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然动君心霸道老公强势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君曦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君曦 时间:2020-03-25 12:10:27 主角:君泽允安然

《然动君心霸道老公强势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君曦大结局

然动君心霸道老公强势宠君泽允安然

然动君心霸道老公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安然皱了皱眉,拿起那几张纸扫了一眼,“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映入眼中。

她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笑,让她的亲妈来给她送离婚协议书,君泽允果然知道怎样才最能羞辱她。

她捡起刚才杨红梅和离婚协议书一起砸在她脸上的签字笔,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杨红梅在一旁看着,一张脸已经拉得老长,“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赔钱货?你爸丢了命才让你嫁进了豪门,你倒好,生不出儿子就算了,居然还去得罪那个明星害得女婿要跟你离婚!”

“姐姐,我跟你说啊,妈这次是为了救你出去才答应姐夫让你跟她离婚的。”杨红梅的话说完,安昊在一边玩儿着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虽然以后你不是豪门媳妇儿了,但给妈一个月十万块的孝敬钱可不能少啊!”

“对!”杨红梅赶紧附和道:“以前这钱都是女婿给的,现在女婿不要你了,这钱就得你给了。”

安然皱了皱眉,却只说道,“我知道了。”

她应承之后,安昊十分不耐烦地道:“字签好了就赶紧走吧,我这儿还有事呢!”

“是是是,咱们这就走,你做的是大事儿,可不能给耽误了。”杨红梅立即语带谄媚的应和儿子道。

说完之后,转头看向安然,脸瞬间便拉了下去,眸中的嫌弃更是毫不掩饰,“还不走还愣着干什么?你个赔钱货!”

安昊率先走出看守所,杨红梅殷勤的跟在他身边嘘寒问暖,安然麻木的迈动着脚步。

走到看守所外,安昊叫来的车已经等在外面。

安然刚想要上车,就被杨红梅狠狠的瞪了一眼,训斥道:“你跟着我们干什么?你不回去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还指着老娘掏钱给你买新的啊?”

安然张了张嘴,还没有说话。一直盯着手机的安昊就漫不经心地道:“妈,最近苹果可是出新款了啊,我的手机和平板都得要换成最新款的。”

听见自己最为宠爱的小儿子发话,杨红梅的脸上立即堆满了笑意,“是是是,咱们小昊是在外面做大事的人,可不能用旧的让人瞧不起。”

“师傅,开车,咱们去那个什么苹果专卖店。”

说着,她嘭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车扬长而去,只留下灰尘和尾气扑了安然满满一声。

安然看了看天空中明晃晃的太阳,忽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这六月流火的天,她竟然觉得格外的冷。

看守所的位置在郊区,十分偏僻,几乎不会有车路过。

安然艰难的挤出一个笑脸,举步朝市区走去。

杨红梅虽然话说得尖刻,但有一句却没说错,她还得去君家别墅收拾东西。

这些年她赚得钱基本上都被杨红梅以各种理由拿去了,要什么都换新的,她还真的没有那份儿钱。

回到别墅,她的脚上已经满是血泡,但是心中却只剩下一片麻木,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可当她走进客厅的时候却被看到的一幕狠狠地刺痛了眼。

甚至那颗仿佛已经死了的心都狠狠地痛了一下。

君泽允垂头吻了一下方含灵的眸,眼神温柔得让人恨不能溺死在他的眸中,“医生说你还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我抱你上楼。”

君泽允说着将方含灵打横抱起。

方含灵娇羞地将头埋在他的结实的胸膛中,“泽允,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毕竟你已经结婚了。”

“其实你不用对我负责的,那天你喝醉了,是我……情难自禁……”方含灵说着咬了咬唇,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

君泽允皱了皱眉,“灵儿,三年前我为什么会娶她,你是知道的。现在爷爷遗嘱中的三年期限过去了,你也已经回来了,我已经让人带离婚协议书去给她签字了。我会用我余下的一生来补偿你。”

方含灵听了,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上爬上了两朵红云,“那她……会签字吗?”

“不签字就坐牢,她不会连这一点都掂量不清楚的。”说到安然,君泽允脸上温柔的神色不由自主地冷了几分。

可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犹豫。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把安然送进看守所之后,他老想起曾经那个跟在她身后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试探性的问他一些问题的小女孩。

想到这些,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遗憾,如果不是她太贪心,蛊惑爷爷逼他娶她,如果不是她心机太重,三年前耍手段赶走了灵儿,或许这一辈子他都会做她的大哥哥,好好照顾她,不让任何人欺负她,包括她那吸血鬼一样的妈和弟弟。

只是,可惜了……

君泽允脸上的神色让方含灵心头一跳,她的目光在站在门口的安然身上扫过。

原本浮着两朵红云的脸瞬间就白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君泽允的怀里缩,颤抖着声音说道:“你……我的孩子已经没了,你还想干什么?”

感受到方含灵的恐惧,君泽允转身看见一身尘土,狼狈不堪但神色却无比漠然的安然,心头爬上一股莫名的愠怒,眉眼之间竟是冷唳。

安然不待他开口,冷笑一声道:“放心,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我来这里不过是拿一些属于我的东西。”

说完,她径直朝楼上卧室走去。

结婚三年,她和君泽允一直是分房的,她住客房,君泽允住主卧,他们的婚姻本来就只有一张纸。

她也曾经有过希望,有过期待,可所有的希望和期待都在君泽允一日复一日的羞辱和精神折磨中化为乌有。

走进房间,关上房门,她身体有些无力地靠在门后,闭上眼睛缓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睁开眼睛开始收拾东西。

其实,她的东西并不多,不过就只是几套正装和一些工作上的资料以及一些书籍,一个中号的行李箱就已经足够装下。

只是当她看到空荡的衣柜里那几套显得有些孤独的正装时,却是不自主的苦笑了一下。

做了三年君家的媳妇儿,她却连一套礼服都没有。

众所周知,君泽允会带各种各样的女人参加各种宴会,却唯独不会带她。

最开始的时候,君泽允无论带什么样的女人参加宴会都能够上娱乐新闻的头条,而每当这时候她这个所谓冷宫皇后的可怜可恨就又会被媒体拉出来品评一番。

甚至每一周都会有女人来找她,告诉她,她们怀了君泽允的孩子。

她表面上毫不在意,可又有哪个女人能真的不在意?

只是无论她在意不在意都没人在意她而已。

她将衣服叠好放进行李箱之后,正准备将工作文件装进去,一只大手去猝不及防的按住了她书桌上的资料,“这些东西你就不用带走了!”

君泽允冷漠的声音让安然瞬间明白过来,她已经被解雇了!

君泽允这是要切断她的所有路!

她先被他送进看守所,再被他离婚,然后解雇。他等于宣告了所有人,她,安然,得罪了他君泽允!

那么谁用她就等于得罪了他!

她自觉地将放在资料上的手拿开,转头去拿另一边的书。

君泽允却猝不及防一把大力将她抵到了墙上,“安然,你不过就是费尽心机蛊惑了爷爷,获得了进入君氏的资格,你有什么好高傲的?”

他最见不得她无论他怎么对她,她都是这样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三年,无论他用什么方式羞辱她,无论他让媒体怎么评论攻击她,她始终一副淡然的模样,他恨透了她这副模样!

 

第五章

安然抬起头,直视着君泽允那双黑不见底的眸子,“我是靠着爷爷才能进君氏的,我也没什么值得高傲的,可这跟君先生有什么关系呢?”

平淡到冷漠的语气,却让君泽允一下子泄了气,就像是用尽最大力气的一拳却打在了棉花上,心里说不出的憋闷。

他凑近她的耳边,“安然,你最好别回来求我!”

安然心中苦笑,他真的就这么恨她吗?

她以为离婚了她就解脱了,他也就会放过她了。可事实上,哪怕是离婚,他都一步一步算得精准,就为了羞辱她!

呵,就因为三年前方含灵算计让他误以为是她逼她离开,他就要对她报复至此吗?

他对方含灵还真是爱得深沉啊!

安然对视着君泽允的目光不躲不闪,用尽全身的力气粲然一笑,“君先生放心,我不会再打扰您的。”

君泽允瞬间觉得心中更加窝火,只恨不能打碎她脸上的微笑面具。

但就在这时,门口却传来了方含灵的声音,“泽允,你,你们……”

两人才恍然惊觉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

君泽允赶紧撤开了自己的手臂,“东西收好了赶紧滚,关于公司的资料一样都不准带走,否则,行业规矩,你懂!”

方含灵的目光在安然的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君泽允的身上,“泽允,阿姨来了,她让安小姐下去见她。”

安然眉心再次紧皱在了一起,方含灵口中的阿姨无疑是君泽允的妈妈,她曾经的婆婆,可她这时候找她做什么?

别说和君泽允结婚后她有多讨厌她,就是爷爷还在的时候,她也恨不能将她当隐形人,如今她跟君泽允离婚了,她却找她?

安然拖着行李箱下楼,就看见彭淑敏一脸威严的坐在沙发上。

她走过去,恭敬的叫道:“妈。”

“啪!”她一个字才刚出口,彭淑敏重重的一巴掌便落在了她的脸上。

“是你害死了我的孙子!”彭淑敏的声音愤怒到微微颤抖,“安然,我们君家养你们一家子十几年,就算当初你爷爷对爷爷有天大的恩情也该还清了。”

“今天这一巴掌是替我那还未出世的孙儿打的,从今往后,我们君家跟你桥归桥路归路,没一点儿关系!”彭淑敏说完这句话,坐回了沙发上。

安然张了张嘴本想解释,可想想实在没解释的必要了。毕竟彭淑敏一直就不喜欢她,在她看来她是害死君泽允爸爸的凶手的女儿。

这些年她只是把安然当隐形人,并没有像君泽允一样折磨羞辱安然,已经是她的教养了。

“好,我明白了。”安然应声之后,拉着行李箱离开。

但是她才刚转身,彭淑敏的声音就再次从身后传来,“等等,把你脖子上的玉佩取下来。”

安然的手不自觉的握住了胸前的玉佩,这是君爷爷临终之前挂在她脖子上的。

君家的其他任何东西她都不想要,但是这枚玉佩她想留下。

自从爸爸走后,君爷爷是唯一给她亲情温暖的人,她想留住这份温暖。

“妈,这是爷爷给我的。”安然艰难开口。

彭淑敏看向她的眼神凌厉了几分,“那是君家的传家宝,爷爷给的是他的孙媳妇儿,你算什么东西?”

安然还没开口,就已经接受到了君泽允冰冷的视线,心中苦笑一下,纵有万般不舍,也只能艰难的摘下脖子上的玉佩,放在了茶几上。

走出君家别墅的那一刻,原本阴沉的天气瞬间就大雨倾盆,安然拖着行李箱呆若木鸡的走在雨中,任由雨水将她的全身淋透!

 

第六章

安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娘家的。

这所谓的娘家,是她与君泽允结婚第一年,她买给母亲和弟弟的,房本上本是她的名字,却拗不过杨红梅的软磨硬泡,将房子过户给了安浩。

“你还真回来了!”

杨红梅拉开门看见站在外面淋成落汤鸡的安然,一张脸立刻拉得老长,“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赔钱玩意儿,多少人想要嫁进豪门,就让你这么一推把小浩的后半生都葬送了。”

安然拖着满是血泡的脚挪到了客房,直接关上门,将杨红梅隔离在外。

“妈,谁来了。”

听到外面动静,在卧室里打游戏的安浩钻出来好奇地问。

“还能是谁,还不是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回来了。”

看了眼还没有对象的儿子,杨红梅更是愤愤不平。

原本今年还指着让君泽允给安浩介绍一个富家小姐,这样安浩生活也就有了双重保险。

可她的如意算盘却让安然这突如其来的离婚给打乱了。

“哦!”安浩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就要关门继续打游戏,突然又想起什么拉开了门,“妈,每个月十万块的生活费姐会给我们吧!”

“儿子,你放心,她要是敢不给,看妈怎么收拾她!”杨红梅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的笑容甚至带着些讨好。

此时的安然根本没有心情理会母亲和弟弟,她在盘算自己下一步路该怎么走。

她知道自己的能力,也知道她得罪君泽允,离婚被赶出君家的新闻很快就会铺天盖地。

她要想重新找到一份好工作,只怕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毕竟在本市只怕还没有人会为了她一个小小的律师去得罪君泽允。

安然苦笑了一下,可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得去找工作试试的,否则,她只能饿死!

而且饿死之后,还会被自己的亲妈和亲弟弟敲骨吸髓!

安然翻着电话簿联系着以前对她趋之若鹜的猎头,可无一不是她才刚刚开口,对方就以各种借口挂断了电话。

她苦笑了一下,如今她和君泽允的事情已经传开了,这些猎头都是人精中的人精,怎么可能还会用她?

无奈之下,她只能去各个招聘网站刷招聘信息,可是一封封的简历发出去却无一不是石沉大海。

到最后,她甚至将要求降低到只要是个工作都发简历过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终于收到了几家公司的面试通知。

可是,面试才是安然最担心的环节,这几天她和君泽允以及方含灵之间的各种纠葛的新闻已经愈演愈烈,甚至连续霸占头条好几天了。

如今她心机婊,恶毒女的名声早已经深入人心,不知道发来面试通知的这几家公司看到她的时候会不会立即将她轰出公司。

安然看着镜子里带着鸭舌帽、黑口罩、黑色运动衣包裹的自己,嗤笑自己的狼狈。

这三年来,每每君泽允闹出各种花边新闻,她都会被娱记围追堵截,她以为在面对娱记这件事情她早已经练就了一身的铜皮铁骨,可没想到身份一变,她还是如此的不堪。

“你也知道丢人啊?打扮成这个鬼样子!”安然才刚走出房间门,杨红梅就嫌弃地讽刺道:“我们一家人的脸算是被你给丢光了,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赔钱货!”

安然将杨红梅刻薄的话尽数屏蔽,径直走出了家门。

“你今天是出去找工作的吧?我告诉你啊,找不到工作你今天就别回来了,每个月给我的十万块生活费该交了啊……”杨红梅对着安然的背影喊道,门却在她面前“嘭”地一声关上了。

但就是门刚关上没几分钟,敲门声便再次响起。

杨红梅以为是安然被记者堵回来了,还没开门便呵斥道:“你个讨债鬼,刚才不是脾气还挺大,现在……”

说话的同时,她拉开门,却看见门外一前一后站着两个拿着话筒扛着摄影机的男人。

杨红梅二话不说,直接操起了门后的扫帚,“你们这些死狗仔居然还敢找到家里来,老娘打不死你……”

“我是君天下传媒的记者,姓王,杨女士,您别这样,我是来跟您谈合作的,您看这是定金。”

男人后退一步,从包里掏出一沓现金对着杨红梅晃了晃。

“哦,谈合作嘛,你怎么不早说?快请进。”

看到男人手里的钱,杨红梅脸上的愤怒瞬间变成了谄媚的笑容,连忙将男人请进家里。

“王记者,不知道你说的合作?”

杨红梅紧紧盯着王记者手里的那沓现金,少说也得有两万,应该够给安浩换新的手机和pad了。

“其实就是我们想给安小姐写一个专题报道,需要了解一些关于她的事情。”王磊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意说道。

“这个……”杨红梅有些犹豫,虽然她不喜欢安然,但安然毕竟是她的女儿,安然的名声臭了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处。

“这些只是定金,只要您有我想要信息还有定金两倍的钱会打到你们账户。”

王磊说着,将手中的钱放在茶几上顺手拍了拍,同时,他拿出了一份合同放在茶几上。

“只要签了这个合同,这两万元的现金您现在就可以拿走。”

杨红梅眼珠子转了转,问道:“真的还会再给我四万?”

“当然!”王磊十分肯定的点点头。

然动君心霸道老公强势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然动君心霸道老公强势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然动君心霸道老公强势宠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