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神羽剑客行风世羽林雪妍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林雪妍 时间:2020-03-24 15:29:43 主角:风世羽林雪妍

神羽剑客行风世羽林雪妍结局完整全文

神羽剑客行风世羽林雪妍

林雪妍小说作品《神羽剑客行》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神秘老人

因为练了几年的少林武功,风世羽身体的爆发力非常好,曾经在学校里还是长跑健将,每一年的运动会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可是,此时风世羽本就受了伤,而且如王兆丰这样的武林高手可是会一种叫轻功的神奇武功,他想要逃出后者的追踪可不太容易。

幸好奉符城很大,王兆丰也并不知道风世羽会往哪里跑,要不然早就被追上了。刚刚跑出了两条街,风世羽就远远地看到王兆丰往自己这个方向来了。

风世羽暗道一声不好,也不知道是自己被他发现了,还是他误打误撞的跑了过来,总之真要让他追了过来就真的死定了。

在人群中东躲西藏的跑了好久,胸口传来一阵又一阵剧痛,就快忍不住了。突然,风世羽瞧见前面有一家客栈,客栈大门口停了一辆马车,心中一动,忙趁人不注意就滚到了马车下面,死死地抓住车底的横梁。

没过一会儿,马车就动了起来,朝着城外快速的跑着。刚巧,王兆丰正在一旁查问风世羽的踪迹,无意中看到了马车下面的风世羽,怒吼一声:“小畜生,你给我站住。”身子一纵,直奔马车而去。

或许是马车的主人有什么急事,车夫一路上使劲地鞭打马儿,让马儿跑得飞快,以王兆丰的轻功竟然追不上。如此跑了七八里路,王兆丰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体内真气也已经耗尽,只有停下脚步,一边喘气一边骂道:“你这个小畜生,以后别让你王爷抓到你,不然将你砍成十块八块的。娘的,累死我了。”骂骂咧咧地回城去了。

风世羽并不知道王兆丰没有跟上来,依旧死死地抓住车底横梁不放。就这样,马车又跑了几个时辰,已经快到奉符南边的龚县,此地离奉符已近百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长途的颠簸使得风世羽全身疲惫酸痛不已,终于抓不住摔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渐渐回过神来,起身走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下坐好。

看着四周完全被黑夜笼罩了,风世羽摇了摇头,喃喃道:“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今晚只有在这里将就一下了,明天天亮了再去找路回去吧。也不知清影跑掉了没有,那本书可在她哪儿。”坐了没一会儿,强烈的睡意就袭来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风世羽是被饿醒的,昨天本来就只吃了一顿饭,之后又是受伤又是逃命的,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现在又睡了一夜,不仅身体疼,肚子似乎也给饿疼了。

“先去四周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风世羽拍了拍手,起身向四周望去,只见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面前一条大路分不清前后。

“林子里面应该会有野果之类的东西吧?”风世羽有些不确定的看看背后的树林,“还是先进去看看吧,饿死了。”想到这里,就朝着树林走去。

走了半个时辰,终于看到一棵果树,树上红红绿绿的结了几个果子,看起来有些像橘子。终于有吃的了,也顾不了许多,一下子就蹿到树上去了,摘下一个果子就大口大口的啃起来。

“嗯,挺甜的,应该就是橘子吧。”风世羽满意地啃着果子,没两下整个果子就没有了,忙摘下第二个继续啃起来。

突然,眼前一道灰色的身影闪过,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野兔。

“太好了,有野兔,好久没吃肉了。小野兔,你别跑,我来了。”急忙跳下果树,朝着野兔飞快的追过去。

这一人一兔,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竟跑了又大半个时辰,靠着两个果子垫底,风世羽奇迹般地没有累到。

就这样也不知道跑到那个深山老林里面来,竟到了一处悬崖边,那野兔走投无路竟然就跳了下去。也不知道风世羽是没有刹住车,还是没有看到那处悬崖,也跟着跳了下去。

“啊”!

身在半空,他这才反应过来,只是已经来不及了。听到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就知道这悬崖深得吓人。

感觉像是过了好久,又感觉只是眨眼间的功夫,风世羽已经能看见崖底了。

一汪碧水映入眼帘,崖底竟然有一条河流淌过。来不及细想,风世羽重重地砸进了水里。

在接触水面的一刹那,他就被这股巨大的冲击力给砸晕了。沉入水底之后,很快就浮了起来,然后整个人顺着河水朝着下游飘走了。

当风世羽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也是他命大,被河水冲到了一处浅滩,沿着河流再走一个时辰,就是一个十几丈高的瀑布。若是再掉下去,恐怕就尸骨无存了。

风世羽缓慢地坐起来,浑身上下又酸又痛,肚子里也雷声阵阵。

“这是哪里啊,我还没死吗?肚子好饿啊,看来我真的还活着。”风世羽苦笑一声,这才仔细打量自己所在的地方。

环顾四周,这是一个清幽地山谷,周围长满了野草树木,树林中还不时传来一阵阵鸟鸣声,不觉让人心旷神怡。

只是风世羽现在无暇享受眼前的美景,肚子实在太饿了,他感觉再不吃东西就要饿死了。

风世羽脚步蹒跚地朝着山谷里走去,希望能找到些吃的,哪怕摘几个野果子充饥也好啊。

谁知,一路走来就没看到有果树。就在他饿得打算拔地上的草吃的时候,一道灰色的影子从眼前蹿过。

顿时,风世羽双眼绽放出饿狼般的绿光,大喝一声:“兔子,别跑!”说着,拔腿就追了上去。

追出没多远,那原本非常灵活的野兔突然像没头苍蝇一样,一头撞向了前方高耸的大树。

风世羽大喜过望,一把将兔子拎起来,叹道:“兔子啊兔子,真是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你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让我抓住吃了多好,何必自杀呢!”

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匕首清理野兔尸体。小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吃到了香喷喷地烤兔肉了。

一整只烤兔下肚,风世羽顿时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这时,他才有心思仔细查看自己所在的地方。

“惨了,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啊?”风世羽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我还是回到河边去,沿着河流肯定能找到有人的地方。”风世羽想了想,准备走回河边。

突然,一股奇异的感觉笼罩在身上,似乎有一道神奇的力量在呼唤着他,让他继续朝山谷里面走去。

“山谷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风世羽微微考虑了一下,在好奇心驱使下,决定进去看一看。

风世羽顺着那股呼唤走进了山谷深处,很快就看到前方一片茂密的丛林后面露出一间木屋。

越靠近木屋,那股呼唤就越强烈,这间木屋依山而建,外表简陋,已经腐朽了许多,似乎是被遗弃好久了。

风世羽慢慢地走到木屋前面,他很肯定那股呼唤就是从屋里传来的。正准备上前,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你终于来了!”

声音不大,但风世羽听在耳中却感觉身体中的五脏六腑都被狠狠地震荡了一番,似乎下一刻就要晕厥了。

风世羽定了定神,震惊之色跃然脸上:“刚才是怎么回事,只是普普通通一句话,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这是什么力量,屋子里的人会法术,还是极为高深的武功?”

很奇怪,屋子里的人似乎不怀好意,但此刻风世羽心中却没有一丝惧意。他踱步上前,轻轻推开了木屋的门。

屋里仅仅只有一张石床和一张石桌,石床上面盘坐这一个老者,看上去已经年过六旬了。一身衣裳已经破烂不堪,看不出本来的样式和颜色,一头花白的头发都快垂到地上了,脸色极为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双眼紧闭,似乎是睡着了。

听到风世羽进门的声音,老者睁开了眼睛,似是浑浊的眼睛里竟闪过一道摄人心魄的精光,原本佝偻的身躯竟透着一股如山岳般沉重的气势。

风世羽心中一颤,道:“老前辈,你好。”

老人似乎笑了笑,轻声道:“老夫如今这个模样,有什么好的?”

风世羽一愣,老人眼前这个样子跟好的确沾不上边,瞧他的模样似乎下一刻就会驾鹤西去。不过,也正是眼前这个奄奄待毙的老人将自己呼唤过来的。

“不知老前辈将晚辈唤来,有什么吩咐?”风世羽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人望着风世羽,道:“你倒也聪明,竟知道这一路是老夫将你引来的。倒也不枉费老夫为你抓的那只肥美的野兔。”

风世羽大骇,他本就奇怪那只野兔怎么会突然自己撞死在树上,没想到会是眼前这个老人的杰作。

野兔撞死的地方离这屋子至少相隔四里远,老人竟然能够隔着这么远控制住野兔的行动,然后使用某种奇妙的方法将自己引来。这还是武功能够办到的事吗,武功竟然有这么神奇?

老人将风世羽的表情尽收眼底,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会到这个地方来的?”

风世羽愣愣地答道:“晚辈风世羽,追一只野兔的时候不小心从悬崖上面掉下来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就漂到这里来了。”面对老人的眼睛,只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受控制,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老人的问题。

“嗯。”老人点点头,对风世羽的回答非常满意,轻声说道:“你过来。”

虽然对老人有些发憷,风世羽还是依言走到了他身边。

老人一把抓起他的双手,两道真气蜂拥着冲进了他身体,一下子就游遍了全身,跟着收回真气放开了他的手。

随后,老人苍老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充满诱惑的问道:“你想成为绝世高手吗?”

第11章 碧霄剑神

“绝世高手?”风世羽浑身一震。听到这四个字,他的眼前瞬间就出现了王兆丰将他一脚踩在地上,任意奚落的场景。

想到王兆丰的肆意践踏,还必须要钻他的裤裆才能活命,这简直比死还要难受。就是因为他风世羽只是一个武功稀松平常的普通人,就能被王兆丰这样一个武林高手任意的欺辱践踏。

“如果我是一位绝世高手,那王兆丰只会跪在我的面前给我舔鞋子。想要在江湖中生存,就必须要练就一身惊天的武功。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我一定要成为绝世高手!”风世羽心里一阵激动。

总算他还没有因此失去理智,又想起了老人刚才施展的惊人手段,不解的问道:“晚辈想要成为一位绝世高手。只是老前辈武功盖世,怎么会看中晚辈这样一个小乞丐呢?”

老人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脸上露出一丝意外,赞道:“小小年纪,遇事不骄不躁,倒也难得。老夫也从你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颗强者之心,很不错!老夫在此地住了十年,你是唯一一个来到此地的人,说明我们有缘,你是老夫命中注定的弟子。”

“何况……”老人突然叹息一声,默然道,“老夫只剩下十日寿元,再也没有时间去等待他人了。”

“不过,老天也没有亏待我。临死之前,将你送到了我面前。你根骨奇佳,正是练武的好材料,而且你还会一些粗浅的少林功夫。虽然功力平平,但根基深厚,练起上乘武学来,必能事半功倍。”老人缓缓说道。

那真是太好不过了!风世羽心中大喜,正色道:“既蒙前辈看重,这是晚辈的荣幸,晚辈愿拜前辈为师。”

“你先不忙答应,老夫收你为徒是有条件的。老夫沦落至此,乃是被奸人所害,你若拜我为师,就必须手刃仇人,为我报仇!”

果然,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过,如果自己真的成为了绝世高手,为老人报仇这个要求也合情合理。想到这里,风世羽大声说道:“为师父报仇,乃是弟子义不容辞的事情。”

老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磕头拜师吧,然后对天起誓!”

发誓对于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来说只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现代人不信鬼神自然也不相信誓言。但是宋朝人最重承诺,答应过的事情就会理所应当的去完成,对于誓言看得比性命更重要。

风世羽当即向老人连磕八个响头,行了拜师大礼,随后又向天起誓:“我风世羽在此发誓,弟子学有所成之后定会为师父报仇,若有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老人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沉声说道:“你既已磕过头,又向天发过誓,从今日起就是我过千城的弟子,也算是皇崖天宗的弟子了。”

“皇崖天宗?”风世羽问道,“师父,弟子听说中原武林有一庄二门三帮四派十大门派,乃是中原武林的翘楚,却是没有听说过皇崖天宗呢?”

过千城傲然道:“你自然是没有听说过,我皇崖天宗乃是一个隐世的门派,论实力可称为天下第一门派,只是少有在江湖走动,便是中原十大门派的人也罕有知道的。不过,凡是知晓皇崖天宗的,可都不敢小觑。”

“皇崖天宗有个规矩,每隔三十年便会派一名门中最优秀的弟子出山历练,于红尘中游历,有所得之后再回山修行。”

“三十年前,为师奉师父之命离开皇天崖出山历练,仅仅一年时间,为师便在武林中搏了一个碧霄剑神的名号。”过千城骄傲地回忆到。

“后来,为师在好友的介绍下加入了玄天教,并为玄天教立下大功。上代教主感念为师的功劳,便将教主之位传给了为师。”

“玄天教?”风世羽插口说道:“一个多月前,玄天教的教主凌巍然于泰山之巅挑战武林盟主沈擎苍,结果沈擎苍好像当场战死了。”

“什么?”过千城勃然大怒,吼道,“凌巍然那混账怎么会成为玄天教的教主?教中护法长老否瞎了不成?沈擎苍武功修为并不在老夫之下,怎么会败给凌巍然?”缓了缓,叹道:“哎,一切都是天意。”

“师父既是玄天教的教主,一身武功傲视天下,又怎么会沦落至此,又是被什么人所害?”风世羽问道。听到他问起,过千城脸上顿时露出一片阴霾,跟着缓缓道出了各种原委。

十年前,由过千城掌管的玄天教虽算不得什么名门正派,却也不是邪魔外道,在武林中也没有恶名,他本人与十大门派的几位掌门也略有交情。当时,过千城有一名颇受信任的部下,就是当时玄天教三大护法之一的凌巍然。

凌巍然加入玄天教不过两三年时间就为教中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此人不仅能力出众,而且武功高强,很快就获得过千城信任,并任以护法之职,成为他的左膀右臂,甚至隐隐成为玄天教的继承人。

当时,过千城应邀前往江宁的玉陵山庄参加英雄大会,在回程的时候,行至一处峡谷时竟遭到了辽国高手的偷袭。

本来以过千城的武功,等闲之辈是根本伤不了他的,谁知在他救援凌巍然的时候被凌巍然一记重拳打伤了心脉。跟着,过千城身边的教众纷纷倒戈,联合辽国高手围杀他。

最后,过千城以绝顶的轻功逃了出来,当来到这处山谷的时候就昏迷了。醒来之后发现,因为流血过多,双腿已经坏死;而且心脉受损,已无药可医,过千城被迫滞留在此。

过千城说完,风世羽早就气愤难耐,怒道:“没想到凌巍然竟然是如此一个卑鄙小人,便是师父不说,弟子以后也会将此人碎尸万段。”

“哎,为师苦苦熬了十年,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报了这大仇。没想到在为师临死之前,终于等到了羽儿你来到此地,想必这也是天意啊。”过千城叹道。

风世羽这才想起,刚才他就说过自己只有十日寿元,否则,他未必会收自己为徒。

过千城道:“自家人知自家事,为师伤了心脉,本就是该死之人了,只是靠着修为支撑罢了。如今,也支撑不下去了,十日之后便是为师大限之日了。”

“不过,十日又如何,凭着为师胸中所学,再加上师门秘技,十日已足够将羽儿你培养成一代强者。在这十天里,为师会将本门的内功心法、武功秘技全部传授给你。”

“多谢师父。”风世羽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就不再说其他的,只领命便是了。

随后,过千城开始教授风世羽内功心法:“人体内有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共有四百零九个窍穴,包括三百六十一个正穴和四十八个经外奇穴。所谓的修炼内功就是修炼这四百零九个窍穴。”

“而内功又分为后天境界与先天境界。后天境界修炼三百六十一个正穴,先天境界就是修炼那四十八个奇穴。”

“不知从何时起,武学的境界以朝廷的官制来划分,共九品十八级。后天九品,前八品每一品修炼四十个正穴,正一品需要修炼四十一个。当最后一个正穴百会穴打通之后就能贯通天地,将人体内的小天地与外界的大天地融合,吸纳天地元气,是为先天境界。”

“先天九品,前八品每一品修炼六个奇穴,至于先天一品修炼什么,为师的境界未到,也不甚明了。”过千城将武学的境界娓娓道来。

“本门的基本内功心法名为《乾元夺天真气》,乃是夺天地造化的武学宝典。”

“纵观天下武林,内功修行都是由后天转为先天,后天修炼到极致打通百会穴方能突破,达至先天境界。后天与先天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这其中却不知道困住了多少英雄豪杰。天下习武之人不计其数,能修炼到后天正一品的大有人在,不过十个里面也不见得有一个人能够突破先天境界,由此可见后天修炼至先天境界是何等艰难。”

“不过虽然修炼到先天境界难于登天,但是修炼上品武学典籍突破先天的机会却是要大上许多。所以武林中能够出先天强者的大多都是名门大派,而我皇崖天宗的《乾元夺天真气》更是上品之中的上品,只要练到第六重,几乎都能突破先天境界。”

武林中人都知道,任何一门内功心法都是引导自身,激发内气,内气一成便算是进入了后天。之后便是慢慢的聚气,内力也会一天天的浑厚。

只不过任凭资质再好,身体再强壮也不能无限制的储藏真气,终有一天会达到极致。极致一到内气就不会再增长,武功也不会再有寸进,除非能够踏出一步,成就先天。

先天境界,体内小周天与天地沟通,经天地元气洗筋伐髓,不仅可以扩展经脉,功力倍增,而且可以吸纳天地元气洗刷身体,延长寿元。

只是想要成就先天太难,当今中原武林,练武之人不计其数,但是真正能够冲破后天束缚进入先天境界的人数也确如过千城所说。

皇崖天宗的《乾元夺天真气》竟然能保证几乎百分百地突破先天,若是被武林中人知晓,只怕会蜂拥过来抢夺了。

不过,风世羽本就不是武林中人,对于后天与先天的区别更是半点都不知晓,所以对过千城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过千城又道:“《乾元夺天真气》乃是夺天地造化的一门心法,共有十重,一重比一重玄妙,当然修炼的难度也是一重比一重更甚。当初为师遭凌巍然暗算的时候只练到了第八重,若是练到了第十重,凌巍然早就毙于为师剑下了。来,为师这就传你盘膝运气的法门。”

“练功之前,先得练性,务必要摈弃一切杂念,脑中谨记运气的路线。”

说着,他一指点出,一道气流钻入风世羽体内,在经脉中运行起来。风世羽急忙手心如一,仔细观察气流的运行轨迹。

风世羽本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练起这《乾元夺天真气》来也是事半功倍,很快就记住了所有的运行路线和整套心法,开始修炼起来。

不过三日的功夫,他的体内就渐渐地有了反应,经脉中突然涌现出一股气流,慢慢地朝着丹田流过去。进入丹田之后又沿着经脉前进,渐渐地越前进越气流越强大。

突然,气流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似的,无法再前进半分。挡住气流前进的正是闭塞的窍穴,于是风世羽引导着气流不停地冲击着第一个正穴。

气流一遍又一遍的冲击着正穴,一股隐隐阵痛从经脉处传出来,风世羽的额头渐渐有了一些汗水。师父早已嘱咐过,修炼真气冲击正穴本就不轻松,风世羽心中早有准备。而且他心里有股蛮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终于,两个时辰之后,第一个正穴终于被冲开了,气流也瞬间增长了一倍。此刻的气流就可以称为真气了。

风世羽兴奋得跳了起来,大叫道:“师父,弟子终于冲开第一个正穴了。”

此时的过千城脸色比之前几日更加苍白,听到他的呼叫声,轻轻叹道:“你果真是武学奇才,三天之内就能冲开位于胸口的膻中穴。膻中穴乃是一处极为隐蔽的沟通人体内天地与外界的天地桥,只是吸纳天地元气的效率极为缓慢,不及百会穴一成。若非乾元夺天真气的特异性,一般的内功心法并没有利用膻中穴吸纳天地元气的能力。”

“乾元夺天真气之所以能有九成九的概率打通百会穴突破先天境界,就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打通膻中穴缓慢吸纳天地元气洗经伐髓。”

“如今你既以打通膻中穴,应立即引天地元气如体,洗刷经脉,一举冲破四十个正穴,达成后天境正九品与乾元夺天真气第一重。”

“只不过,”过千城突然笑了笑,“这个过程非常痛苦,你要有心理准备。”

“好的。”风世羽点点头,发觉师父那奇怪的笑容,不知怎的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第12章 初战强敌

真气慢慢地流过膻中穴,风世羽隐隐感觉了到天地四周流动的一些不一样的气流,非常的纯粹干净,却又有些许的狂躁,他知道这就是师父所说的天地元气。

按照师父所教授的法门,风世羽小心翼翼的引导着真气透过膻中穴与外界的元气接触。仿佛发现绝世珍宝一般,四周的元气疯狂的由穴位涌入自己体内,顺着全身经脉游走在四肢百骸。

随着天地元气不断的冲刷身体,风世羽只觉得气血膨胀,经脉似乎要炸开来一般,整个身体都要被撕裂了,忍不住发出一阵惨叫,倒在地上不停的扭动。

就在此时,过千城的声音传进风世羽的耳朵里:“立刻起身,紧守灵台清明,运气护住经脉和丹田。第一次经受天地元气洗筋伐髓是有些痛苦,只要护住经脉丹田,很快就会过去的。”

风世羽闻言连忙挣扎着盘膝做好,依照过千城所说运功护住经脉和丹田,任由元气在体内策马狂奔。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时,那股撕裂的疼痛终于慢慢退去了,蜂拥而入的天地元气也渐渐消散。

风世羽长长地吐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终于活下来了,从小到大都没有遭过这种生不如死的罪过。

展开内视,发现共有四十个正穴被刚才的天地元气冲破了,原本如涓涓细流的真气如今已经已是一条小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这股力量应对十个以前的自己恐怕都没问题。

风世羽满意地睁开双眼,这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湿透了,汗水竟然是黑色的,还带有浓浓的腥味,但是身体却是舒坦至极,感觉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望向四周,发现整个树林看上去清晰了许多,仿佛以前从来没有看清过这片天地一般。目力也翻了许多倍,甚至连远处大树上每片叶子的纹路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就连天上飞过的一只小鸟,风世羽都觉得自己能够数清楚它身上的羽毛。

“哇,怎么这么脏,好臭啊?”

风世羽瞧着浑身上下那些污臭的汗液,忍不住叫道,“师父,我去河边洗洗,很快就回来。”

风世羽就想着去河边把身上这些污泥洗掉,没想到一步跨出竟然跑出了差不多三丈远,顿时吓了一跳,自己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轻盈了。想了想又用力向上一跳,竟也有两丈来高。

顿时,风世羽一阵狂喜,发出一连串的怪叫声,飞快地奔向了河边。屋内,过千城听着他的叫声,嘴角露出一丝淡淡地笑容。

风世羽连衣服都没有脱就跳进了河里,反正衣服已经被污汗给弄脏了,干脆就穿在身上一起洗了。河水不仅清澈见底,而且非常清凉,随着感知的增强,整个人浸在水里有种从里到外的舒爽。

突然,一丝异样涌上心头,感觉浑身不自在,就好像是有人在盯着自己。他装作不经意地朝着一个地方瞟了一眼,果然在对岸的密林中隐隐有一道人影,只是那人似乎非常善于隐藏,看不清楚相貌。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是风世羽抱着小心无大错的想法,又洗了洗就慢慢地朝着岸边走去,心想只要回到了小木屋有过千城在就安全了。

刚刚上了岸,对岸一道劲风呼啸着就到了背后,风世羽想也不想,一脚蹬地向旁边跳出两三丈远。跟着,也不回头就飞快地朝着小木屋跑过去。

“小子,几日不见,没想到就已经有了这般的武功修为,看来东西果然在你这里!”

背后一道尖锐地声音传来,言语间还带有一丝惊喜。

“这人是谁,听声音不像是王兆丰啊?”风世羽一边狂奔,心里一边在思索着,“不管了,只要到了师父跟前,管他是谁都好不了。”

小木屋已经远远在望了,风世羽心中一喜,却不料背后一阵剧痛,一股强大的力量重重地撞在自己背上。顿时脚下不稳,被撞出了几丈远落到地上,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

风世羽这时才看清楚了来人。此人三十多岁,身着青衣,右手持剑,一张蜡黄的方脸,中等身材比较消瘦,眉宇间带有一丝戾气,眼睛透射出精芒,武功修为当是不凡。

“你是谁,为什么要追我?”风世羽不解道。

“小子,你不认识我,可是我认识你。”来人高声道,“《鸿云秘典》我已经找寻好久了,前段时间终于让我找到了,却不曾想让王兆丰抢了先去。”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王兆丰这个老江湖竟然会栽在两个小乞丐手里,《鸿云秘典》结果落在了你小子手上。哈哈,这也是我陆元青的大气运啊!”

“陆元青?陆前辈,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啊?”

风世羽大惊,刚刚爬起来就吓得连连后退,不知不觉间离小木屋又近了几分。

“我当然知道,我可是躲在一旁瞧得清清楚楚。我武功虽然不如王兆丰,可是轻功却远远胜过他,他根本就不知道我躲在一边。”

陆元青不屑地说道,“若非你小子搭了一辆马车跑了,我也不用找这么多天了。也是我的运气,适才听到你的惨叫声,循声而来,果然找到你了。”

“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了,快把《鸿云秘典》交出来。”陆元青贪婪地看着风世羽,仿佛他就是《鸿云秘典》一般。

“陆前辈,《鸿云秘典》不在我这里,被我的那个同伴拿走了。”风世羽急忙否认道。

“废话!”

陆元青喝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你小子数日前还只是个粗通三两下拳脚的废物,现在却已经身负正九品后天境界的内功,若不是练了《鸿云秘典》上的功夫,有可能吗?”

“《鸿云秘典》出世百年来从来没人能够练成上面的功夫,没想到你这个小乞丐看上去平平无奇,竟然可以练成。”陆元青死死地盯着风世羽,眼睛里面闪着精光。

他激动地叫道:“小子,你老老实实地把《鸿云秘典》交给我,然后告诉我练功的法门。等我练成上面的绝世神功,我陆元青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到时候我收你为徒,咱们师徒一起纵横天下。快,快给我!”

这姓陆的就是一个疯子,风世羽吓得急忙转身提气狂奔。

“臭小子,陆某难得好心要收你为徒,这是你天大的福分,你竟然敢跑。你以为你能逃得出陆某的手掌心吗?”陆元青大怒,纵身一跃,抓向风世羽。

危急关头,风世羽耳边突然响起了过千城的声音:“羽儿别怕,有为师在你尽可放心迎敌。”

听到了过千城的声音,风世羽心中大定,恐惧之心尽去。眼见陆元青抓向自己胸膛,风世羽强抑惊慌,运足真气一拳重重地砸向对方掌心。

随着一声闷响,风世羽连连后退了七八步才站稳了。硬拼了一招除了自己的拳头火辣辣地疼,身体却没有丝毫不适,不由得信心大增。

风世羽这一拳虽然没有撼动陆元青半分,却让他心里非常的震惊。风世羽这一拳力道虽然不错,他还不放在眼里,但是拳头上附着的真气却非常难缠,若非他快速的反应过来,只怕此刻经脉已经受伤了。

“没想到《鸿云秘典》记载的功夫如此了得,今天我一定要得到它!”

陆元青贪婪地盯着风世羽,还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风世羽看着陆元青的表情,只觉得心底发毛,若非有过千城在后面,他早就吓得飞奔了。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缓缓地运转真气,施展出烂熟于胸的少林拳法攻向陆元青。

一瞬间,风世羽就察觉到了巨大的变化。在真气的作用下,风世羽发现自己出招的动作快了一倍不止,而且一招一式之间更加的连贯,出拳如风,每一拳的力量也成倍增长。

感受着陆元青如山岳般压过来的气势,风世羽怡然不惧,一记重拳直取对方左侧。风世羽来势极快,带起一阵拳头破空非常刺耳的摩擦声,眨眼间便到了陆元青跟前。

陆元青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风世羽的真气虽然很奇特,但是功力毕竟浅了些。面对风世羽的重拳,陆元青侧身避过,左腿猛然一个上劈,扫向风世羽的下巴。

劲风掠过风世羽的脸庞,风世羽急忙后退。陆元青左腿扫过之后,右腿再急速踢向风世羽。

风世羽险险避开,双眸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这一腿,瞅住一个空档,早已蓄势待发的右手猛然出击,如闪电一般拍在对方的脚踝上。

“嘭”!

陆元青只觉得从脚踝处传来一阵剧痛,右腿落在地上竟然有些站不稳了。

风世羽趁势直接一个旋风踢,狠狠地踢向对方。陆元青右脚吃痛,来不及避开,直接向后一倒躲过这一脚。随后,左手一拍地面飞身跃起,左腿高高扬起,如山岳般压了下来。

陆元青的动作非常快,风世羽还没来得及闪避,这一脚就已经到头顶了,急忙举手双手架住。

突然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碎了一般。低头一看,原来是对方一直握着的那把佩剑,剑鞘死死地抵在自己胸口。

跟着,陆元青右腿一道左劈,风世羽就飞了出去撞在一旁的树干上,再掉在地上,吐出两口鲜血。

陆元青哈哈一笑,道:“臭小子,怎么样,我的武功很不错吧。快把《鸿云秘典》交出来,拜我为师吧!”

风世羽慢慢的坐起来,擦了擦嘴边的鲜血,高声叫道:“师父,你再不出手我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啦!”

陆元青不由得一愣,道:“你有师父,还在这附近?不可能,周围方圆两里的范围内都没人。臭小子,你想唬我,看来还得教训教训你!”

说着,陆元青冲到风世羽面前又是一记重踢。风世羽看着他的这一脚,只觉得若是被踢中不死也得残废,可是实在没有躲避的力气了。

突然,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响起,跟着又是一声沉闷的响声传进风世羽的耳朵。然后,陆元青仿佛整个人都凝固了,腿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风世羽仔细一看,陆元青胸口的心脏位置竟然破了一个小洞,鲜血汩汩的往外流,整个人已经没了呼吸。

“好……好厉害。”

风世羽愣愣的看着陆元青的尸体,情不自禁的说道。片刻之后便觉得很不适应,刚才还是一个对他喊打喊杀的大活人,现在却成为了一具了无生机的尸体。

陆元青倒在地上,鲜血已经慢慢浸染了周边的土地,风世羽只觉得恶心想吐,待恢复了一些力气就急忙离开此地回到了木屋。

神羽剑客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神羽剑客行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神羽剑客行小说全文

神羽剑客行风世羽林雪妍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