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冷宫凰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凌雪薇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凌雪薇 时间:2020-03-25 11:14:43 主角:凌雪薇沈羲遥

《冷宫凰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凌雪薇大结局

冷宫凰妃凌雪薇沈羲遥

冷宫凰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不一会儿儿,皓月回来了:“小姐,我问过了,是二少爷凯旋了。”

我猛地站起身:“二哥回来了?”脸上绽开笑容,却有泪滑过。

“娘娘,张总管来了。”我正坐在红木圆桌边品尝皓月新做的桂花糕,玉梅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一旁的皓月喝道:“慌什么,如此没有规矩。”

我不在意地笑着:“哪个张总管啊?”

“回娘娘,就是皇上身边的内侍总管。”玉梅已平缓了语气答道。

“我知道了,下去吧。”我饮了口茶,对着皓月不急不缓地说道:“皓月,这乌龙要从第二道开始喝,头一道就弃了吧,下次记得。”

“小姐,在家你从来不喝乌龙的啊。”皓月忙端下。

“在宫里不能和家里比。不过,这乌龙越喝越香呢。你先去看看张总管来有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儿,皓月手中捧着一个朱漆盘子,上面用明黄的丝帕盖着,她身后玉梅的手上也有同样的一个。皓月喜道:“小姐,皇上请小姐同赴今晚的宴会。”

我上前揭开皓月手上托盘的黄丝帕,是一套做工精致的衣裙。皓月轻轻抖开,朱红色的丝绢底料上,用金丝银线绣成百鸟朝凤的图案,又有各色珍珠宝石镶嵌其中,做成百鸟的眼睛。

“真漂亮,太漂亮了!”皓月不停的赞叹着。

我没有说话,走到玉梅身边,揭开她手上托盘的丝帕,一瞬间,我的眼前金光四射——是一顶凤冠,金制的凤鸟口中含着一颗翡翠明珠,垂下三缕金丝绦,底端缀着红宝石。凤鸟的翅膀上全是珍珠串。盘中,还有精美的钿花、金簪等佩饰。

我能想象得出这身行头穿上是什么效果,可这本就应属于我的东西为何现在才拿来?

如果今天的晚宴不是为庆祝二哥凯旋,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见到吧!我拿起一枚金簪在头上比了比,细致的玉兰雕刻与我身上的淡青色绣堇兰图的衣衫很相配。

我在镜中看了看,又把金簪放回盘中。

“小姐,我这就帮你穿戴起来吧?”皓月的眼睛闪着光:“小姐穿上它一定比那些什么宫妃都美。”

我摇摇头:“皓月,你去回了张总管,就说我今日淋了雨有些发热,不能去了。请他回禀给皇上,恕我违旨之罪。”

“为什么小姐?”皓月惊呼出来:“别的不说,今日可是为二公子凯旋专门设下的宴会,老爷和大公子肯定会来,难得的机会可以见一面啊。”皓月有些急了。

“我答应过皇上的。”我闭上眼:“就该信守这诺言。你去吧。”

皓月咬咬嘴唇还是带着玉梅走了出去。其实,我心中何尝不想见到父亲和兄长,可是,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他“不与任何人接触”,就不能食言。更何况,我知道他心底是根本不想让我去的,我又何必讨嫌呢。

不一会儿儿皓月回来了,手中还是那个盘子。

“不是让你回了张总管么?”我瞧了一眼,有些不悦地说道。

“张总管说,皇上已经吩咐过了,如果小姐不去,这衣服首饰还是赐给小姐。”皓月轻轻地说。

“那就收起来吧。”我重新坐回到桌边,吩咐蕙菊,“上茶。”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紫樱的服侍下更衣,小禄子面带喜色匆匆跑来通报:“娘娘,皇上来了,快到宫门口了。”

紫樱手一颤,那手中的锦缎就流出一道柔和的光。

“娘娘,要不要奴婢重新给您拿一身宫装?”

我微微侧身从镜中看着自己,一身家常简单装扮,头上只插有一只金簪,还不如自己在凌府的穿着。

“娘娘。”紫樱没有等我回答,就拿来一身樱粉的丝锦宫装,蕙菊在一旁正忙着找出与之相配的首饰。

我笑了一下,问道:“你们都忙什么啊?”随手拿起桌上的绢帕:“皓月,昨晚我跟你说的都办好了么?”

“小姐放心,您的琴早拿到九曲长廊的烟波亭去了。”皓月笑着拿起月白的披风为我披上:“早上风凉,小姐小心点。”我微笑着自己系好,在紫樱诧异的眼光中向外走。

“娘娘!”紫樱突然走到我面前:“皇上就要来了,娘娘怎么要出去啊?”

我摆摆手,侧了头问她:“紫樱,皇上为什么要来坤宁宫啊?我想不到理由。所以……”

我轻笑着,看着正向这里走来的垂头丧气的小禄子。

“皇上只是路过而已,他不会进来的。”我笑着说。

“娘娘,皇上刚才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小禄子进来跪下,有气无力地说:“奴才该死,误报了。”

我让皓月扶他起来才道:“我已经料到了。不过,我也并不盼望着皇上来。”说完,我走出殿门。

他来这里看了一眼,为什么呢?是因为昨晚我没有奉旨前去赴宴么?可是,我是料想他不愿让我去的啊。轻轻摇摇头,嘴角浮上若有若无的浅笑。不想了,不想了啊。

九曲长廊是先皇为其宠妃全贵妃所建,尽头是烟波亭,长廊傍着西子湖,西子湖水是从前面的飞龙池引来的,湖上遍植荷花,每当荷花绽放,实乃人间绝景。据说,当年先皇很喜欢与全贵妃来此赏荷。可全贵妃生下四皇子后就撒手西去,先皇也就再不来此处了。先皇驾崩新帝继位后,在飞龙池上修建了金碧辉煌的栖凤台,以后九曲长廊就更鲜有人来,毕竟这里地处御花园深处,皇帝不来了,宫人们更不会来。

如今的宫妃们都喜欢去那栖凤台,那里可以常常见到皇帝。渐渐地,九曲长廊几乎没有人打扫,落叶凋花凄凄,甚是清凉。所以,我才选择了在这里抚琴。

我不想违背对他的承诺,可是坤宁宫后的小池塘,实在让我奏不出更高远的曲子。这里没有人来,风景也好,正合我意。

我坐在烟波亭中,看着西子湖粼粼的碧波,轻轻叹了口气。

一旁的皓月忙上前:“小姐,是不是哪儿不好啊?我已经吩咐小喜子小福子他们好好打扫过了,可是要全都打扫下来,还得颇费一番工夫呢。”

“不是的,皓月,我只是感叹这么美的地方却被人遗忘,或者说是刻意回避开,这是多么可惜又可悲的啊。”

我将手轻轻搭在白玉栏杆上,闭上眼睛,让风吹拂着我的头发,想象着这里当年的盛景——一定是衣香云鬓环绕,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只是现在,因着一个宠妃的离去,因着一个新的帝王的漠视,被人无情地遗忘了。有些像我自己吧,完成了所谓的使命,就被所有的人忘记。

我浅浅地笑着,返身回到亭心,弹奏着一曲《西洲渡》。皓月焚起淡淡的檀香,我整个人沉浸在西洲渡的悲凉之中。

“小姐。”是皓月的声音。我抬起头,手却没有停下。

“小姐不开心么?”皓月的脸上有一层忧虑。

我报以释然的一笑:“没有。你别多想了。”回首,继续弹着。

过了许久,反复地弹了很多遍,直到自己觉得有些累了,才让小福子小喜子先将琴抬回坤宁宫,留下皓月和馨兰,陪着我坐在烟波亭中话话家常,听她们说说宫里的一些趣闻。

“现在宫里最得宠的要数柳妃了。”馨兰见我不在意,也就放开胆子说着些她知道的事,“听说皇上一连半个月都只要她一个人侍寝,很是荣光呢。”

“是么?那一定是个美人了。”皓月吃惊地说道。

“皇上说她是弱柳扶风之姿呢。不过我没有见过啊。”馨兰感叹着,“听说,这柳妃是中书侍郎柳大人的千金。”

我开口道:“她当初没有进宫时,就已经艳名远扬了,听说到柳大人家提亲的人不下百位。”我笑着,惊讶自己怎么也会讲起这些俗事。

“是么?小姐,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曾听府里的丫头们说起过。”皓月想了想,说道:“还听说这柳妃作得一手好诗呢,是位有名的才女。”

“难怪皇上喜欢她啊。”馨兰也点点头,“不过娘娘,馨兰还是觉得,不管这柳妃有多美、有多好的文才,都一定比不上娘娘您的。”

我报之一笑,没有说话。

“就是啊,小姐,她们有谁能比您好呢?您的文才才是天下第一呢。”皓月说。

我看着她,沉下脸来说:“不能这样说,皓月。”

“怎么不能?”皓月反问了一句,“小姐。你的文才连大公子和三公子都很佩服呢,他们可都是金榜题名的状元郎啊。”

“那是哥哥们自谦了。”我匆匆地说完,不想在此纠缠,站起身,“回去吧。快晌午了,也许会有人来呢,被看见就不好了。”

馨兰走上前帮我抚平衣裙的褶皱。皓月的手伸进衣袋中要拿什么,突然“呀”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我回头问。

“小姐,您昨个儿写的那张薛涛签不见了。”皓月的脸色有些慌张。

“你不是收起来了么?”我平静地看着她。

“昨个儿忙着应付黄敬了,晚上又有御旨,一乱就随手放在了衣袋中,可现在不见了。”皓月急得快哭出来。

“丢就丢了吧,不过一张签一首诗,又没有什么不敬之词,没事的。”我回忆着那首诗,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便拉了皓月的手:“快回去吧。”

“可是小姐……”皓月还要说什么,我用微笑着示意她什么都不用说了。

可是,心中却有些隐隐地不安,说不上来什么原因。

 

第五章

大羲朝彰轩七年,镇西大将军凌鸿翔大败匈奴凯旋而归,彰轩帝大加封赏并命其统帅三军。一时间,皇城里到处传言凌家势力盖了天了——

作为朝臣,文至宰相,武及将军,又有号称“天下第一商”的小儿子在民间,且女儿贵为皇后……随之,凌府门前车水马龙,每日都有王公贵族、达观显贵造访。我听得消息,心中忧虑,可是又不能见到父兄,几日里寝食难安。

皓月见我忧虑乃至不思茶饭,也为我担忧,每日里会特别做些精致可口的吃食。可是我就是吃不下,总是思索着怎么能和父兄联络上,告诫他们要小心谨慎。烦忧难耐时,我就一个人抱着琴去烟波亭,试图驱走心中的波澜。

一个清晨,我一夜几乎没睡,早早地到了烟波亭,心乱如麻。

“小妹,你的琴声还是这样动人。”一个声音响起,那么熟悉,我惊诧地转身,是二哥!

“二哥。”我轻声叫出,眼睛模糊了。

“臣,参见皇后娘娘。”二哥笑着跪拜下去。

“二哥,这里又没有什么人,何必这样呢。”我连忙扶起二哥。

“不不,这是应该的。你现在已经是皇后了,我就是臣子啊。”二哥仔细地打量着我,眉头一皱,“小妹,你瘦了。”

我的眼泪一下子流出,二哥慌忙为我擦着,就仿佛小时候每次我哭泣他哄我那样。

“怎么了妹妹,是不是在这皇宫中过得不如意?”二哥的脸色变了,“谁敢欺负我的妹妹?”

“二哥。”我破涕而笑,“你的妹妹可是皇后呢,有谁敢啊?”

二哥也笑了,“我就说嘛,凭我们凌家的威名,哪个宫妃敢为难你?更何况,你是皇后。”

哥哥笑着坐在亭中的大理石雕花圆墩上,“妹妹,那日的晚宴怎么没来?风寒好了吗?”

“好多了二哥。”我也笑着坐下,心中却十分诧异,“二哥怎么能够进宫的?”

“你出嫁时我还在西疆征战,那日也没有见到你,此次班师回朝,便奏请皇上恩准见上妹妹一面。”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皇上对你好么?”哥哥问道。

我却不知怎么回答,不置可否地笑笑:“挺好的。”

只能用谎言来回答这个问题了。

“那就好。”哥哥大笑着站起来,“我的妹妹国色天姿,哪个男人能不爱?我们凌家如今还有哪个敢小觑?”他的脸上是骄傲。

“二哥。”我拉着他的衣袖让他坐下,“皇上真的让你统领三军了?”

“对呀。这是你哥哥应得的。”他的神情是那么的意气风发,那么的自信。

“什么时候?就在那天晚宴上。”

二哥有些奇怪地看着我。

“二哥为何不力辞呢?”我低了头轻轻地问道。

“什么?这可是我应得的呀。”二哥不解地看着我,“小妹,你可知道我这次差点就回不来了么?战场上的惨烈是你看不到的。皇上在京城里无忧无虑,可是,哥哥为了这分无忧拼上的可是命啊。这么多年多少场zhanzheng,哪次不是我舍命拼死赢下来?不然,这京城哪会有这般安宁。你不懂,你不懂。”

二哥摇摇头,满是无奈。

“二哥,也许薇儿不懂那些战场上的硝烟。可是,如今二哥你被加官晋级,我们凌家的势力也就随之大涨,这样下去,皇上虽不会忧心边疆,却会忧心凌家的。你也知道,皇上一向和爹爹的关系不是很和睦,我嫁进宫来后才好了一些,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如果臣子功高盖主,主子还能不欲除之?”

我站起身,看着二哥阴晴不定的脸,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和盘托出,“二哥,妹妹知道你不甘心,可是为了我们凌家以后荣光长在,你也得把这个三军统帅辞了啊!”

二哥没有表态,也什么都没有说。

我继续说:“二哥,你真的以为妹妹在这宫中如外界所说那样吗?妹妹是皇后不假,可是都这么久了,妹妹连皇上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每日的吃食都是让皓月她们在小厨房里做的,皇上心里根本就是恨我们凌家的。”

“你说什么?”二哥噌地站起身,“你说你连皇上是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

我很随意地点点头,浅笑道:“二哥,妹妹不在乎,这样其实很好,不用卷进宫廷争斗中,不是很好吗?妹妹那么爱静,这样的生活是最适合妹妹的了。只要我们凌家好,妹妹就知足了。”

我眼泪掉下来,却给了二哥一个笑容,“二哥,父亲他年事已高,就别说起我在宫中的境况,只说一切安好就行了。”

二哥沉默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小妹,为了我们凌家,委屈你了。”二哥突然拜倒,我慌忙中去扶,二哥却不动,“为兄的想得不够长远,父亲也没有想到。小妹,你就受我这一拜吧。”

“哥你快起来。”我手上用力扶起哥哥,“去坤宁宫喝口茶吧,二哥。”

“不了小妹,哥现在就回去写辞表。”他给了我一个温暖的笑容。

我点点头,“二哥,其实真正委屈的是你啊。”

我一人回到坤宁宫,心中微凉,为二哥,也为自己。这一别,何日才能再见到他们啊?今日竟也没有问问父亲母亲好不好,大哥怎样,三哥有没有信儿,就这样匆匆地让二哥走了。

我依在坤宁宫院里高大的桂树下,手轻轻抚摸着粗糙的树皮,微微的有些疼。

“小姐,您可回来了,见到二公子了么?”皓月在殿阁内看见我,忙迎出来。

我点点头,不说话。

“小姐您怎么哭了?”皓月拿出丝帕为我拭着,眼中满是心疼。

“没事,皓月,就是有点儿想家了。”我勉强笑着,“进去吧,我有些饿了。”说罢,我向殿内走去。

皓月的声音再次响起,是迷惑,“小姐,你的碧玉木兰簪呢?”

我伸手一摸,发髻上只有几枚簪花。心下一紧,那碧玉木兰簪是我进宫前母亲给我的,还是她当年的陪嫁呢,弄丢了可怎么是好。

我定定神,“皓月,你快带着小福子小禄子他们,还有馨兰玉梅她们一起去找,应该就在九曲长廊上。”我心中想,定是刚才哥哥猛地拜下我扶他时掉了。

今晨,自己只松松地挽了个髻,定以几枚簪花,看看又觉得太过简单,还不如宫女的装扮,才拿出碧玉木兰簪来戴的。不曾想,一直珍惜不戴的,一戴就丢了。

看着皓月带着他们出去,我慢慢走到小池塘边,坐在长凳上,长出一口气。那簪子一定找得到的,那里根本不会有什么人去,而且就这么一会儿儿的工夫。哥哥那边的事也算解决了,想必哥哥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也会转达给父亲的,这样我们凌家就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危机。

我拨弄着池水,有锦鲤游来在指边游来游去,还有几只大胆的啃我的手指。我笑起来,看来我这个不受宠的皇后连累了这些名贵的锦鲤,都没有人再喂它们了。

我转身回到宫中,在小厨房里找了些馒头,跑去池边,仔细地撕好搓成细碎的小球,投喂给那些锦鲤。

白色羽纱的裙子被池水沾湿了我也不顾,席地而坐,手撩着池水,逗弄着那些因食而来的锦鲤,快乐得像个孩子般。

忘记一切烦恼,忘记凌家的荣耀,忘记我是皇后,甚至忘记这里是坤宁宫,多好。

簪子没有找到,这让我心中难过了很久。太监黄敬也带来了我想要的消息,二哥真的听了我的话,辞了三军统帅的头衔,皇上为此赐了他钱帛和府宅,连称他忠心耿耿。

 

第六章

看来我的猜测没错,皇上并不是真心要把三军交给二哥的,应该只是一次试探吧。凌家总算躲过了一劫,我的心也放松了下来,

几天里恢复了胃口。皓月很是高兴,每日的吃食都有新花样。只是那簪子,怎么会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应该是被什么人捡走了。这至少说明,烟波亭还是有人去的。为此,我让小喜子小荣子在烟波亭上挂了白色的羽纱帘帐。

一日,我正在绣一副大漠如烟图,蕙菊走了进来,踟蹰了半晌才道:“娘娘,方才宫里传闻柳妃已有身孕了。”她顿了顿再道:“还说皇上很是开心,赐了她很多珍宝呢。”

我刚刚开始绣,取材是二哥以前讲给我的西域风光,此时身边满是各种颜色的细丝线。听到这话时,我的手停了一下,浅笑着说:“皇上能一连半个月宠幸于她,有了身孕也不足为奇。而珠宝,”我继续手上的绣活道:“皇上富有四海,奇珍异宝数不胜数,柳妃怀的是皇上登基来第一胎,没有为此晋位,我还觉得奇怪呢。”

“小姐,若是这柳妃真的能生下皇嗣,那我们的日子就更不会好过了吧。”皓月担忧地说。

我没有停止手上的飞针走线,只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来,“你觉得,我们还会比现在过得更差吗?”

皓月抿了唇不说话,但脸色却微微尴尬起来。

我没有再说什么,知道皓月的担心,思绪也回到两日前。

那日清晨我去了烟波亭,晌午时分才回到坤宁宫。一进宫门,只见他们个个垂头丧气,平日里脸上常带的笑容全不见了。

皓月引我回去西暖阁,馨兰端上八宝红枣茶,却不退下,只在门边踟蹰。

“怎么了?”我饮一口,发现茶水略烫,不由微微皱了眉。馨兰在茶水上很谨慎,端给我的必定是温度刚刚好的。如此,只能说明宫里出了什么事。

“回娘娘,今日柳妃娘娘过来了。”馨兰轻声道。

我“唔”了一声:“那又如何?”

“柳妃娘娘她,”馨兰话未说完,便被进来的蕙菊打断了。

“柳妃娘娘说皇后娘娘入宫这么久,她一直没有来拜会,今日特意前来呢。”蕙菊撤下桌上的茶水,重新换上一盏碧螺春。

皓月诧异地看一眼蕙菊,“怎么可能?她会突然这么知礼数了?”

我横一眼皓月:“怎么说话的!”

皓月忙噤声。

我朝蕙菊温和一笑:“本宫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本宫想歇一歇。”

待她们都退下,我叫住走到门边的蕙菊,“本宫有些饿了,你去备些点心来。”

不多时,蕙菊便端来四样小点,我拿起一块佛手酥递给她,“说吧,今日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的,娘娘。”蕙菊接过那酥,轻声道。

我的面上浮起一丝无奈的笑容:“柳妃正当宠,而我这个皇后,恐怕任谁都知道不过是皇上权宜之下娶进宫来的,根本不会得宠。”我停了停,取过茶盏饮一口:“所以,一个正当宠的妃子,怎么会去向一个有名无实并被皇上厌弃的皇后请安呢?”我盯着蕙菊躲闪的眼睛道:“更何况柳妃一向清高自傲,有时仗着得宠连皇上的话都敢违背一二,她来向我请安,我连做梦都没想过。”

蕙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娘娘,奴婢欺瞒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我扶她起来,声音温和:“我知道你是怕我生气,说吧,她今日都来做什么了?”

蕙菊搓了搓手,轻声道:“娘娘今日一早便出去了,奴婢们正在打扫,一回头就见一位宫妃站在院中,忙向她请安。她身边的宫女叫我们起来,又问娘娘在不在。”

“你怎么说?”我问道,毕竟沈羲遥并不允许我出坤宁宫。

“奴婢说娘娘去了明镜堂。”蕙菊答道:“那位宫妃只是点点头,就带着宫女在坤宁宫院子里前前后后的转。”

我微微皱起眉头,柳妃此举算是僭越了。

“奴婢当时不知她是谁,只知坤宁宫没有娘娘许可,其他人等不得乱闯乱逛,见他们又要进正殿,便拦住了他们。”蕙菊说到这里眼睛微微有些发红,“小福子与奴婢拦住那位宫妃,说娘娘不在宫中,还请她先回去,待娘娘回来再来请安。不想她身边的宫女却发起火来,问我们认不认得眼前人是皇上最宠爱的柳妃娘娘。还说宫里没有柳妃娘娘不能去的地方。奴婢们只能磕头,却不能让她进去正殿。”

我递给蕙菊一盏茶,她道了声谢喝了,继续道:“奴婢几个跪在正殿门前拦住他们,柳妃娘娘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冷笑。奴婢们怕极了,她身边的几个宫女上来拉扯我们,我们死死抓着门槛不动。那几个宫女还踢了我们几脚。”

我的手一颤,柳妃此举,完全是没有将我放在眼中,可是,她又怎么会将我放在眼里呢?

“然后呢?”我极力让声音平静。

“可能是见奴婢们一直死死拦着,柳妃娘娘觉得没意思,便让他们都退下,一个人站在门口朝正殿里看了会儿,便带人走了。”

我舒了口气,生怕他们又遭什么折磨,但心底却也是不甘的。再如何,我是皇帝不得不迎娶的皇后,哪怕他再不愿意,也得看着我堂堂正正从乾坤门走进来。论出身论尊贵我都远胜于柳妃。她不过是仗着皇帝的宠爱便如此跋扈,一点不将我与我背后的势力放在眼中。要么,是她太狂妄,要么,便是她有了其他可与我抗衡的筹码。

想到这里,我不由握了握拳,难道……

蕙菊见我神色不郁忙道:“娘娘别生气。”

我叹一口气,朝她抱歉道:“是我不好,你们本该是这宫里最受人敬畏的坤宁宫宫女太监。但我空顶着这皇后的称号,其实一点用都没有,还连累你们受委屈。”

“娘娘快别这么说!”蕙菊忙道:“娘娘对奴婢们的好奴婢们不敢忘,便是为娘娘死也甘愿。再说这算什么委屈。”她迟疑了一下,“娘娘并不是无宠,而是不争。以娘娘的美貌才情,这宫里哪一个妃嫔能比得去?”

我笑一笑,却摇摇头,才情和美貌,虽然是得宠的资本,却不是得宠的绝对啊!我虽骄傲与自己的出身,却也因这出身,注定不会被皇帝所喜。

“不说这个。那么今日,柳妃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了?”我问道。

蕙菊仔细想了想道:“是没说过话,不过她临出坤宁宫宫门时,奴婢隐约听到她跟身边那个宫女说了句什么。”

“什么?”我突然有些紧张,仿佛这句话将十分重要。

“嗯,她说‘你们方才那样真是给本宫丢脸。难道本宫非要进去不成?待本宫产下麟儿,这里还不就是本宫的了。’”

我心一沉,看来自己的猜测多半是真的了。

自那一日起,我想着很快应该会有柳妃有孕的消息传来。可是却没有丝毫动静。终于,在今日,这消息放了出来。

“小姐,”皓月见我出了神,以为我在感慨今时今日的境遇,低低唤了我一声。

我见她满眼的担心,叹了口气道:“皓月,你是怕万一柳妃产下皇子,会对我取而代之么?”

皓月没有说话,只是为我端上一杯大红袍,我轻轻吹了吹上面的浮叶,细瓷白莲茶碗刚送到嘴边,又放下,“皓月,你放心,我不会让凌家出一个废后的。”

说完,才轻啜了一口,有点微微的苦。又抬头看了一眼蕙菊,“宫中别的妃子可有什么说法?”

冷宫凰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冷宫凰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冷宫凰妃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