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妖孽医妃很抢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向暖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向暖 时间:2020-03-25 12:24:14 主角:楚兮歌墨郗尘

《妖孽医妃很抢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向暖大结局

妖孽医妃很抢手楚兮歌墨郗尘

妖孽医妃很抢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墨郗尘的神色微深,语气平缓,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但隐隐中却有种说不出的清凉。

不过话中所含的内容,确实能够让人大吃一惊,众人都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可魔王一字一句说的十分清楚,这是承认楚兮歌就是他的未婚妻了?

天呐,这简直就是一个轰动整个天界大陆的爆炸性新闻!

而楚兮歌不仅是第一个被魔王承认的女子,更是第一个与他这般近距离接触的女子。

一旁的楚兮歌扬起嘴角微微点头,表示对墨郗尘的此番话很是满意,看来这个男人还很是上道嘛!

其实楚兮歌和墨郗尘的婚事,不过是当年皇上醉酒后的一句玩笑话罢了。

好像是在楚兮歌五岁同父母亲一起进宫参加皇上寿宴时,指着全场长得最好看的西怀王墨郗尘说,长大后要嫁给他为妻!

结果皇上听到这句话后便笑着将此事给应了下来,说待楚兮歌长大后,就给她和墨郗尘赐婚。

当时大家都知道皇上喝醉了,所以这件事大家也都当成了一个玩笑话,并没有将此放在心上,就连皇上之后也未曾提起过。

楚兮歌也没有想到,凭借自己拼死一搏,还白白得了如此盛世美男子这么个未婚夫,说实话,还挺值的。

毕竟楚兮歌当了近十年的junyi,从未谈过一次恋爱,每日所接触到了都是一个个受伤的病号,或者执行各种任务,哪里还有什么空去谈恋爱。

还别说,死的那一刻还是会觉得有一丝丝的遗憾,不过老天爷还是公平的,关了她的一道门,又为她开了一扇窗。

穿越过来后,终是遇到了墨郗尘这样一个美男子出现。

面对着墨郗尘的反问,一时间慕云齐面色铁青也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而站在一旁的楚南悦也是一脸的恨意,想当初墨郗尘无情的拒绝了她,而今日他却对着楚兮歌那样的一个丑八怪是百般宽容有耐心。

从未正眼瞧过她的墨郗尘,竟当着这么多人承认了楚兮歌是他的未婚妻,想到这儿,楚南悦捏紧拳头,满眼怒色直盯着楚兮歌,她恨楚兮歌,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老三。”

墨郗尘瞥眼看向慕云齐,双眸犯寒,不由得让人生出一股寒意来,使得慕云齐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既然没有,那为何本王听说你惩治本王的未婚妻?”墨郗尘冰冷道。

楚南悦见慕云齐实在是窝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走了出来,上前给墨郗尘行礼解释道:“王爷,刚才小妹的确是当着众人的面对三皇子出言不逊,藐视了皇威,这一点南悦可以作证。”

“你又是何人?本王说话,何时有你说话的份了!”墨郗尘冷眼看向楚南悦,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给吞噬了一般。

墨郗尘也太给力了,man的不要不要的了,随时随地散发出来的魅力,让楚兮歌真想竖起个大拇指送给墨郗尘。

墨郗尘此言毫不留情面,楚南悦当下就涨红了脸,有些不知所措,小声委屈道:“回禀王爷,小女是楚世家之女楚南悦。”

被墨郗尘冷眼回视,楚南悦当下就乖乖的闭上了嘴,不敢再吱一声了。

“皇叔,今日之事纯属是一个误会,侄儿无心为难楚小姐,还望皇叔恕罪!”慕云齐见墨郗尘要生气了,赶紧上前平息墨郗尘的怒火。

“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你应当知道该如何做了吧!”墨郗尘冷冰冰的看向慕云齐。

慕云齐自然知晓墨郗尘要他做什么,虽说心里很是不服气,但还是不情不愿的给楚兮歌道了一声:“抱歉!”

这么没有诚意,算了,今日看在美男子的份上,就暂且不跟他们计较了。

“歌儿,你觉得如何?”墨郗尘转头和楚兮歌说话,语气立马柔和了不少。

“王爷,既然这是一场误会,而且三皇子已经诚心道过歉了,这件事就算了吧。”楚兮歌冲着墨郗尘露出笑脸来。

“今日看在歌儿的份上,本王不与你计较,不过,别让本王发现有第二次!”墨郗尘牵着楚兮歌的手,径直走向自己的轿辇,还不忘警告慕云齐。

再次和墨郗尘手掌相接触,楚兮歌不禁有种心疼的感觉。

这毒显然在他的体内已有段时间了,每一次的毒性发作,都是十分痛苦难忍的,这么多年,他又是怎么度过的?

“为何这样看着本王?”走到轿辇前,墨郗尘察觉楚兮歌一直用着一种怪怪的眼神盯着他。

听着墨郗尘沉厚的嗓音,看着墨郗尘幽深的眼神,楚兮歌立马回过神来,“那个……王爷,其实我家没几步路就到了,王爷可以不用特意送我的。”

“不用。”墨郗尘脸色忽然沉了下来。

什么?他们家王爷竟然要让一个女子坐他的轿辇,他们是不是听错了?

要知道就连府中的表小姐都没有坐过,记得上一次荣公主想坐,都被墨郗尘直接给丢出了轿外,可这一次墨郗尘竟让楚兮歌这个浑身脏兮兮,长得又丑的女子坐了。

天呐,这一日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他们家王爷的底线都上哪儿去了?

行吧行吧,反正她现在也浑身没力气,正好省事了。

要上轿的时候,楚兮歌这才想起一件事来,对着墨郗尘眨了眨大眼睛,“王爷,可否带着戚草一道走?”

跟着楚兮歌的眼神看去,只见一个瘦小的姑娘紧张又胆怯的看着他们,而后墨郗尘点了点头,让随行侍卫将戚草也带上。

待墨郗尘率先上了轿辇后,楚兮歌故意回过头来,冲着身后脸色比吃了粑粑还难看的慕云齐和楚家两姐妹不屑的笑了笑。

不笑还好,这一笑更是让他们气的直跳脚了,楚南絮虽然也很恼火,但为了保持自己在众人面前的形象,依旧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对于楚兮歌来说,这感觉简直爽到爆了,她啊,没什么爱好,就喜欢看那些看不惯又看不掉她样子的人。

 

第五章

“王爷,我到了。”轿辇稳稳的停在了楚家门前,楚兮歌见墨郗尘双眸紧闭,似在午休,只得轻声道。

墨郗尘闻言,睁开了眼睛,对着楚兮歌点了点头。

楚兮歌下了轿辇后,对着里面的墨郗尘再次说道:“今日之事多谢王爷出手相助。”

说完,朝着楚家大门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还有谢谢王爷送我回来。”

见楚兮歌走了几步,墨郗尘忽然开口道:“还有话要说吗?”

楚兮歌一怔回头看向墨郗尘。

“没有的话,本王就走了。”

被墨郗尘这么一说,楚兮歌倒是又想起了一句话来,“王爷慢走,路上小心!”

听了楚兮歌的话,墨郗尘瞬间变了脸色,将轿帘给关上了。

弄的她有些迷啊,这美男王爷变脸跟翻书一样快。

待墨郗尘的气稍稍消了一点,后对身边的孟辞吩咐道:“盯着楚家!”

孟辞虽也不明白墨郗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照做了。

还别说,在楚兮歌出现之前,在墨郗尘的脸上只有一种表情,那就是面无表情,可今日遇到楚兮歌后,墨郗尘的脸上出现了各种一样的表情。

他们也不知道这个楚兮歌的出现对于墨郗尘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

“过来!”楚兮歌刚把脚迈进楚家大门,一个凌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戚草见楚兮歌还愣在原地,着急的扯了扯楚兮歌的衣袖,“小姐,老爷在叫你。”

她这不是刚接触原主身边的人嘛,所以还需得一些时间来适应一下。

“爹。”楚兮歌走过去,便是看到了一位身着墨色长袍,两鬓有着几根白丝,下巴留有一小撮胡子的中年男子,正一脸严肃的盯着她,她带着一丝试探性喊道。

刚一喊,楚南絮和楚南悦两姐妹就走了过来,站在了楚玉枫的身后,似乎用着一副等着看她笑话的样子盯着她。

不过呢,她们得知道这笑话可不是那么容易看的。

“孽女,你知不知错?”楚玉枫指着楚兮歌怒喝道。

“兮歌不知何错之有?”楚兮歌一脸无辜的看着眼前这么气的胡子都快要立起来的父亲。

“平日里你疯疯癫癫也就算了,今日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以下犯上,你可知你得罪的人可是当朝西怀王!”楚玉枫看着楚兮歌这毫无悔意的样子,心里就更是火大了。

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没想到不过就是一个墨郗尘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爹在跟你说话呢,小妹你什么意思?”楚南絮见楚兮歌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觉得很是生气。

“爹,今日兮歌这么做,您应该问问兮歌的两位好姐姐才是啊。”楚兮歌瞥向楚玉枫身后的楚南絮和楚南悦。

“你胡说什么呢,明明是你得罪了西怀王,为何将事情怪到我们的头上!”楚南悦当下心虚了,冲着楚兮歌怒吼道。

“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位姐姐心里很清楚。”楚兮歌又很是委屈的看向楚玉枫,“今日兮歌要是不那么做的话,爹恐怕都见不到女儿了。”

楚南絮见楚玉枫正要追问,赶紧装作一副很维护楚兮歌的样子,“爹,小妹还小,您就不要和她计较了。”

楚玉枫见楚南絮还这么维护楚兮歌,一面是觉得有些安慰,至少楚南絮能够为楚家争光,另一方面楚南絮的宽容大度令他感到宽慰。

可楚南絮越是维护楚兮歌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他就越是生气,“你虽然小,但不要总是把每件事都怪到你姐姐的头上。”

“今日毕竟是你有错在先,罚你面壁,竟然偷偷溜出家门,为父就罚你去藏书阁抄写医书一百遍,抄不完不许睡觉!”

在他人眼中楚玉枫是在责罚楚兮歌,可在楚南絮的看来,她们的父亲还是没有要打算放弃让楚兮歌学医,不禁有些许失落。

虽然她的医学天赋在药城是人人所羡慕的,可她终究得活在楚兮歌的阴影之下,只要有楚兮歌在,她就得无时无刻的被提醒,自己只是一个庶女。

“既然姐姐那么喜欢帮兮歌,要不抄写医书的事,就由两位姐姐代劳了吧。”楚兮歌悠然一笑。

“楚兮歌你简直太令为父失望了。”楚玉枫听到楚兮歌毫无长进的话后,更是有些失望了,扬起手来就要打她。

楚兮歌见状,早已做好了躲闪的准备,可这一切都被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给喝止住了。

“住手,楚玉枫你要干嘛?”

“爹,您又要惯着兮歌了,她今日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孩儿必须得惩罚她,不然她一直都不长记性。”楚玉枫收了手,恭恭敬敬的对楚兮歌身后的老爷子解释道。

看来严厉老爹的克星就是原主的爷爷了。

楚兮歌赶紧转过身来,看向身后这位手握拐杖,满头银丝却精神头十足的老人,“爷爷,兮歌回来了。”

“哎哟,我的歌儿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你这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老爷子见额头还流有鲜血的楚兮歌,一脸心疼的问道。

她的心,为何有种奇怪的感觉,她这是怎么了?

她自小跟随母亲长大,然而七岁那年母亲重病离开后,她就再也没有体验过有亲人在身边的生活。

而今老爷子这嘘寒问暖的样子,让她冰冷的心有种奇怪的感觉。

“爷爷,兮歌额头上的伤是如何弄的,兮歌也记不得了,不过两位姐姐应该记得很清楚吧……”楚兮歌说着,垂眼看向楚南絮和楚南悦。

楚南絮和楚南悦急忙给老爷子解释,“爷爷,我们发现小妹的时候,小妹就已经受伤了。”

“是这样的吗?”老爷子心疼的看向楚兮歌。

见楚兮歌摇了摇头,老爷子一抹犀利的眼神瞥向了楚南絮和楚南悦。

仗着严厉老爹就敢来欺负她,别忘了她手上也有一张王牌!

“爷爷,是大姐,是大姐把小妹给推倒在了地上,小妹才受伤了。”楚南悦赶紧和楚南絮撇清关系。

听着这话,楚南絮愤怒的看了一眼楚南悦,心里暗骂道:没出息的东西!

 

第六章

“好了爹,既然兮歌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再说了要是兮歌老老实实的待在家中,又怎么会出现这么多事。”楚玉枫站出来化解道。

罢了,今日她也累了,只想好好睡一觉,暂时就放过她们,待她养足了精神再慢慢算总账!

“你们作为姐姐就应该尽到一个姐姐的责任,歌儿还小,你们对她要有宽容,有耐心。”楚玉枫都那么说了,老爷子怎么也得给自己儿子一个台阶下。

“歌儿,我们走吧!”老爷子一手拉着楚兮歌,一手杵着拐杖走了。

每次要达到目的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差错,刚才明明楚兮歌就死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又醒了?

这一点,楚南絮一直都没有想清楚。

每每想到老爷子处处维护楚兮歌的样子,她就恨不得让楚兮歌彻底的消失在这世上。

楚兮歌你等着,该属于你的,不该属于你的,将来都会只属于她一人!

“歌儿,你是个单纯的孩子,爷爷希望你日后要学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爷爷不能每次都护着你,所以你要学会长大,还要学会保护然然,明白吗?”老爷子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特意对楚兮歌叮嘱道。

“歌儿想一辈子在爷爷的羽翼下长大。”楚兮歌撒娇道。

“爷爷也想一直陪着歌儿和然然,但爷爷老了。”老爷子慈祥的冲着楚兮歌笑了笑。

当年她母亲说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没有谁会一直陪着谁,人生这条路太漫长,总会有人慢慢就消失不见了。

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将爷爷送回院子后,楚兮歌跟着戚草回自己的院子,看着破烂院门上“别苑”两个大字,楚兮歌彻底傻眼了。

门快坏了就算了,门匾上都长草了,可想而知里面当真能住人吗?

再怎么说,原主也是楚家嫡女,住的地方还不如一个下人,院中杂草都快把路给荒没了,一推开门,一股霉味席卷而来。

再往里走,便是能够看到一张缺了一个角的桌子旁放着两个破旧的凳子,楚兮歌见状,便在想,这凳子坐下去当真不会坏吗?

随后朝着自己的床走去,被子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没错,她当年部队训练的时候,山洞低洼都睡过,算下来这个环境已经好很多了。

不过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待遇问题,而是关乎她尊严的问题,楚家嫡女就睡这样一个地方,相当于都不把她当下人看待。

过分,简直太过分了,惹到了她,你们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等着吧,看她怎么拿回属于原主的东西!

“小姐你先休息一下,奴婢去给小姐找点吃的。”戚草站在门口,对楚兮歌说道。

戚草走后,楚兮歌赶紧进入了自己的手镯空间中,当下先把自己的伤给解决了,这后面的事一个个慢慢来。

这个手镯是她当年执行任务的时候,无意中捡到的,之后在这个手镯中发现了很多的秘密。

手镯空间内集齐了世间所有珍贵的药材,而且还有一处宅子,有炼药房,藏书阁,还有置放药材药房,还有一件休息室。

不过药房中的药材,都是之前她没事的时候自己去采来晾晒后一一按照它们的名字放进去的。

楚兮歌直接去药房,拿出了一颗止血散,立马想起了今日美男王爷给她吃了一颗愈伤丸。

仔细想想要不是美男王爷的那一颗愈伤丸,她可能真的撑不到赶回楚家了。

她向来都是有恩必报之人,美男王爷既然救了她一命,那么这个恩就得报。

“你说什么,楚兮歌竟然没死?”刘氏听楚南絮说自己没能将楚兮歌解决了,惊讶之余又觉得楚南絮办事不力。

“对不起娘,是我没好好处理好这件事,让楚兮歌又逃过了一劫。”楚南絮很是内疚的对刘氏说道。

“絮儿,你要知道,楚兮歌她们姐弟若是不死,你在他人眼中你就永远都是庶出,即便现在我是楚家堂堂正正的夫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刘氏语重心长的告诉楚南絮,只希望楚南絮可以认清自己当下的立场。

“娘,我知道了,下一次……下一次绝不会让楚兮歌逃掉了。”楚南絮向刘氏保证道。

“你的医术天赋虽然很高,但是也不要忽略了周围勤加苦练的人,有时候该利用的人也是要用的,你这双手是用来炼药的,不是用来杀人的。”刘氏拉起楚南絮的手,叮嘱道。

“女儿明白了。”楚南絮立马就理解了刘氏的话。

“过不久就是三年一度的炼药师大选了,你可得着手好好准备一下,勿要让为娘失望了。”刘氏殷切的看着楚南絮。

楚南絮三年前本是要参加炼药师大选,但因为贪玩儿生病了,最终没能参加大选,让楚家人都非常遗憾和失望。

这一次炼药师大选,她不会再出任何的差错了,她一定要在此大选中崭露头角,让整个药城的人对她刮目相看。

楚兮歌从手镯空间出来,见戚草还没回来,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便出院子去寻。

只见戚草举着托盘跪在大院之中,楚兮歌急忙跑了过去。

“戚草快起来。”楚兮歌要将戚草给拉起来。

但戚抬头眼泪汪汪的告诉楚兮歌,“小姐你别管奴婢了,快走。”

“你是我的人,要罚要打也是由我说的算,起来!”楚兮歌一把将戚草给拉了起来。

“说,谁干的?”楚兮歌见戚草脸上的红印子,问道。

“小姐,别问了,你不应该管奴婢的。”楚兮歌的处境已经很难了,戚草也是害怕自己会给楚兮歌带来麻烦。

“戚草,你应该知道之前的我没办法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可如今我想要保护好我想保护的人,所以你要相信我有这个能力。”戚草这么想,楚兮歌也知道缘由。

但是曾经的原主已经不在了,而现在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从地狱而来的魔鬼,她的处境不好,更不会让别人好过。

妖孽医妃很抢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妖孽医妃很抢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妖孽医妃很抢手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