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凰女涅槃重生皇后狠倾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超级棒的小花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超级棒的小花 时间:2020-03-25 10:30:03 主角:苏姄倾洛钰

《凰女涅槃重生皇后狠倾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超级棒的小花大结局

凰女涅槃重生皇后狠倾城苏姄倾洛钰

凰女涅槃重生皇后狠倾城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我且由着你的性子来,你莫要再欺负姄娇了,她是老幺,明日家中的人依旧多的很,若是再给玉华郡主丢人,我们都要被责怪的。”林姨娘见苏姄倾软硬不吃,一时之间竟然也摸不透这丫头的性子,只能好言相劝。

苏姄倾背对着林姨娘换了衣服,将林姨娘自知不该在这里,便也是灰头土脸的出了门。

第二日的上午,苏姄倾躺在木桶之中,水雾升腾,周围散着粉红的花瓣。

每日清晨,沐浴更衣是她的习惯,只是这木桶并非是红木的,花瓣也并非是初开的第一株,她闭了闭眼,接着便对秋水道:“将这些撤了吧。”

一身紫萝衣服,上面绣着精致的梅花,她含了颗冷香的丸子在嘴里,跟着出了门。

从前在宫中过了大半辈子,养尊处优惯了,生活上到也是多了些规矩,好在秋水是个识相的,只是好奇,却并未多问。

相较秋水,那秋云倒是一个愣头青,这一日苏姄倾的规矩居多,让她很是头疼。

众人早早的都聚到了小宴会厅,玉华郡主的生辰一连三日,可算的上是京城中有名的奢侈了。

今日她端坐在主位上,身边是苏元平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扇子,力道不大,表情平静。

见苏姄倾上来请了安,玉华郡主连眼都没抬,只是挥了挥手道:“你二表哥说是欠了你个人情,去找他,看看是如何的还法。”

苏姄倾的二表哥,那是皇家有名的皇子洛安,也是当今皇后的嫡出二皇子,未来的储君人选。

如今在京城风头正盛,多少小姐都红了眼等着洛安看上她们。

苏姄倾抬眼,便瞧见苏元平扇着扇子的手力道突然加重,对上她的眼睛的时候,其中也多了些复杂的情绪。

由春杏引着,苏姄倾被带到了竹园的凉亭中。

凉亭中坐着几个公子,远远的看去,各个都是背影挺拔,风流俊俏的。

见苏姄倾过来了,洛安先是转头,接着起身,走下了台阶。

他身上带着胭脂油腻的香味,手中的折扇摇起来,嘴角含笑道:“三妹妹,听说你昨日落了水,算起来这事情同我关系很大,若不是我将茶水溅在你身上,你也不会出了这事情,因得是在你的闺房,也不好探望,你可还安好?”

好的很,没有想到吧?

苏姄倾抬眼,眼睛清澈明亮,那抬眼的瞬间,似乎是有星辰闪动一般。

洛安张了张嘴,接着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盯着面前的人一动不动。

“二殿下费心了,只是落水之事已经告一段落了,二殿下不必再提。”苏姄倾依旧是盈盈的笑容,却多了一丝疏离。

洛安登时便反应过来,赶紧伸手似是想要抓住苏姄倾,可她却是一个反手,躲过了他的接触。

由远及近一个公子,身上穿着冰蓝的料子,双手背在后面,见这边热闹的很,便就凑了过来,接着上下打量了一番苏姄倾,眉眼带笑道:“这不是姄倾么?你这是在此同我二哥哥说什么呢?”

男人的声音很是好听,如同是三月初化的雪水一般清冽。

苏姄倾并未回头,便已然是知道了这个人是谁。

这个声音,如今听来到也是舒适极了。

“我同三妹妹道个歉,昨日的事情……还请三妹妹允许二哥哥我自罚一杯,我们小酌两口,解了恩仇如何?”洛安见洛钰出现,似乎是有些警觉。

这个三皇子洛钰向来不在乎皇家的事情,但是对女人倒是很好一口,身边经常有美女作陪。

苏姄倾可是这京城中少有的俊俏姑娘,若是近了洛钰的身,怕是没有他什么事了。

“我们本没有恩仇,如何了了呢?二哥哥的好意民女心领了,不过民女同三殿下还未了解,三殿下可否给民女个机会?”苏姄倾嘴角含笑,一颦一簇都带着冷香的味道。

洛钰摇着扇子,本以为只是过来凑个热闹,但是万万没想到面前的她竟然是主动邀约,自然是义不容辞。

继而是点头轻笑道:“好,我就带你走走转转。”

两人一前一后便出了府,洛安一人顿在原地,似乎是如何都想不到,苏姄倾为何不选他这个未来的太子,却选了个风流的三殿下。

扇子猛然便收了起来,洛安眼中寒光一闪,好有趣的姑娘,不仅长得俊俏,就连这欲擒故纵的手段也是高明的很!

他不怕她不上钩,他们来日方长。

出了苏宅,就是京城的主干道,街上车水马龙。苏姄倾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人间千味。

洛钰转头,便看见苏姄倾的眸子晶亮,似乎是第一次见到此种场景一样,就连她美眸之中,都有了光彩。

“苏姑娘莫不是觉得我那二哥哥太风流,怕引火上身,才找了我带你出来避避风头?”洛钰轻笑。

“正是,多谢三殿下出手相救,此乃大恩,感激不尽。”苏姄倾的目光还在周围的风景中流连,丝毫未见洛钰的眼中都含着笑容。

她确实是为了躲避洛安的纠缠。

洛安是京城官家小姐中的完美皇子,人人都打算捷足先登,坐上正妻位置,却从来没有人想到过,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子,却曾经苦苦纠缠苏姄倾长达五年之久,若不是她嫁做人妻,他必然还会继续。

她了解他了解的很,就连他的一个表情,便是下一个动作也都知道了。

“既然是要跟着我出来,就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洛钰啪的将扇子收起来,自然的拉起了苏姄倾的手。

双手触碰的时候,苏姄倾竟然是有一瞬间的麻木,这个男人的手一如从前,却也依旧是风流的很,在街上竟然是如此不避讳的牵着一个姑娘的手,若是传了出去,必然是要遭着皇上罚个禁足。

只是让她万万不曾想的是,还有更加过分的事情,洛钰就那么领着她这个还未出嫁的姑娘进了qinglou。

 

第五章

水月阁是京城有名的qinglou,其中名妓月容音和水易儿因样貌沉鱼落雁,才情冠绝古今,一时之间名声大噪,各路英雄豪杰为睹芳容,曾出千金换两位姑娘一笑。

其中的月容音更是洛钰的红颜知己。

苏姄倾有幸目睹过月容音的芳容,虽称不上是倾国倾城,但也胜在气质出众,当得上是这花魁的称号。

站在门口往上看了看,苏姄倾突然就抿嘴一笑,接着转头对洛钰道:“三殿下可是玩笑了,带我这个未出阁的姑娘四处乱逛就算了,如今竟然是上了qinglou?三殿下本意难道是指望我一睹殿下的英姿?”

她调笑的样子颇有些漫不经心,洛钰心下一顿,心中竟然是升腾起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姄倾说笑了,qinglou中芸芸众生,蝼蚁蛟龙,多见识见识也是好的。”洛钰话毕,便先一步走了进去。

苏姄倾紧随其后,进门的瞬间,几只香帕就糊到了脸上,婆子姑娘见进来的竟然是个姑娘之后,赶紧将香帕收了回去。

来到这qinglou中的姑娘不少,不过都是兴师问罪的,可今日见了苏姄倾之后,这些婆子都着实一惊。

若是京城哪家的公子娶了这么个貌美的丫头却还要来qinglou寻欢,到真的是高看了他们qinglou。

毕竟水月阁可是没有像苏姄倾这样俊俏的人了。

洛钰大抵已经是这qinglou的常客了,带着苏姄倾便上了二楼。

二楼是一个环形的走廊,走廊的一旁是客房,另一旁便是镂空,可直接看到一楼的景致。

靠窗前,一方八仙桌,几把椅子,传来悠悠的琴声,苏姄倾只是走了两步,就轻笑起来。

洛钰走在前头,听见她的笑声,突然就停了下来,接着凑到她的身边问道:“你笑什么?”

苏姄倾便道:“听闻水月阁的两大姑娘最擅长的便是抚琴作画,吟诗作对,今日听这曲子,似乎也终于是明白了,三殿下为何总是喜欢留恋于qinglou,确实这姑娘有些水平。”

说是有些水平也不过是高抬了抚琴的人,只是能在如此年纪弹出此番曲子,已是万分不易。

洛钰一个走神,似乎是并不相信苏姄倾的话,便道:“你一个闺中小姐,如何知道我流连qinglou?这可是连我母妃都不知道的事情。”

她嘴角含笑,接着眨了眨那双美眸道:“殿下,民女知道的事情多的是呢,如果你想听,日后找我,我便天天都说给你听如何?”

洛钰见她凑过来的瞬间,便闻见了她身上冷香的味道,这味道清凉干冽,就好像是冬季的梅花那边铮铮,却又带着丝丝的甘甜,同她的个性甚是相符。

他不知不觉竟然是走了神,这丫头当着他的面调戏他,纵横qinglou多年的钰公子,如今反被一个未出阁的丫头调戏了?这到什么地方说理去?

他轻咳一声,接着将目光收回去,苏姄倾并未再看他,自然也没有看见他薄唇轻动,发出了无声的一句:“好。”

有风吹动了窗边淡粉色的帘子,一个身穿藕荷色轻纱衣服的姑娘起身,她袅袅婷婷的拨开了帘子,抬眼看着走廊尽头的洛钰的时候,眼睛一亮,接着赶紧迎了上来,微微见礼道:“钰公子前来,有失远迎,刚刚听闻有人夸赞奴家琴技,可是面前的这位姑娘……”

话音未落,目光转到苏姄倾的身上,红润的脸色登时变的煞白,好似见了个鬼一般。

苏姄倾轻笑,上前拍着来者的手道:“月姑娘,我又不是鬼,不必如此惊慌。”

来者正是远近闻名的月容音,也是这水月阁以抚琴作画闻名的第一花魁。

时光变迁,再看见这女人这张俊俏的小脸的时候,苏姄倾竟然云淡风轻。

月容音撇了撇嘴,低下头,小心的将自己的不悦收了起来道:“不想钰公子身边竟然有这样俏丽的姑娘,可是既已得了这俏丽的女子,又来找奴家做什么?”

“当然是听琴。”洛钰紧走两步,走到窗前坐了下来,兀自沏了杯茶,便悠闲的喝了起来。

月容音往前两步,语气中带了一丝娇嗔:“既然面前的姑娘奴家的琴声有些水准,那大抵也是一个好琴之人,您为何不让她为您抚琴呢?”

这醋唧唧的话听着苏姄倾的心中都跟着酸酸的,月容音必然是看着苏姄倾在长相上压了她一头,想要通过琴技来压过苏姄倾。

只是可惜了,上一世她后半辈子活的太清闲,不仅琴棋书画重新修缮了一遍,还饱读诗书,此番一个曲子,怎能难倒了她。

洛钰似乎也是眼睛一亮,接着便抬眼看着苏姄倾,有些期待的盯着她。

苏姄倾浅笑,便坐到了窗前的琴前。

桌上的琴古朴而华丽,上面雕刻着花纹,虽说是一方好琴,但是并不足以引起苏姄倾的兴趣。

因她多年抚琴,朝中大臣献上来的古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只她最喜欢的,到还是洛钰的那柄。

她拨动琴弦,声音古朴沉重,她微微皱了皱眉头,便伸手在古琴的其中几个地方按了按,接着双手在琴弦上翻飞,声音如同泉水一样的迸发。

洛钰手中端着茶杯,本闭着眼睛细细的品茶,可是这琴音出现了之后,洛钰便猛然的睁开眼睛,接着转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苏姄倾,便是一动不动。

琴声随着风声传出去好远,仿佛是风卷着细云一般拂过每一个地方。

苏姄倾葱白的手指按在了琴弦之上,一首曲子已经结束,她缓缓的睁开眼睛,眸子晶亮。

虽这古琴不如她曾经的,但是曲曲一个花魁竟然能有此琴作伴,也算是不负一生,不负盛名了。

她淡然转头,却发现走廊之中竟然是已经围了不少的公子。

这些公子此时纵然是在这饮酒作乐,但都还是京城有头有脸的公子,对这琴音入耳,高下立现,便都赶过来,想要看看此惊天的曲子到底是出自谁之手。

洛钰难以置信的抬眼看着苏姄倾,许久才张口,声音以有些颤抖:“你怎么会这个曲子?这是宫中纯妃娘娘的《美人泣》。”

纯妃娘娘是洛钰的母妃,是宫中不可多得的琴师,当初就是一曲《美人泣》,将皇上迷得是神魂颠倒的,如今洛钰能听出来这曲子,至少说明她是用了心的。

 

第六章

月容音抬眼看着这苏姄倾,这个姑娘不仅仅琴技了得,就连这谱子也是之前从来就没有听过的,难道是姑娘自己谱的曲子?

她往前走了两步,恭恭敬敬的问道:“姑娘,您的这个曲子……奴从来就没有听过,请问……”

她的话还没有问完,身旁的洛钰却一把就抓住了苏姄倾的手,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拉了出去。

水月阁一楼的角落中,洛钰满脸的难以置信,思索在三,洛钰终于是说道:“你到底是谁?”

苏姄倾彼时正抬眼看着自己的手指甲,因为弹了琴,自己的手指甲有些疼痛。

她揉了揉,抬眼轻笑着道:“民女的身份,其实殿下是知道的,不过一而再再而三的问起来,总归是有些不太好的,您说是不是?”

洛钰气节,《美人泣》这个曲子,正因为他母妃的曲子,极其难做,很多人甚至因为记不住谱子放弃了,调子太难并未广流传,也就是说,除了纯妃和皇宫中的一众娘娘,剩下的人几乎都从未听过。

他的目光在苏姄倾的身上游离了半晌,最后终于是收了回来。

“能听到姑娘的琴声,我甚是欣慰,想来如今苏府中的客人已经退去了大半,我将姑娘送回府中。”洛钰走在前面,苏姄倾见他身影平稳,心中似乎是觉得有些可笑,只当是这男人因为她的一个小手段吓着了罢了。

她坦然的跟在后面,两人到了苏府的门口,果然是看见众人的宾客已经坐着轿子或是马车离开了。

一路上洛钰都失魂落魄的,直到苏姄倾走上来轻声的道:“今日多亏了殿下,民女玩的很开心。”

说完微微欠了欠身子。

洛钰也跟着还了礼:“今日听了姄倾姑娘的琴技,当真是让在下欢喜的很,在下有一方古琴,明日便差人送过来,希望姑娘不要推辞。”

是那方古琴碧瑶么?

苏姄倾的心中一动。

要说碧瑶,上一世也是她的东西。

那是洛钰的母妃纯妃娘娘最爱的一方古琴,不仅历史悠久,甚至价值连城,只是苏姄倾得到的时候,已是纯妃离世很久了。

“如果殿下诚心相送的话,民女必然感激不尽……”苏姄倾说完之后,就盈盈欠身,并未多言,便回到了院子中。

洛钰看着苏姄倾的背影,悠悠的叹了口气,过了好长时间,才将目光收回去,转而是离开了这里。

身后跟着的清风看着自家殿下这个样子,就对旁边的明月低声的嘀咕道:“我们家殿下这算是什么?春心萌动了?”

明月上前捂住了清风的嘴巴咬着牙说道:“你乱说什么啊?不要命了?我们殿下向来都是这样,风流不羁嘛,除非他要送给苏家小姐的是那方碧瑶,不然不需要慌张的……”

明月的话还没有说完,走在前头的洛钰就漫不经心的说道:“回府收拾一下,将碧瑶送过来。”

两个随从脸色一变,一切尽在不言中。

入了府,苏姄倾还未走两步,就见林姨娘身边的红儿走了过来,目光颇有些无奈:“三小姐,您如今已经是这么大的人了,家中主母生辰,怎么能跟着人家出去呢?郡主殿下和老爷找了您好几圈,居然是都没有找到您的身影,迁怒于姨娘,姨娘一个人在院子中哭呢,您快去看看吧。”

这个红儿想当初也是苏云峰给林姨娘买的陪嫁丫鬟,跟在林姨娘的身边不是一天两天了,性子古怪,为人高傲,比自己家的主子还要嘚瑟上三分呢。

苏姄倾轻笑,从前,林姨娘只要是哭了,她赶紧就过去安慰。

大抵是林姨娘觉得这一招不错,于是总是使用这一招,连着让她安慰。就着哭泣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是林姨娘的一贯目的。

“告诉林姨娘,就说我出去玩了一天,累的很,有什么事情让她来我院子商量,若是不来的话,就算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红儿被晾在那里,气的牙痒痒。

苏姄倾同三殿下出游的事情在府上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她一个方未出阁的丫头,不知检点不说,还得意洋洋?

如今林姨娘替她挨骂受罚,她倒还理直气壮了?

下午,苏姄倾坐在院子中喝茶,秋水站在身边,就听她道:“再上两只茶杯,一会儿要有客人过来。”

秋水哈哈一笑道:“小姐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院子中从来就没有人来过,离大院子远不说,还蹩脚的很呢!”

秋水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见在小路的尽头,匆匆而来两个人,是林姨娘和苏姄娇。

她说的话一下就哽在了喉咙中,心中一凉,总觉得自家小姐如今好像是有料事如神的能力了。

上来两个茶杯的时候,林姨娘已经带着苏姄娇过来了,不由分说的坐下来。

苏姄倾端着茶杯,抬眼看着林姨娘的眼睛果然是红了些,大抵是哭过了。

她将面前备好的茶杯往前面推了推,缓缓道:“姨娘有什么事情?”

“姄倾,外面都乱成一锅粥了,你倒是有心思在这里喝茶赏花,你可有将这苏家当成是自己家?”林姨娘就冷声说道。

如今她越发的觉得,自己哭泣的这一招在苏姄倾的面前好像是不管用了。

“苏家上有父亲撑着,其次有玉华郡主顶着,再不济有姨娘您担着。何时轮到我一个庶女插手了?”苏姄倾轻轻的吹了吹茶水,啄了一口。

林姨娘还未说话,苏姄娇倒是有些不爽了,走上前两步道:“苏姄倾,你这是什么话?我们苏家养活着你,你现在翅膀硬了,就不管不顾了?你还是不是我们苏家的人了?”

他们苏家养着她?

这话说的,明显苏姄娇也已经知道了?

“好妹妹,我记得你这个时候应该被禁足吧?上次你将我推到了水中,郡主殿下不是罚你在院子中不要出门么?可是看你活蹦乱跳的样子,估计姨娘是不舍得惩罚你吧?”

苏姄倾上下打量着苏姄娇,接着将自己的目光收回去,缓缓的说道。

凰女涅槃重生皇后狠倾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凰女涅槃重生皇后狠倾城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凰女涅槃重生皇后狠倾城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