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腹黑陆少蜜宠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莫小茉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莫小茉 时间:2020-03-25 10:25:01 主角:乔以沫陆擎

《腹黑陆少蜜宠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莫小茉大结局

腹黑陆少蜜宠娇妻乔以沫陆擎

腹黑陆少蜜宠娇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乔兄,这算一算时间,我们两家也是好久都没有在一起聚一聚了,平常的时候,要么孩子们有事情要忙,要么我们自己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今天好不容易把人凑齐了,实属不易啊。”席间,陆父一边吃着饭,一边满脸笑容,随意的开口说了两句。

“谁说不是呢,现在孩子们都大了,不像是小时候时间上那么自由,什么事情,自然是要依着他们方便的来。”乔父同样笑着,回应道。

听了乔父的话,陆父只是点点头笑了笑,也就没再说什么。

陆父乔父二人看似简单随意的聊着天,然而只有他们心里面清楚,他们此时开口打破饭桌上原有安静的目的。

没错,今天的聚会,吃饭是次要,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商定一下两家孩子们之间的婚事……

商定婚事自然是要男方先开口的,而男方中向来都是遵照长子为先原则,因此这次最主要的就是来商定陆擎深的婚事。

说是商定,倒不如说是直接公布结果来的更准确一些。

早在大约半个月前,陆父陆母以及乔父乔母,就已经私下商量好了两家孩子们间的婚事。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种父母私定婚事有些迂腐。其实,这也没什么稀奇的,豪门世家本就是这样,要想让家族一直兴盛下去,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联姻了。

“是这样的,擎深啊,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前些日子我跟你乔伯父还有乔伯母商量了一下,准备让你跟沫沫先领证,之后好好筹备一年,来年举行婚礼,反正你们也算的上青梅竹马了,加上你们两个人也到了适婚的年纪,所以就别再拖下去,你们两个人意见如何啊?”

陆父也是干脆,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便道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表面上还装作很是民主的征求了一下陆擎深跟乔以沫的意见。

殊不知心里面,却早就已经有了自己的考量……

什么?跟乔以沫结婚?

“轰”的一声。

原本正在喝茶的陆擎深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子里面炸开了一般,但常年的喜怒不形于色,使得陆擎深表面看起来仍旧跟往常无异。

但此刻也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握着杯子的手到底用了多大的力道。

不过,也仅仅就是过了短短的数秒,陆擎深的神色便又恢复了自然……

“噗!”

还没等陆擎深有什么反应呢,一旁的陆沐琰倒是一口茶水先喷了出来。

“咳咳!”陆沐琰使劲的咳嗽着,一边用纸巾擦着嘴,一边忍不住冲着父亲嬉皮笑脸的说道,“爸,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这是包办婚姻!”

被小儿子这么一说,陆父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转过头看向陆沐琰,什么也没说,只是冷着脸,狠狠地瞪了一眼。

被父亲这么一瞪,陆沐琰嘴角一弯,立马回应了父亲一个大大的笑脸,顺便还用手在嘴边比划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紧接着,陆沐琰便赶紧的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块糕点若无其事的吃了起来,扭着脑袋四处的看,俨然一副刚才他什么都没说的姿态。

其实,不单单是陆沐琰有反应,乔以汐其实也蛮震惊的,她也没想到今天的聚会上突然间会宣布妹妹跟陆擎深的婚事,毕竟事先大家都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但同样,表面上,乔以汐并没有任何过于明显的反应……

无视掉旁人的反应,陆擎深只是径自浅泯了一口杯中的茶水,这才不紧不慢的将手中的茶杯给放到了桌子上。

他刚准备开口说点什么,结果一旁始终保持沉默的乔以沫,却是率先赶在他之前,开了口……

“我不同意!”

乔以沫淡漠着一张脸,冷着声音说道。

虽然乔以沫的声音属于那种偏柔的音质,但还是不难听出来乔以沫语气之中的坚决。

可是同样,也只有乔以沫自己清楚,她是下了一个怎样大的决心,才将这四个字从口中说出来。

坚决的背后,充斥着太多的无可奈何以及心酸……

此话一出,乔父乔母倒是没有任何惊讶的反应,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般。

不过,一旁坐着的陆父陆母却是完全惊呆了。

“什么?沫沫,你说你不同意?为什么?”陆父真的没想到乔以沫竟然会拒绝,于是便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原因。

“很简单,我有喜欢的人了。”乔以沫在心中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手紧紧地攥着衣角,可是脸上仍旧装作一副淡然的模样。

事实上,这一刻的她,真的很想不管不顾一切,然后大声地告诉所有人,她喜欢的人就是陆擎深!

但是,她不能……

为了让在陆父陆母答应她的拒婚,乔以沫只能将话说的狠一些,再狠一些。

“况且,我是断然不会嫁给一个孤儿的!”

最后,乔以沫也只能败给现实,说了伤害陆擎深最深的话,也是她今生当中说的最违心的一句话……

即便是后来,每当乔以沫想起今天她说的这些话,心口都忍不住隐隐泛疼,更是对陆擎深充满了愧疚……

只有亲身经历,乔以沫才真切的体会了那句:有多喜欢,就有多心酸……

乔以沫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说明了原因,语气干脆到旁人根本就无法去对乔以沫的解释抱有任何的怀疑。

可是,却没有人发觉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底深处充斥着怎样的深痛。

乔以沫的话一出,使得包间内的气氛瞬间变的尴尬了起来。

“沫沫,你怎么说话的!”乔父厉声冲着乔以沫喝斥了过去,脸色更是说不出的难看。

而乔以沫则是直接忽略掉了父亲的话,更不顾在场人的反应,抓起一旁的背包,逃似地离开了包厢……

伴随着乔以沫地离开,一时间,包厢里面更是陷入了一股诡异的安静,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谁也没有说话……

然而,此处无声胜有声。

尤其是对于陆擎深而言,乔以沫的这几句话,无疑就是那锐利的刀子刺向了他的心口……

“水,水……”

耳边突然间传来了乔以沫呓语的声音,瞬间就把陆擎深从回忆中给拉回了现实。

“水……”

回过神后的陆擎深,一下子就听清楚了乔以沫说的是什么,于是赶紧的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水壶倒了杯水,这才扶着乔以沫的身子,小心着给她喂水。

染了风寒的乔以沫,此刻高烧还没有完全退下去,整个人仍旧处于昏迷的阶段,就连想要喝水也仅仅是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完全没有任何的意识。

因此喝完水后的乔以沫,又一次的昏睡了过去……

陆擎深生怕乔以沫睡不好,还特意的将乔以沫的枕头给调整了一个舒适的高度,这才小心翼翼的将乔以沫给重新放躺回床上,顺带着给乔以沫仔细地掖了掖被角。

紧接着,陆擎深这才站起身看了看点滴的滴进速度,顺手将其调慢了一些,以免乔以沫挂着不舒服,这才转身离开卧室……

 

第五章

出了卧室,陆擎深径自的下了楼,直接朝厨房走去。

“陆先生,您怎么下来了?”管家见到陆擎深下来了之后,赶紧的上前去打了一声招呼。

陆擎深并没有回答管家的话,而是木着一张脸,对着管家淡淡的命令道:“你上楼去看着乔以沫,盯着点儿她挂点滴的进度。”

听了陆擎深的命令,管家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就转身上楼去了。

见到管家走后,陆擎深便独自一人进了厨房。

他想了,用不了多久,乔以沫就会醒的,而韩亦承又说让乔以沫醒了之后吃药,空腹吃药显然是不行的,而现在的乔以沫能吃的食物,最好的选择就是粥了。

这么思量着,陆擎深便打开了冰箱门,拿出了一罐牛奶,紧接着,转身又拉开了储物柜,拿出了些许燕麦,准备给乔以沫熬她最喜欢吃的牛奶燕麦粥。

说起来,他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东西,因此对于牛奶燕麦粥,他自然也是持着保守的态度,但之所以家里面还会有这些原料,完全是因为乔以沫喜欢吃。

但凡她喜欢吃的东西,他全部都有默默的记下来……

准备好了这些食材之后,陆擎深便将衣袖微微的卷了起来,露出了精壮的小手臂,准备开始熬粥。

烧水、撒燕麦、倒牛奶……

陆擎深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手上的动作,因为专心,使得陆擎深整个人看上去都莫名的平添了一股魅力。

半个小时过后,牛奶燕麦粥就已经熬好了。

关了火,怕熬的粥凉了,陆擎深便将熬粥的砂锅盖子盖上,这才转身又上了楼。

陆擎深进卧室的时候,乔以沫的点滴也刚好挂完,适时,管家正在给乔以沫拔针头。

管家拔了针头之后,一转身,就见到了站在门口处的陆擎深,于是便点头对着陆擎深说道:“陆先生,乔小姐的点滴挂完了,还需要做些什么吗?”

陆擎深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这才对着管家悠悠的说道:“估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醒过来,等到她醒了之后,你先下楼去厨房,我熬了粥,你给她盛一碗让她吃,然后再让她把床头柜上的药给吃了。”

听了陆擎深的话之后,管家有那么一瞬间是惊诧的。

从她来到御景园工作到现在,她就从来没有见到过陆先生下厨,这熬粥还真的是第一次。

这样看来,乔小姐在陆先生心目中的地位,也不见得有那么的不堪吧……

不过,长期在这边工作,还是让管家练就了凡事只限于听,多听少说……

“我知道了,陆先生。”管家恭敬地应下了陆擎深的话,便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乔以沫醒来。

跟管家交代完了相应的事情之后,陆擎深的目光再一次不由自主的聚集在了乔以沫的身上。

虽然陆擎深站着的位置距离乔以沫有些远,但乔以沫的脸,陆擎深看的还是很真切的……

纵然是挂了点滴,乔以沫似乎身体还不是很舒服,就连昏睡的时候,眉头都是略微皱起的,陆擎深看在眼底,心里却是波澜起伏的。

原本是打算上前去好好的看看她,蓦然间,陆擎深的脑海里面瞬间飘过了什么,愣是生生的止住了他内心涌动的那一抹冲动。

垂在体侧的双手不禁渐渐的握成了拳头,下一秒,陆擎深便一个转身离开了卧室……

前脚刚踏出卧室的门,陆擎深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并没有转身,而是头稍稍的偏了一个弧度,对着管家冷言道:“她醒了之后,不要告诉她粥是我熬的。”

说完,陆擎深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卧室,去了隔壁的书房。

乔以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昏睡了多久,整个人只感觉脑子里面昏昏沉沉的,心里叫嚣着想要赶紧的醒来,但是眼皮却像是得了“自闭症”一样,怎么也睁不开。

只是迷迷糊糊之中,她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冰凉的扎进了自己的手背,之后就是耳边响起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但至于他们说了什么,她却是记不住的。

缓缓的,一点一点,乔以沫尝试着睁开眼睛,这次终于成功了。

刚刚苏醒之后,乔以沫的视线并不是很清晰,看东西还有些许的模糊,慢慢的适应之后,入目的首先便是那垂在棚顶,令人炫目的水晶吊灯……

这盏水晶吊灯,她是认识的,因为这盏吊灯的做工与众不同,材质更是万里挑一,人躺着看这盏灯时,会从中看到七彩的颜色。

自然,价格也是令人咂舌的。

而这样特别又奢华的吊灯,也只有陆擎深的房间里面独有……

既是如此,那她可不可以认为,她昏迷了之后,是陆擎深把她给抱回来了呢?

这样看,她跟陆擎深之间,关系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乔小姐,您醒了?”管家只是转身倒了杯水而已,结果转过身后,就看见床上的乔以沫已经完全的苏醒了。

这才忙不迭的询问了一句。

苏醒之后的乔以沫身体还是有些虚弱的,因此对于管家的询问,乔以沫并未出声回答,而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以示回应。

“您是不知道,刚才您发烧烧的有多厉害,好在您终于醒了。”管家见到乔以沫终于没事了,这才有些欣慰的说道。

说实话,对于乔以沫,管家知其人,但并不是很熟悉。

可饶是如此,管家对于乔以沫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眼缘吧。

“对了乔小姐,医生说你醒了之后还要吃药,您等一下,我先下楼给您端碗粥上来,您先吃,然后再吃药,不然的话,胃受不了。”说完,管家便转身下楼去了。

乔以沫从醒了之后,管家就独自一人在一旁一直不停地说说说,乔以沫压根也没听进去多少,她看似很平静的躺在床上,可是眼睛却是在四处搜索着那一抹她万分熟悉且十分想见的身影。

奈何,无果……

躺着有些不舒服,乔以沫双手撑在床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但身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使不上劲,尝试了两次,全都失败了。

一时间,乔以沫的小脸都要皱成小包子了……

而乔以沫的这些动作,全部都被暗自站在门外拐角处的陆擎深,看的一清二楚。

看着乔以沫努力想要坐起来,却始终没成功后脸上浮现出的气恼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强忍住自己内心想要冲进卧室扶乔以沫起来的冲动的。

就在乔以沫尝试着第三次要坐起来,但仍旧失败了之后,陆擎深终于忍不住了,一个抬脚,就准备冲进卧室……

 

第六章

然而,就在陆擎深左脚刚抬离地面的时候,管家正好端着粥往楼上走来。

听到了管家上楼的脚步声,陆擎深这才回过了神,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他竟然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

而此刻的陆擎深就像是一个犯了错误怕被家长抓住的孩子般,赶紧的收回了自己刚准备迈出去的左脚,迅速的一个侧身,就溜回了自己的书房,动作之迅速,就宛如事先早已排练过千遍。

那架势,生怕自己慢了那么一步,就被管家发现了他站在门口,不好解释。

好在陆擎深动作快,在管家来到卧室门口的前一秒,他正好进了书房。

将书房的门略微的开了一个小缝,通过门缝看到管家已经进了卧室之后,靠在书房门上的陆擎深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乔小姐,您慢点,我扶您起来。”管家端着粥刚一进屋,就见到乔以沫万分吃力的坐势想要起来,便赶紧的将手中的粥给放到了床头柜上,腾出手来扶着乔以沫倚坐在了床头。

“谢谢。”乔以沫坐好了之后,便冲着管家扭头点头笑了一下,感谢道。

“您太客气了,来,您喝粥。”说着,管家便笑着将粥端到了乔以沫的面前。

牛奶燕麦粥?

看着碗中的粥,乔以沫的心里瞬间划过了一抹异样的感觉。

“这是你煮的?”乔以沫端着粥喝了一小口,紧接着便对着管家询问道。

管家想起之前陆先生的叮嘱,于是便赶紧随意的捏了一个借口,回应道:“是,乔小姐来之前,老夫人那边有交代的,我也提前的了解了一些您的饮食习惯,怎么了?是熬的不好喝吗?”

听了管家的话,乔以沫仔细的想了一下,她来之前陆伯母确实是有提前跟这边的管家打招呼,这样一来,管家的这番说辞着实是没有任何的矛盾。

想着,乔以沫的眼神中不禁划过了一抹淡淡的失落……

不过,也就是那么短短的一瞬,乔以沫就恢复了自然,对着管家笑着回应道:“不,不是,很好喝,我就是随意问问。”

说着,乔以沫便低头继续喝粥,但是因为心中有事,因此没喝几口,乔以沫就将粥给放到了一旁的床头柜上……

“那个……管家。”乔以沫终究还是没忍不住,犹豫再三,这才开口问道,“擎深……他在哪儿了?”

“哦,您是说陆先生啊,他在书房里面。”管家恭敬的回答道。

乔以沫听了管家的话,点了点头,也就没再说什么。

陆擎深在书房里面又停留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这才出了书房,前往卧室。

“呵,醒了?”陆擎深走进卧室的时候,乔以沫正好刚吃完药,不知为何,在清醒着的乔以沫面前,陆擎深又一次变了个人,就连说话都变得刻薄了很多。

从鼻子里面发出了一记冷哼,陆擎深紧接着说道,“乔以沫,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的不知道你竟然能玩的好一手苦情计,不愧是写小说的,这样俗套的情节,怕是已经被你在书中用烂了吧,所以这次终于逮着机会,亲自体验一把了。”

陆擎深的这段话一出,瞬间就将乔以沫的晕倒给颠倒成了故意的性质。

果不其然,乔以沫在听完了陆擎深的这段话之后,脸色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的,很是难看……

可是,偏偏的,乔以沫就跟哑巴了一样,丝毫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陆擎深的话。

更或者说,她压根觉得没必要去回应。

陆擎深此刻已经是先入为主了,她即便是再解释,陆擎深也会觉得她在狡辩,与其这样,倒不如什么也不说。

而管家见到陆擎深进来了之后,便很是识趣的收拾好一旁乔以沫喝完粥的碗,赶紧的就出去了。

一时间,偌大的卧室里面,再一次只剩下了陆擎深跟乔以沫两个人。

彼时,外面的雨已经小了不少了,因此相衬托下,卧室里面倒是愈发的安静了。

“那个……擎深哥,还是谢谢你啊,肯让我进来,还叫了医生。”此时的乔以沫干脆选择当一只鸵鸟,直接忽略掉刚才陆擎深的话,而是转了一个话题,对着陆擎深笑着感谢道。

看着乔以沫脸上温暖的笑,陆擎深有那么一秒钟是失神的……

然而,理智告诉陆擎深,乔以沫之所以在你说了这么多刻薄的话之后,还选择对你笑脸相迎,那是有目的的,因为她需要嫁给你!

而陆擎深向来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他的别有目的,尤其那个人是乔以沫!

“乔以沫,你不觉得累吗?”陆擎深冷面的盯着乔以沫的脸,幽幽的开口说了一句。

紧接着,陆擎深便迈着悠闲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往乔以沫的床边走去,尽管陆擎深穿着拖鞋的脚是踩在铺在地上的绒毛毯子上没有丝毫声音的,但还是给了乔以沫一种踩在她心上的错觉,厚重而又压力重重……

陆擎深来到了乔以沫的床前,轻轻的一个俯身,整个人便贴在了乔以沫的身上,面对着陆擎深突如其来的靠近,乔以沫甚至能够闻得到从陆擎深身上传来的淡淡薰衣草香,整个人更是瞬间紧张的就连呼吸都直接屏住了,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反应。

对于乔以沫的紧张,陆擎深自然是能够感觉的到的,然而在陆擎深看来,乔以沫的紧张,完全是出于对他的厌恶,而恐于他对她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

陆擎深抬起手,轻轻地将乔以沫的头发挽到了耳后,转而将脸贴到了乔以沫的耳畔,语气轻柔,声音中带着万般磁性的说道:“是不是觉得很恶心?明明不喜欢,却要装作满心欢喜的样子,从而迎合着我,来达到你的目的,啧啧啧,我都替你累呢。”

陆擎深温热的气息喷在乔以沫的耳后,使得乔以沫的身子更是紧张到绷的僵直……

“没有,擎深哥,我想你是误会了,我……”

不行,她不能任由着陆擎深就这么继续误会她,不然的话,嫁给陆擎深就真的没戏了。

她才不会天真的以为,陆擎深会凡事很听话的听从父母的安排,乖乖娶她,现在姐姐不知去向,不管是出于为乔家,还是为父母考虑,她都必须嫁给陆擎深。

尽管其中,还有她的些许私心……

然而,乔以沫解释的话刚一出口,还没有说完,却被陆擎深一把打断了。

下一秒,陆擎深蓦的离开了贴着乔以沫的身体,一个反手便使劲地掐住了乔以沫的下巴,整个人更是宛如从地狱而来的修罗般,骇人入骨……

腹黑陆少蜜宠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腹黑陆少蜜宠娇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腹黑陆少蜜宠娇妻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