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神龙废婿全文在线阅读(江鱼唐西西)

来源:ZW 作者:十指舞动 时间:2020-03-25 10:24:32 主角:江鱼唐西西

神龙废婿全文在线阅读(江鱼唐西西)

神龙废婿江鱼唐西西

神龙废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01章长生九千年的废材女婿

"西西,该给江鱼找个工作了,哪怕是看门当保安,也比这样闲在家里强,我们家都快被他吃穷了。"

午饭的时候,丈母娘陈安秀看着闷头吃第三碗饭的江鱼,叹了口气,脸色难看。

她不知道女儿发哪门子疯,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废物当女婿。

除了吃,一无所长。

而且饭量还是常人的三倍。

三年了!

足足三年!

她受尽亲戚朋友嘲笑,左邻右舍羞辱。

胸中那一口闷气,越来越强,快要爆炸。

"实在不行,你们两就离了吧!凭你的姿色,随便找个富二代,也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陈安秀越看江鱼越闹心。

这小子黑黑瘦瘦,貌不惊人。

逆来顺受,窝囊颓废。

和唐西西相比,一个是天上的仙女,一个是烂泥里的蝌蚪,完全不配!

如果硬要说优点,那就是不管怎么骂他,羞辱他,他都不会生气和还嘴。"吃吃,就知道吃,你看看二姨家的女婿,年纪轻轻,已经是公司大老板,出入开奔驰,你呢,自行车都买不起。"

陈安秀看着一如既往只专注于吃的江鱼,气得将碗一推:"不吃了,看着就生气。"

唐西西劝说道:"妈,江鱼身体不好,现在只是在养病,等他身体好了,会赚钱孝敬你们。"

"三年了,还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鬼知道他的病这辈子好不好得了,我养你20多年已经很辛苦了,没想到还要养女婿,出去跳广场舞都要被人嘲笑。"

陈安秀完全不给江鱼面子。

这个窝囊废,甚至连一点男人的尊严和人格都没有。

要是能因此激发他一点血性,陈安秀反倒会开心。

至少证明,他还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

果然,江鱼依然扒拉着大海碗,拼命往嘴里塞东西,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他将碗里最后一粒米扒拉进嘴里,满足的拍拍肚皮,一副饿了三天三夜才吃饱饭的样子。

"妈,西西说得没错,我的病就快好了,到时候我会报答你们的。"江鱼说道。

"报答?呵呵,你不来祸害我们家西西,不拖累我们唐家,我就烧高香了。"陈安秀翻了个白眼。

"江鱼,上门女婿当成你这样,也太窝囊了,你好好一个男人,就算要饭,也犯不着受这等闲气吧。"

XY子唐念念从来没有喊过江鱼一声姐夫。

因为在她心中,这个人不配。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拆散江鱼和唐西西,将江鱼彻底赶出自己的生活。

唐西西皱眉道:"够了,江鱼不就是多吃了一点吗?我们家又不缺吃的,何必这么过分。"

唐念念嗤笑:"好好一个大男人,天天躺床上睡觉,也不找个工作,我都为你羞愧。"

江鱼不以为然,淡淡道:"我吃饱了,出去走走。"

"滚滚,最好出去就别回来了。"

陈安秀怒气冲冲。

江鱼对唐西西笑了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唐念念张了张小嘴,看着唐西西道:"姐,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生气的么?"

唐西西看着江鱼的背影,也是叹息了一声。

三年前,她和几个同学自驾游,遭遇闺蜜背叛,差点被卖给了人贩子,江鱼凑巧救了她。

为了报恩,同时也为了杜绝络绎不绝的追求者,她和江鱼协议结婚。

江鱼当她挡箭牌,而她,则提供江鱼的食宿。

原本以为他只是营养不良,出于报恩心理,唐西西给他买了不少营养品。

可补了三年,江鱼一点变化也没有。

江鱼不疾不徐的走在公园的小道上。

换成任何一个人,天天面对丈母娘的刁难和XY子的嘲笑,恐怕都会生气。

但江鱼不会。

长生九千年,再恶毒的话语他都听过,再歹毒的人心他都见过。

他只在乎自己。

九千年前,他本是深海一条微不足道的鱼儿,因为在一处海底遗迹中误食了一颗灵丹,从而开启了灵智。

三千年觉醒,三千年化形,三千年为人。

化形前,他曾见过三皇五帝,经历过封神之战。

化形后,他曾与鬼谷论道,与秦皇对酌。

帮刘邦起义,助唐皇登基。

当过谋士,做过将军。

他经历了太多太多。

以至于,几乎没有什么能影响他的心境。

鱼龙九变,是一门能让鱼儿化龙的顶级修炼之法。

常人修炼到第九层,基本都能渡劫飞升,离开地球。

但江鱼却一次次渡劫失败,被打回原形。

每一次失败,他都需要从头修炼。

迄今,已经第九次。

九次,已经达到鱼龙九变的极致,再不成功,只能灰飞烟灭。

但,他做梦也想不到,地球的灵气竟然匮乏到了这个地步。

三年了!

他才将伤势养得和正常人一样。

仅仅武者九段的修为,绝对是九次渡劫失败后最弱的一次。

可他并不知道,九段修为,在世俗之中,已经可以被人称之为准大师,奉为天人。

每天坐在公园树丛,对着大江打坐修炼,几乎是江鱼的日常,三年来,风雨无阻。

闭上眼,江鱼运转鱼龙九变心法,身体表面似乎有一层氤氲之气流转,将他包裹其中。

一辆迈巴赫停在了公园外面,几名黑衣保镖极为专业的下车,四处警戒。

一个白发老者捧着一个两尺来长的木盒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先生说了要低调,都给我走远点,没有我的召唤,不许过来。"

老者不怒自威,天生一股霸气。

几名黑衣人不敢吭声,连忙钻进车里,迈巴赫发动,徐徐远去。

老者整理了一下唐装,挺直腰杆,走进了公园。

最后,他来到江边一处偏僻的角落,双手抱盒,肃穆而立。

如同小学生在等候老师召见。

要是让熟悉老者的人看到,绝对会难以置信。

在S市,就连顶层的那几个人物,也不敢如此对待老者。

一分钟过去,老者没动,青年没醒。

半个小时过去,老者还是没动。

他就像一具雕塑,定格在这个瞬间。

终于,青年徐徐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淡淡扫了他一眼。

老者眼神一亮,激动的道:"恭喜师傅突破九段修为,筑基指日可待。"

"没那么容易,地球灵气太匮乏了。"江鱼摇摇头,又道:"还有,别再叫我师傅了,我不收徒弟。"

"那叫先生好了。"老者恭敬的道:"两年前,幸得先生相救,传授正确修炼之法,我周朝安才有今天,先生与我,恩同再造。"

江鱼道:"我只是随手指点了一下,算不了什么,而且,我们之间,不过是交易而已。"

"我有负先生所托,两年来,仅找到五种先生需要的灵药,最重要的一味药,至今没有音讯。"周朝安有些愧疚。

"无妨,那种灵药,可遇不可求,你有心就好。"江鱼并不介意。

"先生还住在唐家么?为何不让我帮你,在S市,我周家还是有些分量的。"

周朝安何止有分量,他在S市,简直可以呼风唤雨。

因为他,是传奇首富周朝安!

江鱼举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一切顺其自然吧,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到他们的生活。"

周朝安将木盒子放下,掏出一张卡,恭敬的递过来,道:"这张卡还请先生收下,在S市任何周家产业,都可以使用,应该会给先生带来一些方便。"

江鱼倒是没有推辞,随手接过,放在口袋。

"你频繁出现在这里,已经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今后别来了。药炼好之后,我会给你一颗,延缓你几年寿命还是不难的。"

"谢先生大恩!"

周朝安激动得声音都急促起来。

见江鱼闭上了眼睛,他便微微躬身,慢慢转身而去。

江鱼又坐了一阵,才起身回家。

唐家算是中产阶级,一家人住在一套老旧的房子之中,门口还有个院子,属于还没经过改造的城中村。

陈安秀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女儿能找个好老公,住上大别墅。

江鱼的出现,让她美梦破碎。

江鱼还在院子外面,就听到丈母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他不由一怔,陈安秀面对自己的时候,别说笑声,连个笑脸都没有,他还以为这个丈母娘天生高冷呢。

现在看来,她的高冷,也是因人而异。

江鱼探头一看,院子门口停了一辆宝马X5。

这个车牌江鱼很熟悉,是唐西西二姨家女婿赵坤所有。

赵坤据说在某家公司当经理,年薪五十万,在一众亲戚之中,风光无限。

陈安秀几乎每天都要拿这个人出来和江鱼比较一番,随后就长叹短嘘,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狠狠瞪着江鱼。

"坤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那个朋友真的年薪百万,而且还不介意咱们家西西是二婚?"

"姨娘,我这也是为了表妹好,她花样年华,不应该就这样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

赵坤的小嘴很甜,一席话引起陈安秀的共鸣。

"是啊!我家西西,丽质天生,漂亮能干,那个废物怎么配得上。"

江鱼信步走了进去。

"我还没和西西离婚呢,你们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

他的表情如常,语气平淡,似乎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陈安秀有些老羞成怒,骂道:"你这个废物,居然敢躲在外面偷听,简直道德败坏。"

江鱼看了一眼略显尴尬的赵坤,淡淡道:"我没有偷听,你们想拆散我和西西我没意见,只要西西点头,我愿意成全她。"

陈安秀眼神一亮:"此话当真?"

"强扭的瓜不甜。"江鱼淡淡说道。

虽然他不在意流言蜚语,可也没有犯贱的爱好。

如果唐西西真的提出来,他不会反对。

"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不认账。"陈安秀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江鱼不置可否。

赵坤讪笑道:"大姨,话已经传到,我先走了,记得明天晚上八点,不要迟到。"

说完,赵坤故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范西哲西装,露出骄傲自信的笑容,昂首挺胸而去。

"看看人家,简直人中之龙,你呢?烂泥里的泥鳅一样。"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陈安秀看着身穿T恤牛仔裤,头发乱糟糟的江鱼,表情很是痛苦。

"你们几乎同时结婚,人家孩子都办周岁酒了,你还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是天生的废物。"

"而且这孩子多懂事,明明一个电话就能办到的事,他却开车上门,太贴心了。"

江鱼嘴角扯了扯。

这小子明显就是开车来炫耀,在陈安秀眼中却成了贴心。

江鱼没有反驳。

陈安秀的脾气很火爆,要是还嘴的话,估计就要有一场家庭大战了。

"身为男人,连唯一的用处都没有,你还要害我家西西多久?"

见江鱼不说话,陈安秀更气。

"没什么事我先去睡觉了。"

江鱼淡淡抛下一句,走向自己房间。

陈安秀气得差点晕过去,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空气中。

这个废物,连身为男人的最基本的尊严和血性都没有,唐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遇到这么一个极品。

吃完睡,睡醒吃。

三年,江鱼就是这么过的。

不过他忘了今天是周六,唐西西也在家。

走进卧室,目光所及,一具白羊般的身体出现在眼前。

上班太累,假期的唐西西只想睡觉。

而她又有踢被子的习惯,薄薄的毯子有大半滑落在地,仅剩下枕头大一块覆盖着身体中央部位。

唐西西的身材非常好,经常锻炼,居然还有腹肌。

只不过,她平时穿着保守,形不外露。

结婚三年,这样的美景江鱼还是第一次见。

江鱼迟疑了一下,上前捡起毯子,准备帮唐西西盖好。

可他的手刚抓住毯子,唐西西就惊醒过来。

顿时,两人四目相对,都有些慌乱。

"江鱼,你想干什么?"

唐西西脸色一红,双手死死抓住了毯子的衣角,拼命向后拉扯,准备盖住自己外露的身体。

 

 

第002章XY子的阴谋

别人都以为这个男人是个窝囊废,但她,从不这么认为。

这个男人凶起来,比野兽都可怕!

"没什么,当心着凉。"

江鱼松开手,目光在白皙的身体上停留了一秒,神情依然平静。

"我警告你,我们只是协议夫妻,你别想多了。"唐西西脸色有些难看,道:"我很感激你当年救了我,可我从来没有以身相许的想法。"

江鱼微微一笑,道:"幸好,我也没有这样的想法。"

"可你的眼睛在看哪呢?"唐西西羞恼起来。

江鱼收回眼神,古井无波。

他见过的美女多不胜数,风情各异。

唐西西在其中,并不占据太大优势。

但无疑,唐西西是和他相处最多,最亲密的女性之一。

三年来,两人都是同房而眠。

当然,江鱼只有睡地铺的命。

唐西西脸色变了变,心中有些不确定。

江鱼到底是想趁机占便宜,还是真的单纯的帮自己盖被子?

对上江鱼古井不波的眼神,她瞬间确定是后者。

虽然江鱼身材瘦弱像是营养不良,但他的双眼,绝对是唐西西这辈子看过最迷人的眼神。

深邃如同星空,充满了神秘的幽静,古井无波,漠然无情。

似乎世间再无任何事情能让他动容。

"江鱼,你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吃了这么多补药也不见好转。"唐西西郁闷的问道,她在江鱼身上,也花了不少钱。

"好得差不多了,吃完这些药,就能恢复。"

江鱼扬了扬手中的木盒。

"我妈面恶心善,你别放在心上。"

"我不会。"

江鱼将木盒子放在衣柜里,然后拿出一床凉席铺在地上,轻轻躺了下去。

唐西西欲言又止,最终暗暗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江鱼这一睡就是几个小时,直到电话声音将他惊醒。

看到上面唐念念的名字,江鱼有些诧异。

XY子从来不待见他,主动联系,这还是第一次。

"姓江的,马上来【金凤凰】KTV。"

唐念念的声音有些怪怪的。

江鱼微微皱眉:"年纪轻轻,去KTV干什么?"

"要你管,你只管来接我就行了,还有,这件事不许让我姐和我妈知道,你要是敢泄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唐念念恶狠狠的威胁。

"我又不是你的司机,自己打车回来。"

江鱼说完就要挂断电话。

"你要敢挂我电话,我就向我妈和我姐告状,说你猥亵我。"

江鱼有些无奈:"好,你等着,我很快就来。"

江鱼并不是真的害怕,只是他现在一门心思想要恢复自己的修为,其他一切,都没放在心上。

为了避免麻烦,他只好如此。

金凤凰KTV外,一群少男少女正在放着音乐拍摄着短视频。

"刘少牛逼,真的能让我们在这里拍视频,感觉像做梦一样。"一名男生谄媚的看着刘少。

"这里连拍照都禁止呢,上次我们来,就被保安驱赶,还是刘少面子大。"另一名女生娇声说道,对着刘少抛媚眼。

而刘森,则是眼神痴迷的看着唐念念。

"念念,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唐念念上身白衬衣,下面牛仔短裙,青春而时尚,像个大姐大。

"当然,这个废物姐夫,总是缠着我姐,偏偏我姐护着他,不愿意离婚,我只能想办法让他自己滚蛋了。"唐念念又补了一句:"待会你们下手轻点,别把他打死了。"

刘森冷冷一笑,道:"你放心,这是我的地盘,进了里面,就是我们的天下,想在怎么玩他都行。"

说着,他的目光却是在唐念念娇俏玲珑的身体上停留,暗暗吞咽了一口唾沫,露出色魂与授的表情。

江鱼拿起车钥匙,走出房门。

见他要上车,丈母娘陈安秀冷哼一声。

"这么晚了去哪?"

"出去转转,不用等我吃饭。"江鱼说道。

"一天天白吃白住,还要耗油。"陈安秀气不打一处来:"废物,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江鱼没理她,上了唐念念买的众泰车,扬长而去。

"滚,滚,最好永远别回来。"

陈安秀咒骂,恨不得世上没有江鱼这个人才好。

江鱼按照导航,半个小时就来到了金凤凰。

唐念念不耐烦的道:"姓江的,怎么这么晚才来?"

"路上堵车。"

江鱼下车,面无表情。

"这就是念念的姐夫?这么衰的人,怎么娶到念念姐姐的?"

"念念的姐姐可是个大美人,这个姐夫真不怎么样,像个病痨鬼不说,还是个穷逼。"

"难怪念念要拆散他们,换我,也受不了这样的人当姐夫。"

……

一群人看到江鱼,窃窃私语,鄙夷不堪。

只有唐念念小嘴微张,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半天不见,这个姐夫似乎有些不一样了,身材似乎丰满了一些,脸也变得圆润了些许。

错觉!

一定是错觉!

谁能在半天有这么大的变化?

江鱼现在耳力超出常人十倍都不止,这些人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他并不介意。

刘森眼中鄙夷之色一闪而过,微笑上前。

"我们进去吧,这里的包厢需要预定,我只订到地级包厢,让大家见笑了。"

"哇,地级包厢据说最低消费一万以上,里面奢华如皇宫,我一定要拍一百个短视频,天天发。"

"刘少厉害,地级包厢可不是一般人能订到的,果然不愧是高富帅。"

"那是当然,刘少的父亲,可是这里的股东。"

……

十几人闻言都是一阵惊叹,各种马屁拍得刘森非常舒服。

只有江鱼,一言不发,平静如水。

进了包厢,刘森大手一挥,豪爽的点了一大堆的食物和酒水,开始欢乐起来。

唐念念本来就是个活泼的孩子,端起酒杯就要喝,却被江鱼一把抢了过来。

"小孩子喝什么酒。"

"今天我生日,我想喝就喝,你管不着。"唐念念大怒。

"你生日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江鱼皱眉。

"那是农历生日,我现在提前过个阳历生日不行吗?"唐念念理直气壮。

江鱼摇摇头,有些无奈。

这个XY子自小就娇蛮任性,在家中称王称霸,他也管不了。

几个女同学围住唐念念说着悄悄话,分散她的注意力。

而刘森,却是趁机在唐念念的杯子里倒下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帮助唐念念算计江鱼是假,拿下这朵娇花是真。

这些同学,都是他的狐朋狗友,配合他演戏罢了。

但,江鱼冷眼旁观,眼神犀利无比,这些小动作怎么可能瞒过他的眼睛?

他眼神一冷,心中升起一丝杀意。

他并没有提醒唐念念,有他在,没有人能伤害到唐念念。

能通过这件事,让她认清这些猪朋狗友的真面目,也算是一件好事。

刘森转身,看了江鱼一眼,脸上挂着虚假的笑,拿着两杯酒走了过来。

"这位大哥,我敬你一杯。"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江鱼拒绝。

刘森一拍桌子,当场翻脸:"我给念念面子才请你来玩,敬酒你不喝,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是不是?"

"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江鱼居然微笑着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句话出口,气氛骤然就紧张起来。

八九个男生呼啦一声围过来,站在刘森后面,面色不善的看着江鱼。

"刘少好心帮念念过生日,你居然不给面子?立即道歉,否则别怪哥几个不客气。"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废物上门女婿而已,敢在这里装。"

"今天要是不能让刘少满意,后果自负。"

……

他们这是要将计就计,帮助唐念念出气。

刘森骄傲的看着江鱼,冷声道:"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不给我面子,给我上酒,不喝也得喝。"

碰!

一名身材高大的男生拖过一箱啤酒,放在了江鱼面前。

"废物女婿,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喝完这些酒,另一个是跪下帮我舔干净皮鞋。我猜,你一定会选择第二个对不对?因为,你就是这样没用的废物。"

刘森猖狂的笑起来,鄙夷的看着江鱼,眼神充满威胁。

江鱼淡淡道:"没有第三个选择么?"

众人大笑。

唐念念假惺惺的扑过来,护住江鱼:"不许打我姐夫,他身体不好。"

刘森冷笑道:"不想挨打,就下跪舔鞋认错,我大人大量,不会和他计较的。"

唐念念可怜兮兮的道:"刘少,你们别生气,我姐夫没见过世面,不会说话,你就原谅他吧。"

刘森冷冷一笑,道:"不下跪也行,喝光这箱酒。"

唐念念咬牙道:"我代替姐夫,向你们赔罪。"

她一脸豪爽,抓起一瓶打开的酒就喝。

江鱼没有阻拦。

只是半瓶酒下肚,唐念念就满脸绯红,扑进了江鱼怀里,娇憨的道:"姐夫,你就认个错吧!"

江鱼不动,任由她在怀里扑腾。

几名女同学早就举起了手机,将这一幕拍摄下来。

唐念念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这画面要是让姐姐看到,还会护着他吗?

这个废物,终于要彻底从自己的生活之中消失了。

不过,当她要从江鱼怀里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手脚酥软,没了半点力气。

怎么回事,自己不过喝了半瓶,怎么就醉了?

她趴在江鱼怀里,感觉眼前人影都开始模糊起来。

刘森眼神一亮,知道药物发作了。

"你们几个给我看着这废物,酒不喝完不许他走,我先送念念回去。"

刘森露出得意笑容,挑衅的看着江鱼,似乎在说,我就要去玩你的XY子了,你能怎么样呢?

"刘少,你尽管去,我们保证会让他喝光。"

"别让美人等太久。"

"祝刘少春梦了无痕。"

……

几个男人挤眉弄眼,露出彼此都懂的猥琐笑容。

"你们,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江鱼眼帘一抬,露出一丝森寒。

碰!

谁也没有看清怎么回事,刘森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重重撞击在两米外的墙壁上。

哇的一声,刘森吐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

几名男生吃惊的看着刘森,又看看动也没动的江鱼,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给我上,弄死他我负责。"

刘森狰狞的叫起来。

几个男生跟随刘少,平时没少打架闹事,都是狠人。

八九个人几乎同时扑了上去。

 

 

第003章你要帮我舔鞋么

碰碰碰!

突然,人影闪动,沉闷声音爆豆般接连响起,哀嚎一片。

刘森惊恐万状的看着眼前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八九个人,就像是一个个布娃娃被人抛起,四处翻飞,不到十秒,全部倒地不起。

他定睛看去,那个干瘦的男人,依然坐在沙发上,古井不波,一动不动。

唯一不同的是,唐念念已经被他放在了一侧,双眼紧闭,微微喘息,却没有扭动。

这是人还是魔鬼?

刘森感觉有些不真实。

江鱼站起身,闲庭散步一般走到刘森面前,淡淡看着他。

"你跪在地上,是要帮我舔鞋么?"

淡然的话语,带给刘森强烈的侮辱。

看到江鱼过来,他吓得不断向后退。

可惜后面是墙壁,退无可退。

"我爸是这家KTV的股东,这里有监控,你敢伤我,走不出大门。"刘森嘶吼。

"哦,是吗?所以你就能为所欲为,对我XY子下手?"

"我什么都没做,你血口喷人。"刘森当然不会承认。

江鱼淡淡道:"你承不承认都没有关系,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

江鱼面无表情的说着,上前在刘森的手上重重一捏。

刘森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汗珠大颗大颗滴落下来。

他不是没有见过狠人,但这样动不动就捏碎人手腕的,还是第一次见。

江鱼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静静看着刘森。

"现在,你有两个原则,一个是我捏碎你双手双脚,另一个是,帮我舔鞋。"

刘森眼睛顿时红了。

恐惧和屈辱交织,让他大脑嗡嗡作响。

"你只有三秒钟考虑时间,一二三,时间到。"

江鱼说着,抬起脚就要向刘森踩去。

"我愿意舔鞋。"

千钧一发之际,刘森终于做出正确选择,屈辱无比的喊叫起来。

江鱼有些遗憾的轻轻放下了脚,道:"真没意思,太弱,欺负起来一点快感都没有。"

刘森内心都快要崩溃了。

江鱼的冷酷漠然,击溃了他所有意志。

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要是自己不按照他要求的做,这个人真的会踩断自己四肢。

眼看着高高在上的刘少竟然真的伸出舌头,帮江鱼这个废物女婿舔鞋,在场的男生和女生都惊呆了。

他们简直难以置信。

这一幕,既是那么荒谬,又那么恐怖。

"谁敢在这里闹事?"

一群身高马大的保安冲了进来,个个身高一米八左右,充满了压迫性的威势。

关系到地级包间客人的安危,这些保安行动非常迅速,一分钟时间赶到现场。

但现场的情形还是让他们目瞪口呆,脸色顿时说不出的怪异。

"刘少,你不要紧吧?"

保安队长脸皮扯了扯,问道。

刘森气得吐血,尼玛这混蛋眼瞎吧!

他趁机一个翻滚,远离了江鱼,厉声叫道:"都给我上,打死这个混蛋,本少重重有赏。"

刘森的老板来头很大,算是老板之一。

这些保安岂敢怠慢?

一声吼叫,众人抽出橡胶辊,一拥而上。

包厢之中,顿时响起一阵有节奏的击打声,宛如一首激扬的音乐。

在灯光之下,人影交错,四处纷飞。

一分钟不到,七八个保安东倒西歪,躺满一地。

全场,只有江鱼一人静静站在原地,神情有些失望。

"太弱了,简直让人提不起欺负的欲望。"

他再次重复了这句话,看向瑟瑟发抖的刘森,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齿。

"你家,还有高手没有?"

刘森傻傻看着他,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爸不是很有势力么?我打伤你,他不心疼?不打算为你报仇?"江鱼提醒:"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有什么事最好一次性解决完,还不打电话求助?"

这话出口,所有人都是感觉一阵荒谬和吃惊。

这人,真的是唐念念口中那个三年一事无成的废物姐夫?

在唐念念口中,这个姐夫懦弱无能,手无缚鸡之力,连小孩子都可以欺负他。

尼玛,这也叫无力?

那这些被他打倒的人算什么,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更嚣张的是,他竟然还要刘森打电话搬救兵。

保安们的脸色,更是怪异得不可思议。

随即又升起一些窃喜。

刘家,绝非表面这么简单!

他们家,有真正的高手!

刘森忙不迭用右手掏出电话,拨通了父亲刘强的电话。

"爸,救命啊!"

刘森直接哭了起来。

刘强一怔,大骂道:"臭小子,又在外面欺负别人,踢到铁板了吧?"

"爸,这次真不是我惹事,我在金凤凰被人打了,你一定要为我伸冤。"

刘森眼泪都出来了,在地上撒泼似的凄厉大叫,顿时让刘强心都吊了起来。

"敢动我儿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我马上派人来。"听闻儿子受伤,刘强怒不可休。

"爸,对方有高手,一个人打倒了我十多个同学呢,最好让陈昆叔叔来。"

"好,我这就让陈昆过来帮你。"刘强对这个儿子非常宠溺。

刘森一听,顿时喜笑颜开。

陈昆之名,响彻S市。

九段修为,几乎无敌。

刘家正是靠着他,才在S市打下一片天地,让周家也妥协。

只不过,平时陈昆作为刘家镇宅之宝,轻易不会出手。

这次刘强爽快派出陈昆,让刘森顿时找回了自信。

"江鱼,你别得意,我陈昆叔叔乃九段大师,你敢伤我,我看你怎么死。"

刘森脸色狰狞的大叫起来,看着江鱼的目光充满了仇恨。

几名受伤不是太重的学生要扶他起来,被他一把推开。

"谁把我打倒,老子要他跪在地上求我起来。"

江鱼淡淡看着他,道:"这个陈昆,很厉害么?"

"哈哈哈,我陈昆叔叔是S市第一高手,打你如同打狗。"

刘森想起陈昆的强大,更是气焰嚣张起来。

"你这个废物女婿,赶紧给老子过来跪下,否则,我灭你全家,连你老婆XY子一起弄。"

S市无敌高手陈昆出马,再厉害的人,也要趴下。

这个江鱼算什么东西?

他再厉害,还能打过九段高手不成?

刘森已经毫无顾忌。

"是吗?"

江鱼站起身来,冷笑着走向刘森。

江鱼本来打算等这个陈昆来,见识见识现在九段高手的实力,是否和自己想象之中一样强,可这刘森如此嚣张,还侮辱唐西西和唐念念,让他有些生气。

"你想干什么?"

"得罪刘少,你死定了,还敢过来?"

几名被打倒的男生色厉内茬的喝道。

江鱼并没下重手,他们只是轻伤,知道刘森强援即将到来,一个个又嚣张起来。

"滚!"

对于这些趋炎附势的学生,江鱼没有半点好感,大手一挥,挡在前面的几个学生就变成了滚地葫芦。

刘森这才醒悟,自己好像高兴得早了一点。

陈昆还没来,自己完全就是粘板上的肉啊!

"你得庆幸生在现代,而且刚好遇到我千年一次的吃斋期,否则,现在的你,已经是个死人了。"江鱼怜惜的看着刘森。

"呵呵,原来你也不敢杀我啊!废物女婿,你惹到我,死定了。"

刘森不知死活的狞笑:"你XY子,我上定了,而且,我还要你亲自将她送到我的床榻之上。"

咔嚓!

江鱼脸色如常,但却一脚踏在了刘森的腿上。

江鱼九次渡劫,历经天雷考验而不死,肉身早就强悍到一个变态的地步。

轻轻一脚,哪里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了?

刘森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江鱼微笑:"舒服吗?"

刘森冷汗狂冒,狠狠道:"你现在对我所做的一切,我要百十倍报复在你身边的人身上,让他们替你承担所有痛苦。"

咔嚓!

江鱼又一脚踏在了他另一只腿上。

"现在感觉如何?"

"你……你。"

刘森眼泪狂流,不敢再逞强了。

这个废物女婿,看似病恹恹什么都不在乎,可下手真狠。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打算等陈昆来后,用尽世上最残酷的手段,狠狠折磨他。

最好是将他老婆也弄来,当着他的面尽情蹂躏,方消心头之恨。

江鱼冷冷瞥了他一眼,道:"你找的高手最好别让我失望,否则,会很没意思。"

刘森颤抖着道:"我陈昆叔叔是九段高手,差一步就要步入先天,成为大师,你这样对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江鱼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只是看了看惊恐的躲在角落的人们。

女孩们集体缩成一团,脸色复杂。

男生惊恐万状,不敢和江鱼视线接触。

这个人太狠了,动不动就要人骨头断裂。

更可怕的是,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那种漠然和冷酷,让人心寒。

江鱼也没打算理睬他们,径直走到唐念念旁边坐下。

唐念念此刻脸色发红,身子扭动,似乎药性发作了。

"男人,我的白马王子,你来啦!"

看到江鱼,她眼神迷离,紧咬下唇,露出魅惑的笑容,扑进了江鱼的怀里。

 

神龙废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神龙废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神龙废婿小说全文

神龙废婿江鱼唐西西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