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总裁的独家宠溺余星儿韩天麟(惊鸿)全文免费看

来源:zzy 作者:惊鸿 时间:2020-03-24 10:33:18 主角:余星儿韩天麟

总裁的独家宠溺余星儿韩天麟(惊鸿)全文免费看

总裁的独家宠溺余星儿韩天麟

总裁的独家宠溺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7章 不想让你传染给昊昊 

余星儿觉得秦总监误会自己的意思了。

阿杨听到这边的争执,走过去说:“秦总监,给我两分钟,我跟她说……”

“阿杨,你不用说服我,我实在不好意思拍摄这种照片的。”秦总监离开后,余星儿抗拒地跟阿杨说。

“我理解你。”阿杨说:“我初次拍摄这种看起来大尺度的照片是也觉得心理不适,但是这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它本身不带任何色彩,说直白点我们只是用来烘托主角的刀具而已,而主角就是产品本身。”

阿杨让余星儿不要去想那么多。

“可是……”余星儿有所松动。

阿杨开玩笑说道:“你这副小白兔的样子,好像我在逼良为娼一样。”

又说:“大家都是很专业的,都是用艺术创作的态度对待它的,没有人想要偷窥你的隐私。”

余星儿最终被阿杨说服。

虽然拍摄过程还是很扭捏,但是最终那组照片成品还不错。

连秦总监也在结束的时候夸赞余星儿是个还不错的新人模特。

“以后你要是不想做兼职,想成为专业的全职模特,可以跟我联系。”秦总监让工作人员给余星儿一张名片。

余星儿拿着今日一千块的薪水,从影楼离开。

此时已经夜晚十点了。

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余星儿因为太累而睡着了,结果成功坐过了站。

“这里好像是终点站啊!”余星儿下车后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大惊失色。

手机铃声响起,是昊昊打来的。

“妈咪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啊,昊昊好想你啊!”昊昊撒娇道。

“昊昊,我待会儿就回去。”

“妈咪去在哪了啊?”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乘14路公交坐过站了,终点站周围好像不太好打车呢……”余星儿说着,忽然听到了手机的低电量报警。

“昊昊,我先不跟你说了,妈咪手机要没电了。”可是不等余星儿的话说完,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韩文昊跟身旁的韩天麟说:“爹地,妈妈坐过站了,我们要不要去14路终点站接她啊?”

“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女孩子独自在外面可是很危险的哦。”韩文昊缠着韩天麟去接余星儿。

韩天麟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十点半了,她自己在外面确实不好打车。

“我接她,你回房睡觉。”韩天麟提过韩文昊的领子,把他丢到了床上。

韩文昊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吵大闹,而是乖乖的钻进了被窝里。

“爹地,要快点把妈咪接回来哦。”

韩天麟驱车很快就到了终点站,他拨打余星儿的电话,才想起她的手机没电关机了。

会不会已经打车走了?

韩天麟这样想着可还是开车在周围找着余星儿的身影,直到他在站牌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才松了一口气。

深秋的夜晚很冷,等车的余星儿被冻得瑟瑟发抖。

韩天麟将车停在她的面前,摁了两声喇叭。

吓了余星儿一跳。

“韩总?”余星儿很意外在这里会看到韩天麟,她隔着车窗问道:“你是特意来接我的吗?”

韩天麟面无表情地说:“上车——”

余星儿赶快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真不好意思,让韩总这么晚出来接我。”。

“嗯。”韩天麟淡淡地说:“知道不好意思,就别那么晚回家。”

“韩总……是在担心我吗?”余星儿看着韩天麟英俊的侧脸,心里忍不住小激动了一下。

因为刚才受风,余星儿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韩天麟默默地把车里的暖气打开。

“我今天去一家影楼拍摄了宣传照,可能换装的时候感冒了。”余星儿觉得鼻子堵堵的,声音也变了。

“去医院。”韩天麟说。

“不用,小感冒而已,过两天自动就好了。”余星儿说。

“我是不想让你传染给昊昊。”

余星儿“……”

最终,余星儿去一家药店买了感冒冲剂,上车后当着韩天麟的面冲服一饮而尽。

余星儿把顺便买来的医用口罩戴上,隔着口罩对韩天麟说:“这下韩总放心了吧,我保证不成为传染源。”

口罩把余星儿大半张脸遮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黑宝石氏的大眼睛。

韩天麟看着这双眼睛,一时有些失神。

“韩总,绿灯可以走了。”余星儿对韩天麟提醒道。

韩天麟淡定的别过自己的眼神,继续开车。

余星儿拍摄一天的宣传照,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了,不多久她就在车里睡着了。

到家时,韩天麟把车在家门前多停了一会儿。

碎发落在余星儿的眼皮上,她皱眉,睫毛轻微眨动,在鼻粱上倒映出蝶翼一般的影子。

韩天麟伸手为她拨开额前的碎发。

这时余星儿忽然睁开了眼睛,她迷迷糊糊地说:“到家了啊。”

“嗯。”韩天麟不着边际的缩回自己的手,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余星儿打开车门下车后,韩天麟发现自己心率监测手环上显示“114”,比平常快了许多。

“有这么心动?”韩天麟自嘲地勾起唇角。

余星儿本来想去跟昊昊说一句“晚安”在睡觉,可是想到自己正在感冒中,她也怕会传染给昊昊,于是只是隔着昊昊的儿童房说了一句:“昊昊,晚安哦!”

没有听到昊昊的回答。

“一定已经睡着了吧。”余星儿并没有想太多,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挣钱真是太累了!”余星儿扑在床上再次感叹。

她睡前像往常一样登录直播平台,看账号的最新情况,没想到她收到了官方消息,告知她账号已经解禁成功了!

余星儿兴奋的抱着抱枕揉啊揉。

“真是老天开眼!”

想到明天就可以恢复直播了,余星儿这一夜睡的无比香甜。

第二天,余星儿亲手做了昊昊最爱吃的蛋包饭,眼见七点了,昊昊还没有起床。

“小懒猪快起床喽!”余星儿去喊昊昊起来洗漱,却被吓了一跳。

“天哪!昊昊的额头怎么这么烫?”余星儿看着昏睡的昊昊,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韩总!韩天麟!”余星儿抱起昊昊冲到了客厅,不断喊着韩天麟的名字。

“怎么了?”韩天麟从楼上走下来。

“昊昊他发高烧了!”余星儿着急地说:“他一直在昏睡,叫不醒!”

韩天麟看到儿子烧得红红的脸蛋,一把背起来和余星儿驱车去医院。

“都怪我!我如果昨天回家进昊昊的房间就会发现他的不对劲,就不会让他高烧一夜!”余星儿在医院急诊室外自责的眼泪直流。

第18章 一家三口永远在一起 

大人高烧一夜都顶不住,何况那么小的孩子!

韩天麟脸色并不好,他在楼梯道焦躁的点了一根烟。

医生从急诊室里出来,对余星儿说:“你们是怎么当父母的?孩子发烧烧那么久都没有发现?”

“要是再晚送来一会儿你们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吗?”

余星儿不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昊昊他现在怎么样了?”

“还好这孩子福大命大,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身体极其虚弱。”医生说:“最近一段时间都要住院观察。”

在加护病房中,余星儿看着终于醒来的昊昊,愧疚地说:“昊昊对不起,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昊昊说:“不关妈咪的事情,是昊昊睡觉喜欢踢被子才发烧住院的。”

昊昊懂事的让人心疼,余星儿鼻子一酸,心想以后只要昊昊叫自己妈咪一天,她就全心全力的照顾昊昊一天。

韩天麟此时也进来了,昊昊看到他后,虚弱的小脸皱到了一起。

“怎么了昊昊?”余星儿以为昊昊又不舒服。

“我刚才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爹地不要昊昊和妈咪了,爹地是坏蛋!”

“宝贝儿,那只是一个梦而已。”韩天麟望着昊昊的目光比平时柔和许多。

“是啊昊昊,你爹地最疼爱你了,怎么会不要你呢?”余星儿安慰道。

“那我们三个人会永远不分开吗?”昊昊睁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余星儿和韩天麟。

“这……”

“当然,没有任何人能让给我们分开。”韩天麟轻轻搂住了余星儿的肩膀,他握着昊昊的手,给他坚定的微笑。

这一刻,余星儿的心里突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虽然她知道韩天麟只是配合昊昊演戏而已。

接下来的几天,余星儿衣不解带的在医院照顾着韩文昊,虽然孩子康复出院了,但是余星儿却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大圈。

韩天麟看着心疼,私下里让周妈在家炖了好几日的药膳给余星儿补身子。

这天晚上,韩氏别墅里。

“又是枸杞乳鸽汤啊!昊昊都要喝吐了!”韩文昊踩着板凳揭开炉子上的紫砂锅,看到里面炖着的又是死不瞑目的鸽子,他就觉得超级反胃。

“小少爷小心别烫着手!”周妈赶忙将韩文昊抱出厨房,说:“这汤是少爷特意嘱咐做的,说是要给你和余小姐补身子。”

“那也不能天天喝啊!”韩文昊不满的嘟起嘴巴,他现在看见鸽子都怕了。

路过的余星儿听到韩文昊的话,笑着问他:“那你想吃什么?”

“妈咪!我想吃麻辣烫!”韩文昊想起之前吃过的那边路边摊就眼睛发亮。

余星儿摇摇头说:“不行的,你身体刚好医生嘱咐过不能吃辛辣油腻的。”

韩文昊很失望的垂着脑袋。

“不过如果昊昊想吃,我可以在家给你做清汤的麻辣烫。”余星儿觉得自己做的总比外面卖的要干净健康。

她借用了厨房,准备着食材。

“妈咪要不要我帮忙呢?”昊昊把头探进厨房。

“昊昊可以给妈妈剥两颗蒜吗?”

“十分乐意!”昊昊搬了小板凳坐到余星儿旁边帮忙。

周妈看到未来韩氏亿万的小继承人竟然乖乖的在别人脚边认真扒蒜,觉得难以置信,并且不合规矩。

“余小姐,让小少爷帮你干活不妥吧。”

“周妈你很啰嗦诶!我帮我妈咪干活有什么不妥的?”韩文昊像个小大人命令道:“请你现在就消失,在我们做好麻辣烫之前都不要出现打扰我!”

周妈没有再说什么,退出了两人的视线。

“昊昊,你爹地今天晚上回来吃饭吗?”余星儿想着要不要准备三人份的食材。

“妈咪可以打电话问爹地啊。”

余星儿不好意思打那通电话,所以就默认他会回来吃饭。

等清汤麻辣烫做好的时候,余星儿听到周妈去开门的声音,她以为是韩天麟回来了。

她把麻辣烫起锅端到了餐桌上,整个客厅都弥漫着丸子的香味。

“你回来了,正好吃饭吧!”余星儿笑语盈盈的转身迎接归来之人,笑容却凝固在脸上。

回来的竟然韩天麟的父母和二叔!

“你怎么会在这里?”韩父紧锁眉头盯着余星儿,他还记得她就是打碎花瓶气得自己心脏病发作的那个女人。

“不用你赶,我这就走。”余星儿知道自己不受待见,很识趣的从此地开溜。

“妈咪!不要走!”韩文昊拉住余星儿。

“昊昊你怎么还喊这个女人妈咪?”韩母语气也十分不善,她说:“她可不是你的妈咪。”

“天呐,餐桌上摆的是什么?”韩母喊来周妈训斥:“这种廉价的东西是给人吃的吗?”

“这是我做的,不关周妈的事情!”余星儿不想让无辜的人背锅。

“爷爷奶奶!你们不要怪罪妈咪,是我想吃,妈咪才给我做的!也是我和爹地让她来韩家居住的。”韩文昊像个小小男子汉将余星儿护在身后。

“什么?天麟也同意了?”韩天麟的二叔说:“难道真的跟网上说的那样,天麟对这个女人用情颇深?”

“不,你们误会了,韩总只是可怜我无家可归才让我住在这里。”

余星儿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韩天麟受到指责。

于是说:“既然你们回来了,我这就搬走。”

“韩家不是你想走就走的。”

一声熟悉的声音在余星儿的身后响起,她回首看到了韩天麟。

他的目光坚毅的朝他走来,猝不及防的把她一把揽入怀中。

“这……”

什么情况?余星儿闻着韩天麟身上淡雅的古龙水味道,一时有些眩晕。

“没想到父亲母亲提前从中东回来了,没能去迎接,抱歉。”韩天麟即使面对自己的亲生父母,话语间仍旧充满着疏离。

这家人,客气的就像外人。

韩天麟的手一直搂着余星儿的肩,余星儿忘记了挣脱。

“天麟,你和这个女人……”二叔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不觉诧异。

“荒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竟然和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搞到了一起!”韩父气结,拐杖磕在地上作响。

也许是不满别人称呼余星儿“这个女人”“那个女人”,韩天麟说:“她有名字……”

他一字一句地说:“她叫余星儿。”

“天麟,你是不是魔怔了?怎么能同这种底层的贱民搅在一起呢?”韩母十分看不起毫无背景的余星儿。

她的语气高高在上,让余星儿很不舒服。

“原来一口一个贱民,就是所谓的上流名媛的口头禅。”余星儿笑着说:“我总算见识了伯母高贵的修养呢。”

第19章 一款口红引发的转变 

韩母没想到这个丫头有胆子和她反击,顿时一愣。

“让她住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韩天麟勾起唇角,说:“她欠韩家两百万,可不能让她跑了。”

余星儿抬头看着韩天麟深邃的眸子,竟然一时读不出任何情绪。

只知道他的手紧紧的环着自己,似乎真的怕她转身跑了。

最终,余星儿还是留在了韩家。

晚上想要出来透口气的余星儿来到了天台,没想到韩天麟也在这里。

她转身想走的时候,韩天麟却拉住了她的手腕。

“躲什么?”韩天麟磁性的声音在黑夜中显得格外蛊惑。

余星儿脸一红,嘴硬道:“我才没有躲。”

“想好留在这里了吗?”

“韩总,我……”

“怕了?”韩天麟苦笑地望着远处的星空,说:“待在最高的地方,确实寒冷了一些。”

众人都只知道他是耀眼尊贵的韩氏继承人,而此刻余星儿看着韩天麟好看的侧脸,只觉得他孤独。

“我可不是那么胆小的女人。”余星儿笑着开口道:“越是高的地方,我越是想登上去看风景。”

她用真诚的眼神告知,她想陪伴他。

韩天麟打量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女人,心狠狠地一次触动。

第二天,余星儿打开直播平台,跟观众打招呼。

“哈喽宝宝们,两天没有见到主播,你们有没有特别想念主播呢?”余星儿一扫前几日阴霾,笑着直播。

“主播哪里去了?还以为主播被封杀了呢!”粉丝热烈欢迎余星儿回归。

余星儿跟大家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之前的事情,粉丝纷纷为余星儿伸张正义,都说黑粉太可恶了!

余星儿直播间的热度很快被顶到了第一。

为了多挣一些钱,余星儿接了好几个化妆品广告在直播里推广。

“这款口红是今年最新款的色号,哦买噶这个颜色也太好看了吧!”余星儿将口红涂在嘴上,伸出手指着屏幕道:“答应我,买它!”

口红的销量蹭蹭往上飙!

余星儿又继续推广眼影,她蘸了蘸紫色的眼影涂抹之后,惊讶地说:“我的妈耶!这个眼影也太高级了吧!涂上它你绝对就是人群之中最耀眼的星!买它!”

眼影的销量也开始疯长!

不得不说余星儿是平台里带货能力超强的主播。

品牌商的推广费陆续打到了余星儿的账户,余星儿觉得卖货比平时在直播间单等着土豪刷礼物要有成就感的多。

“我的天呐!这件唇膏的色号也太减龄了吧!涂上它直接年轻三十岁!简直不敢相信!”

余星儿在房间里直播的声音传到走廊里,韩母听到后不屑地想:“天麟怎么会喜欢这么个俗不可耐的女人?”

却又忍不住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唇膏,涂上能让人减龄三十岁。

“在评论里,我将抽取10位幸运粉丝送主播同款唇膏哦!”余星儿随机截屏抽取粉丝ID。

“恭喜‘傲娇小鲨鱼‘等十位用户获得幸运名额,提供地址后,星儿将亲自为宝宝们寄出礼物哦!”

下播之后余星儿拿着统计好的粉丝地址,准备出门寄出快递,打开房门后,发现韩母站在外面。

“伯母好!”余星儿笑着打招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韩母只是不屑地扫了她一眼就离开了。

她在邮局寄快递的时候,发现“大爷给点吃的”这个ID用户也在中奖名单之中,而且他的地址显示的还是同城。

“韩氏集团25楼张大福收——”余星儿按照地址寄出唇膏。

原来这个经常给自己刷礼物的土豪本名叫张大福,可真是喜庆的名字!

巍峨的韩氏集团大厦内——

“韩总,您的快递。”杰尼拿着刚收到的快递来到韩天麟的办公室:“需不需要我帮您打开?”

“嗯。”韩天麟从总裁椅上缓缓转过身。

杰尼放下快递后,欲言又止的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其实他好想跟总裁说,下回收取快递可不可以不要写他的名字,人家不叫“张大福”很多年了,好嘛!

晚上回到家中,韩天麟顺手将快递放到了书房的电脑桌上。

韩母见到儿子回来,她端着刚切好的果盘来到书房。

“这是什么?”韩母一眼看到电脑桌上的小盒子,读者盒子上的标签:“巴黎之秋唇膏?”

“你买唇膏做什么?”韩母问正在电脑前处理工作的韩天麟。

莫不是送给那个余星儿的吧?

眼见母亲要因为这件小事发火,韩天麟淡淡地说道:“合作方赠送的样品,母亲喜欢可以拿去。”

韩母有些惊喜,倒不是因为这款唇膏,而是一向和自己不太亲近的儿子竟然主动送了她礼物。

虽说平时韩母说话比较尖酸刻薄一些,但她仍是容易感动的女人。

拿到唇膏后,韩母就回房间涂上了。

“夫人的口红颜色可真好看。”佣人们看到后恭维道。

“嗯,天麟送的。”韩母发自内心的愉悦。

余星儿正在楼下和韩文昊做游戏,她也看到了韩母嘴上的颜色。

“伯母涂得这款口红应该是巴黎之秋吧,这是今年最流行的色号,这个颜色您涂上真好看。”余星儿真诚的说。

“哼,你眼力劲不错。”韩母没有继续对余星儿进行讽刺挖苦。

“其实这个系列的口红还有其他几个色号,我觉得也特别适合您!”余星儿突然主播附体,主动卖起了货。

韩母心里其实还好奇着上午余星儿直播时说的哪款减龄三十岁的口红,到底是什么样的。

“咳咳。”她有些别扭的问:“什么色号?”

“伯母,您随我来。”

余星儿放低姿态,像古装剧里的小宫女搀扶着老佛爷一样,请韩母到自己的房间里,向她展览了自己在直播中推广的多款色号。

韩母也是一个爱美的贵妇人,她虽然有许多大牌奢侈品,但是一直摸不准流行趋势,余星儿主动和她分析潮流靶向,两人有了共同话题,交流的还算愉快。

“我的天呐!伯母涂上这个颜色也太高级了吧!简直就是第一夫人!”余星儿吹捧着韩母,比平时卖货还要卖力。

韩母虽然心里想要余星儿的口红,但是拉不下面子,只说:“你的这个口红,质量有保证吗?”

“这个伯母请放心,我从来不卖三无产品!”余星儿打包票,消除韩母疑虑。

“这个莫奈花田眼影盘就当我免费赠送给伯母的!”余星儿很大方的送出赠品。

“我可不贪图你的便宜,口红多少钱我按原价买。”韩母说。

最终,她在余星儿这里买下了整系列的口红。

接下来的几日,余星儿在直播里卖什么,韩母就想买什么,家里的佣人都发觉,夫人对余星儿的态度悄悄发生转变了。

总裁的独家宠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总裁的独家宠溺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总裁的独家宠溺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