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萌宝来袭亿万爹地请回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默菲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默菲 时间:2020-03-25 11:36:56 主角:江辰溪秦司翰

《萌宝来袭亿万爹地请回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默菲大结局

萌宝来袭亿万爹地请回家江辰溪秦司翰

萌宝来袭亿万爹地请回家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江辰溪,这一切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撞见秦司翰被带走,现在也不会惹出这么多麻烦!你必须亲自去弥补你的过错!把孩子要回来,否则就别打算再见到你父亲!”说完,沈怡转身就走。

“沈怡!”江辰溪喊了她一声,可对方并未转身,径直离开了房间。

江辰溪咬了咬嘴唇,眼底闪过一抹烦躁与无奈。

秦氏集团。

三十九层的高楼笔直地矗立在面前,庄重又威严;从上至下全部是黑色玻璃窗,透着一丝神秘与禁欲。

江辰溪还穿着进医院前的孕妇装——一条肥大的针织长裙,脚上是一双平底帆布鞋。

她是偷偷溜出来的,又有些着急,所以并未回家换衣裳,没想到这一路赶来,这身奇怪的装扮让她频频受到各种人的目光洗礼。

也难怪,这条寸土寸金的金融街上,到处可见衣着光鲜的白领精英,她这个看上去有些“邋遢”的奇怪女子,自然会吸引其他人的注意。

秦氏集团的守卫特别严,员工都要刷卡进入,其他访客也需持有特别的邀请函或二维码,像江辰溪这种突然造访的,一般是不予放行的。

所以她很有自知之明地选择在外面等着。

现在刚好是下班时间,员工们陆陆续续从大楼中走出来,江辰溪逐一扫过这些人的面孔,心中焦急。

秦司翰是个工作狂,如果没有应酬,他一般都会在公司加班。

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大楼中走出来的人也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保安关掉了正中央的旋转门,只余旁边的一个小门。

道路两旁的路灯突然亮起,江辰溪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晚上七点了。

她仰头望着三十九楼的某个房间,很巧,里面也在这一时刻点亮了灯,一瞬间照亮了她的眼睛。

他确实还在公司,这样就行了,无论多晚,她都会等到他。

十月的夜晚有些冷了,江辰溪刚刚生产,又穿得很少,这会儿已经冷得直哆嗦。

她搓了搓手臂,在路灯下来来回回的走着,时不时仰头看一下那个亮着灯的窗户,心里又憋屈又无奈。

许多年前,她也曾站在这个大楼下,仰头望着属于他的房间。

可那时的心情,却是甜蜜又幸福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已经完全黑了,一轮圆月悬在天边,洒落一地碎银般的光泽。

金融街附近有家商场,江辰溪本想去那里买一件厚外套应急,可又怕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错过秦司翰,所以左思右想之后,还是选择在这里继续等他。

“阿嚏——”江辰溪揉揉鼻子,发觉头有些晕,便晃了晃脑袋,试图甩掉这股困意。

就在这时,那盏灯突然熄灭。

江辰溪精神一震,连忙伸着脖子向秦氏大楼望去。

果然,不久之后,那灯火通明的大厅中,走出一道熟悉的男人身影。

江辰溪心头一紧,望着他一时间竟然出神了。

这么多年,他的身形一直未变:高大挺拔、气宇轩昂。

秦司翰穿着深灰色衬衫,臂弯上搭着黑色西装,正步伐沉稳地走下台阶。他始终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并未向她这里扫一眼。

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停靠在路边,戴着白手套的司机打开车门,快步绕到另一侧,为秦司翰打开后车门。

时间紧迫,江辰溪连忙三步两步穿过马路,边喊边向那辆车跑了过去,

“秦司翰!等等!”

秦司翰脚步一顿,随后像是没听见什么一样,弯腰进了车中。

秦司翰刚坐稳,车门就被人一把按住,他略微偏头,发觉是一只白皙瘦弱的手。

这只手,他曾经握在掌心里,紧紧地攥着,小心地呵护着,然而此时此刻,他却觉得那莹白的肌肤异常刺眼。

“开车。”秦司翰沉声吩咐司机。

年轻司机站在车门前,有些犹豫:一面是自家Boss,一面是Boss曾经的心上人,他哪个都不敢惹啊……

“秦司翰!你能不能给我几分钟时间?我想和你谈一谈。”趁此机会,江辰溪焦急地恳求。

“小刘,把这个疯女人带走。”秦司翰继续吩咐。

司机无奈之下,只得好声劝道,

“江小姐,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秦总现在不想和您说话……”

江辰溪并不理他,继续央求,

“秦司翰,不管之前怎样,孩子是无辜的,你能不能把他还给我?求你了……”

她不说还好,话音未落,就见秦司翰的眼底闪过一抹风暴,也不知道他从车座上抄起了什么,猛地向她摔过来,怒气十足的双眸中仿佛有两团火焰在燃烧,

“江辰溪!你究竟要不要脸!”

江辰溪被他骂得一愣,身上被什么东西砸中,她低头瞧了一眼,竟然是一份合同,还是她之前和沈怡签的那份两千万的合同……

“秦司翰,你听我说,这份合同并非是你想的那样!”江辰溪想要辩解,可终是语塞,毕竟daiyun这件事的始末缘由,她向沈怡保证过不告诉秦司翰,否则协议作废。

秦司翰冷眼望着她,本以为她会给自己找个借口,却只等来一阵沉默。

心越发地沉了,沉到谷底,冷寂如冰。

秦司翰缓缓地转过头,表情漠然地望着前方,薄削的嘴唇一张一合,

“你究竟是想要回孩子,还是想把孩子送到沈怡手里?你口口声声地说孩子是无辜的,可还不是要拿他换两千万,让他成为沈怡要挟我的筹码?江辰溪,你如果还有一点自尊,就立刻滚出我的视线。”

这番话说得平静无波,可却在江辰溪心底泛起滔天波澜,她愣愣地望着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面孔,只觉得胸口一阵抽搐,痛得喘不过气来。

曾经的深爱,一朝背叛,再无半分情爱。

一瞬间,江辰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身体中溜走了,只余一具躯壳,沉重麻木。

她怔怔地后退两步,脚步如同灌了千斤泥沙。

司机连忙关上车门,小跑着绕过车头,回到驾驶位锁上车门,一系列动作连贯利落,生怕江辰溪再强行阻拦。

 

第五章

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秦司翰,依旧是冷冰冰的面孔,没什么表情,司机小刘轻轻吁了一口气,慢慢启动了车子。

两旁的路灯慢慢后退,在车窗上留下斑驳的印痕,照亮了某些人明明灭灭的眼神。

秦司翰望着后视镜中逐渐缩小的那个女人,心脏像被人攥住,透不过气来。

看来她很需要钱呵……居然刚生产完就从医院跑出来,向自己讨要那个孩子,真是……太可恶了!

可是……

他刚刚站在办公室窗边,居高临下地望着那个不断跺脚移动的瘦小身影,为何又那般心痛?

闭了闭眼,秦司翰强压下掉头回去的冲动,只沉声说道,

“停车。”

小刘听话地将车停靠在路边,狐疑地转头望向他。

秦司翰穿上西装,推门下车,声音透着一丝疲累,

“我想自己走走……你送她回医院。”

江辰溪回到医院就病倒了,高烧不退,人事不省。

沈怡本还等着她带回孩子,没想到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只得愤愤离去。

幸好江辰溪的朋友田夏经常来照顾她,才让她看起来没那么可怜。

三天之后,江辰溪终于醒过来了,她迷迷糊糊地望着坐在床边看书的田夏,诧异地呼唤,

“田……夏?”

田夏立刻抬起头,惊喜地握住她的手,眼中有光芒闪过,

“辰溪!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睡三天了!”

江辰溪只当自己是在做梦,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直到对方板起脸来开始“数落”她,她才意识到,这不是梦。

“辰溪!你简直太不够朋友了!怎么突然就消失了一年,一点消息都没有!要不是我接到电话,说你昏倒了,你是不是还不和我联系呢?”她低头看着面容憔悴的江辰溪,声音突然哽咽,

“你怎么混得这么惨啊?这一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和秦司翰怎么样了?他怎么也不来看看你……”

江辰溪咬紧嘴唇,这一刻,在这个最好的朋友面前,所有的悲伤与痛苦似乎全部集中起来,让她一瞬间红了眼圈。

……

三天前。

秦司翰在夜色中走了许久,等他回到公寓门前时,刚好接到月嫂打来的电话,说那个小婴儿哭闹不止,已经很久了。

这个月嫂是助理找到的,据说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已经做这行很多年了,值得信任。

秦司翰脚步不停地往公寓大厅走,告诉她,

“您和我说这些,我也没有办法。您看着办吧。”

月嫂显然也是很为难的,毕竟这个孩子的父亲是秦司翰,是在商界中执掌一方天地的男人,他的孩子怎么也不能像之前吩咐自己的那样“随便照看几天”。

但凡有点不对劲,她都得告诉对方。

“那让子安去找个医生瞧瞧……”秦司翰换了只手拿手机,又按了电梯按钮,又补充了一句,

“另外,以后孩子有什么事就找子安,让他看着办,不必再向我禀报了。”说完,秦司翰便挂断电话。

子安是他的首席助理,也是联系这位月嫂的人,让他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足够了。

电梯门打开,秦司翰一条腿刚迈入其中,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烦躁地皱了皱眉,一瞧,是个陌生的座机号。

“秦司翰先生是吗?”

“哪位?”

“这里是XX医院,江辰溪小姐发高烧晕倒了,人事不省。之前她生产时留的您电话,我们现在需要通知您……”

不等对方说完,秦司翰已经快步冲出电梯。

很快,车库中开出一辆黑色轿跑,以一个极漂亮的转弯驶出小区。

柔和的月光洒入车中,映得那双攥紧方向盘的手更加白皙干净。

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凸出的指骨,让人无端地感觉到紧张。

“疯女人!刚生完孩子就跑出来吹风,不发烧才怪!怎么不烧死你!”

即便言语恶毒,可秦司翰还是猛踩了一脚油门,这辆高性能跑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在稀疏的车流中飞快穿梭。

即便田夏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江辰溪也没有把所有事都告诉她,毕竟她和沈怡之间有协议,这事关她父亲的生死,不能对任何人讲。

田夏是个聪明人,又十分了解江辰溪,已然猜出她的话有所隐瞒,也知道她是有苦衷的,所以没有再多问什么。

江辰溪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便问起了其他事,

“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医院打来的电话,说你情况很严重,希望有家属能来照顾你。”

江辰溪有些明白了,自己电话薄上除了身在狱中的父亲,就只有秦司翰、沈怡和田夏了。

那两个人是绝对不会来照顾她的,那医院能联系上的人,就只能是田夏。

这一年来,她删掉了所有认识的人,如此闭塞的活着,可终究还是落了个这样的结局。

她的父亲生死未卜,她拼尽全力生下的孩子又没了用处,她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

“别多想了……”田夏安抚般地拍了拍江辰溪,有些心疼地劝慰,

“你现在需要静养,不能再像之前一样跑出去吹风了,要是落下病根就不好了。孩子的事等一等再说吧……”对于这种近似荒谬的事,田夏实在无力思考,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两个当初那么相爱的人,怎么会变成今天这种状况。

江辰溪轻轻叹了一口气,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

江辰溪住院的这几天,沈怡几乎每天都来闹一场,无非是让她去要孩子。

起初,江辰溪还会支开田夏和她分辨几句,可沈怡一直不依不饶,说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田夏撞见了一次,从那以后就不许沈怡再靠近江辰溪,哪怕对方威胁恐吓,她也会一扫帚把对方拍走。

江辰溪心里又痛快又无奈,还有些担心,她生怕沈怡恼羞成怒对自己父亲下手。

大概是医院也看不过去这种闹剧了,在江辰溪病情稳定之后,就让她办理出院手续。

 

第六章

就这样,田夏把江辰溪带回了自己家,这样也方便她照顾。

“田夏,我还是回自己家吧,这些天已经很麻烦你了……”

“你如果把我当朋友,就别说这些没营养的话!”田夏把行李箱丢进后备箱,返回头又把江辰溪塞进副驾驶,随后关上车门。

启动车子,田夏转头望着江辰溪,表情认真地问她,

“如果现在出了事的人是我,你难道会袖手旁观,把我自己丢回家,看我自生自灭吗?”

江辰溪嘴唇翕动了几下,没说出话来,眼圈又红了。

“好啦!月子里不能哭!我们现在回家!”田夏对她眨眨眼,眼睛里却也有水花浮现。

直到这辆车驶离医院,离他不远处停靠的某辆黑色轿车才缓缓启动,助理孟子安转头对后座的男人说道,

“田夏小姐的公寓离咱们公司不远,治安也很好,比她租的那个房子条件好多了。”

秦司翰“嗯”了一声,转头望着车窗外,不再说话。

“另外,那个……”孟子安斟酌着如何称呼那个小婴儿,

“您要不要给小宝宝取个名字?”

秦司翰蓦地抬眼,淡漠的目光吓得孟子安连忙解释,

“这样也很容易称呼……”

因为要在医院照顾江辰溪,田夏之前请了几天年假,如今出院了,江辰溪就不能再让她陪着自己。

幸好她状态不错,不需要人整天照料,田夏也能放心地回去上班。

每天早晨,田夏都做好早餐才匆匆去上班,中午也会为她点好外卖,江辰溪说了几次自己能做这些,可都被田夏拒绝,只好默默地为她做些其他家务活,这样心里也能舒坦些。

就这样过去了一周,日子虽然平淡,可江辰溪的内心却无比煎熬,因为她的父亲还在狱中,并没有放出来。

她知道沈怡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她处心积虑有了秦司翰的孩子,不料鸡飞蛋打,到手的孩子被夺了去,又不能向秦司翰发泄,只能将怨气全部丢到自己身上。

江辰溪越想越头疼,索性低下头,把脸埋进手心里。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江辰溪慢慢抬起头,毫无生气地拿过手机一瞧,是个陌生号码。

“您好,哪位?”

“江小姐,我是刘忻,秦总的助理。”

江辰溪诧异地挑眉,不知为何,她竟有些心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刘忻语速有些快,表达的意思却清晰明了:小宝宝丢了。

江辰溪一听就急了,“什么叫小宝宝丢了?”

刘忻快速讲明了原委,江辰溪沉默下来,心里又焦急又酸涩。

“江小姐,孩子是不是在您那里?”刘忻试探着问道。

他早上接到亲戚打来的电话,说是孩子不见了,连忙撂下一切事,急匆匆地赶到公寓。

本想调取监控录像,却发现昨晚被人弄坏了,一看对方就是有备而来。

“保姆说昨晚有人敲门,她刚一开门,就被对方迷晕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小宝宝已经不见了。我想,是不是您……”

“不是我!”江辰溪打断了他的话,

“你把这件事告诉秦司翰了吗?”

“没有……”刘忻停顿了一下,有些为难地回答,

“这个保姆是我的亲戚,她没照看好孩子,我不敢告诉秦总,所以想先找到孩子再说。”

江辰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越发地肯定了心中猜测,便告诉他,

“孩子应该是被沈怡带走了,你可以去问她,如果搞不定,你就告诉秦司翰吧,让他解决。”

这两天沈怡没来烦自己,想来是在策划什么,看样子她打定主意要夺回那个孩子了,毕竟有了他,才能获得进入秦家的筹码。

挂断电话之后,江辰溪呆呆地坐在床上,有些烦闷。

按理说她此时应该高兴才对:沈怡得到了孩子,完成了心愿,这样才会放过自己的父亲。

可是……她心里为什么这么不舒服,空落落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那个在她肚子里生活了数月的胎儿,那个从出生后并未看一眼的婴孩儿,她从不敢和他有任何交集。

每每他在肚子里乱动,她都不敢和他说一句话,她怕会依赖这种感觉,怕自己到时候舍不下他。

甚至,她都不知道他的性别,是男还是女……

真相比想象中来得更快,刚过中午,沈怡的电话就打来了。

江辰溪吁了一口气,才接通电话,想着对方是不是告诉自己要放过父亲。

谁知对方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数落,

“江辰溪!你生的这叫什么孩子!哭哭啼啼的烦死了!吵得人头疼!”

“沈怡,孩子果然在你那里。”

“那是自然,我还要用他嫁给秦司翰呢,怎么能不夺回来!”沈怡洋洋得意,可下一秒又恢复了先前的烦躁,

“你快过来一趟,看看这孩子怎么回事!烦死了一直哭!再哭我就把他丢进厕所里!”

“你疯了吧!他只是个小婴儿,他懂什么!”

“他不懂,你懂!所以你赶紧来我家!”

“喂!你别伤到孩子……”

嘟嘟嘟,不等她说完,沈怡已经挂断了电话。

江辰溪在房间里焦急的绕了一圈,没办法,她只能穿戴整齐,急匆匆地出了门。

她对沈怡的住所很熟悉,怀孕这几个月没少来这里,所以直接打车到了悦岚家园。

房门没锁,江辰溪推门而入,刚走进来就听见婴儿哇哇大哭的声音。

江辰溪心头没来由地一痛,快步走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是一间客房。

房间里布置得很简单,地中海风格的衣柜和床,那个小婴儿就躺在双人床的正中央。

房间里空无一人。

江辰溪快步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抱起孩子,仔细地端详着他。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孩子,那种感觉又新奇又难过。

新奇的是,那个在她肚子里又踢又踹的小胎儿,居然是现在这个模样?难过的是,这么一个粉嫩嫩的小婴儿,居然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哟!你来得倒是快!”沈怡的声音适时响起。

萌宝来袭亿万爹地请回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萌宝来袭亿万爹地请回家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萌宝来袭亿万爹地请回家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