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生亦何欢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生亦何欢 时间:2020-03-25 12:35:03 主角:许丝绾齐世安

《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生亦何欢大结局

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许丝绾齐世安

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许丝绾手一松。

许梦婷噗通一声摔在地上,人已经疼晕了过去,吴公公一脸焦急,“皇上病重,说要见你,你跟奴家来吧。”

这人她有点儿印象,是皇后身边的公公,在太医院见过一面,还给了自己一巴掌,如此想想……现在脸还有点儿疼。

许丝绾扭头看了眼地上那奄奄一息的女人,嗤鼻道:“皇上有病,找太医就是了,我算个什么东西?”

公公一愣,仿佛没有想到许丝绾会拒绝,“放肆,皇后叫我来找你,你敢不去?”

“公公搞错了吧,皇后不是说我谋杀皇上吗?”许丝绾掐算着时辰,这个时候,那皇帝还死不了。

吴公公脸色铁青,指派那几个狱卒道:“绑着她,就是捆也得把人捆过去!”

那几个狱卒早就看见了许丝绾是怎么收拾许梦婷的,他们那儿敢轻易碰这个女人,推推搡搡的不敢上前,吴公公气势汹汹的冲上来高扬起巴掌,“你这贱蹄子别给脸不要脸……”

那巴掌还没落在脸上,许丝绾就一脚将人给踹开,吴公公连滚带爬的跌在地上,他自从跟了皇后,那里受过这种遭遇?

登时就喘不上气,咬着牙恶狠狠的从地上爬起来,“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许丝绾啐了一口,瞥了眼那些个狱卒,吓的那些狱卒哆哆嗦嗦的把地上许梦婷给拖走,锁着门儿就跟着吴公公跑了。

临夜里的时候,系统又升级了一次,替换了身上病变的细胞,脸上那胎记渐渐好了,许丝绾却不知道,她拉了一个过往的狱卒问时辰,那狱卒惊叫了声,“你,你的脸?”

许丝绾摸了摸脸颊,没有之前粗糙长毛的感觉,心中一喜,才知道是系统又升级了。

忙拉着那狱卒的手腕,一把将人骨头捏断,疼的那狱卒还没来得及尖叫,许丝绾又给他接上了,接的很成功,那狱卒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很快就没有那种巨疼的感觉了。

便有点儿懵,惊恐的看着许丝绾。

许丝绾心中悬着的那块儿石头才落了地,这会儿,皇帝怕是撑不住了吧。

果然,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有一老嬷嬷拿着太后的手谕过来请人。

再不出去,许丝绾怕是真要背上谋杀皇帝的罪名了。

她便是给个台阶就下了,跟着那嬷嬷走,多问了一句,那嬷嬷说道:“皇上下午就醒了,疼的不行,几个太医院的大夫都束手无策。”

“皇帝直喊着叫你来救命。”嬷嬷抬起眼皮瞧了她一眼,“以前,没听说过你会治病啊。”

许丝绾扯了扯嘴角,“呃,最近学了些皮毛。”

“你的脸?”嬷嬷一怔,她脸上那块儿丑陋的黑胎记如今已经浅了很多,毛也脱落的所剩无几,她紧戚着眉问:“你是许丝绾?”

“如假包换。”许丝绾笑道。

那嬷嬷浑身打了个哆嗦,迟疑着带她上了马车。

马车急促的进了皇宫,安神殿前围了不少人,太后也在其中,里头侍女们端着血水进进出出,跟生孩子似的。

一太医匆匆出来禀告说皇上的骨头断了,这没法接……

皇后恶狠狠的踹了那太医一脚,斥责道:“废物,你们这些废物!”

“太后娘娘,许丝绾带来了。”那嬷嬷冲着太后行礼道“只是……她……”

许丝绾也跟着微微屈膝,太后扭头看了她一眼,先是愣了一下,紧戚着眉:“你的脸?”

原主就是因为这张脸遭人谩骂羞辱,如今脸好了许多,看上去也没那么可怖了,竟还有几分姿色。

太后眸中闪过一丝惊诧,随即一改面上严谨之色,温和的拉着她亲昵道:“丝绾这几年出落的越发好了。”

这样关切的语气,跟今天将她丢在风雪中受尽凌辱的仿佛不是同一个人一样。

“我听皇帝说,这病你能治?”

太后的态度转变,让皇后心里咯噔一下,恐慌蔓延了她的四肢百骸,如果这丑女今日立了功……

她不敢再想下去,面色铁青呵斥道:“妖女!本宫今日上午见你还不是个模样,来人,快来人,她不是许丝绾!”

“我就是许丝绾,皇后在吵嚷,皇帝的病怕是没得救了!”许丝绾冷冷的盯着她。

皇后的异常,让太后非常不满,轻轻看了她一眼以作警示,皇后也自知乱了阵脚,不敢再轻举妄动,此刻只觉太阳穴突突突跳的厉害。

许丝绾笑笑,推开太后:“太后娘娘,我若是能将皇上的病治好,那太后能否让我进宫为妃?”

太后面色颤了颤,笑了笑,“这……自然不是问题。”

“你怎能进宫为妃?!”皇后下意识反驳。

许丝绾装作惊讶的样子:“皇后娘娘这是在公然违抗懿旨?”

皇后心中憋闷,却偏偏一句话反驳不出:“你……”

太后笑笑:“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

皇后见太后有意打断她,指甲深陷在手心,忍了下去。

“我要太后立字据为证。”时间不够了,许丝绾避重就轻,步步紧逼:“毕竟太后谕旨曾经满城皆知,说我及笄这天赐婚给皇家子嗣,今儿我花轿都抬出去了,没人娶,可叫我尴尬呢。”

“不立字据,显得太后您言而无信。”许丝绾字字句句说的坚定,毫无惧色。

太后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恰好这会儿安神殿里皇帝许是因为痛极了,惨叫了一声,叫的外头这些人魂儿都散了,太后只得慌慌张张的叫人拿来纸笔。

她可是上届宫斗冠军,何曾吃过这种亏?!

却不曾想在许丝绾母女身上栽倒两次,一边写一边咬着牙道,“你要是救不了皇帝,可别怪哀家不念昔日旧情!!!”

昔日旧情?之前您老也没念过昔日旧情啊。

 

第五章

许丝绾拿了那张纸,细细看了一眼,满意的屈膝道:“我定不负太后所望,救助皇帝。”

言罢她瞥了一眼皇后,微微一福身道:“谢皇后娘娘在地牢让我的好妹妹给我加餐,才让我现在有力气救治圣上。”

她句句讥讽,皇后紧紧握着手帕,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别得寸进尺!”

许丝绾还真就喜欢看这些女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算是为今日白天求嫁无门的场面从皇室讨了个债。

反正她们都蛇鼠一窝,许丝绾只求自己心里痛快,别的她才不在乎。

她将里头太医都赶出去,齐世安尚还有一丝意识,看见许丝绾后道:“你过来。”

短短三个字,却无比霸气。

这个男人戾气太重,这会儿也比在花轿里清醒了些,如果他没有允许,许丝绾还真不太敢轻易靠近。

在花轿里,他明显感觉到骨头合上了,没有如此剧痛,后来在太医院,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骨头又裂开了,想到那个胆大包天的丑女,齐世安倒觉得有趣的很。

刚刚问过伺候的太监,说是今日恒王府一直没有开门,这丑女才进了宫。

也就是她现在尚未真正婚配……

许丝绾朝他走去,大概看了他身子骨一眼,里头骨头都断了,且伤了筋脉,血流不止。

她掀开齐世安的被子道:“能治。”

话音刚落,齐世安就撑着身子将她掳到怀里,用舌头堵着她的嘴,许丝绾一懵,心跳加快,下意识的就狠狠的咬了他舌头,他吃痛,一把推开许丝绾,紧戚着眉怒声问:“放肆,不是这样医治的吗?”

许丝绾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搞明白,花轿里自己强吻了他,使他的疼痛减轻,他便以为……是这么治伤的。

她忍着没笑,匆匆从地上爬起来,“不,不是。”

言罢指尖轻覆上伤口,骨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粘合上,很快,痛感消了一半,她又拿些止血的药,将伤口包扎好,不到半个时辰,皇帝面色煞时好了大半。

一旁守着的打下手的小太监惊的下巴都合不拢了。

半晌,齐世安倚在床上,看着她在腹部伤口撒药,仔细的缠着纱布的模样,敛眸沉声问“你是如何做到的?”

现在他感觉仅仅只是皮外伤而已……

“我娘亲教我的本事,一直藏着不敢显露。我在太医院的时候便能将你治好,只是当时皇后拦着,非说我谋杀圣上。”许丝绾大言不惭,事已至此,她不介意泼皇后一盆脏水,“还扣压了我们整个许家。”

“胡闹!”齐世安面色还是苍白,他紧抿着唇,许丝绾见状,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

齐世安向来重才:“速速命人给许大人赔礼道歉!改日让他来宫里一趟,朕亲自解释。”

外界都说许家对这个嫡女视为草芥,在府里的待遇还不如下人,可看这丑女现在心系许家,难道外界传言有误?

许丝绾心中舒爽大半,她就是要从皇帝身边的人去许家传话,这样才能狠狠打皇后的脸,也给许府的人一个下马威,待日后她回去算账,那渣爹还得感谢她呢……

齐世安轻咳一声,他擦了擦唇角,想起刚刚鲁莽的拽着她亲的场面,犹疑道,“你在花轿里……”

“嗯……”许丝绾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圆这个事儿,就装作从没发生的样子嘿嘿笑道:“花轿怎么了?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也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

“那就好。”皇帝沉声,挑眉瞧了这个很识时务的女人一眼,“你的脸?怎么这么丑?”

许丝绾,“……”

“不过比起在花轿里好看多了。”

“……”

许丝绾睨了他一眼,“我有一事请皇上做主。”

说起来算是半个救命恩人了,齐世安敛眸,半晌道:“你说。”

“我方才向太后请旨,若能治好您的病,太后便应允我进宫为妃。”

“哦?母后答应了?”

“您病情危急,太医束手无策,我……”

齐世安明了,脸上有如结了万年寒霜:“你丑到连恒王都不肯要你,为什么笃定朕会收了你?”

许丝绾一愣,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一点,顿时出现了一丝无措。

如果皇帝不肯,就算有太后懿旨,她也不好过……

索性把心一横:“您乃万金之躯,如果您不答应,这骨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坏,到时候谁来负责?”

齐世安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他看着面前这女人,嗤笑她的不自量力,“你拿朕当保命符?”

“我不也是皇上的保命符吗?”许丝绾心中有筹码,毕竟她刚刚才把齐世安的骨髓给接好。

齐世安不再言语,许丝绾猜不透他的心思,心里七上八下,见他因为疼痛早已出了满额的汗,麻利地拿了毛巾帮他擦干净,动作间二人靠的近,她恍然惊觉,齐世安还真不是一般的帅……

压抑住狂跳的心,急忙叫了几个太医进来,那些个老头子战战兢兢的给皇帝把了脉,瞧了伤口,都一脸惊诧。

太后也随之而来,听太医禀告说已无大碍,大喜之外,瞥见一旁许丝绾,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句,“想不到丝绾还有如此能耐,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藏拙而已。”许丝绾微微屈膝,“不敢欺瞒太后。”

“皇上,皇上!”皇后急切的跪伏在床榻前,泣不成声道:“您可吓死嘉仪了,您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那……”

齐世安想到皇后今日的鲁莽行径,不免觉得聒噪,戚眉道:“都出去!”

皇后心头一颤,这还是皇帝第一次这么对她……

都是因为那个丑女!

难道那个命师所言要成真?

太医及时道:“皇后娘娘放心,皇上没有什么大碍,如今只需多静养休息。”

太后点点头,“都出去吧,莫扰了皇帝休息。”

许丝绾也跟着出去了。

外头夜风阴凉,吹在许丝绾身上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皇后冷哼一声,“你以为你把皇上治好你就无罪了吗?皇上可是你伤的?”

太后一惊,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横眉怒目,“什么?皇帝的伤是你伤的?”

许丝绾:“……不是我,你们可以去问皇上。”

“问皇上?”皇后登时脸色就黑了,“皇上需要静养,怎能因着这点儿小事儿叨扰皇上?”

太后也立马翻了脸,“许丝绾,皇帝的伤当真是你伤的?”

“母后!错不了。”皇后字字句句道:“她定是个妖女,要不然那么多太医都治不了的病,怎么她就能治?肯定是她下手伤的!”

还真没见过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的,许丝绾扯了扯嘴角,“那只能说你们的太医都是庸医。”

“胡说!太医院的大夫都是圣林妙手!”

“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一黑衣侍卫过来抱拳作揖,“皇上叫属下来传个话儿,皇上的伤,不是许姑娘伤的。”

周恒是皇帝的贴身侍卫,他说的话最有份量,登时皇后就哑口无言,今天接连被许丝绾这个丑女打脸,她心下怒气翻腾,却无处可发。

周桓接着道:“皇上还说了,太后娘娘既然应允了许姑娘入宫为妃,便要言而有信。”

太后面色一僵,“哀家何时言而无信?”

周桓慌忙跪地,“是,那就有劳太后亲自为许姑娘封宫册妃了。”

皇后险些站立不住:“册封为妃?”

后宫晋级这么快的女人,许丝绾还真是头一个……

这丑女凭什么!

看向许丝绾的眼神更加恶毒了。

 

第六章

许丝绾就当没看到,给她们二人行礼后,就折身回了殿内,她着实没想到皇帝能把事情安排的这么周到,心头一喜,更加坚定了为他好好看病的心。

旁人待她好,她也必不亏待别人。

当晚,她守了齐世安一夜。

这边万物沉寂,那边却不消停。

皇后回宫后听到一通风报信的小太监说许丝绾给皇帝治病的时候都亲在一起了,她猛的摔了个茶杯,“这还没入宫呢,本宫瞧着就是个狐媚子!怪不得周桓出来护着她,她是何时跟皇上勾搭上的!”

凤坤宫里几个奴才跪伏在地上大气儿都不敢出。

“太后之前明明说,不提当年懿旨的事儿,她就进不了宫,现在居然还要册她为妃!”

嬷嬷捡起地上碎瓷,一脸惊慌,“使不得使不得,皇后娘娘莫要说太后的不是,隔墙有耳啊。”

外人看来,太后是她姑妈,她又是后宫之主,身份那叫一个尊贵,可实际上太后强势,后宫轮不得她当家,那几个见风使舵的妃嫔一个个儿的都没把她放在眼里。

现在这什么许丝绾进了宫,前面有了那什么母仪天下的预言,她心里更是堵的慌。

“去,命人查查那丑女的脸为何突然好了大半。”皇后又写了封书信交给嬷嬷,“想办法送出宫。”

“本宫就让她有命进,没命出!”

太后回宫也气的不轻,旁边一老嬷嬷劝谏说,“是奴才大意了,当初命人给她的那瓶药应该看着她喝下去。”

“谁知道这丑女命这么硬,哀家总觉得她这次好像换了个人一样,和传闻中的许家嫡女完全不同。”太后越想越不对,却只觉得事情一团乱麻,无从下手,“她又是何时学会的医术……”

她们母女二人两次让她吃瘪,还打了皇家脸面,这笔账,不会这么轻易掀过去!

安神殿外,许丝绾朦胧地睁开眼睛,她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腿,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转头望像安神殿,大门禁闭,门外更是蹲守了一地太医和太监宫女们。

昨儿她是担心齐世安伤口会再次疼痛,为防止他忍受不了所以她特意在门外等了一夜,至于这些太医嘛,那就是风奉命办事的。

谁让她这性子是谁对她好,她就加倍奉还回去呢,那想她一不小心就坐石凳上睡了过去。

再看看蹲守在门外的那些兢兢战战太医们,这一对比就显得她好像就是来睡觉的一样,还是蛮尴尬的。

许丝绾也没想多少,随便做了一套广播体操让自己清醒过来后,就上前跟守在外面的公公说了几句话,公公便放她进安神殿了。

齐世安早早就醒来了,这时正好洗漱穿戴好,许丝绾进来便看见他一丝不苟的坐在桌子前,批阅奏折。

“这人这么工作狂?”许丝绾心中吐槽:“哼,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还真是作孽。”

“嗯?!”

齐世安头也不抬,只听见有人进来眉目紧皱,脸上带着怒气,随时有可能会因为心情不爽,一个命令就让来人直接掉脑袋的发声。

许丝绾不以为然,好歹这人的小命还在自己手上捏着呢,她就不行,这人还真不怕死。

“皇上,我是来检查你伤势的。”她直直站着,语气异常平静。

顷刻间,气愤异常微妙。

齐世安听声戚眉,他放下手中奏折,缓缓抬头看向许丝绾,见她就这样直直的挺直腰板,不下跪还不行礼,整个人显得很是异样,他还是头遭遇见这样的人,难道她就不怕他吗?

“呵。”齐世安心里冷笑,他缓缓站起来,双手背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凉如薄霜问道:“为何不跪?”

许丝绾跟齐世安四目相对,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内心早就翻天覆地了,她真想给自己几巴掌,怎么就忘记这是古代了,她如今可是身处皇宫,站她面前这男人那就是天子啊,一句话就能要她命的人。

虽是心里不痛快,觉得这皇帝还真是多变,昨儿还为自己跟太后求情,今儿她倒是想对他好点,没想到啊,她这是自作多情了。

许丝绾不缓不慢的跪下磕头,行礼,说:“皇上恕罪,臣妾不过是一时心急,关心则乱,所以忘了。”

齐世安看她这说得理所当然的,觉得甚是有趣,他还没见那个敢在他发脾气的情况下,这么自然的解释,外界不是传闻许家嫡女胆小怕事,奇丑无比,口齿不伶吗?

怎昨日她的举动和行为跟外界完全不一样呢?

“呵。”齐世安轻蔑一笑,坐下继续批改奏折,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冰冷,“许家嫡女果真是这么无教养的东西。”

“你……”

冷漠的男人!昨天亲他的又是谁啊!把她当个恢复瓶?回血药?她不成了个工具人了吗?

“朕身体尚好,你可以出去了,封妃的事朕已让皇后去安排了,你且自行出去,自会有人安排你去处,这事过后,朕与你之间的事便各不相欠。”

齐世安不等她反驳,直接就让人来带她离开安神殿了。

许丝绾就算是再生气他骂她的事,这会也不得不低头承认,齐世安这办事的动作还真是快。

眼不见心不烦,让她走她乐得高兴了。

“好你个齐世安,这笔账本姑娘给你记下了。”许丝绾心里恨恨道。

许丝绾在宫女的带领下,一直朝皇宫的后方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前面的宫女方才停下来,脸上带着许些恐惧,匆匆道:“前方便是皇后娘娘为娘娘安排的住处了,奴婢还需回去禀报,就不送娘娘过去了。”

“哎……我……”许丝绾刚想问问她怎么回事,就见那宫女逃也似的离开,好像身后有鬼追一样,她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清水见带她们的宫女这副模样离开,再看看自家小姐那有些要哭的样子,心里既是痛恨又是心疼,但更多的是无奈,她走上前来拉起自家小姐的手,语气里带着哽咽道:“小姐,这可怎么办啊,她们这是不管我们了吗?你可是新封的娘娘啊,小姐,你说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皇宫里啊?!。”

许丝绾:“……”

她真想撬开这丫头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些什么东西,怎么就这么唯唯诺诺的,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怎么就想她家小姐脆弱呢,她好歹是……

哦,不,她是许丝绾啊!

她这时才想起来,从前的许丝绾可不就是爱哭哭啼啼的吗?还特容易伤感,以至于这小丫头跟在身边都要变成第二个许丝绾了。

许丝绾默默为自己叹了口气,魂穿什么不好,还非得穿到一个包子身上来,好歹她前世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物啊,如今到了这里竟然要寄人篱下,想想还真是悲催。

“清水啊,咱们得往好处想。”许丝绾反拉住清水的手安慰起来,“还没到要死的地步呢,我们先去看看宫殿吧,最起码这有住有吃的。”

清水抬头对上自家小姐的眼眸,莫名的很是信任,点点头回应着,“嗯。”

见安抚好清水后,许丝绾真想送那渣爹一句mmp,自她继承记忆后,脑海中不断浮现这具身体原主被欺负的场景。

自己亲身女儿就算再不喜欢,也不能不给吃不给住吧,甚至是被人欺凌多次遇见竟然都充耳不闻,许丝绾真替那死去的许丝绾感到悲伤。

不就是脸上长了有毛的胎记嘛!有必要到达不认的程度吗?!

两人慢慢靠近,许丝绾抬头看着牌匾上锈迹斑斑的三字“菀宁宫”,微微皱眉,她吩咐清水:“清水,你上前推门看看。”

清水本看到这宫殿外的牌匾,想来里面也不会怎么样,心里就替自家小姐委屈得不行,这会也没多想什么,抱着不管是好是坏最起码有住有吃就行的心态上前推开菀宁宫的大门。

刺啦——

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