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公治祈裘芙菱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泠月风 时间:2020-03-24 11:30:02 主角:公治祈裘芙菱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公治祈裘芙菱结局完整全文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公治祈裘芙菱

泠月风小说作品《皇命难违:宠妃当道》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你也有今天

白裙撒地,目送秋波,连裘芙菱都看得心一颤。

公治祈这才发现占着自己身子的裘芙菱来了此,正要与她说什么,裘芙菱却看也不看他,直将温妃扶起:“爱妃,你怎么了?”

温妃见裘芙菱来扶她,站起身后故意将身子倒向裘芙菱,想恃宠而骄,裘芙菱却巧妙躲开。

温妃扑了个空,也不好再贴过去,只得站着告状。

“圣上,裘答应意图闯禁足令,被臣妾发现后,不仅推倒臣妾,还殴打臣妾的婢女……”

语罢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婢女,婢女当即跪下哭诉,温妃一副万般委屈的模样。

公治祈见这般情景,本就冷的面色变得更冷。他推过温妃么?他对婢女下手有这般重么?温妃还来瞪他是什么意思?

加之裘芙菱已来了此,公治祈心念温州赈灾一事,听见哭唧声也烦,便冷道:“再哭,便给朕拖出去喂狗。”

公治祈如今的声带虽细,气势却一点不弱,一言一出真使婢女吓到不敢哭泣。

一侧的元凝跪下颤声:“圣上,主子从前不是这样的。”

裘芙菱未管元凝,也不怕公治祈,明知公治祈被冤枉仍故作大义凛然:“裘答应,你冒犯温妃,恐吓婢女,可知罪?”

她被卫贵人冤枉时他不分青红皂白罚她,他如今也有今天。

见公治祈吃瘪的样子裘芙菱心内也十分想笑。

公治祈却见裘芙菱胆敢责问他,面色更冷睨向裘芙菱反问:“你敢责问朕?”

冒犯温妃?他堂堂圣上,触了谁能说是冒犯?

恐吓?他就是要了这婢女的命,谁敢说一个不字?

温妃却还对裘芙菱煽风点火:“圣上,裘答应还一直自称朕,不仅无礼,只怕脑子也有问题。”

裘芙菱也借机落进下石:“裘答应,这般多罪责,可是要朕再多关你一月禁闭?”

公治祈听此已面色铁青。

脑子有问题?关禁闭?

敢情这裘答应绕来绕去,是不满他前些日子对她毁了卫贵人镯子的责罚?

她已承认是她推了卫贵人,哪怕无意毁坏玲珑镯,玲珑镯已碎,他对她的惩处,已是开恩轻罚。

她竟这般大胆,敢抓住机会与他叫板?

公治祈似已忍耐到极点,对裘芙菱的冷声已是咬字发出:“让闲杂人等马上离开这里,否则…”

言语已带威胁意味。

裘芙菱也知需适可而止,不敢继续造次,转对温妃道:“温妃,你先回去。朕来惩处裘答应。”

她知公治祈也急与她谈赈灾一事。

温妃却还想留在裘芙菱身边,裘芙菱却执意让温妃离开,温妃也不敢违旨,不甘心地瞪了眼公治祈,却被公治祈眼底的寒意吓住后,对裘芙菱行礼道。

“臣妾告退。”

却在回身时,一个撇头见到了玉芙宫院一角挂放的几件似制得别有心裁的衣物,便趁着众人不注意直接走了过去。

不一会温妃的惊叹传至众人耳内:“这些衣物,怎这般别致好看。”

发自心底的称赞,众人听此皆不约而同望向温妃,见到了温妃手里举的新美衣物。

原是裘芙菱在禁足期间,闲着以现代的设计知识、结合这个时代的穿衣风格,设计了几件裙饰。

这些裙饰照着宫廷服饰样式设计,并添加进新异元素,成品典雅清新,既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又别出心裁、不落窠臼。

不怪乎不仅温妃惊叹,在场包括公治祈在内的所有人,见到这衣裙后,目光皆被吸引。

第11章 你在质疑朕的处罚决定

温妃却也不客气,见这衣裙看着着实喜欢,直提到公治祈身前:“裘答应,这衣裙你送本宫可好?本宫可赏你新进贡的首饰。”

温妃满以为裘芙菱不过才人升上来的答应,必十分稀罕她的首饰,却没想面前的女人并未搭理她,只冷冷瞥了一眼一侧的“公治祈”。

裘芙菱知公治祈让她处理,见温妃这般想要她制的衣裙却有些犹豫。

这衣裙她制了十来日才制好,自己的心血就这般送人总有些舍不得。但此时终归支开温妃才是要紧,由是对温妃道:“爱妃喜欢拿去便可,无需求问。”

温妃原是见公治祈在此才客气地问问,听裘芙菱如此说,以为公治祈必是向着她才亲自开口将衣裙许她,而反观裘芙菱,却似是副不情不愿的模样。

温妃便将手里的衣裙递给身后的木菊,扬眉递给冷脸的公治祈一个得意的眼神。

公治祈见此眼底的冰寒几要迸出,裘芙菱又道:“没什么事爱妃便离开吧。”

温妃这才挪着婀娜的步子离开了玉芙宫。

屋内。

所有人都已被裘芙菱支开,裘芙菱踏身走向座椅,却刚落座便被公治祈狠狠捏住下巴,冷冷的话语传来:“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对朕无礼?”

裘芙菱被公治祈突然的动作吓到,知公治祈是因方才她帮着温妃冤枉他他才这般,原还想着要不要向他道歉。

却在下巴疼痛不断蔓延开来时,脑海里回想起她被卫贵人冤枉时他的态度,便不惧怕地迎上公治祈的目光。

“卫贵人冤枉臣妾打碎她的玉镯时,圣上不也不信么?”

公治祈离裘芙菱十分近,两人气息不断交缠,裘芙菱话语里带着她自己都未察觉的委屈。

公治祈听出了裘芙菱话里隐隐的委屈,手略松了松,眸色有变,顿了顿道:“你在质疑朕的处罚决定么?”

又起了身,语气已缓和些:“朝堂之事如何?”

因有了上回的经验,身子互换一事已不使他惊诧。

倒是南才梁刚提及赈灾他便与裘芙菱换了身子来了此,赈灾的处理才刻不容缓。

裘芙菱知卫贵人之事不管真相如何,公治祈已不想再提及。

因为包括她在内,恁谁都不会相信卫贵人会自己摔了先皇御赐的镯子。

但不管镯子如何碎的,都与她无关。

裘芙菱道:“方才朝堂之臣皆在上奏宣州赈灾一事,并向臣妾请拨赈灾银。”

公治祈道:“你可拨了?”

裘芙菱道:“臣妾原想将此事暂搁,待来此告与圣上让圣上做决定。”

“却没想群臣道宣州灾情严重,赈灾一事不可再搁。”

“臣妾便下令先拨了一日的赈灾银,剩余赈灾银,还需圣上定夺。”

公治祈面色原有担心,听此平静下来:“你做得对。既堵住了群臣之口,也给了朕处理此事的缓和机会。”

又话沉下几分:“宣州赈灾一事原没表面的那般简单。”

裘芙菱自早已看出,沉吟了一番仍是道:“圣上可是惧怕朝中权臣借赈灾一事私纳银钱?”

话语一出公治祈便目色闪过一丝诧异:“你如何得知?”

第12章 南萧妃召见

裘芙菱道:“臣妾原以头痛为由想将此事完全搁下,却没想群臣听此完全罔顾圣上的玉体安康,仍逼臣妾立即做决定。”

“像是,在附和朝上那位向臣妾请下赈灾银的权臣。”

“朝中之臣不向着圣上,却向着那权臣,可见那权臣一手遮天,此番求赈灾银十有八九也会搞鬼。”

“臣妾由是如此猜测。”

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条,公治祈听此对裘芙菱不禁浅浅赞赏:“你倒是聪明。”

虽裘芙菱只猜到了事实的一部分,但一个后宫女子,能对前朝之事有这般见解,着实不易。

又道:“头痛可是与朕换身子引起?”

裘芙菱诧异公治祈能从一堆话中纠出她头痛一事来问,道:“只是准备退朝的托辞,并未真正头痛。”

“只是赈灾一事关乎民生,圣上要让百姓救命之银用之当用才是。”

她原也是眼见朝上那与她请银之人不像好人,加之通过现代影视片与史书也知贪官吞银会给百姓带来多大苦难,才多心向公治祈提了一句。

从前在未央宫做白猫时,她似也隐隐听到过国库银不足之话。

公治祈道:“朕知道,你有心了。”

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子身,略皱眉对裘芙菱道:“随朕去未央宫,朕有事要处理。”

裘芙菱自不敢忤逆。

回未央宫后,公治祈便伏身在案上批阅奏折,又命裘芙菱再翻看奇书,看是否有身子换回之法,却一无所获。

裘芙菱初换身子之时,原还对做万人之上的圣上心感好奇,如今却从群臣的刁难、国事的繁忙与需护全国百姓周全感受到了公治祈做圣上的不易。

一夜过后,二人又如上回般换回了身子。

因赈灾之事急需处理,公治祈也未与裘芙菱多说什么便上了早朝,裘芙菱也在婢女的服侍起身下回了玉芙宫。

却在当日下午,江阮便带着一道圣旨与若干珠宝来了此。

江阮铺开圣旨,裘芙菱带着一干人等伏身下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玉芙宫答应裘氏,恭良温厚,端庄贤淑,着赐封号'蒹',并赠云碧金步摇一只、翠镶白玉手镯一对……等二十余件首饰,钦此。”

“臣妾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江阮命小太监将圣旨呈给裘芙菱,道:“蒹答应主子,圣恩隆厚。”

裘芙菱接过圣旨起身道:“谢GG吉言。”又从一旁刚赐的珠宝里挑出数个塞给江阮,江阮也未拒绝。

昨日被温妃那么一闹,公治祈应已了解些许后宫嫔妃巧言争宠的本事。

此番赐她封号,可是在弥补对她摔了卫贵人玉镯被降位的冤枉?

但常在位分未复,他也不是全信她。

不过公治祈送她这么些首饰,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正好她宫里没什么银钱,留着它们倒有用处。

第二日。

裘芙菱刚用过早膳不久,正在宫中思索身子互换一事,元凝忽入内来报。

“主子,兴德宫言青姑姑求见,道南萧妃娘娘宣您。”

话语间面略有悸色。

裘芙菱听之一震,恨意浮向面庞。

南萧妃?这个害了她芷姐姐与她白猫之身仇人竟要召见她?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皇命难违:宠妃当道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皇命难违:宠妃当道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