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第九任新娘在线阅读完整版by如墨儿

来源:zsy 作者:如墨儿 时间:2020-03-24 10:29:24 主角:韩景沉梁青青

第九任新娘在线阅读完整版by如墨儿

第九任新娘韩景沉梁青青

韩景沉梁青青小说第九任新娘推荐章节

第1章 丈夫是个活死人

黑暗中,梁青青突然感觉脖子被人用力掐住。

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稀薄。

早知道韩家是个狼窝,嫁进来就是九死一生。

但凡有选择,梁青青也不会嫁到这个狼窝。

韩家是整个魔都最具威望的名流商贾。

韩家大少爷一遭病重,她被选中成了冲喜新娘,如若不从,梁家的公司将被迫倒闭。

公司是父亲梁单仁的心血,得知她要为韩家大少爷冲喜,遭到了梁单仁的强烈反抗,可最终却以父亲病重住院,公司岌岌可危收场。

为了梁家,为了父亲,梁青青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答应嫁入韩家。

可梁青青根本不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一场为她量身定做的惊天阴谋。

所有人都认为,嫁入韩家的她,不出一个月就会死!

梁青青信命却不认命,她手里捏着早就准备好的细针,快狠准的往对方手背上划了过去。

“呲!”

对方怒呲了一声后手也如同触电一般松开了她的脖子。

“咳咳……”突然迸入鼻息间的空气,让梁青青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咳嗽间,她还不忘把床头灯打开。

微弱的灯光一亮,蹲在她面前的人倏然转过头去。

梁青青只看见对方一身黑,头上还戴了黑色的帽子。

“你是谁?为什么要谋害我?”梁青青质问对方的同时伸手就要把对方的帽子掀开。

她倒是要看看,是不是韩家那个病秧子大少爷在她面前装神弄鬼。

然而,她的手还没触碰到对方的帽子,床头灯竟然诡异的熄灭了。

黑暗,如同一只巨大的怪兽随时要将她吞没,梁青青的呼吸都跟着紧绷了起来。

她缩回了手,再一次把床头灯打开。

灯一亮,梁青青只看见一抹高大的黑影往门口一闪就再也不见了踪影。

早就知道嫁进韩家凶多吉少,却没想到会是如此凶险。

她从未得罪过韩家的任何人,究竟是谁要在她的新婚之夜就要了她的性命?

是韩家大少爷韩景沉吗?

梁青青沉闷的呼吸了一口,抬眼间,却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挂在对面墙壁上用精致相框装裱的黑白照片。

总共八张黑白照片,全部都是韩家已经死去的八个少奶奶。

更诡异的是,那八张照片里的人,竟然多多少少都有些相似。

眉眼间,跟她也有几分相像,却又有着各自的特点。

难道,这就是她当初被韩家看中的原因?

传言说,冲喜新娘嫁入韩家,要么把韩家大少爷冲活,要么就是新娘死。

一直让她引以为傲的姣好容颜,这一刻,却让梁青青莫名生出了厌恶。

她已经是第九个了。

梁青青突然崩住了呼吸有些沮丧的想着,她会是第九个挂在墙壁上的黑白照片吗?

不!

她不相信什么牛鬼蛇神。

韩家前面八个大少奶奶全部都在一个月之内离奇死亡,外界说是因为韩家大少爷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克死了前面八任少奶奶。

可是,依着她今天晚上的遭遇来看,什么狗屁相克,这分明就是人为。

若不是她留了一手,她现在就已经成为韩家离奇死亡的第九任少奶奶了。

夜已深,梁青青浑身的细胞却在紧张又活跃的跳动着,以至于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她抓着被子往床上躺下去,发胀的脑子里却在倔强的想着,只要她不想死,谁都别想拿走她的性命。

“咯吱……”

梁青青刚闭上眼睛,就听到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

紧接着,房间里传来一阵有序的脚步声。

“少奶奶。”

听到有人喊她,梁青青不得不睁开眼坐起了身子。

她看见一胖一瘦两个中年妇女推着轮椅往房间里走了进来。

轮椅上坐着一个闭目沉睡的苍白男子。

男子虽然面色苍白,却俊美的如同天上谪仙,完美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男子穿一身白色西装,内衬深蓝色打底衬衫,贵气浑然天成。

看他胸襟别着的鲜花,梁青青才猜测,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韩家大少爷韩景沉了。

新婚之日,却现在才见到新郎的真面目。

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横竖她对对方没有一点感情。

她更在乎的是,要怎么样才能在韩家安然无恙的活下去。

“少奶奶!”

梁青青一直在打量轮椅上的男人,耳边忽然传来微胖佣人的一声呵斥。

是的,呵斥,嘴里喊着少奶奶,却没有一点尊重可言。

梁青青猜测,这两人应该是韩家的佣人才对,可是梁青青从她们眼里可以看出,她梁青青的地位,似乎比这两个佣人还要卑微。

堂堂韩家大少奶奶,连佣人都能对她大呼小叫,地位卑微至此,以前的八任少奶奶能善终才是怪事。

“什么事?”梁青青眼神桀骜的迎上了微胖佣人的目光。

微胖佣人倒是被梁青青这不慌不忙还透着桀骜的神色给吓的莫名发憷。

不过,那佣人却在数秒之后露出鄙夷的轻笑,随后才跟梁青青说道:“少爷会在半个小时之内醒来,今天晚上,你务必要把少爷好生伺候着。”

“小蔡,我们走。

”微胖佣人交代了梁青青以后,转身跟她身边的另外一个偏瘦佣人说话了。

“是,徐妈。

”对方恭敬的应了一声后,跟着叫徐妈的佣人走了。

两个佣人一走,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种死一般的沉寂。

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男人身上毫无气息,说白了,就像个活死人。

活死人!

当这三个字眼从脑海里闪过的时候,梁青青才终于有些发憷的感觉。

想起自己刚才差点被掐死,梁青青把所有的怨气都怪在了韩景沉的身上。

如此,她怒不可遏的往韩景沉身边冲了过去,她指着他语气沉沉的怒骂:“堂堂韩家大少爷,装什么神弄什么鬼,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掐我的人就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在我面前装睡。”

“长的人模狗样,却是个伪君……”子。

梁青青嘴里的话还没说完,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陡然睁开了双眼。

梁青青被吓的,骂人的话都掐断了。

原本低着头的男人,睁开眼后目光幽冷的往她这边看了过来。

他拥有一双黑色和蓝色的异瞳,光是一双眼睛就透着神秘和诡异的气息。

这一会,梁青青才知道,韩景沉原来是个混血儿,五官菱角分明又俊美深邃,神秘幽冷的气质让人不寒而栗又一不留神就会沉沦。

大概是久病的缘故,他的肤色偏白,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嘴唇却呈暗紫色,微微眯起眼眸的瞬间,冷漠嗜血的跟房间里的气氛一样诡异。

“这次,终于对了。”

韩景沉幽冷的声音吓的梁青青浑身一紧。

她莫名其妙的看着韩景沉问道:“你什么意思?”

韩景沉面无表情的微挑眉:“你不需要知道是什么意思,只需要知道你是韩家唯一一个能活下去的大少奶奶。

第2章 死之前拉个垫背的

不过,他一定会让她活的生不如死!

韩景沉说完,从轮椅上倏然起身,随即步伐稳健的朝梁青青步步逼近。

梁青青莫名被他身上骇人的气息吓的接连后退,退着退着她一不留神就往床上跌坐了下去。

正准备挣扎着站起来,逼近她的男人却俯身将她往床上推了下去。

梁青青试着要推开他的手,却被他手上寒凉的温度吓了一跳。

收起战战兢兢的情绪,梁青青硬着头皮怒叱出声:“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

“放开你?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话落,男人苍白纤长的手抓着领带直接丢了出去。

“混蛋,找死!”

梁青青的威胁并没有换来什么。

反而让韩景沉的一举一动都越发暴戾。

梁青青生出一种错觉,就像是她跟韩景沉之间有什么过节一般,才会导致他如此暴戾的对付她。

韩景沉的一举一动,让梁青青清亮的眼眸里染上了狠戾之色。

她右手握拳,直接往韩景沉的脖子上用力砸去。

清白都要不保了,她哪里还管的了面前的人是常人根本得罪不起的韩家大少爷。

梁青青一心只想着,哪怕是玉石俱焚,也不能让这个男人碰她一分一毫。

然而,拳头还没砸下去,原本生龙活虎的男人突然昏死在她身上。

梁青青手一抖,拳头也顺势舒展开来。

“韩景沉,大少爷?”梁青青试着喊了两声,趴在他怀里的男人却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像极一个在沉睡中的异域王子。

“大少爷!”

梁青青不小心撞到了床头柜上的台灯,是台灯掉落的声响惊动了房间外面的人。

等到那两个佣人进来,梁青青才知道刚才那一胖一瘦的两个佣人根本没有离开过。

“你把大少爷怎么了?”徐妈走过来尖声呵斥梁青青。

梁青青直接把韩景沉从她身上推开,然后面无表情的回道:“他本来就是个病秧子,会晕倒很奇怪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好大的胆子!”

“啪!”

徐妈才刚呵斥了梁青青,梁青青扬起手就往徐妈脸上一巴掌扇了过去。

站在徐妈身边的小蔡都惊呆了。

徐妈是佣人总管,虽然不是韩家的主子,但在韩家的身份地位很不一般。

所有佣人都对她恭恭敬敬,哪怕是韩家的人,都从来没有掌掴过徐妈。

梁青青却打了徐妈,小蔡觉得,梁青青肯定完蛋了。

果然,徐妈从那一巴掌回过神来以后,怒目朝梁青青瞪了过去:“你敢打我?”

梁青青甩了甩她因为打人而发麻的手风轻云淡的说道:“你不是说我胆子好大吗,不打你一巴掌都对不住你对我的赞扬。”

“哈哈哈……”徐妈突然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让小蔡浑身绷紧。

因为徐妈每次这样笑的时候,那就证明有人要遭殃了。

但她知道,这次遭殃的人肯定会是梁青青。

“敢在我面前贫嘴,你就是在找死!”徐妈声音阴沉狠厉,一双眼睛怒瞪着梁青青。

下一秒,抬起手就往梁青青脸上扇了过去。

然而,徐妈的手还没落在梁青青脸上,梁青青拿起一根针直接往徐妈手心刺了过去。

“啊,嗷呜……”徐妈痛的面目狰狞的哀嚎了起来。

她的手太痛了,因为看见梁青青手里那根针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来不及收回来。

“梁青青,你找死!”小蔡见徐妈屡次吃亏,赶紧维护起了徐妈作为佣人总管的威严。

梁青青直接把针从徐妈手里拔出来,然后对着小蔡直指而去:“传言韩家的大少奶奶都活不过一个月,你觉得用死来威胁我一个将死之人管用吗?”

她说着,目光狠厉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她的沉着和冷静,让徐妈和小蔡心底发憷,仿佛死亡对她来说,只是两个字眼,根本不具备让她害怕的分量。

梁青青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尖针,一边慢悠悠的说道:“我一个人死多孤单啊,死之前能拉着你们两个垫背才有意思呢。”

韩家连下人都是神神道道的,不给她们一个下马威她又怎么在韩家立足?

更何况,梁青青不想死,所以,她必须要把面前的障碍和荆棘一一清除干净。

她这话,吓的徐妈跟小蔡两个人浑身一颤。

以前的八任少奶奶都是软骨头,经历了新婚之夜就一个个被吓的魂飞魄散。

偏偏这个叫梁青青的,不但冷静沉着,还像个刺头儿似的嚣张跋扈的很。

就在徐妈跟小蔡心不服口不服瞪着梁青青的时候,梁青青目光陡然变得冷厉,下一秒用主子呵斥下人的口气厉声说道:“我既然嫁进了韩家成为了你们的大少奶奶,你们对我就该有最起码的尊重,否则……”

徐妈骤然睁大了眼睛朝梁青青看去。

梁青青冷笑着迎上了她满是怒意的目光幽幽说道:“否则,我弄死一个是一个!”

梁青青的厉害徐妈跟小蔡都见识过了,她这番话说出来更是将两个嚣张的佣人给震慑到了。

小蔡毫无主见的朝徐妈看去。

只见徐妈冲她微微摇头,小蔡瞬间了然。

于是赶紧对梁青青说道:“大少奶奶,我们只是担心大少爷的安危,一时心急才会顶撞了您。”

梁青青面无表情的回道:“顶撞我的人是她不是你。”

她说着,食指已经指向了徐妈。

徐妈弓弩着嘴,眼里全是怒气,没想到,这个叫梁青青的真真是个刺头儿啊。

“跟我道歉。

”梁青青骇人的挤出这么一句话。

徐妈深呼吸了一口,这才努力把满身的怒气给压制了下去。

随后,不显山不露水的跟梁青青道歉:“大少奶奶,我错了,我不该顶撞您。”

“下不为例!”梁青青虽然说的言简意赅,却透着一丝又狂又拽的匪气。

让见识到她厉害的徐妈和小蔡都不敢在她面前轻举妄动。

徐妈和小蔡都不解,一个被逼无奈嫁入韩家的冲喜新娘,怎么就这么有个性呢?

随后,两个人又小心翼翼的扶着韩景沉坐在轮椅上。

几分钟后,徐妈跟小蔡两个人推着昏迷不醒的韩景沉行走在豪华的走廊里。

“徐妈,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小蔡咬着牙说道。

徐妈目光阴狠歹毒的怒视着前方喃喃说道:“连夫人都没给过我气受,梁青青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她能不能活过天亮还是个未知数。

第3章 提前准备好的遗照

听到徐妈这么说,小蔡脸上终于露出了痛快的表情。

当房间里安静下来以后,梁青青又想起了家里的事,不知道病重住院的爸爸现在是否安康,不知道母亲是不是还在以泪洗面。

若不是时机还不成熟,她根本不需要委曲求全嫁入韩家。

只要咬牙撑过最艰难的这段时间,就好了,只要她想逃离这个狼窝,韩家也不算什么。

第二天,太阳刺中了她眼的时候,梁青青倦怠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整夜,她都处于一种警戒的状态,根本没睡好。

只是,一抬头就看见了那八张透着死亡气息的黑白照片,可她内心深处,却是一片冷静。

这是一份看透了生死的冷静,就凭着这份冷静,就注定了梁青青跟别人不一样。

她怀疑,那八个少奶奶,全部都是死在韩景沉的手里。

一想到差点被一个害人狂魔夺取了她的清白之身,梁青青觉得呼吸越发沉重了,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觉得膈应。

一定是因为韩家权势滔天,女方家里不愿意把事情闹大不愿得罪韩家,死了八个少奶奶的事情才会不了了之。

可笑的是,韩家对外却声称前面八任少奶奶都是自杀身亡的。

倘若昨天晚上的黑衣人得手了,今天早上,整个韩城都会刊登她自杀身亡的头条新闻吧。

“你是韩家唯一一个能活下去的少奶奶。

”梁青青的脑海里,冷不丁冒出韩景沉说的这句话。

可是,他的话,她连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砰!”

梁青青正陷入忐忑的思索中,房门被人粗暴的推开了。

紧接着,她看见又是昨天晚上那一胖一瘦的佣人往房间里走了进来。

“你们进来为什么不敲门?”梁青青沉着脸质问对方。

难道是昨天晚上的下马威还不够?

徐妈跟小蔡两个人以为梁青青已经死了,才会毫不客气的把门踢开。

可是,两人一进门就看见梁青青活生生的并且满身戾气的坐在床上。

徐妈跟小蔡都是见识过梁青青厉害的人,原本根本没有把梁青青放在眼里的两人,这一刻却赶紧对着梁青青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

随后,徐妈客气的解释了起来:“大少奶奶,我们以为您已经遭遇不测了呢。”

梁青青却注意到了小蔡手里拿着的黑白照片,于是问她:“你手里拿的什么?”

该死的是,那竟然是她的黑白照片。

梁青青看着都觉得膈应的发慌。

“回大少奶奶,按照以往的经验,我跟徐妈都以为您已经……所以提前给您准备了遗照。”

“放肆!”

梁青青生气的怒叱了一声。

小蔡害怕的赶紧解释:“大少奶奶,您不能怪我们呀,因为前面八任少奶奶,有五个都是在第二天早上就已经死亡了。”

“算了,你们走吧。

”梁青青越听这两个人说话,就越觉得膈应。

于是赶紧把她们给打发走了。

两个人正准备离开,梁青青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冲过去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随后,她愤怒的质问这两人:“你们为什么觉得我昨天晚上一定会死?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莫非,昨天晚上试图掐死她的人就是这两人中的一个?

可是身高对不上。

昨天晚上那个黑衣人又高又瘦,明显就不是这两个佣人。

那么,凶手有可能是她们的同伙。

梁青青正暗自猜测,徐妈赶紧回道:“我们只是习惯了而已,前面八个少奶奶,有五个都是在第二天就自杀身亡了,侥幸活下来的另外三个,也都在一个月之内跳楼自杀。”

“所以,你们为了省事,提前把我的遗照都准备好了?”

“是的大少奶奶。

”徐妈的表情崩的很严肃,若不是怕梁青青乱来,她根本不想对这将死之人客客气气的。

在她看来,面前站着的根本不是韩家大少奶奶,而是一个早晚会死掉的废人。

听了徐妈的话,梁青青浑身冰寒,整个人如同坠入了冰窖。

也许,她会成为第四个侥幸活下来的大少奶奶,也许她也不会超过一个月就死掉。

不过,梁青青在心里发誓,就算天塌下来了,她也不会跳楼自杀。

有人想要她死,她偏要顽强的活下来。

昨天晚上她把黑衣人的手背给划伤了,如果找出掐她的人是谁,只要小心提防着对方,那么她在韩家活下去的机会是不是就会更大呢?

“大少奶奶,既然您安然无恙,按规矩,这个点应该下去给夫人敬茶了。”

梁青青根本不想去。

徐妈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委婉的说道:“大少奶奶可以不把我们这些当佣人的看在眼里,但得罪了夫人后果是很严重的。”

“我说了我不去吗?”目前来说,她还不敢轻易得罪韩家的人,只因为时机还不成熟。

再一个,梁家受制于韩家,也是她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之一。

韩家二字,像沉甸甸的枷锁,梁青青却在心里发誓,早晚有一天,她会逃离这个牢笼一般的韩家。

梁青青将自己收拾好了,准备出门的时候,目光无意瞥见了墙壁上那八副黑白照片。

她顿时觉得脊背都是凉飕飕的。

——

别墅一楼,气氛安静沉闷。

韩家夫人冷凤婉仪态端庄的坐在豪华的真皮沙发上,她的身边坐着一个气质清冷美艳的年轻女人,女人漂亮的特别扎眼,卷发扎成马尾,斜刘海梳的一丝不苟,怪异的是,大热的天,却戴着一双黑色手套。

带着黑色手套的年轻女人看见她的时候,嘴里明明扬着笑,眼神里却充满了敌意。

大热天带黑色手套?

梁青青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两眼,难道她是故意在隐瞒手背上的伤口?

至于是不是对方想要掐死自己,梁青青心想,只要找个机会把对方的手套脱下来就能真相大白了。

她刚走到冷凤婉面前,徐妈端着茶杯和茶壶走到了她身边。

梁青青不疾不徐的给冷凤婉倒了杯茶水,然后双手递了过去。

“夫人请喝茶。

”她只是一个冲喜新娘,是一个为韩家大少爷赔命的人,她自认为韩家不会有人把她当成一家人。

所以她也无法理所当然的喊冷凤婉一声妈。

冷凤婉扬唇微微一笑,保养得宜的脸庞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你不用害怕,你前面八个姐姐死了是她们没福分。”

冷凤婉默许了梁青青对她夫人的尊称。

梁青青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冷凤婉。

外界传言,冷凤婉是个厉害角色,她早年丧夫,一介弱女子,却凭着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韩家。

莫名的,梁青青对冷凤婉生出了些许敬畏之意。

这时,冷凤婉又继续说道:“外人都说是我撑起了整个韩家,其实不是的,撑起韩家的是沉儿,如果沉儿的身子能恢复,你功不可没。”

“是,夫人。

”梁青青心不在焉的应了冷凤婉。

“你放心,如果沉儿的身体康复了,你有两个选择。

第九任新娘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第九任新娘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第九任新娘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