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都市医门传人于工郑霜雪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剑花齐礼 时间:2020-03-24 13:28:57 主角:于工郑霜雪

都市医门传人于工郑霜雪结局完整全文

都市医门传人于工郑霜雪

剑花齐礼小说作品《都市医门传人》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倒地的老人

郑霜雪也跟着笑道:

“当不成就当不成,我跟于工才认识多久?一天而已,怎么可能就把一辈子的事定下来?呃,不过,我倒是觉得,我可以和他先从......”

前面几句郑霜雨还能听到,可后面的完全是郑霜雪的小声呢喃,郑霜雨听得很是模糊,不禁着急问道:

“姐,什么?可以“和他先从”什么嘛?”

“哎呀!你这小姑娘管这干嘛,别老说姐姐我了,说你,最近怎么样,在学校里有人追你吗?”郑霜雪急忙转移话题。

谁知郑霜雨一听这个,俏脸便是通红:

“很多。好烦的,这些人真的很幼稚,都高二了,还想着男女之情,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不好吗?”

郑霜雪闻言大笑,将手放在郑霜雨的头上,感受着她短发的柔顺,似要把自己的柔情传到她身上:

“雨儿,燕侣莺俦很正常,而且在你这个年龄,正是这些男孩儿荷尔蒙旺盛的时候,况且你长得比姐姐漂亮多了,这些男孩当然会被你折服。”

郑霜雨有些害羞,其实她对学校的男生真的是没有一点感觉,而且看着姐姐那极美的容颜,绝对不会比自己差,姐姐都二十六岁还没找男朋友呢,我急什么?

.......

姐妹花的深夜私话,于工当然不知道,他现在正在某个小宾馆落脚。

不是他节约,而是他真的没钱了,从山村出来到现在,李老头给他的钱早就花的差不多了,不用张巳绒催,现在他也觉得是该考虑考虑挣钱的事了。

一周五千万,于工皱起了眉头,虽然答应时简单的很,但真要完成,还是有些难度。

去偷?呃,肯定不行。

去抢?呃,丢老头的脸。

去借?呃,不是自己的风格,也不好意思开口,就算开了口,五千万,谁会借?

于工挠了挠头,发现三个条件的第一个就不太好完成。

第二天一早,宾馆门口就停了一辆玛莎拉蒂,吸引了周围所有的羡慕目光,毕竟这种宾馆门口出现了一辆豪车,是足以让人遐想联翩的。

最主要的是,车主还是一个女人,一个极美的年轻女人。

米色连套休闲服,自然微卷的黑色长发,洁白无暇的极美脸庞,贵气的黑色墨镜,让寻常人只能远观而不敢上前搭话。

有青年男子看到这女子在门口等待了极久,便鼓足了勇气敲响车窗,想要搭讪,可真的感受到女主的气质后,又只能结结巴巴,自惭形秽,一句话都说不出。

待于工身穿黑色卫衣,手拿油条、豆浆从一旁走过来时,也一眼看到了女子。

蹦蹦跳跳的来到车窗前,亲切喊道:

“霜雪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郑霜雪无语看了他一眼,随手抽了一张卫生纸给他,这才说道:

“你住天涯海角我都知道,我爸没给你钱吗,怎么住这种地方,走,先上车,姐姐今天带你去买手机!”

于工提了一下昨晚没拿郑江银行卡的事情,本想接着赞叹一句郑霜雪的美丽,但话到嘴边,又觉得有些不妥,稍显轻浮,咽了下去。

郑霜雪也是有意无意的总想淡化与于工的那层娃娃亲关系,看着于工有时幼稚,有时成熟,她就想笑。

见于工擦掉嘴边吃油条染上的油,才上了车,坐在后排,郑霜雪便笑道:

“怎么不坐前边,怕我会吃了你啊!”

于工也笑道:

“没有,做后边感受一下私人美女司机亲自开车的服务。今天医院放你假了吗,怎么没上班?”

郑霜雪先是轻嗤一声,才回答道:

“今天不该我值班,还有,昨天不是答应你了吗,今天带你去买个手机,不然,我怕医院的李老师天天都会找我问你要联系方式,那岂不是把我烦死?

于工感受着车外的冷风,看着川流不息的车群,和永远不变的高楼大厦,有些出神。

郑霜雪看他身上的衣服从昨天的白色卫衣变成黑色的了,有些疑惑:

“你喜欢穿卫衣吗,怎么感觉从认识你到现在,我看你一直穿的是卫衣。;

“不是喜欢,而是我的衣服全部都是卫衣,我师傅给我买的,除了白黑两色的卫衣,还有红的,蓝的,灰的......”

郑霜雪噗嗤一笑,见车窗玻璃都是雾蒙蒙的,有些心疼:

“你不冷啊!走,等下买了手机,再给你买几件衣服。”

于工本想拒绝,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嘿嘿笑了两声,应了声:

“好!”

......

郑霜雪给于工买的手机乃是国际上都有名的品牌—“梨子”,又给他办了张电话卡,正装着卡呢,于工突然冒了句:

“我们那山村要打电话麻烦的很,要走两里地到村口才行,现在好了,我有手机了,等下就给师傅打个电话!”

郑霜雪闻言,停下手中动作,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于工,过了良久才说道:

“于工,你好纯啊!姐姐突然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于工听到这番话却不为所动,将郑霜雪手中的手机抢过:

“喜欢是正常的,反正以后你都是我的老婆。”

郑霜雪脸“刷”的一下便是红布,啐道:

“贫个屁嘴!我问你!你第一个条件准备怎么做?”

于工装做深沉,看了看天,缓缓说道:

“山人自有妙计!”

他有个屁秒计!

郑霜雪小声的“哦”了一声,也没有去问于工什么“妙计”,她心里其实倒是想着,自己卡里还存了四千多万,实在不行,就给于工算了。反正让他完成第一个条件后,还有第二个条件等着他,完成一个好歹也不至于打击了他,但只有一周,还是很难的吧?

郑霜雪心里如此解释着自己想要帮于工的“善举”。

两人买了手机后,果然,郑霜雪又带着于工去专买店买了几套休闲服,于工默默的看着郑霜雪认真为自己挑选衣服,心中暖暖的,他现在梨子手机里就只有一个电话,便是郑霜雪的。

两人买了一天的衣服,来到傍晚时,郑霜雪便想给于工找一个好一点的酒店。至于昨晚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的于工宿住的破宾馆,就不要回去了,行李都劝于工不要了,要啥给她说,直接买。

于工现在有种被富婆包养的深深罪恶感,但一想早晚是自己的老婆,就又无所谓了。

两人走到一商业街的门口时,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围了超大的人群。

郑霜雪本来是不想上前看的,可于工却从人群缝隙中见到了倒在地上的人影,不顾其他,飞般的冲了进去。

走进去一看,才知道原来是一个老太太晕倒在地,但周围众人却没有一人上前搀扶,不仅如此,还有人在一旁指指点点:

“哥们!别上当!这老太太碰瓷喃,你一扶她,准出事!”

“兄弟小点心,哥们原来开大奔的,扶了老头,你看现在,自行车!!!”

“不要扶,帅哥,我们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处理!”

于工虽然听到周围多人好意的劝言,但脚步仍未停止,依旧是飞快冲了上去,搭上了老太太的脉搏。

随即,于工眉头紧锁,两指伸进已是满头白发老太的颈间,感受了两秒,更是面色凝重。

这时,郑霜雪也赶了过来,蹲下腰身,见老太太嘴唇发绀,脸色苍白,急忙摸向老太的心脏,几秒后,快速的对于工说道:

“好像是心肌梗塞!”

第11章 两美相遇

说完,郑霜雪将老太太平躺,清理了口腔,准备心肺复苏。

有意思的是,周围有些青年见郑霜雪这样的美女在救人,都想要在郑霜雪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便都纷纷上前帮忙,一改之前的”明哲保身”。

可人多就乱,郑霜雪还在胸外按压时,就有人学着电视剧里的方法给老太做人工呼吸,搞得郑霜雪这个著名医科大学毕业的硕士生,现在还在三甲医院任职的主治医生都有些手忙脚乱。

于工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声道:

“都让开,让我来,不然人就不行了!!”

郑霜雪闻言,急忙帮于工呵斥退了众人,对于工的医术,她现在是极其的信任。

周围众人随即将目光转向于工,见于工从卫衣的肚子处的衣兜拿出一个盒子,都是有些疑惑,然后立马看到于工从盒子中取出四根四寸长的银针,又好奇起来,不知于工该如何救治这个老太。

直到看到于工将银针全部扎入昏迷老太的大脑,众人瞬间惊骇起来,扎针救人他们也见过,但大多是在看电视里的场景,现实中真正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得头皮发麻。

“怎么了?怎么了?都让开!都让开!我学过急救!!”

这一声音又成功吸引了众人注意力,除了于工还在将银针扎入老太的肩外俞穴,没有抬头外,其余的人都是寻声望去。

一身蓝白混条的职业空乘人员服装,黑中带些酒红色的长发高高盘起,柳叶眉,秋眼琼鼻,细腻洁白的肌肤,似乎是刚刚下飞机,看见倒在地上的老太,急忙跑来想要帮忙,额上便有了一些细汗,腿上的丝袜也变的些许脱丝。

又是一个美人。

这是所有看到这个女人容貌的群众的共同心声。

将这个刚来的美人与半蹲在地上帮忙救治老太的美人作比较,众人只能发现她们二人容貌各有千秋,但气质却是截然不同,一个好比沉鱼,另一个便是落雁,一个如是闭月,另一个就是羞花。

郑霜雪不知为何,看见了这个空姐,心中就是一紧,仔细打量了一番后,才说道:

“美女,谢谢你吖!但这里不用你帮忙了,我们能救这个老太太。”

于工低下头正在扎针治疗,根本没有心思去看这个空姐。可这个空姐看到于工的容貌后却是愣了一下,随即好像松了一口气,冷静下来,立在一旁,等待起来。

于工现在正用仙易九针第一针“温调养脉”来疏通老太的经脉,随便治疗老太的血管堵塞和其它疾病。

半个小时后,于工已经是满头大汗,在仔细检查了老太太的脉搏后,才吐出一口气,将老太太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以防着凉,这才放松下来。

其实每一次的运用“仙医九针”都是对体力、真气的极大考验。

于工从小学习“九针心法”,到如今,体内真气早已是汪洋大湖,深不可测。而且体内真气已经缠绕了全身上下的各个穴位之中,随时运用,可这依旧是不够用,每次于工治疗完别人,总是感觉自己身体有些虚脱。

郑霜雪见状急忙扶住半蹲着的于工,眼光一瞟,却发现立在一旁的空姐似乎也要上前搀扶,但空姐看了一眼郑霜雪,又是尴尬的退了回去。

郑霜雪默不作声,在看见老太缓缓睁开眼睛,又听到于工说老太已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救护车也在这时赶到,几人急忙将老太送上了救护车。

群众也听到,在老太被抬上救护车之际,对于工说了声“谢谢小伙子!”

见于工连忙附耳老太,轻声说道:

“老婆婆,你的心肌梗塞,还有高血压、高血脂、腿上的静脉曲张都差不多被我治好了,以后注意一些,不要做重活哦!”

郑霜雪和那个空姐将于工对老太太说的“悄悄话”听得一清二楚。

郑霜雪望着眼前极其善良的于工,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的触碰了一下,再看向于工时,可能连她都不知道,眼光中已经携满了情意。

空姐却是咬唇不语,眼神还有些发呆。

围观众人也自觉的鼓掌,他们心中多少有些羞愧,在今天,于工可是用实际行动给他们上了一课!

于工摆摆手,示意众人不必如此,就准备带着郑霜雪离开此地。

可一转身,便看见了空姐,随即一愣,惊喜道:

“吴月!是你!”

郑霜雪心中暗道了声“果然”,她刚刚注意到空姐看于工的眼神,就已经在猜测这个空姐可能认识于工。

吴月却有些漠然,先是看了一眼郑霜雪,这才勉强笑道:

“对啊!于工,好巧,刚刚我下飞机做出租车回家,看见这里围了一大群人,就知道出事了,本想跑过来帮忙的,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那老婆婆今天遇到了你,可真是她运气好!”

于工没注意到吴月低沉的情绪,而是不好意思道:

“哈哈!没有啦!医者,多劳嘛。你还是那般的心肠好,哦对了!你的病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谢谢你啊!上次来不及说,吃了你给我写的药,我不仅心脏病好了,而且总感觉现在精神无比充沛!”吴月真诚的感激道。

于工闻言心里也很是高兴,上次他在纸上还写了一些补气的药,就是怕吴月劳累过度。

这时于工突然想起身边还有个郑霜雪,便急忙介绍道:

“霜雪,这位姑娘曾经是我的一个患者,叫做吴月,东吴的吴,月亮的月。”

“吴月,这位是郑霜雪,呃,她是我的,我的.....”

郑霜雪听到于工说吴月是他曾经的“患者”,便悄悄松了口气,打断于工,伸出洁白如玉的手,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叫郑霜雪,是于工的未婚妻!”

吴月听到“未婚妻”三字,似乎是有心理准备,面色无异,反而露出笑容,只是有些勉强:

“哦!真的吗!你好!我叫吴月,很高兴认识你。两位真是郎才女貌耶,于工,你真的是好福气,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妻子。”

而于工还沉溺在郑霜雪的自我介绍里呢,这可是郑霜雪首次承认是他于工的未婚妻,这让他心里有种特别的感觉。

突然发觉腰间阵痛,发现是郑霜雪在捏自己,于工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说道:

“什么?哦哦!!对啊!我运气真的很好!”

吴月强颜欢笑了一下,随即就以还有事为由,迅速说了声“再见”告别了于工和郑霜雪两人。

看着吴月远去有些萧索的背影,似乎还在抹泪,于工有些疑惑,不知道吴月怎么了,转头问郑霜雪:

“霜雪姐,怎么回事,我怎么总感觉吴月好像不高兴!”

郑霜雪笑道:

“应该是不舒服吧!走了,我先去给你找个酒店,然后我们再商量一下那三个条件。”

于工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这般想道:

“可能是我上次给吴月治疗不够彻底,反正知道她的住址,找时间我再去她家看看什么情况。”

......

郑霜雪最终带着于工来到了一家“齐湾酒店”,于工跟着她进去,却发现她轻车熟路,好像来过一般,连于工的证件都没要,就直接开了一件总统套房,带着于工进了电梯。

“霜雪,你来过这里吗?我总感觉你对这里很熟悉,而且那些员工见了你也很尊敬。”于工疑惑道。

郑霜雪莞尔一笑,对于工叫自己“霜雪”也不在意,解释道:

“因为这家酒店就是我们郑氏集团的产业吖!我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玩的。”

于工这才恍然,有些无奈道:

“霜雪,有时我真的感觉好像配不上你,看来当年我师傅叫我入赘到你们郑家,是对的。”

郑霜雪笑了起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于工这样没信心,好笑道:

“你怕什么,你那手治病救人的本事这世间有几人会?”

还有一句郑霜雪没有说,却在心底感叹道:

“你那颗善心足以打动这世间的所有女人,包括我。”

来到酒店后,于工洗了个澡,在郑霜雪的要求下,将今天买的衣服试了个遍,然后郑霜雪环抱起于工的腰,垫起脚,轻声道:

“会跳舞吗?”

于工有些懵,结巴道:

“跳跳..大神神算吗?”

郑霜雪噗嗤一笑:

“我教你!”

中世纪贵族家庭聚会舞步,于工很聪明,一边就会,随即跟着郑霜雪的脚步,跳动起来。

郑霜雪看着眼前这个学跳舞所露出的小心翼翼、专注神情,且小自己五岁的男人,虽然只认识了几天,但郑霜雪感觉已经认识他几辈子一般,不自主的想要去了解这个男孩,心中还暗道:自己可能真的沦陷在于工的魅力里了……

跳完后,郑霜雪也洗了一个澡,出来后,看见于工还在独自跳舞,便依在竖型彩灯旁,轻声道:

“你学东西都怎么认真吗?”

“从小我师傅就教我,学一样东西,要么不学,要么就要学精。”于工认真回道。

郑霜雪想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

“于工,我卡里还有四千万,要不,我先给你吧,我想办法问朋友再借一千万,这就有五千万了。你现在只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拿到助理医师资格证和医师资格证就行。”

于工闻言停下了脚步,毅然道:

“不用的,相信我,我可以完成这三个条件的!”

郑霜雪无奈道:

“那好,只有六天了哦!我倒要看看你于工能不能娶到我郑霜雪。”

于工轻轻一笑,找到自己脱下的那件卫衣,拿起衣服中的那个银针盒子,取出两根银针,走到郑霜雪面前。

郑霜雪不知道他要干嘛,便静立不动。

但她现在是终于找到于工喜欢穿卫衣的原因了。

只不过是为了好将装银针的盒子随时带在身上而已。

郑霜雪见于工正专注的看着自己的脸,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就轻微斜过头去,撇嘴道:

“想干嘛?”

于工不多言,直接两根银针扎向郑霜雪的背后的风池穴:

“哦好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郑霜雪将手伸向背后,先要去摸银针。

“别!别动,你最近是不是有些头痛和失眠?”

郑霜雪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她已经明白于工是在为她治疗了。

良久后,于工取下银针,将东西收拾好后,对着郑霜雪说道:

“今晚你走不走啊?”

郑霜雪脸色通红,佯怒道:

“想什么呢?当然要走。”

于工“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郑霜雪过了好久,才小声道:

“算了,今晚有些晚了,我不想再开车了,呃,你干嘛......”

郑霜雪居然看到于工正在快速的在向外面的沙发抱被子。

“你睡里面,我拿床被子睡沙发。”

郑霜雪扶着额头,有些无语,开口道:

“这里五间卧室,不够我们两个睡觉的嘛?”

不知为何,郑霜雪将“睡觉”二字咬得极重。

于工傻了眼,环视了周围,才发现他们两人是在总统套房里,尴尬的笑了笑,洗簌完后,便挑选了一间房,休息去了。

郑霜雪洗漱完后,看了看于工进去的房间,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声啐了句“傻帽”,便独自进了另一间房。

过了几分钟,于工从房间里走出来,有些无语:妈蛋!自己居然选了个厕所!

.......

次日清晨,待于工起来时,就已经发现郑霜雪不见了踪影,想起她还有工作,三甲医院的主治医生,治病救人,也就释怀了。

暗道:

毕竟不是我这种没有工作的无业游民啊!

于工洗漱完后,有员工送上早餐,还居然说是郑霜雪吩咐的,于工心里那种被包养的罪恶感再次涌上心头,下定决心道:

“不行!绝对不行,还有五天!我一定要赚到五千万!”

第12章 赚到五千万一

半个小时后,苦思赚钱办法的于工无奈的摸了摸脸颊,心中暗叹一声,他现在才发现,他除了仙易九针这一傍身术之外,居然就没有其他长处了,想要赚钱,而且是五千万,难如登天。

心中烦躁,走出酒店,来到了大街,看着这个城市的喧嚣,于工有些明悟当年他师傅为何要隐居山村了。

想起山村的草和树,黑瓦绿水,清新的空气,于工更是静不下心来,他摸了摸胸间的出山村时,李老头给他的三个锦囊,有些犹豫要不要打开一个。

正在下定决心打开一个时,却听到“斥斥”的刹车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三辆黑色雪弗兰轿车猛地停在他的面前。

“请问是于工,于公子吗?”率先从车上下来了一位身着白色西装的青年对于工这般问道。

于工还未回答,便看见三辆车上,陆陆续续的又下来了一些身着黑色西装的强壮男子,看样子,应该是保镖一类的角色。

于工不知道对方来意,淡淡道:

“是我,找我有事吗?”

白色西装青年见于工承认,轻笑了一声,伸出手去,高兴道: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秦,单名一个冬字。”

于工见秦冬眉间与那天晚上见到的患有阳痿的秦杨眉间颇有几分相似,心中就有了些计较。

同样伸出自己的右手与这个秦东握了个手,才平静道:

“来寻仇的?”

虽然语气没有夹杂丝毫情绪,但秦冬总感觉浑身有些发凉,尴尬道:

“于公子说笑了,我们不是来寻仇的,而是来寻医的。一周前,于公子用自己的医术治好了H航空公司的一个从小就患有心脏病,名字叫吴月的空姐。四天前,于公子在H市第一人民医院治好了一个全身上下都被超级真菌感染的患者,三天前,于公子仅凭一眼之力便诊断出我哥的阳痿,在昨天,于公子在大街上当着上百人的面,再次展现了你那堪称起死回生的医术,救活了一个心肌梗塞的老太太。”

于工没有打断他,见他将自己这几天的事情打探的清清楚楚,疑惑道:

“你们调查了我?”

秦冬急忙说道:

“没有没有,实不相瞒,这些事情在H市中医界已经传开来了,不算是什么秘密,有心人要想知道,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功夫。而且据我所知,H市中医协会会长胡林老师极其的想要见于公子一面,说是要切磋和探讨下中医之术。”见于工面色无异,继续说道:“于公子,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家老爷子因为年轻时太过操劳,所以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患了一种怪病,我们求医无数,但大多毫无效果,在打听到于公子的医术后,我们秦家才派我来求于公子出诊,为我们老爷子看看病。”

于工想起秦杨那飞扬跋扈的行径,有些皱眉的问道:

“怪病有什么症状?”

秦冬嘴角微微扬起,知道于工问起病症就是有一半答应了出诊,连忙回道:

“说来有些丢人,老爷子自三年前患了这种怪病后,每天早晨七点到十一点,行为举止怪异,兰花指,公鸭嗓,嘴里经常还念叨着“我是小德子,我的皇上呢?皇上呢?”,活脱脱的一个太监。十一点到十二点他会小睡一会儿,可在十二点到下午四点这段时间里,老爷子经常是一动不动,嘴里还念叨着古诗杂文,像是一个古代读书人,而在四点到到晚上八点这段时间,老爷子脾气又是非常火爆,对佣人那是非打即骂,对我这些亲人也是不留情面,不把我们说的颜面无存就不会善罢甘休,好像又是乡野来的屠夫。”

见于工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思考,秦冬小心翼翼继续说道:

“这些年来,我们秦氏集团虽然日益壮大,但我们都明白,只有老爷子才是我们秦氏集团的主心骨,失去了他,我们秦氏集团可能瞬间分崩离析,所以今天找到于公子,希望你能够出手,将我们老爷子治好,不然我怕这样下去,老爷子怕是连今年都撑不过去!秦家完蛋那也是早晚的事。”

于工静立了会儿,开口说道:

“我出诊费可不低。”

都市医门传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医门传人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医门传人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