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权谋之太后金安祁明轩林舒浅(蘑菇啊蘑菇)全文免费看

来源:zzy 作者:蘑菇啊蘑菇 时间:2020-03-24 11:01:14 主角:祁明轩林舒浅

权谋之太后金安祁明轩林舒浅(蘑菇啊蘑菇)全文免费看

权谋之太后金安祁明轩林舒浅

权谋之太后金安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7章 七王爷(2)

林舒浅让灵犀扶着她起身,去后殿换了身轻便的衣服,然后去了后殿的温泉。

这是一处露天的温泉,面积虽然不算大,但修得却极好,四周是一片茂密的青竹形成的围墙,凉亭躺椅果盘一应俱全。

一走进来,林舒浅便感受到了阵阵的暖意,氤氲的水汽也让整个温泉看起来有如仙境一般的不真实。

林舒浅穿着里衣,在灵犀的搀扶下泡进了温泉里。

“啊——真舒服——”林舒浅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句。

泉水的温度有些发烫,正好激得她身上一抖,将寒气全都赶了出去。

林舒浅回过头,看了眼站了一圈的宫女,吩咐道,“灵犀在这伺候着,其他人都下去吧。”

毕竟这么多人围成一圈看她泡澡,还怪不好意思的。

林舒浅靠在温泉壁上,一只胳膊搭在外面。她转过头,看见自己的小臂上还有一条已经结痂了的划痕。

当初她怕秋容定不了罪,下手的时候狠了些,这伤比她想象的深,就连太医也不敢保证以后不会留疤。

林舒浅却不在意,身边没秋容盯着,日子确实要好过不少。

不过倒是刚才七王爷的话,让林舒浅很在意。

“我也特别讨厌我爹。”

慕容平被人讨厌,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可七王爷偏偏要说那个“也”字。

难道被他看出来了?林舒浅摸摸自己的脸,她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演的都挺好,应该没露馅吧?

通常和林舒浅接触不多的人,信了那些传言,便会以为她与先皇是忘年恋。

时常接触的,比如栖凤宫的宫女或是慕容杰一家,以为两人是有些感情的,不过没传闻中那么深。

只有林舒浅一人,知道自己有多么讨厌慕容平。

可之前没进过宫,也没来先皇灵前吊唁过的七王爷,第一次见面,就暗示看出了林舒浅的伪装。

泡在温泉水里的林舒浅,又打了一个寒颤。

这位七王爷要么是装疯,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要么就是真疯,刚才的话是乱说的。

林舒浅选择相信前一种可能性。

但是她不明白,七王爷为何要找她说那番话?

林舒浅从水中站起身,“灵犀,给哀家更衣。”

她要去找七王爷,探探他的底细。

……

林舒浅乘着凤辇,来到了慕容宏住的大殿外面。

七王爷虽然身份尊贵,但是爱好特殊,所以行宫的人就把他安排在了行宫的角落里,免得他神叨叨的炼丹影响其他人。

一靠近大殿,林舒浅就闻到了烧柴的味道,隐约间还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林舒浅下了轿子,还没等人通传,就看见七王爷依旧披发赤足,小跑着出来了。

“太后,我就算到你要来了!”七王爷手里拖着一个钵,里面盛着不知名的粉末。

“太后,我在炼丹,就要成了。”七王爷手指抵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招了招手,示意林舒浅跟他进去。

林舒浅也不好跟七王爷较真,便让其他人等在外面,自己带着灵犀一起进了大殿。

大殿正当中架着一口丹炉,周围几个小童子正在往下面添柴,七王爷绕着丹炉走了三圈,命人打开丹炉,把手里的粉末倒进了丹炉。

刹那间,林舒浅之前闻到的幽香更浓,心情也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原来刚才那味道,便是从这丹炉里传出来的。

林舒浅突然觉得,这位七王爷似乎也不是在瞎胡闹。

“我的天地万物八方大神丹就快练成了!!!哈哈哈哈!!!”七王爷大笑三声。

林舒浅扶着额头,他就是在瞎胡闹。

第18章 同病相怜

七王爷盯着丹炉看了半天,然后又抬头看着林舒浅。

“太后,你在那里干什么?”七王爷一指后面,“那里面有个大宝藏,我带你去看看。”

林舒浅后悔自己来这里了,慕容宏就是个疯子,为什么要理他?

可来都来了,现在走也说不过去。林舒浅带着灵犀走进了后殿。

后殿到不像前殿一样玄乎,就是一个普通的屋子,旁边还有一个大书架,上面摆着好多的书和瓶瓶罐罐。

“七王爷说的大宝藏是什么?”林舒浅假装好奇的看着慕容宏。

“大宝藏啊……只有我们两个能看。”慕容宏古怪的笑了一下,一挥袖子,灵犀就软绵绵的晕了过去。

林舒浅:???

救命啊!慕容家的人果然都有病!

林舒浅抬腿就想跑,慕容宏却伸手拦住了林舒浅,“太后请留步,我有话要说。”

语气平稳,竟然不带一点疯癫。

面对着林舒浅惊讶的目光,慕容宏微微一笑,走到一旁的桌上拿起一根发带,随手把自己披散的头发束上了。

“真是抱歉,我有苦衷,不得已才以这幅面貌见人。”慕容宏再转过身,看上去就是个正常的中年人,在加上他的神态语气,让林舒浅确定了,慕容宏是在装疯。

“我不明白。”林舒浅看着慕容宏,“你为什么要装疯?”

“就像太后也要装作和父皇感情深一样。”慕容宏坐下一指旁边的椅子,“坐下说吧。”

林舒浅十分的警惕,“哀家与先帝的感情之深,不容你污蔑。”

慕容宏轻轻的笑了起来,“若是真的,太后又怎么会为了我一个疯子的一句话,大老远跑过来见我。”

心中的想法被人说中,林舒浅不自觉的泄了气。她坐到椅子上没好气的问道,“七王爷想说什么?”

“我想问问太后为什么来皇陵。”

“因为思念先帝,就过来看看。”林舒浅叹气。

慕容宏根本不接茬,“我要听真话。”

林舒浅认命的看着慕容宏,若是别人做两场戏混过去就是了,可慕容宏这么直接了当的拆穿她,反而让她失去了反抗的斗志。

“皇上要开选秀了,我想阻止他。”林舒浅叹气,“我原本以为提起先帝皇上能收敛些,没想到他直接把我送过来了。”

慕容宏冷笑一声,“大哥想选秀,就是父皇死而复生都阻止不了他。”

林舒浅惊讶的看着慕容宏,他好像对慕容杰很不满意。

慕容宏也不想藏着掖着,“当年我母后去世,大哥日日去灵前恸哭,回府却夜夜笙歌。自那之后,我便当自己的大哥和母后一起死了。”

林舒浅点点头,这确实是慕容杰做得出来的事。

“自那之后,我开始装疯。大哥他心胸狭窄,就算我是他的亲弟弟也容不下我。”

“我本来就对医药之术感兴趣,便借着炼丹之名炼药。”

“父皇死了,他果然就把我扔到了行宫。”慕容宏一脸的嘲讽,“我父皇不是什么好人,我大哥更不是。”

慕容宏从小就对他人的情绪十分的敏感,因此慕容杰对他的恶意令他遍体生寒。

林舒浅也叹了口气,最是无情帝王家,尤其是贪慕权势的人,根本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不过也好,我本来就不喜欢理会朝堂上的事,自己在这里做个疯癫王爷也挺自在的。”

慕容杰自嘲的笑了一下,起身从身后的架子上拿了几个瓶子过来。

“这是解毒药,这是宁神药,这是止血药……”慕容宏向展示宝贝一样,一瓶瓶的介绍了一遍,然后就把药瓶推到了林舒浅面前。

“这些送你了!”

林舒浅带着警惕,“七王爷为何如此大方?”

“嘿嘿,我觉得你和我同病相连。”,慕容宏语气一顿,“不,你比我还要惨些。”

林舒浅无语,竟然被他说中了。

慕容宏可以躲在行宫炼药,她还得回皇宫继续面对慕容杰。

“那王爷有没有可以用来装病的药?”

林舒浅看慕容宏一脸的疑惑,解释道,“我在宫里行事诸多阻碍,经常要装病又怕被太医看出来,王爷炼药技术如此高明,肯定会有办法的!”

慕容宏刚想拒绝,却突然被拍马屁,毫不犹豫的一拍桌子,“交给我了,保证太后离开行宫之前做出来!”

第19章 祭奠

灵犀一脸懵逼的抱着一大堆瓶瓶罐罐和太后一起从内殿出来。

她怎么就突然失去意识了呢?

两人出了大殿,慕容宏光着脚跑出来,“太后!!!我送给你的仙丹你可要收好!吃了能变成神仙的。”

林舒浅敷衍的假笑,“哀家知道了。”说完一脸嫌弃的上了凤辇。

凤辇起驾,那边慕容宏还跳起来挥胳膊跟林舒浅道别。

真的是,演技太浮夸了……

不过对于这种疯疯癫癫的角色,倒也恰到好处。

林舒浅不敢完全相信慕容宏,晚上回到自己的寝殿,找了几个宫女过来试药。

宫女战战兢兢,听说这是那疯疯癫癫的七王爷送的“仙丹”,更是害怕,生怕吃了这一颗药丸,立马上西天。

可太后吩咐的事情不做,马上就能被拉出去砍了。几人权衡了一下,强忍着泪水吞了药丸。

结果一觉醒来,不仅没事反而神清气爽、容光焕发。

这回林舒浅才放心,把药丸偷偷藏好,决定非必要时刻不拿出来用。

没想到来行宫一趟,居然遇上个这么神奇的人。

林舒浅在宫里躺了半日,又泡了半天的温泉,一副全然是来度假的模样,就连晚饭都多吃了一碗。

吃完饭,行宫的侍从来报告,说祭奠先皇的仪式都准备好了,明天太后就可以去皇陵祭奠。

林舒浅差点都忘了这才是正事,十分痛苦的躺到了床上。

就算是慕容平死了,她也不想理他。

次日一早,林舒浅被灵犀从床上拉起来,按在镜子前梳妆,又给她换了一身白色的衣裙,头上的金首饰也全取下来,换成了白色的绢花。

林舒浅照照镜子,一副标准的未亡人打扮。

但是林舒浅觉得,自己真这么去祭奠慕容平,她就输了!

于是林舒浅在袖子里偷偷藏了个苹果,以及一盒正红色的胭脂。

……

行宫虽说是建在皇陵边上,但也不能紧挨着,中间这段路,凤辇也走了好一会儿。

大沂三百年,皇陵里埋葬着慕容家十五位皇帝,长长的甬道铺着青石板,两边栽着一排排的青松,显得庄严又肃穆。

到了这里,就算是太后也得步行进去。太后在外面再尊贵,到了这里也不过是个小辈。

林舒浅由灵犀扶着,下了轿子就开始掉眼泪,走个一百来步,就要停下来痛哭一声,“先帝啊,你怎么就离我而去了!!!”

太后纤细的身影在甬道上显得格外的羸弱,再加上声声哭诉,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只有林舒浅在心里赞叹,我的演技真棒!

走过甬道,便到了陵寝前,慕容平早已下葬,便造了一座陵寝,方便前来吊唁祭奠的人。

林舒浅到了陵寝,哭声更大,身体也更是支撑不住了,她双膝一弯跪坐在地上,哭道,“陛下,舒浅来看您了——”

她越哭越伤心,最后哭得没力了,哑着嗓子语气悲戚,“你们都出去,哀家想一个人陪陪先帝。”

灵犀有些不放心,她跟着太后没多久,但是对于太后和先帝之事还是有所耳闻的,万一留太后一个人在这,出事了可怎么办?

“都出去!”林舒浅低低的吼了一句,“原先先帝病着的时候,就是哀家一个人陪着先帝。现在哀家就这么点要求,你们就做不到了吗?”

宫女们面面相觑,灵犀也不敢再忤逆林舒浅,只好纷纷退出了陵寝,不过一个个都守在门口支着耳朵,若是里面出点什么动静,她们也能第一时间冲进去。

林舒浅见人都退出去了,嘴里还在发出呜呜的哭声,可脸上却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她摸出袖子里的胭脂,给自己涂了个鲜红的嘴唇,然后又拿出苹果,高兴的咬了一口。

慕容平老狗,老娘来给你上坟了!

林舒浅用这几个月积攒下来的脏话,把慕容平和慕容杰一块儿骂了个痛快。

离开的时候,林舒浅已经脱力了,嗓子也哑了。两个宫女撑着她才勉强出去,大家手忙脚乱,谁也没注意到,角落里扔着个苹果核。

权谋之太后金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权谋之太后金安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权谋之太后金安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