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锦绣田园将军夫人种田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江影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江影 时间:2020-03-25 12:44:40 主角:宋映安江圣凌

《锦绣田园将军夫人种田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江影大结局

锦绣田园将军夫人种田忙宋映安江圣凌

锦绣田园将军夫人种田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江圣凌的手没有用力,宋映安被人掐着脖子,也不惊慌。

她翻了个白眼,伸手重重的拍了江圣凌的手一下。

“我要是是什么派来的,你还能有命坐在这里掐我的脖子?若我没猜错的话,这玄冰灵目前无药可解,也无药可压。现在只有我可以救你,你掐死救命恩人倒是无妨,但你的毒…”

毕竟就是放在二十一世纪都很是棘手的毒,在这么落后的古代,更是难搞了。

眼前的男人并非池中之物,这人举手头足之间都透露着四字—矜雅高贵!

江圣凌的手松了开来。

刚刚他在掐这个女孩儿的脖子时,就已经发现了,这女孩体内,并无半点内力。

应当不是那些人派过来的。

“抱歉。”江圣凌看着宋映安清澈的眼睛,醇厚的嗓音低沉的说着。

“无事。”宋映安摇摇头,“你体内的毒比较棘手,现在我只能暂时压制,解药你还需要等一段时间。现在可以让我把把脉了吗?”

江圣凌这才伸出左手。

宋映安探了探,脉象已经平稳了下来,没有什么大碍了。

“我对你背后的秘密没有什么兴趣,给你解毒,是为了填补我的遗憾。还有,你需要试药,结果怎么样我不敢保证,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宋映安收回手,幽幽的说道。

老宋家的这些人,一个个都宛若吸血的蚂蟥一般,她不可能一辈子都困在这小小的山村里。

她看人向来毒辣,前世因为玄冰灵也接触过不少大佬,眼前的男人一身贵气,不是普通人,倘若能搭上这根线,能出去是最好。

“敢问姑娘可是隐居在此的神医?”江圣凌桃花眼微掀。

他没想到来这个小山村躲避追杀,也能有这样的奇遇。

他体内的玄冰灵,从前找了鹿神医,也是束手无策,中毒一年来,他每隔十五日就要忍受一次这样的痛苦,如今居然被眼前的小姑娘给化解了。

江圣凌心中一动,无论这个女孩是敌是友,她能压制玄冰灵是事实。

“噗嗤。”宋映安听着江圣凌的话,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而后又一本正经的板着脸,做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

“我不是隐居在此的神医,我是天上的仙女。”

江圣凌:“……”

和江圣凌聊了一些关于毒的事情之后,宋映安看了一眼外头的天,道:“今日先聊到这儿,你先走吧,记住别被人看见了。”

江圣凌定了定神。

和宋映安聊了这么多,他心中的希望逐渐被燃起。

“姑娘放心,无论这毒能不能解,在下都会奉上重谢!”江圣凌郑重的说道。

宋映安点点头。

这小子不错,是个上道的。

“你也不要姑娘在下的叫了,叫我名字就行了。”宋映安笑眯眯的说道:“走吧,我家穷,我自己都吃不饱,就不留你了,你要是有良心,别说日后不日后的话,等下给我送点肉来啊。”

丢下这句话,宋映安也不管他,直接出去了。

等到她在李氏的骂骂咧咧中吃完饭,房间果然已经空无一人。

饭桌上,宋映安看见了她的二婶吴三莲,还有那个“骄傲”堂哥宋正奇。

宋正奇吃完饭就回去温书了,李氏骂骂咧咧的让吴三莲收拾桌子,柳芸娘去洗碗。

宋映安心疼的看着柳芸娘手上的冻疮,从她手上接过碗筷,“娘,我来洗吧,你歇歇。”

柳芸娘拦下了她,“安儿,娘没事,娘来洗就行了,这里冷,你先回屋里去。”

“没事,娘,我不怕冷,你歇歇。”说着,宋映安就强硬的去洗碗了。

柳芸娘似乎还准备说什么,吴三莲冷笑一声:“哎哟,大嫂,叫她洗个碗怎么了?咱们家就是养条狗还会看门呢!她就知道吃饭,还要倒贴药钱,什么事都不做!”

柳芸娘瑟缩了一下,小声道:“三娘,你怎么能拿安儿和畜生比呢?”

“我还比错了不成?赔钱货!”吴三莲啐了一口,骂道。

她的声音很大,宋映安也听见了,她回过头来,朝着柳芸娘笑了笑,“娘,大清早的,怎么听见有疯狗在叫?”

吴三莲瞬间就听出来了宋映安在骂她,她尖声道:“你个赔钱货骂谁呢?!”

“嗯?二婶你也在这里啊,我骂谁了?我只不过是听见疯狗在叫罢了。”宋映安笑呵呵的说着,腾出一只手一把将柳芸娘拉了过来,“二婶,你可要当心些啊,你说话这么大声,当心那疯狗过来咬你哦。”

宋映安说完,就拉着柳芸娘去了厨房,吴三莲被气了个仰倒,追了出去。

这才一出门,就看见了门口站着一个白发男人,手上还提着什么东西。

宋映安看清来人,笑道:“圣凌,你怎么来了?”

江圣凌把手中的肉递给宋映安,“来给你送些肉,这鹿肉是我昨日打的,还新鲜着,你拿着。”

这一幕被追出来的吴三莲看在了眼里,她眼馋的盯着江圣凌手中的肉,绿豆大的眼睛滴溜溜的在宋映安的身上转了转,“宋映安!他是来找你的?”

宋映安提着那肉,斜睨了吴三莲一眼,道:“关二婶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了?这妖……屠夫怎么偏偏给你送肉来了?真是不检点的小蹄子,看中了人家有肉,就出去勾搭了他呢!”

“二婶!这等侮辱姑娘家清誉的话,你也能说出口?”宋映安皱着眉头道。

这古代把女子的贞洁看的比什么都重,吴三莲还当真是没有把她当做一家人啊!

“哼,谁知道你馋肉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呢?”吴三莲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那二婶你能先把你的口水擦擦吗?你眼睛都快黏在了这鹿肉上了。”宋映安冷笑一声,“看这样子,怕是二婶比我更馋肉吧?”

吴三莲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在听完宋映安的话之后,她脸色狰狞了一下,伸出手就想来扯宋映安的头发:“你这作死的蹄子胡说八道什么呢?!”

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宋映安,就被一只大手给捏住了。

 

第五章

江圣凌捏着吴三莲的手腕,一双桃花眼冷的要凝出冰来,精美绝伦的五官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让人颤栗的冷笑。

吴三莲被他看的虚了虚,手腕传来的剧痛让她叫的跟杀猪了似的。

“屠夫杀人啦!救命啊!”吴三莲往下一赖,就开始撒泼打滚起来。

宋映安拉了江圣凌一把,让他松开吴三莲。

这下没有了桎梏的吴三莲就更好发挥了。

她在地上赖着,捂着自己的手腕哭喊起来,声音引得回屋了的李氏也出来了。

“叫叫叫!叫魂呢!大清早的哭嚎什么?”李氏破口大骂,只看见吴三莲赖在地上,她一把操过门边的扫帚,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去,“我打死你个搅家精!哭哭哭,你就是想把我哭进土里!”

“娘!娘!别打了,不是的,哎哟!是……是宋映安那个小贱人,她带着村口的屠夫,想要把我手腕捏断哩!”吴三莲被打的直蹦跶,一边躲一边把脏水往宋映安的身上泼。

果然,李氏在听完她的话之后,看向宋映安和江圣凌,视线也在江圣凌送来的那一大块肉上停了一下。

“哼,怎么回事?”

宋映安还没开口,江圣凌先冷淡的开口了,“今日我上山打猎,途中摔了一跤晕倒了,是映安救了我,所以我送些肉来谢谢她。”

“原来是这样。”李氏其他的都没有听进去,只听见了说江圣凌要把肉送给他们家,“既然如此,映安,你把肉给我吧。”

宋映安不想给她。

按照原主的记忆,这肉要是给了李氏,恐怕别说肉了,就是骨头,她和他娘也尝不到!她还想让她娘尝个鲜呢!

“这肉是圣凌送给我的,奶奶,你也不做饭,还是要交给我娘来处理的。”

“你这是不愿意把肉给我了?”李氏的一张老脸瞬间就垮了下来,看起来很是骇人,一边的柳芸娘早就吓得面如土色。

往常这个时候,李氏早就打她了!

“不是不给,中午我和我娘做了,端出来吃就是了。”宋映安毫不畏惧,淡淡的说道。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现在快要过年了,这肉自然是要交给我,我腊起来过年的。”李氏冷哼一声,拿着扫帚往宋映安那边走了两步,“快给我!”

江圣凌看着眼前这一幕闹剧,抿了抿薄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毕竟是宋映安的家事,他一个外人,也不好插嘴说些什么。

宋映安看出了他的情绪,便道:“圣凌,你先回去吧。”

让他看这场闹剧,也着实不妥。

江圣凌轻点了下颔,桃花眼瞅了瞅宋映安的这些亲戚,抿了抿性感的薄唇,低沉道:“有事,来找我。”

说完,江圣凌离开了。

才离开,李氏就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她提着扫帚来到了宋映安的面前,劈头盖脸也想打她。

“小贱人!还想独吞这肉。我告诉你,什么东西你们都要充公!”李氏骂骂咧咧,扫帚朝着宋映安落了下去。

宋映安自然不可能站在那里给她打,她一个闪身,躲过了李氏的扫帚。

因为宋映安方才拿着碗筷,那肉是在柳芸娘手上拿着的,所以李氏没打到宋映安,也就不再去追她,反而直接将矛头对准了柳芸娘。

“老大家的,把那肉给我,我腊起来好过年!”

柳芸娘被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就想把肉交出去,宋映安眼疾手快的拦住了。

这肉是她辛苦救了圣凌才得来的,就算要给李氏,也不可能是全部给,分出一点去也就罢了。

“奶奶,这鹿肉是人家送于我的,就算是要充公,那我割出一部分来也就可以了,没必要全部交上去吧。”宋映安一手按在鹿肉上,看着李氏冷冷淡淡的问道。

“都要充公!”李氏竖着眉毛说道。

宋映安还想要说什么,可是却被柳芸娘给拦了下来。

“安儿,算了吧,这肉就给你奶奶吧……”柳芸娘拉着宋映安,小小声的说道,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宋映安叹了口气,自家娘亲还真是一个包子性格,被人欺负了也不敢还手。

“不行,娘,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宋映安拒绝了。

柳芸娘红着眼睛,道,“安儿,快过年了,闹成这样也不好,更何况你爷爷他们都不在家,这肉现在做了的确不合适,还是先交给你奶奶吧。”

宋映安有些无奈。

看来日后得找个机会好好的和她说一说。

不该让的,一步也不能让。

就在母女俩争论的时候,一旁的吴三莲已经悄悄地靠了上来,趁着两人不注意,猛然伸手,一把抢过了柳芸娘手中的鹿肉。

“哈哈哈!娘,你看我拿到了什么!”

吴三莲垂涎欲滴的看着手中的鹿肉,可视线触及到李氏的时候,她不得不把手中的肉交了上去。

宋映安气的翻了个白眼,正要上去理论,却被柳芸娘给拉住了。

无奈宋映安只好从实验室里拿出一瓶泻药,慢慢靠近了吴三莲。

她偷偷的将泻药全部打在了鹿肉上,然后问道,“奶奶,你确定这些鹿肉,你会全部拿着腊起来?”

李氏冷哼一声,“那是当然了。”

宋映安笑眯眯的点头。

“好,既然如此,这肉就给奶奶腊起来吧。”

说完,她就拉着柳芸娘去了厨房,李氏从吴三莲手上抢过肉,也回了房。

“安儿,你以后莫要再和你奶奶对着干了……”柳芸娘坐在椅子上,看着宋映安,担忧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安儿自从昨日醒来之后,就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般,胆子大了不少。

宋映安手脚麻利的洗着碗,道,“她不招惹我,我自然也不会去招惹她,更何况,她那日都要把我丢去后山自生自灭了,这样哪里还有半分祖孙的情意?这样的奶奶,我不要也罢!”

 

第六章

柳芸娘是如何也没有想到会从自己女儿口中听到这样的回答,像这样的事情,可以称之为大逆不道了。

当即想也没想便伸出她那骨瘦如柴的手,捂住了她的嘴,还是不小心的四处看了看,这才低声的说道:“安儿,这话切莫让其他人听了去,倒是村里乡亲指不定要怎么戳你脊梁骨。”

宋映安这才后者,我觉得反应过来自己此刻并不是身在那开放的年代而是在这以孝为先的古代。

若是换做平常,亲不待她便可以如此这般说,可在这里确实万万不能的。

虽说别人如何评论她对她并没有多少的影响,但是她却不能不顾及自己这便宜娘亲。

看着柳芸娘担心的样子,宋映安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我知道了娘,你放心,女儿心中自有打算,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外面天寒,你便回去歇着吧。”

知道这孩子是个有孝心的,哪怕如今总觉得有些奇怪,可终究是自己的女儿不是?如果真的被人调包了她又怎能不知!

“随娘一起歇歇吧,左右现在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做了。”

如今已经快到寒冬腊月,地里也没有什么农活,无非就是整日在家忙活。

母女二人相携回到屋里,至于那一同去到了厨房的吴三莲和刘氏,早就被他们抛之脑后了。左右宋映安已经做好了准备,若他们真敢偷吃,这后果可是让人十分欢喜的。

想到这样的结果,宋映安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只是这笑来的快去的更快,根本就没有被人所察觉。

再说那刘氏二人,此刻来到了厨房之后便是再也按耐不住了。

“娘,好大一块肉嘞!正不知道那傻妮子哪儿来的这样的福气竟然勾搭上了那个怪物,这下好了,以后咱们怕是不愁吃了。”

吴三莲眼珠子就像是长在了那鹿肉上面,而刘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胡说!那怪物还是不要招惹的好。这次若不是他亲自送上门来,我是万万不会要他的东西的,你个傻婆娘当真不知他那一头白发象征着不详?”

刘氏没好气的撇了吴三莲一眼,却又很快把注意力放在了鹿肉上,“这么一大块肉,腊起来一些留着过年吃。”

“那剩下的呢娘?这一年眼看着过去了一大半了,咱家可好久没有开过荤了,要不……弄一块尝尝鲜?”

吴三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样子惹得刘氏不快,语气都不似刚才那般,倒是多了一些警告,“别妄想打这块肉的主意!不过你说的也不错,毕竟每天忙活,如果不吃点荤腥怕是身体也撑不住。老二媳妇,你去生火,咱弄一点尝尝。”

可惜的是家里没个能顶事的男人,不然他们怎么至于一点荤腥都沾不上?

偏偏那死丫头宋映安又是个病秧子,不然倒是可以让她去出门打猎去!

好好的一个大姑娘,整天就知道窝在家里吃闲饭。

刘氏心中越想越不痛快,连带着这块儿从她手中抢过来,不,应该是他交上来充公的肉都不顺眼,这一刀下去就切下来一大半,可是把正在烧火的吴三莲乐坏了。

知道那娘俩不会擅作主张来查看,所以这两人也没有遮遮掩掩,把肉用开水抄了几次,煮了煮这才炒了一盘,至于剩下的直接切块吃了。

“娘嘞!真香啊!”

两人大口朵颐的模样真是说不出的丢人,可是若是别人看到大概也就只有羡慕得份了,毕竟家里有年轻男子的十之八、、九都离家外出了。

“行了!活像八辈子没吃过东西的!剩下的给我的乖孙留着。你爹他们没回来之前,我腊上的那些肉谁也不许碰!如果让我发现了,定不轻饶!”

大房一家自然是不敢,这话无疑就是说给吴三莲一个人听的。至于她说的乖孙,就是宋映安那自诩清高的堂哥宋正奇了。

“知道了娘。”

虽然还没有吃够,不过好在是开了荤。李氏发话了,绕是她吴三莲也不敢造次。

“安儿,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正在屋里准备做女红的柳芸娘突然耸了耸鼻子,不得不说,她这便宜娘亲还是长得不错的,可惜长期的营养不良让她看上去面瘦肌黄的,整个人失去了光彩。

可这偶尔露出来的神色却是向人昭示着她曾经也是光彩照人的。

“别想了娘,定然是有不老实的猫儿偷腥呢。咱们就不要管了,省的惹得一身骚。”

这话说的并没有错,那厨房偷吃的可不就是两只老猫?

柳芸娘没有多想,毕竟这每天做不完的女红就让她已经疲惫不堪,哪儿还有那么多的心思。

“嗯。安儿要不你去休息一会儿,忙了一天了,左右这活儿也不多了,等娘赶完了明天一早你去送给人家,记得到时候领回来的钱收好了啊。”

他们一家除了她父亲的工钱,家里的小的支出就全靠着柳芸娘一个人做针线活了。

虽说每次没有几个铜板,可聊胜于无。

“没事的娘,我不困。”接下来还有好戏看,就算是身体快要透支了她也能继续坚持下去。

欺负人欺负到了她宋映安的头上?那就谁也别想好过!

夜黑,柳芸娘没有看到宋映安眼中那一抹狠辣,不然的话怕是要被吓到的。

而就在她们谈话声安静下来不久,外边便传来了乒乓之声。

“这是怎么了?安儿你在屋里待着,娘去看看。”

不给宋映安回话的机会,柳芸娘站起来拿着油灯便跑了出去,可是这微弱的烛光还不如外头的月光来的亮。

“这样的一出好戏我怎么舍得错过呢?”

等了这么久,她才不会在屋里窝着。所以柳芸娘前脚出去,后脚她就跟了上去,还状似无意的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放开了嗓子询问了一声:“何处来的野狗?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当心我奶奶拿扫帚把你打出去!”

听到这话,柳芸娘吓了一跳,而那正在奔向茅房的两道身影也停顿了一瞬,却在下一刻感受到腹部绞痛之后又一次冲向了茅房。

这一耽搁,谁敢保证会不会发生意外呢?

锦绣田园将军夫人种田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锦绣田园将军夫人种田忙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锦绣田园将军夫人种田忙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