣,而后疑惑的问道:

“张天,怎么了?那个废物究竟去了哪里?快说啊,我们好找人去报仇!”

咕噜!

张天狠狠吞了一口吐沫,而后满脸惊愕的说道:

“子恒哥,我说了你可能不信!刚才我表哥调查了,发现全城的监控,都没有拍到那辆奔驰的车牌!那辆车,在前面路口,消……消失了!根本找不到去了哪里……”

什么!

听到这话,徐子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毕竟,江市的交通监控设施,极为先进,在市区之中,所有车辆都无所遁形。

而这一路之上,几十个摄像头,没有一个拍到车牌,更是车辆从监控底下凭空消失,这特么怎么可能!

“该死!”

徐子恒心头怒不可遏,狠狠一拳砸在报废的兰博基尼上。

他的拳头,顿时被震得一阵生疼,让他心头的愤怒,更是汹涌到了极点:

“好!好一个废物赘婿!竟然敢得罪我徐子恒,你等着!我现在就给我老子打电话,不信揪不出来你!”

徐子恒话语,充斥着怨毒。

而听到这话,张天精神一振。

他自然知道,徐子恒的老子,便是天龙集团的董事长徐天龙,一个跺一跺脚,江市都要震颤的大佬级人物。

这种人物出马,那个小小赘婿,彻底完蛋。

想到这里,张天的脸上,也浮现浓浓的森然:

“好!那我也给我老子挂电话!老爷子最疼我了,若是知道我差点被人害的身亡,一定发狂不可!”

说完!

两大恶少对视一笑,而后纷纷给自己老子打起了电话。

与此同时!

天龙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内。

徐子恒的老子,天龙集团董事长徐天龙,双目死死盯着电脑的屏幕,他额头的冷汗,哗啦啦流淌不断。

“天哪!我们江市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条狂龙!太可怕了!这简直太可怕了!”

“我们天龙集团,也只是环球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的一个鳞片而已,但是想不到,我们环球集团的龙头,竟然就在我的地盘!”

徐天龙的声音,都在发颤。

而在他身前。

那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男子的照片。

男子一身黑衣,整个人仿佛黑暗之中的魔鬼,给人一种阴冷萧杀之感。

哪怕是隔着屏幕,也让人后背一阵发凉。

仿佛,他是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死神,让人胆颤。

不仅如此!

更为让人难以置信的是!

这个男子的面容,正是……林凡!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玫瑰王座!血玫瑰!

林凡!

环球集团新任董事长!

徐天龙看着林凡的照片,只感觉一颗心都要蹦出来了,这可是他的终极BOSS,让他如何不忐忑兴奋。

叮叮叮!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嗯?

徐天龙眉梢一挑,当看到上面显示的来电,是自己的儿子徐子恒后,不由闪现一抹不耐,拿起电话,接了起来:

“说!”

徐天龙的声音冷漠。

只是,电话之内,却骤然传来了一道哭腔一般的声音:

“爸,救我啊!我差点死了!您一定要替我报仇!”

什么!

此话一出,让徐天龙面色大变。

在江市,何人不知徐天龙,何人不知天龙集团,怎么可能有人敢动自己的儿子,尤其差点害死自己儿子。

这……简直该死!

“怎么回事?什么人做的?”徐天龙的声音,渐渐冰寒了起来。

仿佛一头猛虎,在压制心头的怒火。

听到这声音,电话另一头的徐子恒,心头狂喜,不过还是伪装出一副惊恐声音,说道:

“爸,刚才我被一辆奔驰车撞了!我的兰博基尼,彻底报废!我也差点死在车里!”

轰!

此话一出,更是让徐天龙身上的煞气,弥漫了出来,心头的杀意和怒火,越发旺盛。

这还不止。

“爸,撞我的人,是白家的人!开车的,正是白家的那个废物上门女婿——林凡!”

“您帮我报仇啊!立刻派人把他抓起来,我要收拾他,让他尝尝被车撞的滋味!”

什么!

林……林凡?

这一句话,让徐天龙如遭雷击,脑袋一震眩晕,整个人差点昏厥过去。

他赶紧走到电脑前,看着林凡的资料,眼皮狂跳不止,低沉的问道:

“子恒!你说清楚,那个林……林凡是不是白伊的丈夫?”

嗯?

徐子恒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自己父亲也听过这个人,当下赶紧说道:

“没错!爸,就是这个小畜生!给我弄死他,弄死他!”

静!

这一刻,徐子恒发现,自己说完这句之后,自己老子那边竟然彻底安静了下来。

尤其,还不断传来一道‘呼呼’喘着粗气的声音,仿佛一头老虎,在发怒一般。

“爸,您……”

徐子恒当下便欲询问。

只是他话语刚刚出口,电话的另一端,顿时传来徐天龙的惊天咆哮之声:

“窝草尼玛!徐子恒,你个小王八蛋,你特么想害死老子啊!”

“我命令你,赶紧找到林先生,给他磕头道歉!若是他不原谅你,老子第一个找人弄死你!”

“嘟嘟嘟……”

一阵震耳欲聋的喝骂结束,便是一阵电话盲音传来。

徐子恒:“……”

他彻底懵了。

明明是自己差点送命,为何他要自己给姓林的磕头道歉?

这特么……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爹?究竟特么发生了什么!

而就在徐子恒满脸懵逼的时候,却隐隐的听到,旁边张天拨打的电话之中,同样传来了一道惊怒恐惧的怒骂声:

“张天,你个小杂种惹大祸了!我草拟大爷,你竟然敢得罪林先生!快!快去给林先生道歉,否则,你特么就不是老子的儿子!从此给我滚,老子再也没有你这种小王八犊子!”

张天:“……”

看着手里挂断的电话,张天同样目瞪口呆,怀疑认错了爹。

尤其,当他看到,徐子恒同样懵逼的神色后,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二人的心头。

“子……子恒哥!我们好像闯大祸了!”

两大恶少这一刻,头皮瞬间炸裂。

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能够让自己二人的老子,尽数惊恐到如此的程度,那林凡……究竟是什么恐怖人物!

“快!发动一切人脉!找到林凡,快,否则等林凡找到我们,我们死定了!”

徐子恒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而后发出一道惊恐欲绝的声音。

一瞬间!

两大恶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赶紧给一个个人脉,拨打电话,发动寻找林凡的疯狂行动。

怕是林凡都想不到!

这一刻,整个江市都被彻底轰动了。

……

夜色渐渐降临。

而作为江市最大的会所——盛世,则是一如既往的灯火辉煌,人头攒动。

一辆奔驰车,停在了盛世会所的门口,而从上走下一男一女,正是林凡和白伊。

白伊的俏脸,依旧有些苍白,秀眉之间蕴含着浓浓的担忧和凝重。

毕竟,这一次得罪的可是江市两大恶少。

那么日后的麻烦,想起来都让白伊心颤。

“白伊,你怎么这么晚才到?”

就在这时。

一道清脆仿若银铃的声音响起,却见一名身材艳丽长裙的美艳女子,快步走了过来。

这名女子,便是白伊的同学兼闺蜜——温倩。

不过,在她看到白伊身边的林凡之后,温倩秀眉瞬间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厌恶和鄙夷之色:

“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而且穿的和乞丐一样,这么寒酸,不是让老同学笑话吗?”

温倩的话语,没有丝毫留情,瞬间让白伊有些尴尬。

只是,尚不等白伊回话,温倩的目光一转,盯着林凡,居高临下的说道:

“喂!你个土老帽,你来干什么?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同学会吗?若是让别的同学看到你,你不是让白伊丢人吗?”

“赶紧滚!哪里来滚哪里去!真是恶心!”

温倩话语尖酸刻薄到了极致。

瞬间,林凡的眉头微微一皱:

“关你屁事!”

什么!

听到这话,温倩和白伊尽数愣住了。

在她们的印象之中,林凡平日里懦弱卑微,哪怕是被人指着鼻子骂,都笑脸相迎,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凡竟然如此不客气的反击。

“你……你!!!”温倩当下被噎的满脸涨红,指着林凡竟然说不出话来。

深吸一口气,她这才将怒气捋顺,不由气极反笑:

“好!既然你不怕丢人,那就来吧!今天就让你见见世面,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

“哼!人均一万的消费,算是便宜你个土鳖了!”

说完,温倩看都不看林凡一眼,拉着白伊便向着会所之内走去。

而林凡则是淡淡的耸了耸肩,跟在其后。

盛世会所!

是一家餐饮娱乐一体的豪华会所。

一楼便是酒吧,刚刚进入便可以听到震耳的轰鸣声,嘈杂、昏暗,里面的每一个人仿佛奔放的野马,在摇晃自己的身体。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而刚刚进来,林凡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被最高处的一个卡座,给吸引了。

那个卡座,位于酒吧的最高处,从上往下看,俯视一切。

仿佛这个卡座,便是这个酒吧内的王座一般,高高在上,只能仰视。

不仅如此!

整个宽大的卡座上,仅仅坐着一个人。

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妖艳女人。

她仿佛整个会所内的女王!

那一双玉手,摇晃着红酒杯,淡淡品尝的尊贵和气质,让人怦然心动。

似乎观察到了林凡的目光一般,前面的温倩,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鄙夷和玩味:

“你个土鳖,没见过吧?告诉你,那是盛世会所的玫瑰王座!也是这里的主人——血玫瑰的私人卡座!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坐!”

血玫瑰!

这三个字,对于林凡来说,极为陌生,但是对于整个江市来讲,却是无人不知。

杀人不沾血,沾血必杀人!

血玫瑰,乃是江市手眼通天的人物,通吃黑白两道,威名赫赫,无人敢惹。

当听到这三个字,就连白伊,也是俏脸微微一白,不敢停留,和温倩继续向着二楼走去。

不过在她们后方,林凡则是眉头微微一皱。

不知为何!

他感觉那个‘血玫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林凡淡淡的摇了摇头,当下并未在意,便跟着二人向着二楼走去。

与此同时!

在玫瑰王座之上,血玫瑰一边淡淡品尝着红酒,一边双眸直勾勾看着手里的一张照片,神色惊喜、迷茫、感激和亢奋。

“原来你是我的老板!”

血玫瑰看着手里照片上的男子,这一刻,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那时,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家逢巨变,父母、亲人尽数被一群国际巨凶,寻仇而至,全部杀死。

而就在她以为,自己也必死无疑的时候。

却是出现了一个少年。

那少年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但是身手鬼魅的超乎所有人想象,那个国际巨凶手下,足足三十二名金牌杀手,尽数死在那少年的手里。

直到最后!

那位国际大佬,也惨死在少年手中。

他救了她的命!

血玫瑰永远忘不掉,那个少年稚嫩而又坚毅的面庞,那是她的恩人。

直到长大后,她成了盛世会所的主人,但是依旧不断的派人,寻找自己恩人的下落。

直到今天!

当上面将一张照片,发到她的手中,她这才明白,自己当年的恩人,便是自己现在的幕后BOSS!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你的面孔,我一辈子都无法忘却!”

血玫瑰看着照片,惊喜而又彷徨。

这照片上的男子,正是……林凡!

而就在这时!

当血玫瑰的余光,扫过刚刚走上二楼的一道身影之后,她的娇躯狠狠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他是……”

这一刻,她整个人蹭的一下,从卡座上站了起来,而后将手里的照片,和前方那个男子的面庞比对。

直到她确定是一个人后。

轰!

俏脸大变,仿佛疯了一般,赶紧走下卡座。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随我去请罪!

哗!

当血玫瑰从玫瑰王座上走下,整个一楼酒吧,都是猛然一静。

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血玫瑰,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流露出如此骇然惊惧的神情,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人或事一般。

嘈杂的议论声,在酒吧内,响彻起来。

这还不止!

哗啦啦!

一名又一名身穿西装的彪形大汉,从人群之中,鱼跃而出,眨眼之间,来到了血玫瑰的身前。

足足数十人之多!

乌压压一片,凶煞滔天,仿佛一群西装暴徒,令人胆颤。

“大姐,出什么事了?”为首的那名大汉,虎背熊腰,整个人犹如一座铁塔一般,泛着凶煞之气。

他,便是血玫瑰手下第一号战将——黑虎!

堂堂的地下拳王,江市威名赫赫的狠人。

这一刻,酒吧内的音乐,消失了,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尽数聚焦在血玫瑰的脸上。

惊骇!

疑惑!

所有人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会露出这般失态的神情。

“快!会所清场!我们的BOSS到了!”

什么!

听到血玫瑰的这句话,无论是黑虎,还是周围的所有顾客,全部愣住了。

BOSS?

众人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何种人物,才有资格被堂堂血玫瑰,称为BOSS?

哗!

一瞬间,整个一楼内的所有顾客,全部沸腾了,一个个骇然欲绝。

然而,依旧未止。

血玫瑰当下继续说道:

“黑虎,派人守着808号包厢!严禁任何人打扰BOSS!”

808!

听到这话,一道道目光,纷纷看向二楼的一个包厢。

众人的心头更是掀起了惊天骇浪,他们知道,那一个包厢内,竟然进了一条足可轰动江市的一条狂龙。

……

只是对于外面的一切,808包厢内的所有人,根本无从得知。

而此刻,一道道充满着嘲讽和鄙夷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林凡的身上。

“靠!原来他就是我们白伊女神的老公?天哪,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尤其,这牛粪还不新鲜!”

“谁说不是呢!你看看他,穿的什么破烂玩意!这不是来丢人的吗?”

“……”

一道道议论声,在包厢内响彻起来。

足足十几名老同学,尽数在暗暗奚落嘲笑林凡。

尤其,这些人的声音虽然压低,但是依旧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仿佛林凡这一刻,成了所有人嘴里的笑话一般。

看到这幕!

温倩的嘴角,不由勾勒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弧度,她早就劝这个废物不要来,现在怎样?

丢人吧?难堪吧?

哼!

想到这里,温倩当下一招手,将所有的嘲讽和奚落,压制下来后,对着在座的老同学说道:

“各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我们校花女神白伊的老公——林凡!”

轰!

话语一落,顿时包厢内的嘘声、嘲笑声,瞬间涌起。

然而这还不止,温倩继续满脸玩味的说道:

“另外,刚刚来的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被撞的车,乃是天龙集团大少徐子恒以及会长独子张天的兰博基尼!而肇事者,便是林凡!”

什么!

听到温倩的这句话,所有人全部吓懵了。

被撞的可是徐子恒和张天的兰博基尼!

天哪,谁不知道两大恶少威名?

而这个废物,不仅得罪了两大恶少,竟然还大摇大摆,来参加同学会,这不是要连累他们吗?

一瞬间,周围的不满声和喝骂声,更是此起彼伏,每一个人看向林凡,犹如再看一个小丑一般。

群情激奋!

“温倩,你……”白伊的俏脸,惨白一片。

刚刚进来之前,她将车祸的事情,告诉了温倩,原本想着让温倩帮自己想想办法,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闺蜜,竟然转眼便告诉了大家。

温倩没有丝毫愧疚,反而拉着白伊,安慰说道:

“白伊,不用担心!我们林光耀班长,可是天龙集团的部门经理,和徐子恒大少关系极深,有他帮你说话,自然安全无事!”

说着!

温倩不由看向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相貌英俊的青年:

“我说的对吗?班长!”

林光耀!

便是以前白伊的班长,同样,也是白伊最为狂热的追求者之一。

林凡可是知道,之前很多次,林光耀给白伊送花,甚至光明正大去白伊家,要接送她,都被白伊统统拒绝。

听到温倩的话语,白伊的精神一振。

她这才想起来,林光耀确实在天龙集团任职,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和徐子恒有交情。

当下,白伊不由满脸忐忑的看向林光耀,紧张的问道:

“班长,您能帮我和徐大少说一下吗?林凡他真的是无心的!”

机会!

看着白伊紧张而又不安的神情,林光耀的心头,狂喜至极,知道自己机会来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女神还有求着自己的一天。

只是,帮那个废物求情?

做梦!

虽然林光耀心头冷笑不已,但是脸上却浮现出浓浓的热情笑容:

“没问题!白伊,这是一件小事,我和大少打个招呼就好!”

“真的吗?太好了!”白伊听到这话,俏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喜色,感激的对着林光耀说道:

“班长,真是太谢谢你了!”

白伊感激莫名。

只是,林凡却是看到,林光耀揣着裤兜的手,不断的转动,显然在暗暗发着讯息!

不用猜,林凡也可以确定,林光耀在向徐子恒报讯!

这一幕,不由让林凡看向林光耀的眸光,阴冷了几分。

……

与此同时!

就在林光耀发讯息的时候。

整个江市,已经彻底的乱成了一团。

政府部门、警察系统的一辆辆车,在大街小巷,不停的寻找一辆奔驰。

天龙集团,一个个高层领导,坐着豪车,满大街的寻找林凡和白伊。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半个小时!

在这段时间内,徐子恒和张天的额头汗水,仿佛打开了水龙头一般,哗啦啦,不断的流淌。

他们的老子,每隔几分钟便会打来一次电话,每一次都是骂的狗血淋头,这让两位恶少,简直疯了。

“该死!这位林先生,究竟有什么恐怖的背景!怎么会让我爹,吓成这样!”

徐子恒的面色,闪烁着惊恐。

他老子已经发话!

若是得不到林凡的原谅,那么他将被赶出家门,一刀两断,彻底沦为弃少。

不仅是他!

一旁的张天,更是差点被吓哭了,他看着徐子恒,满脸绝望的说道:

“子恒哥!现在怎么办?我老子已经发话,要是得不到林先生的原谅!他真要弄死我!绝对是真的!”

恐惧!

张天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自己老子如此疯狂,他有一种预感,若是自己没有得到林凡原谅,他真的会死。

听到这话,一旁的徐子恒,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而就在他想要安慰一下张天的时候!

滴滴!

一条短信的声音,响了起来。

“玛的!哪个王八蛋这么不识趣!有消息不知道打电话吗?发个屁的短信!”徐子恒心头怒火更胜,骂骂咧咧的拿出了手机。

顿时看到,短信来自林光耀。

“林光耀这个王八蛋,这个时候给本少发信息,若是没有重要的事,看我不剥了他的狗屁!”

徐子恒脸上森然涌动,手指一点,将短信点开!

“少爷,姓林的在盛世808包厢!速来!”

轰!

当看到这条消息,徐子恒的身体,不由狠狠一颤。

紧接着,无边的狂喜,瞬间涌上心头:

“找……找到了!”

他的声音,都在发颤,仿佛如获至宝一般,激动莫明。

当下,拉着张天便向着一辆车跑去:

“快!传令所有人,林先生在盛世会所!”

“玛的,随我去请罪!快!!!”

哗!

一话落下,无数量轿车,瞬间仿佛疯了一般,发动了起来。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阿姨我不想努力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阿姨我不想努力了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