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奇门弄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醉听风吟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醉听风吟 时间:2020-03-25 11:10:44 主角:秦奋

《奇门弄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醉听风吟大结局

奇门弄宝秦奋

奇门弄宝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秦奋回到宿舍之后,心中忽然清爽了许多,四年的感情,最终在柳姗姗的出轨下化为乌有,想想以前整天围在柳姗姗跟前,让他往东,他便不敢向西,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围绕在柳姗姗跟前,简直是太窝囊了,堂堂七尺男儿,应该换一个活法了。

秦奋使劲晃了晃脑袋,将从前的一切彻底抛却,然后盘腿坐在床上,开始默念三清诀,演练与之配套的拳法。

秦奋怎么都没想到,刚才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竟然被自己随意一拳就击飞,这也进一步证明,秦奋并不是做梦,而是真正得到了一个旷世奇缘。

与此同时,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已经炸了锅。

沈家的的大少爷莫名其妙的昏倒,可是在医院抢救了半天之后,竟然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院长何中平带着内科主任张立峰,满脸紧张的给沈强检查。

“何院长,我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沈世杰看到满头大汗的何中平,担心道。

何中平心中一紧,这沈世杰可是东昌市首屈一指的人物,可得罪不起。

“沈董,您先不要着急,这是我们医院内科最权威的主任张立峰,先听听他怎么说?!”何中平扭脸指了指还在检查的张立峰。

张立峰听到这话,不由心中暗骂,沈世杰可真是鸡贼,这种一点生病迹象都看不出的昏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实在是无从下手。

“沈董,刚刚为贵公子做了全身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血压正常,而且大脑供血也没问题,按道理不应该出现昏厥的。”张立峰硬着头皮说道。

“你说什么?!没病,我儿子能平白无故的晕倒吗?!”沈世杰有些愠恼道。

看到沈世杰脸色变化,何中平和张立峰当即心中一阵紧张。

“沈董是不是贵公子这段时间营养不良呢?!”张立峰紧张兮兮的问道。

“你说什么?!我沈家难道连饭都吃不起吗?!我沈家刚刚给医院捐了三百万,你们竟然这么无能,我儿子要是有个三张两短,我跟你们没完!”沈世杰还未开口,身后的一个中年妇女就叫了起来。

这个中年美妇正是沈世杰的老婆刘璐,她可不是什么善茬,平时刁钻惯了,眼下看到自己的儿子处于昏迷中,当即开始暴怒。

何中平和张立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不敢答话。

“何院长,虽然我老婆说的有些不好听,可是事实却是如此,如果我儿子有什么闪失,这个责任,你可是担不起。”沈世杰再次冷道。

何中平一个踉跄,他知道沈世杰的实力,到时候若是真出现了什么问题,他这个院长被免职都是轻的了。

可是眼下,他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心中不断的骂娘,这沈强昏倒就昏倒,怎么一点异样都查不出来。

“你现在就去请赵老过来,眼下或许只有赵老能治了。”何中平低头思索了一阵之后,终于抬头对张立峰说道。

赵老赵一鸣,乃是东昌市首屈一指的中医,正是医院的客座教授,现在西医治不好,只能试试中医了。

张立峰听到这话,当即有些不爽,他从上学就学习中医,而且还出国留学四年,深入研究西医,平时很是傲气,从骨子里就看不起中医。

“院长,我觉得中医根本就是招摇撞骗,还是相信西医的好。”张立峰不悦道。

这张立峰乃是海归,加上西医技术确实不错,是他花重金聘请过来的,所以多少也得给对方几分面子,当下压抑心中怒气,说道:“你现在还有办法吗?!”

“院长,我怀疑是神经系统出现问题了。”张立峰小声在何中平耳边说道。

本来担心沈家人听到,可是还是被听到了。

当即,刘璐怒道:“你神经才有问题,你全家都是神经病,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滚出这个医院?!”

面对怒不可歇的刘璐,张立峰吓得已经,脸上憋得通红。

“赶快去给我找赵老!”何中平深怕对方真做出什么事情,急忙对张立峰喝止道。

张立峰如蒙大赦,急忙跑出了病房。

这时,先前跟在沈强身边的保镖,有些胆怯的走到沈世杰身旁,然后在耳边低语几句。

沈世杰脸色一变,瞬间怒道:“你们这群饭桶怎么不早说,现在就去给我找人!”

两个保镖吓得一哆嗦,急忙转身离开。

话分两头,秦奋在宿舍内将拳法演练了不下五遍,直到大汗淋漓,才开始默念三清诀,顿时身上的困乏之感完全消失,待到一脸满足的睁开眼后,这才发现伴随着汗液,竟然出现很多污浊的东西,原来这三清诀还可以帮助他清理体内污浊的功效。

秦奋随便穿了一件汗衫,然后拎起洗漱用品离开宿舍,向着学校的澡堂子走去。

就在秦奋洗澡之际,一辆保时捷黑色商务车已经进入校园,停在了男生宿舍前,瞬间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半个小时之后,秦奋满足的从澡堂出来,一身轻松的来到宿舍楼下,远远望去围观的人群之后,心中同样充满了好奇。

可是当看清楚豪车边站着的两个人之后,顿时露出一丝怒色。

“秦奋,我们老板有请!”其中一个保镖看到秦奋之后,急忙拦住他的去路,冷声道。

一些学生看到这豪车是来接秦奋的,当即有些惊讶,全校学生基本都认识秦奋,因为他经常在学校食堂勤工俭学,也算得上是名人了,只是现在没想到一身穷酸样的秦奋竟然认识这么有钱的人。

“哦,原来是你们这两条狗啊,我不认识你们老板,我也没心思跟你走,请回吧。”秦奋说罢,就要向着宿舍楼走去。

“哼,一个刚被戴绿帽子的穷学生,跟我们摆什么谱,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其中一个保膘怒道。

“哗……”

围观的男女学生,顿时发出一阵唏嘘,他们知道,秦奋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可是听到这话,顿时疯狂了,有些人竟然发出阵阵窃笑。

秦奋脸色一变,要说自己现在已经跟柳姗姗没关系了,可是听到对方这么侮辱自己,顿时怒火中烧。

“你们这是找死!”

秦奋将手中澡筐狠狠摔在地上,迅速朝着两人扑去,场面顿时再次混乱,两个保镖见状,急忙摆开架势冲了出去。

秦奋刚刚修炼完拳法,正想找个地方实练一下,这下正好来了两个活靶子,说话间,两拳已经轰出。

“砰……”

秦奋失算了,本来想好好演练一下,可惜对方实在是太弱了,两拳之后,竟然全都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起来。

“好!”

看到这一幕,四周一片叫好声,秦奋眼中露出一抹狠色,再次冲上去,骑在倒地保镖身上,抡起拳头左右开弓,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脸上,惨叫声此起彼伏。

直到秦奋将这些天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这才收手站了起来。

“哇……好帅啊!”

“秦奋,我爱你!”

随着秦奋如同一只血腥猛兽站起来之际,一片花痴叫声,秦奋眼中露出一抹笑意,轻松的望了一眼围观的人。

出于好奇,秦奋默念了一下三清诀,顿时开启阴阳透视眼,然后将目光落在几个围观叫好的花痴女生身上。

当他正将目光落在一个身材发育很不错的女生身上的时候,脑袋突然传来一阵头疼,情急之下,急忙收回目光,凝神片刻,这才拿桩站稳。

看来这阴阳透视眼,还是有弊端呀,心存邪念,必定会出现异样。秦奋心中不断腹诽,以后可不能随便偷看了,闹不好小命都得丢了。

“做狗要有做狗的样子,今天小爷心情好,不跟你们计较,回去告诉你们老板,我很忙,没时间管他那点破事!”秦奋望了一眼,已经被自己揍成猪头的两个保镖,冷声说道。

片刻,两个保镖才从地上爬起来,驾车快速离去。秦奋冷眼望去,然后转身回到了宿舍。

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个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老人,满脸凝重的放下沈强的胳膊,无奈的对一脸紧张的沈世杰说道:“沈少爷的脉象平稳,身体并无任何异样。”

“没毛病?!没毛病怎么一直昏迷着,你这老头到底会不会看病?!”刘璐一听这话,当即泼妇般叫道。

这老头正是医院客座中医教授赵一鸣,从来刚正不阿,一生行的端坐得正,听到这话,当即老脸一沉,冷道:“信不信由你,这是你们请我来的,请你说话注意一些。”

沈世杰见状,急忙拉住正要发火的刘璐,因为他认识赵一鸣,而且知道这人的确很有本事,跟东昌市的一些大人物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此刻只能冷静下来。

“对不起,赵老,我内人是担心犬子的身体,所以有些着急,还请赵老不要一般见识。”

沈世杰的话还算低调,赵一鸣冷漠的看了一眼刘璐之后,这才冷冷说道:“恕我直言,虽然我并未知道沈公子为什么依旧昏迷不醒,不过从他越来越暗淡的脸上可是看出,他这是邪气入体,单纯的中医怕是没什么效果!”

中医一脉,其实同样有一些玄术道法存在,赵一鸣平时也有些研究,只不过只懂得一些皮毛,如果真要救沈强,恐怕是需要高人了。

沈世杰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听到这话,当即明白过来,正要说话,就看到两个鼻青脸肿的保镖跑了进来,心中已然猜到了结果。

“沈董,那小子不识抬举,我们俩个不是他的对手!”其中一个保镖忍着痛,含糊道。

沈世杰脸色一变,急忙朝外走去。

 

第五章

沈世杰和老婆刘璐,带着四个保镖,半个小时将车停在东昌大学男生宿舍门前。

两辆豪车再次停在校园,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有些眼尖的同学认出下车的人,正是沈世杰,更是热闹非凡。

秦奋本来正打算睡觉,可是却被楼下的喧哗吵的没了睡意,他从窗户上看到楼下的情况之后,眉头一皱,心中暗自嘀咕,看来那个倒霉的富二代真是出问题了。

秦奋想起沈强趾高气扬的样子,心中就有些怒气,可是想想,楼下是因为自己出现这状况的,思索之后,只好无奈的朝着楼下走去。

“你就是秦奋?!”沈世杰看到秦奋出现,当即有些疑惑的打量着他。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秦奋就是我!”秦奋冷冷答道。

沈世杰一愣,看起来不过一个普通学生,竟然这般傲气,尤其在东昌还没有几个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态度,当即有些愠怒道:“听我的人说,我儿子晕倒的时候,你就在现场,而且你还说过他的病只有你能治?!”

秦奋听到对方语气不善,直接冷哼一声,道:“不错,这话是我说的,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治病,你们还是请回吧!”

“等一下!”就在秦奋转身离开之际,沈世杰直接喝道:“现在我儿子仍处于昏迷之中,我希望你可以为他治疗,放心我会给你诊费的!”

“抱歉,没时间!”秦奋脚步一顿,回头冷笑道。

“你个穷学生,牛什么?!别人巴不得跟我沈家挂上关系呢,你居然敢拒绝,信不信我让学校开除你?!”刘璐泼妇姿态再次显露了出来。

“我没有你牛,因为你就是一头大母牛!”

“哈哈!”

秦奋这话,顿时引来周围一片嘲笑声。

“你…你个小王八蛋,你居然敢骂我!我现在就给你们校长打电话!”气急败坏的刘璐果真掏出了电话。

沈世杰见状,急忙摁住刘璐,脸上的怒气更甚,直接朝着身后示意了一下,四个保镖顿时向着秦奋走去。

在沈世杰看来,眼下只能给秦奋点颜色看看了。只可惜他错了。

秦奋见状,脸色一变,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笑意,这次又可以练习了。

不过这一次秦奋没有尽全力,而是五分力道,他打算将拳法尽量多演练一下,四个保镖瞬间跟秦奋纠缠在一起,秦奋一拳拳轰出,越来越兴奋,三招之后,对方全都吃了秦奋几拳,秦奋却毫发无损。

几个保镖互相一使眼色,凶猛的从四个方向朝秦奋攻去。

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狠色,双拳紧握,丹田一运气,身体快速朝着正前方冲去,一拳下去,还未看清楚怎么回事的一个保镖,已经倒飞了出去。下一秒,另外三个保镖,以同样的姿势倒飞了出去。

须臾,秦奋满脸微笑加轻松的站在了原地,只见沈世杰的脸色通红,明显在压制着怒气。

“没想到堂堂东昌沈氏集团的董事长沈世杰竟然喜欢欺负没有任何背景的穷学生,当真是名人呀!”秦奋望着沈世杰,冷声哼道。

秦奋当然认识沈世杰,因为在电视上和报纸上不止一次报道过沈世杰的事迹,成功人士总是被追捧的对象。

作为东昌最大的珠宝商,这些年还涉足房地产,资产那可是真的不能小觑,尤其这些年还成立基金会,到处捐助,当然这在秦奋看来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

“你个穷小子,如果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让你陪葬!”刘璐嚎叫道。

“你有病吧?!我倒要看看你沈家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光天化日之下想杀人!”秦奋冷道。

“够了,你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人吗?!你看看这些学生都在那里偷拍你!”刘璐正要反驳,却被沈世杰一把按住。

现在他明白了,这个小子远没有眼前看到的这般简单,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

“秦奋,我不知道之前我儿子是不是跟你有什么过节,加上刚才的事情,我沈世杰给你道歉了,现在我以一个父亲的名义,恳求你救救我儿子!”沈世杰说话间,竟然真的弯腰给秦奋道歉。

秦奋见状,不躲不闪,满脸惬意的接受了沈世杰的鞠躬,然后脸上露出一丝不屑道:“你这样的态度,我们还有的谈,求人就得有个求人的姿态,不要摆出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很不爽!”

沈世杰一愣,直起身,强压怒火说道:“刚才的确是我的错,你放心,只要你答应给我儿子治病,治好之后我给你五万块的报酬!”

“嘶……”

秦奋听到五万块,忍不住悄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按照当初一个月一千块工资算的话,五万也要不吃不喝小五年才能赚够的,想到这些不觉有些心动。

不过就在这时,脑海再次响起那金袍道士所言,得传承,当行正道,渡苍生为己任。正当犹豫之际,忽然一想,自己又不是坑蒙拐骗,付出劳动得到回报,很正常呀,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脑海。

“我说过,你儿子的病只有我能治,所以我五万或许有些少了,这样吧,一口价十万块!”

秦奋一语说罢,围观的人再次哗然,真是狮子大开口呀,真不知道这个沈强到底是什么病,竟然要十万块。当然他们也都知道,现在医院可是暴利行业,有的病一天就是花费好几万。

“你疯了吗?!怎么不去抢银行,我儿子不过一个简单的昏迷,你一开口就是十万,别以为我沈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刘璐再次叫嚷道。

“十万块换你儿子一条命,你们自己算吧!”秦奋这次也无心搭理这泼妇。

沈世杰脸色难看的低头考虑了一下,终于抬起头,冷声道:“好,我答应你,上车!”

秦奋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然后在同学哗然的叫声和惊讶的目光中,钻进了豪车之中,片刻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等到沈世杰带着秦奋出现在医院之后,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病房之中此时聚集了不少人,院长何中平和赵一鸣站在一侧,张立峰和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小护士站在另外一边,床上的沈强依旧牙关紧咬,没有任何苏醒迹象,不过脸色却是越来越黯淡无光,甚至有些发黑。

“秦奋有劳了。”沈世杰冲着秦奋微微颔首。

“我要给他治病,你们都出去吧!”秦奋看了一眼四周的人,淡淡说道。

众人全都面露疑惑之色,没想到沈世杰半天就请来一个看起来十分穷酸的学生。

“这……小伙子,他的病你能治吗?!”赵一鸣首先提出疑问。

“老先生,看得出您是一名老中医了,中医不就是讲究百家争鸣,不分年龄性别限制吗?您不会是对我有质疑吧!”

赵一鸣一愣,当即爽朗一笑,道:“哈哈,看来你果然是有几分本事,竟然能一眼看出老夫的身份,好,老夫信你!”

秦奋虽然没有开启阴阳眼,但是却从这赵一鸣的身上嗅到了一个中药味道,所以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听到赵一鸣说话很是客气,秦奋同样冲着对方微笑一下。

赵一鸣都同意了,何中平就更没有异议了,不过张立峰脸上却露出一丝嘲弄之色。

“你是医生吗?!你可知道床上躺着的可是沈家的大少爷,出了事你负责吗?!”

张立峰本来就是趾高气昂以貌取人的人,上下打量了秦奋一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尤其看到赵一鸣对他有些好感,心中更是不爽。

“那你是医生吗?!”秦奋冷声反问道。

“我当然是!”

“那这么简单的一个昏迷,你怎么治不了?!”

张立峰顿时脸上一片尴尬,气的浑身发抖。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张主任可是我们医院内科的专家,而且还是海归,你能比得起吗?!”就在这时,张立峰身边还算有几分姿色的护士,娇声冲着秦奋嚷道。

秦奋一愣,刚才一进来的时候,就感觉这一对男女应该是有着某些关系,当即默念口诀,阴阳眼开启。

秦奋顿时露出一抹坏笑,这护士虽然不是什么好货色,可是这身材,却是算的上一流,秦奋有些贪婪的使劲看了个遍,然后才收回视线。

“本来我不想说什么,可是看你这么没素质,实在是忍不住!”秦奋摇头苦恼道。

“哼,你想说什么?!”这护士冷声道。

“我想说,你的身材真的不错,真够诱人的,还有你昨天晚上应该没少行事吧,现在身上还有五个草莓印呢!”秦奋满脸嘲弄道。

“你……你说什么?!”小护士满脸紧张,双手更是捂住自己的白衣。

“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保安给我将他轰出去!”一旁的张立峰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般,暴怒道。

“怎么?!急眼了?!我猜对了对吗?!昨天晚上你们俩一直在一起吧?!她身上的草莓是你种的吧?1可惜,你早就外强内干了,质量不行了,只能这么找自信了。”

“你找死!”

张立峰撸起袖子,直接朝着邢飞冲去。

“啪!”

秦奋脸色一变,一巴掌抽出,张立峰眼前一花,直接栽倒在地,痛苦哀嚎起来。

“沈董,你如果想要我为你儿子治病,就不要在那里看戏!”秦奋回头朝沈世杰冷道。

沈世杰本来想让张立峰杀杀秦奋的锐气,可是没想到却成了这样子,听到秦奋说话,急忙一挥手,身后的保镖立即上前,将张立峰架了出去。

“爸…我弟弟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病房内再次闯进来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美女,一个让秦奋喷鼻血的美女。

 

第六章

一阵香风铺面而来,秦奋抬眼一看,彻底愣住了,长发披肩,柳叶弯眉,丹唇素齿,略施粉黛带着淡淡红晕,纤细的柳腰将身体完美分割,国色天香的脸蛋儿,配上祸国殃民的身材,简直是男人心中的女神。

如果秦奋认为自己前女友是美女的话,眼前的这个女子简直就是人间绝色了。

秦奋傻眼了,情不自禁的开启阴阳眼,秦奋的眼珠子都要掉在了地上,一瞬间秦奋将美女的隐秘看了一个遍。

“喂……你看够了吗?!”一声娇喝,顿时让秦奋打了一个冷战,急忙收回视线,有些抱歉的冲着美女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对美女实在没有抵抗力!”秦奋一挠头苦笑道。

美女冷冷的白了秦奋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沈强身上,冷声再次说道:“我叫沈安璐,是沈强的姐姐,听我父亲说,你能治好我弟弟的病?!”

沈安璐?!秦奋顿时一阵气恼,这沈世杰干嘛不说自己有这么个女儿,要是自己早知道,不就早过来给沈强治疗了吗?!

“本来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现在看到美女,我觉得有十足的把握治好!”秦奋略带深意的望着沈安璐笑道。

“无聊!”沈安璐再次白了秦奋一眼,不悦道:“看你的样子不过是个学生,你有什么资格和本事,这么狂妄!”

秦奋望着满是不爽的沈安璐,突然神秘一笑,道:“我现在就知道你的一些身体状况,你信吗?!”

沈安璐一愣,水汪汪的双眸,落在秦奋的脸上,而后冷声道:“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了。”

“呵呵!”秦奋轻笑一下,然后目光再次落在沈安璐身上,片刻之后,淡淡说道:“你每天要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

“废话,这很多人都知道。”沈安璐满脸气恼的说道。

“因为你工作强度过大,导致你内分泌严重失调!”秦奋不去理会沈安璐的气恼,再次说道。

沈安璐一愣,不过看到秦奋满脸那种笑容,当即有些生气道:“你不要胡说!”

“胡说不胡说,你自己知道。”秦奋伸手悠闲的抚摸了一下下巴,再次说道:“这几天还是你的特殊期。”

“你……你无耻!”沈安璐脸上有些挂不住,有些羞恼。

“呵呵,是你要我说的,我不妨告诉你,正因为你每个月一天都不休息,所以才导致你身体内分泌失调的。”秦奋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你给我闭嘴,你最好保证可以治好我弟弟的病,要不然下半辈子你就在监狱度过吧!”沈安璐羞恼之间,将秦奋冷声喝止住。

“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我治病不希望有外人在旁边!”秦奋说罢,再次一笑道:“还有,我可以告诉你,我很喜换……!”

“你……真是无耻之极!”沈安璐气的一跺脚,有些慌乱的急忙走出了病房。

等到来到走廊之后,沈安璐才平复了一下,脸色也恢复了一些,心中不禁暗想,这小子难道真的有什么本事,为什么不号脉不问诊就知道自己的状况呢?这人太可怕了。

“璐璐你没事吧?!”沈世杰看到女儿的异样,急忙上前关心道。

“哦…没事,我问过了,这个秦奋应该有些本事的。”沈安璐结结巴巴说罢,不敢看沈世杰的眼睛。

秦奋看到众人全都离开,这才走到门口,将门从里面插好,顺手把门上的小玻璃窗口用纸盖住,然后才放心的走到沈强病床前。

这时,秦奋默念三清诀,阴阳眼开启,只见沈强的身体上空,正隐隐飘荡着一团灰色雾气,这正是麒麟玉佩之中的那道邪气,没想到现在竟然完全将沈强控制,而且正在缓缓的从沈强鼻孔钻入他的体内,再晚上半个小时,恐怕沈强将彻底醒不过来了。

秦奋眉头微皱,这是他至得到奇门术法传承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施展,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担心,可惜现在已经夸下海口,如果治不好沈强,面子上可是挂不住了。

秦奋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些术法口诀,最终秦奋手掌一变,化作三清指,低喝口诀,天地万物皆在吾掌之中,吾使明即明,使暗即暗,不从我令者斩首!

秦奋三清指快速在沈强额头一点,只见沈强七窍之中瞬间钻出数道灰色邪气,朝着枕边那个玉佩逃去,秦奋脸色一变,急忙再念一遍口诀,丹田一动,三清指虚空一动,一个金色八卦图直接朝着邪气冲去。

秦奋只见这些邪气,使劲挣扎着,秦奋只能再次调集丹田之处真气,片刻这些邪气全部被金色八卦吸收。

“收!”

秦奋低喝一声,金色八卦瞬间消失不见,眼前的那些灰色雾气荡然无存,秦奋这才放心收回视线,默念三清诀,脑海已经出现一个画面,片刻之后,秦奋终于知道了,原来这不过人死之后的一丝怨念。

原来这玉佩正是清朝一个一品大员的把玩之物,因为刚正不阿,最后被奸人所害,最终将一丝怨念置于玉佩之中,所以当沈强佩戴上这枚貔貅玉佩之后,这些怨念就将所有的怨气报复在了沈强的身上。

秦奋第一次用奇门之术,还是有些力不从心,额头渗出好多汗水,甚至有些疲惫之感,好在三清诀护体,默念口诀之后,终于恢复过来。

虽然这一次消耗不少体力,但是秦奋也知道了一些事情,自己不过是才得到了奇门传承,想要强大自己,就必须要时刻修炼,甚至需要不断吸收天地灵气,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修炼的速度。

秦奋调息完毕之后,只见躺在床上的沈强,面色已经开始慢慢恢复红润,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来是成功了。

当下,他从病房的柜子中,找到一张白纸和一枝黑笔,快速的写下一个驱邪符咒,然后起身在饮水机上用一次性纸杯接了一杯水,掏出随身打火机,将符咒点燃,符咒纸灰落入水中。

做完这一切秦奋脸上终于露出一丝邪笑,其实沈强已经没事了,不过想起当初看不起自己,秦奋心中便有些不爽,所以就在没有黄纸和朱砂的情况下,随便找了张白纸,写了个驱邪符,等沈强醒来之后,让他喝下去。

虽然这符咒从纸张到写法都很不正规,但还是有些功效的,虽然是恶心了沈强,但是对沈强以后还是有些好处的,秦奋就当是发善缘了。

秦奋将符咒水放在桌子上之后,简单收拾了一下,这才打开了病房的门,然后朝着满走廊焦急等待的人,淡淡说道:“你们可以进来了。”

哄……

病房一下子涌入十多个人,秦奋差点被撞倒在地。

可是当沈世杰和沈安璐看到沈强依旧紧咬牙关没有苏醒的迹象,当即脸色一变,尤其沈安璐,更是指着秦奋的鼻子叫道:“我弟弟为什么还在昏迷之中,你这个骗子!”

秦奋满脸无奈,当即不爽道:“就算是感冒,也不可能一吃药就好吧,你出门不带脑子吗?!”

“你……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你就是个江湖骗子!”沈安璐长这么还没人敢这么骂自己呢,当即掏出电话,就要打电话报警。

这时候一直在观察沈强状况的赵一鸣,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说道:“先不急着下结论,老夫先为沈公子把把脉!”

沈安璐听到这话,动作停顿下来,一双美目落在赵一鸣身上,一旁的沈世杰更是激动道:“赵老,那劳烦您了。”

赵一鸣没有理会他的话,急忙抓住沈强的胳膊,众人屏住呼吸等待着答案。

只见,赵一鸣先是眉头紧锁,接着表情惊异,众人实在看不出任何端倪,须臾,赵一鸣终于放下秦奋的胳膊,然后将目光落在秦奋身上。

赵一鸣的目光很复杂,直叫秦奋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这老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哈哈……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老夫真是眼拙了,原来你这个娃娃竟是一个高人,老夫佩服之至!”赵一鸣终于一声大笑,朝着秦奋说道。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全都露出疑惑之色,就连院长何中平都用很怪异的眼光望着秦奋,这让秦奋实在有些不适应。

片刻之后,沈世杰才如梦初醒,急忙问道:“赵老,你是说我儿子的病被秦奋治好了吗?!”

“嗯,应该错不了,脉象平稳,面色恢复红润,不出半个小时定能醒过来。”赵一鸣满脸微笑的说道。

听到中医权威的话,沈家人终于放心下来,激动之下的沈世杰一把抓住秦奋的手,激动道:“秦奋,大恩不言谢,我现在就叫人去给你取报酬!”

奇门弄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奇门弄宝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奇门弄宝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